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敏鴛鴦浴

他一把推開那間門,只見裡邊很大,有一塊屏風遮住後邊,裡邊傳來趙敏那嬌嬈的聲音:「張教主,進來吧,順便把門關好!」
張無忌關上門,要看看趙敏究竟耍什麼把戲。他繞過屏風走到後邊,看到了一個很大的木製浴盆,而趙敏正浸泡在裡邊,從她那赤裸的肩頭可以判斷出她應該是赤身裸體。

趙敏笑著說道:「張教主你好不害臊呀,你沒見人家正在洗澡嗎?」

張無忌支支吾吾地說道:「又…又不是我…是你讓我進來的…」

趙敏便說道:「既然來了,不如你也來洗一洗吧!」

張無忌見她不知廉恥,便說道:「你不要給我來這一套,快點交出黑玉斷續膏,要不然我今天不客氣了!」

趙敏撇了撇嘴,說道:「張教主又想用上次那辦法欺負我嗎?」

張無忌被問得有些臉紅,搪塞地說:「只要你交出解藥,我就饒了你!」

趙敏突然從浴盆中站了起來,她果然是赤身裸體,胸前一對豐滿雪白的乳房在張無忌眼前晃動著,她說道:「張教主,我長得不夠漂亮嗎?難道你就這麼討厭我嗎?」

張無忌看到趙敏那潔白的胴體上掛著晶瑩剔透的水珠,看上去很是誘人,他的喉嚨不禁咽了咽,然後說道:「你是長得很漂亮,但你心如蛇蠍、到處害人,我娘告訴過我說,越漂亮的女人越要當心,大概就是說你這樣的吧!」

趙敏一聽這話,並沒有生氣,反而笑著說道:「張教主對人宅心仁厚,難道就非要對我這樣一個弱小女足這麼無情!」

張無忌反問道:「那你想怎麼辦?」

趙敏想了想,說道:「你不是要解藥嗎?我可以給你,不過你要答應我三件事。」

張無忌便問:「是什麼事?如果有違道義和江湖規矩的事我可不做。」

趙敏抿嘴一笑,說道:「什麼事我還沒想好,等我日後想好了再說。」

張無忌連忙說:「好的,我答應你就是了,快給我解藥吧!」

趙敏反問道:「你讓我怎麼相信你?上一次在地牢中你騙了我,我現在都不敢相信你了。」

張無忌問道:「那你讓我怎樣做你才相信?」

趙敏臉上有些緋紅,說道:「你難道還不明白嗎?我要你做上次地牢裡沒做完的事。」

張無忌便接著問:「這算是第一件事嗎?」

趙敏嗔笑道:「哪有這麼簡單呀!這事不算,就算是考驗你。」

張無忌說道:「那你不怕我再像上次那樣欺負你嗎?」

趙敏臉色一變,說道:「除非你不想要解藥了,這次我可是不會妥協的!」

張無忌下邊早已有了反應,趙敏這樣的大美女在他面前坦胸露乳,怎能不令他興奮?其實,他對趙敏也有意思,很想好好地在床上幹她一番。上一次由於時間緊迫,他又怕趙敏施詭計,所以才用了那損招,而這次那七蟲七花膏雖然毒性猛烈,但一天半載的也不會有性命之憂,所以他有足夠的時間將趙敏征服於自己的胯下。

趙敏招呼他也一同進浴盆洗澡,他便順水推舟,脫掉了衣褲,跳進那大浴盆中。

張無忌從後邊將趙敏一把摟住,一手抓住趙敏的一隻乳房,便開始在手裡揉捏起來。浴盆內熱氣升騰,煙霧彌漫,他和趙敏泡在浴盆裡,熱水浸泡著身體,那溫水同時刺激著張無忌的肉棒與趙敏的陰戶。

他仔細地盯著趙敏,眼前的美女實在是個極品,每一寸肌膚都令人噴火,尤其是那對精緻可愛的香乳,是如此的豐滿、細膩、堅挺、富有彈性。乳頭是多麼的鮮嫩、羞澀,兩個巨乳緊緊地挨在一起,猶如兩座神聖不可侵犯的玉峰。

趙敏看到張無忌在盯著她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輕嚀道:「不要這樣看著人家嘛!人家會不好意思的。」

張無忌便將手伸進水裡去撫摸在趙敏的乳房,然後雙手不停擠捏她的玉乳。

他的一隻手不斷地揉捏著水中的玉乳,另一隻手則伸到了趙敏那豐翹的屁股,趙敏仰起脖子享受著熱水浸泡著胴體和男人撫摩的快感,舒服得忍不住叫了起來。



張無忌在趙敏的胴體上輕揉摩擦起來,輕輕的幫她搓洗著,雙手不斷地在豐滿的胸部、光潔的腹部和圓滑的臀部遊走。趙敏感到了一陣衝動,不由得一個激靈,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

