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幹女兒—媛雯

這是一棟簡陋的公寓大樓,一共六層,沒有電梯,樓梯間陰暗得幾乎不透陽光,
我和我的家人就住在最頂樓。
白天在工廠當作業員的我,女兒正就讀中學一年級,老婆則在晚上到夜市擺攤子,
不算富裕的我們,依舊覺得相當知足、快樂。
可如此簡單的幸福生活,卻給四名遊手好閒的搶匪給打壞了。
我永遠記得媛雯一張淚眼迷離的小臉蛋,
細細白白的雙腿,長長地拖在地上,男人的體液,佈滿了她的下體,
破損的衣服,抱在懷裏,圓滾滾的眸子裏,有著害怕與膽怯,
悲泣和哀號的終點在哪裡?
無法原諒的犯罪,我女兒媛雯就像柔弱的玩具一般,被一群惡狼無情的摧殘著。
那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夜晚,
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客廳裡裏,我和女兒吃飽飯後坐在沙發上看著綜藝節目,
媛雯吃著水果,我喝著小酒,那一派愜意時光,很是羨煞旁人。
然而打破這美好畫面的是一陣惱人的門鈴聲,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媛雯放下手中的叉子,不加思索就起身前去應門。
或許是因為爸爸在家的緣故,她毫無警戒心打開家門,
[請問你們要找誰?]媛雯傻傻地站在那裏,望著外頭的男子。
[小妹妹,一個人在家嗎?]
還沒等媛雯說半句話,一個黑影就掠過她的眼前,伸手扯住她的頭髮、摀住了她的嘴,
隨即旁邊另一人抓住媛雯的雙手反剪在後,將她推進屋內,
面對眼前四名不速之客,我想制止他們,可卻被突如其來的棍棒重擊。
[啊!!!]
一瞬間,我用手臂去抵擋,強烈的疼痛傳來,讓我抱著被打的手臂蹲在地上哀嚎。
[聽著!把家裡頭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歹徒冷冷的嗓音命令著。
[我們家過得辛苦,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忍著手臂的疼痛,我嘴硬地對歹徒說。
看我傲慢的態度,歹徒再次舉起棍棒朝我身上毆打,
面對如此兇暴的惡徒,媛雯臉上也因驚嚇而滲出冷汗。
[不肯合作是嘛?那我們自己找了!找到就有你好受!]歹徒惡狠狠地恐嚇,接著馬上翻箱倒櫃的找尋。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僅僅拿到我皮夾內的幾千塊錢,
[我說過,家裡真的沒有值錢的東西]我淡然的態度,引起了歹徒莫名的火氣。
其中一人滿臉堆笑地撮了撮手,他隨手抄起桌上的煙灰缸,甩動著身上的肥肉走向媛雯,
[你們,,,你們要幹嘛?]
[沒錢?沒錢只好拿你女兒出氣了!]
胖子笑著看媛雯,但手上的煙灰缸卻朝她擊下,
[不!不要打她!]看到這幕的我帶著傷拉住了胖子的腳,
我在菸灰缸落到媛雯臉上時,救了她一次,
可那菸灰缸卻 [啪!] 的一聲,狠狠地砸在我的頭上。
[啊!]女子尖銳的叫聲在歹徒摀住嘴的情況下,變得相當無力,
害怕引起鄰居注意的歹徒,惱羞地甩了媛雯一耳光,
[再叫?再叫?再叫就把這隻木棍塞進妳體內!]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木棍,冷不防地朝她腹部一腳踢下,
一瞬間,媛雯雙手抱肚,眼淚就像打開水龍頭似的溢出。
看著歹徒們囂張的氣炎,我激動得全身亂顫,手更是抖個不停,
[不,,,不要阿,,,不要打我女兒,,,求求你們,,,救命啊,,,]
我喊著喊著,歹徒就拿起一塊破布塞進了我嘴裡,
另一人索性上前推倒媛雯壓制在沙發上,
[沒錢,只好讓爺們享受妳的身體了。]
歹徒目光變得森冷,媛雯曲著身被他壓在身下。
聽見歹徒的話語,讓我一陣涼意襲來:
我情緒激動地悶喊著:[求你們!不要亂來!求你們!]
