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強暴秘錄

在台灣大學椰林大道的盡頭,座落著活動中心,幾十年來,這裡藉著多采多姿的社團活動,培養出許多優秀的人才!
就像現在,晚上七點,在女青年社的社團辦公室裡,七位千嬌百媚的青春編輯們圍著會議桌,正在開編輯會議,大家在為下一期的刊物腦力激盪,要找出既與時事配合,又與女青年社宗旨有關,而且還要聳動的主題!採訪這個怎樣?國中女生受不了升學壓力,跳樓自殺!好是好;可是與我們的宗旨不合啊?!為我們女性服務啊!怎麼不合?唉呀!我們應該專門針對大專女生嘛!要不然哪裡管得完喔?!你們看報紙:成大女學生為情自殺…成大在台南呢,又採訪不到!你們先不要吵!我有個構想:聽說大學女生被強暴的很多,要不要對這個做個專題報導?大家都靜了下來,面面相覷…怎麼啦?你們這些時代新女性?這個問題那麼難啟齒嗎?難道你們都被強暴過啊!!!
總編輯制止她:你不要胡說!這個議題相當好,誰去採訪?她提議的,就她去吧!你怎麼這樣嘛!照你這樣說,以後誰敢提比較刺激的採訪題目呢?總編輯叫做張慈芬;說也真巧,她的神情相貌酷似華視那位明艷動人的主播崔慈芬!她明快地做了裁示:
我看,這個題目就由雪蘭來做吧!白雪蘭?!大家都吃了一驚可是她才大一,不是該跟個誰先見習見習嗎?這個議題具有很強的爆炸性!需要採訪很多人,要花極大的時間和精力!我看你們這些老骨頭,萬一陪男朋友的時間少了,不怕男朋友跑了!大家都笑了!
這是實情!這個時代啊,好的男生已經變成稀有動物!主動積極的女孩又那麼多;如果萬幸有個夠水準的男友,一定要牢牢抓住才行!
雪蘭,你還沒有男友吧?
雪蘭搖搖頭;俏麗的馬尾隨著搖晃,晃動了一屋子的青春!她靦腆地說:我才剛進大學不到兩個月呢!
好吧,那就這樣決定!雪蘭,關於這個專題,由我親自指導,你直接向我報告!
啊!大家又嚇了一跳!總編輯從高中開始到現在,六七年來,她一直是校刊的重要人物!雖然她還在讀大學,但在藝文界已經小有名氣!現在已經大三的總編輯,已經好久沒有親自指導新進的記者了,竟對白雪蘭特別垂青…慈芬對大家投以鼓勵的微笑,結束了編輯會議:加油吧!讓這一期的水準又超過以前!
(一)芷如和蓓蓓的故事
第二天晚上,在總編輯的指示下,雪蘭聯絡上一位飽受蹂躪的女同學,和她約在傅園。傅園,是台大第一任校長傅斯年的墳墓。傅斯年任內,正是整個台灣風雨飄搖的四十年代!他不僅對內提升了台大的學術水準,對外更抗拒軍特的入侵!在他任內,不准任何一個軍人踏進台大一步,從而樹立了台大的尊嚴!
逝世後,台大當局遵照他的遺言,將他埋葬於校園內,蓋了一個希臘神廟式的墳墓!
他的事跡代代相傳,學生晚上在傅園一點都不覺得可怕,好像有他的英靈保護似的,只覺得親切溫暖!再加上種滿了花草樹木,顯得既旖旎又隱密,所以,傅園早已成了男女同學,晚上幽會的好場所!
雪蘭問:你什麼系的?
圖書館系二年級。你能不能描述當時的經過?我們要做詳細的報導,好讓其她女同學不會再有同樣的遭遇!當然,您的個人資料一定是保密的!
芷如深吸了一口氣,腦海回到了那當時,眼神迷惘空洞…你知道我為什麼約你在這兒談嗎?
雪蘭說:不知道耶!
