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上了女友的在室妹妹

和女友的認識是從她向我求援開始的,以後的日子,我見她勤勞、善良,人也算漂亮,是比較熱愛生活的一類女性,於是我們戀愛了!
有一次,我到她的住處,忽然發現一個比女友身材高挑,皮膚白晰的女孩坐在她的床上,我的到來,她有些惶恐不安,我隨口叫了一聲女友的名字:「阿玲」
「我姐她不在,去市場買菜了。」她站起來和我說話。
「哦,哎…你坐吧!」我一邊打量她,一邊隨意的往床上一靠。
「你—你是她妹妹?」我不相信多餘地問了一句,她身上的一股清香已經讓我語無論次。
「是,我是來玩幾天的。」見我盯著她看,她的臉一下子紅透了,不知所措的問我:「你是我姐的男友吧?」
「嗯!算是好朋友吧!沒啥事,也是過來玩一下的。」我忍不住往她身邊移近了一點。
她濃眉大眼,中長碎髮披在肩上散發著迷人的香味,乳房高高挺起,隱隱約約在不停地跳動,似乎想擺脫黑色蕾絲胸罩的束縛徹底解放出來。
「你怎麼老是看著我?」一邊說一邊低下頭,她的嘴唇豐滿紅潤,潔白的牙齒裡面一個活潑伶俐的香舌在不停地滾動,讓人不禁想用嘴去制約它的滑動。
「…」
「你會不會玩電腦遊戲?我教你玩。」
我想她沒玩過也會喜歡,一邊打開電腦,一邊招手讓她過來。
「好…好…好」
她跳著手舞足蹈地跑到我身邊坐下,就像小燕子一樣。
我站在她身後漫無頭緒的給她講解,眼睛卻從她肩頭往下看,低胸的、薄如蟬翼的粉色上衣已經不能完全控制她那對頑皮的乳房,現在從上看下去,幾近是一覽無餘,清晰的乳溝、朦朦朧朧的乳暈,唯有小綠豆般大小的乳頭與高聳的乳房有些不太協調。我下意識的將頭放得更低,悠悠的體香令我情不自禁地將手放在她嫩滑的手上:「我來教你吧!」
「嘻…嘻…真好玩」
她歡快的地叫著,不時地抬頭看我一眼,給我一個開心的笑,清澈透亮的眼睛笑得那樣甜美和純真。
「你多大了?」我輕輕地在她耳邊問道。將另一隻手放在了她的肩上。
我感到她的身子一震,從臉到耳根子全部紅透了。
「18歲了…」她不好意思地撥開了我放在她肩上的手,回頭對我嫣然一笑…
「你妹妹來了,今晚怎麼休息啊,…」我手攬著玲的腰,眼睛盯著坐在床頭的小妹妹。小妹妹抬頭望了我一眼,正好見我看著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我妹妹她還小嘛,和我們一塊睡就可以了。」女友用力推開我,去整理這、床上的雜物。
「1.5米的床還擔心擠著你呀,人家夫妻兩人睡一米的床還要多半邊床出來呢,」
「哈…哈…」我一鼓掌一邊大笑,玲知道說話有問題了,趕緊用手摀住我的嘴不讓我笑,另一隻手不停的打我。
「好了…好了,你怎麼安排我就聽你的,」我興奮得差點暈過去,實在抑制不住喜悅,在玲的耳畔吻了一下。
「別這樣,我妹妹在這兒呢,」
我看了妹妹一眼,她正在那一隻手捂著嘴偷笑呢,我對她擠了一眼:「你笑什麼笑,晚上有你好的」我自言自語…
玲躺在我身邊,小妹躺在玲身邊,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卻輾轉反側無法入睡,桌上時鐘行走的聲音越來越清晰,躺在我懷裡的女友看得出已經睡得很香了。
我將手抽出來讓女友躺在我的胳膊下面,自然手指碰到了小妹輕柔的髮絲,隨意撥弄幾下,只見她輕輕的動了一下,重新調整了睡覺的姿勢,這樣輕輕的一動,卻讓我的手能觸摸到她的面頰了。
「難道她還沒睡,」…我開始感到自已的心跳加快,清晰的、卟嗵…卟嗵的聲音夾雜著興奮和緊張的心情讓我的手不禁有些顫抖。
我大膽地順著她的臉頰撫模,以能感覺到她急促的呼吸,豐滿嘴唇微微抖動,她輕輕地嚥了一下口水,滾燙的嘴唇已經開始變得乾裂,我知道,她還沒有睡著…
