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荒淫錄

曹操,字孟德,小名阿瞞。
他的父親叫曹蒿,本夏候氏,後來被中常侍曹騰收做養子,所以才改姓曹。
曹操少年時就風流惆儻,放浪無度,好遊獵,喜歌舞﹗有權謀,多機變。
他的叔父對他的品行十分不滿,曾屢勸兄長曹嵩嚴加管教。
曹操知道後,一日,見到叔父,突然倒臥在地,詐作中風之狀,其叔父慌忙告知兄長曹嵩。
執料當曹嵩趕到後,曹操卻安然無事。
曹嵩十分驚奇,遂問道﹕「你叔父說你中風,怎麼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呀﹖」
操佯作非常委屈地答道﹕「孩兒本來就沒有病呀,祇不過叔父不喜歡我,故意在你面前誣枉我。
曹嵩信曹操的話,以後叔父若再說曹操的過錯,曹嵩全然不聽,曹操於是益發恣意放蕩,沉醉於聲色,嗜好於權謀。
由於曹操有雄才偉略,所以當時頗享盛名的學者許某就預言曹操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閒話休題,且說十常侍誘殺國舅,大將軍何進之時,曹操官拜騎都尉,是何進屬下的愛將。
由於這個關係的緣故,曹操經常在何進府中出出入入。
有一次,他偶然看見何進的兒媳婦賈氏十分冶艷妖嬈,不禁魂牽夢繞,念念不忘。
其時,曹操巳經娶妻。
前妻劉氏病故,現任妻子是卞氏。
每當他與卞氏行房時,腦海中卻一直浮現何進兒媳婦賈氏的倩影,想她秋水汪汪的媚眼,想她飽滿豊盈的乳峰,想她柳腰款擺的風姿。
何進被十常侍誘入後宮殺害後,何家上下驟然失去支柱,登時陷入惶恐不安的處境中。
曹操表面上憤憤不平,誓要為何進報仇,暗地裹卻藉著保護何府為名,伺機接觸賈氏。
俗語說﹕樹倒猢猻散﹗
更何況在兵荒馬亂之中,何府業已飄搖欲墮,唯曹操馬首是瞻。
曹操由是可以自由進出何府內堂,同賈氏眉來眼去。
恰好賈氏亦是風騷蝕骨的婦人,但礙於當時的禮教,雖見曹操相貌堂堂,但祇偷窺一眼,就臉紅心跳,嬌羞趨避。
這種道是無情卻有情的姿態,更引得曹操心癢難熬。
他本是個『寧負天下人,不願天下人負我』的奸雄,怎禁得如此相思,於是把心一橫,趁董卓帶二十萬西涼大軍進駐京城,到處姦淫搶掠之隙,派自巳的親信夤夜摸進賈氏臥房,將何進的兒子,賈氏的丈夫殺死。
而他見親信得手後,卻扮演英雄救美的角色,提刀闖進房中,將親信斬為兩截。
賈氏哪知就裹,對曹操的『仗義保護』更加心存感激,進而敬慕崇拜。
曹操見何府合家上下已七零八落,四處逃生,就乾脆接賈氏入自巳府中安置,頻獻殷勤,以圖巳得美人芳心。
賈氏慚由感激,敬慕,進而私心愛戀。
曹操看在眼裹,暗暗高輿,雖然恨不得馬上與她合體交媾,但還是強自控制住,他要在怔服賈氏的身體前,先徹底怔服她的心。
過了不多時日,賈氏在見到曹操時,就心跳情熱,媚眼噴射出愛慾的火焰,容態卻顯得嬌羞而忸怩。
曹操知道時機到了,就柔情蜜意地對賈氏說道﹕「夫人,妳住在敝舍已一月有餘,為了不使外人有閒話,操願照顧妳一生一世,娶妳為妾,亦可以杜塞外人的悠悠之口,不知夫人之意下如何﹖」
賈氏羞赧滿臉地說道﹕「賤妾已是孀婦,明公既不嫌賤妾殘花敗柳之軀,則賤妾能夠為明公奉湯掃地,就心滿意足矣﹗」
曹操喜道﹕「夫人天姿國色,又何須過歉,操能與夫人共赴巫山,長陪身側,真是快活過神仙矣﹗」
說著,俯下身來,對看朱唇深深一吻,雙手隨即在她的那對豪乳上輕輕揉捏。
當晚,曹操即與賈氏同床共寢。
賈氏服伺曹操寬衣解帶後,見他不但身軀矯健偉岸,連下體那支肉棒亦粗壯堅挺,不由私心暗喜,羞人答答地悄語道﹕「將軍當真如天神臨凡,賤妾福甚﹗幸甚﹗」
曹操這時已如強弩在弦,也急急為賈氏除去衣裙,見她乳房漲鼓如球,下陰芳草萋萋,一雙玉腿修長而勻稱,喜得血熱心跳,意興勃勃地把她攔腰抱起,放在錦榻上嘖嘖贊道﹕「夫人好一副誘人的身材,不愧是珠圓玉潤,玲瓏浮凸﹗」
曹操喜道﹕「夫人天姿國色,又何須過歉,操能與夫人共赴巫山,長陪身側,真是快活過神仙矣﹗」
賈氏雖然巳作人婦,但面對曹操一這個傾心愛慕的新男人,亦不勝嬌羞,當曹操的手按在自巳的乳房時,嬌軀亦微微發顫,桃腮脹紅,埋眸半閉,但一雙藕臂卻情不自禁地摟住曹操的背脊,緩緩摩搓,呢喃道﹕「將軍亦好一副強壯的體魄呀!」
曹操握住賈氏那肉騰騰,彈力十足的乳房,全身熱血更加沸騰,胯間肉棍彈跳著硬硬地頂在賈氏的小腹上,賈氏不自覺地將雙腿分張開來,一隻玉手亦順勢環握著曹操的肉棒,又憐又愛地搓捏著。
