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靡的壽宴

淫靡的壽宴
這是南部一個依山傍水純樸的鄉村,翠綠的青山下,一灣流水橫過山前。就在溪邊的平地,有一個老社區,社區街道是條林蔭大道,兩旁盡是高聳的樹木,而在林蔭道的盡頭,是一棟豪門巨院,那是一個古色古香的豪華建築,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個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沒有一絲涼風,炎熱的天氣真教人悶熱得睡不著覺,寂靜的黑夜傳來幾聲狗吠……

「爸爸……不行啊!」

這時候從一間房子裡面傳出了女人的喘息聲,仔細一聽,那是從豪宅右邊的書房裡面傳出來的,而在書房隔壁大廳門邊,則有一對男女,正透過小小的門縫往裡面瞧。

只見書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約有五十幾歲,長著一副紳士模樣。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輕許多,大約三十多歲,不但面貌姣好,還擁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襲淺藍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顯得性感萬分。這兩人坐在沙發上,男的從後方抱著女的,不斷上下的撫摸女的軀體,同時親吻其粉頸,而女的嬌羞滿面,媚眼如絲,小嘴吹氣如蘭。

「啊!爸爸……人家現在是要和您討論……後天您的壽宴事宜……啊……爸爸,您這樣……弄得人家好癢……」

男的一聽,立刻將雙手動作一變,一手摟住女的細腰,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領內,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來,嘴裡說道:「寶貝!是要爸爸來替我的乖媳婦止癢了吧?」

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軟萬分,雙乳抖動,於是附在男的耳根上嬌聲細語的道:「啊!爸爸……別摸了!癢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聞,一手繼續搓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氣地翻開了裙擺,伸入三角褲內,摸著了飽滿的陰戶,濃密的草原,細細柔柔的,順手再往下摸,陰戶口已濕淋淋的,再捏揉陰核一陣,淫水順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絲,艷唇抖動,周身火熱酥癢,嬌喘道:「親爸爸!別再挑逗我了,媳婦的騷屄癢死了……我要親爸爸……的大……大雞巴干我……」毫無疑問,屋內這對男女的行為,顯然是翁媳亂倫!

沒錯,這對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兒媳婦,男的,就是這棟豪宅的主人李德春;女的,是他的兒媳婦莊淑真。而在門外偷窺的那對男女,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蘭和她們的兒子仁昌。

秋蘭頗具姿色,氣質又好,雖已年過五十,但身體豐滿勻稱,由於長期鍛煉瑜珈,平時又養顏有術,有著美艷動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妩媚迷人、風情萬種!尤其那肥大渾圓的玉臀,以及那胸前高聳豐滿的乳房,更隨時都要將上衣撐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產生沖動,渴望捏它一把!

她今晚穿著一件薄軟的白色T恤,透過薄薄的T恤,豐滿的雙乳更顯凸出。下身是一件能夠緊緊貼在她臀上的窄裙,可以清楚的將她的豐臀顯現出來。

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婦的淫戲,秋蘭彎著腰,挺起高高的臀部對著兒子。

老天!他竟然沒穿內褲,屁股是又白、又圓、又肥大,而生滿一片濃密粗長陰毛、肥突的陰阜上面,已經是濕漉漉、粘糊糊的。那淫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脈贲張,呆在當前。

仁昌從母親身後摟著她,雙手貪婪的握著母親的雙乳猛力地搓揉,下面的陽具直挺挺的頂在母親的臀溝上,然後一手繼續揉捏著母親肥美的乳房,另一只手則伸入窄裙,揉搓她的肥屄,而下面則用龜頭不斷的摩擦她的臀部,在她的耳邊說:「媽!你的騷屄好多淫水,是不是看到爸爸在干我老婆!讓你太興奮?」

秋蘭被兒子搓摸得全身顫抖,由兒子硬挺、粗大的陽具上面傳來那年輕剛陽的熱,由兒子揉捏乳房,尤其是那敏感的奶頭傳來的快感,以及由揉搓陰戶傳來的電流,都匯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癢透了、也酥透了。

秋蘭現在真是心神俱蕩,欲火上升,是又飢渴、又滿足、又空虛、又舒暢,嬌聲浪語的道:「阿昌!別再逗媽了……乖……媽現在難受死了,快!……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插干媽媽的淫屄吧!……」

