我的經驗之第一次的感覺

她,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我,也是她的第一個男朋友。雖然在性方面,我的觀念算是相當開放,但是她卻正好相反,是個相當保守的女孩。也因此,在交往之初,我想婚前頂多進展到上半身的親撫就差不多了,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快發生關系。
和她成為男女朋友那晚在山上吻了她。
同樣是初吻,我心中雖然也有著相當程度的緊張,外表卻也強自鎮定﹔而她,明顯的驚慌失措,僵在那兒不知道該如何。

不知道哪來的想法,我緩緩的將原本摟著她雙肩的手下移,滑過她的背脊,停在她誘人的臀部上。那時的我有點緊張,畢竟才第一天,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或是就此拂袖而去… 不過她的反應讓我稍微穩定了下來。在我的手掌貼到她臀部的曲線時,她整個人輕微地顫動了一下,可是沒有明顯的抗拒。

也許她是嚇呆了不知道該怎反應吧?我慢慢摩挲著她的臀線,偶爾輕輕的捏捏,感受她彈性十足的小屁屁。她不說話地把臉埋在我胸口,我想,如果有光線,一定可以看到她酡紅的雙頰。而我,只覺得下腹一團熱氣,陰莖在牛仔褲中脹得有點發痛。雙手不自覺的微微施力,將她向我身旁抱緊,卻忘了我的手正擺在她的臀部上,結果,當我的下腹和她的私處隔著兩層布相接觸的瞬間,陰莖挺得更大,我的心跳得更快,而她,我不知道她心里怎想。

緊張中我將手松開,而她也趁勢略離我得身體。當晚,兩個人就臉紅地在奇怪的氣氛中下山。

後來,我膽子變大了,每次擁著她親吻時手也都沒閑著,從一開始只敢在背部和臀部游走,漸漸的開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乳房。那時,只覺得她的乳房好有彈性,摸起來好舒服,而每次稍微加重手上的力量壓迫時,她那咬唇蹙眉的表情也好可愛。不過她似乎還是有點怕怕的樣子,只敢不動地抱著我。

兩星期後的周末,我帶著她上溪頭。那晚如往常般抱著她親吻,手一邊也越來越不規矩。當手掌覆上她胸前時,我的心跳突然地加速,那觸感不同於以往… 更柔軟…,原來她洗澡後沒將內衣穿上。

她知道我發覺了,臉上飛上一抹紅暈,煞是醉人。

我大著膽子將手伸進她的衣服內,貼著她的肌膚,從小腹漸漸向上游移。待觸到乳房下緣,我迫不及待地將她整個乳房握住,這時才發現,她的乳房比從外面看來更大,我極盡所能的將手張大,也不過能覆住三分之二左右,而且直接碰觸的柔軟度較隔著層衣服的感覺好上太多了!一邊吻著她,我的手一邊在她的胸口搓揉。明顯的可以感覺到她的乳頭開始勃起,在我的掌心除了柔軟,還多了點硬挺的觸感,而她在熱吻中,偶而不自覺地吐出几響哼聲,而身子也多了些不自主的扭動。

我的體溫開始上升,陰莖也不甘寂寞地開始抬頭。我突然將衣服脫得只剩下內褲,略帶沖動的問她:『脫光衣服陪我睡好不好?』

她愣了一下,搖頭說道:『不好啦,我們才認識沒多久,你… 隔著衣服… 或像現在這樣撫摸我就好了,好不好?』

我不放棄地又說:『沒關系嘛,反正都已經摸了,而且我又不對你怎樣… 』

她略低下頭,將我的身子稍微推開,用極低的聲音說:『你已經對我怎樣了… 』

我一時生氣,脫口而出:『好啦,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相信我嘛!算了,不要就不要嘛,有什了不起!』

