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上了大嫂的床

當我讀高二時,哥哥就結婚了。我的嫂嫂文文靜靜的,是屬於賢淑的大家閨秀型的女人。他們剛結婚時哥哥是個上班族,嫂嫂則在夜校教書,她白天就在家裏幫媽媽料理家事,而我也祇有在放學回家時才得到嫂嫂,不過她總是在做完晚餐後就急於趕上班,所以踫面的機會不多。由于大姊出嫁後,我很少有人可以談些體己的話,所以自然就把這些慾望之類的事移前往嫂嫂身上了!
  由于大姊出嫁前曾讓我看過那些性感的內衣褲,所以我對這些女人用的東東也有一些概念,很奇怪的是,為什麼我家的曬衣架上總是看不到嫂嫂的貼身衣褲呢?這就引起我的好奇。不過她平日的穿著很保守,除了穿裙子時的偶爾曝光之外,就沒有什麼機會了,我想她的東西應該都是晾在她們的浴室或是房間內吧?
  記得有一天我放溫書假,哥哥出差去,嫂嫂跟媽去菜市場買菜,我就拿了備用鑰匙趁機進入嫂嫂的房間,我在室內的視窗發現了她的「祕密」了!34D的尺寸,哇!一共三套,白、黑、紅各一套。
  白色那套算是普通,紅色的那套很辣,胸罩的罩杯很低,應該是半罩的,內褲則是祇有正面有所謂的蕾絲花紋,但是後面就全部是透明的了!而黑色那一套就很奇怪,胸罩的罩杯是透明的,內褲全部是用細帶子組合而成的,當初不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兒?現在才知道叫「丁字褲」,這些比我那幾個姊姊的好看多了!
  我高興的聞了好久,我想,應該還不只這三套吧!所以我開始開啟五鬥櫃的抽屜,但祇是些居家服,衣櫃裏大多數是較正式的外出服,最後我才在床頭櫃找到!嫂嫂真是有勞動教養的人,她的內衣褲還真的是依色澤分別規類擺放在三層收納格裏的!概略估計約有二、三十件吧!?其中還有一些情趣內衣之類的。
  這些東西我祇是隨手翻翻而已,不大敢亂拿,但是我卻發現了一件很大的秘密!有一卷錄影帶。那時我家也有錄影機,一台放置客廳,另一台就是她的嫁妝就放在她的房間。我想家人應該不那麼早回來,所以我就把那錄影帶放來看。
  就當影像出現時我嚇一跳!雖然畫面很不穩定,背景是她的浴室,然後是她穿著結婚時的禮服,搖曳生姿的走到浴室前,但是背後的拉煉已經拉到臀部,露出裡面的紅色內衣,然後她面對著我媚眼一勾,真的讓我嚇一跳!
  她自己撥開肩膀上的衣服,讓禮服滑落到腰部,然後她扭腰再把整件禮服都給脫落到地板上,再用腳輕輕的踢開,這時我看到她的全身就只穿胸罩、內褲,及褲襪而已!然後她就緩步優雅的走入浴室,面對著洗手台,拔下了叉在她頭髮裏的髮夾,接著甩甩頭,讓頭髮落下來,然後又看著我這邊。
  我看她把腰部的褲襪脫下來,就脫到屁股下緣時,她用很淫蕩的表情及姿勢搖了好幾下屁股,又從前面把褲襪從一條腿脫下來,賸下的一邊則是另一腳往後勾起來,然後她再把褲襪往後扯出來。哇!好美的姿勢!看得我不禁靠近電視機前,想更看清楚些!