於是仁昌迫不及待地一手摟著母親的纖腰,一手握住粗硬的大雞巴,頂住那濕淋淋的肉屄口用力一挺,整跟粗大的肉棒「吱」的一聲,盡根刺入母親的淫蜜的屄腔內。

「喔……好美……乖兒子……你的大雞巴太棒了……啊……小屄好漲……好充實……喔……啊……」

「小聲點,當心被她們聽到!」仁昌輕聲的說,屁股則狠勁的前挺。力道過猛,使得大龜頭一下子重重的頂撞在花心上,頂得母親悶哼出聲音!雞巴插入肥屄中,屁股開始左右搖動前挺後挑,恣意的狂插狠抽著!

「啊……啊……親兒子……啊……喔……媽媽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喔…

…小屄被干得……又麻……又癢……好舒服……喔……」

秋蘭被干得粉頰绯紅,神情放浪,浪聲連連,陰戶裡陣陣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洶湧的流出,順著大雞巴,浸濕了兒子的陰毛。

只覺得母親陰道裡潤滑的很,仁昌的屁股挺動得更猛烈,陰唇也一開一合,發出「吱!

吱!」的聲音。

這時書房內的翁媳兩人,早就干得熱烈非常,而他們也已聽到門外母子亂倫操屄的淫聲。

「喔……爸爸!媳婦被你肏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親爸爸,再用力一點!……啊……爸……喔……好棒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肉棒……插干得媳婦爽死了喔……啊……」

淑真故意像個蕩婦般的大聲浪叫著,搖擺著纖腰,好讓公公插在自己騷屄裡的堅硬肉棒能夠更深入蜜屄深處。



「啊……大雞巴爸爸……啊……媳婦爽死了……嗯……洩了啊……媳婦……要洩給我的爸爸了……啊……來了……啊……啊啊……洩……洩了……」

在公公的狂抽猛插之下,淑真蜜穴裡的嫩肉激烈地蠕動收縮著,緊緊地將公公的肉棒箝住,一股蜜汁從曉雯蜜穴裡的子宮深處噴出來,不停地澆在公公的龜頭上,讓李德春的龜頭也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雞巴上,拼命地抽插,口裡大叫道:「小寶貝……快用力……挺動屁股……爸爸……我要……要射精了……」

淑真於是挺起肥臀,拼命地往上扭挺著,並用力收夾小穴裡的陰壁及花心,緊緊地一夾一吸公公的大雞巴和龜頭。

「啊!親妹妹……夾得我好舒服……哇……我……我射了……」

二人都已達到了熱情的極高境界,緊緊地摟抱在一起,全身還在不停的顫抖著,連連的喘著大氣,兩人同時達到高潮了。

「喔……好……嗯……就是這樣……干我這個淫蕩的媽媽……喔……親兒子好會干喔…

…啊……噢……天……寶貝!噢……噢……要死了……媽媽快要美死了!寶貝,親兒子,你的大肉棒太厲害了,媽媽要死了!噢噢……噢……狠狠地插干媽媽的騷屄……干……再干……

用力干……干死媽媽……呀……我好……好爽……哦……雞巴頂得好深喔……嗯……哎唷……

頂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氣了……喔……唔……」

秋蘭也不甘示弱地尖聲浪叫著,屁股瘋狂地擺動,仁昌不得不緊緊捉住她的屁股,以免肉棒從肉洞中滑出。

「哎……親愛的……我沒有力氣了……哎呀……又頂到花心了……唔……壞兒子……哦……干死媽媽了……」

秋蘭被干得雙腳酥軟,膝蓋前彎,玉體下沈,花心被頂得渾身酥麻,不禁全身顫抖,秀眉緊促,小嘴大張,浪叫不已!

