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漸漸的淪陷

老公按了門鈴,在一陣匆促的腳步聲中,雪麗來開了門。
「嗨!好久不見。」「對啊!好久不見。」「趕快進來,阿健和淑敏已經來了呢。」進入寬敞的客廳,沙發上的阿城和阿健與淑敏都站了起來,幾個人又是一陣寒暄。
雖說是好久不見,但其實只不過經過十多天而已。
但老公和他們幾個熱切的樣子,就真的好像幾個月甚至幾年沒見面了一樣。
我微笑著和雪麗及淑敏分別拉了拉手表示親近,就一起坐在沙發上。
阿城和阿健都是老公高中的同學,大學又考上同一所,雖然不同系,但感情卻好得和親兄弟差不多,因此大學畢業都十幾年了還經常混在一起。
阿健因為念體育系,長的高大粗獷,身高至少185,現在高中當體育老師;阿城較瘦弱,但天生一付做生意的口才和嘴臉,果然畢業後就到一家國際藥廠當業務,目前已經是分區經理,他的老婆雪麗則是做保險業務,與阿健的老婆淑敏是同一公司的同事,說起來阿健當初還是雪麗做的媒介紹給淑敏的呢。
而這裡是阿城和他老婆雪麗位於台北東郊的一棟三層樓小別墅,雖然地段有些偏遠,但在都會區已是相當難得的幽靜處所,如果工作性質自由,像阿城和雪麗那樣的職業,倒是滿合適的住所。
換成是我這樣天天必須趕打上班卡,回家又要帶小孩的上班婦女,那就無福消受了。
事實上為了到這裡來,我還得一大清早先將小女兒蓉蓉送回娘家,請我媽媽代為照料一天呢。
又像是今天雖約好中午12點到這裡來吃飯,明明從家中到這邊需要一個小時,但在10點多臨出門前,老公卻不知為什麼還一直嫌我所穿的衣服,一下說太過老氣、一下說不太休閒、一下又說不夠輕盈,我一換再換,氣的幾乎不想和他一起來了。
最後在他好說歹說求爺爺告奶奶之下,才穿了一套兩件式的粉藍色麻紗無袖上衣和短裙,然後搭配一雙白色的繫帶高跟涼鞋出門。
結果剛剛瞄一下手錶,到這裡來都已經12點半了,雖說路程遠,但遲到還是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還好阿城和阿健夫妻四人剛剛好像在看電視,所以至少會轉移了他們一點對我們遲到的注意力吧。
不過坐進沙發時螢光幕已經熄滅了,所以也不知道他們剛剛看的是些什麼。
雪麗馬上過來拉我們起身進餐廳,我這時才注意到她今天穿的真時髦,一件連身式的白色細肩帶針織超短迷你洋裝,裙長只稍稍掩蓋過她小巧圓翹的臀部,露出修長的雙腳穿著黑色高跟涼鞋,讓她曲線玲攏的身材表露無疑,亦將她半露出的胸部烘托的更為迷人。
我再看看淑敏,她則是穿著一件橘紅色棉質小可愛,露出她纖纖的水蛇腰和白嫩肚皮,配上黑色短皮裙和長統皮靴,身材亦是一般的出色。
看起來我還是穿的最保守的,不過每一次的情況總是這樣,我有時都要懷疑老公這麼愛跟阿城他們在一起,會不會是因為喜歡看她們的老婆。
有幾次我忍不住試著旁敲側擊地問他,他卻支支吾吾隨口就交待過去了,不過反正和她們也不是成天見面,我也就不再為難他。
但現在轉過頭去看看老公那個死樣子,他的眼光卻似乎又有意無意的停駐在雪麗和淑敏身上打轉,讓我不得不拍他一下,提醒他稍微收斂一點。
