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的女校男生

我姓顏,名如鈺,一打從娘胎出來,我家的人便認為我是個女的,我也是這麼認為……一直到國中一年級了,同年紀的女生月經都已經來了,胸部也已經開始發育了,只有我,月經遲遲不來,胸部也平得不能再平了。後來自已偷偷跑去看醫生,才發現原來我是個陰陽人。
天啊,這是多麼不能讓我接受的事實啊!我問醫生,那我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醫生說:「基本上你是男的,不過外表卻是女的。」
我大喊:「不可能!醫生你看,我沒有小弟弟,你看……」
醫生無奈的說:「來吧,我來為你動手術,把內性器管拿出來吧。」
手術完之後,我已經有睪丸和小弟弟了,我告訴醫生,叫他幫我隆胸……花了我一生的積蓄,那是我從家裡偷來的,好家在——我家滿有錢的。再來就是我上高中的精彩事蹟了,就連我媽都不知道我是個男的。呵……
那一年的高中聯招,我考中了臺北的某一間女高,我非常高興,因為我可以和全校的女生和女老師在一起。基本上我是男的,性慾很強,我想強暴全校的學生生,一天一個,我還用不完呢!
今天是我來這學校上課的第一個禮拜了,大家都趕忙的到保健室排隊,我問阿紫說:「今天要幹什麼呢?」
阿紫說:「你忘了哦?今天要體檢啊……」
我馬上變臉,體檢?!那不是要脫光光……心裡暗想:『媽的!女人都還沒摸到,就要洩底了……』心是這樣想,但快輪到我了。
保健室人員叫了一聲:「二十四號!」那是我的號碼,我在想:我要不要進去呢?
我呆了一下,保健室人員又叫了一次:「二十四號!」我只好認命的走進去了。
保健人員叫道:「把上衣脫了。」我心想:『只是看上半部,還看不出我是男的。』我就把上衣脫了。
保健人員叫道:「天啊!你的怎麼這麼大?」我心想:『廢話,這是我精心去做的嘛,當然大啊!』
保健人員情不自禁的摸著我的奶子,我的奶子和下麵的小弟弟立刻勃起了。保健人員一直搓啊搓,搓得我好爽哦,我輕聲的「啊~~」一聲,保健人員立刻說道:「中午來南面教室的頂樓,我等你哦!」我心想:『媽的!原來保健人員是同性戀。好,就讓我中午來搞搞你,中午就是你的忌日了。呵~~』
中午時,為了不讓她認出我來,我換了一套男裝,頭上也戴了一頂帽子,把我的長髮包住,才不會讓她起疑心,讓她以為是外面的人幹的。呵……
我一上樓,她還來不及反應我是誰的時候,我已經把她壓倒在地上了,她果然以為我是外面的校外人士,她叫道:「救……」那個「命」字還來不及說,我已經把小弟弟塞入她的嘴裡了。
仔細一看,保健人員也長得不錯,平常戴個口罩還看不出來呢!這樣更激起我的性慾。
她一邊愮頭,一邊流著眼淚,好像在訴說著她的不滿,我大聲叫:「快吸,不然有你好看的!」她因為受到我的威脅,只好吸了。
我道:「哦~不錯嘛!真爽~~」我的忍耐力不夠,快射出來了,我便說:「好了,可以停了。」她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有點高興的樣子,我馬上將她換個趴著的姿式,我打算從後面進攻。
我討厭愛撫那一套,看起來怪噁心的,我喜歡快速進入。我把小弟弟對準了她的陰戶,用力地插入,可能是沒有愛撫的關係,沒有淫水,乾乾的,所以進去得非常幸苦,她也不停地叫:「不……不要從後面……」
我才不理她咧!我用力一挺,終於挺進去了,我開始做我的活塞運動。
「哦……好痛……別再動了……哦……不……」
我叫道:「別騙人了,臭娘們,你的身體在說你很享受呢!我要錫死你,呵呵……」
可能她只和女人做過,小穴真是很緊呢!我故意插得很深,然後就不動了。
「你怎麼不動了?鳴……快用我的穴啊……」
我叫道:「什麼?再說一次,你想什麼啊?」
「我……我……我要你的……你的……」
我說道:「再大聲一點啊!」
「快,我要你的小腸……」
我有點火大了:「竟然說我的是小腸,媽的!看我好好的教訓你。幹!」我馬上拔了出來,我也不想射精了,我找來拖把,說:「好,我的是小腸,那我讓你嚐嚐棒子的厲害吧!」我用拖把的把手插了進去。
「啊……這是什麼……不要……這個不行,插進去我會死的啊!」
我才不鳥她咧,敢說我的是小腸。幹!
