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滿西廂

張君瑞是個風流才子、俊俏書生,崔鶯鶯是相國千金,身材惹火,美艷動人。張君瑞雖然未接近過女色,但對窈窕淑女,早有君子好逑之意。而鶯鶯待字閨中,但已屆懷春之年華,已有性慾要求,小妮子春心動了。這樣一對癡男怨女相遇,心靈的愛火,自然一擦即著…
西廂,寧靜、悠閒,書聲朗朗。
秀才張君瑞,正在此靜心修讀,準備來年赴京考試,博取功名。
更深人靜,蟲鳴不已,張生放下書卷,伸直雙手,打了個呵欠。
眺望窗外,月影婆娑,遠處,隱隱約約傳來一陣女人的歡笑聲…
「奇怪!」張生暗思:「我寄居這普救寺,乃一佛寺,寺中全是和尚,何來女人喧嘩?」
側耳再聽,喧嘩聲已經消失了。
張生不以為意,拿起書本欲再讀,心中卻不知怎的,一團紊亂。
女人的笑聲,竟使他定不下神來。
「唉,讀了很久了,休息一下,也是應該的。」張生自己安慰自己。
推門走入中庭,清風徐來,空氣份外清新,張生禁不住深呼吸了一口。
普救寺很大,張生寄居西廂,苦讀詩書,其餘地方卻從來沒去逛過。
今夜,反正書是讀不下去了,正好散散步,他便朝後花園走去。
後花園曲徑通幽,沒有一個人影,張生走著走著,祇覺得兩旁是怪石嶙峋,古木老藤,形狀恐怖,再加上怪鳥鳴啼,更加淒厲…
他是個文弱書生,膽子本來就小,這時不由寒從腳底生…
「功名要緊,功名要緊!」
他又自己找了個藉口,轉身走了回去。
沒走了兩步,突然又聽見一陣女人的笑聲。
張生心中一陣跳動!
他的膽子突然間又增大了,順著聲音的來處,他加快了腳步…
走了一會兒,他發現自己迷路了!
女人的笑聲又消失了,自己左轉右轉,怎麼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會不會遇到狐狸精?」
想到這裡,他一陣緊張,左右一望,四周黑影幢憧,彷彿鬼影…
一陣屋鳥嘶叫!令人不寒而慄!
張生一陣顫抖,心中大為後悔,自己有書不讀,卻跑來這後花園。
「要是遇到狐娌精,真是死無葬身之地了!」張生埋怨著自己。
他三步併做兩步,顧不得辨別方向,祇要有路,就跑過去。
「反正,路是人走的,有路一定通向有人住的地方!鬼又不用走路!」
張生順著一條長滿青草的小徑,氣喘吁吁地跑著,眼前出現一座小樓。
紅磚黃瓦,紅色的宮燈,樓不大,卻很精緻,看得出不是僧侶所住。
「也許,是哪個秀才像我一樣,也借這普救寺來苦讀詩書吧?」
張生也是個年輕人,一個人讀書,正嫌悶得很,正想找人作伴,當下走上了台階。
小樓的紗窗,隱隱約約透出一線燈光。
張生舉手想拍門,又停住了手。
「夜深了,吵醒人家,多不好意思。」
他想了一下,偷偷走到窗前,心想,先看一下,如果屋內的人睡著了,就不要打攪人家。
偷偷貼近紗窗,朝裡面一看,張生頓時呆住了!
房中,一位年輕的女性,披著長長的頭髮,正在一個大澡盆中洗澡…
她坐在澡盆中,酥胸半露,粉腿輕舉…
張生目瞪口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內心中,一種道德的良知在責備自己。
可是,良心雖然在責備,腳卻不聽指揮,怎麼也不肯移動。
眼睛也不聽指揮,雙目一起睜得大大的,直盯著屋內,似乎要把那乍洩的春光看個夠本!
心也不聽指揮,『砰砰』亂跳,又緊張,又好奇,又貪婪,又刺激…
還有一個地方更不聽指揮,不知不覺膨脹了起來,硬梆梆的…
澡盆中的女性緩緩洗著頭髮,洗著漂亮的瞼蛋,洗著長長的手臂…
她洗著洗著,雙手移到自己的小峰上…
張生全身都麻了!
