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反遭神棍破處

我叫兔兔,今年大學四年級,面對畢業後不知該何去何從的焦慮,正每天坐在電腦前瘋狂瀏覽各大人力網站,就希望能在畢業前夕能找份工作,好讓自己不用一畢業就直升家裡蹲研究所。
「唉,這四年都幹了些什麼啊。」
越接近畢業的日子,我越常發出這樣的感嘆,大學四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看著一大堆職業需求,卻沒一項是我符合的,我學了四年的科系專長,竟然派不上一點用場,難免會質疑自己是不是虛度了這四年。人家都說大學三大學分,課業我算勉勉強強,社團嘛,我還真找不到感興趣的,愛情,追我的人雖然很多,但在一起前總是差那臨門一腳,二十年來還是孤家寡人……
還真浪費了我這人人誇讚的瓜子臉大眼睛,關於男朋友方面,只能寄望未來能有真命天子出現了,不然,我衣服裡這對34D的美胸,可能到下垂都沒有用武之地。
就在我追蹤某個職業介紹時,手機突然響了,打來的,是我大學要好的幾個死黨之一──小琪。
「小琪,怎麼了嗎?」
「兔兔嗎,你今天有課嗎?」
「沒有耶,我在家裡,怎麼了嗎?」
「這樣子啊,沒有啦,就妮妮啊,大家已經幾個月沒看到她了,老師也在找她,想問妳有沒有看到。」
妮妮,也是我一位感情相當好的死黨,是個大學了,仍然住家裡的乖乖牌好學生,招牌標記是她那漫畫裡才會出現的好學生圓眼鏡,功課總是所向披靡,人也長的漂亮,只是她似乎一直沒有談戀愛的打算,所以從沒聽她談起有關男生的話題。
「妮妮還沒出現嗎?有打過她電話嗎?」
「有啊,但都是響到底進語音信箱,敲她也已讀不回,今天早上我還發現自己被封鎖了,感覺有點奇怪耶。」
「不然這樣好了,我今天沒事,去她家問問看好了。」
「也好,要不要我下課陪妳一起去?」
「沒關係啦,妳還要趕過來麻煩,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噢,那怎麼樣再跟我說哦。」
幾句簡單的問候,我掛上電話換了輕便的外出服,就出發前往離住處不遠的妮妮家,上次中秋節烤肉,由於大部分的同學都沒有回去,妮妮自告奮勇邀請大家去她家過節,我想她家人應該對我還有印象才是。
不過十幾分鐘的車程,我已經到了妮妮家門口。按了幾聲電鈴,出來應門的,竟然正是妮妮。
「妮妮!妳怎麼都沒去學校,怎麼了嗎?大家都很擔心耶。」
「我沒事…我要出門了…」
「出門?去哪?」
「找老師…」
「老師?什麼老師?」
老師?我看妮妮臉上雖然畫了淡妝,也穿上整齊的外出服,整個人看上去還算乾淨,但神情卻怎麼看怎麼不對,包包都沒帶就說要去找老師,上課總要帶點書吧?就在我奇怪的同時,妮妮已經自顧自地往前走了。
看著她有點搖晃的背影,我實在很好奇這個連推銷員都拒絕不了的傢伙,究竟在變什麼把戲,好奇心驅使之下,我騎著車跟在妮妮後頭,看她緩緩往公園的方向走去,一到定位,就找了張長椅就坐下,似乎在等什麼人似的,時不時四處張望。
沒多久,一輛破破的國產車開到公園旁停下,我遠遠的就看妮妮興高采烈的跑向前去,我心裡猜測,該不會是這乖乖牌交了男友吧,難道這幾個月課業都不顧,就是為了修愛情學分,我簡單傳了訊息給小琪,就趕緊發動機車跟了上去。
大約十多分鐘的路程,那台破國產車終於在一間鐵皮拉下的舊房子前停下,這裡雖然還算市區,但已經是人煙稀少,我想一般學生選外宿也不會選在這麼荒涼的地方,妮妮的男朋友究竟是什麼人呢?把她載來這裡要幹嘛?
