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女老闆

徐萌自打日本早稻田大學畢業以後,便回國集資開了一家咨詢公司。她自然是這家公司的經理。由於她的公司很小,手下大約有十來個員工。而且人員中除了一個負責接待的員工是個女孩外,基本上都是男士,年齡從二十多歲的男孩子到四十多的以婚男士都有。徐萌此時不過才二十六歲,加上多年在日本生活,受到那裡的氣候影響,皮膚變得十分白皙。而且她本身便是一個讓所有男人都會心動的大美人。並且她在日本學來了很多先進的管理知識,由此也贏得了大家的尊敬。大家工作都十分的努力,這讓徐萌也感到很滿意。

不過,大家如此對待徐萌,不僅是因為她是公司的經理,在這裡還有一個特殊而且隱秘的原因,在所有員工中都心照不宣。唯一不知道答案的就是徐萌。由於業務繁忙,徐萌經常會感覺十分疲憊,儘管在家已經睡了很多的覺,但早上來到公司後還會感到十分的睏倦,經常要先睡上一會兒才會緩過神來。而這就是秘密的所在了。每天徐萌來到辦公室後,她的秘書小張總會給她端上來一杯新沏的咖啡。而在這杯咖啡裡其實已經加入了強效的MF2.在徐萌喝下咖啡後的十幾分鍾後,她便會感到神志昏沉,昏昏欲睡。大約20分鐘以後,徐萌便癱倒在她的座位上人事不醒。接下來就是大家每天上班例行的早鍛煉時間。

大家邊說邊笑的走進徐萌的辦公室,一起動手把徐萌從座位上抬起來,放到辦公桌上,然後紛紛動手把徐萌的衣服統統剝光,一邊印證他們打賭看徐萌所穿的內衣的顏色和款式。把桌上的徐萌剝得一絲不掛後,大家開始抽籤分出先後順序。然後按順序依次的騎到徐萌的身上去,逐個地和徐萌交媾。大家在這個時候會相互探討最新的性交方式體位,並逐一地在徐萌身上做著示範。並且有時還會拿來新式的女用工具在徐萌的肉體上做實驗。大家對這種早鍛煉方式非常歡迎。

每個人從徐萌身上下來時都會一身大汗。從抽到的第一號開始到最後一號干完。

整個運動時間從早上九點往往要持續到十點半左右。其中包括恢復徐萌體態衣著的時間。所以每次每人干徐萌的時間要根據報名人數的多少來規定,當然,每次性交可以允許兩個甚至三個人同時進行。如果有人想要在徐萌的陰道及子宮深處射精的,必須提前一天準備好自己服食的避孕藥物。以免因避孕措施不當造成徐萌懷孕。經大約的計算,徐萌平均每天在辦公室裡被肏十二人次之多。平均每天的被射精量在500 毫升左右。徐萌的陰道、肛門、雙乳和口腔內每天被陰莖抽插的總量在一萬次以上。大家都很關心徐萌,徐萌的陰道由於每天過度的抽插而出現鬆弛擴大的現象,大家經常會從自己家中帶來各種品牌的偉妹和緊陰水來給徐萌使用。保持徐萌陰道的緊繃度和彈性。徐萌是大家的性愛寶貝,或者說是公用性用品。

最早實施這項活動還是在一年前,徐萌的公司剛剛開業不久。新來的小伙子陳新剛從學校畢業,便來到這家公司裡上班。他沒想到經理竟然是一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女孩。而且還是一個令男人性慾高漲的美女。他驚訝之餘更是讚歎不已。由於天天和同事們在一起工作,熟了說話自然就不拘謹了。一次他和主任老張聊天不免談論到經理,老張是他的領導,年紀四十多歲,已經結婚並有孩子了。

可是由於經常跑業務的關係,他還是總喜歡上歌廳去泡小姐,他的性慾很旺盛,私下聊天時常常和大家聊他的花花經歷。那天陳新和老張偶然聊到了徐萌,並且陳新對這位女經理頗為讚歎了一翻。老張聽罷,壞笑著問陳新:「是不是特想幹徐萌經理?」陳新笑著說:「我打飛機都是衝著她,而且和女友做愛時還經常把女友想像成徐萌經理,然後幹得特有勁!」老張聽了哈哈笑了起來「是呀,是呀!

是男人都想上她!」然後他想了一會忽然問陳新:「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敢不敢上她?」陳新說道:「如果真有這個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的幹她一翻!不把徐萌的嫩屄肏爆了我都不下來!」老張聽完這話便小聲對陳新說:「行,只要你聽我的,我讓你天天都能肏她!」陳新高興的答應了。

第二天一早,陳新來到公司的時候,看到老張已經提前來到了。對於前一天的談話陳新一直就沒有當回事,只當是酒桌上的笑談而已。而老張看到陳新後除了笑了笑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示。八點半時,同事們陸續都來上班了。徐萌經理也姍姍的從大門口走了進來,今天她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半袖無扣薄綢上衣,敞開的衣襟裡面是一件淡蘭色的齊胸緊身薄緞連衣裙,裙子的下擺貼身的遮住了大腿的上半部分,兩條修長曲線誘人的小腿筆直的露在外面。一雙纖纖玉足上蹬著一雙今年夏天最流行的黑色細帶匝腰薄底高根涼鞋,不但稱出了她一雙精巧細緻的美足,連她那五個整齊排列在一起的五個腳趾都顯得玲瓏小巧,徐萌夏天從不穿絲襪但她的雙腿卻像穿了絲襪一樣的光潔細嫩。今天的她看起來顯得有些特別,除了一貫的甜甜的微笑和清澈的雙眸外,一頭修剪成長穗的秀髮今天變得越發的直順,如同一匹烏黑閃亮的絲綢一般。原來徐萌去做了離子燙。難怪原本就十分俏麗的美女今天顯得格外誘人。加上她這一身清新的裝束下襯托出苗條的身姿,就彷彿是明星一般。陳新看得發傻,不覺得下面早已挺得高高的了。徐萌走過陳新的辦公桌時,他竟然忘記了向經理問候。徐萌笑著對他說:「喲?今天小新怎麼變傻了?平時那張甜嘴今天怎麼卡殼了?」陳新這才醒過悶來,紅著臉連忙磕磕絆絆的說:「哦,哦,是,徐經理早!徐經理今天,好,好漂亮啊!」徐萌聽了呵呵笑了起來說:「謝謝!是不是嚇著你了?你別這麼緊張好不好?呵呵。」

