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了45歲的伯母

「晚上早點回來,香萍伯母約媽媽吃飯,要你一起去呢!」出門前媽媽這著樣對我說。
香萍伯母雖然年紀已經40多歲,但依然美艷嫵媚,風情萬種。
前年堂姐結婚的喜宴上,她是主婚人,穿了一襲大紅緊身旗袍,身材玲瓏浮凸,曲線呈露,艷驚全場,渾身充滿性的挑逗,簡直比新娘還美。
雖然是我的長輩,但我一直對她存有性幻想,想到伯母的曼妙身材,我不覺就興奮起來。
晚餐的地方是傢俱樂部,飯後可以跳舞,音樂響起後起我請伯母跳,可是伯母說她不會跳,我只好跟媽媽跳,三、四首曲子過後,響起勃魯斯的音樂,媽媽慫恿伯母下去跳。
跳舞的人很多,燈光慢慢的暗了下來,我輕摟著伯母,伯母低胸的領口,可見那豐滿渾圓的雙乳擠成了一道緊密的乳溝,我貪婪地盯著伯母那肉感十足的豐乳酥胸,看得是心頭突突跳,肉棒硬挺起來。
跳著跳著,冷不防被人碰了一下,已經硬挺起來的肉睫,隔著薄薄的衣服,頂在伯母平坦柔軟的小腹上。
人實在很多我的肉棒不停的頂撞著伯母,搞得我很尷尬。
「嘿、年輕人!跟伯母跳舞怎麼還那麼衝動!」
幸好伯母毫不介意,還幽默的幫我解圍。
「我……情不自禁嘛!誰叫伯母長得那麼美……那麼……誘人。」
我開玩笑的說。
「你呀,嘴太甜了,」
伯母說著說著,身體卻漸漸靠過來。
「伯母老了,年紀都比你媽媽大好幾歲怎麼還會美?」
「伯母,你的身材真棒呢,腰好細喲。!」
我雙手撫摸伯母的纖腰,稍一用力把伯母豐滿綿軟的胴體摟在懷裡說道。
「真的嗎?那你看伯母身上哪裡最誘人!」
伯母說著把那雙傲人的豪乳緊緊的貼在我身上。
我的胸脯頂著伯母那飽滿而富有彈性的酥胸,下體不由自主的更直立起來。
我低下頭去,看著伯母那美艷迷人的臉龐,充分的顯出中年婦人的成熟撫媚。
「我……我覺得伯母的……胸部最誘人!」
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我大膽的說。
「你……過份……!」
伯母白了我一眼嬌嗔著,似乎很高興。
伯母緊貼在我懷中,隔著薄薄地紗衣用柔嫩的小腹廝磨我的肉棒。
身體的接觸和的下身摩擦,伯母的身體自然感受到了,我感覺到伯母呼吸有點急促起來。
「伯母,你的屁股好圓,好有彈性……」
我恣意挑逗著伯母,伸手撫摸那圓滾滾的白嫩屁股。
「嗯!壞蛋,我是你伯母呀,怎麼可以吃長輩的豆腐。」
迷濛著一雙媚眸的伯母,神態撩人的說。
這樣的媚態使得我更有一種異樣的快感,我用手在伯母豐潤柔軟的大屁股上捏了一把,把心裡赤裸裸的慾望表現了出來。
伯母感受到了我的強烈慾望,藕臂勾住了我的脖頸,整個滑膩豐潤的身子貼在了我的身上,媚眼如絲「不怕天打雷劈呀?」
我緊緊抱著這位嫵媚迷人,玲瓏肉感散發出迫人熱情的美婦。
「伯母太美了,我實在情不自禁呢。
伯母這樣的身材跳舞最好看了!」
我刻意將勃起的陽具貼近伯母的大腿,並且不停的摩蹭。
「那你教伯母跳舞好嗎?明天有空晚上到伯母家來。」
伯母貼在我耳邊小聲的說道。
「好啊,明天我就去。」
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一言為定喔!」
好不容易有單獨和伯母接近的機會,第二天一下課就迫不及待到伯母家?我打量著伯母今晚的打扮,她穿著一件天藍色的低胸家居服,深深的乳溝和那雪白粉嫩半裸的酥胸,多麼引人入勝。
一開始我很認真的把探戈、恰恰、華爾茲、吉魯巴、倫巴等舞全部教了一遍,原來伯母本來就會跳,只是結婚後一直待在家裡相夫教子,太久沒跳舞不敢跳,而不是不會跳,經我帶她複習一次就跳得很好了。
