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香蕉成熟時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是獨生子,父母都在機關裡面上班。
  小時候,我像大多數小孩那樣很依戀媽媽,而媽媽也非常的疼愛我,甚至可以說對我有些溺愛。那時候,我們母子關係非常親密,以至於使爸爸也「妒嫉」我。媽媽雖然不是什麼大美人,可也算得上容貌出眾,是個美麗而賢惠的好妻子好母親。我常想著長得後一定要找個像媽媽那樣的好妻子。
  上初中後,也不知為什麼,我漸漸疏遠媽媽了,不再偎依在她身旁,不再和她遊戲,甚至不願和她多說話。
  而媽媽卻仍像以前那樣,事無大小樣樣都關心我、照顧我,這使我越來越不耐煩,對她越來越反感。不記得從什麼時候起,我開始對媽媽惡言惡語,不時還會罵她,即使這樣,媽媽卻從不為此向我發脾氣,毫不計較我的無禮。
  進入青春期,我開始有了性煩惱,我無師自通地學會了用手來解決問題,不過也算比較有節制,一個月大概也就三四次。
  我有個毛病,就是喜歡女人的腳,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的,這毛病像是打娘胎帶來的。很多時候在手淫時我只要想像著把玩女性的腳就能到高潮。
  初中快畢業的時候,有一個星期天是我奶奶過生日,下午上完自修我就去奶奶家。奶奶家的大門正對著一間客房的房門,在大門口能看得到客房裡那張床的床尾。
  那天在我進門時,竟讓我看到那床上有一雙非常白、非常好看的腳--由於視線所限,我只能看到裸露的小腿和腳--我不禁一陣興奮。
  「這會是誰的腳啊?」可隨即我就明白了,「這是媽媽的腳!」
  唉,真讓人失望!原來是媽媽在奶奶家幹活干累了,穿著裙子和衣睡在那床上。
  在失望之餘,我胡思亂想了起來:「如果那不是媽媽該多好,我就能好好的再多看幾眼了。媽媽的腳以前怎麼就沒覺得……」想到這我沒敢再往下去了,心裡頭自責不已。
  在那天剩下的時間裡,我盡量的不再看媽媽的腳,可總象做了虧心事似的,心裡一直不安。
  當天晚上睡下後,我想像著把玩某明星的腳來手淫,在快到高潮的時候,腦海裡竟出現了媽媽的腳,這時已完全由不得自己了,我在極度興奮中到了高潮。高潮過後,我心中充滿了罪惡感,覺得自己真是禽獸不如,恨不得扇自己兩個耳光。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可能是因為學習緊張,又加上自己努力控制,我沒再對媽媽的腳產生衝動了。而我對媽媽的態度也有了很大的轉變,雖然還是不大愛和她說話,可是我不再反感她對我的關心,也不再對她惡言相向了。
  媽媽很快就覺察到了我的變化,高興得不得了,對我更加關懷備至。她越是這樣越是使我感到不安。
  中考兩天前的那個晚上,媽媽端了碗糖水進我房間。我正忙著做題,就讓她先放下。她放下糖水,並沒馬上走,而是坐到我床邊,慈愛地看著我做題。
  我的注意力不知不覺的轉向了媽媽:之前的我腦袋中還沒有什麼成熟的女性美之類的概念,我一直喜歡的都是那些青春、嬌艷、身材苗條的女孩子,而媽媽已不再年輕,姣好的容貌雖不顯老但也已青春不再,身段也已微微有些發福,按理說不應該引起我注意的。
  原來我也只是對媽媽的腳動過心,可那晚不經意間卻發現媽媽全身上下透著一種我說不出的美,那是一種跟我那些漂亮女同學或是年輕的女明星不同的美,我猛然間發現這種美竟然更動人,更吸引我。
  忽然,「亂倫」這一可怕的字眼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不敢再多想了,忙把糖水一飲而盡,然後把碗遞給媽媽讓她出去。媽媽接了碗,有點不捨地看了看我才走了出去。她走後,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安下心來繼續做題。
  連著幾天,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中考中去。考完後,我整個人都累垮了。不過讓人欣慰的是,自我感覺考得還是不錯的。