說完徑直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陳新呆呆的站在那,半天沒醒過神來。低頭一看自己的褲襠中間足足挺起了三寸多高,半天沒見下去。他急忙坐了下去,好在沒有別人看到。可是心裡卻靜不下來了。不時的衝著徐萌的辦公室門發傻。

今天的工作特別忙,作為主任的老張今天一來便把所有的人員都派到外勤接定單去了,辦公室裡只留下了他和陳新兩個人。這時老張走到陳新傍邊看了一眼徐萌辦公室的門,面露笑容的輕聲對陳新說:「還記得昨天晚上酒桌上我跟你說得話嗎?」陳新一愣隨即想起了那些酒後的交談,臉一下變紅了,他看著老張緊張的點了點頭。老張笑了笑小聲的對他說:「那好現在你去接一杯咖啡過來。」

陳新疑惑的看了看老張連忙起身去咖啡機處打了一杯濃濃的咖啡過來遞給老張。

老張隨手從兜裡掏出了一個類似康泰克一樣的膠囊。然後將膠囊擰成了兩瓣,從裡面露出一些白色的藥粉出來,老張把把白色的藥粉統統倒進了咖啡裡,然後用小勺攪勻。接著對陳新說:「現在你去把這杯咖啡送到徐經理那裡去。記住自然一點。」陳新看著這杯咖啡問道:「這是什麼?」「待會兒你就知道了。」老張說完詭異的笑了笑接著說「瞧你剛才見到徐經理那副熊樣,老二挺得快要出來了。

難道你現在就不想去幹她?徐萌今天打扮得這麼漂亮,哪個男人能不心動呢?」

想到方才徐萌那副消魂的模樣,陳新一下子精神了起來。雙手接過那杯咖啡,興奮的看了一眼老張說:「給她就行了?」老張裂了裂嘴說道:「別那麼囉嗦行不行?膽小就跟你座位上發呆去!」陳新吐了吐舌頭,笑著端起咖啡向徐萌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敲門之後,陳新覺得心臟狂跳不止,在裡面傳來「請進!」一聲清脆的聲音後,他小心的推開辦公室的門。徐萌此時正伏在電腦前辦公,抬頭看到陳新手捧一杯咖啡走進來時,笑著說:「啊,謝謝你!幹嗎這麼客氣。不會是向美女獻殷勤來了吧,呵呵!」陳新把咖啡遞給了徐萌後笑著說:「不,不是的。今天大家工作都很忙,一早就都出去跑業務了。所以才由我給您打杯咖啡,不過,您今天的確真的很漂亮!是有什麼喜事吧?」徐萌笑著說:「呵呵,其實沒有什麼事。

只是前一陣子太忙了,昨天也沒睡好覺。今天早早出來做做頭髮也顯得精神精神。」

說完接過咖啡在嘴邊微微喝了一口,說道:「嗯,味道不錯!我正想提提神呢,不然都要睡著了。謝謝你!」陳新客套完後,轉身走出了經理辦公室。老張連忙問他:「怎麼樣?她喝了嗎?」陳新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我見她喝了一小口,就出來了。」老張聽了這話嘴角露出了一個壞笑。「行了,等好吧!」說罷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上去了。陳新趴在自己的桌子上望著徐萌的辦公室發呆,心裡時而想像著徐萌在裡面的情景。時而回想著徐萌窈窕的身姿和迷人的面容。忽然肩膀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猛抬頭看,卻是老張。「還發呆呢!都半天了,起來,跟我走!」陳新站起身來,跟老張走著。他們來到徐萌的辦公室門前停住腳步。

老張回頭看了一眼陳新,然後抬手敲了敲門。然而裡面沒有反應。老張高聲叫了一聲「徐經理!」,依舊沒有響應。老張嘴角笑了笑,伸手推門而入。

來到辦公室裡,看到徐萌歪著頭整個身子癱在靠背椅上,昏昏的睡著。桌上的咖啡杯內早已空空如也。老張呵呵笑著拍了拍陳新的肩膀說道:「成了!來幫個忙。」說罷領著陳新走到徐萌的身旁。老張伸手到徐萌頭前探了探徐萌的鼻息,順手在徐萌的臉蛋上摸著,然後淫笑著對陳新說:「嘿嘿,怎麼樣?聽我的沒錯吧!嘿嘿,現在這個妞就是屬於你和我的了。」陳新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切,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道是真的?方纔還是自己憧憬和渴望的女經理,馬上就要成為自己胯下待宰的羊羔了。「別發愣小子!來幫我一把,把她抬到辦公桌上去。」老張一邊抱起徐萌一邊向陳新叫到。陳新連忙上前搭住徐萌的兩條腿,和老張一起把徐萌從靠背椅抬到桌子上。