藉著台燈微弱的光,我見她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在輕輕地閃動,小小的鼻樑上已有微微發光的小汗珠子,性感的嘴唇在我手指的撫摸下一張一合,嫩滑的、火熱的臉蛋上泛起一絲絲紅暈。
透過薄薄的、白色吊帶睡衣,我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她的一對神秘小小的乳頭,清晰的乳溝就像兩座山峰之間的峽谷,幽深幽深的…
平坦的腹部毫無規律的一起一伏,我能想像到她的心率加快,血液沸騰。
她已經被一種無名烈火給灼傷,留有餘香的頭髮已經散亂在床上,蜷縮的雙腿緊緊地交夾在一起,似乎在與某種力量在抗衡,又像是陶醉在久旱逢甘霖的潤澤之中。
由身於材的高挑與睡衣的短小及不合身,又躺在床上不停地扭動身軀,整個臀部已幾近露出,順著大腿內側往裡面游看,已經可以看到黑色蕾絲花邊底褲,小底褲的用料已經被奸商們節省又節省,可憐小褲衩已經快要無法盡到它應盡的責任,豐腴的大腿內側性感迷人,遠不可觸卻又近在眼前。
整眼望去,就像一座綿延的山脈,高峰、低谷起伏疊蕩,又像一樽極具生命力變化萬千的維也納塑像。
我不想她用假睡的方式去接受我的撫摸,便在她嫩嫩的小臉蛋上用力捏了一下,只聽她一聲嬌哼:「嗯」…
她睜開了杏眼瞪了我一下,然後用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擰了一下,雖然好痛,但是好興奮,因為她這一擰就是告訴我她沒有睡著,也接受了我的愛撫…我很瞭解我的女友,她是一個工作狂,同時比較注意身體的休息,每天晚上不過10點上床睡覺,而且很快就能進入狀態,由於小妹今天的到來和我的光臨她好像很開心,飲酒較多,現在正是酣睡時段,我知道她睡得很香,這使我更加大膽起來。
換了一下睡覺的姿勢下意識將手放回自已的鼻子邊聞了一下,觸摸過她的手指上留下了一股青春醉人的體香味,讓我陶醉和興奮,讓我全身燥熱,跨下有一種莫名的不適,是及度空虛和難耐,又好像有一股強勁的力量有待暴發一樣,使我不得不雙腿緊夾和蜷伏…
但在我的腦海裡,已富與了極度的想像空間,也就是這種想像力促使我再度伸出了我的手,輕輕地放到了柔軟的胸部上,她全身一震,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抓得很緊並在不停的顫抖,她的手並沒有阻止我去撫摸,而是不知所措的害怕我繼續揉摸,又不忍推開,甚至不希望我離開的順著我的手上下的滑動…
我聽到了她的呼吸加重和急促,帶有輕細的嬌喘聲和身體在床上蠕動的聲音,我的手在她柔軟的胸部來回輕撫,她的身體也在上下不停的迎合,從肩頭到乳溝,到乳峰,到腋下,到小腹,到腰間,所到之處肌膚無不柔韌和豐腴,極具動感和彈性。她不停地變換著各和姿勢,仰臥時,那對雙乳依然高聳挺拔。我用手柔捏了一下綠豆般大小的乳頭,她猛然間象被電擊一樣不停的抽動,手指直甲快要將我的手給掐破,她緊閉雙眼…「嗯…啊…嗯…啊…哎…呀…」不一會兒,小乳頭一下子變得像小紅棗樣…
我的身子和她的身子幾乎全都壓在了女友的和身上。我害怕會將女友壓到喘氣困難而醒來,我索性坐起身來,躡手躡腳地走到了床的另一邊,蹲伏在小妹的腰間,她有點害怕姐姐醒來看見了她和我的一切,便用手推我一把,示意我睡回去,我一下子用嘴唇住了她的嘴唇,開始她想扭頭到另一邊,可我的舌頭已經深深的鑽進了她的口中,使她無法扭開,只輕輕地捶打了一下我的背部,乾脆一把抱住了我的腰,用舌尖輕舔我有力的而又長大的舌頭,我的雙腳站在地上,上身伏在她的胸部上,光著身子的我用胸部不停一磨擦著她的雙峰,肌膚之間僅隔著一件薄紗似的睡衣,暖乎乎的,軟綿綿的,我貪婪地吮吸著她的香舌,她的紅唇,她的耳根和脖子,她也用手主動的撫摸著我的頭髮和肩膀,她激動,也是害怕她口中的「咿…呀…嗯…哎」的叫聲驚醒了姐姐,一口咬住我的膀子。