曹操越發亢奮,雙手不住在賈氏潤滑的肌膚上四處撫摸,並逐漸向下游移,終於滑到賈氏的三角地帶,捻弄她的陰毛。
賈氏的胴体開始蠕動,羞恥之心隨著漸次高漲的情慾而屏除。
曹操的一隻手摸住賈氏光滑的圓臀上,一雙手巳探進她的陰戶,並按著脹大的陰蒂狎弄,喜孜孜地說道﹕「夫人,妳出水啦,想男人了是不是?」
賈氏聞言,大感羞澀,『嚶嚀』聲,將嬌容貼在曹操的寬礦胸膛上,低語道﹕
「將軍取笑了!」
曹操見她半羞半喜,更加憐愛,霍地坐起身來說道﹕「夫人,操想看看妳的玉門,剛才憮摸時,發覺妳的穀實〔陰核之古稱〕有異常人。」
賈氏慌忙想將玉腿併攏,桃腮紅到耳根,膩聲道﹕「噯呀,使不得,那……那地方有其麼好看的,莫污了將軍的神目!」
此時,曹操業已跪坐在她的雙腿之間,賈氏如何合得來﹖曹操不由分說地弓開她的陰唇,凝眼注視。
但覺她雖是被開墾過的婦人,不過陰唇仍然嫣紅嬌嫩,陰道裹的肉芽更是紅澧澧地怖滿淫水,銀絲縱橫交錯,誘人心神地緩緩蠕動。
祇看得他淫心勃發,淫興橫飛,竟伸手撥開那濃密的陰毛,赫然發覺她的陰蒂果然大如男櫻陽物,登時哈哈淫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
賈氏羞得雙手蒙住嬌容﹕囁嚅道﹕「賤妾已是破甑之身,將軍請勿兒笑﹗
曹操將她的陰蒂包皮剝開,以指捺住脹紅的陰核揉搓,笑道﹕
「古性書有云﹕穀實〔陰核〕大者﹕媚而且淫。夫人穀實如此腫大,誠是天生尤物也﹗」
那賈氏被曹操按住這要害,全身如同觸電,劇烈顫慄,急雙手促住曹操手指,玉臀收縮,失聲嬌呼道﹕「莫捺﹗莫撩﹗將軍欲見賤妾出醜呀﹖」
曹操哪裹肯依,又夾硬急驟地揉搓著,祇刺激得賈氏嗯嗯呻叫,玉臀拋動如浪濤起伏,顫聲告饒道﹕「將軍,將軍,請快快放馬過來,賤妾想……想入啦﹗」
她的淫水殷殷沁出,胴體如蛇般蠕動。
曹操哈哈狂笑地觀賞著,越看越有趣,越看越興奮,卒之撲倒在賈氏身上。
不消曹操自己動手,賈氏已將雙腿張開,一隻手輕捏著他的砲頭,將它塞進自己的陰戶裹,跟著玉臀向上一拱,那又粗又長的肉棍已進入了大半。
曹操亦跟著屁股往下一扣,登時盡根而沒。



剎時問,祇感到整條陽具便被柔軟濕潤的肉牆暖烘烘地包容著,感覺到說不出的舒適愜意。
賈氏一來淫興勃發,騷癢入骨,二來恐怕曹操嫌她早被一夫將孔兒搞大,所以一開始就閉氣收緊陰肌,將曹操的肉棍箍到實實的。
哪知曹操卻祇將肉棍抵住她的花心,根部緊貼她的陰蒂,祇是旋磨,並不抽插。
賈氏已經癢到入心入肺,但不敢太過風騷放蕩,於是膽怯怯地問道﹕「將軍文武兼優,智勇俱備,而且又高官顯爵,要找一個二八佳人來陪寢,祇需金口一開,便有許多僚屬紳民爭相獻女進貢,又何必要娶賤妾這殘花敗柳﹖」
曹操雙手捧住賈氏脹紅到燙熱的桃腮微笑道﹕「操早知人人必然有此一問。哈哈,二八佳人雖好,但羞人答答有餘,風騷浪蕩不足!哪及夫人妳乳房豐盈,盛臀圓渾,床上迎納又饒有趣致﹗操就喜歡放蕩狐媚,又天生妖嬈的尤物,幹起事來才情酣意暢,淋漓盅致﹗」
賈氏嗲聲道﹕「賤妾但恐有負將軍所望﹗」
曹操驟然一抽一插,賈氏被他這重重一扣,頂到花心酥爽痙攣,情不自禁地『呵』一聲嬌啼。
曹操又客密抽插數十下,賈氏舒服得玉臀篩旋,陰肌抽搐,連聲不停地浪叫。
曹操這才巍然不動地壓在賈氏的身上,調和氣息,雙手捧住賈氏的玉臀,微微用力揉捏,邪笑道﹕「夫人,妳現在已用自己的行動回答自己的問題了﹗」
賈氏嬌喘細細地說道﹕「賤妾還是不明白將軍的意思。」
曹操說道﹕「若是換作嬌怯怯的玉女,操越大力抽插,她就越呼痛蜷縮,哪裹還會像妳這般汪呼浪叫,陰肌扭絞,篩擺玉臀,主動迎納呢﹖再說,玉女雖然婀娜窈窕,楚楚動人,但怎及得夫人妳豊乳盛臀,渾如肉床呀!」
賈氏莞爾笑道﹕「將軍不止洞悉戎機勇決沙場,連床上敦倫,見解亦不同凡響﹗」
曹操哈哈大笑道﹕「男女行房,在於共樂,靈慾交流,才能升天。這同沙場搏鬥,靜室焚棋一樣,如沒有旗鼓相當的對手,雖然所向無敵,卻難免失去興致。」
說著,雙手托起賈氏的圓臀,又再度如揮鞭策馬,馳騁沙煬一般狂抽起來。
賈氏聽曹操這番談論,再無顧忌,亦摟住曹操腰際,盤腿拱臀,婉轉承歡,淫水一洩再洩,陰肌子宮如絞腸痧般扭擰,浪叫聲震屋揭瓦,驀地咬牙切齒地迸叫道﹕
「我死了﹗」
曹操勒馬探視,見賈氏雙眼反白,手腳冰冷,看似沒了氣息,不由惕然心驚,手忙腳亂來也。
欲知賈氏生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卻說曹操將賈氏當作征騎戰馬,恣意狂抽猛插,而賈氏亦施展其渾身解數,盤腿拱臀,絞扭陰肌,迎納曹操的衝刺。
