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出差寂寞少婦電梯故障碰撞大學生搬運工

林瓊躺在柔軟的雙人床上,懶懶地打了一個呵欠,又是一個寂寞的星期天。她蜷起身子拱在被窩裏,開始犯愁自己該怎麼度過這麼對於她來說類似於雞肋的周末。
  她在被窩裏蹭了一會兒,雖然已經沒有了睡意,可是她實在懶得起來,實在不願意自己孤零零的一個人麵對這間冰冷的屋子。心中對已經出差了一個月的老公滿是想念。想到他溫柔的親吻著自己,想著他對自己胴體著迷的樣子,想著他伏在自己身上愛憐的進出著……
  她開始有些春心蕩漾了,對於別人常說的——三十如狼。四十虎。她也越來越能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剛剛過了四十歲生日的林瓊,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性欲比年輕的時候大了很多。甚至自己無意識的對於一些敏感部位的觸摸,都會讓產生很大的情欲。現在,居然隻是想一些親密的事情,竟也能讓她燃起滿身的欲火!
  林瓊本能的把手伸到兩腿之間。當手觸摸到下體嫩嫩的敏感地的時候,一陣快意開始慢慢襲來,仿佛是老公在輕柔地愛撫自己的身體一樣。她的左手又伸向乳房,輕輕的揉捏著已經有些發硬的乳頭,她的乳頭敏感極了,在食指和拇指的撮弄下,慢慢的有些充血般的膨脹起來。
  林瓊的手指急切的放在陰唇之間摩擦著,裏麵已經變得濕潤起來……
  轉瞬間,手指觸到了那個小小的陰蒂,讓它變得堅硬而興奮,隨時等待更加強烈的愛撫。瞬間地快感讓她全身開始痙攣起來,嘴裏的呻吟聲也變得那麼饑渴難耐。
  很快的,一陣一陣刺激的滋味向她整個身心襲來,一下子溢滿全身。她的呼吸急促的喘息著,指尖也緩緩的順著陰唇頂了進去。
  隨著情欲的點點迸發,她的速度也開始快起來,食指進出的節奏是那麼輕巧有力,露在外麵的拇指也配合的按壓著陰蒂,舒暢的感覺象洶湧的波濤,從小腹一直傳遍全身。她如饑似渴的吞咽著唾液,牙齒咬在下唇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林瓊快活地呻吟著,暢快淋漓的感覺在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擴散。隨著食指
  劇烈的摩擦著敏感的陰道內壁,一股股粘稠的愛液不斷的從下體流出,粉紅色陰
  蒂早就硬硬的掙脫包皮的束縛,像一顆昂貴的珍珠般裸露在外麵。
  她的速度越來越快,高漲的情欲讓她的雙腿已經崩的筆直。隨著洶湧的快感不斷的襲擊全身,按在胸膛上的左手也開始不自覺的用力,連指甲都似乎陷在豐韻的乳房裏。
  她臉上的表情開始有些痛苦的掙紮著,感覺高潮已經開始緩慢的湧動上來。伴隨著G點被指尖重重蹭過,渾身開始不由自主的連續的痙攣著。大量的黏液從陰道深處噴湧出來,強烈到極點的衝擊使她的陰部劇烈的收縮,手指已經變得難以移動了。
  在一聲長長的呻吟聲中,林瓊終於到達頂點。她放鬆了身體,大汗淋漓的癱到在床上,完全虛脫的在枕頭上喘息著……
  很長時間,她才慢慢的睜開雙眼,高潮過後的空虛感覺開始一點點地向她襲來。她生平從未這麼渴望的期待老公。身邊空無一人的寂寞情緒有點叫她無所適從。她緊緊的摟住枕頭,好像把它當作愛人一樣的擁著。
  在床上賴到十點多,林瓊實在躺不下去。她從床上爬下來,懶懶的走向洗手間,準備衝個涼。
  涼涼的水激在身上,刺激的林瓊渾身都冒出小疙瘩,人頓時精神許多,似乎這種冰冷的刺激讓她殘留在心頭的欲火都消了不少。