我用大力一插,她全身好像被雷電了一下,然後我又抽了幾下……
「鳴……」
我看她好像沒知覺了,我開始緊張了:「喂!臭娘們,起來啊……」
「喂……」我把拖把抽了出來,沒想到,可能是我用力過度,連她的腸子也抽了出來,那時間,陽台被染成一片血海……這時我真的慌了。
就在此時,我聽到有人走上陽台的腳步聲,我心想:『完了……』
腳步聲一步一步的接近,我已經害怕的不知道要怎麼做了……終於,陽台的門被打開了,啊!是體育老師的傻女兒,我真走運啊!呵~~體育老師的女兒有點智慧不足呢,還可以上這所學校,我想一定是靠老師的關係才進來的。
傻女兒叫韻兒,人也長得滿標緻的,可惜是智能不足的人。唉!好好的一個美人兒就這樣……這時我的心又起了淫念。
韻兒問我:「學妹,保建室的人怎麼躺在這裡睡覺啊?」
我說:「她累了啊,我們別吵她,我們去別的地方吧,走。」話說完,我便拉著韻兒飛快的逃離現場。
我把她帶到學校的地下室,韻兒一臉疑惑的問我:「學妹,我們來這裡幹什麼呢?」
我笑著的回答說:「我來幫你按摩,好不好呢?」
韻兒高興的回答:「韻兒最喜歡按摩了。」面對著一個已經快十八歲、大我一歲的女孩,卻像個小孩子似的回答我,讓我有點於心不忍。
我還猶豫時,韻兒已經把上衣脫了下來,雖說她智能像個小孩子一樣,但身體已經是個完全的大人了。這時我的淫念已經超過我的良心了,我走向前一步,向她壓倒在地上,韻兒叫了一下:「學妹……」我便開始搓著她奶子。
「學妹……好…好奇怪的感覺哦……」
我問道:「韻兒是不是很舒服啊?」
韻兒小聲的應了一聲:「嗯……」
韻兒因為太舒服了,眼睛漸漸的閉了起來,我慢慢地將她的胸罩脫了下來,韻兒的奶頭是漂亮的粉紅色,絲毫沒被別人碰過的樣子。我先用舌頭慢慢的舔,雖說我不喜歡愛撫,但面對這個可人兒,任誰都會情不自盡的舔一下。
韻兒又悶啍了一下:「嗯……學妹……真的……很奇怪哦……」我馬上用我的嘴吻上她的嘴。
手當然沒閒著,用我從十七台學來的招式讓她爽上了天。我的手慢慢的往她的三角地帶移動,小心的小心的把她的小褲褲脫下,我用手指確認了一下,一層小小的阻力,果然是如假包換的處女。
我把我的小弟弟掏了出來,韻兒小聲叫了一下,似乎滿驚訝的。韻兒疑惑的問:「學妹,你的下麵怎麼和我的不一樣?好像多了個長長的東西!」
我說:「這是按摩用的東西啊,等一下要用這個來幫你按摩哦!」
智慧不足的小孩根本不知道什麼叫「陰陽人」,我外表雖是妖豔的女人,可是我骨子裡可是道道地地的男子漢呵!
