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車站遊民輪姦了我女友

陪女友探望完她祖母,已經快深夜11點了。
我們坐在這個偏僻鄉下的車站裡,等待最後一班11點54的火車回家。

我輕輕摟著她的腰,有點疲累的死盯著牆上的時鐘,忍耐著破舊的小車站門口那群遊民的吞雲吐霧。

女友側頭靠在我肩上,雙眼迷濛,顯然早就累垮了。

下午一放學,我們連書包都沒拿回家就穿著制服搭火車跑到這裡,就為了來看看女友年老獨居的外婆。

高二下日漸繁重的課業與擔心外婆的心情,讓女友直嚷嚷著要拉我來看外婆。

最後,撘了一個小時的電車,終於見到了外婆她老人家。

「很累?」我問,輕撫女友烏黑長髮。

「還好。只是有點沒力氣了。」女友虛弱的笑了笑,見到了外婆笑容總算多了起來。

「恩。再50分鐘車就來了,再忍耐一下下吧。」我撥開她的瀏海,親吻她潔白的額頭,髮香竄入鼻裡。

「好。」她乖巧的說,整個人埋進我懷裡。

我左手放上她的大腿,自裙沿輕摸過去。

我的女朋友不是美女,腿也不美,有些苛薄的傢伙可能還嫌粗了點,不過皮膚挺白皙乾淨,兩條腿也算的上是沒有瑕疵,加上一頭過肩的美麗黑髮,我也看的好不喜歡。

我邊親她的小鼻子,左手邊畫過她的大腿。

因為討厭汗濕的黏膩感,所以女友從不穿長襪,今天當然也是只穿著隱形襪,我有些小心疼的檢視著她小腿上被蚊蟲叮咬的痕跡,不住將她抱的更緊。

肉肉的,真好抱。

有人常說,太瘦的女生不好抱,有些肉的女生抱起來才舒服些。

就在我們親熱之時,後方似乎起了什麼騷動,我回頭一看,竟發現那一群遊民朝我們衝將過來。

「幹什麼…!」我還未說完,便被從椅子上推倒在地,女友嚇的跳起來。

「噓!」某個遊民從背後摀住女友的嘴,順勢將她整個人架住,並示意她別作聲。

「幹什麼!」我正要站起,忽然2、3個遊民一齊將我又壓坐回地上。

「年輕人!太親熱啦!看的我都要噴火!」某個遊民率先出聲。

「不知道可不可以向妳借女朋友來摸摸,摸摸就好,我不知道幾年沒碰女人啦。」另一個嘴還刁著菸的說。

「什麼!怎麼說這種下流話…!」我又要衝起,只見一名身材最傀伍的遊民一伸手就是勒住我脖子,我當下被他勒的動彈不得。

另一名穿著身綠色大一的傢伙從大衣內袋裡掏出一樣東西,一看,竟是把左輪手槍!這些傢伙怎麼會有這種玩意!「試相點,小兄弟。」綠衣遊民陰險的對著我笑,「不過是小馬子借我們完個幾下,總比吃子彈要好。」一聽見這句,女友馬上奮力掙扎,嗚咽亂叫,雙腿亂踢,甚至還往她面前那人臉上揍了一拳,可是一個高中女生怎敵幾名狀漢?馬上又被制服住,這回是兩人抓了她,更難掙脫了。

「媽的!打我!」被揍的那人惡狠狠瞪著女友。

「我說,你們兩個年輕人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再不乖點,待會我先給妳小男友一槍,」綠衣遊民用槍指著我對女友說,「等我們幹完妳順便補妳一槍!」「還不乖點,瞧妳剛才再男朋友懷裡乖巧的,等會也可要乖乖的讓我們快樂。」某人說。

「臭婊子,看我操翻妳。」被揍那人還在耿耿於懷。

「等等!不行啊!你們這群…」我說著,遊民忽然用槍抵住我額頭。



「再吵我可真要開你一槍了,小弟。」那人冷酷的說,「不如我先試槍讓你看一看。」說完,朝天花板開了一槍。

槍聲響遍黑夜,籠罩住整個小車站。

然而,這麼偏僻的小村落,又怎會有人前來救援呢? 在我絕望之時,三、四個人已經開始用麻繩把我綁到柱子上了,他們捆了一圈又一圈,就怕被我掙脫。

難道慘事就要發生在我面前?「我求你了,大哥!饒了我們。」我對正在綁我的遊民說。

「我們是饒了你,不然早在你頭上開洞了。」遊民冷冷的說。

「可惜我們還是對你女友那邊的洞比較有興趣,哈哈哈哈!」另一人羞辱著表示,一邊用粗繩將我嘴巴也綁住。

於是我整個人就這樣被反綁在柱子上。

準備看最殘忍的戲碼。

等他們走開我身旁,女友的短裙和鞋子早已被脫下,5、6個人為在她身邊又是掐又是捏的。

「好軟阿!」其中一人掐著女友的腰間小肉,「多久沒碰女人了。」「嘎?市立立夏高中?」另一人研究著女友制服上的學號,「周怡欣?好可愛的名字阿。」「周怡欣小妹妹,還是處女吧?」 我顫抖的看著女友現在的樣子,她被剛才的槍嚇的連哀求都不敢吭了。

