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三越百貨中心

淑珍的工作,就是逛街,她喜歡這個工作,在這諾大的百貨中心慢慢的徘徊著……

  她是一個商品調查(推銷)員,她所服務的公司,專門接受簽約廠商委託從事對顧客在商品上的滿意程度及購物傾向之類的調查;現在,她優雅的坐在百貨公司為疲倦的顧客所精心布置的購物休息區沙發上看著四周,今天是百貨公司母親節大減價的最後一天,又適逢週休二日,各店家施展渾身解數,希望能得到消費者關愛的眼神。

  逛街的人群忙亂的在各花車中一攤、一攤的挑著。

  「這裡真是一個女性的購物天堂。」她看著一樓女性各專櫃前有穿著牛仔褲的年輕辣妹、瞇著雙眼的阿媽、上班族的婦女們…

  在她特大的手提包內,淑珍彎腰取出一個正式的筆記看板,並小心奕奕的拿出要銷售的貨物(一條鑲著銀練的墨綠色翡翠),同時準備好一隻價格昂貴的西華金筆,她起身走進這商場裡,她耐心的等候著目標的出現,她並不知道顧客會那裡出現,但她知道自己已經充分的準備好了。

  二十分鐘後,她的呼吸加快,一個看起來比自己年齡稍大些的長髮俏女郎正從百貨公司的入口處面對著她的方向走來,淑珍做了一個深呼吸後,加快腳步跟上前去:

  「對不起,小姐,」她向這位女士打招呼:「可以耽誤你寶貴的數分鐘,讓我向妳介紹一個您一定會喜歡的東西,好嗎?」

  這位女士並沒有停下來,邊走邊慢慢的看著淑真:

  「謝謝妳,但我想不並不需要。」

  淑真認同的陪著笑,不放棄繼續推銷著的念頭:

  「抱歉,打擾到您,可是我真誠的向您保證,只要短短的幾分鐘就好,可以嗎?拜託啦。」

  這女士搖著頭面帶微慍停下腳步不耐煩的說:

  「好吧,我趕時間,快一點,到底是甚麼東西?」

  「這是欣欣珠寶公司母親節推出的紀念款式現正委託我們調查顧客們有關寶石的滿意度。亦作為日後新款的參考…」淑真拿起了銀鍊,在這女士的眼前來回的搖擺著:這位女士她好奇的看著它。

  「嗯…是的,真是不錯的造型,可是我現在沒時間…」

  「對不起,它不是一顆普通的寶石,您可以靠近一點看著,近一點的欣賞它,您就會明白它是多麼的與眾不同。」

  這女士仔細的欣賞著,身體正慢慢的向前靠近,目光的焦點慢慢集中在那塊翡翠上,盯著它慢慢的搖擺著。

  「如果妳有注意,您將發現,這翡翠在這燈下是顯得多麼的耀眼,妳一定會喜歡它。」

  這位女士一臉困惑的表情,淑珍開心的看著,她看到眼前的這位女士,眼睛來回的跟著這塊翡翠,淑珍小聲但堅定的說:

  「再近一點、近一點,感受它顏色的美麗,專心的看,您可以發現它是如此的不一樣神秘,它的顏色正是你喜歡的,他是如此的迷人,近一點看著它,您將會深深受它吸引,這麼美的寶石。妳能抗拒它的誘惑嗎?」

  這女士點點頭表情專注,她的臉頰紅潤,明亮的眼眸裡似乎有點昏炫,全身輕微淺短的呼吸著。

  百貨公司其它的購物者,依然忙著自己的採購,一些人瞥見這二位看著項鍊的女人,當她們把目光看到淑珍的筆記面版,慶幸著不必被這些討厭的市場調查員騷擾,並要求填寫一些愚蠢的表格…

  淑珍的內心是非常的興奮,當她看著這位女是的反應,注意他每一個表情的變化,他發現他正在改變著呼吸的節拍…

  淑珍調整自己的音量,她只需讓前這位女士剛好聽到,在這吵雜的購物中心裡,保證沒有其它的人會聽到她們得聲音。

  「他是那麼的迷人不是嗎?顏色是那麼的討人喜歡…你把自己靠近一點,這樣妳可以和我更接近…妳不會被這吵雜噪音所干擾,聽著我的話,專心聽我的聲音和這眼前這塊翡翠,注意著它的搖擺。」