伯母顯得很高興,因為自從堂姐出嫁後,家裡就經常只剩下她一個人,伯父因事業關係也不常回家。
所?DC3親X休息閒聊著?「伯母,今天什麼舞都跳了,可是還是有一種舞沒跳呢!」
我伸手摟抱住伯母的纖腰,笑道「什麼舞?」
伯母靠在我身上說。
「就是勃魯斯啊!」
我抬起頭,看著伯母美艷的嬌態,在她耳邊輕輕說。
「好啊!想跳就來跳啊!」
伯母似乎想到什麼,粉臉飄滿著紅暈,羞澀的點點頭,笑了笑。
「可是跳勃魯斯燈光要暗一點才有氣氛呢!」
我把燈光調暗,拉起伯母,把伯母豐滿柔軟的身子擁在懷裡。
隨著UNCHAINEDMELODY的音樂,我倆緊緊相擁,隔著薄薄的絲裙,伯母星眸含情,默默地用她柔嫩的小腹磨擦我硬挺的肉棒,兩條粉臂潔如鮮藕,圍繞著我的頸部。
隨著優美的旋律,伯母的下體緊抵著我的肉棒不停的廝磨,我們彼此陶醉在異樣的快感中,情緒不斷的升高,只看伯母緊閉的雙眸微顫,呼吸的氣息逐漸急促起來。
突破禁忌的激情更是把我引到情慾的極限,我大起膽子,低著頭往伯母微微顫動的櫻唇吻去。
在我吻上伯母的一瞬間,她身體一抖,顯然有些出乎意料,稍微地楞了一下,但是隨即閉上眼楮,朱唇微啟,就跟我吻了起來。
當伯母的嘴唇輕輕地張開時,我的舌尖就已經從那微縫中滑了進去,緩緩地將舌頭伸入她口腔內。



溫暖濕潤,柔滑甜美,伯母就在這時也將自己的舌頭伸了過來,我吮著伯母的舌尖忘情的糾纏起來。
我將伯母的舌頭吸進口中,用力吸吮、舔舐、糾結、吞吐……兩人唇舌交纏,伯母似乎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連蛇腰也扭動了起來,而這快感的來源,或許不是來自我的舌頭,而是佷兒的侵犯!我兩雙雙倒臥在XX上,伯母已經墜入這突如其來的從未有過的快感中,她唔的一聲輕叫,豐滿柔軟的身子癱軟在我懷裡,任我揉搓撫摸。
我吻著伯母的櫻唇,一邊順勢開始脫她的衣服。
伯母瑤鼻裡發出纏綿的嬌哼。
我把伯母身上的衣服脫得幾乎一絲不掛,眼前的伯母,全身只剩下紅色的乳罩及小小的三角褲。
豐滿雪白的胸部,因紅色乳罩的支撐而托出美麗雪白的乳溝。
飽滿誘人的酥胸高挺著。
平坦的小腹顯得相當的光滑,渾圓的臀部,隱隱若現的黑色神秘地帶包在薄薄的三角褲裡。
我望著伯母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
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
讓我感覺到伯母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
我忍不住的吞嚥下口水,隔著乳罩伸手在伯母豐滿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撫摸起來。
當我的手碰觸到她的乳房時,伯母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閉上眼楮承受這難得的溫柔。
我將手伸入乳罩下,揉搓著伯母柔軟彈性的乳房;另一手則伸到伯母的背後,將她的乳罩解開。
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像脫開束縛般的迫不及待彈跳出來,她那對高隆的乳房,尖挺高翹,尤其是那兩粒鮮紅如櫻桃般的奶頭,向上高翹的挺立在那艷紅的乳暈上面,真是誘人極了。
