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繼父

我之所以會住在那裡,因為媽媽嫁給了現在的繼父。是什麼機緣使他們二人結合的,並不了解。我只知道他比母親還要小兩歲。而且剛剛開始,我覺得他有點女性化,所以我並不十分喜歡他。母親為何帶著孩子改嫁,又還要忍受一個娘娘腔的男人,這件事也令人不解。但是,事實是繼父無法抗拒母親的美色而娶她的。
繼父他看上死了丈夫的母親她頗具姿色,所以就央人來提了好幾次親。當然也還有其他的追求者。但是,因為已逝的父親很窮,所以母親堅持再嫁的對象必須要有房子而且沒有孩子的男人。因此母親才嫁給了具備這些條件的繼父,這些對我而言也沒什麼值得開心的。
母親及繼父都希望已經高中畢業的我留在家裏學習做家事。
聽媽媽說,繼父在一家專做女性內衣褲的公司擔任設計課的股長職務。而且他每個月的薪水豐富的足以養活我與媽媽。更何況我們住的是自己的房子,所以也就沒有租金的支出,因此我們的生活就更充裕了。
自從父親去世後就一直工作到目前的母親,終於因為再婚而找到自己安適的第二春,從此以後再也不用為生活而奔波了。雖然說生活已經有了著落,但媽媽並未因此而放棄目前的工作。而且她公司也希望她婚後能再像婚前一樣的來公司繼續服務。
有的時候,媽媽會去遠一點的地方出差而不在家好幾天,這時候我就必須負責準備繼父與我的三餐,並代替媽媽做好應做的家事。儘管媽媽不在,繼父也像平時那樣對我,甚至於對我更好。
就那樣有一天….媽媽因為出差晚上不在家。令人意外的是外面正吹打著不應屬於這季節的暴風雨,在二樓的我害怕的無法入睡,所以就跑到樓下繼父的寢室去了。
無疑的他是我的繼父,我想他對我這就像自己女兒一樣的我應該不會有邪念才對。而且我住在這裡也有一段時間了,也沒有看見他有做過什麼不好的事。何況,比起以上的疑慮,我覺得暴風雨要可怕的多了。
我把自己的寢具放在繼父的床上,此時繼父正準備睡覺。
「爸爸對不起!實在不該這麼打擾你……」
「怎麼這樣說呢!自己的女兒跟爸爸睡在同一間屋子裡是應該的呀!」
我實在感覺不出小眼睛的繼父臉上有任何不高興的神情。
「那麼….爸爸請休息吧!」
我舖好了寢具後,這樣的對繼父說,說完後我就迅速地鑽入棉被中躺著。
可能對繼父而言,這是他第一次跟我躺在一起睡覺,所以看起來他似乎很難入眠,他翻了好幾次身。我也因為暴風雨的聲音實在太大而怕得鑽在棉被裏,遲遲無法睡著。
那時隨著一陣強風的吹過,傳來了啪答的聲音,好像是什麼掉落了。
「好像是哪裡被風吹壞了,我去看看。」
繼父他一邊說著一邊快步的走出房間,爬上二樓去檢視,大約過了四、五分鐘才下來。
「沒什麼,是門的聲音,京子….我..我的手弄黑了……」
大概是因為風吹落了許多的灰塵吧。
「京子妳最近都做飯給我吃,很辛苦妳的手大概也變粗了不少吧!讓我看看……」
說完就提起我的手,並緊緊的握住。
「不……並不像你想的那麼粗,只是替爸爸你做做飯而已也沒……」
我說著想將手抽回,但他依然緊握著我的手。
繼父他先玩弄著我的小指頭,然後又仔細的看看我的手掌,突然他用力將我的指尖捏在一起而發出了「咻」的聲音。
在一瞬間,我震了一下。
「爸爸已經很晚了,睡吧!」
我說著邊抽回自己的手,可是這一次卻怎麼也抽不回來。
「京子妳有一雙美麗的手哦!跟妳媽媽的大不相同。」
「那裡….媽媽才……」
我話還沒說完,繼父他突然間侵近我的身旁,並將手放在我的肩上,他又將嘴靠近我的耳朵輕輕的說:
「京子….今晚讓我抱著妳睡吧!」
這是何等充滿誘惑的話啊!我並未回答,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看著繼父的臉。
接著他又繼續的說:
「京子好吧!……」
我儘量不亂想,也許他只當我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吧,我又想或許他只想藉著抱抱我,來表示他對我的好感吧!但是我還是這樣的想著。
我像是一隻見到蛇的青蛙一樣的受到了極大的驚嚇,我的心也噗通噗通的跳個不停。
接著繼父他一步一步的抱緊我,然後將唇貼著我的唇,開始吻起我來。但是我卻咬緊牙,緊閉著我的雙唇。
「來….來吧!打開妳的雙唇將舌頭伸出來看看……」
聽了他這麼說,我小心的一點點慢慢的伸出我的舌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願意這麼做,但此刻我的身體還在顫抖著呢!