駕駛側的車門打開來後,我幾乎不敢相信接下來的景象,下車的,竟然是一個身穿老唐裝,胸前掛著串佛珠,一個蓬頭垢面的矮胖男子,他的模樣很是猥瑣,沒有五十也肯定破四十了,我打定主意,這個人絕對不是妮妮的男友,而且肯定也不是善男信女。
播起電話,我趕緊打給小琪告訴我現在在哪,要她趕緊通知老師和警察過來,我百分之百肯定,妮妮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哪裡知道,就在我躲在牆角背後打電話的同時,那個矮胖男子已悄悄接近我身邊,我竟然絲毫沒感覺到。
「妹妹,妳在這裡幹嘛?」
「啊!…路你家的啊…我自這裡幹嘛要你管?」
這個突襲讓我嚇了一跳,我趕忙掛上手機,結結巴巴應付這個看了就讓人反胃的胖子,光天化日之下,量他也不敢對我怎樣,自己不知哪來的勇氣,竟更趾高氣昂的向著他。同時,我用餘光瞥向舊房的大鐵門,卻見妮妮站直著身,正痴痴地望向這裡,心裡一尋思,小琪從學校帶人趕來,再快也要一小時吧,這段時間妮妮和他進去豈不是很危險……
二話不說,我閃開那個矮胖男子,快步走向妮妮,一把拉起她的手腕,轉身便要離開,豈知,妮妮卻像扎了根似的,我怎麼拉也拉不動她,那個胖子已經緩緩走過來了,難道我該放棄妮妮在外面等救兵嗎?如果真發生什麼事情,我怎麼能原諒自己……
「妮妮,她是妳朋友嗎?」胖子問
「是…她叫兔兔…是我大學同學…」
「兔兔同學,妮妮是我新收的學生,我正要幫她上課,妳一定以為我是什麼壞人對吧,但妳想想,如果我真的是壞人,妮妮怎麼可能不想走?」
「我怎麼不知道她不肯走,我就是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方法讓妮妮上了你的當!」
「妳這麼說就不對了,反正妳是帶不走她的,今天這堂課排隊的人很多,我是為了妮妮特別開的,不可能因為妳的質疑就取消,如果真的怕我對妮妮怎樣,不如我今天特例,讓妳同修好了。」
「老師…不要…我不想和兔兔同修…」
「妮妮我們進去了。」
話沒說話,胖子拿出一個控制器按了一下,鐵門應聲緩緩上升,大約大半個人高的時候,妮妮就彎腰鑽了進去,站在門口的我,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只要稍有腦袋的人,一眼都能看出這個骯髒的胖子有問題吧,就在我打算叫住妮妮的同時,那個胖子又說話了。
「要不要進來隨便妳哦,妳不進來,就更奈何不了我了,不找點證據嗎?嘻嘻嘻。」
這可惡的胖子竟然對著我蔑笑!說什麼我也忍不住這口氣,衝著找證據這點,胖子鑽進鐵門後,我也趕緊趁隙進去,我肯定這個人是個大騙子,用了不知道什麼方法騙了妮妮,現在只希望妮妮還沒吃虧,不然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美麗大學生,被這麼一個胖子怎麼了…我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鐵門一關上,外頭的陽光便再也進不來,這屋子裡充斥著一種侵略性的檀香味,加上昏晦的暗紅色燈光,一陣陣暈眩的感覺不斷衝擊著我的腦袋,看著正前方一個打著亮紅燈的四方桌,上頭擺著香爐、蠟燭、供品,我直覺這裡就是新聞上常見的私人神壇。
不是騙財,就是騙色的那種…
妮妮虔誠地跪在神壇前,雙手合十望著裊裊上升的輕煙,見那胖子道貌岸然的坐在桌子旁,指揮著妮妮說。
「妮妮,今天我們同樣上次的課程,妳帶妳的朋友一起進去淨身吧。」
「好的…老師…」
說完,妮妮竟主動拉起我的手,往神壇後方的一道簾門走去,我不斷呼喊她的名字,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我轉頭看了看那神棍,他竟然揮手示意讓我進去,臉上還掛著一種詭異的笑容,我望的心裡發寒,再回神,已然被妮妮拉進房間。
「妮妮!妳認識那個怪咖多久了!」
「他是老師…不是怪咖…兔兔…脫衣服…不然不能上課…」
我還沒來的及阻止,就看妮妮熟練的從房間的櫃子裡拿出兩套道服,那兩套道服薄的不像樣,難道所謂的淨身就是穿上這種東西?正當我想問,卻已看到妮妮迅速脫掉外衣,拿著道服準備穿上。
雖然同是女生,又是感情要好的同學,我卻從未看過妮妮裸體,想不到第一次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房裡的燈光昏暗,不比外頭亮多少,但妮妮的身材竟比我想像中好上許多,目測起碼有E罩杯吧,虧她平常包緊緊,想不到這麼有料,玲瓏有緻的腰線,纖細的大腿,嫩嫩的翹臀,真想不到這個戴乖乖牌眼鏡的傢伙,身材竟這麼惹火。
但看到妮妮現在的情況,我想那個神棍肯定已經得逞了…她肯定把未經人事的妮妮給佔有了…想到這,我不禁怒火中燒,假如我現在退縮,確實就會像那個神棍剛剛說的,會一點證據也沒有,況且妮妮神智不清,恐怕很難做人證,眼下只有我自己當餌,保持清醒蒐集證據,才能幫妮妮討回公道!
