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操場

人四十而立,今年是2016年,我剛過完四十歲生日。
說起我的現在,也算是事業小有所成,負責一家建築集團在上海分部的事務,我的大哥是集團的老總,如今在北京。
除去大哥和我,我還有兩個兄弟,這樣我們兄弟四人,分別負責昭輝建築在全國各大城市的業務。
上個月,上海的公司和復旦大學談一個建築項目,今年的5月是復旦大學建校100周年,自然地,學校要建幾座象征性的建築,其一是雙子樓,不幸的是,這被一座更大的公司投了標。
我們公司中標在一座5星級賓館。
乃是為了讓來到該大學的教授學者有一個舒適的環境住宿。
自然地,作為公司在上海業務的經理,我和復旦大學的領導談了這項工程,談判非常順利,雙方都對談判中的各項細節很快達成一致,工期為半年,賓館就坐落在學校大門的對面。
很顯然,這麼一項工程在名校建立,對本公司的聲譽擴張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於是在談判中不免要搞點花樣,這個其實無須多言,在如今競爭激烈的建築行業情況就是這樣。
學校方面為了感謝我,盛情邀請我作為學校百年校慶的特邀嘉賓,在學校住個三天。
離開大學已經快20年了,能有這樣的機會當然是非常興奮的,雖然下榻的旅館,在我看來,設施是完全和這所大學的聲譽不能匹配的。
想到這裡,我非常興奮,因為即將落成的一座賓館將有我們公司完成,無疑它將為百年名校的形象做一點貢獻。
故事發生在待學校的第二天,那天晚上,晚飯照例和一些院系領導吃,中間多喝了點,所以頭有點疼,所以我就提出晚上不搞活動了,想早點回去休息。
到了旅館,在床上翻來覆去半個小時,居然一點沒有睡意,一看表,才9點半,也難怪,象我這樣精力充沛的人,這麼早怎麼會睡的著。
於是一個人走出了旅館,打算去校園裡散散步,順便體驗一下學生時代的情懷。
我走在校園的路上,6月的晚上,真的非常適合散步。
校園的空氣也如我想象般的宜人。
眼看大學生門,三三兩兩,從教室裡走出,也有不少情侶,看到此,真是感慨萬千。
忽然的發現,復旦的女生非常的漂亮,夏天的夜晚,風拂過,身邊的女生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令人不禁想入非非,正好那時,眼前走過一位漂亮的女生,橙色背心,包出酥胸上那挺拔的曲線,下面一條休閒褲,看的出腿非常修長,再配涼鞋,清純的妝扮,個頭大概1.65,五官標志,神采飛揚與我擦肩而過。
我咽了下口水,即使有色心,也決計不敢在這種場合表現出來。
忽然有點感歎又羨慕,自己天天在公司接待各種客戶,已經忙的不可開交,晚上要參加各種應酬,雖然酒足飯飽後也經常去桑拿,k歌,其間也有不少美女做陪,但是生意場的的陪女,無論氣質和妝扮,和這裡的學生美女迥然不同。
想著想著,人不覺走如學校的操場,復旦其實有三個操場,面前的一個是本部的破操場,如今大草地上雜草叢生,旁邊一排破屋,上次學校領導陪同我參觀學校時候跟我說,這排破屋原來是乒乓房,如今新的健身房已經在別處建好,自然這邊也就荒涼了。
我慢慢踱進這空曠的操場,本想穿越其中,達到它的令一邊,這個時候,忽然發現破屋邊上隱約站著一個人影,憑直覺,那是一個女生。
我好奇,走了過去,走進一看,確實是個女生,身高大概1.68,扎個馬尾辮,額頭前的劉海勾勒出漂亮的臉蛋,身上穿一件粉紅襯衫,下面是短裙,看到我過來,大概有點不好意思,朝我笑了笑,我發現她手上拿著一本課本,才想到如今正是6月底,學生們都預備考試放假,大概她正在復習什麼,我大膽問到,你在看書嗎?她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要考試了,沒辦法,呵呵她抬頭的一會,皎潔的月光讓我分明看見她長長的睫毛,和光滑細膩的臉蛋,還有那挺挺的鼻子。