  原地不動著,這位女士目瞪口呆的看著這翡翠,任它在自己的眼前搖晃。淑珍的血液沸騰著,她知道她已經成功。

  「對的,妳現在只要靜靜的聽著我的聲音,專心的看著,感受到這翡翠的力量,它將妳全身緊緊的和我繫在一起,對…看著它,我的聲音是你現在唯一可以聽到的,任何吵雜的聲音將遠遠離你而去,放輕鬆,妳只要專心,來回的看著,這塊美麗的翡翠,那翡翠深沈的光輝會有一總讓人解放壓力的魔法,接受它,服從在它的力量中,深深的不可抗拒著…,妳將持續的看著…」

  一個茫然的表情之後,這女士現在的呼吸規則性的變緩慢了,整個人臉部的肌肉像沈睡中般的鬆弛,淑珍輕嘆了一口氣,忙碌的人群不間斷的從兩位女性身邊繞過去,她柔和的耳語著:

  「跟著這塊翡翠走吧,它深深的吸引著妳,不是嗎?現在,妳要服從這塊翡翠,跟我去另一個地方,哪裡妳將發現,會有更多讓妳喜歡的東西,比這翡翠還要漂亮,妳想見這些東西?」

  這位女士呆滯的眼眸凝視著:「是……」她無奈的說。



  小姐的目光凝視著翡翠,直到它被放在淑珍的筆記板上靜靜的躺著,淑珍欣慰的看著對方,毫無懷疑,在這百貨公司裡,沒有一個人知道,這一位小姐已經成功的被她用催眠術迷惑著,一位漂亮的小姐,她知道她會與她相處的很親密…

  「請跟著我…」淑珍悄悄的說。

  「我們現在到外面去,妳放鬆且愉快的允許妳自己跟著我的命令,只要輕鬆的,我帶你走,恨快妳將發現『那個地方』,妳會高興並期待著那些體驗…」

  穿越過擁擠的人群中,他們來到地下停車場,淑珍牽著這位被催眠的小姐,她們走到淑珍的汽車旁,淑珍幫助她坐進前座裡,這位小姐並不反抗,也不理會這扇門大力的關上所發出的聲音。他的眼神凝視著前方,她的心靈深深攝服在淑珍的催眠中…

  淑珍發動車子穿出停車場,來到建國高架道上,淑珍柔和的說:

  「你叫甚麼名字?」

  「…雅琪」,她停頓一會慢慢張口回答著。

  淑珍滿意的笑著:「這名字真好聽,雅琪,我的名字是淑珍。」

  雅琪看著前方,她的嘴唇慢慢說出「…淑…珍。」

  淑珍瞥見身旁發呆的小姐,她穿著一套大方合宜的淺藍上衣和裙子,黑色高跟鞋,透明絲襪,她伸手將雅琪的裙子輕輕的撩上來,直到他清楚的看到雅琪露出被絲襪包裹住的白色三角褲,雅琪並不反抗,淑珍微微的笑著:

  「雅琪,我想妳要是將鞋子脫掉,會更加的舒服,對嗎?」

  雅琪的眉毛皺了皺,搖搖頭嘗試著抗拒,但她心裡卻有一個聲音不停的告訴自己照著淑珍的話去做,順從著命令:

  「…是…的…」她呢喃答覆著。並慢慢的讓高跟鞋離開她的腳踝。

  淑珍很快的將方向盤修正過來,她必須專心的開著車…

  「把那些討厭的絲襪也脫下吧,它將妳的大腿約束著多麼令人難過,沒有它們妳的大腿會是多麼讓人覺得輕鬆呢?」

  雅琪的心靈似乎回到下班後到溫暖的家中,進了門通常第一件事就是脫掉那雙綁腿的絲襪。

  「…是…的…」她喃喃的說,笨拙的努力除去它們,沿著路她們來到汐止進入省道轉向一個偏僻的產業道路邊。

  「那是一件很漂亮的上衣,雅琪,妳可以借我穿看看嗎?」

  雅琪的眼眸裡一片空白,命令在她的腦還裡驅使著她聽從淑珍的話,雖然她極不不願意…最後她放棄了掙扎。

  「…是…」雅琪將上衣放在膝蓋上。淑珍在旁看著雅琪身上紅色絲質胸罩和想像著內褲也是相同的質料的…

  淑珍在狡譎地笑笑,眼睛裡閃動著慾火。

  「沒有衣服現在就好像是在家中的感覺,對嗎?雅琪,妳現在心情放輕鬆,全身從頭到腳,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非常的慵懶,再也沒有任何事可以讓妳煩心,放鬆,放鬆。非常的舒適,就像看著翡翠的心情,對不對?雅琪…」