看著徐萌癱軟的嬌軀毫無防備的A字形平展在寬大的桌子上,顯得是那樣無力柔弱而楚楚動人。自己的老二又一次的硬挺了起來。老張拍了拍陳新的肩說到:「小子,你先站到一邊去,我來教教你怎麼樣來玩這個女人!」陳新乖乖的站到了一旁去觀摩。只見老張走到徐萌身旁,伸手摸了摸徐萌的一頭如絲一般的秀髮,然後把手放在徐萌的臉蛋上撫摩了起來,他用食指輕輕的按在徐萌的嘴唇上向下撥開,露出她那潔白的牙齒。接著老張低下頭去用嘴壓在徐萌的嘴唇上,將徐萌鮮嫩的櫻唇吸進嘴裡允吸了起來,彷彿品嚐著一盤好菜一樣。他捏住徐萌的兩腮,迫使徐萌張開嘴巴,然後把自己的舌頭伸進了徐萌溫潤的口腔中用力的攪拌起來,他捲起了徐萌的舌頭不停的舔動著,並把那香舌捲進自己的口中輕輕的咀嚼著,同時和徐萌交換著口中的唾液。老張嘴不停的侵犯著徐萌的嘴,而手也並沒有閒下來。他的左手緊握住徐萌粉嫩的脖子把玩著,然後順著脖子向徐萌的胸脯摸將下來。隔著衣服一把攥住徐萌右邊的乳房揉捏起來,嘴裡還不時發出「嘖,嘖」的允吸的響聲。

當他把徐萌兩隻乳房揉過之後,便站起身來,將徐萌翻過身去,剝掉了她的那件白色的外套,接著又扒下那條淡蘭色的連衣裙。這時躺在辦公桌上的徐萌身上只剩一件玉色的蕾絲紋胸和一條同色半透明的三角真絲內褲了,而內褲下面隱隱露出一塊黑色的印記,「沒想到徐萌竟然穿得這樣騷?」這點有些出乎陳新的預料。徐萌的身材十分的好,不但身材勻稱,而且肌如凝脂,白嫩細潤,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兩條修長的玉腿筆直而勻稱的伸展在桌面上。老張這時迅速的脫掉了自己外衣,只穿一條內褲。跳上辦公桌盤腿坐著樓起徐萌,讓徐萌仰靠在自己大腿上,低下頭去親吻徐萌的嘴唇,同時右手按在徐萌右邊的胸罩上,輕輕的揉搓了幾下,然後便把整個手掌伸進乳罩裡不停的大力揉搓起來。而左手則順著徐萌的腹部滑到了她的襠部,一隻大手先在徐萌的內褲外面撫摩了幾下接著便整個滑進了內褲裡面,在徐萌的陰部蠕動起來,內褲由於手的原因被撐得變形誇張,但從外面依舊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張的手指在徐萌肉縫中上下摩擦的動作。

陳新此時早已張大了嘴巴,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一切,褲襠被頂得高高的快要撐破了褲襠。老張在玩弄了一會之後,把手從徐萌的內衣內褲中抽了出來,然後仔細的把徐萌的胸罩和內褲從她身上脫了下來,接著又脫掉了自己的內褲。徐萌這時全身已經被剝得赤體精光,除了腳上的那雙性感十足的細帶高根涼鞋外可謂一絲不掛。「知道為什麼不把她的高跟鞋脫掉嗎?」老張回過頭來淫笑著問陳新,「因為她這款高根涼鞋設計得十分性感,尤其是穿在徐萌的這雙玉足上,很誘人!」陳新達道。老張笑了笑,輕輕的說:「因為只有妓女在干炮的時候才會穿著高跟鞋,而且像她穿的這款高跟鞋也只有妓女才會去買。」陳新聽罷感覺眼前的景象頓時令他充滿了幻想。彷彿徐萌是一個絕色的風塵女子,打扮得如此性感就是為了要勾引他們,而徐萌此時在陳新眼中怎麼看都是個誘人的妓女。

此刻面容安靜而無辜的徐萌靜靜的躺在辦公桌上,全身的肌膚在燈光和窗外的陽光下顯得潔白而細膩。兩隻圓潤挺拔的乳房彷彿凝脂,兩粒粉紅色的乳頭高高的挺立在白玉的峰頂上。纖細的腰肢沒有一絲多餘的脂肪。在市內柔和的燈光下整個軀體反射出均勻而細潤的光澤。兩條修長勻稱的大腿間袒露著一小叢黑色的叢林,柔軟亮澤的陰毛濃密而有序的覆蓋著稍稍顯露出來的粉紅色的微微濕潤的桃園洞口。彷彿散發出陣陣的芳香。陳新頓時感到一股熱血猛得衝上了頭頂,胸中一陣狂跳。徐萌的身體太美了!他不禁讚歎起來。而令他驚奇的是,老張的陰莖竟然還是軟榻榻的耷拉著,絲毫沒有興奮的跡象。難道面前這麼美麗誘人的身體竟然不能激起他的性慾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褲襠幾乎快要給撐破了。老張看了一眼他,笑了笑說:「以前沒怎麼玩過女人吧?其實脫光了以後她們並沒有什麼區別,見多了也就不覺得怎麼樣了。徐萌的身條不賴,但也不至於讓我看幾眼摸幾把就勃起的,關鍵是要怎麼去玩才行。」說完他撫摸著徐萌柔順得絲一般的長髮,然後抓起一把長髮包住自己的雞巴便搓了起來。搓了一會又把雞巴在徐萌的臉頰上不停的蹭著,不是用雞巴左右抽打著徐萌的臉蛋。接著他伸手捏住徐萌的兩腮迫使她張開嘴,然後毫不猶豫的把雞巴整根塞入徐萌的口中抽動了起來。