  當天晚上,我決定要用手好好放鬆放鬆,我已有好些天沒發洩過了。可那晚躺在床上想到的好幾個女明星和女同學竟都提不起我的興致。後來,媽媽好像自然而然就出現在我腦海中了,這時我馬上就興奮極了。
  在一陣猶豫後,我安慰自己說,今晚就放縱一次吧,以後不再這樣就是了,完事後,我獲得極大的滿足感,同時也覺得非常噁心。
  初三的暑假是輕鬆而無聊的。我沒有什麼朋友,也沒什麼愛好,就整天的呆在家裡,靠小說打發時間。那時候沒有什麼色情小說,小說中的性愛描寫也只是淺嘗輒止,可已讓我興奮不已了。
  這樣我「性趣」是越來越大了,用手解決問題也越來越頻繁,開始只是一個星期一兩次,後來發展到幾乎每天都要,甚至有時一天兩三次。
  而朝夕相伴的媽媽也慢慢的成了我性幻想的主要對象,我的罪惡感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輕,我不能自已地狂熱迷戀上了媽媽。媽媽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在我眼裡都是那樣的迷人,穿著打扮在我眼裡都是那麼的得體,我已完完全全的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我之所以會這樣,決不是被什麼教壞的,因為那時候我還沒聽過或在書報上看過母子亂倫的故事。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是因為媽媽是我身邊唯一的女人,而且媽媽是個長得好看的女人。
  儘管我對媽媽有不倫念頭,可在現實生活中我卻不敢有絲毫的放肆。我只是趁家裡沒人時偷偷拿媽媽的貼身衣褲和鞋襪來滿足自己,可越是這樣我越渴盼能得到媽媽,我被自己對媽媽的慾望折磨得痛苦不堪。
  漫長的暑假終於結束,我開始讀高中了。我已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全身心的投入到學習中了,幸而高一學習還不算緊張,我的成績勉強還能保持在中上水平。
  這年10月中旬的一個晚上,我在房間自習覺得口渴了,就到客廳去喝水。
  來到客廳,我看到媽媽穿著一套短袖睡衣半躺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給自己揉腳,修長結實的小腿、白晢紅潤的韻足不禁使我怦然心跳。我忙倒了杯水,站在媽媽身後裝著看電視,貪婪地偷看媽媽的腳。我心想如果能盡情把玩媽媽的腳該多好啊。
  忽然間我有了一個主意:裝著給媽媽揉腳過過手癮!
  打定主意後,我就對媽媽說:「媽媽,今天又下去檢查工作了吧?」
  「是呀。」
  「那挺累人的,我幫你揉揉腳吧。」
  媽媽聽了,高興地答應了。
  於是我就坐到她的身邊,把她的雙腳擱在大腿上,輕輕地揉了起來。我很奇怪,小時候怎麼會沒注意到媽媽誘人的腳呢?可能,那時媽媽是我心目中不可褻瀆的女神的原故吧。小時候我可常和媽媽親親熱熱地打鬧玩耍的,那時想摸媽媽的腳可太容易了。
  撫摸著渴盼已久的美足,不禁使我越來越興奮,我真想不顧一切地把媽媽雙腳抱緊親過夠。
  媽媽開始只是慈愛地看著我幫她揉腳,後來可能看出點什麼,臉上的表情也有點不自然了。
  「好了。現在好多了,不用再揉了。」
  媽媽邊說著邊收起了雙腳。我也只好作罷,心有不甘地回去自己房間。
  回到房間,我馬上關上門,用力嗅著、舔著自己的一雙手掌--其實手上並沒什麼味兒--隨後還興奮地用手解決了問題。
  這事過後,我知道媽媽對我的不軌之心已有所覺察,所以再也沒提出要幫媽媽揉腳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我對媽媽的慾望沒有絲毫的消減,我常常夢見媽媽,有時候在半夜醒來,在爸爸不在家的情況下,真想不顧一切地去強姦媽媽。
  在生活中除了媽媽,已不再有什麼能讓我關心的了,我的學習成績也逐步下滑,在高一第一個學期,期中考試還勉強過得去,可期末考試就只考得了三十多名,這是我考得最差的一次。
  爸爸為此把我狠狠的訓了一頓。在爸爸訓我時,媽媽沒言聲地看著我,眼裡除了往昔的慈愛,還有憂慮和已洞察一切的淡淡哀傷。我不禁懷疑媽媽已清楚知道我的不倫念頭。而事實表明的確如此,做媽媽的沒有不懂得兒子的心思的。