但歹徒二話不說便粗暴地脫掉她的外褲,
一雙白皙的腿,皮膚白裏透紅,晶瑩剔透,看得歹徒們下體都鼓了起來。
看著他們開始對媛雯施暴,我慌了,顧不得身上的刺麻,
我奮力站起身撞倒其中一人,媛雯也舞動著手腳阻止男人們的侵犯,
她亂踢、亂打,躺在沙發上強烈抵抗。
面對我們的反抗,歹徒們體內原始的動物野性爆發了,
一拳過來,我被打倒在地上,而剛剛被我撞倒的人爬了起來,馬上狠狠地踹了我幾腳。
媛雯那兒也不好過,火辣的巴掌不停朝她掌摑,
原本稚嫩的臉龐充滿了恐懼與痛苦,眼角噙著淚,嘴角泛著血,不時發出嚶嚶求饒。



歹徒們望著那張精緻的容顏,得到她的慾望更加強烈,
他們伸手掐住了媛雯的脖子,越收越緊,緊得她無法呼吸,臉蛋漲成了紫紅色,
媛雯驚恐地掙扎,可是完全不是他們對手。
瘋了!瘋了!他們真的打算這樣掐死她,是不是?
這一掐使得我忍不住在一旁跪地嗑頭,
[不要,,,不要這樣,,,求你們,,,求你們,,,]
嘴裡被塞了破布的我,聲音顯得軟弱無力。
[怕嗎?]歹徒邪惡地低語,鬆開手,一下下撫摸著她柔細的秀髮,有一種惡意的溫柔,
媛雯咳嗽著,拼命喘氣,等不及呼吸平復下來,她又轉身往房間逃跑,
不過,才剛進房門就被緊追在後的歹徒拉住,用力地按到牆上,
粗糙的牆面磨痛了她幼嫩的臉頰,帶來一陣陣火辣的疼痛。
見狀我也連滾帶爬地到了房門口,只聽見歹徒俯在她的耳邊輕語:
[妳說,如果我在妳爸爸面前幹妳,他會如何?]
天哪!這太邪惡、太不堪了!
我聽了連忙對他們磕頭,[求求你們,放過她,,,求求你們,放過我女兒,,,]
歹徒壞笑著,輕舔媛雯泛出血絲的臉頰無恥地說:[女孩!妳說,他會不會硬起來?]
[魔鬼,你是魔鬼!]媛雯激動地啜泣。
[小妹妹,妳,應該還是處女吧!全天下,應該沒幾個人能看見自己女兒破處的模樣吧!]
歹徒冷笑,灼熱的舌頭再度刷過她細嫩的耳朵,
[不要!不要!]她拼命地掙扎,寧願死,也不要被這般羞辱!而且還是在自己的父親面前,太丟臉、太可恥了!
可男女天生的氣力差別,讓她掙脫不開被死死地按在牆面上,
歹徒大手一伸,媛雯絲薄的內褲像剝落的花瓣般飄落在地上。
他們兩人架著媛雯,其中一人兩根手指就這樣粗魯地插進她乾澀的私處,帶來強烈的不適與疼痛。
[啊!!!好痛!!!好痛!!!好痛!!!嗚嗚嗚。。。嗚嗚嗚。。。]
媛雯相當難受,雪白而飽滿的臀兒瘋狂地扭動著,想要從歹徒的控制之下擺脫,
這時,歹徒們長長的讚嘆一口氣,[呼!我們有得爽了!嘿嘿嘿!]
[不要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女兒!]聽見媛雯的哭叫,我的心臟緊緊地揪住,就快呼吸不過來。
男子繼續撥弄著媛雯粉嫩的陰唇,原本架住她的其中一人也不得閒地手掌一探,
抓住了我女兒絲滑的烏髮,沒有絲毫地憐惜用力一扯,將她拉到自己的懷中。
[啊!]媛雯尖叫,細緻的眉兒緊皺,就如同潔白無辜的兔兒一般,被牢牢地叼在猛虎的嘴裏。
男人扭過她的臉來,狠狠地堵了上去,小妮子倔強得很,咬緊牙關就是不鬆口,
不過,這難不倒歹徒,歹徒伸指在她的臉頰上一捏,舌頭立刻長驅直入。
這下媛雯口中,全都是歹徒的氣味,嗜慾的舌頭將她的卷起來,重重地吮,沉沉地吸,唾液瘋狂地交換著,
她被逼吞咽著屬於歹徒的骯髒唾液。
羞辱、不甘、緊張,讓媛雯衝動地用力咬下他的舌,
[啊!臭婊子!看我怎麼教訓妳!]