他兩手夾住徐萌的頭固定在桌上,下身不停的迅速的在徐萌的嘴裡抽插著,不時將嘴裡的唾液從裡面帶了出來。接著他俯下身去,雙手分開徐萌的兩條大腿,把整個頭部埋在徐萌大腿根部,用臉頰摩擦著那長滿柔軟細毛的陰戶。然後他用手指輕輕將徐萌的兩瓣大陰唇向兩邊撥開,露出了裡面粉紅色的肉芽和兩瓣嫩芽當中誘人的蜜穴。老張毫不客氣的把嘴蓋在了上面,並開始用舌頭在肉芽當中自上而下的舔動了起來,隨著一下一下的舔舐不時發出允吸的嘖嘖聲。而此時他的陰莖也並沒有因他口腔的運動而稍有停滯,繼續上下擺動著臀部,將陰莖在徐萌的嘴裡不停的抽插攪動著。每一下都深深的插進徐萌的咽喉裡。老張的雙手也不時在徐萌白嫩的大腿上遊走著,偶爾還扣弄著徐萌的屁眼和陰道。

陳新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雙眼彷彿已經冒了火,雞巴漲挺得快要爆炸了一般。老張正仔細的玩弄著,猛的一抬頭看到了陳新的樣子,嘻嘻的笑了起來。

然後立直了身子騎在徐萌的臉上,陰莖依舊插在徐萌嘴裡。抬手召了召陳新說:「小陳,憋壞了吧?別傻站著,來,過來玩她吧!」聽到這話,陳新迅速的衝了上去,伸手就往徐萌的大腿上摸。然後幾下脫掉了褲子,整個趴倒在徐萌身上抱住就親。一把抓住奶子張嘴就咬起來。老張看到陳新猴急的樣,笑著站了起來,把雞巴從徐萌嘴裡抽了出來,跳下辦公桌去,轉身坐在靠背椅上看著辦公桌上表演的淫褻的一幕。陳新壓在徐萌的身上不停的親吻著她的嘴唇,雙手用力的揉捏著兩隻羊脂般細嫩的奶子,高高挺起的陰莖不停的上下摩擦著徐萌的陰戶,陳新此時興奮得就像一頭動物。眼看著自己平日垂涎不已朝思慕想的美人,現在正赤身裸體地被他壓在身下隨意的玩弄,而且手心傳來徐萌滑嫩細潤而溫暖的肌膚的感覺,就感到越發的激動不已。就像老張方纔那樣細緻的撫摩著徐萌全身的肌膚而每一撮毛髮,一條舌頭幾乎舔遍了徐萌全身。

陳新的呼吸越來越重,臉色也憋得通紅,頭上的青筋突突直跳。抬眼渴求得看著老張。老張嘿嘿笑了起來說道:「OK!沒問題,第一炮就由你來幹她!」



陳新聽罷興奮的裂嘴樂了起來,接著迅速掰開徐萌的大腿,把雞巴頂在徐萌的陰戶上,對準小穴後,腰猛得向前一頂,「噗」的一聲,將半個陰莖插進了徐萌的屄裡。徐萌的陰道很窄很緊,才插進一半就感覺有些吃力。好在剛才老張和自己事前玩弄了她半天,使得徐萌的陰道內多少分泌了些潤滑液,所以插入的時候還不算很費勁。陳新抱住徐萌的大腿,微微將陰莖向後抽出些許,然後使勁往前一頂,一下將正根雞巴完全沒進了陰道,也許是力量太大的原因,昏迷中的徐萌也疼得哼出了聲。

整根雞巴完全插進陰道,他的小腹和徐萌的陰阜緊緊的貼在一起,沒有一點縫隙,兩人的陰毛也交纏在一起,他甚至感覺到徐萌那柔軟纖細的陰毛搔到了他自己那低垂的肉袋,隨著徹底的進入,陳新體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挺如鐵的大肉棒被徐萌窄小濕潤的肉穴緊緊的包裹著,這種強烈的壓迫的快感刺激著陳新的大腦,很明顯徐萌已經不是個處女了,他在插入時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當陰莖全部插進去後,他轉過頭來看了看老張皺了皺眉苦笑的搖了搖頭。老張笑著問道:「怎麼?她已經不是個雛兒了嗎?好像沒聽說她有男朋友,這麼漂亮的妞不知道誰有福氣先嘗了她的鮮?真是可惜了!不過沒想到她已經是個被別人玩過的爛貨了。那你就放心的肏她吧,就當她是個婊子。」陳新聽了開心的點點頭繼續自己的動作。漂亮的女經理今天終於讓他幹上了。他用力的抽動著陰莖,又猛的插進去,陰莖全根沒入陰戶,同時龜頭觸到了徐萌的子宮頸口,而他的龜頭每撞到子宮一下,徐萌的陰道便會抽動一下,顯然她同樣感受到了這種刺激。隨著陰道抽搐的漸漸頻繁,陳新也感覺到抽插也逐漸變得順暢起來,原來是徐萌的陰道在受到陳新陰莖摩擦刺激後開始分泌出一些潤滑液淫水,幫助陰莖更加順暢的運動。並且隨著陳新活塞運動的加快,肉穴裡開始發出「噗唧,噗唧」的聲音,而且聲音隨著抽插頻率的加快而變得頻繁而響亮起來。

