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同房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原本要回台北了,但是一時興起玩過頭,反正明天仍然是假日,就多玩一天。
受邀和新婚半年的妻子出遊,因為我們沒有車子,老婆的同事何莉和她老公阿正想到墾丁公園,可是怕一個人開車太累,於是要我們同行。
為了省錢,最後一晚我們一起住同一間四人房,而且經過兩三天的相處也比較熟悉了,晚上老婆一起到海邊散步,浪漫的夜色和著徐徐的微風,我們陶醉的熱吻,在我的愛撫下她很容易就嬌喘起來,我也忍不住上下其手,趁夜色黑往她胯下一探,她已經濕透,整個內褲都浸濕了,只是我們畢竟比較年長,還沒有那麼衝動當下作起來。
回到飯店,何莉與阿正還沒有回來,因為有車可以玩晚一點也不怕,洗澡後老婆偷偷的告訴我說:「唯一一條乾淨的內褲剛剛弄濕了,她沒有再穿上,所以……就就……沒有穿了。」
我心想也是沒關係的啦,反正就要睡覺了,誰看啊?留一盞床頭燈,我們先就寢了。
朦朧中,他們進門了,我聽到何莉先去洗澡,阿正則開了電視,雖然很小聲,但是煽惑的叫聲還是清楚的聽到,他在欣賞有料的,我瞇著眼想看一下,見到老婆早已熟睡,怎料阿正的眼光竟然注意到我們床上,我小心的沒讓他發現我醒來,沒錯!他直盯著我們床上看。
我突然意識到他看的是什麼了,我老婆雖然不是那種驚艷型的女人,可是也是中上姿色,尤其身材高挑,足足有170CM,35。26。37,更不能不說惹火,夏天雖然有冷氣,卻也不用輒Q子,穿上我的海灘褲,寬鬆得就像褲裙一樣,加上老婆睡覺不自覺彎起膝,那褲管自然滑下後,可就更為暴露。
我心中暗自咒罵:死色鬼,還看!
沒想到他變本加利的坐到他們的床沿,隔著一個床頭櫃色瞇瞇的盯著老婆的大腿直瞧,看他一付緊張兮兮的樣子,不時的看我們是否醒過來,又把焦點集中在我老婆的褲襠。約略過了十分鐘,他受不了伸手偷偷地想拉開我老婆的褲管,不料翻動褲子的動作讓我老婆大腿癢癢的,自然就伸手抓癢,一抓就把大腿整個兒露出來,同時動了動腳,只是我老婆不動還好,一移開後她雙腿竟然分開倒下,一腳靠在我腿上,一腳就分開在床,我咧~~希望這樣沒有暴露。
但是事與願違,從阿正的角度看去,腿根處的陰毛就微微露出來了,光線不亮,但是驚訝的是我老婆腿根處沒有預想中三角褲的蹤跡,這個驚喜讓阿正的好奇心大起。
正當阿正想要進一步有所動作的同時,何莉小聲的叫著阿正,要他幫忙拿毛巾,他就進到浴室,沒一會兒,何莉出來了,換阿正洗澡。
洗澡後的何莉繞過床走到我睡床旁邊的台抹上一瓶又一瓶的保養液,臉上完後又雙手,她雖然沒有誇張到只圍個浴巾就出來,但是也只有穿著一件長?恤而已,她大概怕把我們吵起來沒再開燈,陰影下沒有注意到我張開的眼楮,本想和她聊上幾句的,只是她接下來的舉動讓我爽得吞下所有的話。
她把腳踩上我們的床沿,繼續抹,等於把她重要部位向著我暴露,鏤空的白色小內褲只小小一條,一抹黑色的陰毛刺刺的冒出來,她穿內褲時並沒有像我老婆一樣細心的把所有陰毛藏起來,蕾絲邊的小布條鬆鬆的遮著,可惜重要部位被三角褲擋住了。不過她一動一動的還是會拉開一點點,昏黃的燈光裡我似乎可以看到她的大陰唇悄悄的暴露出來,最後還將衣服用下巴挾住,整個都掀起,不放心的看一下我,才背對著我解開奶罩。
我可就不客氣張大雙眼瞧著她私密胯間,從側面我看到她捧著奶子又搓又揉,我的小弟弟馬上豎立致敬,漲大的雞巴從短褲縫冒出個龜頭,更誇張的是接著她的手從後腰插入拉下底褲,抹肥臀,沒想到外表清純的何莉陰毛卻如此濃密,我還可以看到冒出來小小的花瓣,真必須對她另眼看待。
何莉細心的抹完全放鬆,心中還哼著歌曲,內褲捲成一條停在膝,俐落的擦好之後拉上內褲,走回床上躺下來,安適愉悅的合上眼楮。
