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春藥上癮女高中生

小竹是某私立高中的學生,清純的面孔加上傲人的身材,使她受到全校男生的青睞,當然無論到何處都一定會成為男人目光的焦點。
「唉……真無聊……」小竹躺在沙發上,無力地埋怨著︰「爸媽到底跑到哪去嘛,我都快餓死了……」
牆上的鍾已指到八點,小竹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算了,我還是自己先到外面吃吧!」
她心想正打算出門時,門鈴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難道是爸媽回來了嗎?也拖得太晚了吧!」小竹打開大門,看到的卻是一名陌生男子。
「你是……」
「抱歉,我忘了了自我介紹了,我是你父親的同事,你父母臨時有事,要到國外處理一些事務,大約要七、八天才會回來,他托我來照顧你這幾天的生活,請多指教!」
「喔……」小竹雖然還有些疑惑,但還是讓他進來了。
「對了,我的名字叫杉山,直接叫我就行了,敬語就免了吧!你一定餓壞了吧,我帶了便當來了。」
他在小竹的對面坐了下來,直到現在,小竹才能仔細打量他的面貌,他看來十分年輕,似乎只有二、三十歲上下,長得也算清秀,猜想他應該是父親公司裡的新進職員吧。
用完餐後,小竹便到房間讀書,大約十分鐘後,小竹感到自己的身體漸漸發熱,汗水不停的滲出,整件制服都濕透了,使得制服緊密的貼在身上,下半身的騷癢感越來越甚。
「啊……怎麼突然……」小竹滿臉通紅,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已經濕透了的下體,隔著內褲揉搓著陰核,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不停來回撫摸著乳房。
「奇……奇怪,為什麼……我會變得如此……的情慾高漲呢……?」伴隨著喘息聲,小竹用模糊不清的聲音說道。
「你想知道嗎?」
小竹被門外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望向聲音的出處,杉山正靠在門邊,露出自信的微笑。
「是春藥……已經加在剛剛的便當裡了。」
「咦……?」
「怎麼樣,效果還不錯吧,這可是我千辛萬苦弄來的喔!」杉山一步步向小竹逼近。
「不要……不要過來!!」小竹雖然還穿著制服,但濕透的程度已經從外面可以一覽無遺的看透,就像半裸一般。
「哼,我才不會強迫你呢,差不多再等一會,春藥的藥效就快達到極點了,到時候……我才要看看你怎麼求我!」杉山索性坐了下來,慢慢欣賞眼前這個美少女的肉體。
「啊……不要看!」小竹雖然盡力壓抑住想要自慰的慾念,但是正如杉山所言,藥效逐漸在身體內擴散開來。理智敗給了慾念,小竹再度把手移向陰戶,把內褲撥開,直接把手指插入小穴之中,淫水已經溢得滿地都是。
「我……好熱……這種感覺……」小竹不由自主加快插入的速度,同時也玩弄著豐滿的雙乳。
「真是淫蕩的姿態呀……你真的是高中生嗎?」
「不要再說了……我……」
「你的小穴似乎很享受呢!淫水流個不停……」
「……」小竹羞得說不出話來。
聽見杉山猥褻的話語,她再也無法壓抑逐漸升高的快感,雖然心裡否認杉山的話,但是身體的反應卻忠實的表現出來。面對即將來臨的高潮,小竹的動作加大,喘息聲越來越急促。
「不行了!要去了!」手指深深的插入小穴,肉壁因高潮而開始收縮,小竹纖細的身體抵擋不住如此強烈的快感,整個人癱軟在地。
「哼……這麼快就洩啦……接下來還有更好的呢!」
杉山拿出預藏的繩索,把小竹的雙手綁在背後。
「你……你想幹什麼……」小竹露出害怕的神情,不停地掙扎。
「放心,我是不會對你這麼可愛的女孩怎樣的。」
雖然這麼說,但雙手被反綁,稚嫩的肉體完全暴露在今天才剛見面的男人面前,心裡自然會有恐懼感。當小竹這樣想的時候,她覺得身體又開始發熱,蜜穴也搔癢起來,而且這種感覺比剛剛還要強烈,還要明顯。
「啊……」
「怎樣?這種春藥的效力到現在才真正發揮呢!是不是很想要啊?」
小竹已經受不了體內的慾望,從小穴溢出的淫水像氾濫般流出,但是她的手被反綁在背後,沒辦法替自己的小穴止癢,盡力摩擦大腿的結果反而是讓情慾更加高漲,直到此時,小竹才瞭解杉山綁住她雙手的目的。
「不要再忍耐了,想要就說啊!」
「……」
「不要就算了,我可要先走了。」杉山轉身向門外走去。
「啊……我……」小竹終於拋棄了最後一絲的理智,現在的她只想快點體會到被插入的快感。
「拜託你……插進來吧……」
「說了那麼多,淫蕩的本性還是出現了吧!既然你想要的話,就先幫我弄大吧!」杉山站在小竹面前,掏出他的肉棒。雖然還不是很硬挺,但是尺寸卻大的驚人,如果完全勃起的話,少說也有25吧。
「哈啊……這麼大的……」還沒有任何口交經驗的小竹,戰戰兢兢的伸出舌頭,舔弄龜頭的部位。
