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嬌妻白薇的故事

我的小嬌妻白薇今年27歲,是我的第二個妻子,整整比我小了8歲,因為年齡相差太多,所以十分寵愛她,幾乎她提什麼要求,我都會滿足她。

當然,有些無原則寵她的原因,是因為她比我當演員的前妻長得還要漂亮、迷人,她是那種有著杭州血統的大連美女,身材高挑、窈窕,腰肢纖細、柔曼,臀部渾圓,乳房堅挺,既纖巧苗條又豐滿性感,皮膚白皙、柔嫩,珠圓玉潤的鵝蛋型臉上,一雙大大的眼睛清澈、明麗,性感迷人的紅唇隨時都讓人忍不住去深吻。

她的性格也是既有南方女性的含蓄、溫柔,又有著北方女子的大方、活潑,再加上她研究生的學歷和文化底蘊,使她更顯得氣質優雅、迷人。生活中她是我的小嬌妻,事業上她又是我的好助手,每次帶著她出席各種社交場合,她都是男人們視線集中的焦點,那些男人們直直的目光,恨不得剝光她身上薄薄的衣裙。

也有很多成功男人在各種場合暗中誘惑她,或色誘或利誘,可她始終不為所動,她對我的愛是絕對忠誠和忠貞的;然而,她又是十分浪漫的,每次在床上,她簡直就是一個小妖精,花樣百出,淫聲浪語,活脫脫一個小淫婦,讓我更加沉迷於她,特別珍惜她,當個稀世珍寶似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最近半年來,她的經歷,不,是我和她一起經歷的這些意亂情迷、如夢似幻的日日夜夜,讓我對她愈發珍惜、更加癡迷……

「老公,有種交換伴侶的黑燈舞會你知道嗎?」那晚,我們剛剛親熱完,她不讓我下來,抱著我在我身下輕輕扭動著問我。

我一驚,因為以前和前妻去玩過,以為她知道了,趕緊敷衍她:「早幾年聽說過。怎麼啦?」

「沒怎麼,今天公司王姐悄悄問我想不想去玩,我沒答應。」她微微喘息著說。

「噢,想不想去呢?」我一聽,覺得帶她去玩玩也許是一件很刺激的事。

「不想。嘻嘻!」她趕緊抱緊我,生怕我生氣,但我覺得她的臉越來越燙。

「哈,想去也沒關係,只是玩玩,不玩出感情就行。」我的下身馬上又有了感覺,不禁輕吻著她的耳垂。

「真的嗎?看著別的男人抱著我、吻我、摸我,你不吃醋嗎?」她的呼吸開始急促,下麵越來越濕……

感覺到她的反應,我的寶貝一下子又堅硬起來,插在她兩腿間貼著她濕濕的花瓣輕輕磨蹭:「不會,親愛的,我愛你,只要你喜歡的,我就喜歡。」

她明顯地被挑逗得愈發興奮了,兩手緊緊抱著我的腰,雙腿也漸漸地分開,氣喘吁吁地問:「那……那……那些男人會不會把手伸進我裙子裡面去摸呀?萬一……萬一……萬一忍不住,他會……會……會不會操……操……操我啊?」

「只要你不反對,什麼都可以。別人想操你,你要嗎?」我也激動得不行,一下子吻住了她。

「我……我……我……我要!噢~~」她狂亂地喘息著,兩手用力抱住我的屁股往下一按,我就深深進入了她……

這一次,因為有了這個刺激的話題在她腦子裡幻想著,她顯得特別激動、狂亂,我也深受感染,同樣激動、瘋狂,折騰了很長很長時間,直到雙方都精疲力竭,才雙雙纏繞著睡去。

第二天晚上,我帶她去了那個我熟悉的交換俱樂部——其實是我一個好朋友的家。到了門口,白薇卻有些害怕了,不想進去,我告訴她:「都已經和主人約好了,既然來了就進去玩一晚上吧!自己把握著見好就收。」她說好,就玩一晚上,這才被我摟著進去了。