這下子歹徒吃了痛,放開了媛雯的臉,朝地上吐了一口鮮血,
怒罵一聲,歹徒走出房間拿起我剛剛喝酒的玻璃瓶,
他怒氣忡忡抄起酒瓶子回到房內,推開了玩弄媛雯小穴的同夥,
一瞬間將瓶口頂住媛雯的小穴死命的望裏插去。
[臭婊子!痛死妳!臭婊子!痛死妳!爽嗎?爽嗎?]
看到這幕,我瞪大了眼睛罵到:[嗚!不!不!你們,,,你們這些禽獸!不要這樣對她!]
巨痛在媛雯的下體爆開來,頭開始發暈,冷汗直流,
纖細的小手往自己下體一摸,指間鮮紅,染上一些些的血,
強烈的痛苦讓她雙腿緩緩曲起,雙臂輕輕抱膝,身體微前倒下,淚水不停地滑落。
她從未遭到此等羞辱,也不曾被人赤裸裸的見過,尊嚴彷彿一瞬間被眼前的男子們狠狠地剝掉。
[人渣!垃圾!]我怒罵歹徒,此刻心裡的痛,甚至更勝於媛雯身體的痛。
[人渣?垃圾?]將酒瓶塞進媛雯下體的歹徒轉頭看了看我,並將我口中的破布拿下,
他眼神露出一絲的不屑,繼續說到:[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是人渣、垃圾!]
[我們玩點不一樣的。]歹徒惡意地說道,然後扯著媛雯頭髮到我面前,
歹徒冷酷的眼瞳,低下來,望著跪在地上的我,惡狠狠地命令著:[上她!] 
媛雯嚇得全身抽搐,雙腿抗拒著往後退:[不要,,,不要,,,不要這樣,,,]
見我沒有任何動作,歹徒靠近了我的耳邊,冷冷地再說一次:[我叫你,上她!]
歹徒箝住媛雯的頭髮,往我身上壓,咒罵道:[賤女人,敢咬老子!我就讓妳親爹教訓教訓妳!]
我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人欺凌,心想著:
[可怕的歹徒們,今天一定不會放過她,哪怕再怎麼反抗,媛雯都得接受被輪姦的命運!]
我張口結舌了好一會兒,不自在的視線落在女兒光溜溜的身上,
及腰的烏黑長髮披散,襯出她白皙無瑕的肌膚,看起來飄逸動人。
[喏!你看清楚,眼前的就是妳親女兒,能跟女兒做愛的機會不多啊!趕緊把握機會吧!]
媛雯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驚訝的神色中有些倉惶、困窘,她下意識的搖搖頭。
這時可怕的想法快速地在我腦中堆砌:
[這麼美的女孩,給外人先糟蹋了多麼可惜?反正今天她注定逃不了了!]
我仰望著天花板上的蜘蛛網,又是一個無聲的歎氣。
她的稚嫩讓做父親的我只能舉雙手投降,並且,我不想便宜了這些外人,
於是,在媛雯淚眼凝望下,我輕輕撥開遮住她臉頰的細軟長髮,低頭看著她的臉蛋說:
[第一次,,,爸爸來,,,妳比較不會痛,,,]
[爸,不可以!你不可以!]
女兒飄逸的長髮在空氣中散發清香,我感受得出她身軀的溫熱和柔軟,
一股強烈的衝動在我下體勉強的壓抑著。
[好呀!肥水不落外人田!快操你女兒吧!]
[酷!父親操女兒!爽啊!]
歹徒的心情興奮不已,而媛雯咬著唇,無助的望著我,像是在祈求我。
[我對不起妳,媛雯。]顫抖的喉結,低沉的嗓音,明確地道盡我接下來的獸行。
我輕撫著她甜美素白的臉,起身脫下了自己的褲子,
此時,歹徒們同時興奮大喊:[脫!脫!脫!脫!脫!脫!]
[呵,這樣對得起你老婆嘛?]
[女兒是上輩子的情人,可以與舊情人再續前緣了!]
這下子所有的男人熱血沸騰,唯獨媛雯睜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眸,神色顯得震顫:
[爸,,,不可以,,,不可以,,,我是你的女兒,,,]
媛雯不放棄最後的掙扎,她依舊想跑,可這回歹徒們替我緊緊抓住她,甚至譏笑她:
[小姑娘真美啊,要給老爹上的心情如何?]
[不!不要!爸!不要啊!爸!這是亂倫!這是亂倫啊!]
