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機上搭訕並狠幹一個日本MM的故事

那是今年春節前的事了,我和公司的制片BOSS去香港談事情,事情談的很順利,制片先回了北京,我趕到年27才能飛回來。
我當時心急過年,而且手頭也比較緊,就沒從香港在待一天買東西,直接坐的當天晚上的飛機往回趕。
我記得我坐的是2月3號晚上七點半的飛機,因為中途落了東西回了趟酒店,我到機場已經比較晚了。上飛機後我座位邊上已經坐人了。
坐的是個女孩,25、6歲的樣兒,長頭發,長相中等偏上,屬於比較冷漠那種,妝化的也很淡,顯得她皮膚很白,穿了一套比較樸素的深綠色大衣,手裡正抱著一個時尚包包,在安靜的等飛機起飛。
我當時沒看出來我旁邊坐的是日本人,以為就是個不喜歡說話的女生呢,就稍微衝她點了下頭表示抱歉,照常入座了。
飛機起飛。
一直無言。我就睡覺。
後來不知道睡到什麼時候,我聽到我旁邊女孩笑了。
我好奇,就睜眼。
發現女孩正在看書。
我掃了一眼,想看看是什麼書那麼惹人笑,結果吃驚的發現,女孩的書竟然是日文的!
我再看那女孩,忽然發現女孩很白很白,而且有一種說不出的日系氣質,當時就斷定到女孩是日本人了。
意識到這點,我精神頭暴起,工作的疲勞一掃而空,心想這幾年我的寶貝也算閱人無數了,但從來還沒日過日本逼,當時就來了一股子衝動,要勾到這女孩。
女孩看著漫畫發現我醒了,就看向我,抱歉的對我點點頭,意思是不好意思,把我給笑醒了。
我對回了個微笑,指指她的書說:“Japan?”我當時腦子有點放空,把日本人的英文說成了日本,也沒注意。
女孩衝我點點頭,表情很友好。
我就又接著用簡單的英文問她是來中國旅遊的嗎。
她說是。我就又趁機問她都去哪了。
她說她先去了台北,然後是香港,現在要去北京,之後還要去上海。
她和我說起話來,我發現她並不像她長的那麼冷,甚至還很友好,完全沒有中國和日本之間的民族矛盾在裡面,當然了,我對她也是友好的,因為我想日她。
說實話,我英文很一般,然而那女孩的英文更一般,而且很日本化,講得特別大舌頭,我倆就那麼有一句沒一句的搭,湊湊合合聊了一些簡單的東西。
從聊天中我知道了女孩是個東京人,名字她給我寫出來了,但都是日文我看不懂,一個像中國漢字的都沒有,只知道她英文名是Juri,我後來一直叫她JURI。她管我叫大楠。
聊天裡我知道了這個叫JURI的是個學文學的研究生,剛畢業沒多久,也沒找工作,就是一個人滿世界的旅遊,號稱要豐富人生經歷。
我當時聽了嘴裡佩服她說:“子由義。”(厲害的意思,我少有的幾個日文積累)。
心想卻在想,這次來中國讓你丫徹底的長點人生經歷!
JURI聽我會說日文,還衝我伸大拇指,用中文說:“棒。”
我覺得日本人說中文特逗,估計她也覺得我說日文很逗,就一起笑了。
飛機中途我和JURi聊了很多北京的事,我給她講北京好玩的地方。她帶著一本旅遊用中日英三語發音對照的字典,有不懂的她就翻書查,然後還特體貼的指給我說是不是這個。
她把書指給我的時候離我很近,她身上沒擦香水,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能聞到一種好聞的味道,可能是日本女人舉止投足間都有一種特別“軟”的氣質吧,對男人、即使是不認識的男人也特恭敬。
JURI並不是一個很風騷的女孩,不管從打扮還是從氣質看,她都很知性,而且挺有分寸。
這種知性就像一股牆,一直擋在我身前,我怎麼聊都覺得自己不能和她拉進距離。完全沒有上手的可能性。
後來快下飛機了,我還和她說天壇呢,說回音壁的特點,JURI翻了老半天字典也不明白我的意思,我用英文也表達不好,這時我靈機一動,說:“要不我當你的免費導遊吧?”