「哇!太好了,再伸….再伸一些出來吧!」
我照著他說的那樣一伸出了舌頭,繼父便迫不及待的吸了起來,而且他也伸出他的舌頭讓我吸吮。
他用右手環著我的肩膀,並繼續的吻我,左手卻從我的前面伸進了睡衣裏面,慢慢的滑到了下腹部大腿間,並撥弄著我的陰毛。
過了一會兒,繼父便伸長了他的手,手指在我那富饒地帶劃著圓圈。大陰唇、小陰唇的劃了幾圈後,終於他將手指滑進了陰唇上,並撫摸著陰蒂、陰核,然後慢慢的朝著生殖器上插了進去。
雖然我男朋友也曾這樣的撫摸過我,可是我卻沒有辦法拒絕繼父那強而有力的手,終於他使力的插了進去。
繼父他將一根指頭插進了我那溫熱又濕潤的性器中,像在劃圈一般的蠕動著。被這樣一搞,我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不感是心理或是生理上均有痛快的感覺,隨著我的興奮,我也可以感覺得到繼父那抱著我的手也愈來愈用力了,這個舉動讓我更加的興奮。
突然間繼父把我放在床上仰躺著,並張開我的雙腿,然後騎在我身上。他掏出了他那根堅挺粗大的陽物,同時將唾液塗滿在陽物上。
當我看到那硬如木頭的大肉棒時,我禁不住的慾火焚上了身。面對這麼巨大的陽物,雖然以前也曾聽別人說過,可是我一想到它要插入女人的身體中,那可真是無法想像。
不理會我在想什麼的繼父,他正用唾液在塗著我的妹妹呢!然後他將陰莖送到了我私處的入口處對準它,並將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之後用力「咕」的一聲插了進去。
當陰莖插入的那一刻。
「啊….痛….啊….痛……」
我不禁失聲的叫了出來,我並不是虛偽的叫,是真的感覺到痛,所以才叫的。
繼父趕忙抽了出來。但是一會兒,繼父又再度用比先前更大力量,將他那巨大的陽物送到我的體內。
還是感覺不變的痛。
「討厭….啊….停止….不要….不要好痛啊!」
我大聲的叫了起來,這時我的臉恐怕已經因為痛而變形了吧!
「嗯….我知道了….啊….那麼下一次吧!」
繼父他勸我說,然後他回到自己的床上。
「京子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們二人之間的秘密喔!妳明白嗎?」



他用著成熟的口吻說著,一點也沒有娘娘腔,看來我已經接受他。
第二天早晨起來,我沒看到昨夜無禮挑逗我的繼父,可能是不好意思吧!他居然沒吃早飯就出門去上班了。
因為昨晚被幹,所以一大早我便起來洗澡,我仔細的檢視著昨夜被繼父摩擦、插入的陰部。現在依然覺得很痛哪!到底被傷害的怎麼了?我用手指一遍一遍的撥開陰唇來檢查,結果沒發現任何異狀,完全跟平常一樣。
這樣一來,我就安心了,拍拍胸脯我安心的清洗著會陰部之後,回到房間睡了一覺,以彌補昨夜不足的睡眠。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之後,有人把我搖醒了。意識不清楚中,我勉強的睜開了雙眼,看到的是昨晚上欺侮我的繼父,站在我的面前。
「京子身體不舒服嗎?」
他擔心的問著我。
「哦….沒有沒什麼事!」
「這樣就好,沒事的話就好。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我一直擔心著,所以就提早趕了回來看妳….」
他一邊用像女人一樣細的聲音說著,一邊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後一直看著我的臉,而另唷一隻手卻摸進了我的大腿間。
迎著繼父那不懷好意的眼光,我的身體動了動,雖然有想要抗拒的意識,可是身體卻釘著無法動作。
不久他的右手就伸進了我的內褲裡,手指也不客氣的搔著私處上的陰毛。他用指頭撫摸前進著,不久就攻到了私處的陰唇上,頃刻間私處便濕潤了起來,於是他趁機將中指滑進了陰戶中。
《啊!又來了,繼父又成功了。》
我這樣的想著,卻什麼也沒說,隨著繼父那溫柔的撫摸,我的身體不禁「噗」「噗」的震憾了起來。
我知道此時我的臉不但熱了起來,而且連耳朵也紅了起來。這時繼父更加快了速度搖動著手指,以劃圓的方式在私處裡不斷的動作著。
我的臉大概露出了歡愉的臉色吧!所以繼父才會用一隻手脫掉長褲與內褲,然後鑽進了我的棉被窩中。
他又一邊的抱住我親我,一邊又用手指尖玩弄著我的陰蒂、陰唇、陰核等,當然不用說,我又興奮的喘著氣了。
過了一會兒,他又讓我仰躺著,並像昨天晚上那樣的騎在我身上,然後掏出了他那呈黑色的巨大肉棒,朝著我的私處用力的插了進去。
痛楚又再度的湧了上來,於是繼父對著全身僵硬的我說著:
「不行,儘量讓身體柔軟,妳不放輕鬆的話,就爽不起來的。」
儘管如此,我寧願他只是用手指插入而已。
這時候我的會陰部已經有如噴水池般的湧出了許多的淫水。難道這是愛的泉源嗎?
