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隨便嚐

「求你…不要…,我快結婚了…」一看到我努力的狂扯著她身上的衣衫,怡宜早已明白了是什麼一會事,但是又有那一個少女的哭求能令我這冷血的人狼心慈手軟,相反地只會更進一步燃點起我的摧殘慾望。
我一把撕下了怡宜的短裙,再扯下了她為防走光而打底的運動褲與及內褲,瓦解了她下身一切阻礙我入侵的障礙物。不知死活的怡宜亦不甘心的亂踢著雙腿,意圖逃離我的魔掌,但這種幼稚的反抗行為又就會難得到我,換來的只不過是無情的掌摑打擊,令怡宜的臉上留下了新鮮的化妝。
我逆流而上的扯下了怡宜的外套,名貴的襯衫在我的手中變成了抹布一樣的碎塊,雪白的胸圍亦難逃我的魔掌,在連翻的扯脫中離開了怡宜的身體,令其主人變成了奸魔鐵蹄下全裸的羔羊。
「求你…放過我…」怡宜仍不心息的哀求著,真是愚蠢的女人,以為之要哀求多我兩、三次就會放過她嗎?我還是早早進入粉碎她最後的幻想。我熟練的將怡宜反轉成後背位,有人說這種體位其實專為強姦而設,我不由得深表贊同,尤其是當陽具狠狠插入那些無力反抗的弱質女流之際,她們那種痛不欲生的表情,卻偏偏無力反抗,只能像狗一樣忍受我的強姦狎玩。那就正好是強姦這種行為的絕佳調味料。
我將長槍深深的狎入怡宜的蜜壺之內,一瞬間更衣室內響起了怡宜的哀叫,想不到她已年紀不輕卻依舊人靚聲甜,確是難得難得。不過正如我先前所料,怡宜早已不是處女,明顯她的未來丈夫也偷食了不少次數,雖然有些失望,卻無礙我的奸興,反而暗暗有人種摧毀人家貞節的快感。
怡宜剛才的演唱可謂相當落力,只見她的舞衣之內早已水跡斑香汗淋漓,而現在恐怕她馬上又要再一次的出汗了。我緊抓著怡宜的乳房,然後將陰莖猛插入怡宜的花心深處,充實的填滿了她陰道間的每一絲空隙,不過嬌小玲瓏的她卻不足以容納我的巨根,只能勉強吞下三份二的長度就已經客滿。
我緩緩的抽出了陰莖,一點都不為不能盡根而入而著急,只不過是剛開始了吧!待會我絕對要你這婊子全吞下我的鋼槍。果然一被我進入,怡宜亦已老老實實的放棄了反抗,只是死魚般忍受著我的插弄,只希望我早早完事便算。不過她可能不知奸魔與一般強姦犯的分別,就是奸魔如果要操你,就算你是石女也搾出汁來。
果然怡宜才不過數十下已忍受不住我的緩抽猛插,正不安的扭動著嬌軀,同時調整著受插點。「是身痕了嗎?」我淫笑著一口咬落在怡宜的乳房上,令她兩邊的乳肉,都留下我牙齒的烙印。既然怡宜也開始想要,我又怎好意思不滿足她,於是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盡情演著身下的名器。下身猛烈交溝的水聲,怡宜的呻吟聲,兩具肉體猛烈磨擦的聲音,我那結實小腹撞上怡宜那雪白豐臀的撞擊聲,一切一切都幻化成這淫穢的交響樂。
我咬著怡宜的耳垂道:「看你這婊子多淫,剛才還說不要,現在看你的妹妹夾得我多緊。」
怡宜喘著粗氣紅著臉道:「亂講,明明是你強來…」
怡宜的話仍未說完,我已緩緩抽送著陰莖,擠出她膣壁中的淫水,同時淫笑道:「那麼這些淫水是哪個下流的婊子流的?」又拈起了怡宜已經發硬的乳頭道:「那麼你的奶頭又為什麼硬突起?」怡宜夾合著雙唇作出了無聲抗議,但是隨著我的肉棒又一次準確地擊中她的G點,怡宜只得發出嬌媚的呻吟聲。
「爽嗎?看你叫得多浪。」我一邊加速抽插著,一邊下流的調笑著怡宜。事到如今,怡宜亦已無法隱瞞自己的性慾,只得老實地點點頭,同時放開懷抱,盡情享受性交的快感。就在怡宜的通力合作下,我那碩大的龜頭隨即已一寸寸的迫入怡宜的幼嫩花宮之內,徹底開發她體內那最深入的禁地。
「幹得真爽,已經入到了子宮,若在這裡射的話,恐怕你會懷孕。」終於抵達了目的地,我不禁得意的笑著。怡宜聽了卻不禁嚇了一跳,本來只以為跟男人幹過便算,就當作是一夕風流,誰知可惡的男人竟打算不帶套直接射入去令自己懷孕,而更要命的是自己一早已有為丈夫懷孕的打算,所以不但只沒有做避孕的措施,最近更不停進補希望令婚後更容易懷孕,誰知卻白白便宜了另一頭色魔。
怡宜心裡不由得計算了一下日子,隨即已猛烈掙扎起來,一直與怡宜激烈交歡著的我當然體回到她反抗的原因,已淫笑著將龜頭直狎入她最深的體內道:「原來今天是你的危險期嗎?」終於被男人發現了,怡宜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只希望男人大發慈悲的放過她,只不過她聽到的卻是:「那就正好,BB就當是我給你的新婚禮物。」