我的手在她的腰間游移,超短的睡裙已被我撩起到胸間,挺立的雙乳擋住了睡衣的上拔,只露出了大半乳房,我用舌頭向上猛挑睡裙,終於將紅紅的乳頭吸到口中,一邊吸,一邊輕咬,她的雙手也抱在了我的脖子上,箍得緊緊的,雙腿交夾在一起…
雖然很興奮,但我畢竟老道,在這個方面的技術上我很有技巧的,尤其是偷情我表現會更為出色,我時而在她的乳頭邊上輕舔,時而又用嘴唇吮吸乳暈,時而又用下巴和鼻子猛烈擠壓乳房,手已不知不覺的溜到了她的小腹下部,用小指插到極有彈性的小內褲鬆緊帶上由臀部到到腰間到小腹饒著滑動,她狠狠地咬著我,手臂緊緊地抱著我的脖子,想盡量不要發出聲音,但還是從她人喘息中夾雜著幸福而又痛苦的呻吟聲傳出,我將手移到了她的腿上,開始撫摸她的雪白的大腿,柔滑的不住地變換著姿勢來配合我的愛撫…
順著大腿向上滑,大腿內側溫暖暖的、柔綿綿的、潮濕濕的,我慢慢的向上游移,大拇手指已經觸碰到了她的小內褲,她全身一陣陣抖動。想用她的一隻手撥開我那只滑動的手,但她實在是沒有了力量,軟綿綿的用手在我的手背上亂抓亂打。
這時的我沒有理會她的阻攔和雙腿的緊夾,而是一直堅持似勁實柔的撫摸,她知道抵抗已無濟於事,只好再次將我的脖子抱住,好像只有這樣她才能找到平衡,我用力撐開她緊合的雙腿,輕輕地觸摸窄小的內褲,潮濕的小內褲緊緊地包住她的陰戶,我用食指挑起包住陰戶的褲叉邊又放開,蕾絲內褲馬上又緊貼回去,我饒著她的內褲邊在撫摸,舌頭已經悄悄的來到了小腹部,又慢慢地向她的小私處舔去…
她已抱不到我的脖子,只好抓住旁邊的枕頭,緊緊地抱在胸口上,她也咬不到我的胳膊了,只好咬住自已的下唇…
我的嘴唇移到腿內側,舌頭也遇到黑色的小了內褲,同時我也聞到了一股氣息,那不是花香,卻比花香更美好,更誘人,我開始有些失去理智,變得有些瘋狂…
我咬住她的褲緣邊向一邊拉去,嬌嫩的陰唇一下子露在我面前,附滿了濕濕水跡白嫩的陰唇在微弱的燈光下閃著瑩光,稀少捲曲的、柔軟的私毛也因潮濕在小縫隙邊上,兩片陰唇雖然緊貼,但仍然包不住從下面慢慢流出的亮晶晶的陰水…我試著用舌尖從流水處沿著縫隙向上挑了一下「嗯…呀…」她一聲叫,她不想讓姐姐醒來攪擾了這美好的時刻,她也知道自已不能控制自已,連忙將枕頭送到了嘴邊,緊緊地咬住枕套,將整個面部埋進枕套內,努力想屏住呼吸,寬大的床鋪已被她勯動的身體震得兩邊搖晃,兩腿已經不知不覺的張開了多。
我故不理她的叫聲,用鼻樑頂住小縫隙左右晃動,而舌尖在下面輕輕的撩撥,我一只手拔著她的小內褲,另一隻手卻留在她的雙乳間揉捏……嗯…嗯…不時從枕套裡傳出呻吟聲…哎…
聽到她這種叫聲,我已經有一股衝動,腹下由於血液澎湃使我的陰莖有些隱隱作痛,緊繃的內褲也包不住它的全身,從旁邊鑽露出來,昂首在我的跨間…我想將它放進內褲裡,卻發現像雞蛋般大小的龜頭上,也有一絲絲亮晶晶的水流出…
這不像我的性格,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有過於此類現象衝動的,也是源於她私處濃濃迷人的氣息所致,更也是由於她超嫩的,似開仍合、含苞待放的陰戶所影響…
我無瑕故極自已陰莖的變化,用拉著褲衩多餘的手指輕輕的拔開她的兩片陰唇,只見鮮紅的小陰唇羞答答的躲在裡面,潺潺而流的陰水就好像是由它而來一樣,在它的上面,挺立著嫩嫩的小花蕊般的陰蒂,我將它含進口中吮吸,她一子用雙腿夾住我的頭示意我的動作不要太猛,我輕輕地舔著,她的腿也慢慢的大膽地張開了,隨著輕微的呻吟聲開始有節奏的上下配合我的親吻…