打定主意,我也趕緊脫掉衣物,34D的胸部就這麼彈了出來,我摸了摸身上的肌膚,有種憤恨可惜的感覺,只因我從未被別人看過的胴體,第一次竟然不是給我心愛的男人看見,而是給房外那個可惡的神棍,想著,我又摸了摸臀部,希望等一下不要發生什麼意外才好,免得弄巧成拙,肯定要加倍小心!
拉緊道服,又在腰間打了兩個死結,我忽然有種多此一舉的感覺,只因這兩件道服,根本就超級小號,長度根本遮不住屁股,擺幅一大點,整個圓渾的臀部就會跑出來,更別說前面的小肉丘連布料也沒有。道服上方的兩片薄紗,也不是平行剪裁,而是V型的,我和妮妮的深溝,肯定會被那神棍一覽無疑,就更別說被胸部撐緊的薄紗,一對奶頭硬生生又頂出兩個小點,這看起來像道服,根本就是情趣服裝。
換好衣服,妮妮又領了我出門,一道跪在壇前,哪裡知道,剛剛那個還穿著老唐裝的神棍,此刻只穿著一件鬆垮垮的道服,上半身露出一個像是西遊記二師兄的大肚子,兩個肥橫的乳房戲劇性墜在肚皮上,他粗肥的手指,更不斷撥弄著稀疏的肚毛。
更令我噁心的,是他臃腫的雙腿間,一條看起來又黑又軟的條狀物,正軟趴趴的隨著動作左搖右晃!



「你…你果然有問題!放我出去!我要報警抓你!」
「可以啊,你報警要抓我什麼?告我在自己家裸體嗎?衣服也是妳自願換上的吧,妳覺得記者會怎麼寫?省著點吧小妹妹,妳鬥不過我的,想出去我現在還可以放妳走。」
「可惡…哼!」
這神棍說的沒錯,我現在放棄,妮妮就再也討不回公道了,但再這樣下去,我說不定自己也會有危險啊…雖然已經下定決心要救妮妮,但自己內心的恐懼依然高漲作祟…
沒等我害怕,那個神棍左手拿著一個碗,右手拿著一把葉子,沾了沾碗裡的水,便將水灑在我們身上,這心眼重的死神棍,竟然都把水灑在我們胸口,沾了水的薄紗,根本就是透明的,我粉紅色的小乳頭,現在緊密的和濕衣貼在一起,心裡是又氣又羞,神棍似乎知道我的心情,又露出那種噁心的蔑笑看著我。
我轉過頭看妮妮,卻見她不但沒有抗拒水滴,還在每次灑水時,伸出雙手盛接,再把水一滴不漏的敷在自己身上,好似得到一種救贖一般,甚至還張開她的小嘴,企圖將這來路不明的水喝進肚裡。我知道此時怎麼勸妮妮,她也是不會聽的,只得稍稍用嘴巴酸一酸這死神棍。
「你上這是哪門子的課!」
「妳不喜歡,但妮妮喜歡啊,在晚點妳就要走不了嘍,人生朋友很多,不用為了一個就把自己賠進去嘛。」
「你承認你自己有問題了吧!」
「呵呵,話可以亂講,法庭上不一定會採信哦,尤其是妮妮站在我這邊的時候,她隨時可以說自己是我女友,妳呢?」
「妮妮年輕漂亮,會找你這種又矮又胖的中年邋遢鬼當男友?」
「是啊,她的苞還是我開的,妳不服氣嗎?」
「你!」
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下去,站起身,握緊拳頭就要朝他臉上打去,哪裡知道
,他反而有恃無恐的說。
「打啊,打了就沒等一下關鍵證據,就反而是妳要被告傷害嘍。」
一個悶氣,我又跪了下去,只見神棍停止灑水,又拿出一個碗來,端給妮妮,妮妮一把就將碗搶過來,一口氣便把碗裡的東西喝個精光,我根本就來不及阻止這一切,只能悻悻然瞪著神棍。
「放心,沒妳的分,我知道妳不會喝的,證據要來了,妳可要看好哦。」
忽然,神棍用粗短的手指,握起了肥腿間黑軟的條狀物,雖然我也沒有性經驗,但卻清楚他此刻握著的是什麼,只見他雙手不斷套弄,本來黑軟的東西,此刻緩緩變得稍稍硬了些,就看神棍握著約莫十公分左右的黑肥肉莖,駕輕就熟的靠向妮妮的嘴巴。
難道…難道他要妮妮用嘴巴做那種噁心的事情?妮妮這麼愛乾淨的人,肯定不會做的,終於又一件事和我想的一樣,面對那噁心肥腫的肉莖,妮妮遲疑了,她呆呆地望著神棍,這是從剛剛開始到現在,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勝利。
「對不起,我忘了,妮妮,我現在允許妳吃。」