她雙手握著,輕輕搓洗著乳頭…
張生一顆心狂跳,幾乎從喉嚨中跳出來!
她撫摸著肉峰,纖纖十指輕輕揉著,口中發出了低低的呻吟…
「嗯…嗯…呵…哦…啊…」
她整個臉很紅,非常嫵媚,一雙慧眼半開半閉,似乎很陶醉…
張生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刺激的晝面,當下祇覺得全身血液加速流竄…
「嗯…啊…」她的銀牙輕輕咬著櫻桃紅唇,從鼻孔中哼著的呻吟,更加大聲…
張生從來沒聽過這種聲音。他也沒想到,女人的呻吟,竟可以這麼動聽…
屋內的女人,玩著自己的雙峰,正在陶醉之際,忽聽有人敲門。



「誰?」她警覺地問。
「小姐,是我。」門外一把女聲回答:「我是紅娘。」
「等一等。」澡盆內的小姐,站了起來…
她修長的雙腿,白得像雪,光滑得像白玉…
雙褪的頂端,一叢黑黑的小草…
張生雙手緊緊抓住牆壁,體內一股激烈的衝動,幾乎不能控制…
小姐光著身子,上前開了門。走入了一位婢女打扮的少女。
「她就是紅娘了。」張生暗忖。
「紅娘,你來幹甚麼?」小姐含笑問道。
「小姐,老夫人叫我來通知您,馬上要到佛殿上香了!」
「知道了,你幫我抹乾。」
小姐濕淋淋的裸體,站在紅地毯上,紅娘取了一塊大紅布巾,輕輕地抹著…
張生目不轉睛望著,嘴巴張得大大的,恨不得一口吞下那肉峰…
張生知道戲已結束了,不敢再久留,便悄悄地回到西廂。
「好了,荒唐夠了!」
內心,道德的譴責又佔了上風,張生急忙用冷水洗了洗撿,定下神來。
「唉!我怎麼這麼下流?」
他慚愧地責備自己:「我張君瑞正人君子,怎麼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偷窺行為﹖」
他忍不往打了自己一下耳光、望著牆上掛著的孔子畫像,拜了三拜,以示悔過。
然後,他整了鞋衣帽,走到書桌前,坐了下來,拿著書本,繼續唸著…
可是,書本上的白紙黑字,不知不覺消失了,浮現出的是小姐的裸體…
他急忙合上晝本,閉上眼睛…
可是,腦海中浮現的還是小姐洗澡的情形……
奇怪,讀了十多年的書,受過十多年的教育,竟然抵擋不往這具女生胴體?
他內心又自責、又痛苦。
這時,普救寺的和尚法聰給地送茶水來,張生一把拉往了他…
「法聰,你們寺娌,今晚還做法事?」
「是啊,今天八月十五,本寺慣例,要在午夜時分,舉行祭天佛典。」
「有外人參加嗎﹖」
「有啊!已故崔相國的夫人和小姐崔鶯鶯都會來參加。」
「奇怪,兩個女流之輩,怎麼會在半夜來參加祭典﹖」
「哦,這普救寺曾經被大火燒毀過,是崔相國出錢重修的,相國在京去世之後,老夫人運送他的棺木回鄉,路過本寺,主持決定為相國做七七四十九天法事來超渡他,所以,老夫人和小姐暫時就住在本寺後花園中。」
張生一聽,原來是相國的千金,難怪她長得雍容華貴,美艷動人﹗
「法聰,這祭天佛典,小生可以參加嗎﹖」
「不行,除了老夫人和小姐之外,外人一律謝絕﹗」
「法聰,幫幫忙,讓我參加一次吧?」
「不行,主持知道了,要責罰我的。」
「法聰,這是十兩銀子,幫幫忙!」
白花花的銀子擺在面前,法聰不由心動了。
「這樣吧,你躲在彌勒佛的大肚子裡面…」
原來,佛殿中的彌勒佛大神像,是中空的,肚子裡面是可容下一個人。
於是,張生拋開了書本,把孔老夫子和道德良心全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忙跟著法聰,來到佛殿,時間尚早,佛殿上沒有人,張生便藏入佛像之中。
一直等到午夜時分、莊嚴的祭典開始了。
彌勒佛的肚臍眼是個小孔,從裡面可以看到整個佛殿的人。
張生把眼睛貼近小孔,向外窺視…
佛殿上,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婆,她便是相國夫人。在老夫人旁邊,站著崔鶯鶯。
她現在跟洗澡的時侯完全不一樣了。
一張俊俏的臉蛋上,仔細地搽了粉,抹了胭脂,點了口紅,晝了眉毛,貼了花黃,戴了耳環,簡直比剛才更美麗十倍!