我說:[媛雯,今天他們不會放過妳的,,,第一次,,,爸爸來,,,會溫柔對妳,,,]
她的眼神浮出痛苦,披散著瀑布般的美麗秀髮,身體一股淡淡清香圍繞在我鼻端,
我的理智早已渾沌不清,我把她拉向自己,緊緊的抱住她溫熱柔軟的身體,
盈盈纖腰,平坦的腹部,還有隱在陰影處的淺淺絨毛,少女的腿,夾得非常緊,看來,是生澀得很。
當狠下心後,我把她緩緩推倒壓在身下,醜陋的陽具早在看媛雯被侵犯時就充血了,
我沒有耐心的將陽具直接抵上她小穴口,
媛雯睜大了眼睛,兩隻緊握起的小手,一隻抵在我們兩人胸前,另一隻擋著自己未經人世的穴口,
我感受到了她的僵硬,她的驚嚇,但我受不了了。
我要她,我不管她是否會排拒,我今晚都要定她!
我緊緊的壓向媛雯,讓她感受到我的下體多麼堅硬,
平日和善的父親在她眼前脫光衣服,陽具充血,令她飽受驚嚇。
[女兒,對不起,爸爸必須這麼做。否則等等他們輪姦妳,會更痛苦!]
語畢,我用力地將手掌伸到她的腰間,定住她的掙扎,膝蓋插入她的腿間稍一用力,輕而易舉地分開了它們。
當我的龜頭碰到媛雯穴口時,她明白我要來真的,自己難逃此劫,哀求著:
[爸,,,不可以,,,不可以進來!嗚嗚嗚,,,嗚嗚嗚,,,不可以進來!爸!]
而她的害怕,我故意不看見,我痛恨自己的殘忍,
但今晚我必須這麼做,女兒的第一次,我不想便宜了外人!
接著,我的龜頭緩緩地塞進女兒穴裡,
[噢!老天!她好小啊!]我在心裡驚呼著,
當我的龜頭才塞進穴裡,就明顯的感覺到她陰道的嫩肉緊緊地包覆我,
這感覺像是龜頭被套上橡皮筋似的,陽具脹到快炸了。
我的舒爽,卻讓媛雯承受極大的痛苦,她的眼眸,瞪得很大很大,烏黑的瞳孔裏,我看見自己的影像清晰,
她揮舞著手打我、搥我,可卻反抗不了慾火上來的我,
[厄啊!好痛,,,好痛,,,嗚嗚嗚,,,爸,,,我好痛,,,好痛,,,]
一雙充滿淚水的眼瞳寫滿驚懼,直望著天花板,
兩隻小手幾乎要把我皮膚抓破,喉嚨裡哽咽著痛楚,
任誰聽見自己女兒這樣哀嚎,都會捨不得下重手欺負,
我退了出來,有幾分委屈、有幾分無奈對她說:
[別怪爸爸,妳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先習慣這種感覺,否則等等無法承受他們的輪姦。]
[不要!我不要!]媛雯嚇得身子微微發抖,
這般嬌弱、這般無助,一個十六歲的小娃兒,嫩得很,卻要承受這種痛苦,
嘆了口氣,該做的還是要做,拉開她雪白的大腿,我再度挺進。
痛感還在繼續,對於性愛的體驗,媛雯沒有體會到分毫的樂趣,甚至還讓她的自尊完全喪失,
[女兒,,,忍一忍就過了,,,]
我的眼眸灼熱,言語在此時變得多餘了,男性的本能,自然地反應著我,
這樣極樂與極苦的交織,讓我的思緒變得越來越混亂,
我表現得百般不願意,但實際上是享受著少女綿軟的身軀,
當陰莖更加深入媛雯體內時,我發現她的陰道嫩肉更緊地圈住我的龜頭,
她哀叫著、喘息著,淚眼朦朧,[爸!不要!不要!好痛!好痛!爸爸。。。]
快感,讓我危險的眯起眼睛,起伏的胸膛充滿狂熱的欲望,
我雙手捧起女兒的臀部,完全不給她喘息和準備的機會,灼熱昂揚的欲望狠狠進入她的體內。
[嗯啊!女兒!]
沒有溫柔對待、沒有存憐惜之心,這世上最脆弱不過就是處女的貞膜,
抵抗不了如此強大的征服力量,只能乖順地臣服,應擊而破。
[啊!]這聲痛吟,是再真實不過了,媛雯的身體,就像是被人用刀狠狠地劃開一般,
痛徹心扉,渾身劇烈地顫抖起來,
[噢!老天!好爽訥!]我心裡呼喊著,這本不應該是父親該有的態度,但真的太舒服了!