我的舌頭好像是天賜的特有能,能軟硬交替,變幻萬千。
順著水流地方,我想找出洞穴來,可是只見水流,不見有任何的穴口,我用舌頭試探著用力頂了一下水流處,只見她猛地收縮了一下臀部,伸手抓住了我的頭髮,並在我的頭上開始撫摸著,我再次慢慢地向裡頂,一點點向裡邊進入,我感覺寬大的舌頭也被夾得很窄,且有點微痛,她伸出雙手捧著我的面頰向上拉,我知道她在示意我她需要一個更有安全感的動作發生,望著潤涅的陰埠,我戀戀不捨地抬起頭來…
此時我的陰莖幾乎要爆裂一樣,整個龜頭透亮,我對自已最滿意的部位應該是它了,男人的生殖器形狀以三圍來分可分為:梭形、錐形和錘形三類。
梭形的是頭尖、根細、中間粗,好處是容易攻破對方,不傷陰道口。
錐形的是頭尖、根粗、身適中,好處是易攻,壞處是較傷陰道口。



而我的屬錘形,頭大,根細,這種很難進入,尤其是處女,一旦進入後,能讓陰道內部具有絕對充實感,動作起來能有欲仙欲死、美妙絕倫的快感,而且絕不傷害陰道口,女人可不耽誤房事享樂的同時,可永久保持類似處女樣的小洞口,長時間與這類人群偷情不易被老公有所察覺,我知道小妹是處女,面對我的就是第一關,幸好我不是一般無經驗者,而是對性、情有過深入的研究。
我雙手抬起準小姨子的雙腿,將其放在我的肩頭上,順勢往床邊一坐,剛好能將已經高昂的陰莖與她的小縫隙保持在一個水平位置,我嬌傲自己的表現,將她的手拉過來讓她觸摸我的陽具,她順從地伸過手來,當她碰到我的生殖器時,大吃一驚,睜開閉著的雙眼,微微抬起頭先看看手上的「怪物」又用擔心的眼神看我?
「怎麼這麼大?這能進去嗎?」我知道她的心事,用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面頰,示意她閉上眼睛。
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說:
「沒事的,我不會讓你痛的…」
「…我怕…你別進去了,…我不要你進去…」
「好…好…好,我不進,你真漂亮,我好愛你…你真美…」我不敢大聲說,輕輕地附在她的耳邊,語氣有些勯抖和激動。
我用碩大的龜頭擠進兩片緊合的大陰唇,上下滑動,小縫隙被撐開能看得到小核豆,但好像比剛才要大了很多。
我一手扶著陰莖上下左右的摩擦,另一支手依然在她的小腹和胸部來回地撫模,她又再次閉上雙眼雙手抱著枕頭,嘴唇咬著枕頭的一角,頭部在左右晃動。
我不時地讓龜頭與小陰蒂碰撞和接觸,她的嘴裡同時也發出不同的聲音。
「…哼…啊…」
慢慢的我將大的龜頭移到流水處,藉著流出的陰水,搖動陰莖,不一會陰頭上已附滿了發著瑩光的、滑膩膩的分泌液,我想是時機成熟了,便試探著用力在流水處頂了一下,沒有進去,而她卻叫了一聲,將臀部往回收了多。
「好痛嗎」我在她耳邊問道:「有…有一點…」她嬌喘著回答,「只有一點點的,不要怕,我不會讓你很痛的」…
她點了一下頭,對我羞澀的笑了一下,現在我的目標就在流水口處,我不停的以撞擊的方式來讓她適應我的節奏,果然她好像真的放鬆了多,也在不停地與我一起撞擊,我知道她從撞擊的動作上體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我們配合的很默契…
看著她的水越流越多,我忽然將自己的臀部猛的和向前一挺…
「…哎喲…啊…啊…啊…」
她連續的尖叫聲和奮力抵抗的晃動嚇壞了我,女友玲就躺在身邊,她要醒來看到我們這樣,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收場,我將手伸過去,摀住了她的嘴唇,但是還有「…嗯…嗯…」的聲音傳出…
