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淫浪二奶的故事

我和阿菊是通過流覽色情網站時相互發點子郵件認識的,經過幾次信件來往,我得知她目前二十八歲,是某個大她十歲的包工頭的所謂「二奶」,做二奶已經有了六年的歷史,現在某私營企業象徵性地打工。在這期間,她和她以前的男朋友一直沒有斷絕肉體關係,當然,阿菊晚上是屬於包工頭的,只有白天趁包工頭不在時才能和她的男朋友悄悄偷歡。

阿菊正值性欲旺盛的年齡,生性淫蕩,包工頭年近四十,為了讓阿菊滿足,常常吃一些摧情之類的藥物,使用一些從保健品商店買回的淫具,在床上能夠比較賣力地 弄阿菊,以討取她的歡心,而每當此時阿菊也感到舒心快活,相比之下,她的男朋友雖然年輕,倒顯的還不如包工頭會玩。不過,晚上一個男人,白天一個男人,從肉體上講阿菊倒也是其樂融融。

阿菊在性生活方面雖然有兩個男人供她輪番享用,大多數情況下肉體能得到滿足,但也有苦惱,她對她目前這種所謂「二奶」的生活方式和自己的將來猶豫不決,有時甚至顯得不知所措,但又不想與男朋友過那種窘迫的生活,從她的來信可以看出她和這倆個男人都還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礎,對此我們相互多次通信進行了交流,看起來由於種種因素的限制,她暫時無法脫離目前的這種生活方式。不過,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嫁人也好,「二奶」也罷,只要自己喜歡這種生活方式,感到快樂如意有何不可?

後來,由於多次的信件來往,我們都有了一種相互見面的意願。剛好有一次我出差來到了她所在的城市,約好第二天早上她到我住的賓館來。

剛一見面,她給我的印象是長的不是特別柔美漂亮,可是身材還不錯,小巧玲瓏的樣子是很有女人味!記得李熬說過,女人就是讓你除了一個地方硬,渾身都軟的。我想,她可能就是這樣的一個女人!

由於是老網友了,所以談話也比較放的開,從人生到二奶、到男女性生活,看起來在性生活方面她確實比較激情大膽,神聊海侃了一會,我們就摟在了一起,嘴蓋在了一起,兩個舌頭也絞在了一起。她身上的香水味讓我的「荷爾蒙」更加的活躍,雞巴慢慢地翹起來並不顧一切的頂到了她的身上,好像馬上就準備進入一樣。我一下把她抱起,胸部正對著我的嘴,隔著衣服拱了起來。不到5秒鐘,阿菊就開始低聲的呻吟起來,整個身體開始顫抖。此時,我的一隻手從兩腿之間撫摸著她的敏感的部位,來回的蹭了起來。六月份的天氣,穿的本來就不多,很快就能感覺到下面有了濕熱的感覺。這時我們索性脫光了衣服,相互給對方手淫起來。阿菊用手握住我的雞巴說:「比我的那倆個男人的長多了」。我說:「願普天下的二奶都能夠一女多夫快活無比」。急的阿菊狠狠地把嘴唇壓在我的嘴上,我用嘴唇夾住她的舌頭,用力往嘴裡吸,舌頭直直地被我拉在嘴裡。阿菊疼得使勁哼哼,用手撓我的腋窩。我一笑,張嘴放她舌頭出來。她不停地喘著氣,溫熱的呼吸噴在我臉上。已經鼓得有點發硬的乳峰頂在我的胸膛,有意無意地摩擦著,兩眼淫淫地望著我。我用一隻手摸著她那已經濕的很厲害的騷 說:「阿菊,我想 你!」這是我第一次和她用「 」字,阿菊聽了身子像遭了電擊一樣一抖,呼吸急促,摟我脖子的胳膊變得更緊了,眼睛迷成一條縫,仰頭喃喃的說:「我喜歡!」