說起來,雪麗和淑敏真的有條件這麼穿。
我雖然也自認長得相當吸引人,晶瑩的美目、窈窕的身材、修勻的雙腿與凝脂般的肌膚,向來都是男人目光的焦點,但天生嬌弱靦腆的個性以及家裡從小的教養,都讓我再選擇衣著時適可而止,當然還有上班的公司也不容許我們穿的太暴露,更何況我現在都當媽媽了,所以買回來的衣服雖然多能展現我的身材優點,但都不至於露的太過分。
然而雪麗和淑敏就不同了,她們年紀比我要小2、3歲,都還沒生小孩,雪麗比我高又比我瘦,一頭烏黑俏麗的短髮,一對令人無法直視的清澈雙眼,還有一個精緻分明卻又英氣十足的美麗臉龐,修長的身材配上胸前兩顆渾圓的乳房顯示十足幹練的行動力。
淑敏則比我稍矮又略為豐腴一些,她的身材也十分勻稱,但三圍更為突出,尤其碩大的豪乳更是引人遐思,經過挑染的垂肩直髮,讓她原已嬌美可愛的容貌更加嫵媚動人。
而她們的皮膚雖沒有我那麼白皙,但仍保養的光亮潔透。
特別是她們的個性都屬於開朗活潑愛玩愛鬧那一型,職業上的自由度也比較寬廣,所以愛穿什麼就穿什麼。
我曾私下問她們:「老公都不會管嗎?」她們兩個開完笑著對我說:「敢管就休了他們!」,但事實上的原因,我想可能還是阿城和阿健當初認識她們,就是喜歡她們的開放的個性和作風吧。
不過風氣真是會互相感染的,所以我現在只要是和她們在一起時,穿著衣服也比較大膽,老公也一改以前小氣提防的心態,有時還會主動要我多多注意配合一下她們的穿著,像今天要出門前就是這樣,真是令人又好氣又好笑。
六個人在餐桌上說說笑笑,加上喝點紅酒助興,一頓飯在愉悅的企氛中很快就用畢了。
尤其是阿城,大概是長期跑業務的關係,黃色笑話不斷,一個比一個露骨,將他如何和醫院總務與醫生們到聲色場所玩樂的事誇張的講個不停。
以前初聞他的言詞的確相當刺耳,但從他們搬家到這裡,每個月到他們家度過週末下午一兩次,前後已近半年,經過這麼久的時間後,我也差不多習慣他的言論尺度了。
而且他今天還特意洩露老公婚前和他、阿健三個人一起到處荒唐的往事,什麼酒店、賓館亂七八糟的過去,過程鉅細靡遺。
害得老公只好無辜的看著我,然後當面要求大家證明那些都是陳年往事了,在他婚後真的什麼都沒敢再做了。
當然聰慧如我者怎麼可能就此相信,心想回家後一定要再好好拷問老公。
不過,我真的有點討厭阿城這樣的人,因為口沫橫飛、言不及義,根本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還經常出莫名其妙的狀況給你。
像他不時會誇我「巧妮好漂亮!來來!香一個!」然後作勢就要撲將過來,害我不得不趕緊驚叫逃離開。
有一回還真被他抱住,還好我掙扎一下他就放開了。
還有兩三回,他會到我耳邊說:「巧妮今天穿的三角褲很性感喔。」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曾經窺見我裙中的內褲,但已讓我在他面前必須三五不時注意調整一下坐姿。
然而令自己有些意外的是,偶爾在出門到他家前,會突然想一下當時穿的內褲樣式和顏色是否合宜。
這個念頭會什麼會出現?
