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夜總會工作的一些經歷

閑來無聊,說說之前在夜場上班的一些經曆,著實令我疑惑至今。至於爲什麽發生那麽多匪夷所思的事我就不得而知了。如有人願意看容我以后一一回憶。

2005年我在深圳一家夜總會任職樓面部長,那是朋友介紹進去的,和經理交談后就由朋友帶我熟悉房間和一些相關事物,朋友在里面是營銷經理,熟悉的朋友都應該知道營銷還是比較好玩的,他女朋友是在大廳伴舞的,對了,他女朋友是四川德陽的,和一位非常出名的超女是同學。

我們那個夜場一公60多個ktv包房,一個演藝大廳,大廳每晚會由3位固定歌手唱歌,有時候有走場的,我的工作還是比較好玩,每天6點上班打卡,然后檢查衛生,安排工作,工作就是負責你那個區域的服務員不要出亂子,衛生是否合格,禮儀服務是否到位,安排客人,最后替客人買單,沒事的時候就去樓上抽煙,或者跑出去打老虎機,對於那個時候來說還是滿足了,畢竟才18歲。

先說一個房間的事情,我們那里的房間開頭都是6開頭,比如610,,612,613,615等,剛做不久的時候我發現在走廊角落的615房間沒用,我問過服務員他說那是專門用來堆放雜物的地方,我也沒在意,后來才發現一個問題,爲什麽615不空出來呢?堆雜物的話地下室就足夠了,周末或者節假日常常慢房,大中小包括豪華房都滿了,對於這個疑問我問過我們主任,也就是我們老大,他說之前這里是足浴城,好像這里之前發生過火災吧,燒死了很多人,后來我才知道,在這夜場之前這里是足浴城,之前一場大火讓這里荒廢了一段時間,至於爲什麽這個房間不用我當時想也許是我多慮罷。

后來上面管理嚴了,我們這些小部長經常上班時間偷懶睡覺打老虎機也被曝光了,這令我們非常不爽,后來我發現一個問題,就是一般615房間沒人進去,我清楚的記得那天,因爲我白天上了一天的網,所以上班時間就昏昏欲睡,於是我就叫張強(部長)幫我看著,如果老大找人就叫他來615叫我,當時只記的唯一想做的就是睡覺,於是就到615房,進去里面有許多壞掉的桌椅,杯具等等,還有一排沙發,我想之前應該帶過客吧?我沒想多的,就睡過去了,突然在就睡覺的時候感覺身體突然動不了了,之前有過相關經曆,就感覺看見好多人在房間里面哭,有的手上拿著錢,好像是錢,什麽人都有,還有好多人來看我,感覺都人白色的,只記得當時身上已經被汗水濕透了,我能看到那些廢棄的桌椅,沙發,但是怎麽也醒不來,突然轟的一聲,門開了,阿南,快點,李經理在找你,阿強叫我了,當時就第一個沖出房間,然后一個晚上都不敢睡覺,因爲太真實了。

那天晚上總是心神不甯,晚上2點半下班回到宿舍腦袋總是很亂,說說我們宿舍,夜場干過的朋友都知道,這里面是夥食非常好,周一到周日每天飯菜各不相同,還有很好喝的靓燙,可宿舍就是垃圾堆了,在說里面的哥們兒又沒一個愛干淨的,由於才來這里不久,所以又沒錢租房子。

想來想去還是想不明白,我就把我今天晚上上班的事情給我旁邊的阿中說了,想不到他居然吃驚的看著我,好像還帶點敬佩,他說陳部,那里面你還真睡過呀?我說怎麽?看他那樣子好像他真知道點什麽,我也來勁了,遞給他一支雙喜煙,他說那房間鬧鬼,隨后他給我說了個小段子,他說之前有個女部長,有一次在安排那個房間的客人,女部長就站在門口寫單,然后對服務員說,615房倒8杯茶…,站在一旁服務員把茶水端進去的時候出來還帶了兩杯出來,隨即女部長問他爲什麽送茶不送完,服務員說里面只有6個人呀,女部長急了,說怎麽可能,由於他們一直站在門口,女部長立馬進去問,想教訓一下新來的服務員,進去再怎麽數,結果還是只有6個,女部長就問,先生,剛才房間那兩位女士呢?這一問,問得客人一頭霧水,帶頭那位說我們只有6個人,沒有女士,快給我們拿酒。女部長馬上意識到了,所以什麽也沒說,結果第2天就走人了。

阿中給我講這個事的時候旁邊的幾位哥們也過來了,感覺都是來仰慕我的,其中有個廣西的張的很黑的服務員,叫阿斌,他說怎麽可能云云,阿中說你才來多久,你知道個P,有本事你去那房間睡一覺?結果阿斌還是沒去,后來的事情也蹊跷起來。

也許是由於身體一直較弱,身體不好的和八字底的人能看見…還真不是瞎說,后來我就很少進那房間了,不是怕,只是沒必要給自己找事,過了一個禮拜,我掉到大廳,大廳雖然累了許多,但是能看見歌手們表演,和一些漂亮MM跳舞也值了,阿中和阿斌也是看大廳的,還有幾個關系不怎麽好的,晚上下班了阿中叫住我他說他又有收獲了,意思是他又偷了幾瓶酒,由於我是部長,晚上雖然是2點下班但是也要值班,值班是輪流來的,這幾天倫到我了,心想晚上又可以喝酒了,我特別喜歡喝酒。