張無忌的雙手繼續到處遊走在她的身體的敏感處,小腹、大腿和屁股,用熱水湧向她的私處,將手探向她的下體,在私處上抹了幾下,便剝開趙敏的陰戶,清洗著她的小穴。

趙敏的陰唇、陰蒂、陰核充份享受著熱水沖洗和張無忌手指撫摸的快感,很明顯她開始有點興奮,俏臉開始泛紅暈,她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一種又麻又癢的感覺傳遍了全身,她的雙眼悄悄的閉上,一絲紅霞映在秀白的臉頰,喉嚨也不自覺的發出了輕輕的呻吟。

張無忌伸手抱住她纖腰,將她從浴盆裡抱了出來,兩人將身上的水花都擦乾淨了,他又將她抱到床上,說道:「今天我可要好好地幹你!」說完,便將趙敏緊緊地摟在懷裡,他覺得她豐滿的乳房緊頂在他的胸部,很是舒服。

趙敏看到張無忌那俊秀的臉龐,也忍不住在他的臉上親吻著,那迷人的雙唇豪不猶豫地壓到了他的唇上。

兩人不停地親吻著,張無忌的舌頭趁機伸進了趙敏的小嘴裡,用舌頭輕輕地舔著她的香舌,他在她的溫柔的小嘴裡攪動著,又將她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那潤濕的香舌在他的口中不停地打轉。

張無忌貪婪地吸吮著趙敏口中的唾液,一隻手已觸摸到了她的胸部。只見趙敏那白白的大乳房隨著她越來越急促的呼吸一顫一顫的,一對圓滾白嫩的乳房晃蕩著,雙峰之間的深谷,曲幽地直通平坦細嫩的小腹,那粉嫩的深紅色的乳暈上面的乳頭有櫻桃般大小,叫人頓生無限的愛憐。他忍不住在她胸前輕輕地揉著,手指在她乳房的週圍劃著圈,用手捧著她豐滿的乳房;而他的另一隻手輕輕撫摸趙敏的背部,緩緩地滑向她渾圓的臀部。

趙敏勾住了張無忌的脖子,忍不住劇烈地顫抖著,慾望不斷地衝擊著她,是她深深陷入性愛的漩渦,不能自拔。她忍不住反客為主,翻過身來,趴在張無忌身上,溫潤的雙唇從他的嘴唇,一路經過張無忌的脖子、胸膛一直往下,滑嫩的舌尖過處,留下一道濕熱的軌跡。

漸漸地,趙敏的小嘴已經吻到了張無忌的小腹,再往下就是他那碩大堅挺的大雞巴。她一隻手搓揉他的雞巴,另一隻手揉弄著陰囊,俏臉接近那怒張的大雞巴。她將大雞巴含入了濕熱的口中,張無忌的喉嚨不自禁地低吼了一聲。

張無忌看到趙敏這樣的美女也主動用嘴含住了他的雞巴,看她將它在嘴裡上下套動著,用舌頭和口腔內壁磨擦著它,一手揉轉根部,另一手則不停地玩弄兩顆大蛋蛋,還不時的輕舔著膨大紫黑的龜頭上的敏感點。他感覺一陣陣強烈的快感衝擊著全身,覺得也差不多了,他不想這次在她的小嘴裡裡射出,便從她的口中抽出堅挺的陰莖。

趙敏看著張無忌的雞巴,舔著舌頭,面泛春桃,臉上一副渴望的表情,張無忌忙埋下頭去,輕輕咬了一下她晶瑩剔透的耳垂,她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他摟著她的纖腰,將自己的頭埋入了她那充滿誘惑力的乳溝之中。他的嘴唇、鼻子在她豐潤、光潔、柔嫩的乳溝、乳峰上有力地摩擦著,那酥軟而堅挺的乳房帶給他無限的快樂。

趙敏的乳房被張無忌的口舌不斷舔著,使她血液的流速迅猛加快,她感到渾身發軟、發酥,她無法控制住蕩漾的春情。張無忌很清楚,趙敏此時已經很想要了,但他仍不著急,用手在她玉潔的雙腿上來回撫摸著。

趙敏幾乎已說不出話來,只是哼哼地喘著粗氣:「啊…啊…哦…」此時她已完全失去了理智,自己的手也開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