然而,內心深處卻不知為何升起一股興奮感。

看著怡欣背剝到只剩內褲和襪子的下半身,我的老二竟也起了反應。

她不知道,其實我有一種短襪癖,特愛穿著隱形襪的女生。

「那麼,直接開始吧?」「阿,制服呢!不如我們就讓她穿著制服操她吧!」某個顯然有制服癖的人如此說。

「來囉,小妹妹!」語畢,這一群大約7、8個遊民開始拖去自己的衣物,雖然說是遊民,但幾乎各個身材都挺壯碩,剛才掐住我的狀漢更有一身線條分明的肌肉。

「可不可以…」這個時候女友忽然開口說話,「放過我?」 那群遊民靜默了一陣,旋即一起哈哈大笑。

「都已經到這步田地了,妳還想我們放妳走?哈哈哈!好!衝著這句話,今天不把妳的穴操爛不會放妳走的!哈哈哈哈…」綠衣遊民淫邪大笑。

「不要…拜託,我求你們…」女友這時已經開始流眼淚。

我全身流滿了冷汗,毫無反抗力的坐在地上,絕望的看著女友。

「各位,這騷穴剛才打了我一拳,不如就由我先來,幫她破個處如何?」剛才被打的傢伙全身脫個精光,正在愛撫自己的陽具,我定睛一看,天啊!陰莖裡竟入滿了珠,至少有四、五顆。

其他人點頭表示同意,紛紛讓開圍到女友兩旁。

「哼哼,臭婊子,今天肯定操死妳這小淫屄!」那人冷笑說。

「不、不…不,我對不起你,求你不要,這麼做是不行…啊!」女友才說到一半,那人就狠狠脫下她的淡紫色內褲。

「嘩!」眾人忽然爆出一點小小的驚嘆,連我也不例外。

女友的恥丘上只有一些淡淡的短毛覆蓋,顯然還是處女的緊閉小穴粉嫩的透著氣,像極了新鮮的鮑魚。

看來女友平時有除毛的習慣。

我們還沒發展到那麼親密,我當然也不知道。

「我忍不住啦!」入珠男挺起凸滿小顆粒的陰莖,就要插入。

「不!!!」我和女友同時吶喊。

「進去了!」入珠男大喊,陰莖一股作氣突破各道防線,插到最深處。

「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女友飆出淚來,嘴巴卻被即時摀住而只發出悶哼聲。

「好緊好緊啊!」入珠難忘情大叫。

只看見入珠男背對著我,屁股一下用力一下放鬆,緩緩的在女友小穴挺進,男子腹部啪啪的撞擊著女友的恥丘。

其他人也沒閒著,不知道是誰隔著女友的制服還能取下她的胸罩,有些人極盡挑逗之能事,隔著白色制服又是吸又是捏的作弄女友的乳頭,剛才抽著菸的男人則下流的將自己的臭嘴緊緊靠在女友唇上,淫惡的和女友舌吻。

入珠男準備加快速度,兩手抓緊女友觸感十足的大腿,開始更用力的抽插。

女友邊流淚,任由身體讓一群骯髒的遊民擺佈,只能痛苦的發出悶哼聲。

「阿,好好的穴阿,不射在裡面真是可惜,我能射在小腔室裡面吧?」入珠男邊抽送邊問。

「阿…阿阿阿…不行阿…拜託不行阿,」女友把嘴從某人嘴旁移開,「這樣會懷孕的…拜託…不要…。」一陣狂抽猛送後,入珠男毫不留情的中出在女友穴裡,才剛拔出來,下一人就迫不及待的接棒上陣。

「媽阿,這妞小穴當真緊!嘿嘿,幹穿著制服的真比較有快感!」某人邊幹邊說。

接下來輪到狀漢上陣,他毫不留情一下子就暴力的將筋肉糾結的粗大陰莖全塞進女友的穴裡。

「哼恩哼恩哼恩哼恩…哼恩恩恩…」女友的小穴被大大撐開,兩眼無神的接受酷刑。

「裡面全是你們幾個的精液啦,又緊又滑溜的,真是說不出的舒服。」狀漢邊進出邊說。

「喂喂,我都還沒進去呢,被你那大家火操鬆了該怎麼辦?」某人邊舔女友制服裡的奶頭邊問。

「那有什麼關係,他身上又不是只有一個洞!」綠衣男大笑,從他綠色大衣裡拿出一罐東西。

「這是什麼?春藥?」有人問。

「去!要春藥也是有的,不過你看這騷屄已經被大夥開發成這樣了還需要春藥麼?這是鬆弛劑,好東西!」綠衣人說,「大漢!你把她翻過來讓她在上面幹,我來示範示範!」狀漢躺到地上,讓女友坐到她身上,小穴和巨屌仍然沒有分開,狀漢大手抓住女友屁股猛力上頂入她的小嫩穴,而女友正和第五個人熱吻。