下班之后他們搞好衛生我們就去房間玩了,還有幾個DJ公主和張部和他女朋友,他們只是唱唱歌,強那天說反正說是不是愚見什麽不干淨的東西了,我說沒有,只是做了一個夢,他說哦,他說看你身體那麽弱要鍛煉阿,不然這種地方很容易遇見不干淨的東西的,我沒說什麽,一會他和他女朋友就走了,隨后那兩個DJ也走了,就只有我和阿中了,我們喝了8瓶酒,注意,是小瓶的,我說我得上個廁所,我叫他在房間等我,我們那里男女分開的,就在我到廁所門口的時候,看見一個衣著比較暴露的女人在女廁所門口吐,不確定是不是吐,感覺是吧,我沒見過,不是DJ,也不是推廣小姐,我就以爲是客人,我也沒在意,等我上完廁所她還在那里,我怕她出什麽事,我就過去看她,畢竟是我值班,當我過去的時候她就走,朝大廳走,我沒看見她臉,我也跟著過去,走到拐角處沒看見人了,只有阿中在那里玩火機,我想他在拐角中間,於是問他剛才那個女的去哪個房間了,他說沒見到女的,沒人過去,我也沒跟他說什麽,記得那天晚上去上網上到天亮才回去的,后來一直做能,夢見好多人在哭,Z

沒多久我老鄉辭職了,在這里也快2個月了,有一次我在房間幫客人買單的時候看見有個人拿上一個杯子,對DJ說你喝36杯這些錢就是你的了,DJ假裝鎮定的拿起酒杯說好呀,結果和了20多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那男人卻在那里得意的笑,這種地方的人基本都是心術不正之人,

我老鄉走了第二天晚上下班,我和那幾個DJ和阿強約好在888喝酒,由於他女朋友不在,想不到他一喝酒就亂性了,結果把人家嚇跑了,后來因爲阿強實在沒法回去了,我就只有在公司陪他了,那時只有兩個保安值班,一個守后門,另一個則在辦公室,因爲辦公室有監控,等阿強睡了之后我還沒有睡意,就在電梯口坐下抽煙,忘了說了,888房就在電梯樓,電梯是直通上面賓館的,大概4點鍾左右,我在沙發上正要睡著的時候一個聲音把我弄醒了,就看見對面走廊好像有兩個人在說話,因爲過了營業時間,所以開的都是壁燈,就看見兩個人在對面走廊勁頭交談什麽,我以爲是公司內部人員,就沒多想,這個時候已經沒有睡意,就點了根煙,看見他們還在那里,大概描述一下,就是一個男的,一個女的,憑體形判斷的,一會又從房間走出一人,突然感覺自己不能動彈,我知道自己又壓住了,但是還能清楚的看見那些人,當時就努力的讓自己醒過來,還是失敗了,我看見那些人一進一出,有的在比劃什麽,還有的正在向我這邊走來,突然一正疼痛把我驚醒了,原來是煙頭燙到手了,我醒來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馬上跑到辦公室,保安是河南的,已經熟睡,我叫他把剛才888電梯旁那個房間的記錄翻給我看,他看我當時緊張的樣子,馬上翻到了,他說什麽都沒有阿,雖然很模糊,但是應該沒什麽吧,我也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會到888,阿強還在睡覺,等到天亮才回去,

那天一直沒睡好,總是做些支離破碎的夢。

至於樓上有朋友說爲什麽還在那里做,也許當時並不懼怕那些東西,還有就是那里我當時做得比較開心,我喜歡結交朋友喝酒,我是一個好奇心很強且膽子較大的人,任何稀奇古怪不可理喻的事我都不怕,但是后來爲什麽會遇見那些…就不能理解了。

那天晚上的事我沒跟任何人說,包括阿強和阿中他們,我一再強調是自己眼花了。
第2節

那件事過后的一天,晚上點完到,檢查了衛生,覺得時間尚早,就把我們樓面另外一個部長周雷叫上,我和他關系並不怎麽樣,只是他那個時候也喜歡打老虎機,於是我們就騎上采購的電車,出去吃了一碗面,然后去遊戲機室,因爲就算是夏天我們還是得穿工衣,所以在里面就有些熱就把外套脫了,但是后來手氣不好,錢輸完了,當時非常郁悶,加上可能脫了外套著涼了,所以頭就很暈,就是那種只想倒在床上睡覺的暈,我叫周雷把我扶回去的。回去才7點半,還沒多少客人,我當時實在不行了,就想找個地方睡覺,哪里呢?其他房間肯定不行,待會來客人就麻煩了,就只有去615,也許別人會害怕,但是那天實在是太辛苦了,再多站一會就要吐了。

615旁邊是613,我跟613看房的服務員說待會兒經理找我就說我在廁所,然后進來叫我。

朋友們,不知你們有過這種感覺?就是在夢中感覺自己在做夢,其實不是,和鬼壓身不是一個概念,很難形容。

當時我就知道自己睡著了,並且還知道剛才我爲什麽來睡覺,也知道我剛才交待給服務員的一些話,反正什麽都知道,就是醒不過來,然后我就看見牆壁里面走出好多人來,我似乎還在數,看他們一個個難過的樣子,有的在哭泣,有的似乎在跪在地上求救,有的在上空漂浮,都是白花花的人,然后有一個生音響起,我知道外面在放音樂了,但是就是醒不過來,我還知道放的什麽哥,是那首天天都會放上一遍的,別說我的眼淚…,我似乎一直在掙紮,后來服務員進來了,阿南,快點,經理剛才問過你,我才醒過來,醒來的時候大廳確實是放的《別說我的眼淚…》,我當時第一個反應是馬上跑到大廳里,因爲那里人多,然后回想剛才的事情,只覺得頓時頭不暈了,全身都是汗水。