小巧的乳頭,因我的一陣撫摸,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
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我垂涎。
我低下頭去吸吮伯母如櫻桃般的乳頭,我一面親吻著她,一面撫摩著她粉白細膩的玉膚。
「嗯……嗯……喔……」
伯母不禁舒服的叫出口來。
我輕輕脫下伯母的三角褲,一直脫到她精光為止,霎時柔潤凝脂股的胴體,呈現眼前。
雪白豐滿的光滑肉體真是艷麗奪目,尤其是她的陰戶坦蕩蕩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發現那裡泛著瑩光一閃一閃亮晶晶,映襯著黑茸茸的陰毛,簡直太美了。
兩條修長的大腿,像是兩塊雕刻得很完善的白玉一般,毫無半點瑕疵,兩腿的中間,長滿了密密的芳草,只是這些芳草非常的柔嫩。
我不禁用手撫摸她的陰毛,黑亮亮的光滑而細膩,像絲緞一般輕柔,真美!我輕輕的將伯母雪白渾圓的玉腿分開,若隱若現的迷人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鮮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伯母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
我用手先輕輕摸了穴口一番,再用兩指撐開了她的陰唇,感覺有點緊,捏了捏那嫩嫩的陰唇,捏得她既猢麻又酸癢,渾身顫抖著。
「培倫,你………弄的我好難過……」
伯母顫抖著輕輕叫喊著。
慢慢地我感到手都濕了,伯母的淫水可真不少呀。
於是我的頭湊到了伯母的兩腿之間,舌頭開始用心地舔伯母濕漉漉的淫穴。
我輕輕地舔了舔伯母的兩片幼嫩的陰唇,陰唇在我的舔弄下不停的顫抖著……「啊…啊…培倫…我…我難受死了…」
伯母被舔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襲來,俏臀不停地扭動著往上挺,左右扭擺著,雙手緊緊抱住我的頭部,發出喜悅的淫聲︰「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我…」
見伯母如此顛狂我更加用勁舔弄著濕潤的穴肉,我的舌頭緊緊地圍繞著伯母的陰核,溫柔但是又很猛烈地撩弄它,我用手掰開伯母兩片肥厚的陰唇,將整張嘴伸了進去,含住了伯母的陰核,用力地吮吸著,舌尖圍繞著陰核打轉。
更激起伯母全身的一陣顫慄。
「哦……培倫……把舌頭……再伸進去點……哦……哦……伯母受不了了……」
伯母喘息著,搖動著屁股,將整個陰部貼在我的臉上,我直起舌頭,盡力地往伯母的肉穴深處擠。
如此片刻後,伯母的蜜穴裡的淫水有如春朝怒漲,潺潺而出,把她兩條如雪的大腿弄得濕漉漉的。
此時,伯母禁不住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小穴更為高凸,讓我更方便地舔弄她的嫩穴。
「……哦……哦……舔得伯母好舒服……喔……喔……寶貝……培倫……哦哦哦……太……美了……哦……伯母要死了……好培倫……哦……你要弄死伯母了……哦……親親……哦……哦……伯母……不……不行了啦……哦……哦……要洩了……」
伯母紅潤的小嘴不停翕張,發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