張生頓時呆住了!
「這麼美的小姐,即使要我跪下來親她的腳指頭,我也心滿意足了。」
在崔鶯鶯小姐旁邊,站著小紅娘,她也是精心打扮,份外妖嬈。
張生仔細看紅娘,她身材比小姐略矮,雙峰卻比小姐更高一些…
張生貪婪地注視看紅娘的雙峰:「這麼美的婢女!要是我兩個都能一親香澤…」
他現在幾乎忘記了一切,腦中祇有女人。
他本來是個文弱書生,現在卻野心勃勃,一心要征服這兩位美女。
祭典進行了一個時辰,張生在大飽眼福之際,也利用這個時閭,精心構思了一個計劃,要將崔鶯鶯和紅眼,一網打盡!
祭典結束之後,太家都走了。
法聰來到彌勒佛後面,把張生放了出來,張生又抬了他二兩銀子,然後興沖沖回到書房,時間已經很晚了,他躺到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崔小姐規在也要睡了!她睡覺,一定脫光衣服!」張生現在簡直像個流氓一樣的在思考了!
他一個翻身下床,披上衣服,溜出西廂,又來到後花園。
崔鶯鶯的閨房仍然亮著燈,張生偷偷靠近紗窗,向內偷窺。
這一窺,嚇得地目瞪口呆,魂不附體!
房中,小紅娘全身赤裸,四肢大開,被綑縛在床上,身上道道傷痕…
「糟了!她們碰到強盜了!」
張生全身顫抖!
究竟紅娘會不會平安脫險﹖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風流才子張君瑞寄讀普濟寺裹,偶然發現相國千金崔鶯鶯在西廂出浴後,終日想著她的美麗胴體,於是每晚都到西廂偷窺。西廂裹鶯鶯與紅娘裸戲春光,幕幕上演,看得張生忍不住…
話說張生貼在紗窗偷窺,赫然看見紅娘全身赤裸,被人綁在床上!
她粉嫩的肉體上一絲不掛,白晰的皮膚上,一道道殷紅的血痕!
紅娘的一雙大眼睛,飽含著淚水,白玉般的牙齒緊咬住紅唇,不敢哭出聲來﹗
張生心中嚇得『怦怦』亂跳!
「看這樣子,一定是有土匪強盜闖入寺內,綁往了紅娘,百般侮辱…」
張生不敢聲張,兩條腿直打哆嗦,悄悄離開了紗窗,想溜出去通知眾和尚。
走了兩步,他突然聽到庵內傳出一陣女人的的笑聲!
咦﹖強盜也會有女的﹖
張生心生疑雲,又走了回來,把眼晴貼在紗窗上,再次偷窺!
祇見崔鶯鶯小姐,全身也是一絲不掛,手中卻拿了條皮鞭!
「小姐?她在幹什麼﹖」
崔鶯鶯猛地舉鞭子,很狠地抽了下去!
紅娘一聲慘叫!雪白的皮膚上頓時出現一道血痕!
張生大吃一驚﹕「我以為是強盜,原來卻是小姐打的!」
他目瞪口呆,這個平日看起來文質彬彬,弱不禁風的小姐,居然也這麼兇…
「嗯,一定是紅娘犯了家規,所以小姐才用這種方式來處罰她!」
又一聲慘叫,張生心也隨著一顫!紅娘那麼粉嫩的肌膚,怎禁得住這麼摧殘?