脊竄起的快感,毫無空隙的緊密結合,
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契合,如此的緊密相連,彷佛我與媛雯該是一體,彷佛女兒的陰道是為父親而打造。
[啊,,,嗚嗚嗚,,,,嗚嗚嗚,,,爸爸,,,快出去,,,快出去,,,好痛,,,嗚嗚嗚,,,]
媛雯痛苦掙扎,弓起了身子,可卻被我結實的手臂壓制著,按在那兒。
[哇嗚!!!她老子真的操了她!!!]
[自己女兒也搞得下去,老傢伙不簡單!]
[太刺激了!太刺激了!幹自己女兒是什麼感覺?]
[傻子,當然就是超爽啊!對吧!]
[操她啊!操她啊!操死你女兒!]
聽著眾人的鼓譟,使我慾火更加戰勝了倫理道德,
我緩緩地退出陽具,接著又狠狠地擠開媛雯的小穴,
享受著開疆拓土的異樣快感,結實的臀部再度用力,將龜頭頂入她的最深處,
有一種濕潤的液體漫了出來,對男人而言,是一種爽快到極致的折磨。
[噢!原來這就是我寶貝女兒陰道的觸感!好緊!好暖吶!]
媛雯的肉壁強烈地蠕動著,拼了命地想要將那讓她痛到想死的兇器給擠出去,
可是,我沒有給她一點的溫存,沒有適應的時間,直接就在她體內動了起來。
[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嗚嗚嗚嗚,,,]
[爸爸,,,好痛,,,好痛,,,不要了,,,不要了,,,嗚嗚嗚,,,嗚嗚嗚,,,]
處子的鮮血,隨著我的動作,被帶了出來,順著她潔白的大腿蜿蜒而下,細細縷縷地沾染床單,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五下。
[啪啪啪,,,啪啪啪,,,]
我死死地壓著媛雯柔軟的上身,抵在床上擺動下體,
她的手隨意地揮舞,鏘喨一聲,床頭的相框摔碎了。
照片裡的女兒,有著洋娃娃般的漂亮眼睛,睫毛又長,皮膚又白,
笑得多麼燦爛,兩個腮幫子鼓鼓紅紅的,嫩得讓人老想往她臉上捏一把。
我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照片中的可愛女兒會躺在我的身下,哀鳴一聲高過一聲,
我更沒想到我會是她的第一個男人,第一個征服她陰道的男人!
父親的陽具、女兒的陰道,毫無空隙。
就像天造地設,就像與生俱來一般,
兩個缺角的圓,因為彼此的結合,變得圓滿。
[噢,,,噢,,,老天,,,這個感覺,,,太爽快了!]
我沉浸在美妙奇特的激情律動裡,漸漸迷失了。
女兒的身體因為我的進出而收縮不止,
[厄啊!厄啊!厄啊!厄啊!嗚嗚嗚嗚,,,]
我的陽具因為她的緊熱而衝鋒陷陣。
[嗯!嗯!噢!噢!]
[爸爸,,,住手!住手!嗚嗚嗚,,,嗚嗚嗚,,,]
媛雯下體的痛楚一直都在延伸,沒有減弱,而身上的父親我,每一下都是對她扎實的衝撞,
[嗯,,,嗯,,,寶貝,,,忍忍,,,忍忍,,,噢,,,噢,,,]
我激烈地動作著,她的胸乳不斷的在我眼前晃動,身上也泌出了一層薄汗。
或許這樣會弄壞了她,但我別無選擇,與其讓她給別人享受,倒不如我自己先來!
想著想著,我的嘴忍不住堵上了她的唇,滿意的攫取她的檀口。
我迫不及待的纏住她的舌,兩人相濡以沫,下身也沒閒著持續用力撞擊,
我吮著女兒的唾液,吻得滋滋作響。
好煽情,好曖昧,充滿情慾,充滿狎玩,
此時此刻,這場歡愛裏,交織的究竟是親人間的愛呢?又或者只是征服?
漸漸地,我每一個大力撞進,都讓我釋放真實的自己,
[嗯,,,嗯,,,噢,,,噢,,,女兒,,,放輕鬆點,,,放鬆點,,,妳會好過些!]