  寒假裡,媽媽有好幾次想單獨和我談心--以前她也曾試過--可我因為心虛,總不肯給她機會,甚至不願和她單獨相處,每次媽媽都只好失望而去。
  我害怕有一天會控制不了自己做出難以收拾的事,而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這一年的四月,我連著幾天反覆發高燒,學也上不了。媽媽也請了假在家照顧我。那天早上從醫院打針回到家後,我一覺睡到下午。
  在夢中,我又夢到了媽媽,就在我抱著她雙腳時我就醒了過來。
  媽媽發現我醒來,馬上走進房間摸了摸我的額頭,然後高興地對我說:「燒退了!再吃些藥就該好了。對了,還要給你換張被子。」
  說著,她就搬了張凳子,赤足站上去要從我床頭邊的櫃子上層拿被子。因為想好拿些,媽媽的右腳就站到了我枕邊。
  這時的我慾火正盛,忍不住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的那隻腳。媽媽扭頭看了看我,也沒言聲繼續拿被子。我撫摸了幾下,就低下頭去亂親起媽媽的腳趾來。
  這時媽媽才緊張了起來,被子也不拿了,掙脫了腳跳下地,低聲說了句:「胡鬧!」然後就出去了。
  我想著這回可闖禍了。就在我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媽媽端了碗藥進來,臉上顯得很平靜。她坐到我床邊,餵我吃了藥,然後又給我換了被子--這回拿被子的時候她沒再把腳放到我床上了--叮囑我再睡一會兒後又出去了。她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
  這時的我非常興奮,因為我終於親到媽媽的腳了!同時也不禁為自己的魯莽感到有些難為情。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每當和媽媽相處時我都有些不自在,而媽媽也沒再提這事,待我一如從前。
  媽媽的這種態度,既使我感到很驚訝,同時也讓我的膽子大了起來。我暗下決心,要再次強行親吻媽媽的腳。我知道,最好的時機莫過於在媽媽獨自一人睡覺的時候。
  過了差不多一個月,機會來了。這天中午爸爸沒回家,媽媽獨自在房間睡午覺。
  我猶豫了好長時間,終於還是鼓足勇氣走進了媽媽房間。



  在我來到媽媽的床前時,媽媽還沒醒來。媽媽臉朝裡睡,一張薄被子搭在腰間,兩腳微曲露出被外。
  看著媽媽光潔誘人的腳,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我原以為一進房間媽媽就會醒來,打算乘她不備強抱著她的腳親吻的。可如今我改變主意了。
  我俯下身子,鼻子湊到媽媽腳上去聞那腳香。媽媽穿了一上午的皮鞋,可腳上只有淡淡的醉人的味兒,一點也不臭。我來來回回地在媽媽腳上聞了好一會兒後,才開始親吻媽媽的腳。
  我親吻了她的腳心、腳跟,就在我吮吸著她的腳趾時,她的腳抽動了一下,並馬上醒了過來。
  當媽媽翻過身子發現是我時,臉上沒多少驚訝,只是有點不大高興的樣子,這時我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站了起來,一句話不說就出了房間,然後拿了書包去上學。
  上次是蜻蜓點水似地匆匆親了幾下媽媽的腳,這次才算是真正享受了媽媽的腳。我滿意極了。
  傍晚放學回到家中,媽媽和爸爸都已在家。一如往常的那樣,媽媽在廚房忙著,爸爸在客廳看報紙。媽媽端菜出來時,她有些責備似地盯了我一眼。雖然我不怎麼在乎,可也不好意思正對她的目光了。
  這事過後,正如我所想的那樣,媽媽沒追究我,待我也一如往常那樣好,只是有意無意地避免和我單獨相處。
  這個學期,我的學業仍無起色,成績徘徊在30名到40名之間。爸爸訓過我好幾次了,我也很想專心唸書,可我的心已完完全全被媽媽俘虜了。特別是那晚「偷襲」媽媽後,我心裡只想著怎樣才能再次獲得滿足。
  本來爸爸一兩個月總會出差那麼幾天的,可那段時間有差不多三個月沒出差了,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忙一項專項工作所以沒出差。這可把我急壞了。
