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朋友姊夫不在

我阿正26歲跟我朋友小陳相識已經10幾年了,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小陳有位大我們4歲的姐姐,我都稱呼他為大姐大姐已經結婚3年了,她老公也跟我很熟,因為我也常常會跟姊夫出去鬼混,第一次去半套的油壓也是姐夫帶我去的,雖然她們已經有一個小孩但是姊夫仍然改不了愛玩的本性,其實我是非常羨慕姊夫有一位像大姐一樣的老婆,雖然感覺很凶,但是身材,跟味道都是一級棒,所以從我國中以來大姐就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對象,有時候到她們家玩,看到浴室有大姐剛換下的內衣褲,都會讓我衝動的聞起那充滿大姐體味的衣物記得有一次姊夫的朋友生日,大夥一起到KTV去慶祝,我因為要上班所以晚了點到,我到的時候幾乎已經快結束了,姊夫跟他們一大群死黨玩的興起正準備續攤,結果護送其他人回家就變成我的任務了,大姐因為頭昏所以一下就在我車子前座睡著了,我送其他人回去後就剩下大姐了,大姐身上穿著一件灰色的風衣,下著一套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凹凸有致的身材讓我不禁想入非非,我費的好大的力氣終於將大姐扶到她們房間,大姐躺在床上,因為不勝酒力早已昏睡,無聊的我拉開衣櫃,「哇!」裡面有好多大姐的衣服,每一套都是那麼漂亮。
我想,要是能把這些衣服穿在大姐身上,然後我再一件件脫下,那不知會有多好!看著躺在床上的大姐那肌膚雪白細嫩,她凹凸玲瓏的身材,那條開了很高岔的黑色的低胸洋裝內,露出大半的酥胸,渾圓而飽滿的乳房擠出一道乳溝,被我親過的胸部被她那豐滿的乳房頂了起來,纖纖柳腰,裙下一雙穿著黑色長絲襪的迷人、勻稱而又修長的玉腿從裙子的開岔露了出來,大腿根都依晰可見,腳上穿著一雙漂亮的高跟鞋,麗潔白圓潤的粉臂,成熟、艷麗,充滿著少婦風韻的嫵媚,比我想像的還要美幾百倍,我都看得呆了。
這時候的我已經無法思考了,我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香頸,使她感到陣陣的酥癢,然後吻上她那呵氣如蘭的小嘴,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
她也與我緊緊相擁,扭動身體,磨擦著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
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大姐的脖子,親吻著大姐的香唇,一隻手隔著柔軟的絲織長裙揉弄著她的大乳房。
大姐的乳房又大又富有彈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會兒就感乳頭硬了起來。
我用兩個指頭輕輕捏了捏。
「阿……阿正,別……別這樣,我是……是你……你的大姐,我們別……別這樣!」大姐一邊喘氣一邊說。
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再加上大姐嘴裡這樣說,而手卻仍還緊緊的抱著我,這只不過是大姐的謊言而已。
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大姐說什麼,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大姐的大腿。
大姐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
「大姐!阿正以後真的對你好,阿正不說謊的,大姐!」我輕輕地說道,同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把大姐的手放在雞巴上。
大姐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她慌忙縮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用手掌握著雞巴。
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過來,但大姐的手可真溫柔,這一握,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大姐的小穴裡會是什麼滋味,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里而讓大姐失望?「大姐,你喜不喜歡?」我進一步挑逗著說。
