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娘幹姐一鍋端

乾娘幹姐一鍋端
媽媽有一位和她從學生時代就一直很要好的朋友,算起來還是媽媽的學妹呢!我都叫她張阿姨,她在學校裡比媽媽要晚了二屆,今年才三十八歲而已,她雖然已是快接近四十大關的婦人,但因嫁了個有錢的老公,生活優渥,所以還是姿容秀麗、風采綽約;又因她平時保養得法,肌膚細嫩雪白,艷麗非凡,望之猶如三十歲的少婦,絲毫看不出是已近狼虎之年的女人。
  她的身材該肥的肥,該瘦的瘦,娉婷窈窕,乳挺腰細;尤其那個豐滿肥嫩的臀部,相信所有男人看了都想要去摸它一把,由此可見,她在校時必定是個顛倒眾生、艷冠群芳的大美人。只是她結婚了那麽久,才生了二個女兒,就是生不出個兒子來,她戲稱自己是一座--『瓦窯』,只有弄瓦之喜的份兒。 
 所以她每次到我家來,都跟媽媽說她好福氣,有個兒子都這麽大了。 
 前幾天她又開始念了起來,因此今天她又來我家時,媽媽乾脆叫我認她當乾娘,她聽了很激動,喜極而泣地忙把我緊緊地擁入懷裡,愛憐地輕撫著我的頭,道:『我終於……終於……有個……兒子了……』媽媽見她想兒子想得都快瘋了,含著欣慰的微笑在一旁看著她這近乎幼稚的舉動。 
 我被張阿姨,哦!不,現在要改叫乾娘了,緊緊地抱在她胸前,她那兩個豐滿的肥乳密貼著我,覺得柔軟中尚帶著幾分彈性,使我胯下的大雞巴,漲硬了起來直頂著我的褲子。媽媽在一旁瞥見了,伸肘輕輕頂了我的腰部一下,又瞄了我一眼,暗示著我不可太過放肆無禮。我趕緊用夾縮屁眼的方法來使大雞巴軟下來,一會兒,才又恢復原狀。又聽得乾娘對著媽媽說晚上要好好地請我吃一頓,順便帶我回家認識她的兩個女兒,也就是我的乾姐張秀雲和乾妹張筱雲。媽媽聽了她這麽說之後,心裡有數地知道這下我一定又想帶乾娘上床了,說不定連乾姐和乾妹都要玩上呢!媽媽意味深長地望了我一眼,答應了乾娘的要求,讓她帶我回家。
  我和媽媽已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母子通姦關係,早已靈 肉合一,我和她心裡在想什麽,是不必宣之於口地多費唇舌了,想插幹乾娘一家三個女人的淫念,媽媽根本不必聽我說出來,她早就了然於心了,有個這麽了解我的媽媽,而又能在床上滿足我的情婦,我想世界上可沒幾個人有我這種幸運哪! 
 乾娘要帶我回家,這可是我勾引她們母女三人到手來玩的大好良機,於是我便高高興興地隨著美艷迷人的乾娘走了。  乾娘的家在一處高級的住宅區裡,紅瓦白牆,綠樹如蔭,好個幽靜的居家環境。進了她家,乾娘隨手關上大門,讓我在客廳裡的沙發上坐著,嫋嫋地走向廚房為我張羅飲料,我虎視眈眈地看著她的背影,走路時扭動著腰枝,肥大豐滿的玉臀,左搖右擺地性感極了。當乾娘拿著飲料,再從櫥房走回客廳時,嬌豔的粉臉上帶著醉人的微笑,她胸前那一對豐滿高挺的乳房,也隨著她蓮步輕移間,不停地在她上衣裡抖動著,使我看得是眼花了亂,心跳急促,腦子裡暈暈沈沈,全身的熱度也一下子昇高了很多。乾娘陪我說了一會兒話,便道:『龍兒!你坐在這兒喝飲料,乾娘要先去脫掉外出服,換上家常服再來陪你聊天。』我回答她道:『好的,乾娘!您去換吧!我自己在這坐著就好。』乾娘起身走到她的房裡去換衣服了,我見她進房後,房門並沒有關緊,還留下一些縫隙,心想:何不先去偷看乾娘換衣服?那定是一幕活色生香、春光外洩、既緊張又刺激,人生難得一見的美妙鏡頭呀! 
 待我偷偷地潛到了乾娘的臥室門外,把眼睛湊上門縫往裡面偷窺的時候,只見乾娘已把她的上衣和裙子脫掉了,全身上下只剩下那乳白色的奶罩和一條月白色的小三角褲了。 
 乾娘此時以背對著我,我只覺她的背影肌膚雪白,玉臀豐滿,性感迷人的胴體,尚未全脫光就這麽有看頭了,那麽若是她全都脫掉了,那豈不真的應了『眼睛吃冰淇淋』的俗語了嗎? 