JURI聽了連說了好幾個NONONO,不好意思麻煩我。
我特熱情的說:沒什麼麻煩的,明天我正好休息,可以陪她逛逛,我自己也好久沒逛北京了。
JURI還要推辭。
我就做出了一個很違心的舉動,把左手和右手握在了一起以代表中國和日本,激動的說:China,japan,friend!fromheart!onefist!
JURI看我情緒挺激動,怕是被嚇著了,以為再拒絕我就會破壞中日人民的友好呢,趕緊點頭道謝,說thanks。那個動作特別日本女人,我看的當時就心癢癢。
後來我把我手機號留給她了,和她約第二天早上八點半在天安門人民英雄紀念碑下面見。
約在這兒是因為她定的酒店是王府井大酒店,離的近。而且我也想讓她感受一下咱們已去英雄的氣魄,震震她們日本人的牛逼。
飛機是晚上十一點多到的,我本來想約JURI喝杯東西,但我見JURI精神不是太好,我也有點累了,就打車把她送回酒店去了。然後我再回的東四。好好休息了一晚,磨兵礪馬,準備第二天大干日本人。
第二天是大年二十八,禮拜一,我是八點二十提前到的。
我到時紀念碑下面人挺少,顯得風很厲。我那天為了耍帥,穿的比較薄,就是一件羊毛衫配一個挺時尚的外套,然後休閑褲配旅遊鞋,裝成一個要旅遊的。這樣穿可害慘我了,風一刮,我都被吹透了,幸虧身子骨比較魁實,我才沒被凍得流鼻涕。
我就那麼一直等啊等啊,八點三十,JURI沒出現,八點四十,JURI還是沒出現……
我心開始打鼓了,心想這個日本妞不會放我鴿子吧?
我看著紀念碑壁畫上的烈士,心裡郁悶極了,心想當年我們這些烈士在戰場上打仗抗日,難不成今天這個叫JURI的小娘們也要對我抗“日”?
就在我猶豫要不要走的時候,JURI出現了。
一襲白衣。
特別的素。
她走近後我發現,雖然穿的素,但今天的JURI化妝化的蠻用心的,而且精神也比昨天好了很多,從微笑到眼眉都洋溢著一股青春的氣息。(對了,我忘了說了,這女的長的特像一個日本歌星叫中島美嘉,下面我會放一張中島美嘉的照片,供大家細品。)
JURI一走到我面前就半鞠躬向我道歉,我心想能來就好,當然不會在意。還甜嘴的誇她卡哇伊。她則誇我handsome。
我倆就有說有笑的往故宮走,到要買票哪,我就讓JURI等著我去買票。
這時JURI要從包裡掏錢給我,還問我兩張票多少人民幣,她要幫我買。
我趕緊說:NONONO,我們中國人是很大方的,沒有讓女人請客這麼一說。
JURI堅持要買,還說會付我導遊費。
我當時就裝著很生氣,說:JURI,我給你導遊完全是為了中日友好,表達我們中國人的熱情,如果你要付錢,那就是侮辱我們中國人的熱情!
JURI估計沒聽懂我的半吊子英文,但裡面幾個很嚴重的詞她聽懂了,就為難的看著我,眼神有點無辜。很卡哇伊。
我拍拍她肩膀,用了一句英文俗語:友誼無價!