張無忌將手撐在趙敏的大腿根部,盡力將她的雙腿掰開,只見她陰唇的顏色只是比肉色略微深了那麼一點點,毛茸茸的陰毛覆蓋著一道肉縫,春蔥似的大腿和那迷人的細腰,處處充滿了性感,又充滿迷人媚力。

他輕輕地分開那兩片迷人的陰唇,裡面已濕成了一大片,黏黏的透明液體已充滿了整個陰部,她的陰核有花生米那麼大,他小心地用大拇指和食指輕輕夾住趙敏的陰核,不斷地挑逗,趙敏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哦…啊…啊…張教主…你個死冤家…我愛死你了,你弄得人家真舒服…哦…好美…我快死了…嗯…

…」

她的陰核也越摸越大,還不停地抖動,她的大腿不禁大大的分開,小穴早已禁不住慾火春情的刺激,淫水像黃河泛濫似的,不停地向外汨汨流出;那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蠕動著,似乎想含住什麼;陰核更因為淫水的浸潤,顯得更加的鮮紅而又奪目。

張無忌本想舔一舔趙敏的陰戶,但轉念一想,這騷貨不知被多少個男人操過了,自己怎麼能隨便舔別人雞巴操過的地方?於是便忍住了。他將大雞巴頂上了她的小穴,可是並不急著插入,只是在她陰戶上來回磨擦,沾了好多淫水。

大雞巴的磨擦更把趙敏弄得嬌軀一陣猛頓,小穴拼命地往上頂,她的小穴現在很需要大雞巴的滋潤,她不禁失聲浪叫:「張教主…我是你的人…我是你的…你快讓我再舒服點…操我吧…」

趙敏此時已經是淫蕩到了極點,呻吟浪叫,雙手緊緊地抱住張無忌的屁股,她的陰戶更是不停地向上挺,想要將大雞巴套進去。

張無忌身體往下狠狠一挺,龜頭對著陰戶,大雞巴慢慢地進入了趙敏那淫蕩的小穴,被緊緊地含著。她那裡濕濕的、熱熱的,很是緊窄,不像是一個淫蕩的女孩的小穴,他將她緊緊地摟著,大力地抽動著。

「大雞巴哥哥…哦…我的死冤家…小穴要撐爆了…哦…啊…我快升天了…真美呀…」趙敏的嘴裡不斷說出淫詞浪語,這次由於張無忌對她進行了充份的愛撫和親吻,所以大雞巴並沒有令她產生太多的疼痛,而一開始便是很爽。

張無忌見趙敏被自己操到爽得快不行了,不禁更加興奮,抽插的速度也不斷加快。

「死冤家…你插得我好舒服阿…哦…哦…大雞巴哥哥…我愛死你了…

好爽哦…好雞巴…好哥哥…你太好了…嗯…」

張無忌聽到趙敏這番浪叫,便問道:「我的雞巴大嗎?幹得你爽嗎?」

「太大了…太爽了…我都被你插得快不行了…」

張無忌又問道:「是我幹得你舒服,還是別的男人幹得你舒服?」

「是你…是大雞巴哥哥你呀…你插得我好舒服…」趙敏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得既迷人又淫蕩。

兩人都是大汗淋漓,渾身上下都濕濕的,床單早已濕得不成樣子了。

趙敏的兩隻腳,像是踢不停地亂蹬亂頂,她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臉上出現了紅暈,吐氣如絲如蘭,美目微合,這種表情看了更是令張無忌血脈賁張,心跳加速。

張無忌不禁低頭看著兩人的交合處,大雞巴一進一出小穴帶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毛週圍都被淫水弄得黏濕濕的。趙敏更是雙手不停地撫摸著自己那豐滿的乳房,纖細的手指捏著自己的乳頭,輕柔地揉搓著,下身則不停地挺動她又圓又大的白臀,迎合著張無忌的抽插。

張無忌見趙敏是如此淫浪,纖腰款擺,盡顯騷媚,大雞巴更是瘋狂地猛幹,如快馬加鞭,似烈火加油,狠狠地抽插,猶如猛虎下山般排山倒海、風雨交加。

大約過了近半個時辰,張無忌想換個姿勢,便仰臥在床上,令趙敏在上面,這種姿勢可以使女人掌握主動權,更可以看盡她的騷媚淫蕩。

趙敏一隻手握住濕淋淋的大雞巴,一手則撥開自己的陰唇,兩腿微張,屁股一坐,一下子就把張無忌的雞巴塞進了小穴裡,她發出了「噓~~」的滿足聲,然後有節奏地上下左右旋轉套弄著。