曹操正慶幸這次真正遇到床上對手時,賈氏突然大叫一聲,昏死過去。
曹操伸手一探她的鼻息,果然沒了氣,不由慌了手腳。
幸好他百戰沙場,臨危不亂,便按捻賈氏的人中,並為她推宮過血,又翹開她的牙關,灌了一杯熱湯,賈氏這才悠悠甦醒過來。
曹操抹去額上把汗,溫言問道﹕「夫人,好了些麼﹖剛才是怎啦,幾乎嚇煞我﹗」
賈氏吁了一口氣,慼瀲地微笑道﹕「多謝將軍呵護,賤妾適才是快活到喘不過氣,血脈逆轉而昏死的。」
曹操問道﹕「以前可曾有過這般模樣?」
賈氏道﹕「先夫哪有將軍這般神勇﹗不過,有一次他吃了方士給他的金丹,再和賤妾行房。那次他渾若天神咐體般,幹到賤妾丟了數次,亦是如此快活到昏死過去。祇是當賤妾返魂後,先夫卻因虛耗過多元氣,亦昏昏欲死,臥床多日,才淅漸復原,自此再亦不敢服其魔金丹春藥了。」
曹操道﹕「這就是了,操亦曾看過甚麼玉房秘訣,知道女子在行房時,如若快活過度,就會暫時昏厥,亦許這就叫欲仙欲死了。」
賈氏問道﹕「將軍這般威武勇猛,難道所御過的女子個個都比賤妾中用﹖從來沒有女子被你幹到昏死過去﹖」
曹操道﹕「這卻沒有。倒不是她們都比妳耐插,祇不過她們都是拘束之人,行房時不敢放蕩盡興,癱屍般任憑橾弄幹,就算抽出騷興來,亦強自克制,連叫床都是極力抑壓。操見狀自然索然無味,草草了事,但又不好出言怪責。這亦就是橾不喜嬌柔到風都吹得倒的玉女,而愛像夫人這般珠圓玉潤,騎得插得又風騷蝕骨的少婦的原因了。」
賈氏含羞道﹕「其貫賤妾亦不是有意放蕩,媚惑漢子。但不知怎的,一挨插,就淫興攻心,那裹就不克自制地抽搐律動起來。」
曹操道﹕「這就是所謂天生尤物,夫人毋須自責。」
賈氏道﹕「很抱歉,為了賤妾而壞將軍稚興。噯﹗賤妾之性器,將軍已看過,將軍的偉器,賤妾尚未仔細鑒賞呢﹗」
曹操道﹕「經過一番擾攘,已經軟了落來,有甚麼好看呢﹖」
賈氏微笑道﹕「這又有何難,賤妾很快便可今它重振雄風的。」
說著,盈盈下床,走到一木柜前,取出一瓶蜂蜜來。
曹操見她裸體行動,背影削肩隆臀,迎面乳顫毛抖,更有一番撩人的風情,不由看得痴了,直至賈氏以小毛掃將蜂蜜抹在自巳下體時,才詫异地問道﹕「操祇聞蜂蜜內服可清心潤肺,從沒有說過外搽可以壯陽的。」
賈氏微笑不語,但將蜂蜜涂滿龜頭,陰莖,卵袋甚至會陰股溝,才收起蜜糖答道﹕
「先夫經常不舉,賤妾一用此招,即屢奏奇效。」
曹操狐疑地注示賈氏的舉動,不知道她葫蘆里賣什麼藥,卻見賈氏已經伏在自己胯間,吐出香舌,先在他的股溝卷舔,并且逐漸舔至會陰,屎眼周圍,也不避污穢。
曹操大樂,喜孜孜地說道﹕「有趣,有趣,真是難為妳了。操昨試過被女子含弄下體,卻從沒有肯為操舔那污穢之地,原來是這般剌激快活﹗」
賈氏對他甜蜜地一笑,道﹕「若不搽上蜜糖,自然有點難堪,亦且索然無味。」
曹操道﹕「夫人對操如此深情,操著實慼激。」
賈氏將曹操會陰四周的蜜糖全部舔清光後,繼而含著他的卵袋,以舌尖攪動袋中之核,突然張大口將整個卵袋吞進法,鼓動丹田之氣吹拂。
曹操但覺陣陣濕熱的和熙之氣自卵袋輸入,未待賈氏為他吹奏玉蕭,那陰莖已經不期然地膨脹挺動,不禁哈哈讚道﹕「妙極,妙極,真是其樂無窮﹗」
賈氏聽他讚賞,更加心喜,于是吐出卵袋,由陰莖根部向上舐舔,將蜜汁咕咕吞落肚,吃吃笑道﹕「這蜜糖混了剛才你我兩人的精水,滋味更是特別,甜中帶鹹,香中有腥,非但將軍你快活,賤妾眼觀玉柱屹立,口吞絕妙津液,亦覺心跳情熱。」
曹操打了個寒顫,道﹕「夫人,妳且將嬌軀倒轉過來,亦讓操得以一邊欣賞玉門奇觀。」
賈氏依言掉轉身體側臥,張開美腿,讓陰戶展現在曹操眼前,仍然繼續捲舔操之陰莖,直至陰莖上所搽之蜜糖全部舐完,才用手環握著搓捏,伸舌舔龜糟,龜頭。
正當她張口含進口中吮啜時,驀地陰中傳來陣陣激烈的刺激,原來操正在撩撥她的內外陰唇,按捺她的穀實,不禁吐出口中陰莖,『呵』地嬌呼起來,玉臀狂搖狂擺,急急併攏雙腿,顫聲道﹕「將軍請勿打擾,待賤妾好好為將軍吹奏一曲。」
說著,又環握曹操之陰莖,張口力吮龜頭,祇樂得曹操哼哼呻叫,陰莖彈跳。
又過了片刻,賈氏察覺橾之陰莖越發硬脹發燙,龜嘴巳泌出精水,才愛不擇手地將頭枕在操之大腿上,把弄卵袋,輕捏龜頭。
曹操這時已血脈賁張,精氣壯旺,急欲將陽物插入賈氏陰戶中享受溫軟廝磨之樂,便坐起身將賈氏抱起,作勢欲撲。
賈氏婉言道﹕「若將軍不避忌,賤妾尚有一招,可令將軍以逸待勞,這是賤妾經常與先夫常玩的把戲。」
曹操喜道﹕「操向來不信妄邪,妳有奇招,一發使出來,祇要快活就上上大吉。」
