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賣春藥!還可當試驗品

那個賣催情香水的女人,本來想買她的產品,卻沒想到送上門來讓我操。誰讓她做的是那種產品,又那麼騷?不過我到底也有付錢,所以也不算是白玩吧!再說她也享受著了,算是扯平。
現在想起那個女人的騷樣子來,心裡還覺得癢癢地,很想有機會再和她切磋切磋,希望她還能想起我這個意外情人,記得那天的爽。

在這裡有一點經驗告訴大家,以後遇到推銷員,可不要一律拒之門外呀!說不定裡面就有很好的貨色呢!那天我的哥們要是知道黃慧卉是這樣的,一定後悔沒有幹到。

我個人比較喜歡歲數大一些的女人,梨形的稍稍有點下垂的乳房和深色的、肥厚的陰唇,會讓我特別興奮,因為只有被人幹過的次數多,才會有這種顏色的屄,肥軟、多汁,叫床也很大聲,那種浪勁兒很有特點,幹起來特別過癮。

黃慧卉的兩個大屁股撅起來像兩座小山,臀溝深深下陷,能輕易地夾住人的手指頭。兩個屄片就像最肥最厚的公雞的冠子,裡面不是很淺,但是越幹越有握勁兒,叫春的聲音響得恨不得你把她嘴堵上。

上個月25、6號,我哥們來了幾個客戶,一起吃中飯、唱歌。我們吃飯的時候,黃慧卉就在門口走過來走過去,快吃完的時候她敲門進來。

她穿著一件黑色的低領衫,斜背個小包,勒得兩個奶像要跳出來。她很謙恭地每人發一張名片,當時誰都沒搞清楚她是幹什麼的,也沒有人搭訕她。

哥們身邊沒位子了,我坐門邊兒,身邊正好有個空座,黃慧卉就坐下來,討好地跟我介紹什麼催情香水,說很有效沒有副作用,講得高興時,整個胸脯都快貼到桌子上。

讓我眼光一直注視那對巨奶,什麼都沒聽進去,只記得是性愛芳香劑,下面也開始硬起來。後來哥們結帳起身,黃慧卉還叮囑要買的話打電話給她,她可以送貨上門。

我心裡一直記掛著黃慧卉,有點注意力不集中,沒到兩點就跑回家去了。

回到家裡已是兩點多,我拿了手機撥了,有人接了正是黃慧卉的聲音,我問她在哪裡,她說在公司值班。我說妳可以給我介紹一下產品嗎?

黃慧卉的聲音有點沙啞,假如是在半夜裡聽,絕對會讓人性衝動。她說女人聞了催情香水以後,就會在15秒內興奮起來,渴望性交,也更容易高潮。

她的聲音讓我一下子就硬起來了,我一邊擼著不安份的老二,一邊努力不讓自己聲音異樣,問黃慧卉:「怎麼個興奮法,妳給我描述描述。」

黃慧卉咯地笑了一下:「你還不知道嗎?」

我說我當然知道,但是不知道女人用完什麼感受,我得知道詳細一點才好買呀!我用的好還可以給哥們介紹,多買幾瓶。

黃慧卉嗯嗯地說:「就是渾身發熱像洗熱水澡那樣子,舒服得特別想讓人抱著、讓人摸,不摸就難受,下邊那裡變得很熱、很癢,脹得厲害,就是想讓什麼插進去……」

我說:「下邊是哪裡,讓什麼插進去呀!」我老二脹得更硬,手一下一下地使勁擼著,想像黃慧卉那豐滿的身體,渾身像冒火一樣,恨不得馬上拉過來幹上一炮。

黃慧卉說:「嗯……就是下邊陰道想男人的寶貝呀!那個時候就是想讓男人插呀!不插就難受。」

 我說:「要是沒有男人插妳怎麼辦?」

黃慧卉說:「你真壞喲!反正脹得就是得放出去。你不知道女人脹起來一點也不比男人差,那個難受勁兒呀……哎!就是身邊隨便有個什麼,就想捅進去算了。」這句話差點沒讓我噴出來。