她仍然低著頭,一語不發。我賭氣地轉過身,將自己埋在棉被中。

十分鐘,我們兩個都沒有動,我依然將自己埋在棉被中,她依然坐在棉被外,床的另一邊。

想想,自己是太過分了點,才兩星期,不把她嚇壞才怪。難得出來玩,還是高高興興的好,不要把氣氛弄僵了,兩個人都不舒服。再說,來日方長嘛。何況下腹那個壞蛋也興味索然的回家睡覺去了。

打定主意,准備爬出棉被向她道歉。頭才剛探出被子,眼前突然從光亮變成黑暗一片,接著就聽到她爬上床來的聲音。是她將燈關了。

『我… 』我剛出聲,就聽到她小小的聲音:『你真的不對我怎樣?』這下換我楞住,她想干嘛啊?『是不是嘛?』『嗯… 』我呆呆的嗯了一聲。依然是小小的聲音,她說:『那… 你先進被子去… 』

我乖乖的躺回床上。藉著微弱的月光,隱約可以見到她的身影,正在解除身上的束縛。 T-Shirt… 短褲… 哇!!! 她連內褲都脫了!胯下的小壞蛋又從昏睡中蘇醒了…

待她上床,鑽進了被窩,我急迫地想擁她入懷,她卻用手頂著我,輕聲說道:『你答應的,不能對我亂來喔。』

『嗯,只是抱著你,撫摸你… 』

『嗯… 』她將手放開,我一把將她擁入懷中,感受著她那滑嫩的肌膚。第一次這樣毫無阻礙地擁著她身子。貼緊在一起的胸口,可以感受到她的體溫略為升高,以及因為緊張而急促的呼吸所造成的胸部起伏。

雙手自她濃密的長發下由頸項沿著背脊下滑,柔軟又富彈性的感覺讓我心跳加速。撫摸到了圓潤的臀部,我促狎地捏了一下,她『啊!』地叫了一聲,瞬即害羞地說道:『討厭啦,不要亂捏啦!』

我吐了吐舌頭,說道:『摸摸而已嘛,有什關系?』

『你討厭啦!』她將臉埋在我胸前不說話了。

我用手指輕輕壓著她的肌膚,由臀部經過大腿外側划向大腿內側。我做了個深呼吸,問自己,要不要繼續往上移動?還是就此打住,不要讓她覺得我太得寸進尺?呼出胸中憋著的一口氣,我將手抽出來,移回她的背部摟著她,『乖乖睡吧。』我對她說。

就如方才告訴自己的,只要還在一起,來日方長嘛,不急在一時。讓她枕著我的手,兩人互擁著入睡…

半夜醒轉,望著她的睡臉,越看她越可愛,我偷偷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她『嗯』了一聲,翻過身去,沒有被吵醒。我突然升起一個念頭:『我偷偷看一下,偷偷摸一下,只要不把她吵醒,應該就沒關系吧?』

我慢慢的移下床,打開了床頭燈,移到她那側,輕輕地將她身上的被子拉開。很好,她沒被驚醒。剛剛的轉身讓她形成正面朝上的姿勢,剛好讓我可以仔細端詳她的裸體,這還是第一次在有燈光的情形下看到她全裸的畫面呢!



她的乳房屬於較堅挺的一型,躺下後雖然高度略減,但不向兩側塌落,因此依然保持原來曼妙的形狀,而乳頭或許是因為受到空調的影響,明顯的勃起,而且乳暈附近的皮膚也出現了紅暈,許多言情小說或情色文學中所說的恍若櫻桃般令人想一口吞下,我想,就是此情此景的最佳寫照。

我將視線下移,跳過腰部直接到了最具神秘感的下腹。她的陰毛略長,但是量并不多,恰巧在恥丘上形成小小的橢圓,我帶著興奮的顫抖伸出手去,撫摸那叢長長軟軟的陰毛,觸感和她的發質一樣,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和撫摸自己時的感覺完全不同(好像是廢話喔?)。

慢慢地將她的雙腿向兩側撥開,她的私處終於整個在我眼前出現了!或許是因為適才雙腿夾在一起的關系吧,她的兩片陰唇貼在一起,我吞了吞口水,用手指輕輕地將門扉打開。但是因為背光,我又不敢開大燈,結果只看到一片黑暗…

這時,下腹升起的熱氣逼得我有點難以忍受,心一橫,想:『先上了再說吧!』將僅剩的內褲脫下,扶著早已勃起的陰莖,我緊張地將自己的下身向她緩緩推進。為了怕吵醒她,只得將兩手撐在她腰旁的床板上,為了要能有效攻擊,臀部又必須藉腰力撐起,天啊,那實在是很累的事… 不過為了達成目標,累點算什?

