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胡來

如果胡來的老爸當年沒有抱著契而不捨的精神,採取緊迫釘人的手段,去追求外號為「水果西施」的老媽的話,那麼胡來的老爸將無法名正言順的對她老媽胡來,而胡來也不會有機會誕生在這個渾沌的世界上。而此篇文章也將因為胡來的缺席,而使得作者失去寫作的素材。

「先生,恭喜你,你的老婆幫你生了一個健康的男孩。」

胡州手裡抱著與老婆愛的結晶,在他心中不斷感謝老天爺的保佑時,他也沒忘了仔細端詳這個嬰兒的五官。當初若不是天天買五百塊的水果進而感動丈母娘的話,目前二十四歲的他,大概只能把惠美當作性幻想的對象,只能夜夜喊著惠美的名字然後手淫到天明。而當年追求惠美的辛苦過程,也在胡州的心中留下了一個小陰影,這個陰影使得他即使已經踏入戀愛的墳墓多年,還是不免擔心漂亮的老婆會讓別的男人拐了去。

「嘿嘿!長得真像我。」胡州看著兒子的雞雞,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跟我小時候一樣長,將來一定大有可為,大有可為啊!」經由判斷老二長度色澤的過程,而確定手裡的嬰兒的確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之後,胡州不自覺的抓了抓胯下,喃喃自語道︰「該給你取什麼名字好呢?」

聽到電視傳來的一句廣告詞︰「喝這罐,給你好運旺旺來!」這個聰明到懂得以雞雞大小鑒定DNA的胡州笑道︰「好!就叫你『胡來』!錢來、運來,只要是好事通通都來。哈哈哈!我真是有夠天才,竟然能取出一個這樣吉祥的好名字。」

就在胡州沾沾自喜的同時,胡來也同時撒下了生平第一道尿,幹下了生平第一次的「胡來」!

如果胡來在國一那一年,坐在他左邊的「A片強」沒有借他一堆A片、坐在右邊的「槍神王」沒有教他怎麼打手槍的話,胡來會認真的唸書,然後在國三那一年擠進A段班。他也許還會和其他男同學一樣,拉拉女生的肩帶聽聽尖叫的聲音;或許也會為了可以和班上其他男生融洽相處而掀掀女生的裙子,雖然說他不知道光是看內褲究竟有什麼好爽的!更有可能的是,他會為了錯掀隔壁班老大女友的裙子,在放學的時候,在離學校不遠的補習班門口,感受到生平第一次被圍毆的滋味。

「嘖嘖嘖……原來女生的那裡不是一格一格的小格子,而是長成這樣。」

「啊,孩子是這樣做出來的,要把雞雞插進女生的那裡,我還以為要插進去她們尿尿的地方咧!」

「咦?媽的!老爸老媽還跟我唬爛,騙我說我是從垃圾堆裡檢回來的。」

趁著爸媽不在家,胡來此刻正坐在客廳裡,看著由A片強手中借來的片子。

看著小澤圓被乾的樣子、聽著她浪叫的聲音,臉紅心跳的胡來脫下了褲子。

「毛毛又比昨天長了一點。」胡來看著那日益增長的陰毛,回想著槍神王教他的方法,sosing.com用右手握住「一瞑大一寸」的小雞雞,開始套弄起肉棒來。在他HAPPY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出的ㄚ巧(胡來班上奶子最大的女生)的裸體,讓他覺得更來勁了,「喔……ㄚ巧……ㄚ巧……我要乾死你……」白色黏黏的精液沾在胡來的手上。經過了約三分鐘,他跟著電視裡的小澤圓「一起去」了,生命中第一次的手淫經驗也在同時宣告結束。

「乾,原來自慰這麼爽!早知道如此,在小學的時候就該打了。」期末考健康教育考不及格的胡來喃喃說道。

如果胡來在國三那一年,他老爸沒有用年終獎金替家裡添購台電腦的話,胡來會以極為優異的成績順利考上第一志願。因為整日埋首書堆而沒有機會叛逆的他,會扮演好一個乖兒子的角色,替他的父母贏得鄰居的讚美與羨慕的眼光。他也許還會在上廁所的時候被學弟勒索,然後因為口袋只有一塊錢而被痛毆。他會在周記裡發發牢騷寫下被欺侮的經過,而老師則會給他一句「凡事以和為貴」的評語。乖巧的胡來會在乖乖聽話的同時,嘗受到生平第一次被出賣的心痛感覺。孝順的胡來或許來會利用假日幫母親賣水果,而當他多找了錢給客人卻沒有聽到母親的責難時,他會淚眼汪汪的唱道︰「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你沒看過情色文學?不會吧?給你一個網址好了,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意淫』的快樂……」

