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圖書館

「阿誠,我們……我們真的這樣做嗎?」子琪已經面紅耳赤,雖然提議在中央圖書館做愛是我的要求,但其實子琪也很想吧。
其實我和女友程子琪,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公眾地方做愛,試過在地下鐵車廂內手淫,也試過在維多利亞公園打野戰;但要是日光日白、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做,今次可算是第一次。
考完高考的我,來到子琪就讀的聖xx學校接她補課下堂之前;雖然站在這間出名的女子學校前,我也沒有一絲性愛的衝動,但一見到子琪她踏出校門,薄薄的校服顯出我十八歲女友的美好身段,再加上格仔裙在微風中飄逸,我的「弟弟」
就立即有探望子琪「妹妹」的渴望。子琪她一出來,我就忍不了拉她到中央圖書館去。
本來也只想躲在最高層幾乎沒有人用的廁所裡速戰速決,但來到了二樓最多人的一層,我就起了邪念,要子琪在人來人往的地方給我做。
「阿誠,我們……我們真的這樣做嗎?」當然,其實你也很想吧。」子琪她還未回應,我已經拍一拍她的屁股,她先是身體一震,接著害羞地點點頭;我是錯不了的,子琪她真的很想很想在這裡玩。
我先選了較近角落的書架處,算是顧慮了子琪她女仔人家的心情吧。我讓她對著書架,像是找書一樣,然後我就站在她後面,雙手伸在她的格仔裙內,貼在她的大脾上,開始撫摸。
子琪只是害怕著被人發現,但我卻專注於她的嫩滑肌膚上,很有手感,我不得不慶幸自己有個這麼好的女朋友;我的手在子琪的大脾上來回,開始往後摸,她的小內褲幾乎也包不住她發育後的屁股,我的手已經頂上,在子琪的肉團上輕撫;只是輕輕的愛撫,就已經令子琪透大氣,她真是敏感。我輕撥開子琪的秀髮,在她的耳窩邊吹吹氣,她竟然「啊」
了一聲,弄得通道另一邊的前兩排書架在找書的男人,從書堆中望過來,幸好他的視線被一排排的書擋住了,只看到我們上半身;他大概以後我在找書時碰到了子琪而令子琪叫了吧,然後他又繼續他的工作,我和子琪都鬆一口氣。
我笑著細細聲說:「你這麼怕人見到我們就不要叫啊!」子琪卻紅著臉回頭我說「最衰是你……要不是你突然刺激我……啊……」
今次子琪叫,她也用手掩著嘴巴,但只能止一時之癢,因為我已經掀起了她的校服格仔裙,拉開我自己的褲鏈,用下身漲起的部分,磨著子琪的股隙;雖然我和子琪的下體之間,還有我們二人的內褲,但這樣的薄布,更能令我發熱的下身的熱力,傳給子琪。
子琪興奮得合上眼,咬緊自己校服的袖,努力防止自己叫了出來,我就努力上下地磨,終於都給我磨出水了;子琪的淫水分泌不算多,但足以弄濕了她的內褲,再在我的內褲上留下水印;我感到了子琪下體的濕潤,也感到她的需要。雙手從後伸向前,開始輕輕摸著子琪的雙峰;子琪立即細聲抗議說「唔好」
她還是很怕自己一下子理性缺堤而驚動了圖書館內其他人,特別是我們所在的前一排,來了幾個子琪學校的低年級女學生,她們專注在找書做功課,未有留意我們,但只有一排之隔,也難保她們一抬頭就發現學姐在做愛。
不過我就是喜歡這種隨時被發現的刺激,我就隔著子琪的校服,摸得子琪她的胸脯越來越大力,她的校服也開始摺皺起來,下身的磨合也越來越快,子琪甚至仰起頭,不斷呼氣。
就在我正想進一步摸入子琪的校服內時,突然有位圖書館職員走過來,嚇我立即縮手,子琪倒是醒目,即時從書架中抽出一本大書,抱在胸前,遮掩著校服的不整,掉頭就想行開,但圖書館職員竟然叫住她:「小姐,你……」「什……什麼事?」
子琪汗也流出不少,連站在一旁靜靜地拉回褲的我,也三魂不見七魄。
「小姐你面紅得很厲害,沒事吧?」「無事,無事。」
子琪答了職員的問題,立即走到一旁的梳化座位去,我也伸一口氣,見職員查完書後,立即走向子琪,坐在她身邊:「醒目女,夠淡定,算你啦。」「阿誠……不如我們回家才……」
子琪望著我說,但而被我用手指點著她的嘴吧:「當然不行啦,你開始進入狀態了吧,而且……而且我還打算獎勵一下你剛才的表現。」