想不到端莊賢淑的伯母,竟然有如此深沉而強烈的慾望……我低頭吮吻伯母誘人陰戶,另一隻手則在她雪白豐滿,高聳的乳房不停的撫摸著!用手指輕彈乳頭,伯母經不起我的舔弄,不一會兒,全身一陣顫抖。
「……哦……哦……你這小壞蛋……哦……哦……哦……舔得伯母好舒服喔……哦……哦……培倫……哦……不行了……伯母……不……行了……哦……哦……哦哦……伯母要洩了……哦……這次……真的要……洩了……哦……哦……哦……伯母……洩……洩……洩……洩了……」
小穴嫩肉在痙攣著不斷吮吻著我的舌頭,突然一道陰精噴洩而出,伯母喘息著,聲音因強烈的淫慾而顫抖。
伯母竟然有了第一次高潮了。
我把嘴巴重重地吸在蜜穴口上,津津有味的吸吮著,過了一會兒,伯母終於從高潮慢慢回復過來,微微地喘著氣身體依然抖動得厲害。
「伯母,你的……水……好多!」
伯母嬌羞著道︰「嗯…都是……你害得伯母……流這麼多,唉呀……剛才好舒服啊,伯母從來沒有那麼舒服過!」
我趴在伯母身上,一邊親吻伯母誘人的櫻唇,一邊哆哆嗦嗦地脫掉身上的衣服和內衣褲。
瞬間我堅硬的肉棒彈跳出來,不停顫動而高挺著。
我低頭又吮著了伯母的櫻唇,另一隻手則在她的全身上下遊走地撫摸著,伯母的身子不停扭動,用力的在我身上摩擦,喉嚨深處發出陣陣哼哼嗯嗯的聲音。
我抬起頭,看著美艷的伯母目醉神迷的媚人嬌態,因情慾亢奮而灼熱的豐滿乳房在我的大手裡不住劇烈起伏著。
「伯母,換你吃我的」
「嗯…到伯母房間去吧!」
伯母的俏臉暈紅嬌艷,此時似乎比平常還要美艷上幾分。
我抱起伯母的雪白胴體,伯母兩手勾著我脖子,我邊走邊親吻伯母的嘴唇,來到房間,把伯母放倒在大床上,伯母美眸裡露出了妖媚淫蕩的眼神,她俯下身體把我的大雞巴放進口中,輕輕的含住紫紅的發亮的大龜頭,靈蛇般的小舌兒在我的大龜上飛快地輕舔了一下,我忍不住身子顫抖了一下。
伯母騷媚的瞟了我一眼,滑膩的舌兒在我大肉棒的頂端來回的舔動起來,我快活的喘著粗氣,充分享受著伯母熟練的口交帶來的快感。
不時用香舌吸吮、舔弄,用玉齒輕咬,套進吐出的不停的玩弄著。
還用舌尖去舔舔肉棒的馬眼,薛剛一陣快感直衝心頭,張口喘著道︰「啊……伯母……好……好舒服……啊……伯母怎麼……這麼會吸……吸的……吸的我……啊……好……好舒服……好過癮哦伯母,我……要射了……我……射在伯母的嘴裡好不好?」
我的大雞巴被伯母含著,龜頭酥麻的快感擴散到全身,四肢百骸,雙手壓著伯母的頭,雞巴像插小穴一樣的前後挺動,伯母的櫻唇、小嘴被塞的滿滿的「唔……」
伯母點點頭,來回的舔了沒一會兒,她的櫻桃小口含著我的大龜頭用力一裹,我便不由自主的「啊」了一聲,胯部向上一挺,濃濃的精液便射進了伯母的小嘴裡。
伯母嬌嚶了一聲,緊緊地含著我的大龜頭吞下我的精液,一會兒,伯母抬起頭,朱紅的櫻唇角上還有一絲白色的精液流下來。
我倚在床上,撫摸著懷裡伯母滑膩雪白的肉體,伯母誘人的胴體在自己懷裡觸電似地輕顫,見到伯母騷蕩樣兒,雙手握住伯母兩隻飽滿高聳又顫巍巍的大奶子,我低頭埋入伯母白嫩飽滿的酥胸裡,吮吸那雪白雙乳頂部嫣紅誘人的乳頭。
「伯母,你的奶子好大喔,皮膚又這麼滑嫩!」
這種淫靡的景色令我的大肉棒立刻又堅挺起來,而且比方才漲得更大了。
我盯著美艷的伯母說︰「伯母,我……愛……你……我……要……」
伯母睜開霧朦朦的眼楮,望著我,歎一口氣輕輕地說道︰「你會後悔的!」
我答︰「我怎麼會後悔,伯母?」
伯母接著說︰「你愛一個年紀比你媽還大的老女人,遲早會厭倦的,更何況我是你的長輩!」
伯母一面說話,一面又伸出小手握住了我那根粗硬的大肉棒套弄著。
