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懷孕小情侶

杜婉菁,今年芳齡18,某著名大學大一新鮮人。面貌姣好,身材高挑,穠纖合度,加上一雙修長美腿,自入學起便吸引了校內男生目光,因此無庸置疑地成為學校校花。她身邊從不缺追求者,卻一個也看不上;她心中早被同系大二學長─柳裕凱佔據。裕凱是公認的校草,生得俊俏挺拔,家世背景顯赫,柳家在學校當地可是望族。校內許多女生十分仰慕,但裕凱有了女朋友─同班同學龔怡千。她也是位“校花”級的女生,各方面條件和婉菁難分軒輊,不少男生亦為之傾倒。
聖誕節前夕,怡千和裕凱大吵了一架。因為女方另結新歡,提議分手。婉菁是在舞蹈社認識怡千的;怡千相當照顧這個學妹,婉菁也頗愛戴學姐,兩人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姐妹淘,婉菁因而知道心儀對象和學姐正在交往。裕凱死命打電話想力挽狂瀾,但徒勞無功。這時,他想起了婉菁!他趕忙連絡,希望她幫忙和怡千求情。然而,即便婉菁出面好說歹說,照樣無法喚回已逝的愛。裕凱放棄了最後一絲希望,選在自家附近的PUB包廂,約婉菁出來聊天、訴苦。
婉菁踏進包廂,只見桌面和地上散落十多個空啤酒罐。裕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滿臉通紅,已喝得爛醉。這時,電視播放著GeorgeMichael的經典名曲LastChristmas。歌詞內容觸動了他感傷的情緒,手中一瓶海尼根啤酒「咕嘟咕嘟」迅速灌進喉頭。婉菁關上門,裕凱這才意識到有人進來。回頭一望…茫茫中竟把眼前的婉菁當成了怡千。他猛地站起,撲向婉菁,把她堵在門邊,開始瘋狂親吻。婉菁腦中幻想和裕凱在一起很久了,可是一直不敢講明。今天是個大好機會,雖然酒氣撲鼻而來,但她毫不拒絕,接受熱烈擁吻。
裕凱把婉菁向包廂內拉,不一會兒雙雙倒在沙發上。他貪婪地吻著她的額頭、耳垂、鼻尖、雙頰,還有那豐美滾燙的唇;手找到連身洋裝的拉鍊,輕輕一拉,洋裝就從婉菁腳邊滑落,身上只剩下水藍色的胸罩與內褲。裕凱轉移陣地,吻上粉頸、香肩,把頭埋進了乳溝。
「噢!裕凱…裕凱…」婉菁輕聲呻吟著,手緊抓著他的肩頭。裕凱把胸罩往旁邊一揭,開始搓揉胸前粉紅的蓓蕾,並津津有味的用嘴品嚐。婉菁禁不起挑逗,全身酥軟,心跳加速,輕聲呻吟道:「嗚…好舒服…」
裕凱的吻持續向下探索,上腹、側腹、肚臍、小腹,最後停留在神祕三角地帶。「呀~~不要…」婉菁嬌聲說道。彷彿置若未聞,他粗暴地把最後一塊遮擋的布料褪去,開始玩弄雙腿間敏感的禁地。
「呀~~啊啊…」下身傳來的刺激衝擊著婉菁,她感到那裡已經漸漸濡濕。這徵兆激發了裕凱的雄性慾望,藉著酒精催化,已經無法克制了。他火速脫掉身上所有衣物,將巨棒挺入婉菁體內。
「嗚~~啊…」由於是性愛初體驗,婉菁剛開始感到一陣疼痛。隨著裕凱一次次規律且有力的抽動,她緊鎖的眉頭開始舒展,之後便習慣這感覺,陷入了歡愉。她雙腿緊緊夾住裕凱,使兩人更緊密地接合。當下她好希望時間停滯,能繼續和心愛的男生纏綿。喘息聲、呻吟聲迴盪在包廂內,牆上時鐘繼續移動著…
隔天早上,裕凱緩緩醒來,發現婉菁睡在身旁。他嚇了一跳,腦中回想著昨天所發生的一切。此時婉菁也醒了,看見他錯愕的表情,感到有些害羞。裕凱忙說道:「昨天的事…真是對不起!」婉菁癡癡看著他,半晌才說道:「沒關係!其實…其實我…我是自願的,因為…因為我喜歡你!」她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融化在空氣中。
裕凱楞了一下,他沒想到面前的女生居然如此表白。打量婉菁全身,該多的多,該少的少,該凸的凸,該瘦的瘦,絕不比前女友差;但總覺得不對勁。最後他才說道:「不好意思,時候不早了…約改天吧!」這下換婉菁呆住了。她竟忘記回答,眼巴巴看著裕凱離開。她頓時感到難過,心想自己和他應該是不可能了。從此,她遇見裕凱總是躲得遠遠的,縱使在課堂上,也不敢回頭望。