陳新雙手握住徐萌兩隻乳房用力的揉搓著擠壓著,兩隻白嫩的酥乳被陳新兩只大手擠壓成各種形狀顯得誇張而詭異。陳新一邊幹著徐萌一邊探下頭去親吻著她的嘴唇,並把舌頭伸進徐萌的口中試著絞弄吸吮徐萌的香舌,把她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嘴裡吃著。肏屄時發出的「噗唧」聲和親吻時發出的「吱吱」聲以及辦公桌晃動時發出的「咯吱「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美妙動聽的音樂進一步刺激著陳新的大腦,促使他更加瘋狂的挺動腰肢更深的姦淫著他跨下的肉體。徐萌美麗的面容在他的眼中就像是一個催情劑,讓他把許久以來壓抑在內心的對徐萌肉體的渴望更加猛烈的爆發著,漸漸失去理智。他吐掉徐萌的舌頭,並將一口濃痰狠狠的啐進徐萌的嘴裡。然後他立起身子,雙手攥住徐萌兩隻腳脖子將兩條腿拉起來舉到徐萌肩膀的上方,使得徐萌的後腰往前彎了起來,臀部離開桌面高高的翹著,整個陰戶完全暴露出來幾乎與桌面並行。而陳新則繃直了身體,將陰莖垂直的插進徐萌的陰道中,像鑿地鑽一樣猛烈的砸了起來。這種姿勢使陳新能夠最大深度的插入,並帶來強烈的快感,陳新舒爽得大叫。

而與此同時徐萌的口中也發出了連續不斷的呻吟聲。聽到徐萌叫床陳新倍感激動「原來平日裡優雅清純的徐經理竟然也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居然被我幹得直叫床,看來她的確夠騷夠爛的!」陳新心裡如此念道,接著便像對待外面的廉價妓女一樣的瘋狂的猛幹起來,再無一點憐香惜玉的感覺,他迅速的抽插著,甚至感覺恥骨由於連續猛烈撞擊到徐萌的襠部而帶來的疼痛。隨著抽插頻率超負荷的加快間歇越發短促,終於隨著陳新一聲大叫,他的雙手象鐵箍一樣緊緊摟抱住徐萌的身體,屁股向前猛挺壓住徐萌的陰戶,滾燙的精液在陰道深處爆炸開來,大量的精液黏附在陰道壁上並迅填滿了徐萌子宮的各個縫隙,隨著陰莖有節奏的抽搐將一股一股的白濁的精液全數噴射進徐萌的體內。這過程大約持續了三分鐘左右,而後陳新精疲力竭的癱倒壓在徐萌的身上。享受著性高潮過後身體的那種徹底的鬆弛的舒適感。

他一動不動的壓在徐萌身上嘴巴壓著徐萌一側的乳頭,口水從無力的張開的嘴角中流淌出來順著乳房淌到了桌面上,變軟變小的雞巴依舊塞在徐萌注滿了精液的陰道裡。突然陳新大叫了一聲猛得從桌上跳了起來,臉色煞白驚慌失措的大叫著。老張急忙叫住他問他怎麼了。陳新驚恐的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我射在她裡面了!我射在她裡面了!她要是懷上孕該怎麼辦?!那我可怎麼辦?我該怎麼辦?!」說完他轉身衝到桌子前,猛地一把分開徐萌的大腿,掰開陰戶粗暴的把手指插進徐萌的陰道裡用力往外掏著精液,接著他又從桌子上抽出一張餐巾紙來裹住手指用力插進陰道深處使勁往外扣。大量白濁的精液順著陰道流到桌子上看起來顯得十分猥褻。由於射進去的精液數量太多,掏了幾遍都沒掏乾淨。陳新氣急敗壞的一拳砸在徐萌的小腹上,「噗` 」的一聲,從陰道口噴濺出幾道精液灑到桌子上,徐萌也吃痛的哼了一聲。老張見狀急忙走上前去攔住了陳新,說道:「沒關係!沒關係!不就是射在她裡面了嗎?OK我有法子解決,你放心吧!」

陳新聽到老張的話兩眼象看到救世主一般充滿著急切和渴望,激動得說:「張叔!你真的有辦法嗎?救救我!」那樣子看上去就差給老張跪下了。老張呵呵笑了起來說:「別那麼緊張行嗎?我保證沒關係的,先讓我玩完了她在辦好嗎?」陳新看到老張這麼一副自信從容的樣子知道此言不虛,也便放心了下來,連忙閃到一旁說:「是是是,張叔我全靠您啦!您先玩著!您先玩著!」老張走到辦公桌前看了看躺在桌子上的女人。

這時的徐萌仰面平躺在桌子上,雙腿十分誇張的向兩邊分開著,頭歪向一側,閉著雙眼,小嘴微微張開了一道細縫,雙頰由於方才激烈的性刺激的緣故而略見紅暈。一肩柔順得像絲絹般的秀髮顯得有些凌亂,整張臉因這凌亂卻越發顯得嫵媚妖冶。瑩白而線條勻稱的肉體極具質感散發著迷人的性的氣息。而下腹漬滿白色淫液的濕露的陰毛下面那粉嫩的肉洞中,流出的大量的白濁粘稠的精液沿著陰唇的褶皺流淌到桌子上並積聚成隆起的一攤。這自然的曲線美的兩旁徐萌那兩隻纖巧細潤的玉足配合著伏帖繫縛在腳面上的黑色高根涼鞋的細帶纏繞出的美麗性感的線條,這一切構成了一幅美麗而散發著淫樂氣氛的藝術畫面。這景象深深的觸動了老張性慾的神經。一個強烈的性慾望刺激著他的大腦。他很久沒有玩過這麼標誌而性感的女孩了。當年他來到這家公司應聘時第一次見到徐萌便被這女人的魅力所深深的吸引住了她的一顰一笑都像電流一樣震撼著他的內心。那時他便有了一個慾望,希望能在將來的某一時刻佔有這個女人並完全征服她的靈魂,他要讓這個女人變成他跨下的淫獸。今天他將實現這個願望的第一個步驟。

