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雄風

夜深人靜,在長洲渡假屋的一間雙人房,我睡不著,起床看了海棠春睡的女朋友好幾次,可是總缺乏勇氣『侵犯』她﹗我吸了半包煙,喝下一支啤酒後,終於逐漸產生了勇氣。我先將蚊帳掛起,身穿粉缸睡袍的她,樣子並不比香港小姐遜色,尤其是那魔鬼似的的身體,隨呼吸而起伏的酥胸,使我心跳加快﹗
我悄悄鬆開她的腰帶,將睡袍左右分開,雪白的大褪立即呈現在眼前,那三角地帶隆起的丘陵,和中央的坑道,還有裸露出的乳溝,使我一陣狂喜。
在有點犯罪感中,我無意識地脫去長褲和內褲,寶劍出鞘,無比銳利﹗我像小偷般解了她的胸扣,肥美雪白而結實的乳房彈跳出來了﹗
我忍不住用手輕輕撫摸,用口吸吮,這時候實在使我十分沖動。然而,她醒來了,見她自己下體赤裸,而我的兩手正按在她的奶子上,她大吃一驚,掙扎要起來。我像做了壞事被發覺,要殺人滅口一樣,隨即壓在她身上,狂吻她的臉、她的嘴,兩手在乳房上不斷摸揉,漲硬的小東西頂著她的陰戶。她沒有叫,但不斷反抗掙扎,我下床剝下她的內褲、她趁機起來逃走,到大門時,想開門又猶豫了,因為她沒有褲子。
我從後面抱住她,兩手大力握住乳房,同時親吻她的頸,在微痛的刺擊中她的掙扎慢下來,我拉下她的睡袍時,也將她扳轉過身來。她帶點恐懼看著我,兩手按住胸脯,我慢慢拉開她的兩手說︰「淑賢,我好喜歡你﹗」
然後,我吻著大奶子,用力吸吮著乳蒂,她就像昆虫跌入蜘蛛網內,軟倒在我的身上。我把她放在床上,她自動張開了腿,當我強攻一次失敗,淑賢忽然後悔了,她瘋狂地掙扎。但我也已經像野獸般向她進侵,在第三次的強攻中,我插入了三分之一,兩手抱住她的屁股。她恐懼而懊悔地掙扎,卻在不斷的搖動中,將陰莖完全搖入去。我在她尖叫聲中全力一刺,『卜』的一下,我知道她的處女膜破了。她仍然像吃了農藥的鯉魚在水中反肚掙扎。在掙扎中,巨大的奶子劇烈搖動,在我雙手抓緊、力握之下,她終於也靜止不動了。
之後,是兩人熱烈的擁吻、身體大量出汗,急速的呼吸、喘息和她的叫床聲浪。為了防止她的尖叫被人聽見,我狂吻著她,兩手用力握住乳房。在力握中,她的汗水大量流出來,眉頭緊皺,呼吸急速,屁股上下起伏著,兩腳大力磨床。我也在這時射精了﹗
淑賢事後雖然怪責了我,卻緊抱著我不放,因她從未試過這般快樂﹗
現在,我和淑賢已結婚一年了,我赤條條坐在天台的木屋內,回想起那次的做愛。但此刻,我卻像太監般硬不起來﹗我吸著煙,看著床上的太太,她身上一絲不掛。她祇有二十六歲,此刻她是更成熟、更迷人了﹗
她那飽脹的大奶,像快要爆發的火山,那迷人的洞口,滿是淫水。她臉紅如喝醉,柔軟的秀髮遮住半邊俏臉。她鼻孔張開,小嘴像魚鰓呼吸般抖動,她輾轉反側,看來很想我的進侵,但我卻變成了太監一般﹗
結婚之後,淑賢不再工作,但以我這個印刷技工的收入,祇能租住天台木屋。她看不起我這個低能的丈夫,天天都在說後悔﹗她認為以她的條件,隨便可以嫁個銀行經理或專業人士,卻被我把她『誘姦』,不得不和我結婚﹗
為了討好太太,我是甚麼家務都做,反而成為她的奴隸﹗但是奇怪的是,我逐漸變成了太監一樣,無法硬起來﹗此刻,她躺在床上,兩手握住自己的乳房,斜眼看著我,眼內充滿淫光,她已慾火焚心了﹗