看見接下來的情景,我簡直就要哭出來,妮妮獲得允許後,好似解除了壓抑一般,伸出纖細的玉手,連忙抓起黑腫的肉莖套弄,嘴上還不忘伸出舌頭,瘋狂舔嗜著粗黑的龜頭,間隔發出的舔聲,棲棲撞進我的耳朵,看著肉莖越變越大,我看恐怕有十七公分長,面對又粗又黑的硬棒,妮妮兩眼閃亮,一口就把她含進溫潤的小嘴中,頸子節奏性的來回擺弄。
「嗚…嗚…嗚…吸溜…嗚…嗚…嗚!」
一陣放蕩的擺盪與吸吮聲間,神棍猛然伸出手,按住了妮妮的頭,狠狠的往自己的小腹壓住,整隻十七公分的硬莖,就這麼無聲無息沒入妮妮細嫩的喉頭,我在一旁,眼睜睜看著妮妮本來平順的喉頸,硬是被插出一條深長的浮印。
就這樣約莫十多秒,神棍才捨得放開,一鬆手,妮妮果然下意識的吐出肉棒,生理性的作出嘔吐反應,口水伴隨著伸出來的舌頭,綿延滴出,哪裡知道,才剛剛恢復呼吸,妮妮又伸長了舌頭,瘋狂在肉棒上來回舔弄,不時又將整隻棒子吃進嘴裡。
「吸…漱…吸…漱…」
吸吮中口水發出的陣陣響聲,讓我不自覺毛骨悚然,一個年輕亮麗的可愛大學生,竟和一個年近五十的肥矮中年人口交,大口大口吃著對方的肉莖,而且渾然不覺衝突,更吃的津津有味。
我知道此時阻止也是沒有用的,想要拿到證據,只有這個神棍對我下手時,我親自蒐集才有辦法,此刻他對妮妮做什麼,妮妮也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我只有忍著好友被侵犯的怒氣,伺機等待對方色慾薰心對我下手。
終於,那神棍再度壓著妮妮的後腦,更用力的將她的頭按進自己的小腹中,緊接著,一陣短促地顫動,神棍再度動起臀部,在妮妮的口中來回抽插了數下,結束前又是深深一插,然後伴隨一股幅度更大的顫動,才放開妮妮的頭。
「呼…妮妮…有進步哦,老師我很喜歡,那些對妳有幫助,要喝光哦。」
我知道…那個神棍射精了…而且滿滿一股射在妮妮的小嘴裡…神棍的肉棒從妮妮口中拔出來時,還是直挺挺的,一點也沒有稍軟的跡象,龜頭上還有一些殘留的膏狀液體,不用猜我也知道那是什麼…
轉過頭,看見妮妮先是不舒服的將滿嘴精液吐在手上,那混雜著唾液的精液,看起來又濃又噁心,一股令人反胃的腥臭味,竟已經竄進我的鼻腔,聞了一下後,我便立刻想要嘔吐,誰知,妮妮咳嗽稍止後,便捧著手,大口大口將精液喝進肚子裡,劇烈的吸聲,噁心的舔舐,妮妮最終將手掌上的精液,一滴不剩的通通吃乾淨。
「漱溜…漱…謝謝老師…」
「好了,妳現在已經吸收了我的精氣,有靈力能和我共修了,我們進房間吧。」
「是的…老師…」
「等一下,什麼房間?」
「充滿證據的房間啊,要不要進來看?但我一定要警告妳哦,進來看就一定會被我幹,妳要想清楚哦。」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我哪裡還有退後的想法,站起身,我趕忙跟著兩人的腳步,進到神壇後方的另一個簾門。一進門,一股又濃又好聞的檀香味襲來,這和外頭的味道截然不同,不得不說,這種味道讓我舒服多了,然而,昏暗的燈光,赤裸的窈窕少女和矮胖神棍,還是將我拉回殘酷的現實。
房間裡有一張加大的雙人床,妮妮熟練的爬了上去,見她兩塊堅挺豐碩的脂肪,伴隨著兩點粉嫩的乳頭,正在床上隨著擺動搖曳生姿,妮妮翹著具有彈性的屁股,不停左搖右晃,似乎在等著甚麼人來佔有似的。
神棍一登也跳上了床,卻見他一個彎手攬住妮妮的纖腰,硬是把她整個人倒了過來,我眼巴巴看著他肥粗的手指,大力搓揉妮妮粉嫩彈性的雙峰,年輕而美麗的脂肪肉,在難堪的黑指頭間擠弄,已發出呻吟的妮妮,讓這幅景象變得更加駭人。
「啊…啊…老師…大力的揉…大力的揉我的胸部啊…啊…啊!」
充滿鬍渣的嘴,猛然貼近那雙嬌嫩的雙峰,充滿菸垢的敗齒,毫不憐香惜玉的撕咬著粉點,每一下吸吮,嬌媚的少女便發出哀喘,每一下搓揉,那對傲人的雙乳,便被更深一層的揉擰,但少女的浪叫,顯示她並不抗拒,而是恨不得噁心的男子,咬得更狠,揉得更兇,吸得更猛!