我接著道︰「誰叫伯母你要長得這麼美艷迷人?我一輩子都不會後悔,我要當伯母有實無名的丈夫,伯母,答應我,我要讓你快樂!」
伯母妖騷地看著我的眼楮沒有回答,我又忍不住地道︰「伯母……我要插……你的……小……小穴……」
伯母沒有再說什麼,將臉藏在我的懷裡點點頭。
我挺起屁股,將肉棒緩緩地插進伯母柔嫩的陰戶「輕……輕一點好嗎?……伯母很久沒有……」
「放心,我會很溫柔,讓伯母很舒服的……」
我的肉棒插進約兩公分。
「嗯……疼……培倫輕……輕點……」
伯母的一雙玉手緊緊地抓著我的後背,小嘴輕輕的吸氣。
我感到肉棒被一層火熱的肉束緊緊地握弄著,龜頭感到濕潤無比,似有一條小舌在頭上不停的舔弄著。
我按住伯母的細腰,一挺腰,藉著她流出來的蜜液,頂了進去。
看著伯母微蹙的秀眉,明顯表露她久未行房,我放慢速度,用手緊緊捧住她的大屁股,輕輕用力,將雞巴向裡擠,與陰道壁摩擦的力量很大,傳來極大的快感。
伯母放鬆了眉頭,閉著眼,臉色有些羞紅。
動人的體香在我鼻腔裡繚繞,刺激得我的下面硬得更厲害。
我慢慢用力,小心進出,還好伯母小穴裡的蜜汁很多,很光滑。
那種緊滑的快感是我從來沒有體會到的,不自覺的,力道加大,速度變快,伯母的兩條玉腿上舉,勾纏在我的腰背上,使她緊湊迷人的小肥穴更是突出地迎向我的大肉棒,兩條玉臂更是死命地摟住我的脖子,嬌軀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浪扭著。
「啊……啊……伯母……要……被……被你的……大……大寶貝……幹……死了……喔……真……真好……你……插……插得……伯母……舒服……極了……嗯……嗯…………」
我就這樣不停地抽動著,直弄得伯母舒服不已,浪哼連連,哼得好淫蕩啊。
只見伯母柳腰款擺,玉足亂蹬,面部的表情真美極了,春情蕩漾,滿臉酡紅,吐氣如蘭,美目似睜還閉,令我看得血脈賁張,心跳加速,自然更加賣力地幹她。
伯母的大屁股也前後聳動,一顛一顛的,迎合著我的衝撞。
「啊…培倫……你……要把……伯母……插……插上天了……喔……好……好爽……唉唷…培倫……你真會……插……插得…………伯母…好快活……唷……喔……喔……不行了……伯母……伯母又……要流……流……出來……了……小穴……受……受不了……啊……喔……」
很快,伯母就來了高潮,身體顫慄,痙攣,陰道不停的收縮擠壓,隨即一股熱流噴湧而出,澆到我的雞巴上,熱熱的,非常舒服。
我壓著伯母,摟著她,輕輕撫摸著她,慢慢的親她的小嘴,讓她享受到最大的溫柔。
伯母在長久的性飢渴後獲得解放的喜悅,她的玉體嫩肉微顫,媚眼微瞇,射出迷人的視線,媚惑異性的蕩態,騷淫畢露,勾魂奪魄,妖冶迷人。
尤其雪白肥隆的玉臀隨著我的插弄搖擺著,高聳柔嫩的雙峰在我眼前搖晃著,更是使我魂飛魄散,心旌猛搖。
半晌,伯母的高潮才平息,睜開眼,含情脈脈的看著我。
我愛憐地吻著伯母的嬌靨,輕輕地道「伯母,舒服嗎?」
伯母紅著臉道︰「啊……你好會插,好舒服啊…」
我接著道︰「伯母,我……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嗎?」
「嗯…當然可以啊!你不是說要當…伯母有實無名的丈夫嗎?我就是你…太太啊!」
伯母經過剛剛的激情後,像是什麼都放開了。
「喔……香萍,親愛的太太,我好愛你!你也愛我嗎?」
「我當然也愛你,親丈夫!」
伯母媚眼如絲地滿足之極的回道伯母給我弄的芳心蕩漾之極,不知不覺中已經愛上了這種異樣的偷情感覺,何況身上的這個人是自己的佷兒,伯母軟在床上任由我在自己的玉體上撫摸。