我連忙把她仰面放倒在床上,挺著雞巴慢慢地插入,她的陰道果然很緊,由此可推斷出她的那倆個男人的雞巴不是很大,真是可惜了阿菊的這塊「肥田沃土」。我下麵慢慢地抽送,不時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兩手撫摸著那對硬挺的乳房,手指頭捏弄著兩隻勃起的乳頭。一會兒阿菊就急促小聲浪叫起來:「嗯…嗯…啊…啊…」,我呼哧帶喘回應著:「寶貝…你真是個欠雞巴 的騷貨…」。

阿菊一開始還強忍著不敢大聲呻叫,經我一說,大聲喊出來:「啊…我的寶貝…啊…真刺激…我的親哥哥…我喜歡讓你 …」,阿菊已經快高潮了,屁股開始主動扭動顛簸起來,迎和著我的抽送,也一下一下往上挺。我的腹股部撞在她的腹股部上的「劈啪」聲和雞巴在 裡進進出出的「咕唧」聲也快起來,阿菊的倆手抱住我的背部,倆條腿交叉緊緊搭在我的屁股上,發出長長的喊叫:「啊…啊…啊…我受不了啦…」,我上面親著她的嘴唇,手裡攥緊她的乳房,底下 著她的嫩 ,歡愉的快感迅速漲滿我的大腦,我的身體也不由自主地抽動著。一股熱流湧向我的陰莖,能感覺到阿菊陰道肉璧有節奏地收縮,我渾身像通了電流一樣僵直,龜頭一麻,精液從龜頭猛烈噴射出來,深深地射進了阿菊的 裡。阿菊身子一抖,打了幾下擺子,連聲呻吟,腿一軟就放了下來,倆手依然緊緊摟住我,讓我的雞巴緊緊的插在她的陰道裡面,我依然爬在她身上一邊休息一邊享受著性交後的快感。

過了幾分鐘,我的雞巴完全軟了,順勢從阿菊的 裡退了出來。我們倆一同進衛生間清洗了一下,出來躺到床上後,阿菊顯得有些未盡興,抓住我的雞巴來回搓弄了幾下說:「還能不能硬起來?我還想來一下」。我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兩下說:「你真淫騷,你中午不回家就不怕你老公起疑心?」阿菊說:「他白天不回來,再說充其量我也只是他的小老婆,要說戴綠帽子也只能算是半個,身體是我的還由不得我?我想跟誰玩就跟誰玩」。說著,狠狠地在我的雞巴上拽了倆下。我捧著阿菊的臉親了一下說:「看來憑我一個人是不能讓你過癮,這樣吧,我有一個好朋友就在這個城市,他叫楊林,中午我們一起吃飯,下午去他家玩,你看如何?」阿菊顯得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可從未和倆個男的同時玩過,毛片上倒見過不少,看那些女的像是很快活的樣子我就老想試一試,你可別笑話我淫浪,我常有這樣的性幻想,而且一想到有幾個男的在同時 弄我,我這下面就很濕。」說完,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裡猛咂了幾下。我笑著說:「看把你急的騷興又發了,別把雞巴吐出來,我這就打電話聯繫楊林。」

電話接通後,我和楊林簡單寒暄了幾句就說明了我的意思,楊林說求之不得,剛好他是單身,家裡下午也沒人,並與我在電話裡約好了吃飯的地方。掛斷電話後,我在阿菊的倆腿中間摸了一把說:「楊林的床上功夫很厲害,過一會可不敢把你弄的走不動路了。」阿菊吐出雞巴說:「別吹牛,拭過才知道。」這時,我的雞巴因阿菊的舔咂又翹了起來,但快到了和楊林約定的時間,就用手抓住雞巴根在阿菊的兩邊臉頰上摔打了幾下說:「過一會兒再好好 你,趕快穿衣服走,要不楊林等急了。」