因為事情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大約一年前吧,我剛進大學不到兩個月,在登山社認識了一個男孩子。有一天晚上,我和他到這裡來約會:正雄在草地上舖上一條大浴巾,自己先坐下來,然後扶著芷如的臀部說:坐下來吧!
嗯!她應了一聲,一屁股跌到他的懷裡!
軟玉溫香在懷,正雄的老二漸漸充血膨脹,說:來,先香一個!急急忙忙地親起她的臉頰來嗯哼…
芷如舒服地享受他嘴唇的撫摸!正雄接下來舔她的耳垂,並且輕輕地咬起來..
啊!啊!啊!她呼吸開始急促,全身扭動,春情蕩漾,嘴唇微微張開來…
他捧著她的臉,嘴唇吸起她的嘴唇來,舌頭深進去快意地翻攪勾纏!
唔…她雙手纏上他的脖子,也熱烈地回應起來!
他一面吸吮攪弄,手一面從套頭運動杉的下擺伸進去,直接滑進她的胸罩裡面,搓揉起她的乳房來!
她更興奮了!吸吮得更起勁了!扭動得更厲害了!
他撫摸她的膝蓋,然後手從她夾得緊緊的大腿之間硬擠進去!
她短裙下的雙腿,依然夾得緊緊的;不過那並不是抗拒,而是為了增添摩擦的快感!
他咬著她的耳垂,說著:我的小心肝!!!手指觸上了她的私處!
她一陣顫慄,張開了雙腿,好讓可惡的手指頭能為所欲為!
他手指滑進內褲裡去,伸進陰唇和陰道內,迴旋!抖動!嘴唇對著她的耳朵不斷吹著熱氣!
到你的宿舍吧!?
她通體舒暢,嬌喘連連,但卻搖搖頭,又搖搖頭…嬌嬌地說:不行啦!心裡想著:才認識你不到一個月,讓你這樣已經很超過了;如果還讓你…那不是要被你看不起!你們男生啊,容易上手的就不重視啦!
他苦著臉說:那我怎麼辦?手指可毫不停留,繼續挑勾她的密處!
她緊緊地抱著他的大頭,害羞地小聲地說:我幫你弄嘛!
呃…你幫我?他有點迷糊…
她嬌罵一聲:唉呀!連這個都不懂!
你是說…
和你一樣,用手啦!
說著狠狠地抓了他的小頭一下!他看四周沒人會注意,就坐到台階上,張開了大腿…
她跪在他的面前,拉開他的拉鏈,將他的小頭緩緩地拉出來,用手握住,溫柔地上下搓揉起來…
啊—他快樂得喘起氣來,雙手撐在背後的地上,仰著頭閉起眼睛,讓她那嬌嫩的小手,那冰冰涼涼的小手,在他的命根子上撫弄!!!
那種快感,比起自己搞,真有天壤之別啊!!正雄邊喘氣,邊問:你怎麼會的?
人家看錄影帶的嘛!
那…你好人作到底,用嘴幫我吸出來好嗎?
不要!
求求你嘛!輕輕的吸一吸就好!
她坳不過他,而且也有點想嘗嘗看是什麼滋味;所以就閉起眼睛,真的把他的陽具含進嘴裡,舔噬起來!
他爽得啊—啊—啊—地呻吟出聲!!!
她受到他呻吟聲的刺激,吸得更起勁了!
第一次被女生吸呢!他哪受得了這種刺激,大叫一聲,玉莖急速抽搐,精液噴了出來!
她閃開了,用早就準備在旁邊的衛生紙,幫他擦乾淨!再親親已經漸漸萎縮的小弟弟,把它放回原來的地方。她拉起還在一邊喘氣的男朋友,說:好啦,該回去了!公車最後一班快趕不上了!
他摟著她的腰,邊走邊涎著臉說:送你回宿舍吧!?
少打歪主意了!末班車快來了!
大一的少男撒起嬌來:我想要你嘛!
不行!懷孕怎麼辦?