  忽然我聽到她以迷糊的聲音說「好看嗎?」還調皮的對鏡頭吐吐舌擠眉弄眼,然後面對著我,用很快的速度把胸罩的前扣開啟,又蓋上!我還來不及看就又被遮又掩住了。
她轉過身去,隨後就不管上身的胸罩了,開始把內褲往下扯,她先把內褲的後面脫到屁股的一半,然後在邊搖屁股邊脫的情況下露出了整片屁股,再來她就把整件內褲都脫下來。但就在她要完全脫下前,她卻把內褲留在左大腿上,然後之後兩腳交叉,一手拉著兩個罩杯遮住乳房,另一手則遮住下面,慢慢的轉過身來,她就開始像跳些現在很流行的鋼管舞般的艷舞。
  當她把她的胸罩全脫了下來時,還拿在手上揮舞轉動,這時我則盡情的欣賞我的家人以外的女人裸體,最後還把胸罩丟到鏡頭來,可是我看到的畫面可是地板、天花板來回的傳了好幾圈,其中還看到一只毛茸茸的大腳,當鏡頭穩定下來時,她已經全裸的在洗臉台洗臉了……
  這時樓下大門傳來開門的聲音,嚇得我趕緊取出錄影帶、關電視、放回錄影帶,趕緊離開犯罪現場。我為了掩飾,就跑上頂樓陽台去深呼吸,一會兒後我才想起忘了迴帶了!其實在那種狀況下跟本沒時間迴帶,這下子我可玩完了。啊!好像也忘了鎖門,完了,完了!!
  接下來一整天我因為心虛,擔心嫂嫂知道而顯得魂不守舍,不過因為看過了她淫蕩的畫面,在我的眼裏她得衣服其實顯得是多餘的,儘管她外在的穿著是端莊的……
-----------------------------------
大嫂(二)
  上次由于我的侵入,或多或少總讓自己有些心虛,不過大嫂的神情卻也沒多大的異常反應,所以我就放心不少了,我盤算往後的日子可能會有一些變化。
  由于是大家庭生活上或多或少總有些約束,雖然大嫂的房間也有電視,不過她們還是會下樓到客廳跟家人一起看電視節目,而我總是在這段時間可以仔細的欣賞或觀察她。最常見她的時候是她洗澡完,穿著簡便的居家服或睡衣,縮起兩腳窩在沙發上,邊用毛巾擦頭髮邊看電視或聽電話,偶而她會穿睡袍,這可是我視覺上最大的享受,因為她洗澡之後並不常穿胸罩,所以在她這些動作之間,總會讓我撈到很多好處的!
  其實最美的女人,絕對不是濃妝艷抹的時候,古人所說的「出水芙蓉」真的是一點都沒錯!剛洗完澡的女人,她的身體絕對還是保有些許的濕潤,因此僅管她穿任何的衣服,或多或少都會黏貼在皮膚上,而且女人洗澡的水溫通常會比較高,洗完澡後她的身體會熱上一段時間,因此在這段時間她會因貪涼而露出她的身體而不自知,所以這段時間就是偷窺她最好的時機。
  我這篇文章並不是要教您們偷窺,因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又侵犯了她!
  我那時約19歲不到,正是對女性身體好奇迷戀的高峰期,而我週遭可以讓我「解惑」的女性我的大姊已出嫁,其它兩個在外地讀書,我對媽媽又沒有戀母情結,所以我的焦點自然就集中在大我7、8歲的大嫂身上。
由于同住一個屋簷下,前述的誘惑多得是,但我總不會明目張膽的對她伸手吧!事實上我真正摸觸過的女人也祇有大姊而已,而這件事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除了妳們之外),所以基本上我的形象還很不錯!大嫂對我也沒什麼戒心,不過我還是要一再重申她可不是什麼『「淫婦」之類的女人,她就像是妳們的姊妹一般的正經女人。
  由于我那時剛考取了駕照,對騎機車正在興頭上,所以也很樂意幫家人跑跑腿。有一天嫂嫂感冒身體不舒服,就向夜校請假,哥哥要加班,約11、2點才會回家,我就自告奮勇載她去醫院看醫生。
  在看診時,醫生要她解開鈕釦聽診,她看了我一眼,好像有一些猶豫,不過還是解開了她襯衫的兩顆鈕釦,我在旁邊還是瞄到了她天藍色的胸罩,還有隨著她咳杖時所展現的乳波……後來醫生要開藥時問她一些問題,好像是有沒有過敏……最重要的是醫生說因為要多休息,所以要開一些助眠劑。
  當醫生在開藥劑時,嫂嫂說最近咳得很凶,也要求能好好睡一覺。醫生就又把剛才開的藥劑塗改成另一種藥,並叮嚀她「你是跟家人住嗎?哦!好!但是你要注意,這種藥是管製藥品,劑量比較強,我只給你3顆,一定要在睡前才好吃,一次一顆,保証一覺到天亮……」
  醫生的的這一席叮嚀,不但是我嫂子聆聽,連我也豎起耳朵仔細記錄著「保證一覺到天亮……」這句話!