進去之後,大家先在一樓客廳喝茶,其實是互挑舞伴,挑好了,兩人就到二樓舞廳。我和白薇進去的時候,二樓已經開始有舒緩、纏綿的音樂了,說明舞會已經開始。一樓也不少人在喝茶、聊天,幾個男人我都不認識。

我們剛在沙發上坐下來,一個高高大大的男人就走過來挨著白薇坐下,白薇顯得很緊張地往我身邊靠了靠,那男人微微一笑,很有風度地跟她搭訕:「小姐的氣質真讓我怦然心動,我有這個福份與你共用樓上優美的音樂嗎?」

看來這個人還算儒雅、不粗俗。白薇大概也看出來,心中已經認可,便紅著臉歪頭看了看我表示徵求我的許可,我故意不看她,起身朝另外一個女人的方向走去。

等我坐下回頭一看,那人已經牽著白薇的手往樓上走,她一邊小妹妹跟著大哥哥似的被牽著往上走,一邊不住地回頭看我,我知道她此刻心裡充滿了好奇、激動,也有些害怕和猶豫。

我眼睜睜看著我的小嬌妻被別的男人牽著,一步一步走向那曖昧、迷亂的沒有燈光的舞廳,心裡「砰砰」地狂跳起來,既興奮,又有點兒酸楚……

我被一種寵愛漲得滿滿的心情支配著拒絕了幾個美女的邀請,一直坐在樓下喝茶,看電視,等我的嬌妻下樓。我想她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一定很緊張,有許多不習慣,會很快就下來的。

半個小時過去了,她沒有下來。一個小時過去了,她也沒有下來。兩個小時了,她還沒有下來……直到兩個小時四十一分,她才滿臉緋紅地出現在樓梯口,梳理得整整齊齊的秀髮已經變得紛亂,薄薄的真絲連衣裙腿部、胸部也有了很多皺紋,小腹處還濕了一小片。

她顯得軟軟的,好像已經沒有力氣往下走,那人想摟著她的腰扶她下樓,她看見我坐在樓下,趕緊掙脫了他,連忙下樓奔到我身邊坐下,一頭偎依進我的懷裡,緊緊抱著我,氣喘吁吁地喃喃喁語:「親愛的,親愛的……我愛你、愛你,一生一世……」

路上,我開著車,她也堅持偎在我身上,滿臉火燙。到家一進門,她站著纏住我,一邊用腳一踢關了門,一邊抱著我狂吻,身體緊緊地往我身上貼,口裡胡亂喁語:「愛……愛……愛……快……快……」

我一邊吻她,一邊伸手進她裙子裡撫摸,天!她那薄薄的小底褲濕淋淋的,像水裡撈出來的一樣,天知道那個男人是怎麼折騰她的。我頃刻興奮得不行,把她濕得不成樣子的底褲往下褪去一點,就急迫地站著進入她了。

她「噢」地大叫了一聲,差點昏了過去,好一會才緩過氣來,趕緊緊緊抱著我亂叫:「搞我!搞我!操……操……用勁操我……」我一把扯碎她的底褲,她立刻把腿分開深深地讓我進入。我把她頂在牆上,一邊狠狠地進入她、撞擊她,一邊深深地吻她、撫摸她……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喘息著說:「親愛的,我……我……我不行了,好軟好軟……大雞巴不許出來,就這樣抱我到床上,再……再使勁操我……」



我就這樣深插在她身體裡,一邊操她,一邊把她抱到了床上,她在我身體下不停地扭動、呻吟,甚至大聲嘶叫,從沒有過的瘋狂、迷亂,愛液不斷地從她的小穴裡汨汨流出,浸濕了她潔白渾圓的美臀,把床單都濕了好大一片……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實在堅持不了,一下子射在了她的裡面,她緊緊抱著我連連亂叫:「啊~~好,真好,射在裡面真好!射得真有勁,真多……」