「老師…進來…求求你…進來…」
我無法再讓事情發展下去,看著妮妮敞開的雙腿,以及明顯氾濫不堪的小穴,我知道再下去,就是妮妮要被這噁心的神棍姦辱,靈機一動下,我想了個可怕的辦法,想阻止眼前這一切。
「住手!別衝著妮妮,你不是想…想幹我嗎…你大可對我下手。」
「呵呵…想幹我這幾個字很難說出口嗎?放心,等一等絕對有妳的分,現在先等我擺平妳的好朋友,最後提醒,現在離開,妳或許還有機會全身而退哦。」
我犧牲自己換妮妮的計畫竟然失敗了,但我哪有可能在這個節骨眼離開,只見神棍趴在妮妮身上,扶著粗挺硬長的肉棒,對準粉嫩的小穴,二話不說,肥腰一挺,便大力的插了下去,那方插進的水聲,站在門口的我,依然聽的一清二楚。
「怎麼樣,等一下就輪到妳在這張床上給我幹了,妳的朋友真的很單純,被我幹時還是個處女呢,想想真是難得,姦了那麼多女人,倒還沒碰上幾個處女…」
一邊說話,神棍一邊大力抽插,小穴發出水水的噗滋聲,妮妮的浪叫,大到我連不想聽都沒辦法,只能紅著眼眶看著她被一個胖男人抽插,並聽著她被奪走童貞的事實,雖然我早有預料,但真的聽見了,聽見了那可愛乖巧的妮妮,珍貴的處女竟是被這噁心的胖男奪走,心中仍不免一冷。
「這麼緊!」
「啊!」
「這麼有彈性!」
「恩!」
「這麼舒服的肉便器!」
「啊啊啊啊!」
神棍每說一句,就是一個深挺,妮妮每被一次深入觸擊,就是一回忘情浪叫,神棍熟練地變換體位,就看妮妮在床上被這麼一個噁心的男人翻來覆去,雙峰不停來回震盪,嫩腰就好像快被折斷一樣,伴隨神棍各種姿勢,小穴被抽插的淫水直流。
最後,妮妮被抱了起來,她雙手環著神棍的頸子,雙腳則被分開,胖男人快速來回擺動腰臀,十七公分長的粗肥黑莖,放肆地隨之抽插,整根拔出,再整根沒入,我可以看見,妮妮本該稚嫩的小穴口,已經被撐到不能閉合。
「要到了…老師…我不行了…快停啊…恩…啊…啊!」
一個深深的挺入,神棍抱著妮妮的雙臀,深深貼向自己的下部,又是如之前一般的顫動,接著又擺動雙手,抱住嫩臀抽插數下,立刻便是一個滿足地顫抖,這神棍又射了,這次不是嘴裡,而是滿滿的射進妮妮的陰腔內。
只見神棍拔出肉莖,隨手一拋,就把嬌小的妮妮丟到床上,看著癱軟昏厥的她,我只能無力地注視著那流出汩汩白濁的陰部,自己的眼淚也不自覺流出。妮妮就算醒來,她要怎麼面對這個事實…我一定要把這個神棍繩之以法!
抱著這樣的決心,我一步一步正式踏入房間。豈知,神棍笑說。
「已經連續射兩次了,實在有些累啊。」
「……」
「只是說…妳今天拿不到證據的話,我之後也不敢再對這賤貨下手,畢竟妳已經知道這裡了,況且破了一個處女,這趟也夠本,我該換碼頭了。」
「妳叫妮妮賤貨?」
「她還不算賤嗎?我只是在路上看她姿色不錯,隨便可憐個兩句就肯跟我回來,拿什麼給她喝都照喝,根本就是欠我幹啊。我只是不負她的希望,狠狠的幹了她,畢竟破處這種事,也不是每個男人都做得來的,我開了她的苞,她該感謝我才對,不然這麼矜持的女生,哪時候才知道做愛有多爽。」
「可惡的東西…我一定要告你!」
「去告啊,這賤貨現在著了我的道了,說什麼都是向著我的,我隨時可以下一個指令,說她心甘情願和我交往、做愛,妳能耐我何?好啦,累了,今天不幹了,妳走吧,告訴妳朋友以後別這麼傻啦。」