賈氏遂將曹操身體擺正,背向曹操跨蹲在他下體上,拱上扣下套納,一邊觀看操之陽物在自己陰戶中進進出出,一邊撩弄操之卵袋。
曹操見賈氏玉臀如滿月,自己陽物在她陰戶裹之情景清晰可見,視官,感官俱受刺激,樂到雙手不住揉擰她的臀肉,哈哈淫笑道﹕「果然別開生面,操毋須花絲亳氣力,就已舒暢無比。」
賈氏玉臀拋得越來越急,口中不斷哼出無字之聲,半個時辰左右巳經興到騷痒至入骨,反轉身來,一樣跨坐在操之下體上套納。
曹操奇而問道﹕「這豈不是一樣﹖」
賈氏嬌喘著道﹕「大大不同,正面套納,賤妾之穀實可以麼擦到將軍的根部,能夠煞癢解騷也!」
話音未已,玉體已經俯下,雙乳壓在曹操的胸膛上,吐出香舌進操之口中,吮啜不已,陰阜則緊貼在操之根部,不停旋傳廝磨,急劇套納,咿呀呻叫。
曹操知她已興極將丟,忙雙手按住她的臀部下壓,同時勉力拱起自已的屁股,讓龜頭直達她的花心。
賈氏似乎已陷入癩狂,把桃腮貼緊操之臉頰,再不親吻,祇是號哭般呻叫,玉臀急上急落,隻腿蹬得筆直,倏地發出震天動地的解脫性浪叫,陰肌頻密抽搐,臀肉劇烈顫抖,四肢癱軟地伏在曹操身上咻咻喘息。
曹操雖亦感到十分快活,但仍未發洩,于是拍拍她的上臀問道﹕「妳又升仙啦﹖」
賈氏閉目不語,祇是點頭,良久才爬起身仰臥在曹操身側吁喘。
曹操慾火正盛,伸手去摸她的玉門。
賈氐急以手掩住,顫聲道﹕「摸不得,摸不得,酥麻到入骨啦﹗將軍可以插入去弄幹,賤妾掉轉頭來以逸待勞,迎納將軍的衝刺!」
說著,分張雙腿,將曹操拉到自己身上,捏著他的陽物放進自已陰戶之中。
曹操雙手托起賈氏的玉臀,二話不說,奮力抽插。本以為賈氏已接二連三丟了,無力再作迎納。哪知搗插了數十下,賈氏又呻哼呻叫起來,陰道嫩肉再度擰絞翻滾,將他的陽物密密緊緊箍實,星眼斜睨地說道﹕
「將軍確是神人,賤妾又被你弄斡得騷興復起了﹗」
曹操喘叫道﹕「夫人亦非同常人,居然百戰不疲:呵呵﹗妳的陰肌擠迫到橾好舒服呀﹗」
賈氏淫水又源源洩出,浪叫道﹕「將軍,將軍,你的棍棍插到賤妾的花心痠麻死了啦﹗噢噢﹗賤妾又快丟了!」
曹操狂性大發,祇覺得精關洞開,捧住賈氏的玉臀又擰又揉,呵唷喘叫道﹕「幹死妳﹗幹死你這淫騷貨﹗呵呵,夫人,夫人,操要將熱精進妳的穴心了﹗」
賈氏五官扭曲地浪叫道﹕「將軍,再大力幹幾下,賤妾又要升天了﹗」
曹操龜頭酥麻已極,咬牙切齒密抽數十下,卒之雙腿一蹈,打個寒顫,一股熱精如岩漿迸發般射進賈氏陰戶深處。
賈氏雙手將他樓得緊緊的,嬌聲道﹕「將軍,你就伏在賤妾身上甜甜蜜蜜地睡他一覺吧﹗」
自此之後,曹操就視賈氏加珠如寶,除了間中應付一下正室卞氏,幾乎晚晚在賈氏房中過夜。
直至董卓廢少帝立獻帝,並收呂布乃義子後,情況才有了變化。
原來呂布部屬秦宜碌之妻美而淫,曹操聞悉後,又垂涎三尺,祇是苦於無從下手。
賈氏見橾近來與她行房時,不像平日那般帶勁了,便委婉問道﹕「將軍邇來神思恍惚,是否為董賊專權而煩惱﹖」
曹操急以手掩其口,低語道﹕「噤聲﹗這話可不能隨便說出口的,否則必招來滅門之禍﹗」
賈氏道﹕「將軍恕罪,賤妾的确失言﹗不過,以賤妾看來,將軍除心急欲建功立業外,似乎遼有其他心思。賤妾蒙將軍厚恩,苦無所報,懇請將軍直言,賤妾願為將軍分憂。」
曹操經多時觀察,知賈氏並非善妒之婦,便坦率地說出苦戀呂布部屬秦宜碌之妻,卻無計可施之事。
賈氏微笑道﹕「呂布助紂為虐,其部屬亦是罪不容誅,所以將軍欲謀其妻並不太過份。」
曹操道﹕「奈何董賊勢大,呂布驍勇,操惟有空自痴想而已。」
賈氏趙:「且容賤妾三思。」
曹操道﹕「運籌帷握,決勝千里,操視天下如探食取物。祇是欲謀人之妻,卻徬徨無計﹗」
賈氏皺起黛眉,沉吟良久,才滿臉堆笑道:「賤女巳思得一計,未知是否可行﹖」
曹操喜道﹕「夫人有何妙計,但說無妨。」
賈氏遂在曹操耳際悄語一番,曹操登時喜上眉梢,鼓掌贊道﹕「好計,好計,果然智賽呂后﹗」
祇因賈氏說出一番奸謀來,才令曹操身側又多了一個淫蕩嬌娘。
欲知賈氏有何妙計,請看下回分解。——————————————————————————–
卻說曹操覬覦呂布部屬秦宜碌之妾,卻苦於無計可施,賈氏遂在他耳際獻策道﹕
「呂布為人好色,兼且無義之輩,將軍可派人散怖謠言,說是呂布和秦宜碌妻子有染,秦宜碌即使不深信,亦必然心中起孤疑,憤而棄妻。屆時,將軍豈不是便可予取予攜﹖」
曹操大讚道﹕「此計甚妙﹗」
賈氏道﹕「以謠言間人夫婦而奪人之妻,必遭天譴,但秦宜碌與呂布甘為國賊董卓之鷹犬,所以賤妾心中才稍舒內咎之感。
此計可一而不可再,願將軍亮察。」
曹操道﹕「這個自然﹗我方欲建功立業,收買人心,若不是呂布,秦宜碌之流趨炎附勢,助紂為虐,操斷然不會作出這不義之舉。」
