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大學女生的性愛故事

我認識蓮是在QQ上,那時候她剛20歲,不算特別漂亮,看起來象發育的比較好的16、7歲的女孩子,大二,很純潔的樣子。我當時做夢也不會想到,就是這樣惹人憐愛的小女生,後來一步一步主動引誘我,直到床上。
那次是星期天上午,我們聊了一會我覺得餓了,就說我得吃飯了,然後大家就再見,再見後她又發了一條和你聊天很高興,我想也沒想就說要不一起吃飯吧,她很快回復好,於是約了一個我們中間的地點碰頭。
當我到了約定地點一下車,我馬上認定五米外的那個女孩子就是她。果然,她走了過來,有點羞澀。哇,很純潔的女孩子啊!她很苗條,骨骼很小的那種,但胸部很豐滿,長長的咪咪眼,不算很漂亮,但是很可愛,像著名主持人王雪純剛出道的樣子。
她說話聲音很細,有點童音,好象很小心似的,不多說話,我帶她進了旁邊的一家海鮮飯店。那天的談話內容主要是考研和工作以後的經驗,她很認真的聽著,這讓我很有滿足感。她下午還要聽一個講座,於是吃完飯我們就分手了,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就這樣結束了。
那天我把我手機號告訴了她,她給我留了宿捨電話。大約半年左右,我沒再和她聯系。當我已經把她快淡忘了的時候,突然接到了她的電話。我們約了晚上在酒吧見面。
半年過去了,她依然那麼清純,穿了牛仔褲,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粗針毛衣,外面穿了牛仔風衣,在冬天顯得很單薄。衣服的質地能看出來很廉價,但是穿在她身上很得體,更突出了她的清純的可愛。
她不喜歡啤酒的苦澀,於是要了一瓶干紅葡萄酒。她不停的和我碰杯,我勸她小心喝醉,她說沒事,小時侯還喝過白酒呢。後來又說其實挺想醉一次的。到晚上12點的時候,她真的醉了,不再說話,爬在桌子上睡著了。一點多的時候,她還沒醒,我只得把她叫醒,攙扶著她出了酒吧,連扶帶拖的把她帶進了旁邊的一家酒店。
房間很豪華潔淨,我把蓮放到了寬大的床上,她一粘床就睡著不動了,腳還在地毯上拖著。我開始幫她脫鞋,她的鞋是高腰的系帶鞋,很難脫,時間就長了點,我注意到她的腳很秀氣,一點味道都沒有,握著她的腳的時候,我心裡突然慌亂起來。蓮很安詳地任我擺布著,臉上有好看的紅暈。把她的兩腿拌到床上後,又搬著讓她枕到枕頭上,我進了衛生間,洗了把臉,這時我已經微微出汗了。
當時是冬天,她穿著長外套,躺在床上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我給她倒了杯水,蓮沒睜眼呻吟了一聲,肩膀動了動,又癱在床裡,她醉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我手從她脖子下伸過去把她扶起來一點,喂她喝水,她閉著眼一口氣就把一杯水喝光了,又喝了一杯。蓮好象清醒了,但依然閉著眼,頭微微的往我懷裡偏了偏,臉上的紅暈更厲害了,呼吸也比剛才急促起來,長長的睫毛在床頭燈的頂光照射下顯得更長,好美麗的女孩啊!
我的心裡非常緊張,有點慌亂的把手往外抽了抽,偷偷深吸了一口氣,對她說穿著外套睡覺不舒服,我幫你脫掉吧,蓮用眼球動了一下表示同意,我把她的外套扯下來,在毛衣下的胸部一下凸現在我眼前,蓮的胸部很豐滿,好象很柔軟,隨著蓮脫完外套往床上躺下去,胸部蕩漾了一下,我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但有個聲音在腦子裡說絕對不能趁人之危,這是我做人的原則!