我實在不知所以,內心也異樣的發窘,但有幾次卻還真會因此臨時換掉身上原來穿的內衣褲。
今天就是如此,當出門前老公頻頻催促我換衣服的時候,我就背著他脫掉原來身上的一套膚色內衣褲,另外換穿一套更性感的鵝黃色蕾絲內衣褲。
當然阿城不是只對我這樣,對淑敏也是如此,這也讓我感到稍微安心一點。
但淑敏似乎滿熱衷此道,好像演戲一樣經常和他搭配的天衣無縫,當阿城抱住她時她就會回抱的更緊,甚至還真的互親臉頰、互相撫摸起來。
我不知道阿健怎麼看待淑敏的熱情表演,原本我也滿同情阿健的,因為他是那種高高壯壯卻看起來沒有什麼心機的人,不愛說話也不愛現,娶到淑敏那樣活潑的老婆通常會被管得死死的。
然而有一次不小心在廚房中卻讓我撞見阿健似乎正與雪麗擁吻,聽到我進去的聲響時,兩人才急忙分開,從此讓我原來的印象徹底改觀,我甚至懷疑他們兩對夫妻關係的真正情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曾經將這些情形和心中這個疑問去問老公,老公只連說不可能!
不可能啦!
要我不要再隨便胡思亂想。
反正無論如何,事實上這些也都不關我的事,只有管住自己的老公,讓他的眼光不會四處飄移到其他女人身上,甚至不小心陷入人家的情慾漩渦中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一瞥見他的眼睛現在還是在雪麗和淑敏的身上打轉,我想回家後真的需要好好和他談一談。
我有時候不免會懷疑到這裡來共渡週末下午的必要性,畢竟這裡是老公朋友的家,他愛來是一回事,為什麼每次都一定要我陪他來?
但老公對我和他一起來卻相當的堅持,另方面我也擔心如果我沒來,老公會不會也跟雪麗和淑敏糾纏不清起來。
所以雖然有些不願,也只好每次都陪著他一起來,只是苦了女兒蓉蓉,而且每回又都要牽累媽媽帶著她。
但平心而論,我對雪麗和淑敏也十分好奇,甚至有些羨慕。
她們兩人對我真的不錯,在我面前也少有保留,算是頗談得來的朋友,所以我們三個女人偶而還會相邀一起去逛街。
其實和她們上街是另一種奇特的經驗,三個美貌如玉、身材姣好的女人走在一起,吸引到的蒼蠅蚊子還怕不夠多嗎?
尤其她們兩人的衣著又特別性感,害我每回和她們一起出門,也要放寬一下衣著的尺度去配合她們,就這樣三隻花蝴蝶翩翩在街頭翺遊,讓我又多恢復了幾分婚前的自信。
後來我才知道,雪麗和淑敏兩人原來也是大學同學,兩個人都來自破裂的單親家庭,在中學時就已經離家自力更生了。



只是雪麗沒到大學畢業就被三二退學了,據她自己說是玩得太野的結果。
淑敏比較幸運,雖然成績都在及格邊緣,但至少畢了業。
她們告訴我,她們兩人在大學時就是學校中的一對迷人的交際花,加上她們的觀念開放,因此拜倒在她們石榴裙下的男生可說不計其數。
如果她們沒騙我,當時和她們做過愛的男人少說也有四、五十人,她們還說她們最拿手的是和同一個男生在床上玩3P,那是我第一次聽到3P這個名詞,我問她們什麼是3P時還著實徹底的被她們取笑了一番。
當然遇到給分嚴格的男教授,她們也會用這個床上絕招來對付,所以每學期至少都能勉強過關。
至於為何雪麗最後還是被三二,她的講法是那個學期所修的課,不幸是女老師的課佔大多數的緣故。