告訴大家一個小方法,當你頭痛或者感冒的話去鬼屋呆呆,出來保準沒事了。

后來就很少打老虎機了,由於打老虎機經常耽誤工作,所以被上級批評過無數次了,酒倒還是經常喝,別看哥們我肚皮不大,啤酒喝個七八瓶那是沒啥問題的,那件事情之后我也沒向其他人說,因爲這畢竟說出來影響不好,我只用沒事,你不惹它們,它們不會害你來安慰自己,所以經常下班之后找一個房間叫上幾個玩得比較好的DJ和同事一起HAPPY,經常和我們玩的DJ有阿會和小丹,其實做DJ挺不容易的,許多變態的客人想著法子爲難她們。

后來我戀愛了,是和DJ部的一個女孩子,叫小其,重慶的,長得很可愛,經常看見她被客人勸酒等等,我心情很複雜,以至於后來我想我是否真接受得了他的工作,但是我還是喜歡他的,在我差不多做了2個半月的時候我就自己租房子了,擺脫了那個‘垃圾窩’,租的一室一廳,價格是550元/月,但是那些夢還是會常常伴隨我。

剛租房子不久,大概才幾天吧,有天晚上下班了,我發覺我沒有帶鑰匙,我們租房子不久所以鑰匙只有我一個人有的,我等小其等到2點半,我說我忘記帶鑰匙了,商量之后只有等到明天白天才能請人打開,現在只有在外面住了,她就說你跟周部長和保安商量一下,今天我們就在公司睡,我說不行,你一個女孩子我怎麽放心,我等會還要和周雷他們在房間玩一下,小其笑了笑,我說我幫你去樓上賓館開個房間,於是我就把小其帶到6樓花了80塊開了個小房,然后我就下午找值班的周雷還有他的小老婆另外還有幾個內保去房間喝酒唱歌。

我那天清楚的記得周雷唱了一首張學友的歌,然后就被他老婆揣跑了,阿南,林哥你們慢慢玩啊(林哥我我們場子內保老大),我先回去了,他走了之后我和林哥他們就喝了一點酒,大概4點左右吧,他們拿出了K粉和搖頭—,我看見我就向他們到別走了,他們也知道我是不沾那些東西的,我去廁所小解,準備去888豪華房那邊乘電梯,我到廁所的時候看見一個男人蹲在地上,說男人因爲他長得實在強壯,體形較大,比我174的個子高一大半個頭,穿的黑色褲子和白色的衣服,當我出來的時候他還在,於是我問他,我說‘先生請問你有什麽需要嗎?’他沒應我,我在問了一聲,他說我找水,我說你要水是吧?我說我們吧台有,要不要去大廳坐一下,我去幫你倒?他還是沒理我,就在這個時候小其打電話給我了,小其說‘南,還在喝呀,我有點怕,你上來看看我行嗎?’我也回了幾句,那個時候我一直記得,就在我轉身的時候那個高個子已經不見了,當時第一個反映你們會怎麽做?我馬上拿起電話,跑去找林哥和他的兄弟,我把我遇到的情況跟他們說了一下,林哥說,笑話,你一定是眼花了,以前經常有這種眼花的人,哈哈快回去吧’看他的樣子知道他們已經磕藥了,所以跟他們也說不清,於是我就直接去888旁邊的電梯,就連那個時候我都不相信自己見到的,然后來到6樓,小其已經沒睡了,他說她一直在等我。

就這樣,我們一直聊天到天亮,然后去找開鎖的,那時我始終沒向她,包括朋友詳細提過,那件事之后我請了幾天假,然后就在家里瘋狂玩遊戲,那個時候很喜歡玩PS2,所以整天沈迷遊戲,一不玩遊戲就會想那些離奇的事,但我並不是很怕,因爲我雖然身體弱八字低但是我始終相信,那些壞蛋都不怕,都沒被鬼害,你一個平頭老百姓怕啥?

那次不明經理之后我就專門去宿舍找阿中,下午他還在熟睡,把他叫醒,阿斌也醒了,‘陳部,怎麽這麽早,不陪小其呀?’我說好久沒來宿舍了,過來看看,我就試探性的問,我說你們睡覺有沒有做很奇怪的夢?’阿中大笑,說‘阿南你都有老婆的人了,還做春夢啊?’說這他們都笑了,我說少扯,不是,是惡夢,他們都說沒有,我就把我做惡夢的事情給他們說了,這時阿斌說我八字低,就叫我去市場天橋下哪里找人看看,我想這也是一個解決的辦法,雖然不怕,但是卻影響了我正常睡眠吧,於是我就和阿中一起去市場,沒叫小其,因爲不想她多濾。

我和阿中到天橋下面找到一個算那東西的老頭,我把我做惡夢的情況給老頭說了,老頭大驚,仿佛做夢的是他自己一樣,接著把我手摸了摸,問了我八字,然后說:‘你命周XX底,XX不足,再加上你犯到了XXX,我這里幫你做一個XXX來消除XXX,如果你再有此類情況就來找我我一定XXX掉XXX,另外做這道XX是XXX那里求的,要50元’,我和阿中唯一能聽懂的只有最后一句話,最后老者見我們都很迷惑,就簡單的說,就是我們買他一道符,可以不用做惡夢了。

結果我還是給了50元,也許是好奇吧,想證明一下老頭到底有不有能耐,回來按照老者之方法,把符帶在身上,按照老者的說法是除了洗澡,任何時候都要帶上,這樣XX才不能有機會接近你。

緊接著,第2天不知道爲什麽生意出奇的好,就在我去幫人買單的時候看中房的服務員緊張的跑過來,等他喘完氣說:‘阿南,快去666,小其好象出了點事…’我打惑,把手上的錢給了周雷就向666房跑去,一過去我看到小其在門口抽泣,我過去問得結果,原來被客人欺負,糾纏之中還扭傷了腳,當時我手上拿著幾個帳本,我把帳本狠狠的向666門砸過去,也許驚動了里面的人,里面的人有一個走了出來,我把外套脫了直接踩在地上準備迎戰,這時候阿強和許多DJ還有服務員都看到了,很多人過來拉我,阿強把我甩開,他告訴我我這樣做的后果是直接走人,我冷靜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用拳頭砸向門,我當時什麽也沒做,就直接把小其扶起來,然后把她背回家,我們交談了很多,他也權我說沒事,叫我繼續上班云云,這里閑話就不多說了,那個時候已經是1點半了,我就隱忍著來到了公司,阿強知道我心情不好,立即把他卡里面的兩打酒在吧台取了出來。