我再次撲到太太身上,那話兒硬了﹗我見到她一臉鄙視的樣子,但我知道她是內心暗喜,因為她張開了兩條白嫩的大腿。但是,她的鄙視就好像一把利刀,要切下我的陽具一樣。於是我又被她的冷漠嚇縮了﹗
淑賢大失所望,她大力將我踢下床,嘴裡還罵道︰「沒用的東西﹗今晚睡地下﹗」
我工作的印刷廠晚上常要加班,以前我最不想加班的,現在卻主動要求加班。因為我不想回家,我害怕回家。
在外面喝醉酒的時候,我曾有殺死太太的念頭,但祇不過是想想而已。因為其實我是很愛她的,誰叫自己無能呢﹖
有一個晚上,我加完班,駕著二手私家車回家,在街邊的熟食檔停下來喝啤酒。深夜一時了,突然前面一輛計程車停下,有人大叫打劫。一個女子落車逃跑,另一女子下車時被司機捉住,先前的女子向我跑來,她的身影十分似淑賢。
她來到了,一臉慌張。卻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馬上開了車門,讓她上車,接著就開車逃走。
「多謝你﹗」那女子感激地說。她祇有二十歲左右,連聲音也像我太太。她沒有說去那裡,但我突然對她產生了強烈的憎恨。我將車開到一個僻靜之處,死了火。
我走進後座,很輕易就搶了她的刀,迫她就范,否則就要把她送去警署。這女郎看來是問題少女之類的人。她不很害怕,又不得不就范,但被人威脅,始終不服氣。
我強行將她的衫自頭剝了出來,一對大肉球跳躍不止﹗女郎稍微反抗糾纏,我按倒她,大力扯下短褲和內褲,然後我也解了褲鈕,拉下拉鏈。我壓在她身上。女郎仍然反抗著,她雙手拼命撐拒著,嘴裡還用粗口罵我。
我說道︰「你叫吧﹗如果有差人來,我就告發你﹗」
她不敢再出聲,也停止了反抗。但是,我吻她的臉時,被她吐口水,吻她的嘴時,也被她咬了一下嘴唇﹗
我大怒,一拳打在女郎胸口上,她慘叫一聲,再也不敢動。於是,我再吻她,她終於不敢再咬。她皮光肉滑,嘴內濕熱。力握她的大肉球時,十分結實,而且彈力十足,握得很有手感,於是他狠狠將陽具全力一插,竟毫不費力完全進入。她沒有淫水滋潤,卻能一下而全根進入,可見我的肉棒堅硬如鐵。
女郎因痛而低叫﹗但她一點反應也沒有,我卻突然精力充沛,壓在她肉體上大力抽插了二、三十下。在微弱光線下,每一次抽插,她的兩隻球型奶就拋動跳躍起來,她也痛得咬著嘴唇。
過了不久,她不覺痛了,因為淫水已源源涌出,她的臉也紅,呼吸也急速了,她的瞳孔也放大了,但她強忍著,不肯認輸。於是,我在前沖之中加入旋轉,兒她也開始呻吟和低叫了,嘴角也泛起了淫邪之笑容﹗
我兩手用力握住大肉球,用口吸吮她的乳頭,她竟然笑出聲了,她說道︰「看不出你都好夠勁﹗」
當我在抽插旋轉中咬她的乳房時,她的腰不斷上挺下落,速度也越來越快。她大叫大笑,張開了口,迎接我的狂吻。在兩人的緊纏中,我終於在她的陰道裡射精了。
事後,我送她回市區,她還和我說了聲再見。
駕車回家時,我心裡很高興,因為我已經恢複雄風了﹗我嘗試想那女郎的大奶,陰莖又硬也來﹗我馬上回家,我要和太太做愛,使她死去活來。
但是,當我剝光了太太的衣服,伏在她身上時,我又變成了太監一樣,於是,淑賢更加鄙視我了﹗