不行…就這麼放他走…妮妮豈不是白白被玷汙了…他既然不肯對我出手,我就吸引他出手,等到他抵不住誘惑,就能掌握證據反咬他一口,我知道這樣子做很危險,只能得到他曾經想佔有我的證據,卻不能讓他得逞,為了妮妮,我一定要堅持住。
我一邊解開自己綁的死結,一邊緩緩朝坐著休息的矮胖神棍走去,就在走到他面前時,我薄紗上的結也逐個打開,白皙粉嫩的肉體,亦在他眼前若隱若現,鼓起勇氣,我自己脫下了薄紗,將全身胴體,都送給了眼前這個胖子。
「很有料,妳這是想誘惑我,不怕計畫失敗,被我白幹了嗎?」
沒有回答的餘地,我開始擺動自己的身軀,將腦海中所能想到的艷舞姿態,放棄沉重的羞恥心,盡數在神棍跟前跳了一遍又一遍,他淫蕩的眼神,不斷視姦著我的軀體,不知哪來的膽子,我雙手自己揉著酥胸,一面彎下腰演示自己的雙乳,粉嫩的乳房,在我手間晃動,嬌媚的眼神,竟是對一個矮胖男人施展。
我轉過身去,將嫩臀對著神棍,風騷的左右擺動,我想,我那不曾示人的粉嫩陰戶,肯定也擠成一條充滿誘惑的蜜溝,在對方眼裡淫蕩的擺弄,我感受自己的臀部正被撫摸,神棍上鉤的喜悅,並沒有讓我忘記恐懼,當一根手指滑過我的陰戶時,我趕忙轉過身,一面是逃避,一面,似乎更勾起了神棍的慾望。
逃了開來,我臨機蹲下做了個M自腿的開闔,但沒有穿褲子的自己,陰戶可是在對方的眼皮底下毫無保留,趁著這個勢頭,我伸出手指,撥開稀疏的陰毛,翻弄著我粉嫩多汁的肉瓣,將未為人探索的處女蜜洞,完完全全展現在對方眼中。不知為何,我突然有種發自心頭的灼熱感,難道我竟然興奮了?這股灼熱感,讓我不禁深吸幾口大氣,這股檀香,竟然有鎮定我心神的功效。
「好看,看得我都硬了,來,妳剛剛看過,知道怎麼做。」
神棍坐在椅子上,分開來密合的粗腫雙腿,一條又逐漸昂起的肉莖,就在我正前方晃動,我知道他想表達什麼,要勾起他的慾望,看來我是非得這麼做不可,我用了個自認性感撩人的姿勢,嬌嬌地爬了過去,看著醜陋黑短的肉莖,我遲疑地伸出右手,握著它緩緩抽動。
「怎麼只有手?嘴巴呢?」
在心裡嘆了一口氣,果然是無法避免,我伸出舌頭,緩緩地靠近皺黑的龜頭,怎知,還沒舔到,一股又濃又腥的味道反而先刺激入鼻腔,難聞到令我幾乎要嘔吐,但想起這大概是最後一步,只要我身上有了他的體液,他就百口莫辯了,想到這,我的舌尖,還是碰觸了它的龜頭。
「漬…漬…漬…」
淫蕩的舔舐聲,讓我不敢想像自己在為一個胖男人服務,我連接吻都沒有過的雙唇,竟先給一條粗肥的肉棒佔領,我只能努力告訴自己,這是為了救妮妮的犧牲,為了妮妮,這一切都將是值得的。我也明白,光舔是不夠的,鼓起勇氣,我含住了那粗硬的龜頭,忍受著異味,好似吃冰棒般,擺動著脖子,不斷套弄著黑粗肉棒。
我感覺的到,神棍的粗黑肉莖,在我稚小的口中腫大、堅挺,我幾乎就快含不住它,口腔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被撐開,舌面再也無法避免的碰觸到莖條,越是來回吸吮,我就越能感受到這股填充的恐懼,不久,神棍的馬眼流出了不少液體,我知道這不是精液,這只是興奮所分泌出來的前列腺液罷了,雖然和我想蒐集的證據不同,但我知道,我的計畫就快達成了,輸的將會是這個可惡的矮肥神棍!