然后下班了我們就和阿強和他女朋友還有阿會他們在房間喝酒,女孩子都在唱歌,阿強在陪我喝酒,並且說了很多勸我的話,我只記得我當時很悲傷,就像你們看見自己的姑娘被欺負而無能爲力的悲傷,當我們把酒喝完了的時候小會他們已經走了,我知道我當時喝醉了,雖然沒喝多少,但是我知道我喝高了,我是被阿強扶到大廳的,先說一說我們大廳,大廳是正前方是一個很大的供歌手舞者表演的地方,然后下面就是許多雅座,兩邊還有一些卡坐,等於是卡坐把大廳周圍邊上圍起來的,阿強見我實在走不動了,就把我扶到卡坐上面,當時其他的我已經記憶模糊,包括后來阿強去哪里了也模糊不清了。
第3節

但是我還是有知覺的,我知道我爲什麽喝酒,知道我很傷心,就像小時候自己心愛的玩具被別人搶走自己卻無力取回般,但是小其是不能和玩具相提並論的,在卡坐上我就覺得天旋地轉,一種坍塌的感覺油然而生,我就那樣在卡坐上坐著,不知道爲什麽坐著,也許在等待別人來叫我,甚至我當時哭沒哭我都記不清了,就在那個時候一些很嘈雜的聲音響起,然后就看見許多人在我身邊晃來晃去,似乎都很忙碌一樣,都是白色的,有的好象還對我笑,我連動都動不了了,心里很窩火,就大聲的罵,似乎聲音只能我一個人聽見,我說你們都是誰,我現在已經夠他媽的難過了,你們不要來煩我了云云,反正借著酒勁就使勁罵。

有些白人還跑到舞台上面去,有些則蹲在地上,有些似乎還在奔跑,形形色色千奇百怪,印象最深的有一個女人還走到我面前,我看不清他樣子,我記憶不清我罵了多久,也記憶不青那些晃了多久,然后我就叫阿強的名字,還有保安,當我氣急敗壞的時候我一腳就把卡坐前面的煙灰缸替了下去,緊接著嘩的一聲,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找幾個熟悉的人過來幫幫我,幫我拿杯水,沒多久就聽見有人叫我名字,隨著這聲音那些白色影子也逐漸消失。

后面才知道是保安聽見破碎的聲音就跑出來看,結果看見我喝多了就把我扶到房間里休息。然后一覺天亮。醒來才知道阿強也喝多了,我一直以爲我昨天晚上是做夢,但是后面證實那個煙灰缸確實打爛了。

也許有朋友覺得我膽子很大,其實有那麽多朋友老鄉還有小其是我留下來的主要原因,還有就是工作比較輕松,有歌唱有酒喝,當時我已知足。

那天晚上過后我和小其還是正常上班。只是告訴她以后應該怎麽處理這樣的突發事件。而我卻對那天晚上看到的那些東西一直耿耿於懷,過了幾天我又去宿舍找阿中他們,這里說一下,阿中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我跟他沒有上下級之分,工作上也不會爲難他的。阿中看到我特別高興,陳部,又來啦,我把他叫出來,把我那天晚上遇到的事給他說了一遍,他說怎麽可能?你不是求了符的嗎?我說那符沒用,被騙了。那你打算怎麽辦?要不把強哥叫出來吧,他也許能告訴你怎麽做,阿中說。我說也好,於是我就打電話把阿強叫了出來。還有他女朋友,我們一起去附近的奶茶店喝的奶茶。

今天怎麽不去打老虎機呀?還請我出來喝茶了,阿強故意調侃我。我就把我們叫他出來的目的說給他聽了,當然,他和他女朋友聽了之后都非常詫異,他女朋友說真有這事?以前經常聽我姐妹說我都不相信,要是有我倒想見識一下。然后阿強問我打算怎麽辦,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是讓經理和老總他們知道了肯定炒鱿魚,所以我一再叮囑他們要保密。

我說其實我也不怕,就是覺得不安心,當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3個都仰頭大笑,以爲我在和他們開玩笑。然后阿強女朋友倒是說話了,他說你應該多鍛煉身體,八字低就帶點附身符之類的用來辟邪。然后他女朋友似乎對我的遭遇有著濃厚的興趣,一再追問我在哪里見到。然后阿強說叫我最好一個人別在場子里呆,有什麽事叫上他或者服務員。

后來差不多平息了一段時間,知道8月一號左右那幾天,不知道爲什麽那幾天特別忙,我那個時候剛好管理大廳,大廳是最忙的。因爲客人很多,走了又來。在8月開始那幾天,記得有天晚上有兩個服務員自離了,所以人手不夠,最后我也要幫著他們搬一下空酒箱。等到2點鍾左右,只有一間房有客人了,並且里面也沒有DJ和推廣員了,只有一個服務員守在門口,我值班,我要等到所有人走完,然后通知保安才可以走,那天晚上小其沒有等我,和她姐妹下回去了。其他人也都相繼回去。