終於,在漫長的推進後(我覺得漫長啦),短兵相接的瞬間到了!我用力一挺!天啊,好痛!她的陰道又窄又緊,加上沒有適當的前戲而沒有分泌潤滑液,我才剛探頭進去就被卡住,痛得我直想大叫。忍著疼痛,我略為後退,准備重整旗鼓再上。不料一抬頭,就看到她兩顆大眼睛盯著我。

『我… 這個… 我只是… 我…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怎解釋。她也沒說什,只是起身將衣服穿上,爬回床上,背過身去。被這一嚇,欲火全熄了,我也不敢說話,乖乖的把衣服穿好,窩在床的另一邊,不敢靠近她。

第二天根本也沒興致玩了,一早就下山回去。

之後的一個多星期,雖然還是照常見面,但是她總有意無意地和我保持著一小段距離,我也不敢太靠近她,連吻她都不敢。而几次想向她道歉,她總在我提起時將話題岔開。而她說話的語氣也顯得過分的客氣,一點也不像是男女朋友該出現的畫面。

周末,她突然跟我說要到我那兒過夜,答應是答應她了,可是心中卻忐忑不安,實在不知道她在想些什。

那天傍晚,在宿舍前等她洗澡換衣服,准備載她到我的房間。看著她從宿舍門口走出來,胸前的肉球跳動得特別放肆,明顯地沒穿胸罩。我那小尾巴又不安分了,眼睛也直盯著那正做著波浪動作的彈性球體不舍得離開。『喂,你在看什啊?』她的語氣一改前些日子的過分客氣,回復了以往的活潑。『沒… 沒什… 』我楞楞的回答。『那就快走啊,還杵在這里干嘛?』『喔… 喔,好。』

我住的地方是向我乾姐租的,公寓式的房子,大約三十多坪,我一個人住,只要負擔水電費用即可,連房租都省下來了,因此可以說住得相當舒適。今天,是她第一次到這地方來。

『哇!這地方好大,你一個人住啊?真好!』她一進門就興奮地說。『哦… 啊,是啊,因為我姐他們住在別的地方,所以這里只有我一個人。』『嗯,那今天晚上很有趣羅。』她笑著說。

啊?有趣?她什意思啊?她抓過沙發上的椅墊,逕自打開電視選著頻道,找尋著喜歡的節目。我跟她略隔些距離也坐了下來。我有點呆呆地望著她。剛剛天色暗沒注意到,她今天穿的是件大圓領的白色 T-Shirt,微翹的乳頭將衣服頂出兩個小突起,特別誘人﹔下身穿的是件迷你裙,不算太短,膝上廿公分吧,但是因為坐著,又將裙擺拉高了些,卻恰好遮在她的內褲下緣,令人心焦﹔滑嫩渾圓的雙腿,交疊在一起發出誘惑的訊息。簡單地說,接受了這些刺激, i熙卷氦迨w經按耐不住地朝天翹起。如果能擁有她的身體,和她結合在一起該有多好…