我用低沉的嗓音在媛雯的耳邊說話,暢快的感覺不斷從父女交合處傳來,搞得讓我通體舒暢,
一波波電流麻竄著四肢百骸,埋入她體內的陽具緩緩的退出,再大力的撞了進去,
我大起膽子戲弄她的身子,在柔軟的乳房上輕揉慢捻,
可憐的雙峰遭到嚴重的擠壓,媛雯哀啼的聲音不絕於耳。
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我撫摸她汗濕通紅的小臉,安慰道:[快結束了,寶貝,再忍忍,,,]
[啪!啪!啪!啪!啪!啪!]
[啊——厄啊!]她的三魂七魄要被撞暈了。
女兒哀哀低叫,而我急速衝刺起來,一手拉著小腿,一手按住腰身,猛烈撞擊。
[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抽送的動作持續加快,臀部就像電動馬達,
一波接著一波的快感將我陽具緊緊包圍,強烈的動作也讓女兒陰道內劇烈緊縮,
[媛雯,,,讓爸爸射在裡面,,,爸爸的精液可以當潤滑劑,,,等等被輪姦才不會太痛苦!]
我為自己找了個名正言順內射女兒的理由,開始最後的衝刺。
[啊啊啊啊啊——緊……有夠緊!太爽了女兒!] 我心裡呼喊著,狂喜,
情慾如排山倒海般源源不絕,最後,在她的抽搐緊縮中不由自主射出了灼燙的熱液。
一下、兩下、三下,我的精液大量灌入媛雯體內,  
她一雙純淨的眼睛早被淚水弄糊,柔緞般長長的髮絲遮去她哭泣的臉蛋,
全身像癱瘓般倒在床上無法動彈,長久以來父親給她的安全感,在今晚全部瓦解了。
抽出陽具後,媛雯緊緊的交握兩隻小手,喉嚨裡燒灼著痛楚:
[嗚嗚嗚,,,我恨你!我恨你!你不是我爸!我恨你!]
看見女兒的淚,我一陣心疼、內疚,伸手抹去她頰上的淚,卻抹不完滾落不停的淚痕。
我握緊那雙纖白的顫動小手安慰,[別哭。別哭了好嗎?]
我射精的這幕,讓歹徒的情緒沸騰到了高點,他們大笑著冷言冷語:
[你女兒被親生父親上呢!她怎麼能不哭?]
[該爺們爽爽了,小姑娘!]
歹徒一人拉開了我,馬上跨坐在媛雯的腹部,
他擼動著自己的陽具,播開媛雯散亂的頭髮,淫笑著:[沒吃過肉棒吧?來!嚐嚐!]
歹徒將龜頭貼到了媛雯的嘴唇上,她緊閉著唇不肯配合,
於是歹徒用力扯住她的頭髮在床上撞了三、五下,
接著又是一耳光,[啪!]
[啊!],挨打後的媛雯,像隻受傷的動物般瑟瑟發抖,
[張開嘴!張開嘴!]
歹徒扣住她的下巴,俯下身子,硬是將陽具塞進媛雯嘴裡,殘暴地擄掠。
我看著她的頭被歹徒狠狠抓著,櫻桃小嘴被塞得滿滿,嘴邊都是男人的體毛,
前前後後,歹徒的陽具在我女兒嘴裡來回進出了數十下,
沒有口交經驗的媛雯似乎惹得眼前男人十分不滿,
一會兒的時間,歹徒不耐煩地退出陽具,莫名其妙又甩了她一巴掌,
[口交都不會!只剩一個小穴,咱爺們四人什麼時候才能輪完一圈?]
話說完,那名歹徒不悅地穿上衣褲,自討沒趣地離開我家。
而剩下的三人則繼續虎視眈眈地看著媛雯:
[我們,要強姦妳囉!嘿,嘿,嘿,,,而且是,,,輪!姦!]
變態的歹徒面容帶著淺笑,一字一句都在羞辱我女兒,
我氣得身體直發抖,卻只能死死地盯著他們的舉動。
媛雯哭得喉痛聲啞,心悸氣頓也沒人在乎,反正她今晚是為了讓男人發洩而存在,
男人們永遠不會重視她的感受。
接著,一名歹徒雙手抓住了媛雯的腳踝,用力地使勁,
媛雯就被他從床中央拖到了床邊,
男子雙手一放,媛雯的下半身就被他甩在床下,上半身還攙扶著床緣。
[爸爸捨不得玩的,叔叔都可以加倍跟妳玩!]