后半夜是很無聊的,我也不清楚那幫變態客人要幾點才走,有可能67點都不一定,我就在大廳的椅子上坐下來抽煙,大廳我坐的位置是對著走廊盡頭的電梯口的。現在我覺得許多恐怖電影里面與電梯有關的事情並不是空穴來風,就在我定神思考問題的時候看到電梯突然開了,由於燈光昏暗,加上距離較遠,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然后里面站著兩個人,是女人,個子都差不多,穿的綠色衣服,這點我記得很清楚,但是她們一直沒出來,就在里面。那幾個哥們搞什麽鬼?是不是不會用電梯,我心里嘀咕著。我就翹著二郎腿,坐在那里看他們搞什麽東西。等到我抽第2支眼的時候,他們還在那里一動不動,我這就著急了,雖然電梯不是我們場子專用的,但是我還是有必要知道他們到底要做什麽,於是我就走了過去,邊走也邊說話,我說你們是不是找人,他們看見我過去也跟著出來了,就向右邊走,我們的距離始終有30左右,我也跟著看他們走,然后他們到了拐角處,拐角過去就是走廊盡頭,盡頭就是615房,我又大聲的說,小姐,那邊沒有人了,當他們拐過角之后我大概走了10多米才到拐角處,然后拐角過去一條直線就沒看到人了,那一條走廊有十多個房間,門都關上的。於是我馬上用對講機呼保安,一會保安過來電梯口看到我問‘怎麽了阿南?’,剛才我看見兩個女人過這邊來了,你幫我找一找。‘女人?你眼花了吧,這邊的房間我早就鎖上了,別人進不去的,你是不是想唱歌呀,唱的話去那666那邊吧,我不會給經理他們不會知道的’,唱歌我還找你呀,我心里想,我說確實有,我明明看見過來的,錯不了。他看我執著的樣子知道犟不過我,他說‘哎呀,服了你了,我們去找阿彪,他在辦公室,讓他幫你看一下有沒有什麽鬼女人,不然你還說我不幫你。’然后我們就去辦公室,阿彪當時是一個人在那里寫什麽東西,我們叫他翻剛才我記錄出來,我們也在一邊看。

電腦上面清清楚楚,記錄結果是時間2點45,電梯門開了然后停了一分鍾左右,然后自動關上。沒有什麽女人。然后阿彪說也許電梯出現故障了,沒什麽問題。然后感覺自己沒事找事一樣就走了。出來之后等到客人買完單我就直接叫保安開前門走的前門,沒走后門,然后迷迷糊糊的回到了家倒頭就睡。看到小其睡覺的樣子那麽可愛,我心里就堅定了許多,認爲我擁有這麽美好的東西,還在乎那些做什麽。其實這只是自己安慰自己的一個幌子罷了。

昨天寫到電梯那件事,我回到家看到小其安靜的熟睡了,看到那美麗的面孔我還懼怕什麽?要問我當時怕不怕,我覺得不怕,也不知道爲什麽,我就是不怕,唯一的感受就是疑惑,我也沒多想,因爲我知道,至始至終我都是想不通的,這一點我還是很明白。

那天早上后來發生什麽事我記憶已模糊,只記得睡得很死,到了6點半才被小其叫起來吃飯,那天她褒的南瓜湯,起來之后就覺得全身無力,全身發熱,似乎我自己知道我感冒似的。你包里那東西是什麽?小其問,哦,我那天和阿中在街上隨便求的一道符,沒什麽。我敷衍到。那上面怎麽還有一些鬼怪之類的字?是不是有什麽事情?沒有,怎麽會有,公司里面那麽多人,能有什麽事呀?我反駁到。沒事最好,最近好象瘦了,多吃點,小其說,然后就去洗衣服了。怎麽說呢,當時真的挺幸福的,看到小其洗衣服的背影,還不時轉過頭來叫我多吃點飯。我相信我沒理由不陪著她的。但是后來發生的一些事情就讓我覺得事情遠遠不是那麽簡單。也許早點告訴小其,我們的結果,以至於后來也不會分開的。

說到這里寫一個小其給我講起的一個鬼故事,講之前他一本正經的告訴我是真的,

那是在她小時候的事,他們在重慶某鎮上,有一次生病了,她媽媽就把她送到她外婆家照顧,因爲他父母要上班,所以爲了她感冒能得到更好的照顧就把她送大哦她外婆家。她外婆還是挺疼她的,晚上睡覺都是和她外婆一起睡,有一次半夜腥來的時候突然聽見有喘氣的聲音(這里她描述了一下他外婆房間的格局,臥室有一戶窗戶,窗戶外面是另外一棟樓房,樓房邊上有一排水管又上至下,她外婆的窗戶正對著那從下面延伸到上面的水管的),她當時想喝水,就叫她外婆,但是沒叫腥,於是她就自己下床去倒水,不一會又聽到了那熟悉的喘息聲,似乎是從窗戶外面傳來的,於是年幼的小其就把窗戶打開,這一打開如果是膽小的成年人一定得給嚇暈,他說一打開窗戶就看見對面那棟樓上的水管上面有一個人在慢慢的往上爬,她給我的形容是那個人衣服很破爛,皮膚很白,她當時端著一個水杯,嘩的一下就給摔在地上了,然后把他外婆給驚腥了,小其哭著叫她外婆,把他看到的一切告訴了他外婆,她外婆下床之后就沒看到那個人了,然后他外婆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麽話就把窗戶關了起來,就把小其抱上床了。后來當小其問起他外婆這件事的時候他外婆就說那是專門嚇唬小孩兒的什麽什麽搞忘了。
第4節

那個時候我也一直想過爲什麽會遇見那些事,我是一個比較理智的人,不會刻意的去想,該做什麽,我沒對小其提起過,因爲我不想影響我們的生活,因爲我知道他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人,稍微我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影響她的情緒,我知道那個時候她是很喜歡我的。所以我覺得我沒必要告訴她。