仁昌見母親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態,似乎有些不忍,於是他將媽媽抱起,把她推倒在客廳的地毯上,他便趴在媽媽的裸身上面,秋蘭的兩條粉腿緊勾著兒子的後腰,仁昌一面狂烈地吸吮著她高聳的乳峰,一面挺動屁股,將他的大雞巴塞進母親的肥屄中。

「啊……啊……好舒服啊!好兒子,再插深一點!雞巴頂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雞巴……頂得好深……插到底……不行了……媽媽……要……丟了……」

秋蘭的叫聲越來越大,不停的浪叫聲,刺激得仁昌更用力的抽送著,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著。

「喔……喔……浪媽媽,大雞巴兒子要天天插干你……插死你,我干死你!干……喔…

…喔……喔……我干……我插……喔……兒子要洩了……啊……」

仁昌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母親的子宮。

「啊……我的大雞巴……親兒子……小……浪屄……媽媽……也要洩……洩……了……

啊……啊唷……我忍不住了……要洩……洩……了……好美呀……啊……射死媽了……喔…

…燙死媽了……」

終於,母子兩人同時達到高潮,仁昌全身不停地顛抖著,一股股濃濃的亂倫精液猛烈地噴射進媽媽的子宮內。然後才癱軟地趴在全身抖動、進入虛脫狀態的媽媽身上……

「老公,你動作快一點嘛,上班要遲到了!」慈芬倚在樓梯口,朝二樓嬌喊著:「你還要載阿德到車站搭車耶!」關切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絲的急躁感,只希望他們趕快出門。

「是啊!爸!」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阿強也附和的嚷著:「表弟在等著您啊!」說著,眼睛瞟向母親性感的胴體,豐滿的乳房因為未帶胸罩,紫紅色的乳頭可以從T恤外面看到。

阿強「咕!」的一聲,猛吞下口水,並和母親對望了一眼,互相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兩人彼此似乎在暗示些什麼?

母親的臀部豐滿堅實,富有彈性,纖細的腰身,雪白修長的雙腿,襯托出成熟的肉體。

阿強目光集中在母親穿緊窄短裙而更顯得渾圓的臀部曲線,堅硬的肉棒幾乎要撐破褲子。想到待會兒能再與這樣的肉體性交,又是自己的母親,阿強的肉棒已漲到疼痛的程度。

阿德是慈芬的二姊慈芳的兒子,阿強雖是表哥,但也只大他兩個月,目前表兄弟倆同是高一學生。為了方便就近上學,阿德寄住在姨媽家,他的學校正好在姨媽家附近。今天是星期五,明後二天休假,每到這個時候,阿德總是趕著回高雄老家,與父母相聚。

望著車子緩緩轉出巷口,駛向大馬路。隨著丈夫載著外甥離去,慈芬發自內心淫蕩的血液在全身竄流,心中懷著期待亂倫的激動,輕輕的關上大門。

剛把門鎖扣上,兒子的聲音自背後響起:「爸爸他們走了?」阿強走到媽媽的身後,從後面抱住媽媽纖細的腰肢,大膽地用手握住媽媽豐滿挺拔的乳房,並且搓揉起來,同時下體腫脹的陽具放肆的頂著媽媽渾圓的屁股。

「你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你淫蕩的媽媽騷屄裡,然後粗鹵的肏干她呢?」慈芬淫蕩地扭動了幾下屁股,用豐滿的臀部摩擦著兒子的肉棒,感覺到兒子火熱的陽具膨脹到極點。

阿強雙手用力揉搓著媽媽豐滿的雙乳說道:「誰叫你都穿得這麼性感,每次看到媽的身體,雞巴就硬了起來!」

「小色鬼!昨晚在外公家和你舅媽干那麼久,回來後又把媽干個半死了,今天還是那麼急色啊!」慈芬嬌嗔的說。右手向後伸了過來,隔著運動褲握住兒子堅硬的雞巴,上下套弄著。

阿強用粗壯的陽具頂了一下媽媽的屁股,說道:「還說呢,媽媽還不是和舅舅肏屄!」

想到昨晚在娘家的淫亂行為時,慈芬的下體不由得一陣搔癢,陰屄裡又溢出一股淫水。

昨天是慈芬父親李德春的六十大壽,兄弟姊妹們為了孝敬父親,特地開了幾十桌酒席宴客。丈夫因為上夜班,不得已慈芬只好自行開車載著兒子阿強、女兒小麗和外甥阿德,回娘家向父親祝壽。