  等到7月中旬,爸爸終於要出差三天了。我高興得像小孩過年似的。
  爸爸出差那天,早上我在家裡心不在焉地看著小說,著急地等著媽媽下班,時間是過得如此之慢,好不容易才熬到中午媽媽回家。
  在吃午飯時,我根本沒心情吃飯,可我也努力控制著情緒,不想讓媽媽看出點什麼來。只是在媽媽收拾碗筷時,我才偷偷盯著媽媽穿著拖鞋的赤足看,心想等會兒這雙腳又是我的了。
  媽媽洗好碗筷後,卻沒像往常那樣去睡午覺,卻搞起衛生來。我只好耐著性子等著,暗想可能她搞完衛生就會睡吧。可媽媽這一搞竟搞到快2點鐘才完,搞完就去上班了。
  我失望極了,只好安慰自己等到晚上媽媽睡覺再說吧。
  晚上,在我的焦慮不安中總算到了該睡覺的時間了。媽媽關了電視,走進了房間。我看著幾乎要高興得跳了起來。可是沒想到媽媽隨即就把房門關上了,還「啪」的一聲上了鎖。
  我一下懵了,整個人像跌進冰窖中。
  那晚我一夜沒睡好,心裡對媽媽是又愛又恨,那種感覺就像失戀一般。
  第二天的中午,我仍抱著一絲希望。可媽媽進房間後仍是「啪」的一聲上了鎖,我完全絕望了。
  到了這天晚上,我窩著一肚子火早早睡下,心裡滿是恨意。到了十點來鐘,媽媽關了電視,走進我的房間。我看了她一眼,轉過身去沒理她。媽媽沒言聲的在我床前站了一會兒,像是輕輕歎息了一聲,然後就出去了。
  媽媽默默地在客廳坐了好一陣子,大約11點才回了自己的房間。我聽到她把房門關上的聲音,可卻沒聽到那可恨的「啪」的一聲。並且過了好長時間都再沒動靜了。
  難道是我沒聽清上鎖的聲音,或是媽媽忘記鎖上了?我的心不禁一陣狂跳。
  我決心要一探究竟。我起了床,穿上球褲就出了去。
  我站在媽媽房門前,試著擰那鎖,那鎖果然是沒鎖上。
  這時媽媽睡下也快有半個小時,想來也該睡著了,於是我就推門走了進去。
  房裡開著暗暗的床頭燈--媽媽獨自睡時總要開著床頭燈睡的--藉著燈光能看到媽媽的臉朝裡躺著,身上只穿著小褂和內褲。烏黑的長髮,豐滿婀娜的身姿,雪白修長的玉腿,溫潤嫵媚的雙腳,使我不禁血脈賁張。
  我小心地走到媽媽床前停了下來。這時我忽然覺得媽媽並沒睡著,她是醒著的。我站了好一會兒,細細打量媽媽後,越發確定媽媽是醒著的。
  「媽媽怎麼沒理我呢,她是醒著的呀?」我真是迷惑不解。
  最後,我決定看看媽媽要怎樣才不再裝睡。
  我掀開蚊帳,彎下腰,伸出右手輕輕握住媽媽的一隻腳掌。在我握住媽媽的腳時,她的腳抽動了的一下,不過沒抽離我的手。我不禁暗喜,就握著她柔軟的腳輕輕揉捏了起來。而媽媽也由著我,沒管我。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了,就低下頭去親她的腳。媽媽發現我親她的腳時,馬上就要把腳抽走。可我又怎肯放手呢?我緊緊地抓住媽媽的雙腳,不管不顧地亂親亂舔起來。
  媽媽掙扎了幾下沒掙脫開,就鬆了勁,由著我去弄了。
  我狂親著媽媽的雙腳,也不知親了多長時間,直到把媽媽雙腳的腳皮都親得起皺了,才肯放開。
  媽媽的縱容使我膽子前所沒有的大了起來,在放開她的雙腳後,我想也沒想就撲到她的身上,緊緊摟住她。
  可在摟住媽媽後,我卻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是怔怔地看著媽媽的臉。
  媽媽她也溫柔看著我,顯得很平靜,目光中充滿了慈愛。
  我們僵持了一會兒後,媽媽伸手把我摟住,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背、我的頭,並慢慢把我的頭按下去,讓我的額頭抵住了她的額頭,輕輕摩擦了起來,還不時的親一下我的臉頰。
  我像忽然間明白該怎麼做了,我急促地親著媽媽的臉、鼻子、耳墜、粉頸,還有那香甜柔軟的雙唇。接吻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我不顧媽媽的掙扎,貪婪地吻了一遍又一遍。
  媽媽忽然把我推開,然後坐了起來,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脫下。我見狀也馬上起來把身上的衣服脫掉。
  面對著媽媽赤裸的身子,我竟又一次有些不知所措了。