他看她語氣有點鬆動,趕緊說:我用保險套嘛!
不要,不要!人家不要嘛!
這位單純的年輕人,看到她發脾氣了,不敢再說,乖乖地坐上最後一班0南走了。



唉!她何嘗不想呢!每次被他弄得腰部以下充滿了血,敏感得要死;沒有高潮來宣洩,一整個晚上都會很難過的;但是,如果這麼容易就給了他,他一定不會珍惜的!她目送他的公車離去,歎歎氣,準備走回宿舍…
一個約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叫住了她:這位同學,請你過來一下!
她狐疑地走近他:有什麼事嗎?
他把皮夾在她面前晃了一下:我是學校的校警!你剛才的行為我都看到了!
啊!!!她嚇呆了!請你和我到校警室去一下!說著抓住她的臂膀,把她往大門口拖著走!
她掙扎!
他說:同學—難道你要我用手銬把你銬起來嗎?!她聞言不敢再掙扎,順從地隨他走了!
你已經嚴重地違反校規,可以被記大過退學的,你知道嗎!
我…她芳心已經六神無主…
不過我可以幫你!
啊—?她微微張開小嘴,眼神焦慮地詢問他?
只要你照剛才你所做的,和我再來一次,我就不向學校報告!這時他們已經走到了大門口警衛室,他向裡頭的警衛點點頭,警衛也向他點點頭。他把她又帶到離校門口不遠的傅園裡去。
怎樣???
她低頭不語,手指搓著衣角…
他冷哼了一聲:少裝了!一把把她摟過來,強吻下去!
她羞怒地掙扎!
他乾脆把她整個打橫抱起來,放到草叢上,撲在她的身上,由下往上掀起她運動衫,再掀開她的胸罩,大大的手掌毫不客氣地搓起她細膩的乳房來!
她正張嘴要叫,校警的警車開過來了,警示燈閃爍不已…
他蓋住她的嘴,在她的耳邊威脅:你要被記過退學嗎?這輛警車裡都是我的同事,他們就是來找我的!
芷若不敢叫了,只敢象徵性地微微掙扎。
他用嘴含住她粉紅色的小蓓蕾,手掀起她的短裙,就往私處摸去!
她來不及抗拒,最隱密的地方就被他的魔掌佔據了!
他把手伸進她的內褲裡去,發現她的桃花源早就濕透了,原來剛才和小男友的激情還沒有消退呢!他野蠻地撕破她的內褲,解開自己的褲帶,連褲子都不褪下,掏出自己的傢伙,就要強渡關山…
她又不敢叫,只有苦苦掙扎!
他看她竟還敢掙扎,狠狠地就甩了她兩個火剌辣的巴掌!
她又痛又怕,不敢再掙扎,只好哀求說:請你輕一點,我還沒有過…
他聽說她還是處女,更興奮了!哪管她痛不痛怕不怕,猛烈地就刺穿了她的處女膜!
她痛死了!但又不敢哀叫,默默地流出眼淚來!
他一陣衝刺,很快就快樂地射精了,射精完竟吹起口哨來!
這時,一個大約三十歲,身材魁梧,相貌英氣勃勃的男人,走近他們,大聲叱喝:幹什麼!那個自稱校警的男人抓著褲頭,拔腿落荒而逃,留下草地上捲成一團,嚶嚶哭泣的芷如…
這個男人溫柔地說:小姐,你不用怕,我是校警!我先送你回家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芷如在他的協助下,站了起來,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依偎在他寬厚的胸膛,泣聲地訴說剛才的經過:他還說他是校警……
男人愛憐地撫著她的頭髮,歎歎氣:你被他騙啦,我們校警隊根本沒有這個人!再說你和男友親熱,根本沒有違反什麼校規啊!
她傷心得哭的更大聲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在哪裡?
就在對面巷子裡!
沒住在家裡啊?
和人合租的。
你室友在嗎?
她今天回台南了。
喔—一面走,他一面問:你叫什麼名字?