有一天,是我休息的日子,本想和太太到郊外拍照,她卻拒絕了,於是我祇好自己出去了。我帶著相機,一個人四處流連,我看見三十歲的王太太走入一間超級市場,這個王太太常和我太太打麻雀,我不止一次的聽見王太太教淑賢對付丈夫的方法,因此我對她十分反感。王太太相貌雖不及淑賢,卻也五官端正,雖比淑賢大幾年,卻更成熟,胸脯亦十分偉大。我尾隨而入,看她買甚麼﹖
我見她拿了一支唇膏悄悄放入手袋,心中暗喜。當她再將一支香水放入手袋時,我馬上拍下照片,那時她並不知道,我也沒有即時告發她,祇是有點輕視。
我拿著即影即有相片給她看,王太太大驚失色,趕緊想搶照片,但已經被我馬上收回了。
我冷笑著說道︰「你知道犯偷竊罪,要坐監的嗎﹖」
王太太向我擺出討好的微笑,求我交回相片。但我要和她找個地方談一談,我帶她上了的士,直駛九龍塘,我要王太太和我進去租房,她起初堅決不肯,但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的和我租了房。
王太太坐在床上,萬分羞愧地低下頭,由於彼此認識,使她更感難為情﹗我動手脫她的衣服,先是脫外套,然後是恤衫的衣鈕,就好像在地上挖土,要將大竹筍挖出來一樣。當我脫下她的胸圍時,她全身微微震動,兩隻大竹筍奶也有節奏地震動﹗鮮嫩的竹筍白裡透紅。她側過身體背向我,顫抖地求我放過她。當她再回頭偷看時,我已脫光了衣服,她馬上又轉過身去。我堅硬的陽具磨擦她的背部,使她全身抖動得更大。巨大的肉球搖動得似要跌下來。他馬上用兩手抓住把玩著。我摸捏下去,她富有彈力而柔軟。她恐懼地要站起來,卻被我推倒在床上,用力剝去她的褲子,她急忙以手掩住下體。
我站在一旁欣賞,王太太偷偷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那強有力的陰莖尤如高射炮一般豎立著,嚇得趕快閉上眼,好像她的丈夫站在一旁,看見了一切。
她臉色蒼白,好像就要大禍臨頭﹗我捉住她的手,坐在她身上,吻她的臉,她左閃右避,我吻她的肉彈,她的身體擺動如蛇。我兩腳踏床,身體懸空,以陰莖輕磨她的坑道,製造出一陣奇癢使她快將崩潰﹗
我笑著說道︰「事情既不可避免,就順其自然吧﹗」
我這麼一說,她的痕癢更甚,淫水也滲出來了。她張眼看我,見我望住她笑,羞愧更甚,臉紅如火燒﹗她想將兩腳合攏,又被我分開,而且把她張得更開。
當她再看我時,已被被控製住似的,閉不了眼。於是,我的陰莖一下沖進去,她神經質地震動了一下,羞恥地逐漸閉上眼。
我的一輪進攻使她心跳加速一倍,大肉球被推磨輕捏又使她呼吸急速起來。她已有少許快感了,嘴角泛起淫邪的、報複而滿足的冷笑。
我問道︰「你在笑什麼呢﹖」
王太太笑著說道︰「我想起了不久前和你太太打牌,輸了一千元,還被她溪落了一番﹗現在,我和她丈夫做愛,淑賢不知道。以後遇見她時,我將十分快樂。就像現在這麼的快感。」
王太太說完,張開飢渴的小嘴狂吻我,在我力握她的大奶中,她淫笑狂叫如狼叫。她索性反騎在我身上,兩手扶我的腰,瘋狂跳動。在一上一落中,她高潮也來臨了。
她笑著、叫著,她臉上的汗水,巨乳上的汗水,雨點般打在我身上。她終於支持不住了,她伏倒在我身上。我反過來壓在她肉體上狂抽猛插,在射精時還大力地咬她的乳房,留下齒印紅痕﹗