我和阿菊趕到飯店後楊林已等了一小會,剛見面阿菊還有些拘束放不開,好在我倆喝啤酒的時候她也喝了一些,不一會阿菊的臉就泛起了紅暈,膽子有些大了,加上酒精的作用,和楊林倆個不時地相互摸捏幾下……

吃完飯來到楊林的家,一進門,我和楊林就幫助阿菊脫光了衣服,我在阿菊的陰部摸了一下,濕乎乎的,對她說:「看來已經迫不急待了。」阿菊瞟了我一眼說:「就你壞。」楊林飛速脫光了他的衣服,抱起阿菊就往臥室走,邊走邊說:「我先弄幾下,雞巴硬了很長時間。」阿菊在楊林的懷裡伸出手捏了一下他的雞巴說:「果然硬的可愛。」我揪住阿菊的一個乳頭向上拉了拉說:「真是個欠雞巴 的騷貨」。說著也脫了衣服跟了進去。

進了臥室,楊林把阿菊放到在床就急著要把雞巴插進去,阿菊坐起來伸出倆隻手分別抓住我倆的雞巴說:「別猴急,讓我先看一看你倆誰的雞巴長的漂亮。」她把我倆的雞巴來回搓弄了幾下,

揉摸了一會卵袋,又分別把倆根雞巴含在嘴裡咂舔了幾下,最後把楊林的雞巴頭含在嘴巴的一邊,張大嘴巴把我的雞巴頭也塞進另一邊,用舌頭尖在我倆的雞巴頭馬眼上來回舔弄,爽的楊林擠住眼睛直哼哼:「嗷…嗷…我的騷 寶貝…把我的老二舔的真爽..」。含了一會,阿菊吐出倆根雞巴,楊林的雞巴頭和阿菊的嘴唇之間還拉了一條細細長長發亮的液體線,看來這傢夥忍不住已出了一些精液。阿菊用手在嘴邊擦了一下,扯斷了精線,在楊林的雞巴上狠狠掐了一把,「嘻嘻」笑了一聲說:「精液有點鹹,看起來你倆的雞巴硬度都差不多,形狀還是能夠吸引住女人的,楊林的比較粗一點,你的要比他的長一些,倆根雞巴我都喜歡。」楊林捧住阿菊的臉親了幾下,把她按倒在床上說:「小浪貨快躺下,讓我也欣賞欣賞你的騷 」。

楊林把阿菊的倆條白嫩大腿分開,在她的屁股下墊了一個枕頭,順手拿起一條毛巾擦了擦 邊流出的淫水,把頭湊到她的陰戶上舔弄起來,不時把手指插在 裡抽送幾下,我則把雞巴插到她嘴裡輕輕抽送,於是她就任由我兩人擺弄起來。因為有楊林在下面給她口交,她顯得有些興奮,非常賣力地咂著我的雞巴,阿菊用嘴唇含著我的龜頭,舌頭在冠狀溝上舔來舔去,還不時用牙輕輕地咬一咬它。我被阿菊巧妙的刺激搞得呻吟了幾聲。阿菊的心中有一種受到鼓勵的感覺,更加賣力地吮吸起來。我用倆手揪住阿菊的乳頭捏一捏,又往上拉一拉,想進一步刺激她的淫興,抬頭看了下楊林,見他用舌頭把阿菊紫色的陰唇分開,在陰戶裡象雞巴一樣進進出出著,然後用舌尖將阿菊的陰蒂挑起來,用嘴把它叼住吮吸。手指在 裡不停地抽動,每次攪動阿菊的身體都打哆嗦。