目光順著朝下,接著是她飽滿的前胸,和勻稱的大腿……我忽然感覺下身有點異樣。
這時,一個想法閃過我的腦海,操她!反正明天就要離開學校了,雖然強奸女大學生要被判刑,但是在商場20年的我深深知道,有些事情一定要大膽,只要做的干淨利落,保證不會出事。
想到這裡,我臉上堆笑,說道,我今天是來學校看女兒,她也在這裡讀大學,沒想到她現在不在寢室,所以我出來隨便走走,等會再去找她她竟完全相信了我的話,放松了警惕,手上的書放下了,笑的對我說那你是第一來復旦嗎?是啊,所以不知道怎麼走到這裡來了這裡房子是干嗎的那呀,原來是乒乓房,如今沒人在那裡玩了同學,你能陪我在這裡走走嗎最好不要離開操場,我還想多看會書當然就這樣,我們自然地慢慢走起來,從話音裡,我知道她叫馮潔,是英語專業2年紀的學生。
後天是她最後一門考試,考完她就可以回家了。
我故意帶她走到小屋後面,其實是預備下手。
走到小屋後面才發現是一片雜草更加繁茂的地方,隱蔽,黑暗無人。
正是個操她的好地方啊!我心中暗暗興奮。
這時候,她覺得再走不合適我們換個地方吧,那裡太黑說是遲,那是快,我用力一把將她拽到小屋背後,然後二話不說,嘴巴往她臉上貼,手抱在她身後,她被嚇了一跳。
拼命掙開我,然而嘴巴被我的嘴巴正好封住,只聽見她嗚嗚的亂叫,我一把掏出我吃飯時候拿的手絹,堵住她的小嘴,害怕嗎?別緊張,我們先玩個游戲吧!說完,手卻撫摩著她的大腿,她的皮膚很滑,手感也很好。
你的胸圍多大?她嘴巴被我睹住,根本說不出話。
我笑道,我替你回答吧,我的寶貝是35D吧。
此時手卻已到了大腿邊沿,一面撫摩她的內褲,一邊問:你的內褲顏色?她聽到這裡,頭搖的更厲害,卻還是說不出話,我厲聲說到,你是想我把內褲撕爛呢,還是自己撩起來給我看?大概她真的想到等會總要會寢室,既然已經落入我的手中,與其玉石俱焚,還不如順從我,於是她慢慢揭起裙子,而我當然是在超近距離欣賞這幕。
我一面命令她揭高些,自己也往前移近。
我以舌尖輕舔她的內裙,享受她的氣味。
她身體忽然一震。
現在跪在我的面前。
我現在除去你口中的東西,你知道該怎麼辦!這招其實非常冒險,她隨時有可能會大喊大叫,但是她口中東西除去後並未喊叫,而是跪著身體,抬起頭,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我站直身並從褲裆中抽出雞巴來,我的雞巴因剛才的面對面欣賞已硬直起來,八寸長的巨龍在張牙舞爪,我喝令她伸出舌頭,像舔雪糕一樣舔我的雞巴。
馮潔看來全無經驗,舌尖全舔在我的敏感地帶,我一邊享受著連番快感,一雙手卻從不閒著,隔著衣服一邊一只地揉動著她的35寸巨乳。
我的雞巴在馮潔的口腔內不停抽插,她濕潤的口腔、溫柔的舌頭不斷刺激著我的每一條神經,終於我將白濁的液體全數射進她的嘴內,我看著精液從這美女的嘴角不斷滴下,達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當然不會就此放過她,我喝令馮潔轉身手按牆壁,而我則一手伸進她的裙內,玩弄著處女的禁地,另一手則不停解開她身上的衣扣,並從衣領伸手入內不停摸索,她擁有35寸的巨乳,只靠一只手自然把握不住,我只好以指尖夾著她的奶頭不停往返轉動,而另一只手則玩弄著她的陰唇,我再以舌尖吸啜她的耳珠,令馮潔全身沐浴在強烈的快感中,從她濕潤的下體,硬直的乳尖來看,是時候了。