一想到怡宜的未來丈夫,將會一生為我養育孩子,我已興奮得不由得不鼓足幹勁猛幹著,尤其是看到怡宜雖然不願意,但敏感的身體卻隨著我的狎玩而不斷作出反應,甚至連子宮深處亦生出了受孕的準備。我輕輕舔弄著怡宜的耳垂:「那我給你一個最後機會吧,只要你能忍著不在我之後的1000下抽插中洩出來的話我使放過你,但是若你未到1000下便洩掉的話到時我連你的菊穴和小嘴都不放過。」
雖然明知這只不過是男人的把戲,但是只要有一線生機,怡宜已急忙點頭答應。我見怡宜答應,已急不及待的揮軍而出:「這是第一下!」碩大的龜頭再一次狠狠撞在怡宜嬌嫩的子宮壁上,其間極盡所能的擦過了怡宜陰道內的敏感帶,我感到只是這一下已令怡宜不期然打了一個冷顫,同時大腿已在不自覺間夾緊我的腰肢。
「不是第一下已受不住,你還有999下,如果你洩兩次,我就要你給我生對雙胞胎,如果你洩夠11次,那到時足球隊也要給我生出來,就算你一次生不到那麼多,我便等你生完再來奸你,直到你給我生夠數為止。」我邊插邊說著,其實憑怡宜的反應,不要說1000下,她連100下也鐵定捱不過。」只見怡宜正緊緊的咬著牙關,雙手用力抓著檯面,以抵抗體內強烈的快感,但是她的雙腳早已不期然顫抖起來,顯示出她只不過是在垂死掙扎。
既然如此,我就給她一個痛快吧!隨著口中飛快的數著,我的陰莖同時像裝上了摩打一樣,飛快的不斷進出著怡宜的陰戶,偏偏每一下的抽插,龜頭都準確地吻合在怡宜的穴心之上。我同時在怡宜早已發情染紅的嬌軀上留下了吻痕,然後就在我一下刻意的深入間,怡宜的子宮內已噴出了灼熱的泉水。怡宜的陰道亦配台著死命的夾緊我的陰莖,怡宜的四肢更同時輕微的痙攣著。
「終於洩了嗎?才只不過90多下!」我得意的淫笑著,同時陰莖已再一次開動,全不理會怡宜的高潮過了沒有。因姦成孕的惡夢雖然令怡宜面色發白,但是蒼白的臉很快便被如潮的春情再一次淹蓋。怡宜瘋狂的扭動著腰肢,隨著我的抽插一次又一次的狂洩著,直至第1000下的來臨。
我將陰莖盡狎入怡宜的子宮之內,滿載生命的白液已狂射入怡宜的花宮之內,燙得怡宜再一次攀上了高潮。怡宜只感到一波波充滿生命力的灼熱精漿正不停噴射入自己的子宮之內,精液迅速的灌滿自己的子宮,與自己的卵子緊密結合著,令自己除了懷有男人的身孕外已別無其它選擇。
「上得少女多,偶然來一個少婦也不錯。」我拍著怡宜的豐臀,調笑著被我奸得四肢無力的美人兒。
「你剛剛也洩了七次吧!依之前的預定,可要為我生一隊7人足球隊啊!」怡宜難憾的扭動著腰肢,忍受著我持續愛撫著她的嬌軀。
「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是先奪得你餘下的處女吧!」
「餘下的處女?!」怡宜還未弄清楚男人的意圖,屁股已傳來一陣撕裂的劇痛,頓時明白男人染指的目的原來是哪裡!
「真他媽的緊!」我無視這隱藏通道的原本設計,純以腰力將我的陰莖直貫穿而下,痛得怡宜發出了聲聲慘極的哀號。可惜她的悲嗚不單止不能喚醒我的測隱之心,反而令我的陰莖因那陣陣的摧殘快感而變得加倍的充血漲大,令怡宜的哀求生出了反效果。
「這裡未試過吧?是否另有一番滋味?」我無視怡宜的哀號,一次又一次摧殘著怡宜的身心,然後在洩射的臨界點將我那長槍抽出,改為插入怡宜的小嘴之內,將那滾滾的白濁洪流,散射在怡宜的喉深之處。
「好好的給我舔乾淨,尤其是附在上面那些你的大便,舔漏一滴的話我就操多你一次。」雖然不甘願,但男人的恐怖令怡宜只得努力的舔弄著男人的陰莖,努力的清除著上面殘餘的精漿,以及那些帶有異味,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怡宜強忍著不令自己吐出來,以免觸怒眼前的男人。
雖然怡宜的充分合作令她免去了觸怒我的惡夢,但是她那生澀的唇舌口技卻再一次觸怒了我胯下的男根,怒得它昂首挺胸的對著怡宜虎視眈眈,準備著再一次發洩出大量的慾望。
「今次就用你那對乳房給我來一下乳交吧!」怡宜暗暗鬆一口氣,幸好男心不是要插入什麼奇怪的地方,馬上已合作地用自己柔軟的雙峰夾緊男人的長槍,並且前後套弄起來。
不過我卻仍不太滿意怡宜的服務,一邊指導她以唇舌舔弄服侍我的龜冠,而空出來的雙手已左右挖插著怡宜的蜜唇。老實說怡宜的雙乳既不大又不挺,本來是沒什麼看頭,但是她卻夠軟,軟綿綿的兩團嫩肉緊緊的磨擦著我的長槍,帶給我有別於一般豪乳的另一番享受。既然怡宜這麼落力,我當然不能待薄她,白濁的養顏護膚品一下子已由槍尖狂噴而出,盡打在怡宜的俏臉上。而我亦對這滿臉殘精的殘花敗柳失去了興趣,只拍下了紀念照便穿回衣服,大搖大擺的由大門口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