他俯下身去伸手輕輕握住徐萌的纖纖玉腳,低頭親吻著徐萌的腳背並將玲瓏的腳趾含在嘴裡吮吸著,然後用舌頭沿著腳踝和小腿一路舔了上去。在他看來女人和高跟鞋是不可分的,對於現代女性來說高跟鞋幾乎成了她們性感因素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他很喜歡干穿著高跟鞋的姑娘,正如他方才對陳新所說的,只有妓女才會穿著高跟鞋被干,他也同樣喜歡幹那種淫蕩的女孩。而且今天徐萌穿的高根涼鞋是今年最為流行的款式,幾根設計得十分簡單細細的帶子輕巧的將鞋子纏繞在女人的腳上,女孩的雙腳看上去似乎根本沒有什麼遮擋,卻由此把女人的雙足和小腿修飾得更加動人,這真是無意中的收穫。「穿這樣的高根涼鞋簡直就是為了勾引男人!」老張心中暗想。女孩總是喜歡在最安全的情況下把自己打扮得十分風騷。讓男人性趣盎然卻無的放矢。然而一旦這種安全被打破時她們就會成為男人們襲擊的獵物和發洩性慾的最佳對象。所以那些被強姦、輪姦、姦殺的女孩都是自找的活該。她們之所以受到這種下場她們內心的風騷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從原始的動物性來看,將自己裝扮起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吸引異性的注意,而吸引異性的目的在於交配和繁殖。基於這種觀點的考慮,老張在幹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時從不憐香惜玉。因為他認為他從骨子裡就把她們看得很賤,都是些發騷的母狗而已。今天徐萌也要為她自己的愚蠢行為付出沉重的代價,這也是她自作自受。而老張之所以今天先讓陳新這個小男孩幹她,就是為了要在一旁欣賞讓一個比徐萌還小幾歲的男孩姦淫徐萌的好戲,這是給徐萌的第一個懲罰。而下面將由他來逐步完成對於徐萌的處決。

他的舌頭順著徐萌的腿彎舔過了她大腿內側的肌膚,並用手掌將唾液均勻的塗抹在徐萌的大腿上。然後他低下頭去貼近徐萌的陰戶,仔細的觀察著徐萌黏濕的陰毛和那微微張開的掛滿濃稠精液的粉嫩的肉穴。並用鼻子湊過去聞了一聞,一股濃烈的性交的氣味衝進了他的鼻囊。他用右手的中指撥開兩瓣小陰唇,粘著精液「噗滋」一聲將中指全部插進了徐萌的陰道中。這時徐萌發出了「嚶“」的一聲呻吟。「看來這小妞被插得爽了。」老張得意的想著。然後中指貼著陰道壁刮弄了起來,「嚶~ 嚶,嗯~ 嗯,安~ 安……」徐萌發出了一連串的嬌喘聲。而且他同時感到了徐萌的陰道開始蠕動收縮起來。「真他媽夠騷的!」老張暗自罵了一句。徐萌居然被強姦得很爽,表現出了性需求。這點似乎有些出乎老張的預料。看來已經不需要什麼前戲了。老張把手指從徐萌的陰道中抽了出來,手指尖上從裡面拉出來一長條透明的黏液,這是徐萌陰道裡的分泌物,說明她已經準備好隨時接受插入了。這時老張用膝蓋撐住徐萌分開的大腿,將身體騎了上去,他抓著徐萌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陰莖上下套弄了一會,然後扶著挺立的烏黑粗壯的陰莖頂在徐萌的陰道口上,對準以後將陰莖緩緩的插入陰道裡面去,並且整根沒入。

由於陰道裡充滿了陳新的精液和徐萌方才被挑逗出來的淫水,所以插入的過程非常順暢,龜頭一下子便頂到了子宮口。徐萌的陰道此時一縮一縮的緊緊裹住老張的雞巴,這個就是給他小弟弟做的全身按摩,而龜頭壓在徐萌的子宮頸口上就像是被一張小嘴吮吸著一樣,弄得老張心裡直癢。他雙手扶住徐萌的膝蓋,微微前傾起身子紐動腰部一點一點開始在徐萌的陰道裡抽插開來,每次陰莖抽出時都僅僅留龜頭在裡面,而整個頸部都退出在體外,從陰道裡傳出「滋……」的綿長的一聲,而後又整根深深的一插到底,發出「噗……」的一聲大響,更有徐萌嘴裡發出「啊` ……!」的一聲消魂的叫床聲配合著情緒。漸漸老張抽插的速度慢慢變快了,而且每次抽插的深淺也不盡相同。他此時的陰莖就彷彿是大提琴師手中的弓弦一樣隨意的在徐萌陰道裡游紉著,將「噗滋,噗滋」的打泡聲和徐萌「嚶嚶~ 啊啊……」的叫春聲隨意的編制在他演奏的節奏裡,而且是那麼自然而動聽。在整個演奏過程中他不時地調整著「提琴」的位置和演奏姿態,以便奏出不同的和弦,他時而抬起徐萌的大腿將她的身體側轉過來從斜刺著進入,時而將姑娘調成俯臥式從後面重炮轟擊,時而又把徐萌團成一個肉球跨坐在上面穿刺不已。一系列的做愛姿勢和方式看得陳新目瞪口呆,他以前總覺得自己的床上功夫已經十分了得,可今天看到老張這麼干徐萌自己真覺得慚愧不已。