大姐羞得把頭低下,沒有說話。
而我再次將嫂嫂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大姐的大乳,嫂嫂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雞巴。
「阿……正,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這樣好嗎?」「大姐,你說像哪樣?」我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就這樣了嘛,你盡逗我。
」大姐嗲聲嗲氣好似生氣了一樣地說。
「大姐別生氣,我真不知道是像什麼樣,大姐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抓住機會再一次問大姐。
當然,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與別的男人--她小弟的好友做這種事,她的心裡肯定是很緊張的。
「阿正,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大姐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我的懷裡,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我的雞巴。
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大姐的乳房,一隻手伸進大姐的秘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大姐的小穴。
「阿……阿正,別……別這樣,我是……是你……你的大姐,我們別……別這樣!」大姐一邊喘氣一邊說。
這時慾火焚身的我怎還管這些,再加上大姐嘴裡這樣說,而手卻仍還緊緊的抱著我,這只不過是大姐的謊言而已。
我怎能把這話放在心上而就此罷了?我不管大姐說什麼,只是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另一隻手掀起她的長裙,隔著絲襪輕輕摸著大姐的大腿。
大姐微微的一顫,馬上用手來拉著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撫摸。
「大姐!阿正以後真的對你好,阿正不說謊的,大姐!」我輕輕地說道,同時我撈出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大雞巴,把大姐的手放在雞巴上。
大姐的手接觸到我的雞巴時,她慌忙縮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來,用手掌握著雞巴。
這時我的雞巴已充血,大得根本握不過來,但大姐的手可真溫柔,這一握,就讓我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真不知道把雞巴放到大姐的小穴裡會是什麼滋味,會不會才進去就一洩千里而讓大姐失望?「大姐,你喜不喜歡?」我進一步挑逗著說。
大姐羞得把頭低下,沒有說話。
而我再次將嫂嫂嬌小的身體摟入懷中,摸著大姐的大乳,嫂嫂的手仍緊緊的握著我的雞巴。
「阿……正,我們……我們別再做……做下去了,就……就像這樣好嗎?「大姐,你說像哪樣?」我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就這樣了嘛,你盡逗我。
」大姐嗲聲嗲氣好似生氣了一樣地說。
「大姐別生氣,我真不知道是像什麼樣,大姐你告訴我好不好?」我抓住機會再一次問大姐。
當然,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與別的男人--她小弟的好友做這種事,她的心裡肯定是很緊張的。
「阿正,就……就像這樣……抱著……我,吻……我……撫摸……我!」大姐羞得把整個身子躲進了我的懷裡,接受著我的熱吻,她的手也開始套玩著我的雞巴。
而我一隻手繼續摸捏大姐的乳房,一隻手伸進大姐的秘處,隔著絲質三角褲撫摸著大姐的小穴。
「啊……啊!……」大姐的敏感地帶被我愛撫揉弄著,她頓時覺全身陣陣酥麻,小穴被愛撫得感到十分熾熱,難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褲都弄濕了。