李德春共有六個兒女,四女二男。

大女兒慈儀,和丈夫胡炳全在同一所中學任教,今年四十一歲,有二個就讀高中的兒子。

二女兒慈芳嫁給醫生沈宗華,今年三十九歲的慈芳,也就是阿德的媽媽,她是個美容師。阿德還有二個姊姊,大姊已經結婚。

三女兒叫慈萍,三十六歲,嫁給律師楊國棟,有一個讀國三的兒子。

四女兒就是三十五歲的慈芬,丈夫叫王進成,他們有二個孩子,就是阿強和小麗。

大兒子叫仁昌,三十八歲,他和美麗賢慧的妻子淑真育有三個可愛的子女。

小兒子是三十四歲的仁明,國中時就把女同學,也就是現在的老婆郭玉琴搞大了肚子,如今兒子都上大學,女兒也已經讀高三了,他是個專業攝影師,目前和二姊慈芳共同開設一家美容攝影工作室。

慈芬很早熟,十四歲時就已經發育得和三位姊姊一樣的性感美麗,36D、25、36的傲人身材,使得眾多男人想上他,即使現在已經有了二個上高中的兒女,也只是腰圍稍微粗了些,但仍然保持著36D、26、36的性感胴體。

當時,熱情似火的她,不知怎的總覺得家人之間有些什麼事在瞞著她,爸媽和兄弟姊妹間的親密關系,超乎一般家庭的親熱。

後來,有一天無意中在後院的倉庫裡,看到大姊把整個身子趴在桌子上,裙子翻到腰間,把兩腿淫蕩地張開,屁股高高翹起,而哥哥正用他又粗又長的雞巴插干著大姊的淫屄。從此,她暗中留意家人的一舉一動。

不久,她發現家中成員相互間暗中在進行著亂倫的性交。她還曾經在後院果園裡,偷看到媽媽抱在一棵芒果樹干,翹著雪白屁股,被哥哥像狗一樣拼命地插干。媽媽瘋狂的擺動著屁股,拼命地迎合兒子的動作,而哥哥則吼叫著:「我最喜歡干你了,媽媽!我要永遠這樣干你,媽媽!」下體更猛烈地撞擊著媽媽的白嫩的臀部。

後來,慢慢地因抗拒不了誘惑,在一次和哥哥激烈的做愛中,被爸爸發現,而讓父子二人連續干得達到五次高潮。

不僅和家人亂倫,慈芬的淫蕩在學校裡更是出了名,她同時和好幾個男孩性交,穿梭在父兄及眾男友的陽具之間,到高三快畢業時,發覺有了身孕,也不知是誰下的種,父親就把她賴到她眾多男友之一的現在的丈夫洪進成身上,還沒畢業就匆匆的結婚了。不久兒子就誕生了,慈芬知道兒子真正的父親肯定是哥哥仁昌,慈芬有一張仁昌二歲時的照片,兒子阿強二歲時就和仁昌一模一樣。而親友以及丈夫彼此也都心照不宣。

隔年慈芬又生了女兒小麗,隨著兒女漸漸長大,慈芬依舊時常藉故回娘家,和家人亂倫干屄。進成知道慈芬很淫蕩,雖然有耳聞她的亂倫行徑,但他只是敢怒不敢言,因為他也有把柄在慈芬手裡。

一轉眼就過了十幾年了,如今兒女也都長大了,而今天爸爸的六十大壽的家族聚會中,爸爸是不是該為滿堂兒孫而感到欣慰。

娘家在鄉下是個望族,一大片的家園整整有好幾甲,古色古香、六合院式的豪華樓房之外另有十幾棟豪華客房,整個後院有如人間仙境,花園、泳池,還有一大片果園,更有一個一甲多供家人垂釣的魚池,一片偌大的庭院如今就只住著父母親、哥哥嫂嫂和他們三個子女。