『哈羅!』我耳邊出現大音量的一聲,將我從失神狀態拉回現實。『你在想些什咧?』她眨著大眼睛問道。

『沒… 沒什… 』我心虛地回答。

『哦,真的沒什嗎?』她露出狡獪的笑容,說道:『那,這是什呀?』

她的目光焦點集中在我褲子的突起。

『那個是… 是… 』我不知道該怎回答才好。

『你又在想那天的事了,對不對?』她板起臉說道。我低頭不語。

唉,她還是在生氣,該怎辦好呢?『哈¯羅¯』她將臉湊上來,『不要這個表情啦,那天我是很生氣,因為你答應我的都不算數… 不過我已經不生氣了啦,不然我就不來這里了。』

『喔… 』

『喂,有精神點嘛!』她拍拍我的頭說,『我問你喔… 』

『問啥?』我有氣無力地反問。雖然她說她不生氣了,可是還是不敢完全放心。『你們男生… 是不是… 都想要侵犯女生啊?』

這什問題啊?我小心翼翼的回答:『也… 也不是啦,有的人想,有的人比較不,跟個人的性觀念和面對的人有關,還有… 』

『那… 』,她打斷我的話說:『你以前不這樣想?』

『偶爾想一下啦… 』

『那你有沒有跟人… 那個過?』她好奇地問。

『沒有啦!我還是處… 處男啦… 』

『哦,這樣啊,』她接著說:『那你那天是怎回事?』

『我?那天是因為… 你的身體太誘人了,所以…我才… 』我臉紅的說不下去。

『那今天呢?』她故意挺了挺胸,笑著說:『今天你不想呢?』

看著她胸前兩個突起和透過領口看到的乳溝,我的臉更紅了,而我的下半身已經替我回答了這個問題。

『那… 我們做做看好不好?』

我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你… 你… 你不要開玩笑!這一點都不好玩!』我慌張地對她說。

『誰在跟你開玩笑啊?』她嘟著嘴說,『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說出口,你卻這樣… 』

『不… 不是啦,可是你以前… 現在… 這… 太突然了… 』我還沒恢復過來。

『本來我是不敢在結婚前就那個的啊,我媽媽也一直跟我說不能讓男生碰我啊,所以那天我的反應才那樣。可是… 』她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從你開始隔著衣服撫摸我,我就有點興奮,常常回宿舍後都發現我那里濕濕的… 』

她整個臉都紅了起來,聲音也有點顫抖,『那天,你直接將手貼在我的肌膚上,我興奮的發抖,心跳得好快,覺得整個人都熱了起來… 可是因為你本來答應不對人家亂來,結果半夜偷偷爬起來想要… 所以我才生氣的。可是這几天,我發現… 那感覺… 我越來越… 我… 』

她越說頭越低,聲音也越來越小。這時我大概知道怎一回事了,我摟著她問道:『是不是覺得有點舒服,可是身子又熱熱的有點難受?』她點了點頭。『難道… 你從來沒有自慰過?』她輕輕地搖頭。

標准的處女,連自己都沒探索過自己的私處,難怪那天夾得我這痛。

我將她抱到我腿上,撫著她的背問:『所以,你今天才穿這樣,想誘惑我對你…是不是?』『你壞啦!人家… 不好意思說嘛… 』她的臉更紅了。『你… 決定了嗎?不後悔?』她仍然低著頭,沒有回答。

好吧,雖然她剛剛說了一堆有的沒有的,我也實在很懷疑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自己在說啥,不過至少可以確定,她今晚是不拒絕我的動作了。而我也不需要自己騙自己,雖然一開始被她態度的巨大轉變嚇著,但此刻的我早已被撩起欲火了,做就做吧!

將電視關了,我帶著她走進臥房,讓她躺在床上。

在她的堅持下,我沒有打開大燈,只是扭亮了床頭燈。

當我迅速地脫去身上的衣物時,她也正從棉被里將她的衣服拿出來﹔當我讓自己的陰莖昂頭挺立出來時,她也將內褲放到一旁。明顯的,被下的她已經是完全赤裸的了。

側照的燈光使她的臉部輪廓看起來更深。

一將被子拉開,她的肌膚立刻暴露在暈黃的燈光下,一手遮著乳房,一手輕掩著下體。

我爬上床,側躺在她的身旁,沒有等待多久,我的唇吻上了她的臉。

伴隨著法式熱吻,我拉開她遮在胸前的手,開始撫摸她的乳房。那時的愛撫毫無技巧可言,我唯一所做的事,就是用食指和拇指捏著她的乳頭輕輕拉扯、扭轉,或是用手掌覆著乳房揉搓。