我的手放肆的在她那高聳飽滿的乳房上揉搓著,續而慢慢滑下來,在伯母光滑白嫩的腰腹上撫摸著。
伯母已經被摸得骨軟筋麻,雪白的小手勾著我的脖頸,媚眸微合,嬌喘個不住。
我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成熟婦人媚蕩入骨的神態。
飽滿的酥乳下纖細的柳腰,豐潤渾圓的粉臀兒還有那平坦光滑的小腹。
這一切盡收眼底,我的手摸上了伯母圓潤溫軟的大腿,伯母躺在床上美眸緊閉,任由我分開自己修長的美腿,小嘴裡發出了銷魂急促的呻吟聲。
我跪在伯母的兩條白嫩大腿間,亢奮的握住了自己下體那根已經漲得有點發痛的大肉棒,抵在伯母的陰戶,那裡已是濕滑一片了,我手指分開沾滿愛液的陰唇,大龜頭輕柔地擠了進去。
剛一接觸,我便感覺到伯母的穴兒一顫,又是一股愛液湧了出來,再看那伯母粉腮火紅,美眸緊閉,小嘴張開,「嗯」的一聲叫了起來。
美艷的伯母妖冶的半啟美眸,水汪汪的眼波瞟了過來,這會兒她真正看見自己的佷兒胯下那根陽具竟是如此的粗大,我在伯母的注視下用力一挺,頂進了伯母膩滑幽深的陰道裡,那柔膩的陰唇向兩邊擠開,伴隨著伯母淫蕩的哼叫聲,我的大肉棒漲得更厲害了。
伯母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比剛剛更加兇猛的被侵入了,那種充實的感覺令她不由的叫出聲來,銷魂的快感洶湧而來,兩條雪白如羊脂美玉的光滑大腿抬了起來,纏在我的腰上。
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伯母人強烈地感受到了下體內那根肉棒的粗壯火熱,比起剛剛的那根更加漲大了幾分。
「親丈夫,嗯天呀好大」
伯母鮮紅的櫻唇已讓我封住,將她的丁香小舌兒吮入口中。
我趴在伯母兩條白嫩修長的大腿間,聳動著大屁股,開始用力的抽送起來。
「唔……好舒服……親丈夫……嗯……大寶貝頂死……小穴…香萍的……小穴……好舒服……嗯哼……培倫……親哥哥……好老公……香萍的小穴花心……被你的大寶貝頂得……酸麻……酥癢……死了……快……快……妹妹……要親哥哥……嗯……培倫親哥哥的大寶貝……嗯……快……快幹你的香萍妹妹……香萍妹妹的小穴……嗯……嗯……香萍……愛死……親丈夫……嗯……」
說著,伯母搖起浪臀,配合著我的活塞運動,將肥臀直往上挺動,並將那香舌伸入我的口中,去吸吮我的舌尖。
伯母無法抑制的淫呼著,一股異樣的強烈興奮與刺激如巨浪般從小腹下的蜜穴裡傳上來,情不自禁的扭動著那雪白粉潤的大屁股向上迎湊,粉嫩的肉體火燙灼熱,陰道裡被幹得又酥又麻,整個豐滿滑膩的玉體隨著身上我的動作而在劇烈地顫抖著。
「嗯……嗯……親丈夫……大寶貝親哥哥……嗯……嗯……妹妹……好美喔……嗯……嗯……香萍小穴……哦……美……嗯……親哥哥真的好棒……香萍從來沒……沒有這麼爽……嗯……香萍……離不開親哥哥了……嗯……嗯……香萍要培倫哥哥的寶貝……天天插妹妹的小穴……嗯……妹妹好爽……哦……太好了……小穴太美了……嗯……」
我趴在伯母雪白滑膩的肉體上,品嚐著屬於成熟美婦的那種飢渴與嬌蕩,那麼熱情地回應,銷魂的甬道裹夾住自己大肉棒的力道好緊,吞吐著迎送著,房間裡充滿了濃濃的淫靡浪叫聲。
我伸手托起了伯母豐滿白嫩的大屁股,滑膩膩的加快加狠了抽送。
伯母欲拒還迎的銷魂呻吟著,柔弱無骨的胴體癱軟在大床上任由我擺佈。
美眸半開半合,玉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纖細的小腰肢不住地扭動,修長豐潤的大腿挺得筆直。