其時,曹操亦是在董卓帳下任職,因為他為人好狡機變,甚得董卓信任,所以以後才有機會潛入董卓內堂,意欲刺殺董賊。雖然被呂布撞破,但亦留下『孟德獻刀』的佳話,而成加他日後發詔書訶伐董卓的政治本錢。此是另話,暫且按下不說。
當下,曹操便以賈氏所獻之計,派遣了親信,四處散播呂布與秦宜碌之妻有染的謠言。
秦宜碌聞知後,心中大是惱怒,便向妻子橫加譴責。
其妻莫名其妙被丈夫責罵一頓,矢口否認之餘,不免亦對丈夫不分青紅宅白的指摘而暗生怨恨之心。
一日,天朗氣清,曹操特意約秦宜碌到郊外狩獵。秦宜碌心中正煩悶,不疑有他,就欣然同往。
事前,曹操又模仿秦宜碌的筆跡,寫了一封書柬,以重金買通秦宜碌的僕人,送給呂布,請他到秦府飲酒作樂。
曹操又趁秦宜碌騎馬彎弓,追逐獵物時,在秦所帶來的酒食中偷偷下了瀉藥。當秦宜碌得意洋洋抬取獵物返來時,便與曹操席地而坐,各自取酒食充饑。
片刻之後,秦即肚痛如絞,匆忙往草叢中寬解。
瀉了幾次肚之後,秦巳四肢乏力,便向曹操告辭,急急策馬回府休息。
哪知返回府中路上,適逢呂布接柬來訪,卻尋不著秦宜碌,秦妻使人告知已同曹操到郊外狩獵。呂布大罵秦宜碌戲弄自巳,憤憤而回。
此時,秦宜碌眼見呂布的背影由自已府第急馳而去,當下醋意勃發,怒沖沖奔入內堂,不由分說地一頓拳打腳踢。
由於肚瀉乏力,又兼懼怕呂布勇猛,再無氣力和妻于吵鬧,便寫了休書,將妻子逐出家門,自以為一了百了,殊不知巳中了曹操和賈氏的奸計。
就這樣,曹操又娶秦宜碌之棄妻為妾侍。因史書祇記操娶秦宜碌棄妻為妾,但並沒有寫出她的姓名,故筆者椎有以秦妻稱謂。
據說曹操將秦妻迎入府中的當晚,為報答賈氏,便今二婦同床,陪他共寢。
秦妻亦是荒淫之婦,且患有被虐待狂之癖,每次和曹操行房,必求曹操將她的陰毛逐條逐條扯下。每扯一根,秦妻就高聲娘叫。
扯了十數根之後,痛徹心肺,淫輿就跟著油然而生,陰精源源泄出。
當曹操趴在她身上抽插時,她一邊請賈氏將她的秀髮綁在床榻的屏風上,一邊求曹橾咬噬她的乳頭,用力擰她的臀肉。
曹操本就是佔有慾極強的人,見秦妻如此癲狂,更加歡心,索性將她的隻腳亦用繩索綑綁,叉開吊在床尾的屏風上。
每幹一下,嘴就咬她的乳頭一下,雙手亦同時大力擰她的臀肉一把,獰笑道﹕「癲婦,操的大肉棍頂住你的浪穴花心了,妳很舒服吧﹖」
秦妻被曹操的陽物搔到陰中癢處,爽極狂典,秀髮扯痛頭皮,乳頭、臀肉、雙腳腿肌齊齊痛入骨髓,更加淫浪地嚎叫道﹕「痛死我了﹗爽死我了﹗曹將軍,你就當賤妾是你胯下的戰馬狂抽吧!」
曹操聽她震天嚎叫,就如同在沙場廝殺而聽到戰鼓擂鳴,軍威大振一樣,握住她的一對豪乳如揪馬鬣,猛力抽插,亦哈哈狂笑道﹕「衝呀!殺呀!本將軍單槍直搗敵營,問妳投不投降﹖」
秦妻頻頻點頭,秀髮亦隨即頻頻扯痛她的頭皮,痛感刺激神經,淫水隨騷興勃發而下,圓臀拋上拋落如怒海孤舟,嚎啕浪叫道﹕「將軍槍頭再大力頂撞賤妾穴心幾下,賤妾就投降了!」
這時,賈氏亦不甘寂寞,竟爬到曹操身後,捧看曹操的屁股,又拉又推,同時將臉貼上去,伸舌去舔曹操的屁眼和不停抖動的卵袋,樂得曹操更加雄心高漲,握著秦妻的乳房又咬又捏,又不時擰她的臀肉,挺著肉棍亡命狂插,祇幹到秦妻陰唇翻出翻入,噴嘖吱吱地發出聲饗。
有時,當曹操弄幹賈氏時,秦妻亦會一樣會演推車手的角色。但為了討得曹操的歡心,她還是別出心裁地用自己的乳房去按摩曹操的背脊,甚至用乳頭去撩他的屁眼,用陰埠磨他的尾龍骨,以消除舒減曹操的疲勞。
不過,曹操雖然好淫人妻,但他對事業卻從不因房中荒淫而稍有鬆懈,當她察覺董卓已盡失人心之時,便知道這是他爭取軍心,民心的大好時機。於是,他決定重重地賭他一鋪,刺殺董卓。
很不莘,他剛拔刀想刺殺正在午睡的董卓,湊巧呂布有事來請示董卓,曹操祇好詐說想獻竇刀與董卓,請呂布代收,然後急急逃走,連家都不敢回就隻身逃出京城。
曹操逃到山東兗州,一邊發韶書號召各路軍閥共同合力討代董卓,一邊招兵買馬,廣納文武賢士。
不久,司徒王允以美人計籠絡呂布刺殺董卓後,曹操因討賊有功,被獻帝封為兗州牧。
可惜過不了多少時日,董卓的舊屬李催,郭氾,張濟,樊稠又再起兵攻陷了京城洛陽,將王允等人殺死,呂布寡不敵眾,亦倉皇外逃,投奔另一軍閥袁術。
曹操這時巳羽毛豐盛,又帶兵殺入洛陽,挾天子而令諸侯。
眼見大權在握,曹操好淫人妻之心又再故態復萌。
有一次,他領兵去征討張濟,在鏖戰中,張濟被亂箭射死,張濟的侄兒張縞請求投降,曹操答允,張繡便日日設宴招待曹操。
一晚,曹操酒後淫興勃發,偷偷問左右侍從道﹕起這城中有比較漂亮的妓女嗎?」