(啊……我竟然肯替一個初見面的男人做這種事……我到底……)
就算杉山的性經驗多麼豐富,看著眼前這位面貌清純的高中女生,正以生澀的技巧玩弄他股間的巨獸,血液逐漸往下半身流動,在小竹的努力之下,整只肉棒終於直挺挺的站立起來。
「真不錯……接下來……」杉山突然抓住小竹的頭,並且把陽具塞進她的嘴裡。
小竹沒有辦法用手推開,只好乖順的吞吐著這根肉棒,肉棒在他口中的充實感,使她開始主動加入吸吮的動作,而且此舉也使得小竹的下體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杉山注意到小竹的改變,淫邪的笑了起來︰「含我的傢伙也會高潮嗎?真是好色啊!」
「唔……唔……」口中的巨獸讓小竹說不出話來,只能拚命扭動臀部。
「該好好的玩弄你了!」杉山把肉棒抽出,上面沾滿了小竹的口水,發出異樣的光澤。
「已經都濕透了,看來應該可以輕鬆插入才對。」巨大的陽具對準年幼少女的洞口,杉山不急著插入,在小穴周圍摩擦著。
「啊……快一點進來……不要再刺激我了……」
「要我進去可以,不過你要當我的奴隸,不管我說什麼都一定要照做!」
「好!你說什麼都好……!拜託你快插我吧……!!」
「真是淫亂的奴隸啊,非好好的懲罰你不可!」
「啊……主人……用你的大肉棒來懲罰我淫蕩的小穴吧……」小竹徹底被欲念給操縱了,毫不羞恥的說出褻語。
杉山腰一挺,肉棒隨即隱沒在小穴中,大量的淫水從接縫處溢出,在淫水的潤滑之下,杉山輕而易舉的刺穿處女膜,直接進入深處。也許是春藥的作用吧,小竹並沒有因處女膜破裂而痛苦,反倒是被插入而得到的快感,很快的蔓延到全身。
「好舒服……求求你……不要停……!……啊……」
「如何?雙手被反綁邊被插入的感覺很爽吧!」



「是……是的……小竹好爽……好舒服!主人……請你盡情的插入吧……」
畢竟還是處女的身體,受到如此的對待,小竹早已拋棄掉身為少女的矜持,發狂似的享受肉棒帶給她的快感,腦中一片空白。
「啊……主人……你好厲害……弄得小竹……快要洩了……」
「又要去啦?我還沒玩夠呢!」杉山停止活塞運動,把肉棒拔出來。
「啊……不要!」小竹突然感到空虛,高潮的感覺瞬間消失了。
「主人,我還要……」小竹用她那雙足以使所有男人懾服的雙眼,以極為媚惑的神情看著杉山︰「再干我好不好?人家的小穴好癢……快要受不了了……」
「放心吧!我只是要換個姿勢而已,馬上就會讓你更快活的!」杉山躺在床上,雄偉的陽具仍然高舉︰「你自己坐上來吧!」
「是……是的,主人……」小竹跨坐在他上面,很快地肉棒又再度插入小穴之中,小竹不自覺的發出歡愉的聲音。
「你自己動吧!」
「嗯……」小竹主動擺動臀部,把身體重心移向下,這樣做果然插得更深,而且不停晃動也使她體內的肉棒向小穴四處撞擊。
(沒想到……這麼舒服……實在是……太棒了!)
這時杉山也伸出雙手,撫摸著小竹的雙乳,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十分的堅挺,杉山技巧性的揉捏早已脹大的乳頭。小竹上下都受到刺激,不停地喘息著。
「主人的技巧……好棒呀……我不行了……要去了!」
「好!你就儘管去吧!淫蕩的奴隸!」杉山抓緊小竹的纖腰,配合著自己的動作用力向上抽插,幾乎每一下都直抵花心。
杉山感受到自己的肉棒有被逐漸勒緊的感覺,讓他也承受不住,就要釋放出來︰「唔……真緊……我也快射了……!」
「啊……請主人……射在我淫蕩的小穴中吧!」小竹陷入極度的狂歡之中,拚命扭腰擺臀,乳房激烈的晃動。
「啊……!去了!」
小竹的身體開始痙攣,肉壁猛烈地收縮著,幾乎在同時,滾燙的精液大量射出,打在小穴的最深處,小竹體會到絕頂的快感,無力的倒在杉山的懷裡。
「主人……小竹好舒服……小穴的感覺好爽喔……」
「是嗎?你果然是好色的奴隸,我沒說錯吧?」
「是的……我是好色的奴隸……所以……所以請主人以後也像今天一樣對待我吧!」
要不是親眼目睹,還不敢相信這種下流的話語是從這麼可愛的少女口中講出來的,杉山從她的身上得到了極大的優越感。(以後非好好利用她不可……還有這瓶春藥……最厲害的地方並不是指短期的效果而已,就像毒品一樣,只要用過一次,就永遠沒有辦法自拔了,其藥性的強烈,是足以把一個清純的女孩徹底變成淫蕩的奴隸的,這點已經在小竹的身上獲得證明了。)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你明天還要上學呢!」杉山把逐漸軟化的陽具拔出,小竹露出失望的表情,但是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她只有服從主人的指示,乖乖的準備明天的課業。
「很好,奴隸就是要聽話才對。」杉山拍拍她的頭說道。
「明天我會讓你更爽的,好好睡吧!」
「是的,主人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