時間悄然流逝,流過了農曆新年,流過了寒假,轉眼來到陽春三月。過去這段期間,婉菁每天清晨總是會吐,食欲不振,臉色蒼白,裕凱在校園早注意到了。他很想問個明白,婉菁卻老迴避他。於是一個週六,他傳了則簡訊給她:「今晚八點在上次的包廂見面,不見不散!」
收到這封簡訊,婉菁心情起伏不定。她原不想赴約,可是八點半時,裕凱傳來第二封簡訊:「我在等妳。」九點又收到第三封:「我衷心期望妳來。」她改變主意,穿上衣櫃裡最辣的衣服─一套黑色雪紡紗短裙,背後開到腰際,正面深邃V形剪裁使她豐滿的上圍呼之欲出,裙擺只遮住三分之一大腿,足蹬黑色長統靴─出門了。
等她出現在PUB,已近晚上九點半。她正要推門進去,手機又響了。裕凱聽見鈴聲,忙抬起頭,看到婉菁立在門口。他激動萬分,關上門,把女孩拉到身邊,慢慢說道:「婉菁,我想過了。其實…我也喜歡妳。妳…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婉菁內心澎湃不已,眼淚奪眶而出,她已經等這個答案很久了。她主動投入裕凱懷抱,玉手正好拂過他的下體。他下身一顫,說道:「我是真的喜歡妳。我發誓…我會和以前對怡千一樣對妳…不!比那更好!」
婉菁水汪汪的大眼看著裕凱,不知不覺兩人愈靠愈近,嘴唇差點碰上。她想稍微退後,裕凱卻將她拉回,吻上了她的唇。然後和前次相同,兩人倒在沙發上。這次裕凱不再猶豫,將手伸入婉菁裙內,脫下黑色蕾絲內褲,掏出勃起的巨根,開始翻雲覆雨…
歡愛到一半,婉菁發覺小腹隱隱作痛。畢竟是和心上人“炒飯”,她忍痛繼續著,直到裕凱筋疲力竭的射出為止。他倒在婉菁身旁,讓她倚靠在自己身上。突然,疼痛轉為劇烈,婉菁還以為按著肚子就過去了,沒想到完全沒用。此舉驚醒了裕凱,連問怎麼回事。她表情扭曲說道:「我…我…小腹…好…痛…」裕凱馬上抱起婉菁直奔醫院,結果出爐:婉菁已懷孕3個月,而且還懷雙胞胎!兩人大吃一驚,回想什麼時候“中獎”的,突然想起就是在…PUB裡的第一次。
回家路上,兩人討論起後續事宜。婉菁說道:「我想生下孩子,好嗎?」
裕凱歪頭想了想:「妳之後上學要怎麼辦?萬一出意外,那就…」
「不,不會的。」幾滴珠淚在婉菁眼框裡打轉。「我想生。即使以後你不要我,還有孩子可以陪伴我…」
「傻瓜,我怎麼會拋棄妳?」裕凱抹掉眼淚,抱著她笑道:「妳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人,我還怕妳不要我呢!如果妳想,就生吧!到時我陪妳。」
裕凱把婉菁送回家。婉菁雙親自幼去世,是由叔叔和奶奶拉拔長大。叔叔是城裡知名企業的老闆,因業務需要去了日本;奶奶則回老家探訪親友,兩人都許久之後才回來。至於裕凱的父母常年待在國外,也是經常不在家。就這樣,那晚裕凱就睡在婉菁家,兩具赤裸的年輕軀體緊緊交纏著…
又過幾個月,暑假將屆,婉菁的肚子已然隆起。為了不被他人看出,她買了大一號的衣服,外面再穿上寬鬆的外套以為遮掩。可是腹部一天天成長,遲早會穿不進去。未雨綢繆起見,她謊稱是為表姊購買,去訂了些最大尺碼的衣服。另外,兩人決定暑假到柳家買在海邊的別墅去。那地方僻靜,適合養胎。之後,他們到婦產科診所做產檢。醫生指出婉菁肚內雙胞胎一切正常,但因子宮頸窄小,所以生產時可能有不少風險。
面對這天外飛來的不幸消息,回到家,裕凱就握住婉菁的手,說道:「我看…我們別生了,好嗎?」
婉菁低下頭,彷若在沉思。但不一會兒,裕凱看見有水滴自她臉上滑落。扶起臉,卻發現她已泣不成聲。他心疼地將她擁在懷裡,溫言道:「傻瓜,別哭了。我知道妳想生小孩,但醫生說妳會有危險的。」
婉菁止住哭泣,脆弱又堅強地説:「我明白,但我不忍心終結兩條性命。孩子來不及看到這世界就走了,多可憐啊!我不怕,裕凱,我真的不怕。他們已和我相處了近六個月,我捨不得啊!拜託,生下他們吧!」