  媽媽脫下衣服時原有些羞澀的,可見我那樣子她好像整個人都放鬆了。她微微一笑,坦然地躺了下去。
  「快上來。」媽媽低聲說道。
  我聽話地爬到媽媽身上。媽媽摟住我的頭,埋在她豐滿柔軟的胸脯間。我馬上就回過了神,再次亢奮起來,不住地揉搓親吻著她的雙乳。在我的動作下媽媽也興奮了起來,呼吸逐漸加重,臉頰滿是紅潮。
  我順著媽媽的雙乳一路往下親吻,就在我快吻到她的下體時,媽媽猛地把雙腿夾緊了。
  「那裡不行!」媽媽堅決地低聲說道。
  可我又怎麼肯答應呢?經過一番努力,我終於扳開了媽媽雙腿。我細細地打量著媽媽的私處,「原來蜜穴就是一條暗紅色的肉縫啊。」我先是聞了聞那淡淡的腥味,然後就用舌頭舔了起來。
  媽媽被我舔得輕聲呻吟,身子也輕輕扭動了起來。這時我雖然不知這是媽媽興奮的表現,可也隱隱覺得這不是壞事,於是我就舔得更起勁,最後還把舌頭探進了媽媽的陰道去。
  我親夠了媽媽的蜜穴,又繼續親了媽媽的雙腿和雙腳。這時我已是亢奮無比了。
  在我重新爬上媽媽身上後,媽媽吻了吻我的臉,閉上雙眼,用手握住了我的肉棒,胯部挺了起來。
  這時我意識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了,我全神貫注地感受著:我肉棒上的包皮慢慢被剝落,肉棒慢慢進入了一條溫暖潤滑的管道。
  那感覺是如此之美妙!待媽媽鬆開手後,我馬上用力抽動了起來。一次比一次更用力地插入,而媽媽那裡也越來越濕滑了。性交原來真是如此銷魂,我忘情地享受著,很快就到了高潮,摟住媽媽射出了全部的精液。
  完事後,我整個人像被掏空了,無力地趴在媽媽身上。媽媽睜開了眼,伸手在床頭櫃上拿了些衛生紙,然後動了動下身讓我的肉棒離開她的身子,再把我推開,坐了起來簡單清理了一下就去了沖涼。
  我獨自躺了一會兒後,起來把衣服穿上。這時媽媽沖涼回來了,她已換了一身乾淨睡衣。
  我們母子這時都有些尷尬,我又有些不知所措了。媽媽顯得要鎮定得多,她邊收拾著東西,邊柔聲吩咐我:「快去洗洗睡吧。」
  我聽了,訥訥地走出了媽媽房間。
  那天晚上,我腦子亂成一團。我真不敢相信這一事實--我得到媽媽了!我既有如願以償的興奮,又有很深的罪惡感。在胡思亂想中,也不知什麼時候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來,已是快到中午了。在吃午飯的時候,媽媽絕口不提昨晚的事,還主動地和我說著些無關緊要的話,臉上也是一臉的輕鬆。我見狀也感到輕鬆了些。
  到了晚上爸爸回來了,面對爸爸我難免有些心虛。可媽媽仍是那麼鎮定,從她臉上根本看不出什麼異常。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媽媽對我仍像以前一樣,我也漸漸放寬了心,不再把那事放在心上。
  新學期開學沒幾天,這天中午爸爸沒回家。我的性慾又來了。吃過午飯,在媽媽洗碗時,我從身後摟住了她的腰。媽媽明白我的心思,她柔聲地說道:「不行,萬一你爸爸回來怎麼辦?」
  我再三央求,可媽媽就是不答應,最後只好作罷。不過,那天中午我還是撫玩了媽媽的雙腳,也算有點安慰了。
  過了兩個星期,爸爸就出差了,到了晚上媽媽終於又答應了我。那次連著兩個晚上我們都做了。
  從那以後,媽媽幾乎都是在爸爸晚上不回家才答應我的。媽媽是有她的道理的,只有晚上睡覺時才能把家門門鎖從內鎖死,爸爸就算突然回家也開不了門,也不會懷疑什麼。
  媽媽很愛我,可那愛只是母親對兒子的愛。儘管媽媽從來都是無怨無悔,而且在和我的性愛中也能享受到高潮,可我知道,那只是為了我,她是太愛我才願意和我做的。
  做人不能太自私。在我上大學後,我開始結交女孩子,慢慢的就不再向媽媽提出要求了。
  現在我已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我和媽媽的關係仍非常的好,我們從來都沒打算忘記過去的事,這些事又怎麼可能忘記的了呢?我深深地愛著媽媽,如果她願意,我還是想和她做愛的。
  因為我對媽媽除了有兒子對母親的愛,還有丈夫對妻子的愛。媽媽她是我實際上的第一位妻子。
  媽媽,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