 我窺視的眼光又瞥見乾娘正面的牆上掛著一面對著房門的落地鏡,恰巧把她前身的美妙風光毫不保留地反映到我的眼前,加上臥室裡的燈光很明亮,使我可以從鏡子裡看到乾娘那白馥馥的肉感嬌軀,兩粒肥漲的大乳房,被她略嫌窄小的乳白色奶罩包著;下腹部陰阜上的黑色陰毛,也透過月白色的三角褲,隱約可以見到一片漆黑的陰影。
  我被眼前的這一幕誘人的春光給震懾住了,不由屏氣凝神地專心注視著。我呆呆地看著乾娘後續的動作。『哇塞!』好戲還在後頭呢!乾娘脫衣服的動作尚未停止,她還繼續地伸手到背後解開她奶罩的鉤子,脫了下來,又彎腰把她身上最薄的一件遮蔽物--三角褲也脫掉了。站在落地鏡前的乾娘已是身無寸縷,赤裸裸地被我看個正著 了。胸前雪白的乳峰上,頂著兩粒艷紅色的奶頭,小腹下方那一大片烏黑亮麗的陰毛,雖然距離稍遠而使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遠遠望過去黑壓壓的一大片,也真夠性感迷人了。
  我在門外只覺得口乾舌燥、心搖神馳、熱血沸騰、 慾焰高炙、大雞巴硬挺高翹,大有破褲而出的危險。真想不顧一切地衝了進去,擁抱著乾娘那性感的胴體,把我的大雞巴插入她的小穴裡,大幹特幹地猛肏她一場,才能消消我那快要爆發的滿腔慾火。但我又不敢就此魯莽造次,萬一乾娘抵死不從,豈不壞了我那同床一起插幹她們母女三人的大計?還是再忍一忍,慢慢地等待最好的時機吧! 
 這時,乾娘從衣櫥裡拿出了一襲家常睡衣和一條新的粉紅色三角褲,姿態優美地穿了起來,我知道她馬上要出來了,於是趕緊坐回客廳沙發上,再猛吸了一口飲料,表示我一直乖乖地坐在這裡。乾娘開了房門出來了,我見她胸前的一雙大乳房在她走到客廳時,一抖一抖地顫動得非常厲害,我心知乾娘在她家常睡衣裡一定沒有戴上乳罩,因為女人平時在家若是沒有外人在場,往往為了貪圖舒服而沒有穿上乳罩。這件事要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還真是一個好預兆,至少乾娘心裡已不把我當成是個外人了,那麽我下手的機會和成功的把握也因此會提高了許多。
  我心中計劃著如何把乾娘幹到手的步驟,因為我知道女人們就算千肯萬肯地想和你作愛,表面上也不敢有所表示,好保持她們的矜持形象,除非男人先有了想幹她的表示,她們還要假意地推拒一番才會讓你達到目地,這樣她們既維持了自己的尊嚴,也得到了她們內心裡渴望的舒爽,所以若是能突破女人們這層虛偽的面具,那麽她們就會心防盡撤,任你予取予求的了。 
 於是我暗地在心裡頭擬好了腹稿,打算先用挑情的語言去撥動她的芳心。  我和乾娘坐在客廳裡聊著,乾娘道:『這對死丫頭真野,出門到現在還不回家。』我道:『乾娘!現在才六點多而已嘛!她們也許還在逛街呢!』乾娘笑著道:『龍兒!你真是個好孩子,很會體諒別人。』我見她臉色柔和,趁機故意地把頭埋在她的乳溝之間,雙手緊緊摟著乾娘的纖纖細腰,用我的臉頰拼命地揉搓著她的大乳房,就像是個小孩子般在媽媽懷裡撒嬌一般。乾娘被我揉得一陣顫抖,喘著氣道:『好了好了,別再揉啦!乾娘都快被你柔散了,我這一把老骨頭,怎能禁得起你的蠻力哪?』我真心地道:『乾娘!你不老呀!一點兒都不老,你還很年輕,又很漂亮呢!』一邊說著,一邊大膽地在她粉頰上吻著,然後偷襲了她的紅唇,乾娘被我吻得『哦!……哦!……』地呻吟著,最後竟也伸出嬌舌來和我的舌頭在空中互相勾吮纏攪著.我將一隻手顫抖抖地伸入她的家常睡衣裡,摸到了她真真實實、赤裸裸的大乳房,手裡感覺得又滑又嫩、還有極大的彈性,峰頂的兩粒乳頭被我一摸都硬得凸了起來。
  乾娘害羞地嬌聲說:『嗯!……龍兒……不……不要……這樣……嘛……快放手……你……你怎麽……可以……可以……摸……乾娘的……奶奶嘛……停……快停呀……不要……再揉了……乾娘……這樣……好……難受……』她忙用手來推拒著我,雖然她的嘴裡好像在斥責著我,但臉上並沒有因此而生氣的怒色,反而帶點嬌羞的神態,大概是被我高超的摸乳技巧揉得很舒服吧!