可是我可就睡不著了,望何莉床上看,她表情安祥,我起身想偷偷地摸她一把,以報她老公偷看我老婆之仇,捏手捏腳的走到她身旁,細細的觀察她是否睡著?故意打開放在她旁邊的行李箱翻起一件褲子,以便等會她醒過來可以當成理由,翻動的聲音沒有讓她醒過來。
我遂掀開她下身的被子,她仍然沒醒,被子下羊脂般的大腿肌膚嫩嫩的,三角褲並沒有穿得很緊,我輕易的就可以從旁邊伸進手指,溝住她的大陰唇翻開,這舉動驚動了何莉,我趕緊收手,她皺皺眉頭動了動又繼續睡,差點失手讓我生氣,我再度小心的扯住她左側的內褲底,雙手捏住狠狠的用力一扯,薄薄的料子輕易的就給拉得鬆垮,鬆開的褲褲保護不住何莉的陰戶。
我伸手輕輕的撫摸,沒想到何莉卻在這時候醒過來,而我的手就停在她私密的地方,中指還掐入她的縫隙中,趁她沒反應過來我就收手了,何莉張開雙眼看著我,殘破的內褲下露出小穴,她隱約知道有被我偷摸,面對我裝飾性的淺笑,我心跳得很快,惟恐被她拆穿,大概是剛睡著,但是沒有睡沉,忽然想到自己下身只有一條內褲,往下一瞧,竟然發現自己黑絨絨的陰毛露出好多,驚羞得趕緊被子。
回到床上躺下,久久不能入睡,我偷偷地伸手把老婆的胸罩解開,開始玩起沉睡中的老婆,自己老婆嘛,可就沒什麼好客氣的,她的每個敏感的陣地我可是一清二楚。
結婚半年來,老婆對於性慾漸漸甦醒,再不像半年前剛剛體驗潤澤時的羞澀,只經過一下子的愛撫,朦朧中她卻已淫水直流,我把她的短褲撩高,老婆淫浪起來後每每都會把雙腿大字型的打開,整個陰戶就明晃晃的呈現,穴中淫水泛光,紅嫩嫩的花蕾正濕熱收縮著,平日的我可就馬上翻身上馬,顧慮到何莉是否已經睡著,還是小心一點為妙,當然,今天也是有意多玩弄一下,輕輕按著她的陰核捏住,老婆爽的雙腿緊緊的夾擠,冒出更多的淫水。
但我忽略了洗澡中的阿正……
他沒有徵兆的開門出來,我來不及幫老婆穿上褲子,只用手邊一條小床單趕快遮上她的私處,老婆還兀自發浪著,輕輕的扭動腰枝,雙腳更是一張一闔的,藉由這樣的動作刺激小穴,希望得到一點慰藉。我沒辦法,只好自顧自的裝睡,可能潛在的心裡也想讓我美麗的老婆暴露吧。
阿正走出浴室望床上看,老婆等待我的愛撫不明白狀況,淫蕩的一手撩開床單摳摸自己的小穴,一手隔著床單撫弄雙乳,她又弓起雙腿,哇喀!!這樣不就全曝光了嗎?
阿正看到一個睡臥的美女雙腿張開露出陰部的淫樣兒,馬上小心靠近,看到我老婆美麗的陰戶,細細柔柔的陰毛一撮黑黑的倘佯在雪白的小腹上,一直延伸至神秘的三角地帶,裂縫上長出一抹較長的黑毛,並順著兩片嫩肉敞開,捲曲細密的佈滿穴旁,先是趴下嗅了嗅,轉頭看看自己的老婆及床上的我。
他意外的是眼前的美女早已濕漉漉一片,紅艷的肉瓣襯著濕溽的陰毛,穴水還沾濕了屁股,神不知鬼不覺的伸出中指,輕觸美女的大陰唇,似乎沒有抗拒,其實老婆早已等待我的姦淫。接著稍稍大膽的撫摸整個陰部,只見眼前的熟女把雙腿張得更開,讓阿正的手掌整個貼近私處裡複雜的嫩肉,沾得整個手都濕淋淋的,簡直騷到骨子裡去了。
按了按穴口,緩緩的把中指第一個指節摳進穴中,看到沒有推拒,再往前塞入整根手指,慢慢的抽動兩下,我老婆受到刺激抖動腰部,自動磨擦起來,深深的渴望更進一步的滿足。阿正彎起拇指壓住老婆的陰核,那敏感的所在,我知道這個騷貨最吃不起我捏住她這兒的,果然她馬上輕而深的「哼~~」了一聲。
看到這情形的阿正,再怎麼笨也懂得,他動作又輕又緩慢,悄悄的爬上我床,自己早將礙事的內褲脫下,這小子難道要……我不想讓他看到我醒過來,所以閉緊雙眼。
阿正上床後,先是掀開老婆身上的被子,翻開衣服,兩團肉球雪白而有彈性,紅色的乳尖早已凸出,他藉著昏黃的光線欣賞眼前的美女。