阿菊哪裡忍受得住雙管齊下的攻擊,身體開始有所反應,開始輕微地扭動著身體。我看差不多了,把雞巴從阿菊的口中抽出來,低下頭和欣雲接起吻來,口中失去了雞巴的阿菊,瘋狂地和我接吻,緊緊地吸著我的舌頭不放。過了一會兒,阿菊扭過頭,倆條腿興奮地蹬來蹬去,微微喘著氣對楊林說:「下麵癢的厲害,快把雞巴插進來。」楊林抬起頭,用手在阿菊的 上輕輕拍打了幾下說:「這下你倒著急了!來,翻過身來,我從後面 你。」阿菊起身跪爬在床上,楊林甩手在她那肥白的屁股上「啪---啪---啪」拍了幾巴掌說:「這屁股真讓人起性。」阿菊隨著屁股的拍打聲也「嗷---嗷」嘻叫了幾聲。楊林把雞巴頭在阿菊的 眼周圍蹭了幾下後才「咕唧」一聲插了進去,隨著雞巴的進入,阿菊的頭晃了幾下,滿足地輕聲哼了幾聲。我也不能閑著,立刻湊上來再次把雞巴放在阿菊的嘴巴上讓她口交,阿菊用手扶著雞巴,張開嘴把雞巴含進去吮吸起來。

這是阿菊第一次同時和二個男人性交,身體內淫浪的欲火被我們的倆根雞巴給 的熊熊燃燒起來,此刻表現的完全像是一個十足的蕩婦。看樣子她的身體在倆條雞巴的同時攻擊下正逐漸走向高潮,全身不時地抽搐幾下。偶然睜開眼睛時顯露出一幅淫蕩癡迷的神態,她用嘴來回套弄我的雞巴的速度明顯加快了,為了把楊林的雞巴與她的騷 之間的角度調整合適,屁股前後左右不停地大幅扭動。楊林看見她身體的反應後笑著說:「看啊,這騷貨快高潮了。」他故意抽出雞巴停下來問:「賤貨, 的你快活嗎?」阿菊正在節骨眼上, 裡怎能離了雞巴,她連忙吐出我的雞巴,嘴裡喃喃地說:「喔…啊…我的雞巴哥哥…啊… 的我真快活…喔…」。楊林又問:「哪裡快活?」阿菊扭著屁股說:「我的騷 快活…啊…我要你快 我…哎唷…」。楊林在阿菊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說:「小浪 ,叫的親一些,我好美美地 你幾下讓你快活。」急的阿菊把屁股一個勁地往楊林的雞巴跟前湊,嘴裡叫道:「嗷…我的親雞巴哥…我的親漢子…快用雞巴 我… 你的賣 老婆….啊…我受不了啦…我的親雞巴爹爹…」。沒等阿菊叫完,楊林就忍不住把雞巴插入 裡狠狠地 了起來。看到阿菊的淫賤樣子,我也忍受不住了,把雞巴插入她嘴裡飛快地抽送了幾下,渾身抖了幾抖射出了精液。阿菊在高潮中承受著精液在自己嘴裡飛射,感覺更加淫穢,她的高潮還在持續著。不時吐出我的雞巴浪叫幾聲:「啊…用力 我的騷 …我的心肝寶貝…啊…哎唷…我的肉雞巴..我的親爸爸…哎喲…」。楊林大幅度地前後抽送了幾十下,閉住眼睛高叫著:「你這個寶貝浪 ,我要 死你!」說完就緊緊爬在阿菊的身上,身體顫動了幾下把精液射進了阿菊的 裡……

休息了一會,阿菊推開楊林,拿起一條毛巾擦了擦從 裡流出的楊林的精液和她的淫水,在我的雞巴上抓了一把說:「剛才楊林把我 的昏頭昏腦,稀裡糊塗地就把你的精液給吞咽了下去」。我問阿菊:「今天痛快了吧?」阿菊說:「我感到很刺激,也感受到了同時與倆個男人玩的樂趣和以前從未有過的爽快。」她接著說:「我有一種相識恨晚的感覺」。說著,又分別在我倆的軟雞巴上唆舔了幾下。楊林撫摸著阿菊的乳房說:「下次我們再玩一些新鮮的花樣,好不好?」阿菊淫淫地說:「樂意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