但雖然是如此笨拙的動作,還是引發了她的生理反應:她吸吮我舌頭的力道加強,開始發出帶有鼻音的喘息聲,微閉的眼皮開始不住跳動,身體開始發燙,雙腿略為蜷曲而夾緊…

我松開抓住她的手去撫摸她的長發,她的額頭和頭發開始汗濕。

我移開眷戀著乳房的手,往她的下腹移動,掠過柔軟的陰毛,我在手指施力,強行將她緊閉的雙腿撥開一道縫隙,讓我的手可以滑入。

沒有花費什精神探索,手剛滑入她的股間就感到一片濕滑,也可以感到陰唇略為張開,隱約可觸及陰道的入口。

讓兩片緊貼的熱唇分開,我深吸一口氣,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問她:『我… 想插進去了… 可以嗎?』

她微微點頭。

我翻身壓在她身上,將她的雙腿分開,移動著胯下硬挺的肉棒以對齊女性肉體的神秘入口。

當龜頭接觸到陰道口的火熱濕滑,我突然頓了一下,有點遲疑,但是體內燃燒的欲火沒讓我α 囝過推動著我的身體向前。

才剛有實質的接觸,又傳來如同那次偷襲一樣的痛楚,可以感受到有東西正在壓迫、阻擋著我的進入。

我一咬牙,讓自己的下身再往前推進。那種痛楚并沒有持續多久,在感受到龜頭突破了陰道口的處女膜之後,那種壓迫性的疼痛消失了,繼而感受到的是種溫暖的環繞,陰莖感覺軟軟的很舒服,雖然仍像是排開肌肉組織前進,但是不再感到疼痛了。

我緩緩的推進下身到兩個人的性器完全密合才停下來,吐出憋著的一口氣,整個人放松了下來。

我趴在她身上,在她耳邊問:『很痛嗎?』

她張開眼睛瞪了我一下,說:『廢話!當然痛啊!我是第一次耶… 』

『喔… 對不起嘛… 』我有點無辜的說,但是旋即又問她:『我能不能… 抽動一下?』

她輕聲說:『嗯… 可是要輕一點… 我怕痛… 』

『嗯… 』

我扶著她的肩頭,開始抽動下半身,慢慢的,輕輕的…

可是… 很丟臉的,開始抽動不到十下,還沒有什感覺我就射了…

『怎這快?一點感覺都沒有… 根本就不好玩… 』我不甘心地對自己說。

『怎啦?』她察覺我的動作停頓,問我。

『我… 射在里面了… 』

『啊?』她有點錯愕,好像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什事情。

『結束了啦… 』我滿臉通紅,又帶點賭氣地說。

『喔… 』她說,『沒什感覺說… 只是好痛… 』

『……』我沒說話。

『那清理一下好不好?』她問。

『嗯… 』

我笨拙地將陰莖抽出來,抓過面紙幫自己也幫她收拾殘局。

『輕一點啦!笨… 痛耶… 』她叫了出來。

『喔… 』

看著擦拭過後面紙上的少許血漬,我呆呆的。

她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就這樣結束了。我期待好久的事,就這樣在瞬間結束了,一點感覺都沒有。

『一點都不真實,一點樂趣也沒有… 』我在心里想著。

淋浴後的她帶著沐浴乳的香氣爬上床。

『喂… 除了痛以外一點都不好玩,,現在我那里還脹脹的痛… 以後我們不做了好不好?』她說。

『喔,好… 』我不置可否。

關了燈,擁著她入睡。

那時的我們,怎也沒想到後來我們的性愛生活如此瘋狂多變,跟這時的感覺截然不同…

還有…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她的態度為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