但淑敏卻私下告訴我,當年有位已婚的男教授食髓知味,糾纏她不放,甚至提出許多過分的要求,最後她實在不堪其擾才憤而向校方檢舉,結果落得她和那個男教授兩人都離開學校的下場。
自從知道這件事後,我對於雪麗的觀感便完全改變,甚至同情她當時的處境,對她開放的行徑也開始有所理解。
反觀我自己,雖然已經31歲,但從小就被眾人呵護著長大,從就學到就業一直有人照料,沒吃過什麼苦。
和我原本週遭的人比較起來,我以為我算是比較好奇愛玩的了,但遇到雪莉和淑敏,才知道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尤其是她們的性經歷實在超過我的生活圈太多了,根本是我無法想像的境地。
雖然我因為美貌和氣質出眾所以從來不乏眾多追求者,即使婚後還是有些男人搞不清楚狀況不時向我表達傾慕之意,但我的性觀念一向較為保守,可不是個隨便的女人。
曾和我上過床的男人,除了老公之外,就只有兩個婚前的男友,所以也僅有三個男人的做愛經歷罷了,實在無法想像和四、五十人性交過的經驗到底會是什麼滋味,因而我也對她們的經歷越發好奇。
每次聚會時,她們在她們老公背後,還是會對我談她們的過往種種,包括工作上的事,有時不經意的會提到婚前為了爭取保險業績而必須犧牲色相甚至自願獻身的往事,我又不禁咋舌以對。
至少我的工作只有一些有色無膽的男同事做做無聊的小小性騷擾而已,還沒聽過因為工作上的現實壓力而必須真槍實彈上床的事。
至於婚後的現在,是不是還得應付這種工作上的麻煩,她們只是曖昧的笑一笑,對我說以後再跟我講吧。
餐後男人到客廳休息,我和淑敏則七手八腳的將餐桌收拾乾淨,順便幫雪莉一起洗碗盤。
以往餐後的娛樂大概就是打麻將,但今天卻一直沒聽到佈置麻將桌椅的聲響,回到客廳後才知道男人們在看光碟。
沒想到擡頭一看,螢光幕上竟是男女肉搏戰的色情光碟,我猛然想起原來在我和老公進門之前,他們兩對夫妻就是在看這種影片啊。
雪麗和淑敏馬上就在她們老公旁就座,我雖有些不情願,但既然大家都不在乎,我也只好在老公身旁坐下。
當然我不是第一回看這種影片,但以往頂多私下和老公在家調情時兩個人看看,還沒有和這麼多不相干的人一起觀賞的經驗。
大家還是一邊喝著紅酒,一邊看螢幕。
這是一片日本的全裸無馬賽克的光碟,隨著影片中男女主角寬衣、對吻、互相吸吮生殖器、最後狂抽猛插性交狂歡,色情片永遠都是這一套。
但這回在女主角的浪叫聲中,卻多了眾男女的討論和調笑。
「呦!這男的雞巴好粗大喔。」「有沒有我的粗呢?」「死相!」「這女的小穴好嫩呢!」「對呀!還水水的,不比你差哩。」「你很討厭啦!」「哎呀!怎麼會有這種性交的方式呢?太神了!」「你也可以試看看啊!」「呵呵!」大概是剛剛餐桌上喝了一點酒,大家講話已經肆無忌憚起來,這些淫穢的話對我來說相當刺耳,至少我自己還是講不出口的,連我和對老公做愛時都是如此,更何況是在眾人面前。
但大家看看講講也就算了,我也不想就此掃了大家的興。
好不容易片子播完了,阿城卻又神秘兮兮的拿出另一張光碟片,要大家猜是什麼內容?
雖然知道那八成又是色情片,但大夥兒七嘴八舌東猜西猜,哪裡猜的到那是什麼內容?