  剛洗到一半,門鈴開始叮呤的響了起來。
  誰這麼討厭呀?星期天還不讓人安穩。林瓊嘟囔著披上了一件浴衣,走出浴室。
  誰呀?她拿起可視對講機,顯示屏裏出現一個清秀的男子頭像。
  林女士是吧,我是快遞公司的,他說著,從兜裏掏出證件在麵前證明了一下,有幾件您的物品,請您簽收。
  哦,林瓊答應了一聲,順手按了一下按紐,把大樓外邊的防盜門打開了。
  林女士,你等等,顯示屏的男子著急的又說著:您的貨很多,我一次拿不上來,剩下的放在樓下,我怕會丟失了,能不能麻煩你下來幫我一下,謝謝了。
  好吧,你等著。說完,她就扣上了對講機的話筒。
  真麻煩,還得自己下去一下,是哪一家快遞公司呀,什麼服務質量?林瓊嘴裏埋怨著,解開了自己的浴衣,準備換一身便裝下去拿貨。
  她走到臥室,在昨夜脫下的一堆衣服裏找到胸罩,剛要戴上,轉念一想,反正一會回來還得繼續衝涼,換來換去的麻煩。幹脆連乳罩和內褲都沒穿,胡亂的披上一件襯衣,又套上一條裙子,就轉身出門了。
  她把門虛掩好,快步走到電梯裏,對著上麵的按鍵1點了下,電梯門嗡的一聲關上了,開始嘩嘩做響的向一樓滑去。
  每次乘坐這部老舊的電梯,林瓊都有一種提心吊膽的感覺。如果不是她家住在16樓,每次上下樓層,她寧可選擇走樓梯!在電梯裏聽著嘩啦嘩啦的響動,總叫林瓊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生怕它什麼時候就壽終正寢了,自己也得被它連累了!
  好容易到了一樓,電梯還算正常,林瓊長舒了一口氣。抬頭看去,送貨員正站在門口,旁邊是一大堆東西在橫七豎八的擺放著。
  林女士,不好意思麻煩你了。送貨員很有禮貌的向林瓊說道,臉上還帶著真誠的微笑!
  林瓊仔細打量了一下麵前的男子,他年齡不大,也就在20多一點吧,個子很高,大約有一米八左右,白淨的臉上掛著一副無邊兒眼睛,整個人顯得文質彬彬的,更象是一個學生而不是一個快遞公司的送貨員!
  不知道怎麼的,看著他,林瓊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他身上帶著的那種濃濃的書卷氣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外地上大學的兒子。雖然他們的長相沒有一點相同的地方,但是他們共同擁有的學生氣息,還是讓林瓊第一眼看上去就對這個送貨員有了好感。
  哦,沒關係的。林瓊笑著回答他,對著送貨得彬彬有理,剛才地埋怨早就不翼而飛了。
  這是你的送貨單據,麻煩你簽收一下。
  林瓊接過來瞥了一眼,原來是她弟弟林剛發的貨。林剛在市裏開了一個精品店,因為生意不好,就關閉了,剩下的一堆沒有處理幹淨的貨物就準備先放到她家裏來。姐弟倆前兩天在電話裏聯係過這個事情,隻是林瓊沒有想到這麼快弟弟就把店關閉了。
  如果沒有問題,請您把單據和車上的貨物對照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送貨員在一旁有禮貌的說著。
  哦,沒有問題,麻煩你把東西往上拿吧。林瓊笑了笑,在單據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本來以為沒有多少東西,可是林瓊在電梯裏按著開啟鍵按的手都酸了,送貨員還是沒有拿完,一堆一堆的東西很快的把不太寬敞的電梯塞的滿滿的。看著那些體積很大的布玩具、禮品盒,林瓊不禁開始埋怨起弟弟來:這麼多東西往那裏放吧,雖然家裏的房子很大,可是突然多了這麼大一堆東西,也實在是不好擺放呀。