慈芬的車子駛進庭院大門,緩緩的把車子停下,剛下車,走在最前面迎接她的哥哥,便給了她一個暧昧的微笑。

先拜了壽之後,久未見面的兄弟姊妹及甥侄輩們免不了聚在一起寒喧或各自湊對相敘暢談,而阿德當然奔到媽媽身邊撒嬌去了。

過一會兒,如果有心人稍微留意一下,便會發覺家族成員中,哪個人偶爾不見了,哪人湊巧也突然失蹤了。原來都偷情去了,反正這麼一大片庭園,到處盡是可藏身的亂倫偷情之處。如此情況持續到宴會結束還在進行中,甚至筵席中有人不惜犧牲一餐豐盛的山珍海味,而熱衷於這種家族亂倫偷情的刺激感。

慈芬在與媽媽閒聊時,暗中默默觀察著這種有趣的現象,身體不由得一陣火熱,畢竟自己也在期待這種變態的亂倫淫戲。

忽然哥哥在媽媽背後不遠處向她比了一個手勢,這是她和哥哥之間的暗號,這暗號代表大廳後面十幾間客房的最左邊,大儲藏室裡的一間密室,這也是從前她們時常幽會的地方,她向哥哥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腦海浮現哥哥肉棒粗壯的形狀,淫屄內立刻搔癢起來。

看到哥哥往大廳後門離去,慈芬敷衍了媽媽一番,隨即跟著哥哥後面而去。經過客房快到儲藏室的轉角,突然間聽到旁邊倉庫裡傳出淫蕩的叫聲,她稍微楞了一下之後微笑的離開了,原來是兒子正在干他舅媽,沒想到正要和哥哥偷情,而自己的兒子也正在和哥哥的老婆淑真偷情。難怪在筵席過後,就一直沒見到兒子的蹤影……

先前在筵席中,小強原本是坐在媽媽身邊,和親戚們高高興興的吃著佳餚。坐在他右邊的是表妹,也就是舅舅仁昌的女兒小敏,而舅舅就坐在對面,他的旁邊是舅媽淑真,淑真的旁邊則是她大兒子阿傑。

大家邊吃邊聊著,阿強則對表妹大獻殷勤的挾菜倒酒,偶爾也和對面的舅媽表哥敬酒聊天,可沒多久好像舅媽表哥有點答非所問,並未專心聽他說話,覺得有些奇怪。仔細一瞧,舅媽淑真的左手和表哥阿傑的右手都在桌子下面被紅色的桌布覆蓋著,阿強覺得有點蹊跷,再看舅媽持著酒杯的右手有些顫抖,嬌艷的臉上充滿情欲、興奮、渴求的表情。阿強豁然明白了,阿傑現在一定用手指肏他的媽媽。

阿強心想舅媽母子也太大膽了,竟然在這種筵席場面公然做這種事情,而且就在她丈夫身邊。阿強假裝把空瓶子放到桌子底下之際,掀起桌布迅速的把頭探進桌下,猝然看見舅媽無恥的張開雙腿,而表哥的右手三個手指並攏,正插入母親充滿淫水的陰道裡面,猛力出出入入的用手指奸插他媽媽的淫屄。

阿強真不敢相信舅媽竟然沒穿內褲,只見她黑茸茸的陰毛,旺盛的自小腹蓬亂的長滿下體黑壓壓的一片,而紅紅的陰戶,隨著兒子手指的攪動,她的淫屄內已經洪水泛濫,淫水不斷地汨汨流出,滲漏到整個豐腴的陰戶上和大腿內側。不斷噴出的淫水甚至順著濕漉漉的陰毛慢慢地往下滴。而舅媽的左手握住兒子的大肉棒,上下快速的套弄,從龜頭流出來一絲透明的液體滴到地上。

一陣淫邪的刺激沖進腦門,阿強的大雞巴開始在牛仔褲中發硬,他把手伸進褲袋用力握住自己的陽具,眼睛卻緊張地看著這對淫穢的母子互相手淫。

阿強不敢多看,怕被發覺,他順手拿了一瓶飲料挺身坐正,若無其事的向左右一看,諸親友顧著吃菜、喝酒或聊天罰拳,根本就沒人發覺舅媽母子的異常舉止,連舅舅仁昌都不知自己的老婆和兒子就在他身旁調情,還和鄰座的四姨丈吆喝罰拳呢!阿強轉頭看了媽媽一眼,瞧他和四姨媽慈萍聊得正起勁,好像對於舅媽母子的淫亂行為恍如未見。