胡來正以一指神功在鍵盤上敲打著一串網址。「找到羅!找到羅!元元情色文學區,哈哈,讓我來瞧瞧有什麼好看的。」

「『肥水不落外人田』?這是啥類型的文章?看看這一篇《是誰偷喝奶》好了!」筆名為「風狼」的作家大概想也沒想過,他隨手寫下的一篇文章竟會喚起潛藏在胡來內心深處的戀母情節,讓胡來的母親成為兒子性幻想中的女神。(而胡來大概也沒想到在多年以後會認識這位叫作風狼的三流作家,也沒想到他一次酒後的回憶告白,竟會讓風狼將他的故事化成文字呈獻於大家的眼前。)

胡來並非是一個易受影響的人,也就是說一開始他雖然會為了追求新鮮感而將母親當作意淫的對象,但這種念頭卻不是太強烈,只是偶而為之而已。不過,當每天到情色文學區賞文成為了一種習慣,當他覺得風狼的作品不夠刺激而其他諸位名家的作品較夠味的時候,他在日記裡寫下了這樣一段獨白︰

「唉,網路上的各位情色文學作家,可知你們的文章使得我愈來愈想搞我老媽。這下怎麼辦才好?也許戒掉上網是最好的方法,可是你們一篇篇堪稱經典的文章又教我怎能不看啊?」

今天,胡來在下線以後,拿出了好不容易才和同學拗來的充氣娃娃。他一手拿著膠水,接著,將母親的相片貼在了娃娃的臉上。雖然充氣娃娃並不太好用,然而母親的裸體影像卻彌補了這個缺憾,他一邊幹著橡膠製的淫穴,一邊唱著︰「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如果胡來在高一那一年,他老媽沒有為了老公的早洩而半夜躲在客廳喝悶酒的話,胡來將會因為無法實現的幻想而成為網路上知名的情色文學作家,他也會因為想掙脫聯考的枷鎖而拒絕唸書,也會因此讓號稱「×中香爐」的華詩有了可趁之機,以胡來的「第一次」完成「百人斬」的目標。胡來或許還會因為不小心讓華施懷孕而遭受到退學的命運,而被迫提早繫上帶上婚姻的束縛。然後,這對年輕的小夫妻會在偶爾替對方套上幾頂綠帽子的情形下,在日後又生了兩個不算太愛的結晶。這三個兄弟長大之後,大哥會選上立委,二哥會去當角頭,而三弟則會當上警察。經過多年的努力,三個同心的兄弟會聯手掌握半個台灣島,讓胡來成為島上最有錢有勢的老年人。

「媽,你怎麼一個人在客廳喝酒?又和老爸吵架了嗎?」因為肚子餓,想下樓泡碗麵來吃的胡來,意外地發現母親正坐在沙發上暗自飲泣。「你下來正好。來,陪媽喝一杯。」在惠美說話的同時,胡來的面前多了一杯玉山特高。

博學(情色文學)多聞(上千捲A片)的胡來是個懂得何時該說話何時該閉嘴的兒子。他瞭解有些事即使不問,但是只要說話者不是個啞巴,秘密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更何況,他老媽看起來已經喝到有些「茫茫」,正值最多話的時刻。於是,聰明如他老爸的胡來選擇了喝酒而不是開口。

終於,在沉默了約五分多鐘之後,惠美終於說道︰「對啦,我剛剛和你爸吵架。」

「吵架也不用喝酒啊!何況,有時候吵完一架反而能夠解決問題。不用鬱卒啦,媽。」

「解他媽的決!你老爸這次是無藥可救了。」

「怎麼說呢?」

「不說你不知道!其實你老爸是個性無能。」

「性無能,不是吧?媽,你可不要為了接下來的話打我。我好像天天晚上都會聽到你在……叫床。」



「你這個死孩子!正事不幹就只會搞些有的沒的。跟你說啦,我是在叫床沒錯,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是自己在和自己辦事?」

聽見母親的話,胡來心裡的驚訝不是我的文筆可以形容出來的,「難道酒的效力真的如此驚人?強到可以讓人說出平時絕對不可能說出口的話?」他在心中反問著自己。然而,當他繼續安慰母親,母親那出乎意料之外的答話讓胡來整個人傻住了。