[呃,痛!]媛雯感受到肩膀上突如其來的吃痛,她低聲嚶嚀,卻推不開歹徒咬在自己肩膀上的頭。
歹徒猛地低頭咬住我女兒的肩頭,一隻腿跨進她的腿間,微微屈膝,
嘴裡含糊著嘟囔:[有個那麼美麗的女兒真幸福,叔叔都想自己生一個了!妳幫叔叔生如何?嘿嘿嘿!]
讚歎完以後,歹徒便提著他那巨大的龜頭對準了媛雯的陰戶,
[噗吱]一聲,他把我女兒那兩片鮮嫩的陰唇頂開來,半根粗大的肉棒插進了媛雯的陰道內。
頓時,媛雯悶聲痛哭,歹徒的唇、歹徒的手,歹徒碩大的陽具開始全面侵佔,
只見媛雯背對男子,男子用狗爬式一下一下的抽插她,
每一下抽幹,都從媛雯的肉穴帶出了一些我剛留下的精液,而兩人的腳下儼然已成一灘精水漥了,
順著媛雯銷魂的鎖骨,歹徒用舌尖慢慢舔潤著,一路向下,
聽著那脆弱無助的哭聲,我的心就隱隱抽痛。
[嗚嗚嗚,,,嗚嗚嗚,,,你們這些壞人,,,你們這些壞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叔叔強嘛?叔叔強嘛?小寶貝!]
[噗滋,,,噗滋,,,啪!啪!啪!]
男人的性慾高漲,愈插愈起勁,尤其是看到媛雯被搞到流汗,整身玉體都在發亮,
他興致一來,就把她的手舉高,將頭湊過去舔她的腋下,
[噢嗚!好香的身體啊!連汗都是香的!好緊!好嫩的小穴!]
男子的陰莖不停進出媛雯陰道,刻意插得非常用力,
我在一旁看得出女兒的臉愈來愈痛苦,似乎已經累癱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媛雯動人的雪白胴體完全赤裸在眾人的目光中,
每個男人的目光都出現血絲,呼吸也變得像野獸一樣可怕。
正當我頭暈目眩,處於恍神的狀態,
在抽插媛雯的男子突然要求其他兩人將我托到床邊,並且壓住我的頭貼向自己和我女兒的交合處,
他狠狠地操弄著媛雯,一下又一下,肉棒就在我眼前狂野地蹂躪我女兒嬌嫩無比的陰唇,
粗如兒臂的陽具分開陰道內的黏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幽暗的狹小嫩穴,
媛雯陰道嫩肉也隨著歹徒的陰莖動作,翻進翻出,
[來,你聞聞,這就是性愛的氣味,你女兒的陰道和我的肉棒結合後的氣味]
[不要啊,,,不要啊,,,求求你們,,,善待她]
我不知道該怎麼掩飾心裡酸澀的感覺,眼中的淚珠不停滴下,
[妳的女兒真可口。]歹徒淫笑著,下體又用力狠狠撞擊了媛雯數下。
看著,看著,我閉上了眼睛,似乎默默的接受了這一切,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善待她,,,求求你們,,,]
香閨內戰況空前激烈,充滿著歹徒陰莖的抽動聲、粗喘聲、媛雯的哀叫聲以及肉體的撞擊聲。
十分鐘過去了,媛雯嬌弱的樣子更滿足了這禽獸的慾望,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緊窒的陰道令他發狂,男人的眸子染上火焰,比野獸還要瘋狂,擺動著下身,
力道大到幾乎將媛雯搗碎,他就要射精了,
[噢!女孩!叔叔來了!]
低吼一聲,只見他全身抖動連打冷顫,下體緊緊壓著我女兒,
兩人的身子緊密相連,晶亮的汗水在彼此的身上交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兩分鐘後,男子才終於撐起身子,放開身下的媛雯,
同時間,原本走掉的那名歹徒居然回來了,
他手上提著一袋物品,口中振振有詞:[口交都不會?那只好委屈妳的屁眼了!]
男子晃動著手上的提袋,歹徒們雀躍地問道:[該不會,嘿嘿,要浣腸?]
男人們眼角因為笑容而彎起,媛雯馬上被他們帶進了廁所。
接著,大約有五分鐘的時間,我聽見的全是尖叫,叫聲淒厲無比,
隱約我還可以聽見裡頭男人的對話:
[抓緊啊!把她屁股抓緊!]