「香萍……親太太的…小穴……真美……唷……嗯……又小又緊的……夾我的寶貝……好……好舒服喔……插起來真痛快……嗯……嗯……我要幹死親妹妹……哦……舒服……嗯……我要狠狠的幹…香萍親妹妹…小穴……」
我邊幹邊在伯母的膩滑肉體上上下撫摸著,雙唇含住了伯母那柔軟飽滿的玉乳,伯母那雪白圓潤的大奶子散發出甜馥的幽香,我的挺動越來越快,幹得伯母的淫聲也越來越大。
「啊……親丈夫……香萍好爽……用力……寶貝……親哥哥插得真好……啊……嗯……親丈夫……香萍……妹妹……受不了……啊……要……哦……妹妹要丟了……來了……哦……妹妹快活死了……嗯……啊……啊親妹妹……好舒服……好痛快……美死了……啊……啊…香萍妹妹…要丟了……」
「伯母,我我射給你好不好」
我感覺到身下美艷的伯母已讓自己弄得魂飛魄散了,陰戶裡滑膩膩的淫水不住溢出,我每一下都把大龜頭頂進了伯母的子宮深處。
大肉棒狠命的抽插,次次把伯母推上一個又一個的高潮,伯母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興奮的高潮,只覺得腦海中一片迷亂,這樣使人欲仙欲死的高潮竟是一個年紀小她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施加給自己的,伯母亢奮的淫哼浪叫著,修長的雪白四肢纏緊了身上的我。
伯母連洩數次,此時已筋疲力盡,香汗淋漓有氣無力的。
「親妹妹……快……快夾……扭啊………我要……洩了…」
伯母知道我要達到高潮,忙拚命的挺動玉臀,用力的夾咬,「啊……親妹妹……親太太……我我射給你了……我丟了……了」
「啊,啊,啊射給親妹妹吧,天呀……」
我用力的將伯母雪白的大屁股抬離了床榻,下體向前沒命地挺動了兩下,把大龜頭頂進伯母陰道深處的子宮,渾身不由自主的抖了幾下,緊接著燙熱的精液從龜頭的馬眼口噴射而出,有如火山爆發般,注射入伯母子宮的深處。
那劇烈釋放的火燙熱流一股股地擊打在伯母的花蕊裡,從來沒有經歷過讓男人把大肉棒伸進自己子宮裡射精,此刻那種令人快活得死去活來的感覺,讓伯母迅速地又攀上比剛才更高的高潮裡……「天呀親丈夫……親哥哥……妹妹好舒服……親哥哥插得香萍真舒服……啊……妹妹……啊……要……哦……妹妹要丟了……來了……哦……妹妹快活死了……嗯……啊……啊妹妹愛死你了……好舒服……好痛快……美死了……啊……啊……香萍妹妹……要丟……丟了……」
伯母滿足的把我抱的緊緊的,妖騷著扭動著那誘人犯罪的雪白大屁股,豐滿白嫩的肉體如八爪魚似的纏緊了身上的我。
兩人快活地顫抖著,喘著粗氣,半晌後伯母的魂魄才從天上回來,她細細嬌喘著癱軟在我的懷裡,紅透了粉腮,纖纖玉指理了理自己零亂的秀髮,水汪汪的美眸妖冶迷人的看著我。
誰能想到懷裡的伯母在白天還秀麗賢淑,是個名門貴婦呢?自從和伯母發生關係以後,伯母對我非常好,一直到今天我們還是保持親密的來往。
縱使伯父已經回台灣來,我們依然想辦法每星期見面一次。
親戚們都認為伯母跟我很親,可是都不會想到我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特別關係。
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我也會信守對伯母的承諾,愛她一輩子,畢竟像伯母這樣在外美艷誘人,氣質高雅,在床上又讓人神魂顛倒,欲仙欲死的貴婦還真讓人難忘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