最後阿城才面帶邪惡的公佈答案。
「這是這兩天鬧的滿城風雨的某當紅女星的作愛光碟喔。」「啊!……」大家不禁驚呼,那是某個號稱最美麗、最有文藝氣息的當紅影視多棲女明星,最近傳出在與某大亨交往時,被狗仔隊事先安裝的針孔攝影機所盜錄下來的一片在五星大飯店作愛的光碟,女星和大亨雖都分別召開記者會嚴辭否認,但據報章雜志登載的報導和部分圖文,卻又是煞有其事的樣子。
我雖對這種行為不齒,但好奇心向來旺盛的我,這下子卻也和眾人一樣,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這片光碟的內容究是什麼。
在眾人的期盼中,光碟開始播映,畫面不是很清楚,音效也很差,但重點部位卻都看得到,聲音也可以辨認。
尤其女星的面目和私處,都相當清楚。
在寬衣解帶後,那女星自己褪下身上僅有的白色三角褲,然後一嘴吸住大亨的雞巴上下滑動,發出淫蕩的嘖嘖聲響,最後還自己坐在大亨身上,握住那條雞巴往自己的黑茸茸的陰戶中送進去,然後嗲勁十足的狂叫「哥哥……快呀……舒服呀……」等淫聲浪語,實在和她平常所特意表現出來的知書達禮、聰慧溫婉的形象完全不同,也終於叫人見識了什麼叫做表裡不一。
光碟已近尾聲,大家轉而開始討論起影劇圈的種種黑幕。
阿健在未當體育老師前,因為體格健碩曾被星探相中,演了幾出不知名的電視劇,他就說影劇圈內的淫亂實是外人所難以想像,還舉了幾個他知道的實例告訴大家。
阿城也把聲色場所中傳聞的女星價碼拿出來做比較,還以他從某些醫生聽來的消費經驗來分析驗證順便品頭論足。
淑敏也訴說她的客戶中某些擔任經紀人者曾告訴她的替女星和大戶拉皮條的種種經過。
一說到社會中的淫亂現象,依我的看法,歸根究底還不是男人喜歡物化女人的天性所造成的結果,特別是紈褲子弟以追求名女星為樂才形成某種惡性循環。
於是我也提高了興致,提出我的觀點加入討論,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將客廳中的熱絡氣氛又帶到了高點,我的心情更隨之放鬆,還不經意的又多喝了些紅酒。
其實眾人皆有不同意見,這種討論本來就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但是雪麗後來有句話,卻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她對我說的「女人在影劇圈只是被利用來賺錢的工具卻無所得」的講法,只淡淡地回應「也許她們也從中得到意想不到的樂趣,因此才會無法自拔吧。」我不經意的將這句話聯想到她在職場上爭取業績時與男人上床的往事,難道…她說的是她自己的經驗嗎?
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一點。
影片終於播完,討論也告一段落。
有人提議打麻將,但卻有更多人反對。
「每次都打麻將,煩不煩啊!」「對嘛!來點新鮮的啦。」「是啊!HIGH一點的好不好啊!」就這樣又一陣七嘴八舌,還是討論不出接下來要做什麼。
阿城突然收起嘻皮笑臉,正色道:「嗯!這樣好了!」「我們就來玩一個最刺激的。」「耶!好啊!…」我同其他人一起叫好。
「但是在場的任何人都不能反對。」阿城又面色凝重的說。
「好啊!好啊!……」大家都一致說好。
「如果有人反對,就要任憑他人處置喔。」阿城繼續道。
「好!好!……」我有點猶豫,但可能酒喝多了點,還是跟大家一起同意。
阿城又重新換回嘻皮笑臉。
「到底要玩什麼?快點說啦。」大家催促著阿城。
阿城緩緩的說出他的遊戲。
他說要玩擲骰子。
擲骰子有什麼了不起?
那又有什麼刺激?
但是聽完他的遊戲內容,卻叫我臉上一陣紅一陣綠。
原來他要大家玩的擲骰子不是像以前一樣賭錢或是賭酒,而是要賭脫衣服,也就是六個人一起擲骰子,每輪最輸的人就要自己脫一件衣服,最後看誰運氣最背,最先脫光光。
我的天啊!
哪有這種玩法?
但是雪麗和淑敏兩個人卻馬上狂呼叫好!
阿健和以往一樣不說話卻點點頭。
我只能寄望老公出言反對了,趕緊伸手去緊握住老公的手。
「好!」從老公口中卻吐出了我最不想聽見的字,我不可置信的轉頭去看老公,卻瞧見他的眼光又停留在雪麗和淑敏的身上。
這時候除了老公,其他四個人八隻眼睛都一起投向我,等著我的答案。
我真的好想說不,但不知怎麼的,就是沒有勇氣說出口。
「巧妮,別忘了剛才的約定喔,你如果現在不同意就要任憑我們處置哦。」阿城面帶邪惡的將眼睛盯向我短裙下的白皙雙腿說。
我連忙將雙腿又併攏一些。
糟糕!