后來我和周雷還有阿強他們關系都特別好了,經常我們幾個人還有各自的女朋友一起出去逛街,沒過多久我也買電腦了,挺便宜的,一千多快吧,因爲我對硬件要求不高,能上網能看電影即可,我喜歡看恐怖片,當然是歐美的像《隔山有眼》《德洲電鋸……》《電鋸驚魂》《致命彎道》等等,每一個恐怖的鏡頭都能滿足我的視覺需要,經常把小其嚇得全身發抖。

后來至從那天晚上電梯那件事之后我就差不多半個月沒值班了,都是下班晚上和小其一起準時回家,2點多下班,我們會去吃一點消夜,或者叫上阿強他們兩口子一起去喝粥,然后回去和小其打鬧一翻就休息了。每天晚上都是小其先入睡,我都會上網上到4點左右才會有睡意,主要是多和朋友玩了一下CS。

有一天晚上我們鬧完之后等小其睡了之后,我繼續打開浩方平台,當時不知爲什麽,總覺得玩起來不順手,玩CS的朋友都知道CS只要桌子不平是會很大程度上的影響發揮的,我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原來是桌子不平,因爲我們電腦桌是買的二手的,所以出現這些問題是能夠理解的,那怎麽辦呢?只有找點東西來墊在桌子下面,但是我就想到了找木塊,但是木塊只有我們陽台上有(陽台是和隔壁陽台共用的),因爲我們沒什麽需要,所以平時我們是不會去陽台,只有搬來的第一天去過,陽台很髒,很多汙水。我就去陽台找一點小木塊,當時已經是淩晨3點多,陽台很黑,我就把手機拿上,可以給我一點光亮,當我在陽台尋找的時候(剛才說了陽台是和隔壁通用的,所以陽台能看見隔壁的臥室),看見隔壁的臥室還有昏暗的燈光,依稀能夠看見還有人影,應該是一個女的,黑黑的影子,從體形判斷應該是一個少婦。我想作爲一個男人都些許有那麽點好奇,我就多停留了一會,感覺那個女人應該很高。當時也沒多想,找好木塊之后就繼續回去玩遊戲。

也許許多事情真的是緣分,不止人和人之間。后來幾天不知道爲什麽,我晚上都會不由自主的去陽台看看隔壁的那個窗戶,每次窗戶上那個影子也會似乎故意讓我看到一樣。有時我會在陽台上抽一支煙,看看樓下還有沒有人經過,隔壁一定是開的壁燈吧,所以光線才那麽差。過不久燈就會自己熄掉,所以也看不到了,然后就進去休息了,通常多則幾分鍾,少則看一下就走。有時候我會想平時怎麽沒看見里面有人出來呢?也許他們是白天上班晚上休息吧,畢竟和我們時間有些出入,因爲我也是剛在這里住不久。

直到過了大概一個禮拜,我出去買菜的時候終於第一次看見隔壁鄰居有人出來了,一個男的一個女的,年紀30上下,還在搬一些東西,‘你住這里啊?’男的和我打了招呼,我說是呀,他說他和他老婆回湖南老家很久了,現在剛過來,想不到鄰居又換人了。聽他們這麽一說我就犯糊塗了,你們以前不是住這里嗎?我問,是呀,但是我老婆他家里出了點事,然后回去呆了一段時間,這房子一直空著,現在才回來,看我們都打掃這麽久了,髒死了,男人說。原來是這樣,那不打擾你們了我去買菜了。我說到。

路上我一直在想,那晚上那個女人是誰?會不會是小偷云云,但是不會是小偷,一定不會。我記得那天在我想這事的時候差點撞到一個騎自行車的人。那天晚上我照樣去陽台看了一下,看到是挂了窗簾了,還有男人和女人說話的聲音。后來幾天我就再也沒看了。

直到有一天我和我的小其一起去我們樓下一家老鄉開的面觀吃飯,老板是我們那里人,由於經常在他那里吃面,所以就熟了,老板問我住在哪里,說最近房子都好便宜了,我說我住在他們后面的XX樓,他說那棟樓以前自殺過人,是一個女人,雖然在深圳這地方不是很希奇,但是在我們那棟樓我還是繼續問了一下,我說怎麽那麽想不開呢,在幾樓自殺的?也許是爲情吧,我也不知道幾樓。后來小其說會不會是我們住的那里呀?我說胡說,怎麽可能我們運氣那麽好,那我們還是問一下比較好,於是我就在我們的樓下買了一包煙,順便問起了剛才的事,老板說就在去年這樓的XXX號,老板說的意思也是爲情死的。那不就是我們隔壁?小其瞧瞧對我說,我說是呀,然后我們就回去收拾東西準備搬了,上樓的時候又碰見那男人了,他還問我們爲什麽搬,我撒了一個慌說我們要回老家了,但是我沒跟小其說我那天晚上看到的東西。

后來搬到阿強他們那棟樓就方便許多了,有時候我會想,615那條走廊到底有些什麽?爲什麽就我能夠遇到?假如我把這些事說出去會有什麽后果?想了半天只有第3個問題我能夠想到,就是如果這件事穿傳出去的話就是直接走人,這不是砸場子嗎?所以我還是繼續上班,繼續下班了和我的哥們兄弟醉生夢死,繼續每天回到家里和小其打鬧然后打幾盤CS就睡覺。

后來生意就特別好,也許是因爲暑假的原因吧,8月末的時候我基本都是看大廳,看大廳不能偷懶,但是可以聽歌手唱歌,我們那里是固定有3個歌手,到了8點半過后就會把樂器搬出來表演,其中一個我印象特別身,也是重慶人,算我半個老鄉吧,叫安哥,當然不是許志安,唱歌長得很好,特別是Eason的,如果你就光聽的話你絕對會說就是Eason了,下午上班之前他們和那些伴舞的來公司大廳自己練習,我經常在那個時候跟他們學習唱歌的技巧。