  終於,在電梯最後一點空間都被塞滿的時候,送貨員終於把貨物拿幹淨了,他勉強的擠了進來,對著林瓊點了點頭,林瓊的手指按在16樓的按鍵上,電梯的門緩緩的關上了,隨後,它發出一陣別扭的吱吱聲,開始艱難的向上升去。
  電梯剛升到2層,林瓊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滿滿的東西把他和年輕的送貨員緊緊地擠在一起,連轉身都很困難,在這麼熱的天氣下,大家都穿的很少,裸露在外麵的皮膚互相緊緊的貼在一起,讓她覺得渾身都不自在。甚至,她似乎覺得年輕的送貨員下體已經有一塊堅硬的突起正頂在自己下體之間。
  她覺得這樣實在是不好意思,便有意識的用兩隻手合了合衣領。年輕的送貨員看見林瓊似乎發覺了自己的失禮,他的臉上紅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盡量把身體向後靠。一時間,電梯裏彌漫著一種讓人尷尬的氣氛。
  電梯在沉悶氣氛下繼續上升著,林瓊為了擺脫這種讓自己有些難堪的局麵,便故做輕鬆的問著:小夥子今年多大了?
  林女士,我今年正好20歲。送貨員聽見林瓊的話,急忙回答道。
  林瓊看見他這麼拘謹,笑了笑,說道:哎呀,小夥子,別一口一個女士的叫,也顯得太見外了,看你和我兒子的年齡差不多大,就叫我阿姨好了。對了,還沒問你貴姓呢?
  阿姨,我免貴姓張。送貨員拘束的說道。
  看你的樣子,真的看不出來你還是送貨員啊。林瓊看見他這麼靦腆,心中對剛才的那些尷尬的事情早就忘的一幹二淨了,她微笑的說著。
  哦……公司是我哥哥的,今天因為生意多,原來的送貨員都出去了,公司裏都沒人了,我是臨時幫哥哥忙的。其實我大學還沒畢業呢。送貨員小心的回答著。
  哎呀,那你的年紀應該和我兒子一樣大啊……你在哪所大學上學……
  她的話剛說到一半,就感覺電梯嘎的一聲停止了,緊接著,一陣刺耳的警鈴聲吱吱的叫了起來。
  林瓊和送貨員麵麵相窺的對視了一眼,完了,電梯壞了,卡在大樓的中間了。她首先醒悟過來,說了一句。
  那怎麼辦啊?送貨員焦急的問著。
  沒事,我去通知一下大樓的管理員,你讓讓。林瓊說。
  送貨員應了一聲,開始用力的向後麵退著,勉強在麵前擠出一個狹小空間,讓林瓊能轉身過去拿電梯裏的報警電話。
  林瓊困難的挪動半天,才轉過身來。她拿起話筒,把電梯的情況告訴了大樓保安。保安答應他馬上去找修理工,爭取盡快修理好電梯。
  林瓊得到滿意的答複,心裏也安定了許多,對送貨員說:小張,沒事了,保安已經去找人了,一會我們就能出去了,不用害怕。
  哦,送貨員在她後麵應了一聲,明顯的放鬆了許多。因為緊張而繃的直直的身體也輕鬆下來。
  他剛把身體放鬆下來,就感覺到剛才因為自己勉強擠壓而靠在一起玩具一下子重重的壓在他身上,他不由得哦地叫了一聲,身體也不由自主的順著貨物擠壓的方向向前倒去。
  哦,隨著他的擠壓,林瓊不由得驚嚇地叫了一聲。緊跟著,她就覺得一個健壯的身體一下子擠在自己的背後。
  那個送貨員也明顯的嚇了一跳,他身體僵直的壓在林瓊身後。剛開始他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想和林瓊道歉。但漸漸的,林瓊那有些不安的扭動就讓他覺得有一種特別的刺激從心裏麵油然升起。因為姿勢的緣故,林瓊臀部正好抵在他檔下,而她那有些下意識的來回晃動反到讓他覺得自己本來軟塌塌的雞巴被摩擦的異常舒暢。雖然他知道這樣不對,可是不由自己控製的,他的雞巴還是一點點地漲大起來。一直到最後,它堅硬得幾乎要頂薄薄的休閑褲從裏麵衝出來一樣。