JURI聽懂了,感動的都要流眼淚了,又半鞠躬跟我道謝。
我瀟灑的轉身去買票了。



遊紫禁城對我這個進過紫禁城十幾回的人來說真的挺無聊的。當天是禮拜一,但各種旅遊團還是爆棚的多。哪裡都是擠擠的。特掃興。
我幫JURI租了一個日語的導遊器,過程中我也不會用英文講歷史,只能帶著她瞎轉,渴了問問她要不要喝水,餓了問問她要不要吃飯。為了狠日的目的,我只能盡最大可能的體貼。
中間遊覽時我們還遇上了一個日本旅遊團,導遊一直在用日語給一幫日本老頭老太講解,JURI挺感興趣,我就陪著她蹭聽,過程那叫一個無聊,無聊的我都要去撞坤寧宮的宮牆。
有點性趣的事是我和JURI合影時我都摟她的腰,她也特別配合的靠在我懷裡。甚至有一張是我從後面雙手抱她,她也特自然的和我照了。(很可惜,存在我照相機裡的照片過年時被我女友發現了,記憶卡當場作古,要不現在我就能傳照片了。)
我倆是一直遊到中午快一點才離開的。出了故宮大門,JURI已經被我的體貼和風度感化了,笑容多了很多,關系也親昵了很多。她興奮的說想吃最有名的烤鴨,而且特別強調是她要請我吃,我就隨和的應了,就帶她去了全聚德。
席間我們為上午的旅程好好慶祝了一下,JURI說她被紫禁城“嚇”的厲害,說城牆好高好高。我說是你們日本的城牆太矮了,JURI笑著說是,同時還說她們日本人也比中國人矮。
我就跟她一頓扯皮,從中日人民的高矮,一直到中日人民的胸懷,最後扯著扯著我就扯到日本女孩子都很漂亮了。
JURI有點害羞,說她不漂亮。
我說你要不漂亮,那我就不知道什麼叫漂亮了。
這句話在JURI心裡挺受用,她臉紅了。
後來我趁勢叫了瓶二鍋頭,告訴JURI這是中國最GOOD的酒,一定要喝。
JURI很愛旅遊,也愛嘗試,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我給她倒了半口杯,告訴她,一定要一口喝光,FULLEMPTY,才夠GOOD。
JURI很聽話,順從的舉起酒杯,還衝我舉著示意一下,然後真一口悶了。
悶完就看她使勁閉起眼開始忍辣,樣子極度卡哇伊啊。
我哈哈的笑,問她好喝吧?
我還要給她再倒。
JURI趕緊擋住被子,說了一串日語,我聽不懂,但估計是受不了了。
我心想你也該受不了了,一口悶了小三兩,換我也得暈一下啊。
我體貼的給JURI夾菜,讓她解解酒。
JURI感激的吃了,還說了一堆日語,我聽不懂。估計她已經被熏到不會講英語了。
後來的飯上我又勸她喝了小半杯下肚,離席的時候JURI的臉已經泛紅了。
出了全聚德我問JURI還想去哪,JURI說她有點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歇會。
我就故作體貼的問要不要送她回去。
JURI使勁搖頭,說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酒店。
我就動動腦筋,帶JURI去了北海,坐在冬湖邊看白塔,氣氛相當的不錯,就是風有點大。
JURI被小半斤二鍋頭搞的挺難受,也開不了口說話。
我也沒白目的去打擾她,就安靜的陪她坐著。
大概坐了有半個小時,JURI忽然說,我很NICE,能遇上我真好。
我說你話說反了,是我能遇見你才好,你不僅漂亮,而且有內涵,更有機會讓我實現了從小就致力於為中日友好的事業而出一份力的夢想。
我說的英文貝兒頓澀,JURI聽了老半天才聽懂,不過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JURI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個十足的好人。