「可是……性愛沒有那麼重要吧?」

「不重要?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麼天天打手槍?」

「我……沒有啊……」

「沒有?不要想騙我,我昨天還看到你偷拿我準備換洗的內衣褲,躲在房裡半天不肯出來咧。」

「這……你……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

「我是你媽耶。如果一個母親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幹啥的話,還有資格被叫做媽嗎?」

「啊!不要說我啦,我是在和你討論有關爸的事耶。那你打算怎麼辦?呵,對了,可以叫爸去看醫生。」

「他會去看才有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爸有多愛面子。」

如果胡來在這個時候,以下列的方式回答的話,他將會展現出對文言文高超的解譯能力,而惠美則是會狠狠的賞他一巴掌。

「媽,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叫做『先生有事,弟子服其勞』?」

「有啊,那又怎樣?」

「我的意思是──既然現在你的『先生』有事,那比弟子更親的兒子我是不是應該做老爸該做的勞?」

突然意識到兒子的暗喻的美惠,二話不多說,舉起右手,一巴掌打暈了正感到洋洋得意的胡來。

然而,由於胡來選擇了另一種回答,所以故事有了不同於上的發展。

「若是老爸不肯看醫生,那我也沒辦法。不說了,肚子好餓,要來去泡碗『來一客』吃吃。對了,媽,喝酒傷身,你還是早一點睡吧!」

就在胡來正要起身的時候,惠美突然抱住了他,輕聲哭泣起來︰「誰說你沒辦法?你不也是個男人。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嫁給一個早洩的老公?」

聽到母親的說法,胡來被腦海中那個隱約正在成形的想法,搞得有些心神不定。而這個想法,使得他覺得自己就像情色小說裡面的主角。「沒錯!我是個男人,可是媽為何要特地指出這項事實?我會有辦法嗎?啊!難道說……」愈想愈不對,原本低頭沉思的胡來抬起了頭,試圖要由母親的眼中找出明確的答案。沒想到,母親的手卻鬆了開來,以大字型的姿勢在沙發上睡著了。

看到這種情形,胡來輕喚了幾聲母親的名字,準備將她的人扶回臥室裡。然而,就在胡來往母親的方向移動腳步時,惠美那道若隱若現的乳溝以及兩截露出大半的白皙雙腿,使得胡來呼吸加促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要做嗎?被發現怎麼辦?」胡來為了是否要做出脫離倫常的舉動,在內心不斷掙扎著。

突然,他想到了幾篇在情色文學區讀過的作品,「管他的,做就是了。那些主角不也都是趁著母親喝醉的時候,而享受到魚水之歡嗎?」受到小說裡那些個個都擁有巨根的男主角的鼓舞,胡來脫下了褲子,讓他已經長大的老二在半空中昂首挺立著。

左右手分別抓住母親黑色連身洋裝的一角,胡來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將母親的衣物迅速地扒了下來。緊接著,他又動手解開母親粉紅色的前扣式胸罩,終於,胡來看見了那對他垂涎以久的乳房。惠美的奶子大而圓結實而富有彈性,胡來一邊享受著乳房掌握在手中的觸感,一邊讚歎道︰「媽的!原來摸奶的感覺這麼棒,早知道就交個馬子來爽一爽!」而當胡來開始吸吮他老媽淺茶色的乳頭時,惠美突然發出「嗯」的一聲。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得胡來舔也不是不舔又不甘心,只得讓舌頭停在乳頭之上方兩公分的位置,確定老媽並沒有醒來之後,胡來又開始胡來。

「脫下你的內褲來,讓我來看看你的雞歪。」胡來哼著輕快的小曲,脫下了他老媽的肉色束褲,兩片又肥又美的大陰唇呼喚著胡來,於是他低頭吻了媽媽的「妹妹」一下。「你在哪裡?陰蒂?你在哪裡呢?哈哈,讓我找到了吧!」胡來開始對陰蒂展開攻勢,或咬或吸或舔或親,總之在這個時候,他把由A片裡學來的絕學施展了開來。

不知是錯覺或是什麼,胡來總覺得,即使已經入睡,他老媽的腰部還是會做出輕微的搖動,像是在呼應他的動作一般。手指感到一陣濕意,胡來抽出了本來摳著母親肉壁的食指,看著在燈光下微微發亮的指頭︰「咦?這該不會就是淫水吧。如果是的話,為什麼國中的健康教育老師沒有教呢?」