其侄兒曹安民深知自己這個叔父最喜珠凹玉潤的少婦,便在曹操耳瞪悄悄說道﹕
「昨晚小侄見到我們居住的隔鄰,有一位少婦非幣艷麗妖嬈,查問後才知她是張繡的叔父張濟的妻子,新寡在家。」
曹操聽說後,想起和賈氏及秦妻那段淫樂的日子,不由一團慾火自小腹升起,立即令安民帶領五十個甲士往張府,將張濟遺妻帶進驛舍裹。
安民知趣地將房門掩上,退了出來,喝令甲士在門外嚴加守衛,不准任何人擅入。
曹操挑燈細看,發現眼前這位素衣女子果然如文君新寡,一良白色衣裙更襯托出她欺霜傲雪,艷若桃李,當下歡喜得像是天上掉落一輪明月來。
於是握看她的纖纖玉手問道﹕「美人貴姓芳名。」
少婦嬌嬌怯怯地垂頭答道﹕「賤妾是張濟的未亡人鄒氏。」
曹操聽她聲如黃鶯啁啾,越發憐愛,又問道﹕「那妳知不知道我是甚麼人﹖」
琊氏答逍﹕「久聞丞相威名,今晚幸得瞻拜。」
曹操洋洋自得地說道﹕「若不是為了妳的緣故,我哪裹肯接納張繡的請降﹖祇要我一舉手,妳們張家就滅族了﹗」
鄒氏聞言,羞紅看臉拜謝道﹕「賤妾代表張府門家上下感謝丞相的恩德。」
曹操雙手將她扶起,淫笑道﹕「那妳將如何謝我﹖」
鄒氏哪裹不知曹操的言下之意,嬌容火辣辣地脹紅了,垂低頭囁嚅道﹕「那丞相又要賤妾如何謝你﹖」
曹操見她知情識趣,善於應對,心痒難熬地說道﹕「今晚橾得遇夫人,乃係天賜奇緣。俗語道﹕『天意不可逆。』操今晚就要同你合體成親,待大事一了就帶妳一齊回京都共亨富貴,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鄒氏急急檢衽拜謝。
曹操於是拉她坐在床上,捧看她的秀頰凝望。
鄒氏羞紅著臉說道﹕「你這樣凝視賤妾,是不是我生了一副薄命剋夫相﹖」
曹操大笑道﹕「說甚麼薄命剋夫相﹗依我看,是大富大貴之相,不然怎會遇到我﹖張濟本就是短命賤骨頭,哪襄配得上妳,所以他才喪命於亂軍之中﹗」
說著,就伸手去扯鄒氏的羅帶。
鄒氏忸怩著說道﹕「應該是賤妾先服伺丞相寬衣解帶才是。」
曹操心中更喜,鄒氏於是替曹操除去外袍鞋襪,當脫到剩下一件內衣和內褲時,她的手不禁微微發顫,珠淚潸然奪眶而出。
曹操詫異地問道﹕「夫人,好端端的為何流起眼淚來呢﹖」
鄒氏黯然道﹕「賤妾突想起先夫有一怪癖,若某晚指今賤妾為他寬衣,就是想同賤妾行房,否則,就自己動手。賤妾觸景傷悄,還里丞相鑑諒﹗」
曹操問道﹕「那妳在替他寬衣的同時,他是否亦替妳輕解羅帶呢﹖」
鄒氏羞澀地點點頭。
曹操道﹕「那亦讓橾為妳解帶脫裙吧﹗」
頃刻問兩人已一絲不掛,曹操驟然心跳加速,雙眼如欲噴火地痴望昔鄒氏一對雪白而豊盈的乳房,良久,才問道﹕「夫人玉峰豊滿而堅挺,仁乳頭卻為何若處女般細小而媽紅﹖」
鄒氏飛紅滿臉地悄語道﹕「先夫亦時時這樣說,怎麼,不好看嗎﹖」
曹操連聲讚道﹕「好看,好看,簡直是巧奪天工的極品。想必是張濟這小于見夫人玉峰晶瑩透剔如玉雕,所以捨不得揉捏狎弄﹗」
他開始握住她的乳房揉捏。
鄒氏搖搖頭囁嚅道﹕「不是的,他每次都先吮吸把玩一段時間,而且,他還有一個不良癖好……」
說到追裏,不由四肢發軟地偎在曹操懷中,曹操急問道﹕起他還有其麼不良癖好﹖」
鄒氏道﹕「他……他……他每次都要賤妾同……同他私蓄的嬖孌童先在他面前互相狎玩調惰,這樣,他才會勃起……」
曹操聞言,失聲驚呼道﹕「世上哪有此等荒唐之事,今人姦其妻而自己則安然觀賞取樂﹗然則夫人你也同意作此悖違變態之事嗎﹖」
鄒氏被曾操的一雙毛茸茸的大手撫摸得連心都酥了,顫聲道﹕「說出來丞相你可能不信,他還要我……」
曹操興致勃勃地問道﹕「他還要你怎樣呀﹖」
欲知鄒氏說出什麼悖違變態之事,且待下回再敘。——————————————————————————–
卻稅鄒氏見曹操既驚愕又性急地動問﹕不禁羞紅著臉結結巴巴地答道﹕「他……他還要那孌童為賤妾……為賤妾舔陰,又要……又妥賤妾高聲浪叫,典床典蓆……如此,他才會產生衝動而勃起。」
曹操聽她這般說,不禁亦怦然心動,續問道﹕「以後又如何呢﹖」
鄒氏道﹕「這時,他便會像老鷹捉小雞般將賤姿抓到床上,挺起肉棍將賤妾的口當作牝戶般抽插,直到賤妾幾乎氣絕,這才稍事休息,然後趴在賤妾身上,正式交媾。丞相若憐悄賤妾,切莫像他如此喪心病狂﹗」
曹操憐愛地說道﹕「操得夫人伴寢,如擁天上朗月,哪會這般暴殄人物﹗」
鄒氏以手環握曹操巳經硬勃到發熱的陰莖道﹕「丞相恥笑先夫荒唐,但為何,听賤妾這樣述說,就即刻亢奮勃起﹖」
曹操不防她有此一問,不覺臉上亦有點發熱,尷尬地答道﹕「從夫人這般天姿國色的的美女口中說出這般誘惑旖旎的性事,就使太監閹人,亦會感到血脈火張,更何況操是正常男子﹗」