廖芷如。
哪個系的啊?
圖書館管理學系一年級。
家在哪裡?
新營。
嗯,好地方!
很快就到了她的宿舍樓下,芷如對第二個自稱校警的男人說:謝謝你,我上去了!
不!不!不!我一定要把你送到進門為止!萬一那個色狼躲在裡面怎麼辦?
你不要嚇我!
我是說真的!他催促著:送你上去吧!
她們上到三樓,她用鑰匙打開了門,他也跟了進去,仔細檢查每一個房間,確定沒有其他的人,並且瞭解了整個房子的地形地物…
她站在客廳,嚅嚅地對他下逐客令:那就…謝謝你了!
他打量著她,突兀地說:剛才爽不爽啊?
她嚇了一跳,你???
那個男人本來正氣凜然的臉龐,霎時變得邪淫不堪!
小芷如啊!剛才我徒弟提供的是只開胃點心;我現在要給你的才是大餐呀!
芷如嚇呆了!楞在當場,無法動彈…
他嘿嘿嘿地淫笑,向她走過去…
她一下有如大夢初醒,大叫一聲,轉身跑進房間,碰的一聲,用力關起門來!並且把喇叭鎖鎖上,靠在門上喘氣…
他並不追趕,東找西找,找到了幾支工具,就開始拆鎖,要從外面把整個喇叭鎖拆下來…
她不知道要怎麼阻止,電話又放在客廳,急得她手足無措!他一面拆鎖,還一面心戰喊話:小芷如!等我喔!我馬上進來了!保證讓你很爽,很爽的!
終於鎖被他拆下來了!
她看到他推門進來,大聲尖叫:我不要嘛!
男人有一百七十五公分高,抓起一百六十公分的芷如,好像老鷹捉小雞一樣的簡單!他批哩啪啦一陣亂剝,剝掉她的襯衫,扯斷她的乳罩,脫下她的短裙和內褲,把個一絲不掛的芷如丟到床上去!
她捲縮成一團,戰慄發抖!
他抓住她的腳踝,用力一扳;
她吃痛,只好順著他的勢翻過身來,成為仰躺的姿勢!
他用另外一支手,摩擦她的大腿內側!他的手掌非常粗糙,被他撫摸,竟有著觸電的感覺!他撫摸的路線和按壓的地點,好像依循某種經絡和穴道,讓她起了強烈的快感!!!他的手越摸越往上走,眼看快要探到陰戶了…
她一掙扎,腳踝就劇烈地疼痛;停止掙扎,腳踝就不痛了!她只好任由那奇異的怪手,在她的大腿內側不斷巡逡;任由她全身的快感,不斷上升,不斷增強!
他的惡魔之掌終於到達了她的下體,甫接觸,就引出了她汩汩的淫液!!!他的手指頭技巧地撥弄她的大小陰唇,在陰道口進進出出,仔細地尋找到G點,溫柔地刺激它,讓它膨脹凸現,使她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愉悅當中!那種快感啊…遠遠不是自慰所能比擬的!更不是那毫無經驗的男朋友,所能想像得到的境界!!!這時他已經不用抓著她的腳踝了,因為她已經爽得不想掙扎了!他接下來使用口技,舌頭溫柔地迴旋翻攪,竟然這樣,就讓她到達了高潮!
她對自己身體的反應非常羞恥,所以咬緊牙關,就算是到達了高潮,也忍耐著絕不呻吟出聲!
他脫下衣褲,露出了陽具!它好像自己有生命似的,昂然翹首,巍巍顫動!通體佈滿粗粗的血管,竟足足有他男友的兩倍粗!!!
芷如一看之下,魂飛魄散!
但在他的強力壓制下,動彈不得,只好閉起眼睛,任命地接受命運的擺佈!他非常溫柔地進入,進去了三分之一後,又抽了出來;然後再進入三分之一,又抽了出來!這樣非常輕柔非常緩慢地進出了九次,第十次,他慢慢地將整個陽具塞進去,停留在裡面不動…
芷如一點都不痛苦,只覺得飽飽漲漲的,身心都好像很滿足似的,嘴角竟然起了一絲絲的笑意!