丁四點的時候,我和JURI離開了北海,這時候她頭還有點暈呢,我見她臉紅脖子紅不退,就問她要不要回酒店休息。
JURI被風吹了一天了,可能也想舒服一下,就同意了。
我送她回了酒店。
到酒店門口,我倆下了出租車。
JURI對我道謝,雖然有點醉累,但她還是真誠的以半鞠躬的姿勢感謝我。
我假裝體貼的摸摸她腦袋,又摸摸自己的,做出一副她頭很燙的樣子,是不是發燒了,問她需不需要我幫她去買些藥。
JURI一個勁的搖頭說不用,她只是有點累,一點都不要再麻煩我了。
我說你這話又要打擊咱們中日的感情了,有困難伸援手才是真朋友,藥我給你買定了。
JURI拉著我說真的不用,她帶藥了。
我看她挺急,就再施一計說我不信。
她說真的。
我說要不這樣吧,我上去親眼看著你吃藥了,再幫你敷個冰毛巾,這樣才能徹底放心中日友好沒毀在我手上。
JURI無奈於我的熱情,只能邀請我去她房間。
她住六樓,我們坐的電梯,電梯裡沒人,我就有點賴賴的對她說,其實我上來更多的是想和你聊聊天,看你吃藥是次要的,你沒發燒,只是有點暈酒,我等等幫你敷個毛巾就好了。
JURI可能被我的實在和熱情給打動了,特別甜蜜的對我笑著幾下頭,說了聲:嗯。
JURI訂的是間大床間,燈光是粉色的那種,特別漂亮。
進了屋,JURI像女主人一樣,先沒有自己脫衣服而是幫我把外套脫了掛了,然後才脫掉外套給我倒水。
我坐在沙發上有點被日本女人的體貼搞的受寵若驚,就站起來拉著她的手給她按坐在了床上,說你是病人,我該照顧你才對。
JURI對我的行為感動死了,有使勁點頭對我說了句嗯。
我去廁所給JURI敷毛巾,回來時發現JURI已經鑽進了被子,當然她還是穿著毛衣的。
我有點犯愣,沒想到日本女人這麼聽話,說她是病人丫還真往被子裡躺,儼然我變成了醫生啊。
我在JURI秀氣的額頭敷上了毛巾,還故意點了一下她可愛的鼻子,說你休息一會就不會再難受了。
JURI當時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了一堆日文,特好聽,雖然我聽不懂她是什麼意思。
JURI的眼睛有點迷離,放出來的目光有點醉散、也有點溫軟,我當時很把嘴有親下去吻她的衝動。
不過介於一天對JURI的了解,我知道她是個一點放蕩情懷都沒有的女人,否則我照相時摟她腰她肯定會有感覺的,我摟她時她只有那種對朋友的親切感,再無它性。
我忍住了沒親JURI,又坐回了沙發上。
這時天色漸漸的晚了,透過酒店的窗子,我們已經能看出一些北京燈火闌珊的端倪。
JURI主動和我聊起了天。聊了一些中國和日本的差別。
我就順著她的話亂扯,有目的性的扯到了中國女孩和日本女孩的差別上。
我先說中國女孩的整體水平沒有日本女孩高,主要是日本經濟比中國發達,女孩比中國女孩會打扮,然後還別有意味的說日本女孩也比中國女孩開放。
JURI同意了我的觀點。
我就勢說其實中國男孩很愛看日本女孩的成人片,你們日本在性上的開放很令我這個虔誠的自由主義者羨慕,中國要是也開放成人市場就好了,就不那麼壓抑了,性工作者在擔驚受怕的同時數量一直猛增這個局面也可以緩解了。
JURI可能不懂我所有的意思,只能聽懂一些成人片之類的,她也不太好意思多說,就說了些Maybe之類的話。
已經到這個關口了,如果再沒有突破我知道我就要掃興而歸,於是我揪住了這個話題不放,就問JURI是不是日本的漂亮女孩上街都會被人問,要不要去當明星啊。
這時候JURI笑了,說很有可能。
我看她笑的聽害羞,就猜她也被問過吧。
JURI挺可愛的點了點頭。
我裝著很佩服的樣子,借機坐到了床上,從上面俯視著她問那你怎麼不去當明星呢?你這樣的美女不當明星太可惜了。