  林瓊也感覺到身後的變化了。這讓她處在一個相當尷尬的情形當中。從臀部傳來的清晰感覺讓她明顯的知道那個頂在自己臀溝上麵的東西到底是什麼。處於女性天生的矜持,她開始有意識的想躲避那個東西的侵襲,可是電梯裏剩餘的窄小空間已經沒有什麼地方能讓她和後麵的送貨員保持一定的距離了。
  在無奈之下,她隻好竭力的向旁邊靠攏,希望能和送貨員形成一個平行站位的情形。也好讓自己後麵的那個堅硬的東西離開自己的臀部,就這麼一直放它頂在那裏也實在太讓人羞愧了。
  可是這隻是她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無論她向左還是向右,都有一大堆的貨物在阻擋著她。她向左邊擠了擠,發現沒有空間,又向右邊擠了擠,還是無處可躲。一時間,她真的陷入了左右兩難的境界裏。
  可後麵的送貨員卻被林瓊這種下意識的舉動弄得更加興奮了。由於林瓊的身材極好,高翹的屁股一點都不象四十多歲的婦人那樣已經開始下垂了,依然是那麼高挺而彈性十足。更因為林瓊因為正在左右移動,而把自己的手臂撐在牆上,這反而讓她的身體在無意識的前傾,倒讓自己的臀部更加後翹,擠壓自己陰莖的動作也開始愈發的重了起來。
  雖然送貨員很享受目前這種靡麗的局麵,可是良好的職業道德讓他知道這種行為實在不是他應該做的。於是他也下意識把背部用力的向後擠,想勉強的擠出一點空間好擺脫現在這樣尷尬的場麵。可是他剛剛把背部向後一擠,卻無意的把自己的下體又一次向前靠攏了一下。
  那一瞬間,林瓊身體前靠,把臀部高高的翹在後麵。而後麵的送貨員卻背向後擠,下體卻無意識地挺在了前麵,兩個人的上半身沒有了任何的接觸,而下體卻緊密的連接在了一起。於是電梯了的就這樣陷入到一種奇怪的姿勢中。本來兩個人已經貼的天衣無縫的下身這一下就更加緊密了。由於林瓊出來隻是胡亂的套上了一個短裙,加上裏麵還處在真空的局麵。隨著送貨員的這一次無意的舉動以及自己的配合,幾乎讓他把堅硬的雞巴已經完全的陷入到林瓊的臀溝中。
  啊,林瓊被這突如其來的侵襲弄的渾身酥軟,嘴裏也禁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聲。剛叫出口,她馬上就醒悟了自己的失禮,急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唇,臉上熱得幾乎連耳根都燒的發燙。
  天啊,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能在和自己兒子的年紀差不多大孩子麵前發出這種聲音呢?林瓊一邊在心裏悔恨的想著,一邊用手緊緊地捂住自己發紅的臉頰。好象隻有這樣,才能她忘記剛才的羞愧場麵一樣。
  送貨員也被林瓊的那一種突兀的呻吟刺激的身體一愣。畢竟現在這種上下不得的局麵實在是他怎麼樣都無法預料的。從理智上來說,他應該是繼續的向後退去,好擺脫這種不禮貌的姿勢。可是他堅硬的陰莖卻正在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這種強烈的快感讓他的大腦已經陷入到一種半真空的狀態之中,嘴唇已經幹裂的似乎要滲出血絲一般。他的呼吸開始越來越急促,半晌,陰莖處傳來的陣陣快感促使他無意識得輕輕的把它向上挺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