事後,我將相片交回王太太,而她也像小偷般溜走了﹗但是此後,我再見不到王太太前來打牌了。
我不知道自己為甚麼這樣做,但也為再由太監變成無堅不摧又沾沾自喜。我企固在深夜太太熟睡時偷偷和她做愛。但奇怪的是,自己的太太比王太太美艷動人,我竟一點沖動也沒有﹗我自然不敢動她,以免被悔辱臭罵。
一個晚上的深夜,我加完班,驅車到水塘喝酒。想起太太對我越來越差,我祇有不停喝酒。附近一對情侶的聲浪便我十分反感,於是地戴上一個面具,手持著相機小心走近。由於有點醉,我迷迷糊糊地看不清兩人的相貌,祇聽出是一對背夫偷漢的狗男女﹗
當晚的天氣不太好,像是雷雨的前奏,不過乾打雷不下雨,憑著閃電的瞬光,可以見到那倆人已經在大石後面開始行動了。那男的把褲子脫下一半,女的也把三角褲脫下來,她穿著裙子,所以很方便,她不用再脫什麼了,直接跨坐在男人身上。看她舒服地仰了仰頭,看來那男人的陽具已經插進她的肉體裡了。
果然,當那男人撩起女人的裙子摸她的屁股時,我清楚地見到這對狗男女的性器官已經交合在一起了。我馬上拍下一張照片,雖有閃光,但那對狗男女以為是閃電,並沒有察覺,那女的照樣在那裡扭腰擺臀,拿她的陰道頻頻套弄著男人的肉棒。
突然,兩人吵起架來,好像是男的向她要錢被拒,一怒之下竟推開她拂袖離去。在他離去前,我又拍了一張像,那倆人仍然不知我的存在。接著,男的坐電單車走了,女的坐在地上哭泣。
我走近那婦人,從後面摸她的奶子,覺得大而結實。她想尖叫,卻被一張像片嚇呆了﹗,那是她和那男人剛才在一起時的照片。我揚了揚像片,又摸了摸她的光脫脫的下體,示意地威脅婦人,想要回像片就要給我玩,否則相片明天見報。
少婦起初拒絕,但在我想離去時又突然點頭答應。因為她有痛腳在別人手上,自然不敢反抗呼叫。我也沒有脫她的衣服,她被命令像狗般趴在地上。當我強勁的陽具對準她的後門沖入,馬上被她肛門的收縮吸了進去,我伏在她背上,沖刺了幾十下,兩手向下抓捏大奶子,握得她不斷叫痛。當她仰躺地上時,羞恥心已沒有了,大概既然大膽地偷漢,多一個男人根本沒有分別。在這野外地方,有誰知道﹖
同時她也感受到我的厲害了,於是,地仰躺如大字,兩手按住我的屁股一壓,我的陽具已完全進入。漆黑的夜裡,她認為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大可盡情享受一番。她如忍尿般吸緊我的陽具,而我也橫沖直撞,便她很快有了快感﹗
為了保持她的尊嚴,她沒有出聲。但她卻努力向上挺腹迎合著,當我兩手輕揉她的乳頭時,快感更多了,她不得不微微呻吟、喘息,雪白渾圓的大腿和小腿在泥地上磨得滿是泥土。她兩手緊抱我,指甲陷入我的背肌內。接著她的兩腳交叉緊纏著我,小嘴如快餓死的小鳥,瘋狂吻我的嘴,我的胸膛。她全身如發冷般抖動,陷入欲仙欲死之狀。就在這時,我也向她射精了。
少婦在喘息後懷有無窮的恐懼了,她好像熟悉我這個男人,我做愛的方式,身上的氣味,我的重量,甚至呼吸﹗在一下閃電的光輝下,她凝視著我。