子琪不知道我所說的獎勵是什麼,但在她右邊的我就笑著,側坐對著她,用右手抽起她的校裙,子琪嚇得立即用本拿來的大圖書,放直在大脾上,遮著自己的醜態:「阿誠……你怎可以……啊……這裡……啊呀……阿誠……不要這樣……」
但我已經用手擦著子琪她的陰埠了,雖然手指與子琪的肉縫中,尚有她的內褲,不過這屏障也起不了作用,因為本來子琪細而且薄的內褲,在她的淫水潮漲之下,變得更薄更透明,我的食指連同子琪她的內褲,一齊陷入了子琪的肉隙中,她的肉芽受不了外物的入侵,已經不斷把興奮的神經訊息,傳送到她的全身。子琪還在死忍不叫出來,她真辛苦了,不過她的雙腳,已經越來越張開,方便我的手指行動,而且穿著長筒白襪的兩腿,也都扯直了,她的身體越坐越滑下,幾乎整個人也溜出了座位。我乘機伸出左手,攬著子琪的腰,一來要穩住她的身體,二來也可以摸摸子琪的小蠻腰,子琪氣呼呼的,像是不知所措,也真難為了她,既不可放開心情盡情地叫,卻又不想停止這麼刺激的性愛遊戲。但我也實在停不了,甚至連子琪的內褲綁帶也解開了,下身一涼,子琪的陰液毫無保留地流在梳化的軟墊上,子琪十分尷尬,但我的手指開始入侵她的神聖的領域,子琪她也理不了這麼多。
「阿誠……嗄嗄……不要……啊啊呀……」子琪盡力細聲地呻吟:「我……阿誠……可不可慢……嗄嗄……慢一點……感覺好正……啊啊……」,「沒問題。」
我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就放棄分開磨擦子琪她肉壁的陣勢,改而兩合起來,在子琪她的肉洞內慢慢推進;這樣,子琪的陰道雖然緊緊吸著我的手指,令我有點難推進,但總算碰上了她的G點,淫水逆向而來,子琪快要發瘋。
「啊啊啊!我……這……嗄嗄……好爽……啊啊啊~~啊……阿誠……這幅……這幅圖是不是很……很有趣……」
我們的對面有個婆婆坐了下來,子琪立即焦點拉回在她手上的圖書上,我也只有苦笑,眼光也落在圖書上答:「是啊!」
其實我倆的心卻在九丈遠。反正有子琪的圖書遮擋著,反正婆婆也只當我們是普通情侶卿卿我我,我也無必要停止我對子琪的手淫;我的手指再在她的下身撩動起來,指頭擦著她的G點和嫩肉,子琪已經忍得十分辛苦,雙手緊緊抓著圖書,甚至快可以把硬皮的封面也屈皺了;她最終忍不了對我說:「啊……阿誠……不如……啊啊……不如我們……到……啊啊……到別處……啊呀……再做吧……」。
我就收手了,順手抽起子琪脫落了的內褲,然後拉她起身,也不理子琪是否有在地上留下水跡,把子琪拉到最後排的書架,讓她彎身;確定沒有人,我就抽出了期待而久的「弟弟」,去探望她的「妹妹」。
「啊!好……啊啊啊啊……」
在我從子琪她的身後來第一插時,子琪叫得十分大聲,不過沒有人發現,我就更加放了;我抓著子琪的蠻腰,下身挺在她的格仔裙內,陽具就在子琪她的陰道內進出;子琪也不是第一次和我性交,但她的陰肉明顯夾得我的陽具十分緊,在不安、驚怕、期待、享受多層影響之下,子琪變得十分敏感。
又怕又想試,這是人之常,我也是喜歡這種感覺,子琪也不能自拔,她用力地撐著面前的書架,彎身也剿得盡量把下身抬高,讓我容易插擊;事實上,得到子琪旺盛的淫液幫助,要狠狠地攻擊她的花心,也不算是太難,而興奮得很的子琪,已經想洩一次了。
「啊啊啊啊!阿誠……啊啊呀……太棒了……啊啊啊……我……我已經不行了……啊啊啊啊……我已經想……想到……啊啊啊……阿誠……」。噢!不行!我還未可以啊!」
我得要叫住子琪,一般叫不行的,好像都是女方吧,但子琪興奮得異常,也令我失去控制權。
但我……啊啊啊……但我忍不了……啊啊……要去了……啊啊……啊呀……」子琪不斷淫叫;我還想配合她,故意加快抽插:「等……等多一會,呼……我會來的。」
但子琪已經真的不行了:「不可以了!我等不了……到……我感到……洩……」見子琪忍不了,我立即把陽具拔出,子琪的蜜汁已經令我漲漲的陽具一棒皆是,她「啊」