  在回家的路上,她可能是累了,她的身體微靠在我背上,隨著路面的顛簸及輪胎的幫忙,我一路享受了她乳房的按摩!
  回家後也已經9點多了,哥哥要12點才回家,大嫂就先回房梳洗了,而我一直盯著客廳茶上的藥包,心裡不斷的盤算著……
  比平常還久的時間後,她下樓來吃藥,然後斜靠在沙發上看電視,我一直觀察她的神情。慢慢的她開始有倦容,又開始呵欠不斷,後來她實在忍不住了,她拜託我跟媽媽,要替哥哥等門,她很困,要先回樓上睡了。而媽媽則要我趕快洗完澡再多讀些書,門她來等就好了。
  我當然很聽話的去洗澡,然後就回我樓上的房間讀書去了。
  10點半時我偷偷摸摸的走下樓,電視還開著,看到平常早睡的媽媽現在是倚靠在椅子的扶手上打瞌睡,然後回樓上嫂嫂的房間,她可能是等哥哥回來,所以房門沒鎖,祇是虛掩而已。我緩慢的推門而入,梳妝台有張紙條寫著『讓我睡,不要吵我!』
  我看到她蒙頭側睡著,我怕她醒過來,故意用她可以聽到的聲音喊她,但是她並沒有反應,我又把主燈開啟,房間通明,但她還是沒動靜。我再把燈熄了,緩步走到她床沿,看她嘴唇微開張,還夾雜酣睡時的鼾聲,我大膽的推了推她,沒反應,加大力量再搖搖她,她的身體祇是順著我的力量晃動,我確定她正處於昏睡當中,我把她的蠶絲被掀開,這時她漫妙的曲線就呈現在我眼前!
  我大膽的摸了她的手,她呈現極度鬆弛的狀況,手指頭絲毫沒有任何的反射動作,我索性將她翻身躺平,她臉龐的表情還是沒變,祇有眉頭稍微皺了一下,我想她應該是沉睡中。我好緊張!這時已經11點了,我的時間不多,我怕樓下的媽媽會不會跑上來?所以我又到樓梯口去確定一次,我看媽媽還是倚著扶手睡著,我又回到嫂嫂的床沿。
  她穿著襯衫式的長睡衣,胸前有一排鈕釦,下擺蓋到膝蓋,我像對姊姊一般輕輕的解開她襯衣的鈕釦,當我開啟兩個鈕釦時,我覺得我跟那個醫生一樣,我想他也應該會對嫂嫂豐滿白晰胸脯有些遐思吧!不過他是醫生,所以他只能踫觸嫂子胸罩以上的部份,我想我比醫生偉大,因為我可以再開啟其它的鈕釦,所以我現在可以看到她整個胸部。
  由于她沒有穿胸罩的緣故,她的乳房不像穿胸罩時那麼高挺,當我顫抖的雙手撫蓋住她的雙乳的時候,我的心都快蹦出來了!她的乳房比姊姊大好,但是跟姊姊不一樣的是,嫂嫂的乳頭很柔軟,不像姊姊的乳頭那麼硬挺。這一點就跟一般色情文章所描述的有出入,即使在我吸舔了她的乳頭之後。
  接下來我將我的短褲褪到膝蓋,我捧起她的手,張開她的手掌圈握住我的陰睫,喔!好舒服!因為她的手很柔軟,撫摸到我的陰睫時的觸感很特殊,尤其她的手指突然抽動了一下,讓我嚇一跳!我祇好停止這個動作。
  接下來我移動到她的腿部,慢慢的掀起她睡衣的下擺,哦!她的腿白得讓我意外!我再往上掀的時候,我的腦海所浮現的是我第一次在侵犯姊姊時的場景。因為我一直都不確定當時姊姊是否醒著?所以我此刻格外注意嫂嫂臉部的表情,說真的,她是比姊姊漂亮!但是姊姊比較溫柔親切。想到「親切」,嫂嫂倒是真的不是很親切,可能是她當老師所特有的一絲莊嚴的關係吧?!