繼父他溫柔的吻了吻我。
「那麼今天晚上,我慢慢的讓妳開心吧!」
說完就拔出了那傢伙,只以手指搓揉著我。
母親因為公事,今天晚上又不回來。繼父好像已經跟媽媽公司連絡過了的樣子。今晚….今晚又要被幹了。我一點也沒有期待高潮的甜蜜心理,反而還有一點厭惡的心情,唉!我自己也是五味雜陳的。
晚餐鐵定又是麻煩事呢!沒想到繼父卻從中華料理店叫來了豐盛的晚餐。
繼父他將走私進口的舶來品的白蘭地打了開來,並倒了一杯摻上水後拿給我喝。
「白蘭地是紳士、淑女們的高級飲料呢!」
他邊說邊勸我喝。
我滿意的飽餐了一頓久違的中國菜,而且又不用收拾殘局真好。繼父又回到房間繼續的喝著他的白蘭地。
當然我也陪坐在旁邊,而且只要我的玻璃杯一空,繼父就馬上幫我再度的斟滿酒。此時心情極好的我,臉色紅潤,甚至希望繼父趕快動手幹我呢!我真的期待著。
想著想著,繼父他一把抱住我,就把我壓倒在我坐的沙發上,用手按著我的腳並快速的扯下了我的褲子。
房裡燈火通明,而且就那麼的照在我的下體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挾緊雙腿,儘管這樣卻不影響繼父。他正用手指沾著唾液將它塗在我的私處上,之後他迅速的將一根手指頭伸入洞內,當他的手指頂到頂端時,我的身體又顫動了起來。
現在極度興奮的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我想繼父也一樣吧!
那粗大且堅硬的肉棒,現在正在親熱著我的陰蒂,然後繼父用二隻手抓著它,利用腰部力量,「咕」的將它送進了洞口餵我,那龜頭含在我的肉璧裡的感覺是…….。
「啊….痛啊……不行….不行….等等….爸爸….等等…….」
我耐不住痛的哇哇叫。
繼父嚇了一跳,上起身抽出一看,陰道口居然出血了,於是繼父用他事先準備好的脫脂棉花,仔細又溫柔的替我擦拭著。既使看著那被血染紅的脫脂棉花,繼父也同樣的面不改色的進行著第二次插入動作。
結束時,我仍然只是覺得痛而已。那種痛就好像在沒有凹陷的地方釘入了釘子一樣,但是那只有在插入的時候。
隔天早上,一起睡覺的繼父用手搓揉著我的乳房有一段時間之後,又再度將那巨大陽物插了進來,結果還是不變。
這時繼父有點擔心。
「京子如果妳不能成為一個真正女人的話……」
他說著。
「不….我想不會這樣才對。爸爸我一定要將這個放進去一次才……不然你……」
可能是因為在家裡的緣故,所以沒有一點心理準備。
「對….對,下次我們找個好的賓館去試試看吧!」
於是就這麼結束了。
那天出差回來的媽媽看了看我說:
「京子,妳那裡不舒服嗎?」
我沒想到媽媽會這樣問我,我不禁心跳加快了起來。
「嗯….沒有的事….我很好……」
我跟繼父的事是絕對不能讓媽媽知道的,所以今後我得加倍小心行動才是。
接著又過了大約五天左右,我對媽媽說,要跟朋友一起去為同學會而做準備,因此會晚一點才回來。
大約四點左右我就離開家出去,當然我並不是去跟朋友約會,而是要趕去新宿的S飯店赴約,因為繼父在那裡等我。
這跟剛開始的情況完全不一樣,現在我居然急急忙忙的趕來赴約,一副迫不及待想要一嚐男人陽具的樣子。
到達新宿S飯店,被引導進入一間裝璜浪漫的房間,這裡氣芬相當的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讓我自然而然的放輕鬆了。
「來….京子….脫掉鞋子吧!外衣也脫掉吧!」
繼父他早已換上了飯店裡的浴衣。
當我反身背對著繼父脫掉衣服,然後將裙子內衣等一件一件依著順序脫掉以後,繼父他一把拉著我,並讓我仰躺在床上。
他一邊很有經驗的吸吮著我粉紅色的乳頭,一邊用兩根手指頭溫柔的摸著我的私處裂縫。此時我可以感覺到繼父的陽物早已勃起,而且正不安份的在他二腿間蠕動著呢!