這下可後悔莫及了,剛剛未經深思,答應的實在太快了。
我早該知道阿城從沒什麼好心眼。
如果我落在他手中任憑他處置,下場只會更慘,他又不知會出什麼樣的餿主意來整我了。
我又想起他之前張開雙手環抱著我的噁心嘴臉,心中一陣心慌。
但是老公呢?
老公這時應該出面替我解圍吧。
老公!
老公!
我心中暗暗叫著,希望他能回頭看我一下,瞭解我的心情,趕快替我解決這個難題吧。
但老公依然將眼光對著旁座的雪麗和淑敏,我心中的忌妒和不滿頓時上升到最高點。
這個死鬼!
我就知道,他妄想看一看雪麗和淑敏的肉體已經很久了,這個遊戲的建議對他來說,就像如魚得水一般深合他意,甚至讓他妻子的肉體同時讓別的男人欣賞也毫不以為意。
可惡!
可恨!
好!
很好!
既是如此,難道以我的身材就會怕被別人看啊?
就這樣,念頭七轉八轉之下,心中一橫,於是也開口說「好!」眾人大樂,但是我又不急不徐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如果你們不答應,那就拉倒不玩。」大家連忙要我說說是什麼條件。
在剛剛暗下決定同意之時,我也靜下心來尋思自己到底穿了幾件衣服,有多少賭骰子的本錢。
今天的外衣一共兩件、加上胸罩和內褲,還有兩隻涼鞋共六件,可能和淑敏差不多,比雪麗多一點,三個臭男人也差不多五、六件,這樣根本佔不了什麼便宜。
但如果能加上耳環、項煉、戒指、手錶這些小玩意,男人一定比不過女人,而我可能又是眾女人裡面賭本最多的。
所以我所開出的條件是除了衣服之外,也必須加上全身上下的所有飾物才行。
男人們聞言紛紛搖頭反對,因為他們吃的虧最大。
但雪麗和淑敏則站在我這邊表示支持,最後這三個臭男人大概因為色慾薰心,怎樣也不想放過這個窺見三個如花似玉的美女一起在這裡盡撤藩籬的大好機會,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阿城到樓上去取骰子,雪麗則進廚房去拿一個瓷製大碗公,於是在兩粒骰子與碗壁互相碰撞的叮零叮零聲中,遊戲開始了。
第一輪竟是我的點數最少,但是沒關係,我把左耳的耳環給取了下來。
第二輪是阿健最少點,他將手中的手錶脫下。
第三輪則是阿城拿個「BG」,理所當然是他輸。
他一面耍寶一面對大家解釋「B者「屄」也,G者「雞」也。」在眾人的笑鬧聲中,他竟放著有其他東西可脫不管,自己先脫掉了下身的長褲,當然又惹來一陣哄堂訕笑。
就這樣十幾輪下來,勝負的成果已經有了端倪,阿健身上只剩下一條三角緊身黑內褲;阿城還穿著豹紋小內褲和兩隻黑短襪;老公也還有上身的T恤、下身的白色平口內褲和一隻襪子;我還好飾品不少,所以還留有無袖上衣、短裙及裡面的胸罩和三角褲,另外還有一隻涼鞋;雪麗身上的細肩帶針織超短迷你洋裝還在,裡頭應該還有胸罩和內褲;最慘的是淑敏,只有剩下紅色的半罩式胸罩和低腰半透明的紗質三角褲,胸罩內的乳暈和內褲中的烏黑草叢都已經若隱若現了。
萬萬沒料到,這時阿城又站起身來出餿主意了,他嘟嘟囔囔著「這樣還不夠刺激!不夠火辣!」既然玩興已起,大家就再聽聽他倒底還有什麼鬼怪的建議,沒想到他的意見果然有夠勁爆。
他的提議竟然是我們三對夫妻,等會兒如果同對夫妻中的一個已輸到脫個精光,仍繼續擲骰子參加遊戲,但再輸的話則由其夫或妻脫衣為他相抵,也就是最後夫妻倆人將有一起脫光的機會,而夫妻兩個人都輸到脫光的最先一對,就要當場做愛給其他夫妻們觀賞。
這下子我又被嚇住了,但雪麗馬上呼應她老公的建議,阿健和淑敏也說好,又僅剩下我和老公兩個人還沒表示意見。
老公看看我,大概見我面顯難色,低頭貼近我耳朵說:「你看看阿健和淑敏,他們剩下的衣物最少,待會兒一定是他們輸,我們可以賭賭看。」我瞪了他一眼,這種荒唐事也可以賭啊!