忽然媽媽也轉過頭來沖著他眨了一下眼睛,然後神秘的一笑,原來媽媽也早就發覺了。

只見此時淑真嬌軀微顫、緊咬牙關,看得出她在極力地防止呻吟聲自嘴中流出。而慈芬好像也被激起了淫性,淫屄騷癢難耐,她把右腿緊緊的貼住兒子阿強的左腿不停摩擦,接著把原先擱在桌面的右手伸到阿強跨下,緊緊的握住兒子已經堅硬如鐵的肉棒,若無其事的繼續和妹妹聊著。

阿強被媽媽的舉動嚇了一跳,雞巴被媽媽這麼一握更形堅硬,他緊張地瞧了一下四周,還好並沒有人發現,他激動的把手從餐桌下伸進媽媽的短裙裡,隔著內褲撫摸媽媽的騷屄,慈芬的內褲早已被流出的淫水沾濕了。阿強隔著內褲摳弄媽媽的陰戶,慈芬的肉體忍不住微微抖動,屄腔像是被蟲咬般的騷癢了起來,淫液又從肉屄口流出。

阿強正想把手指插入媽媽的陰道時,見到舅媽淑真在兒子阿傑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後,偷瞄了一下身邊的丈夫,然後起身離開了。阿強偷偷的注視著舅媽往中庭走進大廳,然後從後門出去。而阿傑則環顧一下四周,見沒有人注意也起身離開,跟著媽媽同一方向而去。

阿強悄悄的在媽媽耳邊說道:「我要去偷看舅媽和表哥母子亂倫肏屄……」也沒等慈芬響應就匆匆的起身走了。

阿強走到後院,看到倉庫裡有模糊的燈光射出。這倉庫非常寬廣,是阿強的外公囤積大型古董的地方,所以收拾得很乾淨,裡邊還擺設有桌椅沙發,阿強小心的走到倉庫外從窗戶縫中望進去,看見舅媽和表哥擁抱親吻著對方,阿強躲在窗戶下不敢出聲,只是靜觀其變,屋內的舅媽和表哥先是擁吻,慢慢的母子邊吻邊把上衣脫了,然後坐到沙發上。

只見阿傑雙手在媽媽豐滿誘人的肉體上,放肆的撫摸揉捏,體會著媽媽成熟艷美胴體的肉感。淑真媚眼如絲的在兒子的耳邊呻吟著:「喔!……媽好癢啊!……壞孩子……弄得媽媽癢死了……喔!……」她的雙手正緊緊的圈在阿傑的脖子上,不斷地親吻著年輕的兒子。

阿傑熱烈吻著他的母親,年輕的兒子吸吮著媽媽的紅唇,他的舌頭滑進了的淑真嘴裡挑弄著,愛撫著媽媽這成熟艷美的肉感胴體。

在外面偷看的阿強,一邊看著母子亂倫的淫戲,一邊掏出暴脹的肉棒在搓弄著。

這時阿傑右手輕輕的滑向媽媽豐滿性感的臀部摩擦著,然後滑向窄裙下腫脹的豐滿肉丘,用力的抓弄撫玩著媽媽濕淋淋的淫屄:「騷媽咪,你也真夠大膽,今天這種場合,你也沒穿內褲。」

「嘻!……人家這樣是方便你摸嘛!……這樣不是更刺激?你不是要媽媽平時不要穿內褲……好讓你隨時方便插干嗎?……嘻!……」

「淫賤的媽咪,騷貨……我要把你的淫屄插爛,下賤的媽咪……看兒子今天怎麼插干你這臭屄……」

兒子的嘴唇,在母親淫靡的肉穴上吸舔著。阿傑用雙手撥開媽媽粉紅濕亮的陰唇,不斷的輕咬著媽媽敏感的陰核,溢出的淫水大量的沾在阿傑的臉上,然後跟著也順著屁股滴流在沙發上。

「啊!……好癢……阿傑……你舔得媽媽好癢呀!……好兒子……媽媽想要你干我,用你的大雞巴干我……大雞巴兒子!……快干你淫蕩的媽咪吧!……」阿傑熱烈地吸吮著媽媽的屄腔,一邊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把媽媽兩條細膩雪白修長的玉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撥開媽媽紅嫩的陰唇,一手扶著堅硬已久的大雞巴,充實有力地插入媽媽緊窄又多汁的屄腔洞裡,淑真下體緊緊包夾著兒子火熱肉棒的淫唇,陣陣的顫動抽搐著!