她忽然失聲尖叫道︰「啊﹗是你﹗」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半醉的我馬上用打火機照她的臉,我也大吃一驚。她竟是我的太太韋淑賢。這個賤女人,竟給我戴綠帽。我大怒,兩手力扼她的脖子,氣憤的要殺死她。這時,我的陽具還插在在她陰道裡,被她在爭扎中弄痛了,我清醒過來。殺人雖未必要陪命,但下半生卻要坐監﹗
於是我放開了她,用車載她返回家中。她迅速躲到浴室裡去了,我怒氣沖沖的想著要和她離婚。但望見她在浴室裡的美麗身影又回心一想,離開了她,以後不但別妄想再找到一個漂亮老婆,想找一個普通女人也不容易﹗
我喝了一杯濃茶,問她如何交待。淑賢已經穿上睡衣了,她低頭說道︰「如果你肯原諒我的話,我以後不會再找別的男人了。再說,你如果平時也像今晚這樣,我又怎麼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呀﹗」
我不由分說,快速剝下她的褲子,站著以陰莖輕易塞入她的陰道內說︰「如果你對我溫柔一點,我那裡像太監﹖」
她一陣驚喜,回想我剛才在水塘時的利害,比當初失身給我時並不遜色。她不禁奇怪地問道︰「以前你又為甚麼總是臨陣退縮,現在卻如此厲害﹖」
其實我也深感驚異,現在面對太太,也可以征服她了。這到底為甚麼原因,我心裡開始明白了。因為我已經不再怕她了﹗以前的軟弱皆因我她的美色使我望而生畏,現在她被我撞破姦情,她在我心目中已經不再那麼高貴了,所以我可以大振雄風。
我伸手入她衣服內握住她一隻豪乳道︰「好,我原諒你一次,但你以後要做家務,煮好飯等我回來吃,好好服侍我﹗」
淑賢微笑點點頭,低聲說她又要,於是我又再度發威,很快使她大呼小叫,死去活來,淫笑著求饒了。事畢,我和她都很累了,我們沒再說什麼就睡了。
一覺醒來,淑賢偎在我懷裡低聲說道︰「老公,你真的肯饒我嗎﹖」
我笑著說道︰「老婆,結婚以來,你這時最可愛。我不再怪你了,不過昨晚那像片我們還沒有仔細欣賞過,我要拿出來看看。」
淑賢也沒有反對,她下床在我的背包裡拿出一些像片,必恭必敬地遞到我手裡。我把淑賢滑美可愛的裸體摟住一齊看那些像片。
首先看見的是淑賢主動騎到那男人身上的那一張,我笑著說道︰「老婆,怎麼你從來不和我玩這樣的花式呀﹗」
淑賢把臉藏到我懷裡,說道︰「老公我知錯了,我一向都沒有好好待你,我祇知道怪你,以至讓你產生自卑,其實吃虧的還是我。」
我拿出另一張像片,那像片上男人的樣子比較清楚一點,我說道︰「那男人還不錯嘛﹗你還說吃虧嗎﹖」
淑賢道︰「你不知道,他祇是一個男妓,我曾經和他試過一次,今晚我因為不夠錢和他去酒店,他祇做了一半就生氣地走了,這種人,以後我和他絕不會再有來往了。」
我問道︰「你怎麼會知道召男妓呢﹖」
「還不是王太太的好介紹,她自己也試過,我向她提起你不舉的事,她就給我那個男妓的卡片。」
「是以前來打牌的那個王太太嗎﹖是什麼時候的事呢﹖最近好像不見她來哦﹗」
「正是她,她沒有來,但我有去找她,這事也是最近才有的呀﹗」
「老婆,你可能中計了,這個王太太不是真正幫你的朋友﹗」
「為什麼這麼說呢﹖」淑賢奇怪地問。
於是,我把上次和王太太的艷事和盤托出。
我太太尋思了一會兒,說道︰「原來王太太一早知道你並不是真正性無能的,她是為了報複才介紹男妓給我,真是可悟極了﹗老公,我要報複,你要再教訓她,我要親眼看一次。」