「漱…漱…漱…恩…啊…漱…漱…漱…」想到這裡,我便更賣力吸弄。
終於,在我也快要受不了時,神棍抱住了我的頭,我知道,這是他將要發射的前兆,知道如此,我吸得更大力,舔得更為深入,然而,就在我以為自己快達成目標時,神棍突然挪開了我的頭,牽著口水與前列腺液的肉棒,硬是被抽離我的嘴,神棍賊賊的看著我。
「想拿我的精液去當證據嗎?我不會這麼容易給妳的,講實在的,只憑一點精液,我不覺得法官會相信妳說的故事,沒有做場愛,我想妳很難蒐集到什麼,妳這麼漂亮,肯定也很有經驗了吧,相信我,大叔的技術比妳那些小男朋友都好,被幹過一次,包妳永生難忘。」
對不起了妮妮…這我實在做不到…這個男人一開始就算計好要讓我投懷送抱…我還是個處女,雖然我們是好朋友,但…但我真的沒辦法為了朋友,就把貞操讓給這麼一個醜陋噁心的男人,請妳原諒我妮妮,我會想別的辦法救妳的。
決定放棄之後,我立刻就想站起來,豈料,我的雙腿竟然不聽使喚,一股想動又不能動的恐懼感,讓我徹頭徹尾冷了起來,又是那種笑容,那種輕蔑,好像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的笑容,神棍站起身,輕輕鬆鬆地將我抱起,隨便就把我丟到床上,我見著妮妮,她還在昏睡著。
「怎麼樣,是不是想動又不能動?」
神棍動手將我擺正,又一面說。
「其實從最外面的檀香,就已經是迷藥了,我不是一直提醒妳快走嗎,逞什麼強,硬要留下來救人,我一開始灑的水,就算不喝也會從皮膚滲進去,妳以為不喝我的東西就沒事啦?」
他跨坐在我胸前,我卻一點抗拒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由他用肥黑的雙手,擠壓我白嫩的乳房,夾住他那根十七公分長的肉莖,就這樣模擬起陰戶,不斷廝磨抽插著。
「裡面的檀香也是迷藥,是不是比外面得好聞?是不是覺得越聞越平靜?味道跟外面相反,妳才會放心吸嘛,這麼笨怎麼拿我證據。身上中了這麼多種迷藥,還自己跳艷舞想誘惑我,妳體內的性慾不先發做我再輸妳。」
擠弄得乳房,不停被來回壓迫著,那種不尋常的疼痛感,或許是迷藥作用,竟然讓我興奮了起來,我拼命想抵抗腦中情慾的刺激,但卻發現再怎麼樣都起不了作用,慢慢的,我竟迎合起這種興奮的感覺。
「爽吧,我的藥都是最強的,隨隨便便的刺激都能讓妳爽翻天,啊…妳剛剛已經弄得我…啊!」
「噗滋!」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向了我的臉龐,有些,甚至沾黏著我的雙唇,灼熱又腥臭的感官刺激,竟讓我更興奮了起來,我忽然發現自己能動了,但接下來的動作,卻是我本能的作用,和我腦海中所想阻止的,絲毫不一樣。我伸出手,套弄著還未軟下的肉莖,溫熱的精液,沾得我滿手黏糊,淫蕩地,我用精液塗抹著整個胸部,舌頭大喇喇地伸出來,將嘴邊所能舔到的精液,一掃而盡,吃不夠,再把手上的舔完,還是不夠,我便再度吸吮著那條粗黑的肉莖。
「好吃…我還要…我下面好癢啊…給我…拜託你幹我!」
這絕對不是我想講的話,神棍又笑了,他似乎知道什麼般爬了起來,我竟然就順勢敞開雙腿,用還沾黏的精液的手,開始撥弄自己的陰部,打開紅軟的陰脣,我才發現自己濕的一蹋糊塗,「噗滋噗滋」的水聲流出,手指不顧懷孕的風險,開始往肉洞裡探索。「停啊,不要再繼續了,快停啊!」我喊給自己聽,身體卻跟不上這種動作,四肢像著了魔般,放棄理智,隨著慾望開始愛撫我自己,唯有眼睛還能讓我看見他,那個肥胖的神棍,不知何時,他已一手拿著手機,對著我。
「兔兔,我們交往這麼久,妳願不願意和我做愛啊?」
「願意,願意,快點幹我啊,求求你,我好癢啊。」
「好哦,那我馬上就幹妳!」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很快,神棍便趴了上來,我忽然感受到了妮妮的無助,剛剛,她就是在這張床上,被這個神棍玷汙,再早些,也就是這個神棍,奪走了她的童貞,我已想不下去,因為一個粗硬的東西,此刻已經頂在我的陰道口。
「好緊的小穴哦,兔兔竟然是處女啊?」
「是,我是處女,求求你幫我開苞。」
「真的嗎?兔兔真的願意給我?」
「願意,請你插我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劇烈的疼痛,從陰道口開始,閃電般導入我的大腦,那緊緻的蜜洞,此時忽然被一分一分的撕開,一根十七公分長的粗黑肉莖,正不斷往裏頭探索、深入、破壞、填充、撕裂,一股從未有過的感受,忽然填飽了我的感官。