8月末小其因他母親生日請假回家,走之前一再叮囑我不要找其他女人,倘若找了,她回來一定要我好看。

她走了之后我下班就很晚才回家了,那段時間公司里面的人也特別活躍,2點鍾下班的話大廳還有許多內部人員打牌,玩色子。

那天照樣準時下班,收拾好之后我就和阿中一起去上網,因爲阿強是有老婆的人了,所以叫他不合適,聽說他那幾天夜夜笙歌,呵~~。我們來到附近的黑網吧,因爲大網吧有一段距離,在加上我自己家有電腦所以也沒網卡,和阿中一起上網的主要原因是教他玩CS,我平時一般不去黑網吧,因爲里面都很髒,里面很嘈雜。

那天我記得我們一進去里面一股惡臭撲面而來,讓我不由自主的捏了一下鼻子,本來我有鼻炎。開門進去那場面叫一個壯觀,齊刷刷的一排男性同志統一鎖定性教育頻道,部分哥們兒翹著二郎腿並把指頭放進嘴里露出一副極其陶醉的表情,當時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和阿中找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玩CS途中我向阿中申請去上大號,叫他先和BOT玩一會,那網吧廁所在二樓,估計一樓以前是廁所的地方重新拆了然后利用起來放電腦了吧,因爲我看到一樓有一間唯一的單間。二樓上去是木質樓梯,二樓也不大,很黑,只有廁所有燈,然后廁所旁邊好象有一鋪床,也許是老板自己睡覺的地方吧。床邊有一個木架子,上面挂了些衣服。

廁所里面和我大號的過程就不形容了,在我正在方便的時候突然感覺后背涼涼的,不是自己亂想,當時正是夏天,所以我感覺后背涼涼的,當時我穿的工衣,也就是白色襯衣,我扭過頭去看,后面是一堵十分嚴實的牆。當時我頭上還在冒汗,就感覺后背很冷,徹骨的冷,當我方便完起身出來的時候,突然看見床的最角落那里坐了一個人,很正常的人,雖然看不清楚樣子,因爲他的衣者打扮都很正常,剛才怎麽沒注意到,也許剛才眼花了吧,我現在記得清清楚楚就在我下樓的時候,大概還有4步到5步之間的樣子突然背后面一個人推了我一把,當時我就直接5步當一步跳下來,然后撲在樓梯口對面的牆上,手被撞了一下,由於老板的主機就在樓梯口不遠,老板看見我摔下來馬上就站了起來,然后看見我還能走路馬上又坐了下去,當時雖然手沒多大礙,但是當時已經麻了。
第5節

這時阿中馬上過來,老板看見我朋友也過來了,就站起來假惺惺的問道:“兄弟怎麽這麽不小心呀?”,‘靠,你還問我,他媽的是你樓上有人推我下來的,你還問我,’老板著急了,以爲我們耍無賴,“樓上哪里有人推你下來,明明是你自己摔下來的,你可不要亂扯哦,”“你還說我亂扯,難道是你自己摔下來的嗎?你知道還是我知道?”“樓上人都沒有,你說是誰推你的?推你也要有人吧?我們也是做小生意的,以后小心點嘛”這時候老板就很客氣了,因爲開黑網吧的多多少少都不能亂得罪人,因爲一旦有人舉報的話他就完了。后面的廢話就不多說了,因爲一說下去就沒完了,結果是他樓上確實沒人,我們都上去看過,只有老板的幾件臭衣服和臭鞋。

后來我們就馬上回去了,但是我很生氣,真的很生氣,阿中一路上都在安慰我,其實他也不相信的,他說那些東西就是怕惡人,八字低的人就能看到,當時我沒在意他那荒謬的邏輯,我只認爲自己很倒黴。記得后面他說了一句話,他說我是不是眼睛有問題,好象是什麽白內障什麽,當時我聽了把他罵了一頓,我說你眼睛才有白內障,然后就去他們宿舍睡覺。

后來再也沒去那網吧了,那個時候的心情是自己也不知道出了什麽問題,或者觸犯了什麽東西,就是第一次去了615房間之后才發生這些事情的。至今那些白色的,哭泣的,上下浮動的人都曆曆在目。

8月末那些夢還是會伴隨著我,似乎成了YJ夢了,每個月都要來個幾次,當時我不知道也許找到了夢的根源,其他問題也許都會迎刃而解了吧。然后我就開始想念小其,她走的時候留了紙條給我,上面有一些思念的語句。睡覺之前我會看上幾遍,然后想想他因爲我又喝酒而氣急敗壞的樣子,就什麽都不怕了,只想他能快點回來。當時我的愛情已經戰勝了一切。

做車到機場,然后確定她的位置,老遠就看見一個身材比較瘦弱的女孩子坐在那里,當時就像突然找到已經丟失很久的寶藏一樣,飛奔過去,看到她我突然嚇了一跳,你……頭發怎麽?怎搞成這個樣子了?怎麽了?不認識了呀?你不是不喜歡我以前的卷發嗎?小其頑皮的說。但是也不用搞成劉海呀?這樣看起來更加小了。,我說道。沒關系,你承認你老就行了,小其不懷好意的笑著說。以前許多朋友都說小其是清純版的楊丞琳,當時我說楊某某是誰呀?后來差了資料才知道是一唱歌的。

然后小其就說我們今天就在機場玩吧,你教我打桌球呢,我說不行,我還得回去上班,剛才出來都沒請假,待會回去經理那里還不知道怎麽交代,然后我帶他去吃了她最喜歡吃的牛肉面,接著我們就坐公車回去了。

然后我們一起去了公司,在走廊上面我們都碰見了經理,經理看見我們什麽也沒說,就對我說陳南,現在幾點鍾了,還不去檢查衛生,我連忙說是。雖然經理是比較嚴厲的,但是對我還是很好,不會爲難我的。