我問她:「你也用過嗎?真有那麼好嗎?」

「用過啊!舒服極了,每次都美得要命。」

「怎麼個美法?妳能給我形容一下。」

「就是整個身體像飄了起來,想讓人狠勁兒地插,一直插到底,怎樣狠都不怕,就是別人在旁邊看著也不顧了,但是很快就能洩出去。完事後渾身像散架一樣。」

「你說什麼洩出來?我沒聽清楚。」我故意說。

「就是女人的淫水啊!」黃慧卉吭哧吭哧地說。

「能有多少?妳的淫水多嗎?」

「不跟你說了。」

「別呀!我是想買呀!對顧客怎麼能這樣呢!告訴我,妳的淫水多嗎?」

「很多。」黃慧卉很簡單地說。



「多到什麼程度,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妳是不是真的用過?」

黃慧卉被我擠兌得不得不說:「有一次床單和褥子都濕了,半夜起來換。」

「妳說得這麼神我不信,妳給我試一下,我在電話聽妳的聲音,要是真有那麼好,我就馬上買一瓶。」

黃慧卉猶豫了一下:「你真想買嗎?」

「當然,我還會介紹別的朋友買妳的產品,他們都是很有錢的。」

「那好,你等著,我給你試,但是你可不能跟公司說呀!」

「妳放心吧!我就是想多瞭解一下實際效果,妳說對女的這麼好用,不試怎麼知道呢?」

電話那邊傳來唏唏簌簌的聲音,我還沒聽清楚她在幹什麼,就傳來很清晰的呻吟:「來了……我好熱,我好癢……哎呀!真難受……」

「妳怎麼了?」

「我吸了,頭暈,想……」

「想男人,是嗎?」

「想。」

「想我怎麼樣?」

「想你抱我、摸我、親我,想你的手摸我下邊,下邊難受……」

「哪裡難受?是屄裡癢嗎?」

「是,太脹,好想……」

「想我用雞巴插妳嗎?我的雞巴好大的。」黃慧卉哼哼地像個發情的母狗。我說:「別急,親愛的,妳脫了衣服嗎?」

「沒脫,我脫了褲子。」

「妳在揉你的屄嗎?」

黃慧卉大聲說:「是的!」

「我告訴妳,妳手指伸進屄裡去……」沒等我說完,就聽黃慧卉悶哼一聲,就聽到「咕唧咕唧」的水響,哼得越來越大聲,就像真有人在幹她一樣。我被刺激得受不了,大力擼了幾十下,就噴了,精液噴出有半米遠。

等我喘過氣來,電話那邊也沒聲了,我大聲問:「寶貝,妳還在嗎?剛才爽嗎?」

黃慧卉氣息微微地說:「我剛才也洩了,椅子都濕了。」

「壞丫頭,記得擦乾淨啊!不然你們老闆明天來問你這是什麼,妳要怎麼回答他?」

「我就說,我和我男朋友在一塊幹了呀!」黃慧卉咯咯地笑著。

「說真的黃慧卉,我挺想妳的,明天來我這裡吧!我要買妳的產品。」

「真的嗎?我去哪裡找你?是不是去公司啊?」

「誰在公司買這個?是我家裡,怎麼,妳不敢來嗎?」

「誰說的?你還能把我怎麼樣?我這麼大了,我不會叫呀!」

「叫什麼?叫床嗎?恐怕妳當時就想要我了。我告訴妳說,我很大的,我吃過藥,一定會讓你爽。」

「那不行啊!真那樣公司會把我開除的。」

我生怕她不來,就說:「你放心,我肯定買。來吧!」

第二天上午8點剛過,我還沒起來黃慧卉就打電話來。一想到黃慧卉那風騷的樣子,我就忍不住又放了一槍。黃慧卉說她公司在北邊,坐公車過來要一個多小時,我差點忍不住讓她包計程車過來了。

黃慧卉今天穿了一件從奶下邊打個褶、底下散開的上衣,前胸差不多是半透明的,下身穿件七分褲,屁股和大腿都緊繃的。大概是昨天晚上在電話裡爽了,一見面黃慧卉就給我來個自來熟,「嗨」了一聲,眼珠就瞟過來。

她仍背著那個該死的小包包,細細的皮帶勒進兩個乳房中間,前邊鬆鬆垮垮地正搭在兩腿中間,走一步,半個包就夾進腿縫裡。

「東西我帶來了,是1500塊一瓶,你買幾瓶呀?快點把錢給我吧!我還要回公司交帳呢!」

「哎呀!妳這個小姐怎麼這麼著急呢?哪有買東西不讓人看貨呢?總得讓買的人滿意了,賣的人才能拿到錢吧!」我讓黃慧卉坐到沙發上,我拿起一把椅子坐在她外邊,一低頭就看見深深的乳溝,聞到到陣陣肉香。