「恩!恩!舒服!進來了!」
「兔兔好舒服啊?」
「舒服,快點,再快點。」
我已分不清那是藥力的效果,抑或是我內心性慾的激盪,我喊著我從未想過的要求,希望眼前這個噁心的男人,快點奪走我的處女之身,我人生第一次的擴充,還在繼續,那根肉莖,依然再往裡頭鑽探,每進一點,我的快感,便多一點,直到它再也插不進去,頂到了一個讓我痛到暈眩的地方,才肯停止這初次的進入。
「啊…啊…啊…恩!」
神棍刻意緩緩地拔出肉莖,本已被撐開的處女洞,此刻又被巨型的菇狀龜頭,狠狠的刮弄著陰道壁,每退一點,就有一處敏感的神經被挑弄,佈滿刺激肉芽的陰道裡,由於那麼處女才有的緊緻,弄巧成拙的挽留著龜頭,帶給身體更劇烈的刺激。
「好舒服,兔兔真不愧是處女呢,你看,我棒棒上是兔兔的處女血哦。」
神棍一面用手機拍攝,一面把肉棒伸到我眼前,下體劇烈的疼痛,讓我幾經暈眩,但隨之而來的凌虐快感,又讓我忘情享受,眼裡看著沾滿血液和黏酌液體的肉莖,我知道,自己的處女之身已經失去了,給的,是這個已經五十歲,長相噁心醜陋的神棍,那隻突破我二十年關口的肉棒,就在眼前。
「別拔出來,快插我!」
「這麼猴急哦,嘻嘻嘻。」
深深的插入,肉莖再度頂到子宮頸才肯罷休,我忘情的浪叫著「啊!啊啊!好爽啊!舒服!好粗的肉棒!我要死了!」叫著我根本不曾放進腦海的詞彙,陰道裡傳來的刺激,已由疼痛,轉化為舒服,一種被佔有,被撕裂的快感,不斷衝襲我的理智,就連本來還懂得拒絕的內心,此刻,都隨著陰道的一開一合,一起逢迎著這隻粗硬的肉棒。「啊啊…啊啊…啊啊…嗯!舒服!唔!快幹我,用力的幹我!」
小穴傳出放浪的「噗滋」聲,不知經過了多少次抽插後,接下來的每一次深入與拔出,我所接受到的感官,已經只有如電流般的快感,一種酥麻,一要再要,不願終止的快感,神棍老練的知道我身體反應,伸出了嘴,要住了我的奶頭,大口咬弄吸吮起來。
「好爽,就是這樣,我要,我還要啊!啊啊!啊!啊!」
又抽插了幾十下,神棍將我整個人折起,他蹲坐在我的股間上,肉莖就這麼更完整的插入我的蜜穴裡,淫水汩汩流出,一滴一分都在迎合這初來的訪客,因為這個由上而下的體味,肉莖更能完整的撞進我陰道壁中每一寸嫩肌,而伴隨著重力的撞擊,讓我所受到的刺激,更痛,更舒服,更滿足。
「要死掉了!不可以再撞了!要死掉了!」
「真的不要?」
「要!還要!插死我吧!」
「好哦。」
「恩…恩…啊!唔!嗯!恩…恩…啊啊啊啊啊!」
一股癱軟的收縮,我感受到全身力量正在急遽流失,忽然間,我每一條神經所能受到的刺激達到了極限,我忘情地喊叫,瘋狂的接受著神棍給予的抽插,陰道不斷的收縮,我清晰感覺的肉莖在被自己緊壓著,那種飽滿、緊緻的感覺,比最初被插入的時候,還要刺激,還要爽快。
我高潮了,和一個自己所討厭的男人,並在不情願的情況下高潮了。
「給我,給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
「噗滋」,一股從我體內傳出來的悶響,神棍抱住我的臀部,用最深入的姿勢,讓肉莖在我的陰道盡頭忘情顫抖,緊接著,一股溫熱的刺激填滿了我的腹腔,馬上,就又是數次劇烈的顫動,我的處女穴,正被一股股濃精灌溉,滿滿的灌溉。
神棍又抽插了幾下才結束,他滿足的拔出黑莖,我迷茫的望見那隻肉莖竟還是硬挺的,絲毫沒有疲軟的意思,因為拔出肉穴所彈出的精液,有些竟不偏不倚射到了我嘴邊,此刻,忘情的自己,竟伸出手,將其全部抹進嘴裡吃掉,隨後,我用手指挖了挖陰道,那股濃烈灼熱的感受,又再次襲來,我舉起手,讓紅光透射我只間混雜處女血液的精液,想想自己,究竟是不是本來就是個賤貨。
「原來妳也是處女啊,爽嗎?我破的處女雖然不多,但妳真的是最舒服的一個呢。跟妮妮比起來,妳真的又緊又會吸人,晚點我要再幹妳一次哦。」
這時,房間外忽然傳出咚咚咚的聲音,我知道,這是小琪的救兵來了,我只希望,他們能在神棍把我變成妮妮那樣前,快點把我救走,不然,我們兩個人肯定成為這個男人的專屬性奴的…很快,神棍在我眼前穿好衣服,又彷彿沒事一樣走到外頭去開門。
鐵門緩緩升起,在神棍眼前的,只有一個身材凹凸有致,肌膚透亮白皙,穿著深V緊緻上衣,露出豐滿胸部的年輕女子,她看著神棍便沒好氣的說。
「是不是你,我朋友呢?」
「小姐妳在說什麼?」
「你認不認識妮妮和兔兔?」
「哦,小姐妳一個人嗎?」
「對,我是來找她們的。」
「這樣啊,她們在裏頭,妳進來吧,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