「唉,也不知道紅娘犯了多麼嚴重的錯誤,連平日最喜歡她的小姐都要打她?」
張生不忍再看,可是又牽掛紅娘。於是,又再次偷窺。
這一看,他看呆了﹗
屋內,崔鶯鶯小姐把皮鞭放在地上,整個人趴在紅娘的身上。
她伸出舌頭,輕輕地舐在紅娘的傷痕…
「小姐,她又不像在處罰紅娘啊!」
張生一肚子疑雲,仔細再看,祇見催鶯鶯輕輕地舐著紅娘的乳尖…
紅紅之舌尖,深紅的乳尖,雙尖輕輕磨擦…
紅娘忍不住從鼻孔發出了呻吟…
這既是痛苦,又是舒服,既是怕,又是愛…
張生情不自禁,被這一幕誘人的動作作迷往了!
他忘了剛才的恐懼了,心頭充滿了貪婪的念頭,他的舌尖也舐著自巳的嘴唇…
崔小姐的舌頭越舐越快…
磨擦加劇了!
乳尖更硬,更翹了!
紅娘的呻吟更大聲了!
張生的血液流動更快速了!
「啊!…舒服啊!…」紅娘忍不住叫出來。
這一叫,幾乎杷張生的魂都叫出竅了!
這一叫,也使崔小姐更加溫柔,更加風情萬種,她按住紅娘,把頭埋在她的雙腿中間…
小姐的舌尖,現在舐著另外個小肉尖…
「啊…啊…我…不行了…」
紅娘雙腿毫不羞恥地敞開著…
崔小姐好像奴婢一樣,殷勤地侍候者紅娘…
她津津有味地舐著…
紅娘滿面紅漲,一個頭像撥浪鼓似地左右搖晃著,張生祇覺得一股熱流快要衝了出來了!
「小姐,求求你…我不行了…我丟了…」
「我舒服死了!用力舐!用手指挖!小姐,求求你!」紅娘下流地叫喊著。
這春光香艷的一幕,看得張生神魂飄蕩,暗叫過癮,渾身衝動!
真恨不得馬上衝入房中,跟兩人摟成一團,給她們一個痛快!
所謂色膽包天,平日膽小怕事的張生,在慾火攻心之下,再也顧不得後果了!
「我忍不往了﹗我要進去!」
他伸手正要推門…
一聲慘叫!
張生嚇得縮回手,又趴在窗上偷窺。
這一看,他又嚇呆了!
祇見崔小姐不知怎的,又高高舉起了皮鞭﹗這一次,她可不像剛才,祇抽一鞭,而是瘋狂地亂抽!
紅娘像殺豬般地慘叫!
崔小姐雙眉豎起,一臉怒氣﹕「我叫妳舒服!本小姐都沒舒服,妳敢舒服﹖」
崔小姐一邊罵著,一邊狠狠抽打!
張生嚇得魂不附體!
「這崔小姐,有神經病?怎麼一會兄溫柔得甘願替紅娘舐,一會兒又變成這樣?」
他全身的性慾,頓時消失的無影無縱,不敢再久留,悄悄溜了回來。
到了西廂,他躺在床上,眼睛一閉,眼前就出現兩幅圖畫。
一幅是兩個絕色美人,精赤條條地嘻戲著。
一幅是殘忍小姐無情鞭打奴婢!
張生怎麼也沒法把這兩幅圖畫結合在一起﹗
「美麗溫柔的崔小砠,高貴大方的崔小姐,怎能會這樣心狠手辣呢﹖」
其實,這個問題,加果給現代人分折,便很容易理解。
崔鶯鶯是堂堂相國的獨生女兒,門第高貴,血統尚貴,自小嬌生慣養,榮華富貴,樣樣皆有,簡直羨慕死別人了。
可是,她也有得不到的東西。
這就是男人﹗
作為相國之女,尚貴的身份,使她不能隨便出門,不能私自行動。
在她身邊的,永遠是紅娘一個婢女。
崔鶯鶯已經二十歲了,發育成熟,充滿思春少女的性興奮。
可是,這種興奮卻被封建禮教壓抑了!
長期壓抑的結果,使得這位任性的小姐產生了強烈的性變態!
所以,她會有一種虐待狂,在折磨紅娘的過程中,發洩自已的性慾!