他停留了好一陣子,看她咬緊的牙關旁邊的嘴角,起了微微的笑意,他也微笑起來!把陽具緩緩地全部抽出來,很有耐心地重頭再來一次:九次淺淺的,一次滿滿的;循環不斷!他老是只進入三分之一就抽出來。
她漸漸感到空虛,感到不耐了!漸漸希望他每一次都送到底!
但是他怎麼可能現在就滿足她呢?!不調足她的胃口,怎能完全地掌控她呢!所以他一共作了整整十個循環,害得她幾乎要拋棄一切的羞恥和矜持,出聲要求他滿足她!
終於,她的煎焦階段結束了!
他用他那巨大的肉棒,衝刺她那已經徹底被喚醒的陰道,猛烈地全部抽出來,猛烈地又全部塞進去!猛烈地全部抽出來,猛烈地又全部塞進去!讓她爽到飛上天去,又飛到太空,又飛到宇宙的盡頭!高潮就是這樣,一次比一次還要刺激,一次比一次還要爽快!淫液流滿了兩人的私處,流到了兩人的臀部!每一次的衝刺,都發出液體唧嘰吱吱的摩擦聲!
欲死欲仙的感覺讓她以為:今天一定要死了!
他讓她爽夠了,就把沒有射精的陽具抽出來,自顧自地走到浴室清洗,把她茫然若失地留在床上!
他清洗完之後,回到她的房間,開始翻箱倒櫃,把她的生活照拿了好幾張,又取走她的學校同學通訊錄,還趁她不留意的時候,拿走了她的鑰匙!然後丟給她一千元新台幣,留下一句話就揚長而去:
去告我吧!我馬上公佈給你的父母和所有的同學知道!
第二天,她足不出戶地躺在床上一整天,讓疲累不堪的身心好好地休息!心理實在是五味雜陳:他們到底是不是校警?該不該去控告他們?他怎會有那麼棒的技巧?讓我嘗到無邊的快感……一直想,想到傍晚五點…有人用鑰匙在開門…芷如躺在自己的房間裡,出聲問:
蓓蓓,你回來啦?!
沒有回答!
蓓蓓?
還是沒有回答!
只聽到腳步聲向自己的房間走過來!她緊張地心都要跳出來了!趕緊下床這時,房間門被打開了!是昨天那兩個男人!
芷如臉色慘白,向後直退,歇斯底里的喊著:走開!魔鬼!走開!
三十歲的男人對年輕一點的那個說:照我教的作,絕對不可以猴急,懂嗎?年輕的必恭必敬地回答:是,老大!
說完就向芷如走過去。芷如穿著寬鬆的連身睡衣,裡頭什麼都沒穿。這時已經被迫退到了床邊,一屁股坐到床沿,露出了整條青春光潔圓嫩的大腿!
年輕的吞了一下口水說:芷如,你好漂亮啊!
芷如往床上縮,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快要哭出來了。年輕的學著昨天老大的手法,抓住她的腳踝用力一扳;芷如腳踝一陣劇痛,不得不仰著身體躺了下來!
年輕的分開她的腿,依照昨天他老大的步驟,手掌摩挲起芷如的大腿內側來,芷如全身立刻泛起了快感!
他的手掌沒有他老大那麼粗糙,所以觸電的感覺沒有那麼強,但是因為是第二次了,芷如的身體自己知道:好康A馬上就要跟著來了!春水就自動分泌起來,下體漸漸麻癢!當他肥厚的手掌撫上她的陰唇,芷如心裡天人交戰,眼淚像泉水般,靜靜地從緊閉著的眼角流了出來!但是同時,她的的身體卻愉悅地顫抖起來!他改用舌頭賣力地服侍芷如,他的老大則坐在旁邊,隨時指導!