大姐被這般撥弄嬌軀不斷柳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嗯……嗯……」我把兩個手指頭並在一起,隨著大姐流出淫水的穴口挖了進去。
「啊……喔……」大姐的體內真柔軟,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撥動著大姐的子宮,並不斷地向子宮後深挖。
「哦……啊……」粉臉緋紅的大姐本能的掙扎著,夾緊修長美腿以防止我的手進一步插入她的小穴裡扣挖。
她用雙手握住我挖穴的手,我於是拉著她的一隻手和在一起撫摸陰核。
「嗯……嗯……喔……喔……」但從她櫻櫻小口中小聲浪出來的聲音可知,她還在極力想掩飾內心悸動的春情。
但隨著我三管其下的調情手法,不一會兒大姐被撫摸得全身顫抖起來。
一再的挑逗,撩起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大姐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情慾,彷彿向人訴說她的性慾已上升到了極點。
我翻身上床趴在大姐的小肚皮上,兩人成69式,大肉棒逕自插進她的櫻桃小嘴!同時也用嘴吻著房大姐的陰蒂和陰唇,吻得她是騷屄猛挺狂搖著,黏黏的淫水泊泊自騷屄流出,我張嘴吸入口中吞下!房東太太也不甘示弱的吹起喇叭來,只見張大著櫻桃小口含著半截大肉棒,不斷的吸吮吹舔!雙手一隻握住露出半截的肉棒上下套弄,一隻手撫摸著子孫袋,像玩著掌心雷似的!我被吸吮得渾身舒暢,尤其是馬眼被大姐用舌尖一卷,更是痛快無比!我不禁用舌猛舔陰蒂、陰唇,嘴更用力著吸著騷屄……。
大姐終被舔的吐出大肉棒,含糊的叫道:『唉啊……受不了了!快來我吧!』我存心整整大姐,想起錄影帶上洋人的乳交!遂翻過身跪坐在大姐胸前,粗長的大肉棒放在豐滿的雙峰間,雙手將乳房往內一擠,包住大肉棒開始抽動起來……。
大姐心知肚明我這冤家不搞得自己癢得受不了,大肉棒是不會在往騷屄裡送進去的,知趣的將每次抽動突出的龜頭給張嘴吸入……。
『唔……妙啊……大姐……這跟騷屄有異曲同工之妙啊……乳房又軟又滑的……嘴吸的更好……啊……妙……』我很爽的叫出來,速度也越來越快,大姐吐出龜頭,叫道:『親弟弟!騷屄癢得受不了……這乳房也給你了……喂喂騷屄吧……我真的需要啊……』看著欲哭無淚的大姐,心疼道:『好!好!我馬上來插你……』說著起身下床,抱住大腿夾在腰上,龜頭對著騷屄磨了兩下,臀部一沉,『咕滋……』一聲插進去。
大姐再次被鴨蛋般大的龜頭頂著花心,騷屄內漲滿充實,喘一口氣說:『好粗好長的大肉棒,塞得騷屄滿滿的……』忙將雙腿緊勾著我的腰,像深怕他給跑了,一陣陣『咕滋』、『咕滋』的聲響,插得大姐又浪聲呻吟起來。
『啊呀……嗯……子宮被……被頂的麻麻的……唷……啊……麻啊……又癢又麻……啊……別太用力啊……有點痛啦……喔……喔……』我著著就把大姐的手上自己的脖子,雙手托住她屁股,一把將大姐抱起:『大姐……我們換個姿勢,這叫『騎驢過橋』,抱緊脖子,腳圈住我的腰,可別掉下去了。
說完,就懷裡抱著大姐在房中漫步起來。
隨著我的走動,大姐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拋動,大肉棒也在騷屄一進一出的抽插著!由於身子懸空,騷屄緊緊夾著大肉棒,龜頭頂著花心!再說不能大刀闊斧的,龜頭與花心一直摩擦著!大姐被磨的是又酥又麻!口中頻呼:『嗯……酸死我了……花心都被……被大龜頭給磨爛……搗碎了……太爽了……小祖宗你……你快放大……大姐下來……我沒力了……快放我下來吧……喔……』我才走了幾十步,聽大姐喊沒力了,就坐在床邊,雙手將她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拋動著。
大姐雙腿自勾住的腰放下,雙手抱緊我的脖子,雙足著力的拋動臀部,採取主動出擊。
大姐雙手按著我的胸腔,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後她的屁股就像風車般旋轉起來。
如意一來,到我支持不住了,只覺得龜頭傳來一陣陣酥麻酸軟的感覺,與自己抽插騷屄的快感完全兩樣,也樂得口中直叫:『啊呀……唷……好爽啊……喔……好騷屄太棒了……喔……』畢竟,我倆已弄了不少時間,就在大姐的『風火輪』攻勢下,不多久我倆同時攀登性愛的極樂高峰……。
自此我與大姐之間有了性愛生活後,我倆從此便親密得如恩愛夫妻。現在的我幾乎是大姐生活的重心,我跟大姐常常趁姊夫夜歸在家裏的每個角落都嘗試過做愛,甚至是趁著其它鄰居都不在時我們便在樓梯間做愛。



一直到我結婚搬家到臺中才結束我跟大姐這段愛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