她不讓我從她身上下來,還讓我的雞巴軟軟地插在她小穴裡不讓出來,抱著我的脖子問我:「親愛的,你怎麼沒找一個舞伴上樓啊?」

「我愛你,就在樓下等你更好啊!」我吻了吻她的頭髮。

「你真好,愛你!等得很焦急吧?」她動情地吻了我一下,壞笑著問。

「是啊,以為你很快就下來的呢,怎麼那麼長時間啊?」我也壞笑著問她。

她臉一下子就紅了,不好意思起來:「時間很長嗎?」

「兩個多小時呢!看來那男人手段不錯哦,讓你爽得都忘了時間。」我輕輕拍拍她的臉蛋。

「你壞蛋,非要人家去,卻又笑話人家!」她輕輕打了我屁股一下。

「逗你吶!只要你舒服、喜歡,多長時間都行,只是別讓那男人把我小心肝愛妻操壞了就行。」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臉,動情地說。

「才沒讓他真操我呢!把他急壞了,嘻嘻!」她調皮地一笑。

「那麼長時間,你們沒做愛啊?」

「真沒做,真的。」她有點著急地解釋:「我發誓,真的沒讓他真正意義上的操我!」

「怎麼,那男人不夠好?還是他那玩意不行?」

「都不是,他很好,人帥,有風度,有教養,很會調情,那玩意也特棒,最後我都差點兒忍不住讓他進去了,」一提到那男人,她下面又開始越來越濕了:「可我想到我愛你,還是強行忍住了。」

「那他怎麼和你調情的呢?」我也開始激動起來,急促地問她。

「他開始很溫柔地貼著我跳舞,」她呼吸急促地告訴我整個過程:「裡面又沒有燈光,我看不見,只好讓他緊緊抱著移動。後來……後來,他就開始隔著裙子撫摸我,先是撫摸背部,然後慢慢往下,然後突然就緊緊抱著我的臀部輕輕愛撫,接著就吻住了我的耳垂……我又激動又好怕,趕緊推開她,可是……可是他勁太大了,我推不開。

這時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唇,我緊緊閉著,可是他的舌頭太強壯、太有力,特男人味兒,一個勁往裡鑽,我就暈暈乎乎地慢慢開啟了我的唇,他的舌頭……一下子就……就……就伸了進來,纏住了我……我……我的舌頭……」她在我身下大口大口喘息著。

「後來呢?」我聽到她說別的男人吻她,覺得特別刺激,雞巴一下子又變硬了,緊貼著她越來越濕的小穴。

「後……後……後來,他手就伸到我裙子裡去了,」她一邊敘述,一邊激動得越來越緊地抱著我:「我本來想把他手拿開得,可是……可是……可是就在這時,我聽到旁邊跳舞的女人『噢』的一聲輕輕呻吟起來了。

知道他們在站著做愛,覺得好刺激好刺激,我也立刻激動得不行,就讓他摸了,不過……不……不過,我告訴他只能隔著底褲摸,他很聽話,就……就……就一邊吻我,一邊隔著我的底褲摸我,他說我都好濕好濕了……他還……還……還拉我的手去摸他的雞巴。」

「你摸了他的雞巴了嗎?他雞巴大不大?」我把雞巴又朝她小穴貼了貼,盡情摩擦那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鮮嫩花瓣。

「摸了,他從褲口拿出來讓我摸,好大,好大啊!又硬又燙,比你的還長一寸,好嚇人的,不過……不過,又好喜歡,我想這麼長的雞巴要是進入我的小穴穴,不知道會多充實、多麼脹。就在我摸著他雞巴走神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時候……這……這……這個時候……」她氣喘吁吁,快說不下去了。

「親愛的,這個時候怎麼啦?」我急切地問。

「他……他……他把手從我底褲邊沿伸了進去,啊……」她開始越來越急地扭動身軀,斷斷續續地接著說:「他的手指頭又強勁又溫柔,盡情愛撫我的小花瓣、小豆豆,他趴在我耳邊說:『小可愛,你香甜的泉水流到你的大腿上了。』

這個壞東西,他突然把我的底褲褪到大腿上,一下子就把他那根大雞巴插到我……我……我的兩腿中間了!我……我……我感到那像一條充滿魔力的蛇就要往我小穴穴裡鑽,我好怕又好想,正在我稍一猶豫的時候,他就進來了一點點,也許是他火燙的大龜頭太大了,我感到了脹,這一脹,我就突然清醒了一些,趕緊掙脫了,然後把兩腿緊緊併著,不讓他往裡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