[針筒,,,針筒,,,快!]
水流聲、男人們的笑聲在浴室內迴盪,我在外頭可以想像他們是如何對待我女兒,
當我再看見媛雯時,男人們抓住她的手臂,她光著赤裸的身軀,走路似乎有些顛簸,
媛雯眼底閃爍著淚霧,楚楚可憐的瞅著拉她的男人,
而男子勾唇放肆一笑,下半身硬得不斷跳動著,連拖帶拉將她推到了床邊,
[最精采的部分才要開始。]歹徒笑了笑,又淡又冷,他們一人躺在床上,
馬上另外有兩人架著媛雯,分開她的雙腿跨在躺下的歹徒身上,
躺著的歹徒陽具就直挺挺的站在我女兒穴口正下方,
[不!我不要了……我不要了……]媛雯哭叫著,知曉歹徒的意圖,她死死地夾住腿,不肯朝陰莖坐下去,
[倔丫頭,該讓妳吃更多苦頭才行!]
一名歹徒低下身子,結實的手掌滑入媛雯細嫩的雙臀之間,手指朝她屁眼插進,
[厄啊!不要……] 媛雯咬著唇,雙腿一軟,屈膝就坐上了歹徒堅挺的陽具上,
躺著的歹徒順勢抱住她,死死地將媛雯扣在自己身上,[噢嗚!好緊啊!女孩!]
另外手指還在媛雯屁眼裡的歹徒指節勾起來,在她生澀的肉壁內重重地點揉,沒有帶點溫柔,
他就是想要讓她痛,想要羞辱她,在我這個父親的面前,姦淫、蹂躪我的女兒。
[啊!不要……不要……好痛!好痛!嗚嗚嗚……]
[真倔,讓我看看,妳可以有多倔強。]
歹徒的手指抽出,他套弄數下自己的陽具,
原本躺著的歹徒似乎明白對方的意思,接著,就在陽具還插著媛雯的狀態下,
他用雙手捧著她的雙臀,向兩邊扳開,
不一會兒,第二隻又長又粗的陽具頂入媛雯後門的最深處,
頓時媛雯被這兩名歹徒激烈的動作給搞得痛苦難耐,
我看見她的臉,她顫抖的弓起身子,眼底充滿驚恐,額頭佈滿汗水,
慘白顫抖的唇瓣緩緩哀鳴著:[好痛,,,好痛,,,媽媽,,,我好痛,,,]
性慾高漲的歹徒們姦紅了眼,直接捧住媛雯的嬌臀,兩人聯合起來大力的抽刺著,
肉體聲混合著淫水聲在房間的每個角落清晰迴蕩著。
[噢!真爽!兄弟!我感覺到你的龜頭和我的龜頭在這女孩體內推擠著!]
[噢!噢!嗯!嗯!爽快!爽快!咱們操死她!]
強姦媛雯的歹徒們不停地發出囂張的嘻笑聲和惡劣的嘲諷話語。
疼痛、羞辱,雙眼充滿驚愕的媛雯被夾在兩個男人中間蹂躪,
多麼令人害怕、恐懼的情景,仍處於恍神的我狀態,受到驚嚇般愣怔著,
不知道媛雯被輪姦了多久,只知道她硬咽著,抽氣,身上的男人一個換過一個。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當我又注意到床上情景時,媛雯已經不省人事的倒在床上,
[喂!叫啊!叫啊!]歹徒拍拍她臉龐,似乎覺得媛雯不叫、不反抗沒了樂趣,
歹徒們開始套上自己的衣物,搜刮了幾樣家裡較為值錢的物品便匆匆離去。
家,又回復到原本的寧靜,
可是,房內兩具赤裸的身體,卻在心裡留下了永遠不能彌補的傷痛,
床單一灘濕露露的痕跡,我的女兒媛雯兩腿併攏,陰部還不時流出陣陣的男精,
看著如此淫靡的畫面,出於男性的本能,我緩緩走上前去,再一次分開了她的雙腿,
媛雯一臉蒼白,髮辮散落,她輕弱的聲音顫抖,嬌柔的身子也不住抖動。
[最,,,最後一次,,,爸爸保證,,,最後一次,,,]
我的瞇眼,眸底瞬即掠過危險的寒光,女兒緩緩抬起一雙憂懼、潮濕的黑瞳,和我對看一眼,
她淚珠不斷地落下,猶如乖順的小貓,被我拉開雪白的大腿,繞至腰後,再度挺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