馮潔看來也明白將會發生何事,不斷做著最後掙扎,但她的反抗不單白費功夫,反而更進一步刺激我的摧殘慾望。
我將她整個緊按牆邊,低頭吸啜她的乳尖,不時更以牙齒咬扯,而另一只手則緊接著她的陰部,並以中指突入陰道內,美女受著連番沖激不禁聲淚驅下。
我則繼續以指頭玩弄其陰核,美女乳香四溢,令我不禁一口咬下,我將手抽離她的下體,手上沾滿了透明的液體,我將手拿到她面前:我親愛的寶貝啊!看看,這是你的愛液。
我以舌頭嘗了嘗,便把愛淚盡數抹在我的雞巴上,我的雞巴比先前更大更直,看來是時候了。
我將馮潔壓在牆壁上,並以雙腳強行分開慧儀的一雙美腿,雙手則化為鷹爪抓著她的巨乳不放,手指則夾緊她的乳頭,嘴巴則強吻著她,舌頭更伸進她的嘴內。
慧儀雙手被我抓著,對我的攻擊根本豪無還擊之力,我的舌頭則吸啜著她的香舌不放,慧儀的嘴腔內還殘留著我精液的氣味,這卻令我更為興奮,我那八寸長的雞巴已頂在她的陰唇上,部份龜頭更插進陰道內,看來炮台已經裝好了。
我在心裡倒數:五,四,三,二,一!隨之而來的便是奮力一頂,我的整條雞巴便結堅固實的插進她的花蕊內,忽然失去處子之身令美女痛得淚流滿面,而我則愉快得難以形容。
在充分淫水的潤滑下,很快的整根陽具就沒入了她的身體中。
「哦!」馮潔皺起了細長的眉頭,呻吟中帶著痛苦的感覺,看來我粗大的陽具讓她有點受不了,「痛嗎?一下子就會爽得受不了的」我說。
然後開始緩緩的抽送。
「嗯…」放棄反抗的馮潔,似乎感覺到蜜穴緊緊的纏住她前所未見的大東西。
我知道,對於很多女人,雖說自己是被強暴的,可是一旦被男人插入以後,身體自然會有反應,肉棒摩擦黏膜,撞擊子宮的快感從肉洞的深處一波波的傳來,讓馮潔受不了,她閉上了眼睛,雙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我也沉浸在征服美女的快感中,一開始先慢慢的抽送,讓興奮已久的肉棒感覺一下被美女的肉洞緊緊包圍的感覺,也順便挑逗一下她。
果然過沒多久,我感覺到她的嫩穴裡流出了許多的淫水。
於是我停止了抽送的動作,把龜頭頂在陰核上轉磨,果然馮潔馬上發出苦悶的聲音,搖動雪白的屁股。
「想要嗎?」我故意問著可恥的問題。



「想要被我干對不對?小妹妹!」「沒…沒有啦!」她紅著臉啐道,這麼不要臉的問題居然在這樣的地點,學校操場的破屋後,被一個生疏的男人問起,「你不要問這種問題啦!」我嘿嘿淫笑,忽然一下把粗大的陽具整根沒入濕滑的小嫩穴中,她一聲嬌呼,雙手連忙拉住我。
我推開她的手,展開一陣急攻,我雙手把馮潔的腿張大,低頭看自己粗黑的大肉棒在馮的身體裡進出,黑色的肉棒在馮潔雪白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紅嫩的陰唇不停的被帶進帶出,肉棒上還帶著白白的淫水。
我越看是越過瘾。
「啊…不要看,我……好舒適,天啊…哦…哦…好深…撞死人了,哎……好快哦…啊…」她哎聲連連,她沒想到自己會成為這個樣子,可是在我的進攻下,肉穴裡傳來陣陣的酥麻感,她根本無法抗拒,只能亂叫。
我把她轉過身,把她的腳抬到肩上,整個人壓上去,兩只手壓住美女堅挺的乳房,她苗條的身體好似被對折一樣,粉嫩的屁股被舉高,肉棒刺得次次盡根,背後的野草也配合的嘎吱嘎吱叫。
「哎…是…是啦…老公,好老公…弄死人了…啊…我要壞了…啊…壞了啦!啊…!」顯然,馮潔被我的攻勢弄得毫無反擊能力,只覺得被我干得小穴發麻,淫水不停的流出。
「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
說…說啊,哦,你的水真多,真浪,哦…」我低低的吼著,面前美女緊窄的小肉穴緊緊的包住我的肉棒,而且不停的夾緊。