一聲,就不斷洩出淫水,像失禁一樣不斷噴灑在地上,子琪面還是十分的紅,除了因為弄污了地方之外,她更為未能配合我而內疚。但我也沒關係,因為我相信子琪是可以再來一次高潮的,我也不理會我們的性器是否外露,立即把她拉到廁所去,一來是此地不宜久留,二來我需要一處靜一點的地方來干子琪。
沒有人的男廁,成了我和子琪的洞房之所;我鎖上門後,子琪便伏在我身上哭:「嗚……我……我是不是很沒用……」?「不是。」我溫柔地安慰她:「你是過渡興奮才會這樣,現在在這裡沒有人,我們會表現好一點的。」
我然後就吻上她的小嘴,舌頭開進她的口腔,子琪也有意再來,舌頭也迎合我的,相互吐舌。我一邊和子琪接吻,一邊攬著她到其中一格廁內,我把子琪壓在廁格的隔板,仍是漲卜卜的陽具,再次在子琪她的裙內,親吻她的陰部,子琪受不了,甩開了我的舌頭,我和她的嘴間連著一條口水的銀絲,我把它舔下,子琪已再次呻吟起來。
「阿誠……啊啊啊……阿誠……啊呀……」子琪的雙腳張開,越站越不穩,我便坐在座廁上,讓子琪誇過我身,她自行用「妹妹」摩擦我的「弟弟」
我也趁著機會,抽起子琪的校服,去玩玩她的乳房。原來子琪的胸罩早就被我弄得不整,我現在只是再把兩個包著子琪奶子的軟墊,輕輕一挑,就離了位,我一手搓著子琪挺起的乳房,另一邊,已經用嘴巴代替她的胸圍,吸著她一早變硬的乳頭;子琪的奶子十分敏感,特別是乳頭部位,我每啜每一摸,子琪她都浪浪地叫好。
子琪的陰唇含著我的肉棒,她的「豆豆」
不斷在我的肉棒上磨來磨去,她的動作也不算慢,已經淫叫程度也有相當的放蕩,我知道調情的前戲已經足夠了,是時候可以再干子琪一次。
我對子琪說要來一次,子琪立即點頭,並伏在地上,屁股抬起,蓬門正好對著我,對著子琪這個淫穢的姿勢,我也有點意外,她見我有點遲疑,對我說:「啊……我……今日是不是很……很淫亂?像……像一隻母狗般……醜陋……」
「不是,我喜歡。」我答她一句,然後就把身體推前,陽具直插入子琪的陰道,子琪便叫:「啊啊啊……阿誠……啊啊啊……阿誠……你……你真體貼……啊啊啊啊……」。
子琪今天真是比平時淫得多,可能在圖書館做愛實在令她過份興奮,那麼我也有責任解放她的需要,我加快對子琪的抽插,令子琪雙手雙膝撐在地上大叫:「啊啊啊啊……阿……阿誠……你好棒啊……啊啊啊……我又……我又受不了!啊啊啊呀~~」。
在老漢推車的體位下,子琪興奮得陰肉緊緊包著我的陽具,但抽插的速度是不能慢下來的,我微微曲起身,按著子琪挺起的屁股,陽具努力地磨擦她敏感之處,每次頂撞上子琪的花心,子琪都叫得死去活來:「啊啊啊啊……誠……啊啊啊啊……太爽了……啊啊啊……」
我便把子琪拉起,讓她自己多作一點主動,子琪她也用手撐著廁格的門框,然後自動自覺上下擺腰;我便從後繞過的腋下,雙手抓著她的雙峰借力,配合地一同擺身,令我們可以共同進退。
「啊啊啊啊……我……我又感到要了……啊啊啊……」我說:「今次,我們……一齊去吧。」好……啊啊啊啊呀~~阿誠……我們一齊……一齊去吧……啊啊啊啊……」。棒子在子琪的肉洞作最後衝刺,子琪也以身體反應和應著,並叫得越來越放:「啊啊啊!
不行!要……要到了……我們一起……啊啊啊啊……射給我……阿誠……射精入我子宮……啊……啊啊啊啊……」。
平時子琪是叫我戴套,今日竟然叫直接射給她,但我忍不住了,理不了有沒有戴套,也得要發射了!
「啊……我感到你了……啊啊啊啊啊啊呀~~~」……
整理好衣服之後,我探頭出廁所外望望,看見幾個圖書館職員都聚在我和子琪剛才第一做愛現場,而多部分人也把目光投向那處,我和子琪便趁機拔足跑出中央圖書館;出了門才知道,原來有人發現我們的第一做愛現場,留下了一大片水跡,得要圖書館的清潔大嬸去清潔,她更因此大罵「哪個沒公德心的人帶豆漿入圖書館弄污地方」而吸引了其他職員和市民的注意。
總之,經過刺激的性愛之後,我倆都走脫了;站在大門前,我呼呼氣,而子琪則依偎在我的懷內,說:「嗯,阿誠,你說我們下次去哪裡做愛好呢?我……我愛上了這玩意。」
我問:「你不再怕被人發現了嗎?你剛才的表現卻是異常興奮和緊張呢!」 子琪害羞地說:「不怕,因為……我有你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