但是我本來的個性就有點好奇,又愛作弄人,加上老公說的沒錯,目前的態勢下我身上的衣物是最多的,老公也不少,應該不至於會落到兩個人都脫光光的地步吧。
愈想愈對,從來也沒看過別人現場做愛究竟是個什麼景象,說不定今天就可以開開眼界喔。
於是我也終於微微地點了點頭,老公見狀喜出望外,高聲道「好!好!」遊戲重新開始,接下來果然是淑敏輸了,她二話不說站起身來,當眾脫下她的胸罩,原本已幾乎遮掩不住的豪乳馬上蹦跳出來,兩顆紅嫩嫩的乳頭在兩片乳暈上挺立,沒想到她的乳房竟是如此好看,不要說是男人了,現在就連我的目光都駐足在她的胸前不放。
淑敏將脫下來的胸罩丟在椅背上,接著毫無羞赧之色的自己握住雙乳做勢搓揉一番,還貼近阿健的臉頰去搔弄一番,兩個乳頭馬上綻放的更加艷麗,阿城和我老公叫好連連之下,也不管我和雪麗的意見,直說等一下其他女人也要比照辦理。
雪麗則不甘示弱,馬上提議待會男人脫光褲子時,也得要套弄自己的陰莖一番才行,沒想到男人們果真也表示同意。
接下來雪麗連輸了兩把,於是她接連將細肩帶針織超短迷你洋裝緩緩褪去,又將裡頭的無肩帶白色花邊半罩式的單薄胸罩也脫下來丟在阿城的頭上,露出香軟迷人的乳房,於是身上只剩下一件緊包住陰戶的白色花邊丁字褲。
她的乳房也很可觀,雖沒淑敏的規模大但更為圓翹,乳暈則較淑敏為小但乳頭卻更尖挺,當然她也緊緊握住自己的乳房,更用兩手的大拇指分別在雙邊的乳尖上摳弄,直到粉紅的乳頭聳立並變成誘人的桃紅色,便將變得又尖又長的乳頭送到阿城口中讓他吸吮,於是眾人大樂,叫好不絕。
但沒有想到最先輸到脫光衣物的,反倒是阿城,阿城脫下豹紋內褲後,馬上誇張的握住他那根已經直挺飽脹的陰莖,前後套弄幾下仍意猶未盡,乾脆放到雪麗面前,讓她伸出舌尖去舔他龜頭上的馬眼,阿城原本順勢要將整隻雞巴塞入雪麗的嘴巴中,雪麗卻笑著推開他說:「不行!不行!遊戲還沒完呢。」接下來則是阿健輸了,他脫下僅剩的黑色三角內褲,沒想到他下身脹大的雞巴竟然那麼粗又那麼長,果然符合他的體育老師身份。
我面紅耳赤的偷偷瞄著他那條大傢夥,如以我所曾見過三個成年男人的陽具與他們相較,阿健這條雞巴應是最巨大的了,剛剛看到阿城的那只則算是較短的,但阿城的龜頭卻是不成比例的隆起,好像帶著一顆膨脹的兵乓球般的奇特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