當然,這一切對古代人來說是不可理解的,尤其是對飽誦四書五經的張生來說,更是覺得荒謬之極,完全不可理喻,他會認為沒有『合理性』。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張生幾乎天天晚上都跑到後花園,偷窺。
久而久之,他發現了一個規律,每逢初一、十五,崔小姐就會鞭打紅娘為樂。
其餘時間,她就很正常,像個正經的相國小姐。
其實,偷窺,也是一種性變態。
這種偷窺狂發生在張生身上,也是合情合理。
張生自小讀書,受的教育是非禮勿視一套教條。
但是,他同時也是個二十來歲的青年男子,同樣有雄性荷爾蒙分泌,同樣有性慾!
平日,因為苦讀詩書,心神還可以把持,可是,自從他看見了崔小姐和紅娘的裸體之後,思想就如脫韁的野馬,再也控制不往了!
男人的本色,就是好色!
秀才的本色,卻是禮教!
男人的本色,包在秀才的軀殼內,於是便產了性的變態,也就是偷窺狂。
當然,張生不是弗洛伊德,也不是金賽博士,他哪管這些心理分析?
「祇要好看,我就要偷看!」
他抱定了宗旨,每個初一、十五便去看性虐待的節目。
「真精彩啊!」現在,張生也迷上了!
某個夜晚,張生又在偷窺,祇見紅娘又被綁在床上,被打得遍體鱗傷,慘叫不已,而崔鶯鶯小姐好像更加兇很無情了!
「不準叫,再叫,我就打臉了!」
女孩子都愛漂亮,要是臉上留下疤痕,那可是一輩子的遺憾。
紅娘不敢再叫,緊緊咬住嘴唇,兩眼淚汪汪…
張生在窗外看到紅娘這麼可憐,忍不住心中一酸,非常同情。
就在此時,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張生回頭一看,祇見一個丫環匆匆忙忙跑來!
張生嚇了一跳!幸虧是夜晚,又是初一,沒有月亮,丫環也沒注意,張生急忙躲在柱子後面。
丫環敲了敲門﹕「小姐,老夫人講你馬上到佛堂去,準備給相國做法事了!」
崔鶯鶯在房中一聽,老夫人的命令,不敢拖延,急忙穿上了衣服…
「小姐,你去佛堂,先解了我吧﹖」紅娘哀求。
「哼!沒那麼便宜啦!等我回來再來收拾你!」崔小姐說完,推門走出,跟丫環去了。
張生從柱子後閃出,貼窗一看,祗見紅娘四肢攤開,被綁在床上不能動。
張生知道,法事一做就是一個時辰,崔小姐這段時間是不會回來的!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張生心中大喜,悄悄推門走入。
紅娘一看,原來是張生,這時也顧不得害羞,急忙叫道﹕「張公子,趕緊替我鬆綁吧﹗」
「謝天謝地,總算來了救星了!」紅娘鬆了一口氣。
張生走到床前,伸手正要丟解開綁往紅娘的繩子,突然停住了。
這時的紅娘,全身一絲不掛,躺在床上,四肢攤開成了『大』字形。
她胸前的雙峰誘惑地挺立著…
那神秘的部位完全敞開了…
張生雙眼睜得大大的…
他的呼吸也困雞許多了…
紅娘注意一看,祇見張生眼中正噴著貪婪的慾火,淫猥的目光掃視她全身…
「公子,不要看嘛!」紅娘羞得滿面通紅。
她畢竟祇是個十八歲的女孩子,又是相國府中的婢女,這樣赤裸裸地被一個男人觀看,實在太令她羞死了!
「公子,快解開我吧,求求你!」
紅娘哀求著。可是,她的哀求卻給張生一個啟示﹕如果鬆綁,紅娘一定起身,穿上衣服,自巳就沒有任何機會了!如果不鬆綁,紅娘就像砧板上的一塊肉,任他宰割,沒有反抗的餘地。
於是,張生一笑﹕「紅娘,讓我摸摸你的雙峰,我就鬆綁!」
「什麼?不行!」紅娘更加羞愧了!