僅僅猶豫了幾秒钟,我對蓮說已經壓了押金,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睡一覺清醒了以後可以下去蒸蒸桑拿,對醉酒會有好處的。明天早上再聯系。蓮微微點點頭表示聽見了。
這以後很久我們都沒有聯系,感覺總有點說不出的感覺,我甚至覺得應該結束了。
大約過了一星期,下午快下班時蓮打電話要見我,我們約了一個飯店吃飯。吃完飯蓮又要求去那家酒吧。酒吧客人走光了,我們出了門。我問她回學校嗎?她說進不去了。我想了半天,伸手打了一輛的士,我打開後門,讓她上車,她上車後我沒有關門,她很自然的往裡挪了一點,但只是挪到了後座的中間。我上車關了門,我們的屁股和腿貼在一起,蓮沒有再往裡挪。
我從蓮背後攬住蓮的腰,非常柔軟,好象沒有骨頭一樣,真看不出來蓮那麼纖細的腰枝竟然有這麼厚的柔軟層。蓮靠過來,眼睛閉上了,我俯身吻上了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很柔軟,很燙,我輕輕的吸吮著,舌頭輕輕的抵開了她的齒縫。蓮的口氣很清爽,我們的舌頭互相頂著,交替著深深的頂進對方的口深處探索著,互相纏繞著。啊,這是我最美妙的接吻。
蓮的身體不時的輕輕顫抖。
這時我體內淫邪的一面不可遏止的沖出來了,平常對待家人對待下屬對待同事對待領導的道貌岸然通通被壓了下去,我發現其實我骨子裡除了善良外最突出的就是淫欲,其實骨子裡恨不得和天下所有的尤物消魂。唉,人其實太容易在正邪之間變換。
我的嘴唇繼續讓蓮的呼吸變粗,右手輕輕的滑過她藏在衣服下面的起伏的柔軟的胸,直接伸進了裙子下面,還沒揭開內褲已經已經觸到了滑的出奇的黏液,我的身體一下爆發地膨脹起來,我不得不馬上動了一下屁股給下體釋放一點空間。那讓人刻骨銘心的濕滑呀,在別的女人身上再也沒有感受到。
蓮的小內褲很薄很松,一定是廉價的針織棉的那種,我的手指很輕易的挑開了已經濕透一片的小內褲,手指陷入了最柔軟溫滑的神秘地帶。蓮從鼻腔發出了很輕的嘤聲。我用並排著的手指迅速的左右輕揉了幾下,怕引起司機注意,抽出了手。這一次的愛撫讓我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那裡的柔軟,好象水生軟體動物的感覺,那裡的濕潤滑手,讓我一下產生了願意為這裡做任何事情的沖動!
我的手臂把蓮扶直,已經到了酒店,這次我們很從容的辦理手續進入了房間。
房門在我的背後砰的一聲碰上了,我迫不及待的一把把走在前面的蓮攬回我的懷抱。我們不顧一切的深深接吻著。蓮的臉一直紅到了脖子的衣領裡面,嘴唇依然燙人。我的雙手兜住蓮小巧的屁股,用力的按向我的身體,好讓我們的那裡盡量緊密的靠在一起,我的雙手抓捏揉動著,這個動作明顯的讓蓮情欲進一步上升,她的腰枝開始扭動,我的下體在她兩腿交匯處的揉搓下產生了強烈的快感。
這個時候我產生了比第一次做愛還存在著畏懼。離開的時候我問蓮,這個月生活費大約需要多少,蓮說四五百,我給了蓮五百,她默默收下了。
那天蓮把她的課程安排告訴了我,我沒過了幾天就想她了,打電話給她,她來了,我們找了個有钟點房的酒店,很便宜,四小時50塊,很干淨,有衛生間。我們在酒店門口見面,手挽手進去辦手續,進房間開始接吻,然後我摸得她底下稀裡嘩啦後,脫光抱著她去洗澡,我給她洗,還是從後面貼住她給她洗。
給她洗下面時我蹲下開始為她口交,蓮還是很配合,主動把右腿蹬到浴缸沿上,蓮的水還是很多,還是透明的液體,這讓我覺得她很干淨。這次蓮的呻吟好象不象上次那麼壓抑了,照樣細,但是出現的更頻繁了些,身體扭動也多了些,幅度也比上次大了。
我為她口交時間很長,因為我很喜歡,蓮也很享受的樣子,最後蓮有點站力不穩了,我抱她上了床。插入是從衛生間走到床的過程中完成的,我面對面的抱著她,把她的屁股往上舉了舉,翹起來的下體就很准確的抵在了蓮的滴水洞口,手一松點勁,蓮就很順滑地套住了我,把她放到床上並沒有使我們分開,我在地毯上半站著,讓蓮的小腿搭在了我肩上,好象她對這樣的姿勢感覺不敏感,於是我們上床換成基督式慢慢地、長行程地抽插。
大約十幾分钟,蓮呻吟明顯的頻繁起來,我帶好了TT,繼續運動。我問她疼嗎,蓮搖頭,又問她這樣舒服不,蓮臉紅閉眼不答,又問快點好還是慢點好,繼續臉紅,我放慢抽插,幾秒後,蚊嘤般答,快,我的硬度一下增強了很多,心理得到極大滿足。
又繼續追問,大力好還是小點力好,蓮臉巨紅,不答,用鼻腔恩聲抗議,我覺得蓮好可愛,小腹也有點發熱,於是加大力度和頻率,每次快速深入的抽插都發出皮肉帶水碰撞的聲音,射的時候我感到每次插入都深入的碰到了蓮的花心(應該是宮頸),蓮的呻吟也大聲起來而且連綿不絕,我明顯的感覺到蓮的陰道出現了五六次收縮,同時呻吟變成了長長的時咽喉發出的細聲。她也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