我老婆誤以為是我要上她,自己把床單塞往屁股下面墊著,看得阿正瞳孔放大,猛吞口沫,老婆自動的用雙手掰開浪穴,她真的很需要被插入,早在晚上散步時埋下情慾的種子,現在悄悄的萌芽,淫水流得連股溝都沾濕。阿正並不馬上插入雞巴,他低下頭用嘴唇含住老婆的肉芽,隨著舌頭的掃動,從濕穴裡傳出「滋滋啁啁」的聲音,老婆已經爽得又搖又扭。
操!!也不看清楚搞她的是誰,就一副欠幹的浪勁兒。
阿正緩緩的開始把雞巴塞入床上女人的蜜穴,我老婆並沒有張開雙眼,身體被男人靠近,陰部感到雞巴的觸擊,竟然像平常一樣用手拉開大陰唇,把整個嫩紅的小穴裸露,扶住龜頭,滿足的承受雞巴的刺入。
阿正沒想到會這樣順利,更大膽的掀開我老婆的衣服,輕巧的揉搓奶子,我知道老婆的忍耐已到達極限,她自己爽得受不了緩緩的扭起屁股來,一前一後的亂顫,可是阿正怕弄醒我,根本不想有什麼大動作。
這樣釣味口,反而讓我老婆焦急的一手搓揉奶子,一手扒開自己的右股嫩肉,挺起腰部讓阿正的雞巴插入更深,接著雙腳緊緊的盤在人家的腰部,就像她平常發浪的狠勁兒。
阿正到這情形忍不住輕輕的撞了幾下,對於我老婆現在的情況來說無異火上加油,她馬上忘情哼叫起來,這浪蹄子才被搞一下,莫非就要洩身了?只見她瘋狂的搖晃身體,抱緊阿正,讓人家把她兩團奶子緊壓住,自己用力抖動跟著伸直雙腿,狠狠的洩出一堆淫水。
從阿正抽插時下體發出聲音明顯不同,可以知道她真的很爽。
在她洩了一次之後,阿正並不讓我老婆有喘息的機會,不停止的一直抽插著,拉高她的右腳,幫她轉身趴下,我老婆意識被下體傳來麻麻的甜蜜完全佔據,沒想到要抗拒,將性感的美臀抬得高高的。阿正雖然怕我醒過來,但是實在忍不住,一手搓揉奶子,一手繞過前腰往她小腹下摳挖淫穴。
老婆雙手撐在床上,她感到一絲絲困惑,老公很少像今天一樣的玩弄人家的,他那根要死的壞東西今天好像比較粗大,只見她的雙手似乎在尋找熟悉的觸摸感覺,但是背後的男人她卻有些陌生,阿正並不給她有機會思考。
幹!操別人的老婆竟然一點都不憐惜,這樣的搞法我那新婚半年的老婆那經得起刺激?不由自主的又騷浪起來。
她不時張開雙眼,想回頭看看正在玩她的男人。忽然間,她竟然發現身旁的我,那麼現在在她身體裡的男人是誰?
身體的反應讓她沒辦法多想,身體每個敏感的點都被觸摸著,她被弄得很快又達到了頂點,浪洩出更多的陰精。這次的高潮維持了好一下子,臀部不停往後抖動,模樣淫蕩不堪,嘴巴深處呵呵出聲,雙腳終於在一次緊繃後頹倒癱開,她被幹到升了天。
我的經驗告訴我,她已經交貨了,簡直爽到歪掉了,現在的她已經無力反抗,官能的刺激讓她意識模糊,自己淫蕩的樣子竟然是被別的男人幹著?她虛脫得閉起雙眼。
可是阿正一點也不放鬆,要命的強姦我老婆,她已經精疲力盡的躺臥任阿正姦淫,蜜穴濕濕一片,連床單上也沾粘著淫水。
又過了好一下子,阿正用力挺身盡根插入,僵直的頂住,射出濃精,拔出雞巴,我老婆還是大字型的張開大腿,她已經被幹到無力清理自己的浪穴,累得睡著了。
清晨六點鐘,morningcall響起,阿正和我老婆同時醒過來接,我老婆的下體仍然裸露,慌亂中接起身接電話後,才發現自己陰戶赤裸裸的暴露在別人面前。
老婆羞慚得不知該如何,緊張得丟下電話,掩住私處,手掌觸及的是濕濕滑滑的穴口,因為站起來的關係,傾出昨晚射入的濃精。阿正體貼的撕了張衛生紙給她,她馬上住陰部,小聲的要求阿正不要再看她。可是阿正卻竊竊的在她耳際說:「嫂子!昨晚對不住,把我幹得太利害了。」
我老婆一時之間愣住了,她不相信昨晚自己的浪樣兒,對象竟然真的不是老公,頓時羞辱悔恨交雜,細細回想起來知道這是事實,怨怨的看著阿正,不知該如何?
後來,我們都當沒這回事,快快樂樂的回到台北,可是我忘不了老婆被姦淫時的滋味,下次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