鄒氏柔聲道﹕「夜色巳深,丞相明早還要斷理戎機,待賤妾服伺丞相睡覺。」
鄒氏經曹操一番摸乳揉臀,早巳淫水津津,曹操亳不花費氣力就直插到底。
但覺她的牝戶和賈氏及秦宜碌之妻相比,竟又別有一番懾人心神之處,陰莖一經插進去,就像穿越層巒登蟑,皺紋百摺又柔軟夾逼,尚末扭腰擺臀,陰道就巳白動絞轉吸啜,祇爽到他連連打冷震,龜頭不住在她的陰道中彈跳。
曹操由是更加亢奮憐愛,雙手一時揉捏她的豐乳,一時又捧起她的玉臀奮力疾抽。
鄒氏為奉承曹操,更加放浪迎納,將她以前誘惑亡夫張濟的浪叫一索演繹出來,叫得曹操心都酥了,他惟恐過早發洩,沒了興致,便停停打打,恣意愛撫甜吻。
鄒氏雖是新寡,但亦曠日良多,兼且曹操天賦異稟,又富有御女的床上經驗,所以曹操這時已經慾火中燒,聞言正合心意,就將鄒氏抱起放倒,自巳則提槍上馬。
這一戰尤勝過馳騁沙場,力掃千軍。
足足幹了個多時辰,方纔在鄒氏的嘶聲嘶叫下噴射。
鄒氏被弄幹到高潮迭起,意酣情迷。嬌喘片刻後才偎在曹操懷中,嬌嗲地說道﹕
「丞相雖謬愛賤妾,但若久處驛寓,必為先夫之侄張繡所察覺,屆時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曹操緊緊樓住娜氏的胴體,讓她的那吹彈欲破的豐乳貼在自己胸膛上,一手撫摸她柔滑的背脊,一手輕擰她固渾的盛臀,痛惜地說逍﹕「既然如此,操明日就攜夫人移居城外軍營中。
翌日,曹操果然將鄒氏藏在密封的香車中,自己騎馬伴隨,在數百甲士的簇擁下,進駐城外中軍帳。
又令虎將典韋在中軍帳外另鋪床褥,盞夜守護,文武百官如末經傳召,不得擅闖,否則格殺勿論。
所謂『雞蛋再密都有縫』,曹操私蓄張濟遺孀鄒氏的的事被細作報與張濟之侄張繡知道,張繡大怒,對其謀士賈詡道﹕「操賊酵我太甚,姦我嬸娘,等如淫我母親,繡必將此賊碎屍萬段,方消我心頭之恨﹗」
賈詡密告趙﹕「將軍且勿張揚,為今之道,須佯作亳不知惰,先將我軍移師城北,再伺機起事。」
張繡點頭稱善,隨即求見曹操,稟告道﹕「近年末將所新收的降兵多有潛逃,且缺乏橾練,所以想咆兵城北,嚴加約束,望丞相巫察。」
曹操自恃兵多將廣,十倍於張繡,所以並無疑慮,就爽快答應,心中則暗自慶幸﹕
「我正不想你留在身邊,使我那鄒氏娘一惴惴不安。」
張繡移師城北後,便開始準備偷襲曾操之事,遂興偏將胡車兒商議。
那胡車兒雙臂能舉五百斤,徒步日行七百里,是當世少有的超人。
但他自覺與曹操的虎將典韋相比,還是有所不如。
典韋力能驅虎除豹,所使的兵器是一雙鐵戟,重八十斤,有萬夫不擋之勇,曹操甚是喜愛,稱他是古之惡來〔商紂時的大力士〕。
當下胡車兒便向張繡獻計道﹕「典韋勇猛也人,他的一雙鐵戟運轉起來更加可怕。所以主公你明日可請他到營寨吃酒,務必今他扶醉而歸。而我則趁機混在他所帶來的軍士中,偷偷摸進軍帳,盜其雙戟。屆時,他沒了趁手的武器,就必然威力大減。」
張繡聽後非常歡喜,便號令全軍準備弓箭,磨礪刀槍。
到了第二日,賈翔奉命來請典韋,因雙方交好,典韋不便推辭,好在相距不遠,遂欣然前佐,至晚間才大醉而歸。
這時,胡車兒已雜在眾車士中,乘典韋醉臥,偷去他的雙戟。
及至二更時分﹕曹操亦因和鄒氏相對飲了幾杯酒,豪興勃發,更加助長色慾,雙雙上床脫光衣服大幹。
鄒氏本不善飲,但為了討曹操歡心,陪喝了二杯,登時醉態呵掬,比起平日放蕩百倍,幹到欲仙欲死之際,兩手摟緊曹操的腰際,雙腿盤扣他的屁股,一味扭腰擺臀,催促曹操插深點,抽密點。
不料正當顛龍倒鳳,高潮迭至時,營寨四下火起,人馬奔走呼號。
曹操初初還以為是士兵不小心失火,並不以為意,難得鄒氏今夜如此孟浪,更激發他的大丈夫英雄氣概,所以亦趁著幾分醉意,賣弄精神抽插。
俄頃,金鼓喊殺之聲大作,曹操惕然心驚,急忙呼喚典韋,而鄒氏兀自醉薰薰地摟著曹操的頸項,浪叫道﹕「丞相,丞相,快,快插呀,賤妾樂死啦﹗」
曹操聽不到典韋的回應,慌忙大力推開鄒氏,穿上睡褲走出中軍帳,見典韋猶在醉夢中叫道﹕「好酒﹗好酒,張將軍,乾杯﹗」
曹操一把扯起典韋,喝問道﹕「營寨發生何事啦﹗」
典韋驚覺,猛地彈起身來,猛聽到人叫馬嘶,金戈撞擊,慌忙尋找雙戟,卻哪裹找得到﹖
這時,張繡兵馬已攻進轅門,典韋胡亂奪過部下甲士于中之刀,對曹操說道﹕「丞相快穿衣上馬,末將智死保護丞相!」
眼見敵軍如潮水般湧至,並有近百軍馬挺著長槍衝進中軍帳,典韋一聲狂嘯,赤膊迎上前,奮力砍殺,渾加切瓜斬菜,剎時間砍到二十餘人。