韻兒又問我說:「學妹,那那個東西是要怎麼用呢?」
我不懷好意的告訴她說:「你那裡不是有一個小穴嗎,就是把這個放進小穴裡,你就會很舒服哦!」
韻兒天真的說:「那快幫韻兒按摩吧!」
我小心翼翼的把小弟弟放入韻兒的小穴裡,裡面有一層小小的阻力,我輕輕的刺了進去,韻兒似乎感覺到處女的痛,叫了起來:「學妹……不要了,韻兒好痛哦!」
我為了不夜長夢多,一下子把整根男根邁入了小穴中,我道:「學姐,忍耐一下,等會兒就不痛了。」我開始作著活塞運動。



嗯,果然是未開苞的處女,把我的弟弟緊緊的包住。我爽得叫道:「韻兒學姐……好……好舒服啊……」
韻兒本來痛苦的聲音也由叫喊轉變成溫柔的嗲聲:「學妹,我覺得好舒服了哦……」
我再加快我的動作,韻兒也滿配和的擺著腰,「鳴!要去了……」一股灼熱的液體往韻兒的子宮灌入……
韻兒問道:「學妹,這粘粘的東西是……」
我笑道:「我幫韻兒把髒東西清出來了啊!」我問韻兒:「今天是不是你的安全期啊?」
韻兒道:「什麼是安全期啊?」
這時我才想到韻兒是智慧不足的小孩,怎麼會算安全期呢?我又道:「韻兒學姐,如果真的有萬一的話,我會負責的……」
韻兒雖然聽不懂,但還是點了點頭,之後我就和韻兒一起回家。
我已經決定要對韻兒負責了,所以我決定向大家攤牌,說我其實是男的,可是我又沒那個勇氣,我想了想,我決定先告訴我的好朋友「阿紫」(各位有印象的話,阿紫第一集有出來過)。
我先打電話告訴阿紫大約的經過,阿紫說:「先來我家再說吧,剛好我爸媽今天不在,你快來吧!」
我看了看錶,已經是淩晨二點多了,我便說:「不好吧?現在都已經那麼晚了。」
阿紫生氣的道:「要來不來是你家的死活啦!」
「嘟……」哇咧!電話被掛了。
真是的,阿紫生什麼氣嘛!算了,我過去看看好了。
我騎著小五十去找阿紫,「叮咚!叮咚!」我按著阿紫家的門鈴,門的另一邊傳來阿紫的聲音:「來囉……別再按啦!」
阿紫一開門,我就楞在原地了,因為阿紫穿著一件幾乎完全透明的睡衣。我道:「你知道我是男的了,你還穿成這樣哦!」
阿紫道:「反正在學校換衣服的時候,你都和我一起換的,我早就被你看光了。」
我想一想,回答她說:「這樣說也對啦,可是當你發現一直和你在一起的好朋友是個男的,你不會很生氣嗎?」
阿紫說:「你先進來再說啦,別讓我穿這樣站在門口,OK?」
我馬上進去阿紫的屋內,阿紫帶我去她的房間,雖然這不是第一次進來她的房間,但每次看到她的床,我就會有一股衝動。
阿紫泡了杯茶給我,我喝了一大口之後道:「怎麼辦?我如果和大家說,我不知道會不會被抓去坐牢哦?」
我很認真的想解決問題,但阿紫卻有意無意的露出她雪白的大腿:「如鈺,你……覺得我好看嗎?」
我生氣的道:「喂!我是來找你解決問題的耶,你別……」正當我話還沒說完時,我感到一陣昏眩,我道:「阿紫……你給我的……茶……裡面加了……什……麼……」
阿紫不忙不徐的道:「藥效這麼快就出來了哦!我加的是安眠藥加春藥。呵呵……」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被雙手雙腳綁在床上,呈一個「大」字形。阿紫褪去她那身上的睡衣,露出她那又大又白的雙峰。我不解的道:「為什麼?阿紫,你為什麼要下藥?」
阿紫慢慢的坐在我的身邊道:「如鈺,你知道嗎,我早就愛上了你,當你打電話來告訴我你是個男的,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於是我才想出這個辦法。對不起了如鈺,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做出對不起韻兒學姐的事,所以……」
我怒道:「所以你給我下藥?!」
阿紫小聲的說:「對!」
阿紫對我說了聲「對不起」之後,就開始脫去我身上的衣服了,我的小弟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春藥的關係,竟比平常大了二倍,阿紫跨坐在我的小弟弟上,呈「女上男下」,阿紫慢慢的動了起來……
我也快受不了了,我早就不知道把韻兒的事拋到哪個九霄雲外去了,我變成了性的奴隸了,我也開始擺動我的腰,阿紫的兩顆大奶就在我的臉上晃啊晃……
「如鈺,你好棒哦!」阿紫道。
我也道:「你也不錯啊!阿紫。」
阿紫的兩片陰唇緊緊地把我的弟弟包住……許久,我感覺到阿紫的陰戶裡流出了高潮的蜜汁,阿紫就這樣趴在我的身上喘息。
我叫道:「喂,是你給我吃藥的耶,這樣就不行了哦?我還沒射精耶!」說罷,我便又自顧自的擺起了腰。
阿紫叫道:「哦……別再弄了,我真的不行了啦……哦……」
隨著我的抽插,阿紫有著不同的叫聲:「好深,好深哦……有……哦……」
後來我也忍不住了,我叫阿紫快點幫我拔出來,阿紫拔出來的同時,我也射在她的肚子上……
後來我們一起去洗澡,又做了一次。我這時在想:怎麼辦呢?我又姦了一位我的同學,我要怎麼告訴大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