張無忌可以感覺得出趙敏的舒暢和快感,他看到她那近於發狂而又享受的表情,偶爾他的臀部也往上挺一下迎合她的套弄。

趙敏散開的秀髮隨著晃動也在空中飄忽不停,她眼睛半瞇,一副好爽好舒服的表情。突然間,趙敏的身體整個趴下,緊緊地抱住張無忌的身體,乳房急速地磨擦他的身體,臀部輕轉,套弄的速度亦隨之加快。

張無忌知道她快高潮了,已到了樂死舒服的巔峰,他的大雞巴也配合著快速抽送,雙手用力緊抱住她的屁股。

「哦…哦…快…啊…我好爽…啊…好舒服…啊…」趙敏的一股淫水像洩洪般直湧出來,那豐盈的肉臀不禁亂扭了幾下。

隨著趙敏的屁股扭動,張無忌舒暢的雞巴猛烈地抖動了幾下,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狂射而出,直射花心。

趙敏緊緊地用她的粉臀往後貼在張無忌的小腹上,表情如癡如醉,她感到了一種如騰雲駕霧、翩然欲仙的感覺,這種感覺持續良久,她輕喘著氣說道:「張無忌,我愛你!」

張無忌也激動地將她抱往懷中,輕吻著她的秀髮,嗅著那少女的芬郁以及陣陣的體香。

此時,他的大雞巴已經從趙敏的小穴裡抽出外,上邊還殘留著一些精液和淫水,他便對趙敏說道:「來,敏敏,把我雞巴上的這些精液吃掉,要不浪費了多可惜!」

趙敏見張無忌稱呼自己為「敏敏」,心裡十分高興,便趴下身去,張開小嘴將龜頭含在嘴裡,將上邊的殘留物舔乾淨,又伸出香舌將雞巴也舔得乾乾淨淨。

張無忌見趙敏這樣聽話,心中暗喜,便問道:「敏敏,我幹得你爽吧?」

趙敏羞澀地點了點頭。

張無忌便說:「那你這下可以給我解藥了吧?」

趙敏似乎有些生氣地說:「你跟人家上床,就是光為了解藥嗎?」

張無忌忙解釋道:「也不全是,你長得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好,男人見了誰不喜歡?但你總是處處和我作對,我對你的好感都被你做的那些可惡的事情抹掉了。不過,我還是有些喜歡你的,看你那騷樣,我恨不得能天天操你!」

趙敏聽到這話,嘴角掛著笑容,從床頭掏出一個金盒,遞給張無忌,說道:「藥膏就在這金盒的夾層中。上次你搶走我的珠花放到哪了?」

張無忌撓了撓頭,說道:「我一個大男人要那東西沒用,於是就把它送給小昭了!」

趙敏有些不高興了:「我的東西,你幹嗎隨便送人呀!藥方就在那裡邊,取了藥方,我可不許你再去送給那個俏丫鬟。」

張無忌生怕她不給解藥,不敢拂逆其意,便說道:「是。」

他仔細察看那隻金盒,終於發見了夾層所在,其中滿滿的裝了黑色藥膏,氣息卻是芬芳清涼。但他擔心這次趙敏又誘騙他,便突發奇想,用指頭從裡邊挖出一些藥膏,然後看著趙敏說道:「敏敏,你太會騙人了,我也不知道這次是真是假,只好拿你試試了!」

說完,便將趙敏的雙腿分開,將沾著藥膏的手指塞進趙敏的陰戶中去,又用大雞巴向裡狠狠地捅去,將那藥膏頂到了她的小穴深處。

趙敏沒想到張無忌會這樣對他,怒沖沖地說道:「張無忌,你個王八蛋,你不相信就不要拿好了,怎麼老是欺負我,我恨死你了!」

張無忌無奈地一笑,說道:「誰叫你這麼會騙人,我也實在沒有辦法,得罪了!」

說完,他便穿好衣服,將金盒揣在懷裡,悄然離去。

張無忌回到武當山,便配了藥給俞殷兩人服下。過了三日,俞殷二人體內毒性盡去,於是張無忌將真正的黑玉斷續膏再在兩人四肢上敷塗。

這一次全無意外,那黑玉斷續膏果然功效如神,兩個多月後,殷梨亭雙手已能活動,看來日後不但手足可以行動自如,武功也不致大損。只是俞岱岩殘廢已久,要盡復舊觀,勢所難能,但瞧他傷勢復元的情勢,半載之後,當可在腋下撐兩根拐杖,以杖代足,緩緩行走,雖然仍是殘廢,卻不再是絲毫動彈不得的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