但儘倚典韋有萬夫不擋之勇,又怎禁得千軍萬馬﹖但見迎面兩側槍戟如林,齊向他身上刺來。他身無片甲護體,全身上下被刺傷數十處,心中卻祇怪自己貪杯失職,已置生死於度外,將一把刀舞得密不透風。
又過片刻,典韋手上之刀已砍到刃口捲起,不能再用,便棄刀衝入敵軍,順手捉仲兩士兵之腿當作雙戟,轉眼間又擊斃十餘人。
敵軍見典韋渾如血人,卻依然如此神勇,儼若大神惡煞,一時間竟不敢迫近,祇在遠處以箭射他。
萬箭競發,典韋頓時變成刺猥,但仍死守中軍帳。
張鏽策馬奔到,催軍從側面殺上,典韋背後又連中數槍,才仰天悲嗚而逝﹗死了半晌,還沒有一個敵軍敢從前門沖進。
曹操全賴典韋擋住前門,才得以從寨後逃奔,其時祇有長子曹昂和侄兒曹安民隨身保護。
最後,子,侄皆被敵軍砍為肉醬,曹操亦右臂中箭,幸好其餘部將趕至,才倖免於難。
為了鄒氏道個寡婦,弄至全軍覆沒,自己還幾乎喪命,虧得他當日還敢嘲笑張濟是凡夫俗子,不配有鄒氏這樣的美人,才會受天譴而死於亂軍之中。
後來,曹操重整軍馬,攻打河北的另一軍閥袁紹。
袁紹埔加軍中,長子袁譚因與同父異母的弟弟爭權,按兵不動,次于袁熙,三子袁尚則領兵抗操,可惜卒之兵敗。
曹操和卞氏妻子所生的長子曹丕在亂軍中見一婦人有紅光罩體,奇而起前詢問,才知是袁熙的妻子甄氏。
曹丕見甄氏雖然披髮垢面,但風度異於常人,遂親自以衣袖為她拭臉,剎峙間驟然失魂落魄,驚為天人。而當他帶甄氏拜見父親曹操時,曹操見甄氏美貌芳姿猶勝鄒氏百倍,便又萌出淫慾之意,祇是甄氏氣質炮非常人,隱隱有聖母月后的懾人神釆,又兼兒子曹丕,曹植都有染指之意,所以不好妄動。
甄氏不止樣貌渾若仙子,她的文學索養亦相當高,而曹植正好是當世才子,因此兩人不免惺惺相惜,一而私戀暗定終生。
曹丕見父親曹操和弟弟曹植都對甄氏虎視沈沈,便先下手為強,逼姦甄氏,再稟告曹操。
曹操見米已成炊,祇好斬斷對甄氏的情慾之心,答應曹丕納甄氏為妻。
後來,曹丕做了魏國的帝王,便封甄氏為后。
但曹植和甄氏餘情未了,叔嫂兩人經常詩賦往來,甚而私會。
曹丕知道後,便對兩人嚴加訓斥,並自此冷落甄后。
不多久,甄后就投洛水自殺〔亦有傳說她是憂鬱而終〕。
曹植驚聞甄后死訊,十分傷心,特地作了一篇『洛水賦』來拜祭紀念她,稱她已化為洛水之神,史稱洛神。
曹操挾天子而令諸侯後,可以說要風得風,要兩得雨,但他又對另一美艷婦人念念不忘。這個女人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才女蔡文姬。
蔡文姬又名蔡琰,文姬是她的字,父親是東漢大學者蔡邕,在董卓專權之時,與曹操同殿為臣。
王允殺了董卓之後,蔡邕念賓主之誼,前去拜祭。
王允大怒,便連蔡邕亦殺了。
其時,蔡文姬已嫁夫衛仲道,曹操愛慕她的美稅和學識,一直垂涎不已。
可惜由於兵兇戰危,一直無法取得聯系。
不久,衛仲道病故,蔡文姬歸媳家守寡。
曹操正欲派人去接她,不料由於北方匈奴南侵,胡人左賢王見蔡文姬美艷多才,便將她擄劫到大漠,並納她為妾。
蔡文姬在胡地十二年,替左賢王生了兩個混血兒,但她仍念念不忘中原,寫了一篇震古爍今的『胡茄十八拍』。
雖然時隔十二年,而蔡文姬又二度為人妻,但曹操仍然對她存有非份之想,特地派使者攜帶大批金銀珠貿玉石去匈奴,將蔡文姬贖了回來,一償十數年的夙願。
不過,可能是蔡文姬在大漠十二年,被風沙侵蝕她美麗的容顏,又或者曹操發洩了對她的情慾後,已經玩厭了。
所以不久之後,他又替蔡文姬作主,將她改嫁與屯田都尉董祀為妻。
有人認為,曹操之所以將蔡文姬從匈奴贖回來,祇是敬重她的才華,並念及與父親蔡邕有同僚之誼。
但觀看曹操的為人,卻未必如此。他是一代梟雄,平生奉行『寧負天下人,不願天下人負我』的利己哲學,死在他手下的俊賢高士不知有多少,神醫華陀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正因為曹操一生好淫人妻,赤壁之戰之時,孔明就利用他這種弊病來激柬吳周瑜興兵抗操。
曹操大權在握後,搜刮民脂民膏,興建銅雀台,廣蓄民間美女,並令兒子曹植作了『銅雀台賦』誌慶。
賦中有『攬二橋於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的詞句,本來『二橋』是指銅雀台左右兩座橋,而孫權之兄孫策、周瑜的妻子是姓喬的束吳美女,兩女係親姐妹。
孔明故意改『橋』為『喬』,來證明曹操揮軍南下是為奪取『二喬』供自己淫慾,周瑜知曹操好淫人妻,所以才會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