「哪,你看好。」綠衣男倒出一大坨透明黏稠物到手指上,再扳開女友肉感的屁縫,露出粉紅色的小菊花,把全部都塗到菊花輪廓上,然後慢慢塗開。

「怎麼樣?」那人問。

「等會。」綠衣男把罐子收回口袋。

看來狀漢不只那玩意粗大,持久度也是挺強的,已經操了好一陣子完全沒有射精的跡象,女友已經和第六個人親吻了,整件白色制服老早濕成一片,成了透明制服,整件制服黏在背上,腰部以下卻深不由己的繼續扭動著和別人做愛。

「恩恩…恩…咦…阿…不、不行!」女友忽然回過神來,轉頭看向自己的屁股,「怎麼回事…阿…別做了、別做了,有東西…!」「怎麼回事?」狀漢問。

「想大便嗎?哈哈,起效用了吧,嗯?」綠衣男走近女友,跪下來,將又直又長的陽具對準女友的小菊花。

那小菊花看起來似乎正在呼吸,一收一縮的,要把什麼東西吐出來似的。

「就別用力撐了吧,小妞,妳的肛門被我塗了鬆弛劑,再來我要成為妳的肛門第一人囉!」綠衣男扶著女友的屁股,慢慢把老二送進變的鬆動屁眼。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不行!阿阿阿阿阿,噢噢噢噢噢噢!」女友痛苦的大叫,此時卻有人把自己的陰莖放進女友嘴裡。

「沒口交過吧?哼哼,就像在蛇吻一樣,來,幫我好好的舔一舔!」那人抓著女友的頭命令。

女友哭著悶哼,硬著頭皮含住骯髒的陽具。

「阿哈,這妞的腸子還真小,好像一下就快頂到直腸盡頭了呢,真舒服阿…!」綠衣男讚嘆。

看著女友被上下前後夾攻,此時的我也因為隱形襪癖作祟,陰莖興奮的勃起。

「喂,大漢!想不到這小妞的肉挺薄的,我都感覺到你那大家伙在下面的隧道裡運動了呢!」綠衣男邊抽插女友的小屁眼邊說。

「不如一起讓她的兩個下水道淹水吧!我要射了!」狀漢吶喊。

「好啊!來吧!」綠衣男附和。

「射!!!!!!!!!!!!!!!」 安靜了三秒後,兩人同時將自己的老二從女友雙洞裡拔出來,而肛門因為被塗了一大堆鬆弛劑,完全沒有使力的能力,久候多時的糞便終於傾穴而出,一股腦全拉到車站地板上。

先是大量的硬梆梆深褐色糞便,再來是淺褐色的軟呼呼的糞便,最後出來的是土黃色的,和一些屎水。

女友無力的癱在地上,雙手勉強撐地,不時用眼角餘光瞄向我和已經不屬於自己的屁股。

見了這骯髒至極的畫面,那一群遊民不但沒有噁心,竟更加興奮。

「清爽多了吧?嗯?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沒想到綠衣男的陰莖竟又快速的沖血,隨即又如剛才一樣直挺挺的了。

說著,他抱起女友,站著讓女友的屁股枕到他腹部上。

「剛才試過了妳的屁股,還挺不賴的。

現在來試試妳的前面,看看是不是一樣棒…嘿嘿。」綠衣男笑著,邊插入。

「阿,換我從後面吧!」有人馬上跑到女友身後,和綠衣衣起抱住女友的屁股。

又一次,兩人從雙洞進入。

「阿阿阿,好棒啊!屁眼已經被開發到完全適合老二舒服了,好樣的鬆弛劑!」那人興奮的說。

「哼哼,現在我要在妳男朋友面前和妳來個熱吻,順便操一操妳的肉穴,怎麼樣,這樣是不是很興奮阿,周怡欣同學?」綠衣男邪惡的淫笑。

於是女友還是穿著制服卻已滿身大汗,被兩人從前後抱著夾擊,還邊和人親吻,兩腿夾住綠衣男穿著黑色隱形襪的腳用力往前扳直。

說不定,她已經無所謂了…?「看阿!她男朋友看著她被輪姦還在勃起啊!」有人衝到我旁邊說,指著我制服長褲裡隆起的陽具。

女友朦朧的看了我一眼,又轉頭回去繼續被幹著。

說不定她早就知道了,說不定她也開始放蕩…?最後,遊民還是被警察逮捕了,可能是路過的人撞見這些景象。

可是逮捕之前那些警察也狠狠的幹了周怡欣一輪。

他們看見我興奮的樣子,乾脆較周怡欣也過來幫我口交,然後他們從後面幹,還錄成影帶。

他們錄完之後拿給我看,拍的真好,比真正的三級片還淫亂百倍;周怡欣被幹的兩個洞都腫了,闔不起來,不停留出液體,口交也熟能生巧,一次伺候兩根肉棒還綽綽有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