「不答應﹖那我回去了!」張生狡猾一笑﹕「等崔小姐回來,繼續抽打你!」
紅娘不由打了個寒噤,衡量了一下得失,還是給張生摸一下比較好。
「好吧,你摸!」紅娘羞人答答。
張生興奮地伸出雙手,捏住了紅娘的雙峰!
滑嫩的皮膚,彷彿白玉般光滑…
張生如癡如醉,雙手彷彿搓面粉似地,又摸又捏又搓又揉…
紅娘羞得閉上眼睛,可是胸部傳來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她從來沒有嘗過這種滋味,忍不住輕輕呻吟…
張生全身滾燙,現在,他已經不是一個秀才,而是一個野獸了!
究竟張生用什麼方法征服了紅娘,又如呆用巧計征服了變態冷血的崔鶯鶯呢?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張生自從發現了西廂中的春光後,夜夜去偷窺。一次給他看見紅娘全裸被縛在床上,而崔鶯鶯即因事離開後,便大膽地進入,要脅紅娘,要摸乳峰,又要…張生終於得償所願,腳都軟了…
話說張生趁著紅娘手腳被捆之際,提出了條件,要紅娘將乳峰給他摸一下。
紅娘到了此時,身不由己,但求能夠快一點脫身,祇好含羞答應了。
張生的雙手握住雙峰,十恨手指就如十條蟲,在白嫩的皮膚上爬來爬去…
紅娘的胸脯隨著呼吸,一起一伏…
張生的掌心貼在她的左胸,可以感受到紅娘的心跳:「砰,砰…」
「公子,你已經摸好了,現在可以放我了吧?」
紅娘羞得紅雲滿面。
張生調皮地一笑:「摸是摸好了,可是我摸的全身發熱,嘴巴好渴…」
紅娘一聽機會來了,急忙說:「公子,你渴了?我馬上給你泡茶,你先把我的繩子解了,我去廚房,馬上燒水泡茶…」
「現在才燒水泡茶﹖又燙又熱,遠水解不了近渴,我想吃水果…」
「有,水果也有,葡萄、梨子,都在廚房,你替我鬆綁,我馬上去拿…」
張生又調皮地說:「嗯,這些種水果我都不愛吃,我還是喝奶吧?」
「有,牛奶,羊奶,都有,」紅娘哀求著:「我替你去拿,求求你解開繩子。」
「不,我要喝人奶。」
「人奶﹖」紅娘一時糊塗了:「我們沒有啊!」
「有!」張生用力握住紅娘的乳房:「這不就是人奶?」
紅娘一聽,頓時羞得無地自容,急忙連聲叫:「公子,我…沒奶啊!」
「沒奶?不可能!」張生玩弄若她的奶房:「你兩個奶房長得這麼大,這麼飽滿,比你們小姐還要大,裡面一定是充滿了奶水。」
紅娘羞得滿面紅漲:「公子,祇有成了親,生了孩子,才會有奶水的。」
「真的?」張生故意搖頭:「我不信。這樣吧,我嘗一嚐,如果真的沒有奶水,我就放了你,好不好?」
紅娘此刻真是無計可施,祇好閉上眼睛,輕輕哼了一聲:「你…嘗吧。」
張生一言大喜,立刻俯下身來,張開大口,一下子含住了她的乳尖…
張生彷彿哨到山珍海味似地,捨不得一口吃掉,而是津津有味地晶嘗著…
他用濕潤的舌頭輕輕舐著…
忽而,用力吮吸著…
忽而,輕輕地研磨乳尖…‧
紅娘祇使得一陣陣又酸又嘛的感覺,從乳尖傳遍整個胸脯…
「嗯…哦…」她忍不住呻吟了。
這輕輕的呻吟,頓時刺激了張生!
他的口含住一隻,手又在另一隻上活動…
他感覺到,紅娘的乳尖發硬,變得粗大了!
刺激、舒暢的感覺,從胸脯傳遍全身,紅娘的呻吟更粗更響了!