「嗯……嗯……嗯……」睡夢中母親不時發出的悶哼聲,喚起了胡來原始的本能。腰往前一送,胡來胯下的那條蟒蛇在經歷「撥開陰毛見蜜穴」的過程後,進入了老媽淫穴的最深處。

誰曉得,胡來不過抽送了幾下,原本在睡覺的老媽突然將眼睛睜了開來,目光直直的看著他。「乾!糗了!為什麼媽會醒過來?為什麼和小說裡的情節不一樣?」他停止了抽插的動作,像一根大木頭等待著被母親的怒火燒掉。

不一樣,惠美的反應果然和其他正常的母親不一樣。

「怎麼停下來了呢?你剛剛不是做得很順手嗎?繼續啊……」老媽的話讓胡來感到頭暈目眩,然而箭在弦上不發不行,胡來只得又開始埋頭苦幹起來。

「啊啊……兒子……真棒……啊……喔喔……喔……就是這種速度……啊啊啊……」愈乾愈是迷惑,胡來搞不懂他老媽怎會願意和他做愛,並且叫得如此淫蕩︰「喔喔……乖兒子……啊……深一點……深一點……啊啊……」

在胡來射出童子精之後,他再也忍不住問道︰「媽,你怎麼……怎麼沒有罵我啊?」

惠美說道︰「為什麼要罵你呢?我可是開心得很。」

胡來再問道︰「可是,你怎麼會願意和我嘿咻嘿咻呢?」

惠美說道︰「答案很簡單,三個字──我需要。」

看見老媽沒有說謊的樣子,胡來問了一句︰「媽,老實說,你剛剛是不是根本就沒睡?」笑容代表了一切,行動已是回答,惠美撫弄著胡來的雞巴,準備鳴起第二回合的戰鼓。

就在母子交歡之際,半夜起床上廁所的胡州在樓上喊道︰「胡來啊,你在樓下幹嘛?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嘴巴被母親封住的胡來無法回答,他聽見老爸又喊道︰「喂,你有沒有聽見?睡覺了!」

嘴唇終於分離的母子二人,不約而同的叫道︰「嗯嗯……就快去了……」

不知自己綠雲罩頂的胡州,在聽到他們的回答後,自言自語道︰「神經病!上樓就上樓,去什麼去啊!真是去他媽的!」

如果胡來與母親的親密關係僅止於這一次的話,那麼在高一下學期的時候,他也不會多了一個表面上叫「妹妹」而實際上該叫「女兒」的秧格喜斯特(YoungerSister)。他會將那一夜與母親的激情當成永恆的回憶,然後將其當成寫小說的素材。他或許還會為了難忘這次的一夜情,使得日後在和老婆做愛的時候,不小心把那被操的人喊成「媽」!

「哈哈哈!沒想到我這麼勇,竟然可以再製造出一個女兒。」胡州開心的向朋友炫耀道。而一旁的胡來則是看著躺在育嬰室裡的小孩,眼眶不禁還泛出幾滴感動的淚水,表面上看來平靜的他,內心可是欣喜若狂。

「這就是我女兒嗎?長得真漂亮!以後一定會和他老媽一樣是個大美人。」當然胡來也沒忘了在心底向老爸說聲抱歉︰「爸,對不起,要讓你養我的女兒。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愛戴保險套而已。不過我保證,以後一定會努力工作賺錢來讓全家過好日子。」忽喜忽悲的胡來暗暗的發誓道。

如果胡來的媽不擔心兒子出軌的話,那麼他將會與女兒保持著表面上的正常兄妹關係。他會保護她不受變態的侵擾,也會幫她過濾男生打來的電話。胡來可能還會犧牲一半的零用錢,購買一切她需要及想要的東西,而這個舉動會使得她的朋友說道︰「你真好,有個對你這麼好的哥哥。」他或許還會在她問說「我從哪裡來」的時候,告訴她這樣的話︰「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爸媽從垃圾堆裡檢回來的吧!」而這個謊言,將會在她第一次和朋友相約到MTV看A片的時候被拆穿。