「昨天你不是已聽我試過了嗎?你不是說肯定買嗎?」黃慧卉拿眼睛剜了我一下,聲音透著嗲,一說話胸前就一顫。

我往她旁邊靠一靠,手搭在沙發背上:「電話裡誰知道你到底試沒試啊!我要看妳實際試給我看,我才能買。」

黃慧卉還是急於賣東西給我,只好同意:「我試的時候你可要規矩點。」

「什麼叫規矩呢!」我故意裝傻。

「規矩就是我有反應的時候,別脫我衣服,也別強迫我做。」

「我當然不能強迫妳做什麼了,可是要是妳求我幫忙呢?」我扯開了上衣領口,露出胸前的肌肉:「我脫自己衣服可以吧!」

黃慧卉斜溜了我一眼:「最好別脫。」

「這可是我自己家裡呀!我脫衣服又和妳有什麼關係?」一邊從上衣兜裡掏出1500塊放在茶幾上:「妳看,錢我都準備好了,總得讓我試一下貨吧!」

黃慧卉從小包裡拿出一瓶樣品,就要打開。我連忙摁了一下她的肩膀:「別試這個,就打開新的試,誰知道兩個裡面裝的是不是一種東西?」

「打開了就要買的啊!再說沒開封的勁兒比較大。」黃慧卉皺著眉頭說。

「妳試好了,這瓶的錢起碼是我掏,我要是滿意呢!就再買幾瓶送給朋友。要是實際效果沒有妳說的那麼好,我不是騙朋友了嗎?」

黃慧卉只得打開一瓶新的,放到鼻子下按住一個鼻孔,用另一邊深吸了一口氣。黃慧卉的臉一下子紅了,連脖根帶胸脯都紅了勉強抬頭問我:「行了吧!」

「我只看到妳臉紅,沒看到妳真動情,效果不好吧!」

黃慧卉只得又用力吸了兩次,剛把瓶蓋蓋上,就橫著倒了下來,氣喘呼呼,兩手抓撓胸口,兩腿用力夾住小包包,不停地上下蹭。

我搶上一步扶住她,一邊按住了她抓撓胸口的雙手:「是不是這裡難受?要我幫忙嗎?」黃慧卉一邊使勁搖頭,一邊卻抓住了我的手,往她衣服裡面揣。

我一把掀開她的上衣,結結實實地攥住豐滿的乳肉,抓住乳頭緊揉了兩下,小葡萄已經立了起來。

「下面也需要嗎?」

「哦……不……需要,難受……」黃慧卉已經口齒不清,身體一起一伏,一副慾火中燒的樣子。

我麻利地解開她的褲子,順著內褲就伸了進去,「噗」地一下插進黃慧卉的小穴裡。我一碰到黃慧卉的屄,她就像被電了一下猛地一震,嘴裡伊哦不清,渾身扭動著,屄裡面早已淫水淋漓,熱得燙手了。

我順勢挖了幾下,黃慧卉嗷地叫出來:「快,快點,不要過去了。」

「妳是求我幫忙嗎?」

「求你,我難受,插我吧!我受不了了。」

我二話不說,像剝蔥一樣把黃慧卉從頭到腳剝了個精光,拉開褲門,把早已暴怒的雞巴對準黃慧卉的的肉縫,兩個肥膩的屄片迫不及待地,張開嘴把大雞巴吞了下去。

同時黃慧卉上邊的嘴,也舒服地大聲哼了一下:「快呀!你快呀!別停下來快給我。」

我兩手像揣麵一樣,搓著黃慧卉的兩個大奶,下面發狠地用力搗著黃慧卉的肉穴,我的大雞巴每下都擘黃慧卉的子宮頸上,劇烈的撞擊讓黃慧卉的淫水都噴濺出來。黃慧卉搖頭晃腦,嘴裡哼哼啞啞像唱歌一樣,給吧唧吧唧的聲音伴奏。