  「是的,我…」雅琪沒有把目光離開。

  淑珍將雅琪的安全帶解開,將車椅緩緩的放平…

  「喔,雅琪,你穿的胸罩看起來是如此的柔軟,她是那麼的漂亮,那絲質般的材料柔軟的貼在妳的胸上,你一定感覺很舒服吧。是不是呢?雅琪…」

  雅琪的慵懶的躺在椅子上,全身陷入在深沈的催眠中…

  「……」她含糊的說。

  「乳頭緊緊靠在這件胸罩,一定是很舒服?」

  雅琪的臉頰泛紅著。

  「是…」

  「我想看看妳的胸罩究竟是如何柔軟?給我…看。」

  車內一陣沈默,雅琪身體顫抖著,她將胸罩慢慢的解離身上,在雅琪光滑的胴體,一對驕傲渾圓的乳房,她的眼皮輕輕的垂下。

  「嗯,雅琪,妳現在看起來如此的美麗,妳將發現當妳的手放在乳房上,心情是無比的舒暢,這樣做你會進入一個更鬆弛,更寧靜的催眠中…」

  雅琪的手溫柔的柔捏著自己的雙峰,那命令是乎來自心裡的潛意識,淑珍看著雅琪。她的手透過衣服摩擦著自己的胸部。

  「放鬆,雅琪。完全感應我所說的話,妳會期待我所說的每一句話,並快樂的服從它。就像是妳心理自己的想法…」

  「是…服從…」雅琪完全在控制之下,她原先驕傲的嗓音,聽起來沒有半點生氣。

  雅琪繼續的被命令愛撫著自己的乳房,她羞澀的凝視著汽車的天花板,她的呼吸變的急促…玫瑰蓓蕾般的乳頭微微挺出。

  「可愛的雅琪,妳現在要為我脫下內褲,知道嗎?」

  雅琪的表情恍惚的用手把內褲褪至腳踝邊…現在她已經沒有一絲絲反抗的想法。

  「放鬆,深深的放鬆,妳的身體再也使不出力了。腦海裡只能想著性,妳渴望我幫助妳,記住,只有我能幫助妳。」

  「……」雅其身處於夢境中囈語著,飢渴的眼神凝視遠方淑珍優雅地除去身上的衣服後,撫摸著雅琪的秀髮,看著她的雙眼,然後吻她雙唇,淑珍像一頭母獅咬住獵物的脖子,把嘴唇移到她耳下的粉頭上,輕咬她的肌膚,她已經獵到她的獵物。

  昏昏欲睡的雅琪,順從淑珍的要求,毫無羞恥的將雙腿高高的舉在半空中,看起來真是美麗而淫蕩,神秘的花瓣亢奮的分泌出潤滑液…

  淑珍不斷的用指關節玩弄著雅琪胸前堅挺的葡萄乾,親吮她的乳房並沿著胃往下在到達她雙腿的匯合點,溫柔的將二指推入雅琪的肉壁裡,她扭動著身體呻吟著。

  「雅琪,來…服伺我。」淑珍主宰著雅琪。

  雅琪將臉、鼻子埋到淑珍那可愛的股縫裡去,並將舌頭在主人的陰蒂四週環繞,輕柔的或親或咬,雅琪機械式從淑珍肛門至陰蒂處來回舔了許久,溫柔的撥開主人她的陰脣,並盡一切可能將舌頭深入她的陰道,上唇放在淑珍的陰蒂,舌頭則在停在體內,淑珍感覺到雅琪唇部的柔軟及自己陰蒂上堅硬的牙齒,胃部一陣翻攪,無法克制的噴出熱滾滾的愛液,是一次美妙絕倫的高潮。雅琪清秀的臉龐沾滿了女主人的黏液。她靜靜的趴著,將淑珍將所有的汁液吸吮入口,並將主人陰核及陰門附近完全的舔拭乾淨。