  她今夜穿著白色絲質內褲,式樣倒是蠻樸拙的,我不禁趨前隔著內褲聞嗅她的下體,祇有沐浴乳的香味。就在我邊撫摸她內褲時,我另一手便開始撥開她的內褲褲襠,當我撥開褲檔時,也就看到先前在錄影帶裏所沒仔細看到的陰毛!好黑好卷,又雜亂,就如同一句話「雜草叢生」!!
  雖然可以看到陰毛,但貪婪之心鞭策著我再進一步,我乾脆雙手拉扯她的褲腰,想把她的內褲給扯下來,但是我只能脫下來一點點,因為被屁股卡住了,所以我必須要把她的屁股抱起來才行。當一個女人是清醒著時,祇要她想讓你脫內褲,你就一定能很順利的脫掉,就算有障礙時,她也會稍微抬高屁股配合一下。但是現在她幾乎是昏迷不醒的狀態,就像個屍體般的沉重,我祇好先抬高她左邊的骨盆部位,先扯下左側的褲頭,再重複扯下右側的褲頭,這下子就被我給脫到大腿中間了!這樣她就呈現出Y字型的下體。但我急於看她的性器官,所以我就握住她的小腿,合併著將她的腿抬高,然後將她兩個腳掌分開撐在床面上,這時我就可以看到她的陰部了!
  這是我初經人事以來,第一次真正地看到女人的性器官,以往雖然摸過姊姊的,但時間很短,也沒真正的看到,這次總算是達到目地了!我看到她因為黑色素而呈現出稍微暗色的大陰唇、小陰唇、肛門,又再撥開小陰唇,看到她色彩紅潤的內陰部分,我很高興地將陰蒂、尿道、陰道都一一找出來。其實這些部位看起來並不很賞心悅目,我之所以高興,是因為「終於見到你!」
  就在我仔細地翻撥著小陰唇的時候,發現她陰道口的地方有些濕潤,我輕輕地將我的食指伸入那個神祕的洞穴裏,我不敢太深入就拔出來了,她的濕潤還沒有姊姊的程度,我更趨前去聞她的陰部,在靠近尿道口的地方有很輕微的些許尿騷味,可能是她睡前還去尿過吧!?至於那濕潤的部位則吸引著我的口舌去舔舐它,好奇怪的味道!有些鹹,又有些酸。
  就在我忘情地舔舐它的時候,我的手正摸索著我的陰睫,準備引導它深入嫂嫂的神祕的洞穴,我還要注意有沒有人上樓來?就在我分神時,她忽然「嗯!」了一聲,然後起身張眼看了我,還開口說「你乾~~嘛~~?」我嚇得一身冷汗坐起來,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還好她隨即便又闔眼翻身睡去!這才發現我幾近濕透的全身,正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也因此已經出竅的理智才又回到我的軀殼內喔!就在鑄成大錯之前煞車了。
  我虛脫的跌坐在地上,我出神的看著極度曝露的嫂嫂,我也不知道我做了些什麼?愣了一會兒,我困乏的站起身來為嫂嫂穿回衣物、蓋好被子,在我離開她房間之前,我卻又貪婪的撫摸她的乳房,又伸入她的內褲裏撫抓她的陰部。可能是我太激烈了,我的手上還殘留兩根她的陰毛,我決定將這兩根陰毛留起來作紀念。
  就在我回到我房間後,我握著那兩根陰毛沉沉地睡去,至於哥哥何時回家?有沒有人幫他開門?我一概想不起來,我只知道隔天早上我醒得很晚,直到要吃午飯時才起床。
  吃飯時媽媽看我臉色不太好,摸摸我的額頭說:「啊!你在發燒耶!你也感冒了!」
  因為之前全家祇有嫂嫂一人感冒,所以媽媽很自然的又加上一句:「是不是被你阿嫂傳洩的?」
  此時嫂嫂疑惑的微皺眉頭,歪頭看著我,我只能心虛的說:「不會吧!~」
  她……知道嗎?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