在姦淫的近一個小時裡,徐萌的每一寸肌膚都佈滿了老張玩弄的痕跡,她的身體就像折紙遊戲一樣不停的被老張翻來覆去的擺弄著,由於被插得太過興奮,昏迷中的徐萌也微微翻動著白眼,張著小嘴不停的喘息和呻吟著,許多口水自嘴角毫無節制的流淌在臉頰上灑得四處都是,插著插著忽然徐萌悶哼一聲,白眼向上一翻,脖子一梗身子繃得直挺挺的,兩條大腿不停的抽著筋,同時老張感覺到徐萌的陰道猛得收緊,死死的箍住自己的雞巴,一股灼熱滾燙的黏液從陰道深處奔湧出來,噴灑在自己的龜頭上,大量的黏乎乎熱騰騰的液體包圍著自己的陰莖填滿了狹小的空間。接著緊繃的陰道內壁開始迅速的快節奏的收縮蠕動起來,像小嘴樣吮吸著自己的陰莖,將粘稠的體液塗抹在肉棒上。原來徐萌高潮而洩出了陰精。老張感到激動不已,能在迷姦的情況下第一次做就把徐萌干到了高潮,自己的功夫看來的確不錯!這一切陳新也完全看在了眼裡,看著徐萌被幹得發騷浪叫直到被老張干到高潮,這都深深的刺激的他的大腦。方才射完精的肉棒現在早以堅挺如炬,狠不得馬上衝上去推開老張把雞巴插進徐萌的屄裡狂肏.

這時的徐萌就像死人一樣無聲無息的筆直的躺在桌子上,任由老張在她下面動作著,屋子裡頓時顯得安靜了許多,除了皮肉碰撞時發出的「啪啪」聲和抽插陰道時發出的「噗滋」聲越發清晰。而徐萌剛才洩過大量的陰精由於抽插的原因而被帶出了體外,陰戶上頓時污濁一片,老張烏黑的肉棒上沾滿了白色溷濁的黏液,並且有大量的白液隨著抽動而飛濺到四處。陳新看到這情景實在忍受不住了,走上前去,用一種哀求的聲音對著老張說:「張叔,我實在受不了了,讓我再插插吧!」老張這時幹得正爽,回頭看到陳新那副可憐的樣子頓時覺得好笑,說道:「我可正在幫你解決徐萌的懷孕問題呢,她的屄我不能讓你肏,不過你可以干她的屁眼兒,在裡面射也沒關係。」陳新聽了十分高興,立刻衝上前去。老張這時平躺在桌子上,把徐萌背朝上的趴在自己身上,繼續抽插著她的陰戶,而陳新則跪在徐萌身後,掰開徐萌的屁股,用手指伸進屁眼扣了扣,感覺有點乾澀,便隨手在桌面上抹了抹徐萌濺出來的淫液塗在屁眼裡,然後用手扶住自己挺漲的肉棒頂在肉洞上,一點一點將陰莖從徐萌的屁眼插了進去。才一插進去便感覺到徐萌的屁眼裡比她的陰道還要緊,看來還從沒有人從這裡插進去過,所以這回也算是自己給她開了一回苞。

他騎在徐萌屁股上,盡力將整根雞巴全部插進徐萌的直腸裡去,才插到一半就感覺到徐萌體內的腸子蠕動的十分厲害,不時從下方的衝撞著自己肉棒,而且節奏十分整齊。他才詫異了一下便意識到那是老張在徐萌陰道裡抽插的陰莖在沖撞著自己,原來陰道和直腸之間只隔了很薄的一層肉壁,兩根粗大的肉棒同時插在姑娘的身體裡,隔著薄薄的肉壁相互摩擦擠壓頂撞著,那瞬時產生了一種特殊而奇妙的感覺,彷彿徐萌的陰道便活了,這情景從外面看起來顯得極其淫穢和放蕩,兩隻肉棒在彼此的挑逗中發生默契,用同一個頻率的速度同時幹著徐萌,而這也加大了姦淫徐萌的興趣。終於在一系列的迅速的抽插後兩個人同時達到了高潮,一起在徐萌的體內噴射出大量粘稠的精液來,迅速灌滿了徐萌的陰道子宮和直腸。再一次射精的陳新無力的從徐萌的肛門中拔出變小的陰莖,龜頭上拉出來一絲長長的白色的粘液,癱坐在傍邊的沙發上喘著粗氣。

老張一動不動的抱著徐萌躺在桌子休息了片刻,然後推開徐萌,起身坐了起來從一邊掏出根香煙來點著慢慢的吸著,表情顯得十分漠然,對於倒在身邊象死屍一樣的徐萌根本不看一眼,彷彿對他來說方纔的一切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陳新坐在一旁休息了一會,猛的轉過神來,他想起了剛才他在徐萌陰道裡面射精的事來,急忙站了起來,對老張說:「張叔,您說幫我把射在徐萌肚子裡的慫給弄出來,您看到底怎麼著呀?」老張斜過頭來看了一眼陳新說道「放心,我這就給你弄。」說罷他起身把徐萌的身子平躺著擺好,把她的兩條大腿最大幅度的掰到兩邊。露出狼籍一片的陰戶來。大量的精液堆積在她的下身,黏糊糊的一片。不時還從陰道和肛門裡流淌出更多的白色的粥狀物。老張拉住徐萌的雙腿把她拖到桌子邊上,抓了幾張面巾紙隨便的在徐萌襠上擦抹了幾下,清理了清理過剩的排洩液體。然後用手在自己耷拉的卻也十分粗長的陰莖上揉了幾把,然後用手扶著再一次把雞巴插進了徐萌的屄裡,盡可能深的進入子宮頸中。然而他並不急於抽動,而是靜靜的插在裡面,緩緩的在陰道裡套弄著。一邊繼續抽著煙,一邊翻閱著徐萌桌子上發給自己的文件。那樣子認真的簡直就像在辦公,哪裡是在肏屄呀?