胡來已是個27歲的年輕人,而今天,他正為了一件不知該不該做的事而苦惱著。說實話,他已漸漸對身材日益變形的母親失去了興趣,也因此使得他的老二有了向外發展的念頭。

身為胡來的母親當然知道兒子的想法,在肥水不落外人田的心態下,她這樣告訴胡來︰「我知道你想交女朋友,想要擁有除了我之外的性伴侶。可是,媽實在無法想像你和其他女生搞在一起的樣子。當然,我也不能這麼自私,要求你只能和我在一起。我想了想,終於想出了一個好辦法,就是與其讓你到外頭播種,不如便宜自己的女兒。也就是說,我希望你能和你的女兒做愛。」

其實,看著正值青春期的女兒,看著她身材的變化,胡來是有點動心的。然而,讓他遲遲無法下決定的原因是──他的女兒今年才國小六年級芳齡十二歲︰「我怎能偃苗助長呢?」

「可是,說正格的,我還真想看看女兒的裸體。」胡來決定暫時不想難搞這個問題,打開了電腦,播放一片最近由網路上DOWNLOAD的A片,片名是《母?人非人》。沒想到這麼一看,影片中全家一起做愛的景象,反倒讓胡來下了決心做出決定。

隔天,老爸被老媽找去逛街,家裡只剩胡來與他的女兒。惠美在出門前偷偷告訴胡來「萬事OK」,並且要他善待自己的孩子。「真是奇怪,媽是怎麼說服女兒的?」想著這個問題的同時,胡來回到了他的臥室內。

一進門,他就看見女兒坐在床上,頭低垂、雙頰飛紅,十足是一副害羞的模樣。他看了看散落在床邊的衣物,老二頓時充血,只因為他知道──棉被下的女兒是一絲不掛的。接著,胡來除去身上全身的衣物,來到女兒的身邊,將棉被緩緩的拉下。

「媽都跟你說了吧?那你應該知道哥要做什麼了。不用怕,一切交給我,好嗎?」胡來溫柔的說道,一邊把手放在女兒那微微隆起的小山丘上。乳房雖小,觸感卻是一流,搓揉起來的感覺是如此的棒,胡來的肉棒不禁雀躍了幾下。接下來,他含住了女兒粉紅色小巧而可愛的乳頭,讓自己的舌頭在上面做旋轉,直到兩顆奶頭都硬起來為止。

「來,把腿張開。」胡來看見了女兒的下體那幾根稀稀疏疏的陰毛,也看見了那即將被他打開的蜜穴。他將食指沾了沾口水放在女兒的肉縫之上,而當他的手指順著肉穴做順時針的畫圓時,女兒那「嗯嗯」的呻吟,讓他感到自己的肉棒變得比第一次和母交歡時更硬了些。

門,終於到了被打開的時候。胡來將自己的雞巴慢慢慢慢的塞入女兒的陰道內,也用手擦去了女兒因為疼痛而流下的淚水。在胡來耐心而溫柔的引導下,他的女兒順利渡過了難熬的時刻,嘴裡發出的聲音也由原本「啊……哥……不要了……好痛……啊……」的喊叫轉為「喔……哥……喔……好舒服喔……啊……」的呻吟。

前所未有的快感直衝腦門,胡來把握最後幾秒的時間做最後的衝刺,當精液來到龜頭不遠處時,他抽出了雞巴,將精液射在女兒正在發育的胸部上。

當胡來發現女兒自動替他口交時,他驚訝的問道︰「你怎麼會做這個呢?」忙碌的女兒含糊的答道︰「媽教我的啊,她說如果哥哥你讓我很舒服的話,就用這種方法表示感謝。」

「舒服的話?」胡來又問道︰「那如果不舒服呢?」

只見他的女兒抬起了頭,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說道︰「如果不舒服,媽說──那你就咬爛哥哥的小雞雞吧……」

時光匆匆飛逝,園中老樹上的樹葉也經歷過十次凋零又萌芽的過程。

看著心愛的女兒穿上婚紗的畫面,胡州因為太過感動而忍不住淚流滿面。今天是他女兒大喜的日子,教他如何能夠不開心呢?當胡州拿起手帕擦拭佈滿淚滴的眼鏡時,他發現胡來哭得比他更厲害。

「我知道你和你妹的感情很好,可是也不需要哭得這麼厲害吧。女孩子嘛,總有一天是要嫁人的。」

胡來強忍住哀傷,勉強在臉上幾出幾絲笑容。在這個熱鬧的結婚典禮上,誰也聽不見他心中的吶喊︰「爸,我怎麼能夠不哭啊!畢竟,妹妹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