沒一會兒,只見黃慧卉雙眼翻白,大喊一聲:「我快要出來了!」就兩腿僵直,陰肉陣陣緊縮,一股騷熱的淫水灑到我雞巴上,整個人就像背過氣一樣,一動也不動了。

我從沒見過女人這麼快就來高潮的,叫她刺激得又猛戳了幾十下,龜頭麻癢難當,雞巴跳動了幾下,就射在黃慧卉子宮裡了。

我坐起身,看見黃慧卉還在那大張著兩腿,淫水混合著我的精液,順著洞口流出來,大半個屁股和沙發面都是亮晶晶的。

黃慧卉像喝醉了一樣半天才醒過來,無力地笑了笑:「你這個人真夠壞的,你來真的啊!」

「我哪壞了?剛才可是妳求我幫妳的。我只問妳爽不爽吧!」

「爽。」

「是怎麼個爽法?」

「就是覺得血都往下走,下面就像灌滿了水似的脹得慌,要是不插進去點什麼,那血自己散不了,又特別敏感,稍微蹭幾下就洩了。」

「是這樣嗎?我又伸手去摸她的陰唇,黃慧卉連忙縮起兩腿:「不要了。」

「為什麼不要?快說。」

「再要,又會高潮,一般這個會有連續幾次的高潮。」

「那麼說,妳還沒有滿足嘍?」

「身體上沒滿足,是不想要了。」

「又沒滿足,又不想要,這麼矛盾,是不是妳產品不好用啊?」

「不對不對,實際上我身體還是想要。」

「就是說我再擱進去妳還是喜歡吧?說實話。」我又開始揉黃慧卉的奶奶,將兩個乳頭拉得老長,黃慧卉哼哼地說:「是。」

「要是我還用雞巴插妳,妳還是不會拒絕,是不是?」我用力捻了幾下,黃慧卉痛得嘶嘶的答:「是。」

「所以咱們還是到臥室的大床上去玩,玩痛快了,妳的身體解癢了,我也真正見識了催情香水效果,我才知道買得值啊!」

黃慧卉低頭想了一下,又撲哧笑了:「我也沒辦法了,和你去吧!」自己拿紙巾擦了屁股,抱著小包來到臥室。

我脫了衣服躺在床上,要黃慧卉跪在我兩腿間吃我的雞巴。黃慧卉的嘴唇厚實有勁,裹得小弟弟舒服極了,她兩隻肥碩的大奶一搖一恍,幾乎刮著床單。

吞了幾分鐘黃慧卉的屄又開始癢,忍不住自己用手去挖,我把黃慧卉翻倒過來操她的嘴,又順手拿過床頭的圓梳子:「用這個自己捅吧!但不許咬了我。」

黃慧卉馬上把梳子柄倒轉過來,熟練地插進自己的屄裡,一下一下地用力戳著,舒服得渾身顫抖,但是她嘴裡又插著我的陰莖,哼不出完整的句子來,只是嗚嗚地搖頭。

我把黃慧卉拖到床邊,讓她的頭往下仰,把雞巴深深地插到到喉嚨口,黃慧卉翻著白眼,眼淚都快流出來,下邊手卻不停地舞動,快得像電動的一樣。我又插了百八十下,覺得黃慧卉氣都喘不過來,整個身體都蜷起來,意志一放鬆,精液射了黃慧卉一嘴。

黃慧卉滾在一邊,大聲喘氣,我也去浴室清洗。等我回來,又看見黃慧卉用梳子把在捅自己,淫水已經變成了黏稠的漿液,嘴裡哼哼唧唧個不停。

這個騷女人!一邊胯下的老二又開始躍馬揚威了。我一把拉出梳子把,將黃慧卉的兩條胳膊用她的包帶綁在床欄桿上,拿枕頭墊在屁股下面,黃慧卉騷洞朝天,裡面又空虛難忍,不停地懇求我快點幹她。

這會可由不得她了,我到客廳裡把那瓶開了的催情香水拿來,搬著她的頭讓她吸,黃慧卉很順從地吸了四下,身體立即像蟲子一樣滾起來,兩腿交纏摩擦,還是夠不到癢處,急得大叫:「好老公快來操我吧!小屄癢死了,救我命吧!」

我提起黃慧卉兩個腳腕,把大雞巴對準她早已淫水氾濫的洞口「突」地連根插入,我深吸了一口氣,左衝右突、旋轉、研磨、淺抽深送……

剎時就是幾百下。黃慧卉被我操得咿呀亂叫,連連丟了四次,陰毛凌亂,唇片歪斜,淫水迸出,最後連喉嚨都啞了。

我又把黃慧卉翻過來屁股朝天,用雞巴用力貫到子宮深處,黃慧卉已經說不出話來,只是渾身顫抖,支撐不住。

我揪住黃慧卉兩個肥奶借勁,只顧直直搗入,撞得黃慧卉的屁股「啪啪」地響。到後來,黃慧卉的哼聲都帶了哭腔,我才猛力摟住她的大腿,狠狠撞了數十下,一瀉如注。

我翻身躺下,渾身舒泰,回頭看看牆上的鐘,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我拍拍黃慧卉的屁股讓她起床,把1500塊錢給她:「這瓶我留下了,記得給我打電話,下回我再買。」看著黃慧卉踉蹌地穿衣,腿都站不穩,又往她乳罩裡塞了500塊錢,讓她打車回去。黃慧卉走後,我一覺睡到天黑。

過了一禮拜,我換了個號碼打電話說找黃慧卉,接電話的人說黃慧卉家裡有事請假了,問她手機號碼,對方冷若冰霜地放了。說實話,我還是挺想黃慧卉,她是我玩過的最騷的女人,如果有機會,還想再操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