  淑珍滿足的從駕駛前座抽屜中拿出一條人工陰莖,色迷迷的看著獵物,她將雅其纖細的蔥指放進雅琪的蜜穴裡,無預警的將人工陰莖毫不客氣的穿進雅琪迷人的肛門裡。

  「喔…嗯…喔……」雅琪因痛苦而退縮,但很快的痛苦感便消退了,這條偏僻的小徑上,不斷從車裡傳出一陣陣滿足的呻吟聲。

  太陽慢慢的向西行,淑珍拿起雅琪皮包內的國中教師證,想像雅琪教書時的情景,她的手仍然停留在雅琪顫慄的身體上,她記下雅琪家中的電話號碼。

  「雅琪,妳以前都不曾如此興奮嗎?妳看妳噴出那麼多,現在放輕鬆,對,放鬆。」

  雅琪的呼吸迅速慢下來,在主人的催眠中,光滑的肌膚疲倦的靠在皮椅上,淑珍滿意的在駕駛座內打扮自己。

  「雅琪,妳可以將衣服穿上,妳會感覺到鬆弛,那麼怡然自在。」

  雅琪慢慢直挺挺坐起來,她開始笨拙的裝扮自己。

  淑珍將筆記版上的翡翠掛在車內化妝鏡前,將車慢慢的開回百貨公司,雅琪靜靜的坐著,她的眼睛平視著前方,跟著翡翠迷惑著…

  「妳的眼睛雖然張開著,但妳是完全在我的催眠控制下,知道嗎?」

  淑珍將車停好,慢慢讓雅琪進入更深的夢裡,「妳不會記得剛剛所發生的每一件事,除非我命令妳想起來,妳要像學生一樣的聽話。」

  「……」雅琪張目結舌看著這位教自己的新老師…

  淑珍笑著拾起了車上雅琪破損的絲襪,放進她的手提包裡淑珍下車和打開雅琪的車門。

  「跟我走,雅琪,你現在心情會相當輕鬆。」她溫和的從汽車拉出這催眠的小姐。

  雅琪目光試著不離開車中那塊翡翠,但淑珍關上並鎖住這部汽車。

  「看著我的眼睛,就如同翡翠知道嗎?」

  「…是的…」

  「雅琪,放鬆。妳現在安全的跟著我。」

  二個人回到剛剛雅琪被催眠的同一地方

  「閉上妳的眼睛,雅琪。」

  雅琪的眼皮顫抖著迅速的閉上了雙眼。

  「現在作一個深呼吸,深的呼吸。」

  雅琪在原地深深的呼吸著。

  「雅琪,你記住,現在每一次深沈的呼吸,翡翠的印象就越來越模糊,等一會,你將在非常輕鬆的感覺中醒過來,這鬆弛的感覺讓妳好舒服,但妳心靈已經無法記住任何一個影像,所有的回憶,都是如此遙遠,就像是夢境,記住,除了我要妳想起,否則,妳將完全想不起來,知道嗎?」

  雅其在原地上閉著雙眼點點頭。

  「再見,雅琪,我的寶貝。」淑珍柔和的說,她消失在人群中。

  經過一些時間後,雅琪突然像從夢中醒來一樣,睜開雙眼,看著四周的環境,頭腦裡一片亂七八糟。

  「發生了甚麼事?」雅琪縐著眉頭想整理出一個思緒,但不管如何想,都找不到一個答案,聳著肩離開百貨公司的大門外…

  「咦…」她發現自己穿的內褲是黏濕的,體內流出一陣陣的甘露,她驚訝的看著自己的下半身,震撼的發現她沒有穿絲襪,她記得很清楚,早上出門前穿的名牌絲襪呢?

  「……」她訝異的用手抿著嘴唇,懷疑的看著自己沾滿黏稠黏的雙手,她接近崩潰,她聞到自己的手指上有一股分泌物的味道…

  她加快腳步走向捷運中山站,她憋見牆上的時鐘,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手錶,「為甚麼?已經五點了…」剛剛的數小時裡,到底在她身上發生了甚麼事?

  雅琪僵硬的站在捷運月台上,一班班的捷運來來去去的穿梭著…

  **********************************************************************

  Ps﹒在幻想的國度裡,是無階級的。

  不管你是七十歲的阿公,或是十七歲的帥哥,都可以對異性抱持性幻想;記得「超人」影片放映時,普遍受到大家熱烈歡迎、肯定,片中滿足了人對操控、主宰他人的支配慾;因為我們一般小老百姓在生活中有著太多的挫折感及無力感…可能來自嘮叨的另一半,看不順眼但為了生活不得不而畢恭畢敬的服伺上司,成績考不好,要面對爸、媽及老師的怒責,及來自同學無情的揶揄,看著自己不滿意的長相,連自我介紹給心儀同學的勇氣都無法提起…心中會想起『如果我是超人或是催眠術…』?

  「催眠術」也一樣,因為劇情需要,刻意誇大「支配」的情節,想想能讓自己性幻想的對象臣服於自己的腳下為奴隸,是多麼讓人感到血液沸騰的事…

  但在現實生活中,『催眠術』是無法像魔術般可攝人心智的,所以各位讀者請分清楚現實和幻想,讓我們盡量在深夜中滿足您的性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