名師指點之下,芷如很快就獲得了今天第一個高潮!
年輕的看到芷如全身抽搐,臉上春潮氾濫,就脫掉自己的褲子,進行九淺一深的房中術!
芷如耳朵聽著他老大不斷的叮嚀:慢一點!溫柔一點!深呼吸!快抽出來!忍住,忍住!只如的下體,則舒舒服服地享受著他的服務!
他的陽具沒有老大粗,但已經給予她相當大的飽足感了!最後,他也開始猛烈地衝刺,但沖不到幾下就洩了,留下芷如滿滿的遺憾,和他老大嚴厲的責罵聲!
老大又丟下一千元和兩句話:明天晚上八點,乖乖地在宿舍等著;準備保險套!說完就走了。芷如開始痛哭失聲!痛恨自己為什麼這麼的爽!害怕自己將會從此沉淪下去!唉!芷如才進大學兩個月呢!還是個嬌滴滴的閨女呢!
隔天下午,蓓蓓從南部回來了,匆匆忙忙趕去夜間部上課,沒有注意到芷如的異常;芷如也不曉得該不該告訴她,或者要怎樣告訴她,所以乾脆什麼也沒有講。晚上八點,年輕的又來了!這次他一個人來,除了技巧又進步了些之外,還加上了淫聲穢語,讓芷如臉紅耳赤,卻又增添了許多刺激和快感!
今晚,她為他帶上了保險套!
接下來每天八點,也就是蓓蓓上課的時候,他都準時來,走的時候也總是丟下一千元!
兩個禮拜後的一天,老大和年輕的一起來了;芷如非常懷念老大的技巧,心理偷偷地希望:今天是老大上;但是事與願違,老大的金身哪是輕易出動的!只有在第一次,為了打開女孩的身體,讓女孩嘗到甜頭,使她們不由自主地,習慣於張開雙腿迎接陌生人,那時老大才會獻寶!今天還是徒弟上羅!看到徒弟已經能夠完全掌控:芷如的生理和心理的反應,兩人做起愛來纏綿悱惻,淫樂無窮;老大顯得非常滿意!
當芷如在洗澡的時候,老大對徒弟說:驗收通過!暑假快到了,可以叫她出去賣了!名門大學的學生呢,長得又這麼標緻可愛,每次最少可以收兩萬元!
徒弟問:為什麼每次都要給她一千元?
老大深沉地笑著:一來讓她拿錢拿得習慣;二來如果他告我們強姦,可以辯說是性交易啊!
喔—原來如此啊!老大,你手頭上掌握了幾個這種貨色?
嗯,像這種國立大學的女孩子,還要臉蛋兒漂亮,身材好的啊,可遇不可求,培養又不容易!到現在為止只有十幾個!
哇啊!!!徒弟吞一大口口水!
芷如就交給你管理了!你要每個月交給我十萬元,如果達不到,你自己知道後果…
老大越說越陰狠,徒弟怕得混身發顫:是!是!是!
不料這些對話,通通被躲在門邊偷聽的芷如聽到了!她嚇得腿都要發軟了:原來他們不只是控制我來洩慾而已,還要逼我去賣淫,替他們賺錢啊!
等他們一走,等她的室友回來,她馬上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她和盤托出!芷如抓著蓓蓓的胳膊猛搖,哭喪著臉說著:怎麼辦啦?要怎麼辦啦?蓓蓓氣急敗壞地數落她:你怎麼讓他們姦淫你這麼久?怎麼不早告訴我?你到底怎麼搞的嗎你!真不想理你了!但是看到芷如慌張懼怕的模樣,蓓蓓心軟了下來,冷靜地為她分析:每次的一千元你都收啦?你還幫他帶保險套?而且又被她們姦淫了這麼多次?!告他們強姦一定告不成了!
蓓蓓問芷如:他們明天還會再來嗎?
年輕的八點會來。好,明天我請假,不要去上課,躲在床上假裝是你,等他進來我就把他痛打一頓,然後抓到警察局去,告他企圖強姦我!