「要,我要…我是你你的,我被老公干死了,天啊,啊…啊,飛起來了,我飛了,啊…!」她一聲浪叫,纖細的臂膀從緊緊抓住我的手,然後又緊抱住我的背部,尖尖指甲直陷入肉裡,彷佛溺水的人抓到了浮木一樣,大量的淫精直射而出。
浪穴不停的收縮著,眼見是到了高潮。
「我不行了…放我下來,求…求求你,停一停,啊…被干死了啦,好老公,啊…饒了我…」我見她如此激動,自己其實也有點精關不固,便停止了動作,順便休息一下,我緊緊的把潔兒抱在懷裡,只見眼前的美女雙頰暈紅,媚眼如絲,嬌喘不止,小浪穴還不停的夾緊。
「親我!」這時她撅起了紅唇,要我親,渾然忘了自己是被奸的。
我俯身親了下去,兩人瘋狂的把舌頭糾纏在一起,交換著口水,親了好長一陣,她胸口的起伏才稍稍平靜。
「好老婆,舒適嗎?」我好不輕易擺脫她舌頭的糾纏,問道。
「哎…還問人家,你好厲害哦!」她紅著臉承認,「水流那麼多,好可恥哦!」她感到自己的屁股都濕答答的。
「要再來嗎?」我問。
這時,她紅著臉點頭。
我便換了一個姿勢,讓她上身趴在牆上,白白嫩嫩的圓翹屁股高高挺起,「這樣好丟臉啊!」馮潔說。
我也不回答,一手扶著她的纖腰,一手調整肉棒的位置,龜頭對正蜜穴,一下狠插到底,磨了一下之後又慢慢的抽出。
「這樣舒適嗎?」我雙手向前抓住她的奶子,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我知道她已經屈服了,便不再狠干,改用狠插慢抽的招數慢慢提高她的性慾。
果然眼前的美女也配合的搖動著屁股,追求著快感。
「這樣好緊好刺激,啊…你的東西撞得人家好舒適!」她回答,一頭烏黑的秀發忽然從辮子中展開,披散在雪白的背部,背部也因為流汗的關系閃著細細的光點,從纖腰到臀部葫蘆狀的曲線也讓我看得血脈贲張,一根肉棒越發堅硬起來。
「我的什麼東西?」我故意把龜頭頂在蜜穴口,不肯深入,逗弄著馮潔。
「你的小弟弟嘛!」顯然她正在性慾高張,這時哪裡禁得起挑逗,便搖著屁股往後追著我的肉棒。
「什麼小弟弟,這是你老公的大肉棒在干你的小浪穴!」我說,狠狠把肉棒刺到底,噗滋一聲,淫水從結合的縫隙擠出來。
「要不要大肉棒插你啊?要不要?」她被這一撞舒適得很,哪還管什麼害羞的,連忙說;「要!要!大肉棒快插我,快,哦。
你…肉棒好硬啊,好爽…好爽…人家…人家…啊…又要壞了,好老公,你最棒了…,哦,好舒適…我又要開始了,啊…老婆要被插死了,啊…大肉棒好爽…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我扶著馮潔圓翹的屁股,開始做長程的炮擊,整根肉棒完全拔出來後又整根插進去,只撞得她似乎發狂一樣亂叫,手緊緊抓著前面的牆壁,淫精浪水似乎洩洪一樣的的噴出來,我每次抽出來,就噴出來,插進去時又是噗滋一聲,我這時也滿頭大汗,狠命的加快速度,她的小嫩穴也不停的收縮,她的高潮似乎連續不斷的到來,我這時感到大腿一陣酸麻。
「哦,我要射了!」我低吼著,把肉棒深深的刺入她體內,火熱的精液開始噴射到馮潔的體內,噴得她又是一陣亂斗。
「啊……我不行了……一直到…要死了…」她一陣激動的浪叫後,全身無力的趴在牆壁上,這麼一戰下來,美女已是香汗淋漓,張大了嘴,不停的喘著氣。
我也趴在她的身上休息,剛射完的肉棒還留在美女體內一抖一抖的,每次抖一下,她就全身亂顫。
這場戰爭也該結束了,她再不回去就會引起寢室同學的懷疑了,我為她整理好衣服,她也為我整理好衣服,然後我們一陣狂吻後,就互相離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