我說道︰「你不會妒嫉嗎﹖上次我幹她的時候,其實她也很享受的。
「這個賤女人,不過我有我的想法,祇要讓我親眼看見她讓你玩,她一定會在我面前抬不起頭來。」淑賢咬牙切齒地說。
我笑著說道︰「沒有用的,上次她告訴我說,她和你丈夫做愛,而你不知道。以後遇見你時,她將十分快樂。就像當時那麼的快感。」
「對呀﹗那是因為我不知道,如果我在場看著,她不羞恥才怪。」
我笑著說道︰「老婆,我們已經既往不糾了,何必再搞那麼多事做什麼,再說,那個王太太無論青春.美貌,身材那一樣比得上你,有你和我好,我根本對她沒有興趣,再說,你要我這樣對她,我豈不是成了免費男妓嗎﹖」
淑賢道︰「話雖這麼說,但我總是一條氣不順。我雖然決心以後好好待你,但你也再順我一次吧﹗我有辦法把她引來,但你一定要配合我﹗」
一個周末晚上,淑賢不知用什麼方法把王太太騙來了,王太太見我在家,大吃一驚就想借故離開,但是她已經逃不了。
淑賢把門關上,喝令王太太脫過精赤溜光,王太太不知什麼把柄掌握在我太太的手裡,她果然嬌羞萬狀地慢慢寬衣解帶,直至全身一絲不掛。
接著,淑賢又令她替我脫得精赤溜光,然後要她替我口交。王太太果然聽話地照做了,她把我的陽具含入嘴裡又吮又吸,弄得我一柱擎天。然後,我太太叫她停下來,她自己則脫下內褲騎上來,就像那天晚上她騎到那個男人的身上那樣。
她玩了好一會兒,也不理王太太就在旁邊赤身裸體地看著,我告訴她快要射精了,她才下來,並叫王太太繼續替我口交。王太太像吃了迷魂藥似的,淑賢叫她幹什麼,她就聽話地幹什麼,甚至當我在她嘴裡射精後,她也把我的精液吞食下去。
接著,淑賢叫王太太先回去,我則摟著她躺在床上休息,我奇怪地問道︰「王太太怎麼那麼聽話呢﹖」
淑賢笑著說道︰「她敢不聽我的,我知道她叫鴨的事,這事本來我也是她的把柄,她曾經用她威協我替她口交,但現在我要她知道,她不能再以此要挾了。還有,我騙她說你還有像片,她還敢不聽。」
我笑著說道︰「你們曾經搞同性戀嗎﹖」
淑賢道︰「我可沒有那種興趣,但是王太太有,她逼我扮男人,但是現在她不能再逼我了,而且,我們隨時可以叫她來扮狗﹗」
我摟著她說道︰「老婆,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們不要再難為王太太了。」
淑賢憤恨地說︰「不行﹗我還沒有玩夠她哩﹗」
我說︰「太太,你要又是這麼凶,我又要變太監了。」
淑賢趕緊緩和了口氣,她溫柔地說道︰「老公,現在我聽你的,剛才王太太替你做的,我一樣也可以這樣做,我見你好舒服哦﹗我再替你做一次吧﹗」
淑賢說完,不等我回答,就鑽到我懷裡,用她溫暖的小嘴,含住我的龜頭。當我很快又硬起來時,我把她推翻在床上,給她來一場轟轟烈烈。
之後,我和太太可以算是性生活和諧了,但仍然不能阻止淑賢偶然把王太太叫來玩弄一番,但我覺得王太太被玩時十分情願,特別是當我太太有時也讓我插入她身體時,她那種興奮的樣子實在令人嘆為觀止。所以也樂得享受一下左擁右抱的艷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