芷如惶恐不安地問:這樣安全嗎?
放心,我跆拳道初段不是白練的!
隔天晚上八點,徒弟依然準時到達。今天他心事重重:他已經漸漸喜歡上芷如了,要怎樣逼芷如同意賣淫呢?他走進芷如的房間,叫著:芷如!
說著掀開棉被……蓓蓓跳下擔瑛對準他的下體一個前踢*哇喔!!!徒弟哀嚎出聲,痛得彎下腰來!蓓蓓穿著跆拳道的服裝,披肩的秀髮綁成馬尾,英氣勃勃!一個抬腿下壓,準確地壓在徒弟的頭上!徒弟頭暈目旋,跪了下去!
蓓蓓腳跟用力一蹬,徒弟人仰馬翻躺了下來!蓓蓓這才喘喘氣,走到客廳要打電話,赫然發現:老大闖進來了!!!
原來老大正在樓下壓陣,他聽到樓上的打鬥聲,猛覺不妙,跑了上來,正好和蓓蓓打了個照面*老大閱人多矣,但看到玉樹臨風,英氣逼人的蓓蓓,竟不禁心旌神搖,魂為之奪!濃的眉毛,大大的丹鳳眼,黑白分明:黑的地方呀,好像暗夜的明星閃爍發光;白的地方呀,潔白純淨,一點雜質都沒有!挺直的鼻子小巧可愛,櫻桃般的小咀兒,微微翹起,充滿了誘惑;青春活潑的胴體,亭亭玉立,婀娜多姿,活脫脫是奧運跆拳道金牌陳怡安的翻版!又帥氣,又嬌美,又甜蜜!
蓓蓓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也受到了震撼!端正的五官,線條分明:眉宇間正氣凜然,瞳孔深不可測;壯碩的身體,淵停獄峙,全身散發出不可一世的霸氣!好一個陽剛的男人!!!因為芷如曾經仔細地描述過他,所以蓓蓓一看,就知道他是那個大壞蛋了!但沒料到他會來,一時之間還想不到對策*
但是老大沒給她時間思索!他眼角一瞥,看到躺在房裡地上,呻吟扭動的徒弟,心中雪亮,毫不猶豫地向蓓蓓走過去!
蓓蓓雙手握拳站著三七步,出聲警告:你不要過來!
老大哈哈一笑,雙手探出,就要擒拿蓓蓓的雙拳!
蓓蓓翻拳為掌,切開他的手腕,趁他中路門戶大開,中段前踢結結實實地,踢中他的胃神經叢!踢中之後,她立刻縮腿後躍,雙掌握拳,恢復戒備的姿勢!一般人胃神經叢受創,必然痛徹心扉,彎腰嘔吐!
但是老大巍然不動,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呼了出來,就把那萬鈞的前踢力量給化解了!他喝采一聲:有膽識!再繼續向她逼近*
蓓蓓看準他的腳步:當他一腳抬起的時候,腳跟踹向他—在地上的那支腳的脛骨!這下如果踹實了,要叫他痛澈骨髓,暫時失去戰鬥能力!
想不到他腳掌一墊,竟向前滑行了一步,一支腳插進了她的雙腿之間,右手就摟住了她的腰!
她有點慌亂,右腳膝蓋向他的下體狠狠頂過去!
他用左支腳勾住她右腳彎處,兩個膝蓋緊緊的夾住了她的大腿,左手抓住她的馬尾,把她的臉壓向他的臉*
焦急了!眼看兩個臉快要湊到一起,她的頭拚命閃躲,手在他的胸膛上用力捶著,腳拚命掙扎,腰死命地扭動,但是完全無法撼動他分毫!徒然激起他更盛的性慾,使他的陽具巍然豎立起來!!!他叫著她的閨名,口氣噴到她可愛的鼻子和甜蜜的小咀裡:蓓蓓!喔親愛的小蓓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