裕凱鼻頭一酸,說道:「我知道我無權改變妳的決定,但妳想想,面對同學、朋友,妳如何自處?要是不小心撞到怎麼辦?孩子生下後,我能做什麼?」
婉菁說道:「放心!穿著大尺寸的衣服,總能遮掩一些,就當我吃胖吧!反正只要實情不講白,沒人會知道。至於孩子…交給我奶奶吧!就說是我一個朋友的姐姐的。裕凱,一切拜託你了。」他總算點頭答允了。
暑假才開始,兩人便動身出發。柳家別墅位在海邊小丘上,需坐車前往。一路上顛簸把婉菁折磨得極不舒服,結果下車就吐了,腳步也站不大穩。裕凱趕緊挽住她,走進了別墅,兩人口中的秘密天堂。
婉菁妊娠反應更加嚴重了。因為懷孕關係,乳房再次發育腫脹,臀部也變翹,全身曲線有另一種迷人風采。裕凱看得心癢難耐,數次碰到婉菁身體,卻都被她一手推開,他只能繼續等待機會。
一天,風和日麗,陽光普照。裕凱牽著大腹便便的婉菁,走了二十五分鐘左右,來到遊人如織的沙灘。搭起遮陽傘,舖上軟墊,婉菁褪去寬大的白色連身洋裝;底下穿著兩截式淺藍色碎花泳衣。
「小心,太陽很毒,千萬別曬傷了。」裕凱慢慢扶婉菁坐下,體貼地為她擦起防曬油。他的手緩緩劃過婉菁的臉龐、頸肩、背部、手臂、雙腿、胸口和腹部,力道掌控得恰到好處,像在做SPA按摩一樣。婉菁舒服地輕哼出聲,裕凱下身開始發脹。但附近人多,不好下手,只好幫她戴上太陽眼鏡和遮陽帽,自個下水涼快。
半小時後,裕凱回到婉菁身邊,對她說:「來海邊不碰水,盡待在岸上,有什麼意思?」於是扶起她就往海裡走,婉菁只好半推半就地跟了去。
走進淺水處,裕凱要婉菁蹲低身體,他則從後方環抱住她的腹部。一陣浪打來,沁涼的感覺流遍全身,肚裡的胎兒也踢動了一下。裕凱貼近她耳邊說道:「寶貝,妳多久沒親近過大海了呢?你看肚裡的孩子多高興啊!」說完不住撫摸著隆起的肚皮。
婉菁沒答話,只是靜靜地讓裕凱抱著。他的手不安分地移到胯間撫摸,婉菁加緊雙腿,輕哼道:「不…不要…」裕凱沒有理會,手上加大力道,膨脹的下身頂住婉菁臀部,沿著股溝磨蹭。
「不…不行…不…可…以…」婉菁抵抗漸趨激烈,手不斷想推開裕凱,身體不斷想扭動掙脫。裕凱知道女方已經感到不舒服,只得放開。她整理好情緒,才開口說道:「我們該回去了!」
當晚,婉菁剛洗好澡,罩上浴袍,突然腳底一滑。「啊~~」她大叫一聲,裕凱火速趕到接住,她才沒摔倒。慌亂中,她的手摸到裕凱下身;裕凱接住她時,正好扶到渾圓的肚子和胸部上。兩人頓時尷尬萬分,裕凱連忙扶起她,自己走回客廳繼續看電視。婉菁重新穿好浴袍走了出來,遠遠看到裕凱短褲底下已然挺立。
裕凱本是衝勁十足,很敢玩的。但最近婉菁一直推辭,所以只好克制下來。婉菁做到他身旁,握住了手,問道:「你…已經…忍不住了嗎…」裕凱默然。她嘆了口氣,解開浴袍,裡面一絲不掛。
裕凱嚇了一跳,說道:「婉…婉菁…妳…」她輕柔撫摸著他的下身,點了點頭。他明白了意思,二話不說脫下短褲,把婉菁按在沙發上,開始瘋狂地愛撫、輕吻。婉菁閉上眼睛,沒有抵抗,算是給裕凱報償。
裕凱見婉菁下身已慾水橫流,便將巨棒挺入了婉菁蜜穴。由於許久未親密接觸,兩人飢渴地交融在一起,換了好幾個體位,持續數個小時,才終於告一段落…
暑假倏地過去,婉菁轉眼已經到了懷孕晚期,腹部越來越大,近來身體活動也越來越不方便。裕凱心疼她,兩人商量許久,做出重大決定:兩人雙雙辦了休學,以專心等待生產。
金黃色的夕陽灑在開闊海面上,十分美麗。婉菁站在陽台,雙眼直直望著這美景。裕凱緩緩由後方走來,摟住了她。婉菁輕聲說道:「裕凱,謝謝你…謝謝你願意放下一切,繼續陪我。」
裕凱回道:「傻瓜,我怎麼可能不聞不問,置心愛的人於不顧呢?我不會離開妳的,我也不後悔做出這樣的決定。」
兩人的背影浸在夕陽餘暉中,緊緊依偎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