然后我就去做我自己的事,小其則去找她的姐妹和他們DJ部的老大去了。

小其回來后我的生活又走上了正常的軌迹,后來有一次我們樓面的一個主任和客人發生沖突,結果在外面被砍了,所以后面老實勤奮的阿強,則順理成章的升爲樓面主任,主要管理物品輸出。工作輕松許多,工資也漲了幾百。他上去之后接替他位置的是新來的一個部長,聽說是推廣部的媽咪介紹近來的。這個人一近來我就不是很喜歡。

就在阿強升值的那天下午,他把幾個部長請到他家里吃飯,還有湖南的副經理,新來的部長,周雷等。當時都談得比較開心,那個新來的BZ坐在小其旁邊的,就借著酒勁和小其開起了比較過分的葷玩笑,也許他不知道小其是我的女朋友,當時由於經理他們也在那里,我就沒發火,后來他說了一句讓我實在受不了的話,我當時立馬站了起來,甩開了桌面上的杯子,你他媽的算什麽東西,你給我說話注意一點,有你這樣說話的嗎?……,當時情緒很激動的罵了他一頓,周圍的人都嚇傻了,然后阿強知道我喝多了,他和周雷就站起來勸我,經理也對我使了眼色。我當時也知道自己失態了,然后就把小其帶走了。路上小其一直挽著我,說了一些勸我的話。我沒聽進去。

后來我和那個家夥就很少說話了,后來我下班就和阿強,阿強女朋友,還有小其我們一起回去。就很少在公司逗留了。

直到9月中旬某天,那天我值班,新來的那個BZ叫張立(希望他不上天涯),張力就和一些人去了房間玩,當時我還記得上次他調戲小其的事,於是我就進去對他說快走之類的話,不然明天老大知道就不好了,當時張力很誠懇了和我道歉,還把我和等我的小其叫去對我們道了謙,他說南哥,上次是我不對云云。我這人心比較軟,所以后來也就沒放心上去,當時就高興,和小其一起和他們喝了點酒,小其酒量應該很好,也許因爲和他們第一次喝酒的原因,所以我和小其喝了很多。大概3點半左右,也許是張力卡上沒酒了的緣故,就沒拿酒來了,我說沒酒了是不是?小其出去買酒過來,順便我叫她買包煙。

不知道爲什麽,那天我吐了,吐得混天暗地,然后出來就頓在廁所外面的走廊,那里前面就是615走廊的拐角,當時我就感覺快暈死了,全身都麻木了,然后看見幾個從那邊走過來站在我旁邊,當時我還想怎麽穿那麽土的衣服,但是就是動不了,還想吐,然后突然看到其中一個人的臉居然是黑的,就像被火燒過一樣,還流著濃水。當時我就慢慢站起來,大聲的說你們是什麽鬼東西,爲什麽來找我,爲什麽不去找別人,我一直破口大罵。然后他們就向615房間那邊走過去。直接穿到門里面去了。然后我就看見615那邊的幾排門突然一齊發出嘩的一聲。

這個時候我馬上就站起來,一瘸一拐的走到666那邊去找張力他們,小其已經回來了,她說她等了我很久。當時不知道爲什麽,腦袋突然就情形了很多,於是我馬上就把小其帶走了,當時就有一個強烈的想法,就是不想小其在那里,讓他受到傷害。張力就說了句南哥,慢走啊,上次的事不要記在心上云云。

后來小其經常跟我說她以后結婚了要我幫她買多大多大一個戒指云云,我每次敷衍說是。然后看到她還是很開心的滿足的在那里傻笑我就覺得挺自責的,我也經試圖勸說小其去做姿客,我在不是好好的嗎?姿客又很累的,整天都站著,你是不是擔心我被人欺負或者擔心我跟別人跑了呀?那你把我看緊點咯……小其樂呵呵的說。我傻笑。

后來我工資漲,但是也挺忙的,還要到前面馬路旁邊負責招工,那時是和周雷一起負責的,本來還有一個BZ,但是那家夥比較懶,下午根本起不來。所以我們那段時間經常要把桌子搬到外面,招完了還要繼續搬回大廳,挺忙。

下午我們在外面頂著大太陽招人的時候我就和周雷邊抽煙邊聊天,我說那個615怎麽不拿來用呢?我也不清楚,應該那里挺邪門的吧,我也是聽以前的老員工說的,周雷說。我說我每次經過那里都感覺里面有人似的,你想多了吧,是不是打老虎機打暈了呀?周雷笑到。

晚上在大廳檢查物品的時候經理突然叫住了我,成南,XX號桌的椅子有點壞了,怎麽沒檢查到?快點拿到615去,再重新去換一把好的過來。當時提到615我就有點不耐煩,本來想叫服務員去的,但是經理都發話了,我就不敢怠慢。於是就提著椅子向615走去。

我照經理的吩咐,把XX台的椅子拿到615去,當時一開門就感覺一股涼意襲來,讓我小抖了一下,里面還是老樣子,一正中一個電視,還有3排沙發,沙發上面的牆壁挂著幾幅畫,房間中間就堆著一些廢棄的杯具和桌椅,也許一直沒人在里面呆的緣故吧,感覺布滿了灰塵,幸好旁邊613房還有人唱歌,歌聲給我壯,我直接把椅子往里面一丟,就退出來了。這是我第3次去615房,剛好這天晚上我又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所以我記憶清晰。

我們那場子房間的分布就像中間一點分,然后延伸出去幾條走廊,走廊兩邊則是一排房間,基本都是小房和中房,上檔次的房間一般都分布在大廳的周圍,有的走廊沒路,有的則通往大廳或者后門。大廳走過去就是前台。走廊的地毯是深紅色,牆壁是金色,也許有些年份了,所以金色牆紙也不那麽金光閃閃了,顔色有些暗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