她雙手用力頂住我的跨部,想擺脫撕裂的痛苦,我看了看下面,龐大的龜頭已經鑽進了她的小洞口,現在正夾在龜頭與莖身之間的小溝內,有點進退兩難,我自己也有些輕微的疼痛…
她的兩片大陰唇已被擠壓到一邊,堆得很高很高,小小的縫隙也被爆開了,露出鮮紅鮮紅的小陰蒂和小陰唇,在我的陰莖上有一絲絲血跡,我有點心痛她了,但我實在不希望剛剛建立的小小的成果就這樣虧一潰,每個女孩第一次都這樣的,很快就會好的,我在安慰著自已,並保護著不讓她的擺動而被分開…
我雙手拉著她的雙肩讓她沒有太大的回縮空間,但我也不敢再進入一點,便低下頭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小點聲…小點聲…你想讓你姐姐醒來嗎,」我一句話提醒了她,她強忍著痛沒有了聲音,但眼角已經有眼流出,她生氣的說:「…你不是說不痛的…」
「剛…剛開始時…是有點的…」我有點緊張和激動。
「只要你別動…就不會有那麼痛了…真的…相信我…」我一邊說,一邊抽出一隻手幫她擦去眼淚。
「我不相信你了…我不相信你了…又說不進去…然後又進去…你騙人…」
她的擺動幅度慢慢減小了,我也慢慢地鬆開了她的肩頭。
「就這樣…我不動…你也別動,好不好…我在努力的說服她,用眼睛盯著她。
她看著我,沒說話。
凌亂的頭髮,枯乾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紅撲撲的小臉蛋,急促的喘息,豐韻的身材白晰的皮膚…所有的一切都讓我陶醉。
「好不好…」我再一次將頭放得更低,在她耳邊輕輕地問。
「…」她想說什麼,又沒說,只是向我點了一下頭,含著眼給我了一個微笑…
我好高興,也好激動,用嘴滋潤她乾枯的雙唇,吮吸她的眼,瘋狂地親吻她的面頰。
「現在還痛不痛…」我小聲說:「她笑了一下,搖了一下頭…」
我知道,我的陰莖是頭大根小的,再進去只是會讓她裡面有些不太適應,不會太痛了,但如果放棄進入而出來,只會令她又痛一次,我輕輕的晃了一下跨部,想看一下她的表情,只見她嘴角輕輕的向上挑了一下,一隻眼睛也跟著縮了一下。
我明白她是在努力不想讓我知道她好痛,是在強忍著,我摸了一下她的頭髮,給了她會心的一笑,她動情的伸出手來在我的臉上擰了一下,雙手猛地抱著我的脖子,將頭埋進我的胸部。
我的注意力全在我的陰莖上,我下意識地向外抽了一下,然後又向裡面進去一點。她好像變得很勇敢,主動的配合著我的抽插,這樣來回幾乎有二十多次,她的聲音已經不是痛苦的叫聲了,而是輕輕地:「…哼…啊…哎…哼…」
在看看陰莖不知不覺的已經進去了大半,我感覺到她的裡面好溫暖,像有什麼夾著我的陰莖不停的蠕動,讓我有些莫名的快感,我激情地將她的腰摟起來,將屁股往下用力一沉,整個十多厘米長的陰莖連根盡入了,她一口咬住我的肩膀,「…啊…」
她又將雙手移到了我的腰部死死地抱住,不讓我動彈。
我耳語問道:
「還痛嗎…」
「有點痛…」「沒關係的…」「我能忍受得了,你要輕點,…」
「你抱住我的腰,我輕輕地動都不能啊…等你不痛了之後就鬆開我好不好?」
她頭埋在我的胸前,點了點頭。
我沒動…
而她卻用手在撫撫摸我的腰背,頭和屁股,我在感覺著她下面的溫暖和蠕動…
過了好一會,她將手移到我的腹部,用手向上頂了一下,輕聲說:「你動一下…試…一下…看看…」
「…好…」
我向上抬了一下屁股,然後又向下一沉,問道:「…怎麼樣…」「痛不痛…」  「…呀…好像…不痛了耶…真的…不痛了…」
她面帶笑容有點驚奇和不解地跟我說著。
「…為…為什麼剛才痛…現在你全部在…在裡面…我反而不痛了呢…?」
我一下子被問倒了,不知怎麼回答她「…喔…這個…這個…本來就是這樣感覺的吧…」「待會兒不但不痛…你還會很舒服呢!…」
「…誰說的…」