JURI淡淡的搖搖頭,說問她的人是要她拍那種ADULT的東西,她不會去拍那種片的。
我說你真是個nicegirl。
JURI也挺真誠的說,你才nice。
她眼睛非常迷離,尤其是在粉色的燈光映襯下,這時候我的酒也有點往上返了,再有受不了了,就凝視著她說:我不GOOD,一秒鐘之前我是GOOD的,但現在我BAD了。
我微微下了下腰,把目光和JURI的靠近了些。
JURI可能明白我的意思了,表情有點害怕,也有點抗拒,但更多的是動搖。
她沒有動。
我見JURI沒反抗我,就貼到她耳邊說:我已經被你的美麗征服了。我好喜歡你,JURI。
JURI可能沒被陌生人這麼告白過,呼吸明顯加速了,喘著氣說:古……古民那賽(對不起)……大楠……Ihaveaboyfriend。
我依舊離她很近的說: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你在飛機上就和我說過,但我真的喜歡你,如果現在不能吻你,我想我一分鐘之後就要死了。PLEASE,請讓我親你一下好嗎?只是親一下,沒有別的了。
JURI肯定也被我一天的表現給感動了,在背叛和感恩之間掙紮了片刻後,她帶著委屈的表情閉上了眼。
這時不親,更待何時啊我。
我把JURI頭上的毛巾拿開,溫柔的親了下去。
JURI的嘴唇很飽滿,而且很水嫩,我親下去就像親到了水蜜桃,觸感甜美極了。
JURI感受到我的唇後閉緊了嘴,以行動來表示她不想有再多的東西了。
我親上了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就吮著她的唇珠,雙手扶上了她的柔肩。
JURI想抵抗,但是不敢動,只能用鼻息輕發出“嗯嗯”的聲音,表示不要再讓我得寸進尺了。
JURI的“嗯嗯”聲細的就像只小貓,極大的滋生了我的罪惡意念,我伸出了舌頭去舔JURI的唇,希望她能張開嘴。
JURI就是緊閉著不張,堅持著她對她男友最後的忠誠。
日本女人可能真的有點傻,我不放開嘴,她就一直讓我那麼舔。我舔了半天見JURI也不張嘴,一著急就鑽進了JURI被單,把她側摟到我懷裡繼續用濕潤的舌頭撬她的嘴唇。
JURI就像僵住了一樣,手腳都不動,就是任我抱著親她。我想她的心髒是在以光變的頻率在跳的。
我當時其實也是很心虛,我從來沒見過女人這樣不解風情,而且還不反抗,我害怕JUR會突然撞開我,再報警之類的,有點打退堂鼓。
可是這時酒勁又往上衝,抱著JURI的身子真是不想松手。
我上身穿著薄薄的羊毛衫,JURI是一件薄毛衣,她的胸不小,被擠壓在我胸前我能很明顯的感受到一股綿軟的衝擊。而且JURI骨子裡就透著日本女人的柔情和溫軟,這樣的女人在我懷裡,使得我下面的寶貝漲到我不能不干事了。
我從後面下手抓了JURI的屁股,JURI這時已經退掉外褲了,腿上只有一條很薄的內衣長褲,我很明顯的摁到了JURI彈軟的臀肉上。JURI這回真害怕了,睜開眼,要推我,嘴裡還發出了我在日本A片聽過無數次的亞美爹,大楠,亞美爹。
這時候亞美娘也不成了,還亞美爹,亞你個大頭鬼吧!
我把JURI壓在了床上,用的手法很溫柔,盡量不讓她感覺到是被侵犯,而是親熱的更進一步。我嘴裡一邊說ILIKEYOU,ILOVEYOU,一邊趁著她張嘴喊亞美爹的同時去舔她的舌頭,用嘴去封她的嘴。
JURI雖然還想擺頭扭,但真被我親到了,她柔軟的骨子就開始慢慢的順從了,用她一條軟的讓我無法想像的小舌頭和我交媾起來。
親吻的魅力是很大的,JURI被我吻爽了,我也被JURI吻出了膽子,直接把手伸進了JURI的褲子去摸她私處。
我能感覺到JURI裡面穿的內褲很薄,就像層紗,隔著她這樣的薄紗褲底,我可以很清晰的摸到她的陰唇和陰蒂。我就用食指和中指隔著她內褲刺激她的陰蒂。