張生貪婪地吮吸著…
紅娘的雙手緊緊抓住床單,克制著內心的騷動「公子,」她害羞地說:「你已經嘗過了,知道我的奶房並沒有奶水了吧?」
「是啊!奇怪,原來,女孩子奶房這麼大,內面真的沒有奶水﹖」
「公子,你現在還口渴吧?」
「渴!我比剛才渴得更厲害了﹗我要喝水!」
紅娘一聽,機不可失,立刻獻殷勤:「公子,放了我,我去廚房拿水…」
張生狡猾一笑:「不用去廚房了,我剛剛想到,有一個地方,一定有水。」
「哪個地方?」
「你的嘴巴。」
紅娘一聽,更加害羞,連叫:「不行,不行!」
「為何不行,你的嘴巴一定有口水…」
「不行,我這輩子還沒讓男人…親過嘴…」
張生微微一笑:「你這輩也沒被男人摸過奶,奶都摸了,親嘴又算得了甚麼?」
「不,被你摸奶,是迫不得已,但是,親嘴,就是一種感情交流…」
張生抱住紅娘的頭,溫柔地說:「紅娘,難道你真的不想跟我有感情交流?」
紅娘的臉紅得更厲害了:「不想…」
張生不由分說,很很地把嘴唇壓了下去!
紅娘生平第一次接觸到男人的嘴唇,祇感到火辣辣,一陣酥麻…
她咬緊牙關,不打算開口。
沒有多久,張生就感覺到,紅娘緊閉的嘴唇鬆開了,她不再抗拒了…
張生的舌頭伸了進去,在她的口腔內游動…
紅娘的舌尖也輕輕接觸著他的舌頭…
兩條舌頭搞在一起,彷彿二龍戲水…
兩人從鼻孔中噴出的喘息聲交織在一起…
張生很有耐性、輕輕用舌頭舐著她的櫻脣…
他的十指卻仍然在那飽滿起伏的峰尖上蠕動著,現在,不是張生在吃紅娘的口水,而是張生的口水源源不斷地流入紅娘口中…
紅娘終於清醒過來,把頭一晃,撇開了張生的親吻:「公子,你的水吃的夠多了吧!」
張生一笑:「才不夠呢,你這櫻桃小口,根本裝不了多少口水,我現在更渴了!」
「公子,放開我,我保證有水…」
「不必了,我已經找到一處泉眼,保證可以喝個飽。」
「泉眼?在哪裡?」
「這裡啊!」張生的手順著她平坦的小腹滑了下去,在兩條大腿的頂端停了下來…
紅娘立刻大叫﹕「公子,不行,不能親這裡!」
「為甚麼?你這裡太多水了,兩條大腿都濕了,床單也濕了一大塊﹗」
紅娘羞得閉上眼睛,輕輕地說:「公子,你饒了我吧!這泉眼,不能舔的!」
張生笑道:「難道你被人舔過?」
紅娘嬌羞萬分:「我們小姐舔過啦!」
「哦,你們小姐一舔,你就怎麼樣了?」
「我…我…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紅娘嬌羞:「公子,真的不能舔啊!」
「我才不信!你被綁在床上,又跑不掉,怎麼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呢?」
紅娘羞得很小聲地說:「我紅娘也是個正派的女子,可是,我們小姐一舔我泉眼,我就變成蕩婦了。如果被公子舔,那可不得了!」
張生聞言心中大喜:「我就是要你變成蕩婦!」
說罷,張生把頭埋在紅娘的兩條大腿中間,伸出那又濕又熱的舌頭…
他的雙手撥開兩旁的肌肉,露出那晶瑩的泉眼舌尖輕輕一觸,紅娘全身一顫…
張生的舌尖快速一撥泉眼…
「嗯…」紅娘的呻吟立刻加重了!