舔過乳頭以後,他接下來又一邊用嘴吸著,舔著肚臍的附近,另一方面下面的手也不停的挑逗著我私處的陰核,慢慢的我的快感愈來愈濃了。
不久繼父的唇終於舔到了我的茂密黑森林處,他舔著舔著舔到陰蒂了,他更用舌尖去碰觸陰蒂。這時我全身上下像電流在奔跑一樣的痙攣,而私處裡流出的粘液又更多了。
繼父也停止服務我的陰蒂了。他用兩隻手抓著我的兩個乳房,並用手指輕輕的摳著乳頭來刺激它。這樣不停的撫摸之後,漸漸的我的身體也就不那麼僵硬了。
從陰蒂上舌尖滑了下來,正好塞進了那二片粉紅色的陰唇中間的裂縫處,這一次舌尖往陰道裡面插索著,並且集中火力的衝向深谷中。
房間裡依舊燈火通明的,當那光線照在我一絲不掛的裸體上時,我看到下面好像有一隻野獸在舔食一樣,但是我卻沒有一點厭惡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繼父他張開我的雙腿看著我的下體。
「討厭啦!….不要看那裡嘛!」
我撒嬌的哀求著他。
接著他又像上次那樣的掏出了巨大陽物,並把龜頭對準私處的裂縫處,然後抱緊我,並用力的「咕」的一聲將龜頭插入,結果還是會痛。
我又大聲叫了起來,搞不好又流血了。
「我不能行房了,我是不是不健全啊!」
終於我掉下了眼淚。
「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成功,好嗎?」
繼父這樣的鼓勵著我,接著繼父他換了一個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姿勢來試試看。這一次他讓我把臉朝下俯臥著,然後他捧起我的屁股,讓陰戶口儘量張開,再從後面將陰莖插入,可是仍然會痛並且出血。
看得出來相當困惑的繼父,他再度讓我仰躺著,然後充分的使用潤滑液來潤滑我的私處,用平常的姿勢再度慢慢的將陰莖插入我的體內。
不可思議的,這次居然不痛,而且我也用心的在接受著這根肉棒,隨著龜頭慢慢的向裡面前進,我愈來愈能感受了,目前也不會痛,好像到目前為止都很不錯。
「好….好….要進到最裡面了哦….怎麼樣….啊….妳覺得如何?」
我的臉紅得發燙,並且左右的動了起來,宛然在夢中一樣,我微閉著雙眼,雙唇稍開的細細的品嚐著那陰莖一進一出的律動。
我不禁用手去觸摸陰莖,看看它是不是已經完全都進了裡面,終於我也能行周公之禮,享受巫山雲雨之樂了。
接著繼父不再慢慢的一抽一動了,他加快了速度。
「如何!妳覺得怎麼樣?」
「哦….很棒….而且一點也不痛….哦….我有一股很奇妙的感覺呢……」
我一邊說著一邊將嘴湊近了繼父的嘴邊,繼父伸出舌頭讓我吸吮。我忘晴的吸著,彷彿睡夢中一般飄飄然的感覺。
這時,繼父也不曾停止地挺腰縮臀的抽動著肉棒,隨著速度的加快,快感愈來愈強烈。
繼父突然抱緊我。
「哦….那個….京..京子….我..要..射了…..喔……」
他一邊叫著一邊拔出陰莖,精液就「啪啪啪」的分三次射了出來。我定神的看著這些被射出的精液,這些都是嬰兒的種子。繼父因為怕我懷孕才射到外面去的。
我相當的滿足,那天晚上也就搞到很晚才回家。當然我跟繼父的姦情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媽媽知道的。
之後只要一有機會,我們就搞了起來,真是爽。
就這樣身為女兒的我與母親的丈夫,我的繼父的關係就與日俱增。我們也常常刻意的製造機會,相互交合而達到高潮。有時候明知道很危險,可是繼父還是登上了我二樓的房間來向我求愛,當然我也不會拒絕他。
我們都有相同的想法,就是無論如何一定會維持這令人亢奮的性關係。
痛楚已過去,我也愈來愈有女人味了,當然這得感謝繼父不停的灌溉,有一天母親看著我說:
「京子妳是不是跟妳相好的人做過了……」
我不禁嚇了一跳,儘管如此我決不停止這件令我亢奮的性遊戲。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