陳新看著眼前的一幕感覺有些好笑。老張緩慢的抽送著自己的陰莖,不時把文件放在徐萌的奶子和肚子上用徐萌的筆作著批示和記錄。在把幾份文件全部審批完畢後,老張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然後重新抱住徐萌的身體重重的杵了幾下,然後屁股一挺深深的把雞巴頂到徐萌的盡頭,高仰起頭來,一副失魂的表情,他的肉棒在徐萌肚子裡一跳一跳的。將近一分鐘的時間左右,老張把雞巴從徐萌裡面拔了出來,卻把徐萌的兩條大腿高高抬起,使得徐萌的襠部朝天直指,接著忽然有一股異樣的氣味瞬時瀰漫在屋子裡,陳新聞了後奇怪的問:「哪來的一股子臊味?」

老張嘿嘿笑了起來說到:「不好意思,這些天我有些上火,所以顏色重了些,味道嗆了些!」陳新聽罷猛然醒悟了過來,原來是老張把一泡尿足足的全部尿進了徐萌的陰道和子宮裡。尿裡有很強的尿鹼,組可以殺死精子和卵子。老張高抬著徐萌的雙腿就是為了讓尿液更充分的進入到徐萌的子宮深處。浸泡的時間越長就越安全。想到這兒不禁嘿嘿的淫笑了起來。

老張掰著徐萌的雙腿這姿勢大約有五六分鐘左右,便放下一條腿,並從桌子上抻出一疊子面巾紙來,一張一張捲起來用鑷子塞進徐萌的陰道裡,面巾紙吸收了大量的尿液而變得膨脹起來,他再用鑷子將紙巾從中取出來丟到垃圾桶裡去。

一會兒工夫,尿液差不多都吸完了,可是陰道裡散發出來的尿液的臊味卻沒有減去多少。老張這時又接來了一杯清水,重新舉起徐萌的腿,掰開陰戶,將水倒進陰道裡,然後把兩根手指插進裡面去不停的攪動起來,徐萌的陰道裡便發出「咕唧、咕唧」的響聲來,而後他又用相同的方法將水從裡面吸乾。最後老張從自己的褲子兜裡拿出一個清口噴嘴,打開蓋子,對準徐萌的陰道裡面接連噴了好幾下。

把鼻子湊過去聞了聞感覺沒什麼味道後才滿意的站了起來。回頭笑著對陳新說:「你和徐萌的孩子我已經幫你打掉了!」兩人此時相對呵呵笑了開來。

老張此時低頭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將近10點半了,忙抬起頭對陳新說:「時間也差不多了,咱們現在開始給她復位吧。」說罷迅速的穿起自己的衣服來。兩人在穿戴整齊後。一起開始給徐萌穿衣服。他們重新給徐萌穿上內褲,戴好胸罩。

又將其他的衣裙給她穿好並整理順暢。然後把徐萌從桌子上抬回到辦公椅上。老張用梳子將徐萌方才被他們攪得蓬亂的秀髮重新梳理成原來順直流暢的離子燙髮型。並適當的給徐萌的臉上補了補樁,讓她看起來和早上來時一樣鮮艷照人。接下來,他們將辦公桌上遺留的精液和徐萌的淫水都擦拭乾淨,倒掉垃圾桶的廢紙後,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問題。然後,兩人這才離開了徐萌的辦公室。

陳新回到自己的桌子前,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裡感覺十分的舒暢和痛快。今天終於玩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徐萌經理,而且玩得是那麼的痛快。心裡頓時覺得興奮異常。老張這時走了過來,在他身邊站住,表情嚴肅的小聲說:「今天這事對誰也別說,只有你知我知。如果這個秘密可以保持下去,我保證徐萌隨時都能讓你干到,她只歸你我使用。」陳新使勁的點著頭。

對於這個滿足了他長久願望的人除了惟命是從外想不出更多的感激的表示。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徐萌辦公室的門開了,徐萌從裡面走了出來,顯得一臉的疲憊,然後對著陳新歉意的笑了一下說:「小新,麻煩你幫我打一杯熱水好嗎?不知怎麼了今天早上感覺特別的累,哎呦,腰好疼呀。」陳新連忙起身去扶徐萌,並假意問道:「怎麼了徐經理?是不舒服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徐萌身子沒勁斜靠在陳新身上忙說:「不要緊,沒關係,我可能是剛才睡著了後有點受風,我最怕去醫院了,聞見那裡的味我就噁心。」陳新乘機一手扶著徐萌的手臂,另一手樓住徐萌的纖腰,將她攙回到辦公室裡,徐萌笑了一下,打趣的說到:「好呀,小新乘我腰疼來佔我便宜,好壞呀!」陳新聽後心想,「樓腰算占什麼便宜?剛才差點讓你懷上我的崽子,那又算什麼呢?」可嘴裡卻說:「像徐經理這樣的美女,是男人做夢都想佔便宜的!」徐萌聽了以後笑著罵道:「瞎說!小色鬼越說越沒邊了!還不打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