張生索性張開大口,含住泉眼,肆意吻著…
「啊!…舒…舒…服…公子…不能再舔了!再舔…我…忍不住了!」
紅娘越哀求,張生越調皮,一會兒用舌頭撥弄泉眼,一會兒用嘴唇親吻,一會兒用牙齒輕輕咬…
「啊!啊!…」紅娘大叫:「我…死了!…公子…你…你把我…變成…小淫婦了…好…麻…我…我…丟了!…公子…我的親哥!」
紅娘淫蕩地呼叫著,張生也氣喘加牛:「小…淫婦…你的水…越流…越多了…找的整張瞼…都是水…你…真是騷入骨了…」
「好哥哥…我…全身…都散了…我…成仙了…公子…親爸…求求你…不能舔了!」
張生停止動作,故意說:「好吧,我現在吃飽了水,不渴了,我不舔!我走了!」
紅娘一雙粉臉早已漲得通紅,一雙媚眼充滿了慾望。
一聽張生要走,她急忙大叫:「公子,不能走!」
「我不渴了,為甚麼不能走﹖哦,對了,我還沒有替你鬆綁。」
紅娘大叫:「我不要鬆綁,我要快活!」
張生故意戲弄她:「要怎樣才能快活?」
紅娘羞得不得了:「人家…不好意思說…」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公子,你好壞哦!」
「你不說,我可真的要走了!」張生作狀要離開。
「我說!我說!」紅娘到了此時,也顧不得害羞了,祇得小聲說:「人家…裡面…好癢。」
「癢?我替你抓抓癢好了!」
「嗯!不能用抓的…要用…插的!」
紅娘此時,極盡下流的語言,務求把張生引誘上床,大幹一場。
張生經過剛才一場嬉戲,早已全身血脈賁張,慾火焚身…
他一個跨身上床,騎在紅娘身上,瞄準了泉眼,狠狠一插…
「啊!…親哥哥…插!…用力…我…太爽了…我…全身都…麻了…慢慢抽…哦…舒服…哥哥…你太…粗了!」
紅娘的淫叫更刺激了張生的性慾,他瘋狂地前後抽動著,搖得那一張木床有如山崩地動…
再說崔鶯鶯小姐,自從老夫人叫她去佛堂參加法事之後,突然想起忘記攜帶祭品,於是又匆勿趕回來,準備拿祭品後,再去參加法事。
不料走到房外,突然聽到紅娘一陣陣的淫呼浪叫,她立刻貼窗偷窺。
祇見紅娘的四肢仍然被綁,成『大』字形攤開,但是,全身赤裸的張生卻騎在她身上!
一上一下,一前一後,搖曳,震撼…
這個孤僻、傲幔,飽受性冷淡煎熬的相國小姐,雖然平日跟紅娘有一些性遊戲,但是,卻是第一次看男人的裸體!
張生此時,已變成一頭瘋狂的野獸,瘋狂馳騁,毫不留情!
崔鶯鶯彷彿覺得張生每一下都插到她的體內!
每一下,都引起她全身的酥麻…
她的內褲不由濕了!
紅娘的淫叫更加下流、更加響了!
崔鶯鶯親眼看到這幕風流的春光,她壓抑多年的慾望,同時得到發洩!
她不顧一切,推門入房!
張生回頭一看,吃了一騖,正想下床。
可是,正在高潮的紅娘完全顧不了主人了!她大叫:「哥哥!先不要理她!不要離開我!」
崔鶯鶯走近張生,貪婪地撫摸他的肌肉,親熱地說:「公子,你…繼續吧!」
張生此時也騎虎難下,得到小姐批准,更加放肆,他呼吸了一口氣,狠狠抽插了三百多下…
紅娘被插得死去活來,淫叫聲喊破了喉嚨!在一旁的崔小姐直看得面紅耳赤,芳心大動…,張生慼到一股熱流洶湧而出!
「啊!…好哥哥!你…燙死我了!」
紅娘大叫一聲,突然快活得昏了過去!
張生下了床,突然看見,崔鶯鶯不知何時,已經全身衣服脫得精光!
「公子!」崔鶯鶯含羞答答:「我…也要…」
張生聞言大喜,沒想到自己和紅娘一場淫戲,竟然無意中打動了相國小姐,真是一箭雙雕,得來全不費功夫!
他摟抱崔鶯鶯,倒在床上…
「公子﹗我還…還是…閨…閨女,你要…輕…」小姐又愛又怕。
「別怕,紅娘都不要緊﹗」張生已經壓到鶯鷥身上。
「紅娘不同,她被我用手指…挖…哎喲…痛…痛啊…」
張生想到鶯鶯打紅娘,便不管小姐叫痛,狠狠一插…
「啊喲﹗沒命了」鶯鶯呼痛不已,張生卻不理會,越抽越快、越插越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