「啊!……爽死了……對……干死我……媽媽想死你了,快用力干媽媽……從剛才你在餐桌下……用手指插干媽咪淫屄時,就好想當場讓你干了……啊……兒子,快干媽……干死我……干死你淫賤的媽咪……插爛我的騷屄……啊……」

阿傑屁股一上一下用力的干著媽媽,猛烈搗撞著媽媽的花心。而淑真則淫蕩地配合著兒子的抽插,上下擡著屁股,口中淫叫道:「好兒子,快干媽……用力干……啊……快干媽媽…

…媽媽是淫婦……肏死媽媽……媽媽騷屄生的好兒子,快用你的大雞巴插干媽媽……干爛媽媽的賤屄……啊……」

淑真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對著兒子的大雞巴湊上來,好讓她的肉穴跟兒子的大雞巴更緊密地配合著。

淑真雖然已生過三個孩子,但小穴還是很緊,所以每當雞巴插入,兩片小陰唇就內陷,而緊刮著龜頭,使經過這麼一抽插,龜頭和子宮壁就磨擦得很利害,讓阿傑感到又緊湊,又快感的。

阿傑被夾得一陣酥麻,屁股用力瘋狂地猛插了幾十下道:「我的親媽咪……淫賤的好媽咪……啊……你……你的浪屄……騷屄……夾得你的……心肝寶貝兒子……舒服極了……媽咪……你實在太美了……唷……媽咪你兒子的雞巴……非常的舒服唷……喔……兒子爽死了…

…」

阿傑邊用力插干,邊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屄腔裡面頻頻研磨著花心的嫩肉,淑真被插得渾身酥麻地雙手抓緊了沙發,白嫩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地配合著兒子的肏干。

「啊……親兒子……快點……用力……再重一點……干我……用力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干死你的媽媽吧……喔喔……天啊!……這樣的感覺太強烈,兒子……你真會干……媽爽死了……啊……乖兒子……狠狠地干媽咪熱熱的騷穴……哦……喔……爽死我了……」

淑真拱起身子,狂暴地扭動著屁股,用又濕又熱的陰戶緊緊地吸住兒子的肉棒,嘴裡不住地浪叫著:「用力……哦……用力……孩子……再重點……哦……我的寶貝兒子……你插得媽咪好舒服呀……快呀……再用力點……用你的大肉棒干死媽媽吧!喔……媽咪的淫屄永遠要給自己的兒子插……喔……親兒子……啊……媽快來了……啊……你也跟……媽一起吧……我們母子倆……一起來吧……媽快給你……了……啊……」

阿傑奮力的抽插奸干著媽媽的小淫屄,看著嬌艷欲滴的媽媽水汪汪的媚眼望著自己,一副淫蕩騷浪的模樣,再加上那淫蕩無比的浪叫聲,使他更用力地往前挺動整根大雞巴,順著淫水狠狠地插干著媽媽那濕潤的肉洞。

阿傑用盡全力狠干著,同時叫出:「媽媽……你的小屄夾得我好舒服……我的……龜頭又麻又癢……媽媽……我要射了……」

「阿傑……媽媽……也快洩了……媽媽被親兒子干得爽死了……啊……親兒子……媽媽……被你肏得……好舒適喔……媽媽好痛快……我要……洩……洩了……啊……媽媽……媽媽……要……要洩給你了……啊……」

淑真大肥臀的動作瘋狂地搖擺挺動,一股陰精直洩而出,阿傑的龜頭被媽媽的淫水一燙,緊跟著陽具暴漲,腰脊一酸,一股滾熱的亂倫精液也猛射而出,阿傑抽出陽具,亂倫的精液噴在媽媽的肚皮上,倆人緊密擁抱親吻著,兩人好像一對小夫妻一樣。

阿傑柔著媽媽的那對巨乳問道:「媽!兒子干得你爽嗎?」

「嗯!乖兒子,你先離開,讓媽休息一會兒後出去,才不會被人撞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