「…專家說的嘛…」我胡編亂造的說著「…你騙我…」她在我的屁股上擰了一下「…好啊…你敢擰我…有你好的…」「那我就試給你看吧…」
我將臀部抬高,陰莖一下子從裡面滑出,只留下龜頭在裡面,又猛地一挺,整個又進去了。
「…啊…我開始有點舒服了…哎喲…有點舒服了…不痛了…」
她輕輕地哼著,用手在不停地推拉我的腰部,
「哎呀…好舒服…哥你…真好…嗯…真好…嗯…」
我聽到她一陣陣美好的呻吟,我有一種成就感,一種征服感,我更加有力的不停的抽插,好幾次因為上下抽動的幅度太大,整個陰莖全部溜了出來。但是由於慣性作用,還有她陰水的潤滑作用,加上陰莖的硬挺,相互有節奏的默契配合下,沒有第一次進入那樣困難,而是輕快地就鑽了進去。
她嬌小的陰部已經有輕微的腫紅,而我的陰莖像是被浸泡過的壓縮物質,變得異常粗大,整個莖身爆滿青筋,已經脹大到有些疼痛,她的淫水沖淡了絲絲的血跡,不知什麼時間她的一隻手在向一邊拉著她的小褲衩,好讓我的陰莖能順利的無阻礙的進去。
我將陰莖抽出來,放在她那小縫隙上擠壓。
「…別抽出…來…別…我要…」
「你用力…你要用力…好…不…好…」
「…快點…進去…快…」
我沒有理會她,手那起棒子一樣的陰莖上下敲打她的腹部,和大腿內側。
她急了,一把抓住了我的棒子,自已往她的小穴口處牽引,我趁她不住意使勁一挺,棒棒徹底的進去了,我的跨部撞擊到了她的陰部,發出了「啪」的聲音,連她的整個身子也向床頭滑了一截。
她不敢叫得太大聲,只能「…嗯…嗯…」地哼。
「…我這樣和你…會不會…有…小BB…我會不會懷孕…?她有些害怕的看著我問:」「…那你…你想不想…有小BB呢…?我一邊不停地抽插。一邊笑著反問她「…我不敢…我怕…」她和向我眨了一下眼睛「…如果你想有呢…我就讓你有…哈…」「你不想有BB呢…我就不讓…你有…怎麼樣…」
「…我…我不知道…」
她嘟著小嘴巴看著我,雙手不停地在我頭上撫弄我的頭髮。從鼻腔裡不時發出呻吟聲「…啊…嗯…」
「…今天我不讓你有…下次在讓你有BB…好不好…」
「嗯」「那你現在要…用勁…我那裡邊好癢…你用力…我好舒服…」「我要你…一直插我…一直插,天天插…哎喲…好…真好…用力…哎呀…我要死了…好舒服…你怎麼…這麼…歷害…讓我這麼…好…哎喲…我什麼都不要了…我只要你了…我要你…做我…做我…老公算了…哎呀,…」
小姨子的淫水越來越多,已經將小褲衩都流濕了,也將我的拉在一邊的小褲頭也給弄濕了,由於用力較大,水又較多,每一次抽插都會發出「嘰…咕…嘰咕」的聲音。
她的小穴實在是大小了,猛烈的摩擦讓我下部有點酸酸的、麻麻的、癢癢的,不知所措的感覺,整個身子的上下抽動好像已經不是我在用力了。她的額頭上冒出了小小的汗珠,而我全身由於劇烈的運動,各個部位都有汗水在流。
一陣抽插之後,我忽然覺到她的陰道在向我施加壓力,只覺得她在不停地收縮陰道,又好像是用陰道不停地吮吸我的陰莖,使我全身上下向電擊一樣一陣酥麻。
「…啊…啊…」我叫出聲來。好像有一股使不完的勁要爆發出來一樣,我狠狠地加大了幅度和速度瘋狂地抽插。
「…哎呀…哎喲…啊…」她也不停地叫出聲來。猛地雙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將頭向上抬,將牙齒咬著下唇在勯抖,雙腳也抬起來放在了我的背上,她的整個身子幾乎已經附在我的身上。
「…哎唷…哎唷…她發出了尖叫聲,老公…我不行了…我要去死了…我愛死你了…我不…行了…不行了…我先走了…我…走了…哎喲…」
我的想法已經沒有了,能感覺到的只有排山倒海的洪流將我們沖走,我緊緊地抱著她一起漂,一波又一波的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