JURI被摸的很想抗拒,喉底又發出了亞美爹的音型,但嘴卻離不開我的嘴了。手上更是要抱我背,兩條細腿也隨著我的手指觸摸出現了掙擰的姿勢。
很快的,JURI的下面就濕了,把薄紗型的內褲淫的油油的。我手指隔著她的內褲順著她的蜜縫滑動一點阻力都沒有。
這時JURI被酒勁和我的撫摩變得徹底發了情,用心到體貼的吻著我,還用一個很別扭的姿勢背手把自己胸衣的被扣給解了。
感覺到JURI緊繃的胸部松動了,我的注意力也從她的嘴和蜜穴轉移到她的胸。我把她的毛衣到了頸下,翻開她白色的紗狀的胸衣,吻上她的乳房。
JURI的乳房屬於偏軟的那種,面積很大,但不夠挺,一捏手就陷進去很多,這種觸感特別激發人的獸性,我咬著呀鮮紅的像血一樣的乳頭,拼命的捏她的乳房,也不怕給她捏飽了。
JURI這時嘴裡還喊著沒有意義的亞美爹呢。
我聽得喊的心裡呼呼的冒火,酒勁也猛往上衝,一個風暴襲上頭,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脫掉了,只剩內褲。
JURI眼裡帶著點淚光,不想脫她的衣服,但在我已經覆水難收的眼神攻勢下,她慢慢的脫掉了內衣長褲。我見她脫都很慢,也不心急,反正都這樣了,她跑步了了,就溫柔的撫摩著她說喜歡她。
JURI對我算是無話可說了,可能已經融化在了我白天的體貼裡,也可能是被我的大膽誘惑著放棄了原則,總之她對我是徹底服從了,雖然眼裡還有些抗拒。
我幫JURI脫掉了毛衣和裡面內衣及胸衣,她上面完全裸體了,下面只有一件已經濕漉漉的貼著黑色森林的薄紗內褲,她皮膚白皙的讓我生出了眩暈的感動。
我干過不少女人,但說實話,還真沒干過JURI那麼白的,她的白不是雪那種白,而是一種裡面蔭著粉紅,嫩的就像要流出水來那種白。這可真是一方水土孕育一方人啊。
面對到這樣胴體,我忍不住去吻她了,吻了她的全身,從脖子到小腿,每一寸的肌膚都是潤滑到令我吃驚的。
JURI被我吻的徹底放棄了心裡的底線,眼裡媚意破冬而出,當我隔著她內褲去舔她淫穴的時候,她輕輕的叫出了春香。還用日文說出了一些我聽不懂意思但語調很勾人很溫柔的話。
我看JURI下面已經濕的差不多了,就拔掉了她的內褲,徹底的面對上了她的隱私。
JURI下面好嫩,裡外陰唇都是粉色的,在淫水的映襯下,水水嫩嫩的就像剛蒙了朝露的春花,等待著盡情的綻放。
我這時擡頭看了一眼JURI,這時的JURI已經臉紅到了要熱熟,故意用手擋住了她蜜縫不讓我再看。還說著一些耐聽的日語。
我當時特喲情調的用中文說了一句:我想操你,你讓我操嗎?
JURI也聽不懂我的話,只是嫵媚的看著我。那目光是在等待我的臨幸,也是在邀請我的肆虐。
對女如此,我還有什麼可說的,我脫掉了內褲,一條火棒已經快漲到有20釐米了,粗邁的更是像四個手指頭合起來。
JURI早就通過我脹滿的內褲預料到我的尺寸了,但看到真物,她還是有些害怕,當然更多的是興奮。
我輕拉著JURI腰肢,把JURI拉到了我下面,讓她給我吸吮。
JURI也很聽話,雙手捧著我的巨棒吸吮起來。
下面被濕軟的包上,我敏感的又漲開了好幾圈。
再被口了將近五分鐘後,我覺得我的膨脹度達到了最高,就用最快的速度,以驚嚇之勢把JURI摁趴在了床上,JURI還沒反應過來呢,就已經被我擡起了屁股。
一朵粉嫩的鮮花臨上槍口,我再也沒法壓抑心中的怒火了。
中國人民萬歲!
日本女人該操!
我在心裡嚷著虛幻的口號,端著重機槍衝進了日本人的巢穴。
啊!!!!
JURI肯定沒被我這麼粗大的陰莖查過,而且是一插到底那種插。她狂叫著抓上床單,想扭腰逃開這種侵入。
兄弟已經上足了子彈,這時候怎麼可能讓小日本跑了?
我撕去了偽裝依舊的溫柔,用最殘酷的方式回擊了小日本的騷弱。
就像打樁機那樣,我從後面瘋狂的抽插JURI完全沒有九淺一深的規律,全是實打實的爆操。
JURI被我干的又爽又疼,想叫但又害怕叫太大聲隔壁聽見,就忍著我的肆虐,從喉底發出著一聲又一聲的長吟。
她的腰細的不足以支撐我瘋狂的肆虐,我就把JURI徹底的放趴在了床上,趴到她柔細的背後,單手扒開她的臀瓣,粗雞巴用斜刺的方式一下重過一下的擊穿著她柔嫩的花心。
手上也不閑著,一手使勁的捏著她的乳房,一個手去扶她的臉頰,讓她頭扭向我,我好親她濕軟的舌頭。
JURI別扭的半扭著身子,一邊背對著被我操,一邊還要用嘴迎合我的津液,那種感覺爽極了。
我爽,她更爽,靠著軟床的擺動,我們倆幾乎達到了性愛可以融合的最大值。
JURI很明顯的在出現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下面噗吉噗吉的發出著很多汲水的聲音,喉底發出的痛吟更是要婉轉到天上,幾乎是用哭的方式在表達著她對我淋漓的崇拜。
干日本女人的心情是很爽的,當你干到時你就知道了,她們骨子裡仿佛就一種想被蹂躪致死的基因,聲音的嬌顫、臀部的抖動、甚至含蓄著無限淫蕩的眼神都有勾引你往死裡操他們的情愫。
我翻轉了JURI,把她的雙腿劈成一字型,從正面插入她粉嫩的淫穴,讓她看著我操她,那種快感更好了。
JURI的眼裡含蘊著渴望又抵抗不住的乞求,嘴裡更是說出來了勾人的日語,我不記得她說的是什麼了,但當時的情景我能判斷出她是不希望我操她操的那麼狠,她的身子真的受不了。
在欲望達到頂點的時候,一切的求饒都是加重肆虐的砝碼,JURI越吟越求,我操的她就越厲害,每一下都是深入到可以頂到她子宮頸部的,JURI身上的汗出了一層又一層,開始還使勁夾腿想抵擋我的刺殺,最後只能盡最大可能的擺正姿勢享受我的強奸了。
那天我操的爽極了,至少干了JURI一個小時才射。JURI高潮了據我的感覺應該不下50次,當時我倆操完了躺在床上,身下的被單全是濕的,有汗,有淚,但更多的是JURI的淫液。
後來歇了很久我倆才去洗澡,在浴缸裡互相撫摩的時候我們已經甜蜜的像情侶了,JURI被我操服了,對中國徹底服氣了。
那天我在浴缸裡,在洗臉台,在地毯上,甚至在窗邊操了JURI一晚上,直到淩晨四點我們才睡,第二天時中午起的。
起來後我還是操她,逮到一個操日本人的機會我真的不想放過。操完後我倆洗漱,然後我帶她去王府井吃了點不好吃的小吃,回到酒店後當然還是不放過她,她就像進了一個她願意進的監獄似的,北京遊的計劃完全變成中國男人操的經歷了。
當天晚上我又操了JURI一晚上,之後JURI要趕去上海,而且我也要趕著回家過年,我倆就分開了。
我送她去機場的時候,在出租車裡還揉她屁股呢,那時的她已經徹底把我當老公了,不僅不反抗我還溫柔的膩我。
後來在機場我們分別時,我在她頭上輕輕吻了一下。違心的說了一句我愛她。
JURI當時聽的就想哭。
我們在機場安檢口依依不舍的分開了。
後來JURI回日本後給我發過mail,說她在北京的經歷一生難忘,尤其是機場最後的那個吻,她說她會把這段經歷永遠的記在心裡的,但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我個她回了一個:不見得,等你再來中國的時候你的經歷會更豐富的。
我很期待JURI再來中國,不過那封信後,她再也沒給我回過mail了。
人總是有夢的,我前一段和女友分手了,給JURI發過mail說我想她。希望她看到了,還能再來安慰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