  我對她說:『乾娘!有奶便是娘,你沒有聽過嗎?你是我乾娘嘛!當然要給乾兒子吃奶呀!在家裡媽媽也常常讓我吸奶呢!』乾娘嬌羞滿面,一臉不信地道:『不……不行……你都……這麽大了……怎麽能……能……吃我的……奶奶……你騙我……玉梅姐……才不……會……讓你……吸……吸奶哪……』我認真辯解地道:『乾娘!真的嘛!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可以馬上打電話去問媽媽是否真有這回事,媽媽她還讓我插幹,和我作愛呢!那才是真的舒爽哪!』乾娘聽得張口結舌,結結巴巴地道:『什……什麽?……你……媽媽……玉……玉梅姐……讓你……讓你……插她……這……這怎麽……可以……那有媽媽……和自己的兒子……上床……作……作愛的?……』我見乾娘粉臉都紅透了,看起來更加艷麗誘人,於是心動地又伸出那祿山之爪,一手繼續摸著乳房,一手插入她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扣挖著她的陰戶。乾娘被我這大膽的偷襲行動嚇了一大跳,大叫著道:『哎呀……龍……龍兒……你……你……』上身閃躲著我揉乳的魔手,又把雙腿夾得緊緊的,不讓我摸到她的陰戶。
  我怕她逃走,那就前功盡棄了,忙用力抱住她,解開家常睡衣的釦子,把衣襟左右拉開,那一對肥嫩豐滿的乳房,頂著艷紅的大奶頭跳了出來。我迅速地抓住了一隻大乳房又揉又捏,用嘴巴含住另一個奶頭,吸吮舐咬。 
 乾娘被我逗得又麻又癢、又酸又酥地難受得呻吟著:『哦!……不要……乖兒……不要……咬……乾娘的……奶……奶頭……別……別舐……啊……』緊合著的雙腿也慢慢地張了開來,我撫摸她的陰毛、扣挖她的陰唇、揉捏她的陰核,再把手指頭伸入陰道中抽插著。 
 乾娘被我這上下夾攻的招術給刺激得叫道:『啊……別……別挖了嘛……快……把手……啊……拿……拿出來……乾娘……難受……死了……哎呀……乾娘……被……被你……整……整慘了……哦……啊……我……我要洩了……啊……啊……完了……哦……哦……』乾娘忽地猛然一陣顫抖,兩腿上下擺動著,小穴裡的淫精也一直往外流,我知道她已達到了高潮,洩了第一次的身子了。
  我看她昏昏迷迷地喘息著,乾脆抱起她的嬌軀,直接走向她的臥室。乾娘突然由昏迷中醒來,驚叫道:『龍兒!……你……你要……幹……幹什麽?……』我抱著她親吻著,一邊涎著臉道:『我的親親小穴穴乾娘!兒子現在要帶你上床去呀!』接著我把她放在床上,動手去脫她的家常睡衣和那條小三角褲,當然又有一番掙紮抗拒,不過不是很激烈,終於乾娘被我脫得全身精光的了。我再脫掉自己的衣服,站在床邊,愛憐地看著乾娘紅暈過耳,羞得閉上眼睛的嬌態。我明白她此時正處於慾望和倫理的天人交戰中,從以前的例子裡 ,我知道只要把大雞巴插進女人的穴洞,讓她滿足就一切沒事了。
  只聽得乾娘抖著聲音道:『龍兒!……你……你……破壞……了……乾娘的……貞操……了……』她一邊嬌羞地用手遮在她陰戶上,不讓她那羞人的方寸之地被我看到。 
 我道:『乾娘!貞操真的對你很重要嗎?還是讓我用這條大雞巴替你通通小穴,讓你舒服才是真的。你一生光是和乾爹作愛,沒有享受過性的高潮,怎會有什麽樂趣呢?還是讓我來插插你吧!我床上的功夫是很厲害唷!插得媽媽都會叫我大雞巴親丈夫哪!』說著,抱著她又親又吻,扳開她遮住下體的手,又揉捏了她的陰核一陣,弄得她又是淫水狂流,洩了再洩。 
 我見她已是慾火高燒,又是飢渴又是空虛,馬上翻身壓到她胴體上,乾娘此時全身熱血沸騰,不得不用一直顫抖著的玉手引著我的大雞巴,對準了她那淫水漣漣的小肥穴口,浪聲道:『龍兒!……乖兒……呀……乾娘……好……癢……快……快把……你的……大……大雞巴……插……插進去……止癢……哦……哦……』我把大雞巴頭瞄準了乾娘的浪屄入口,用力一挺,插進了三寸左右,乾娘全身發抖地痛得叫道:『哎呀!……龍兒……痛呀……別動……你的太……太大了……乾娘……吃……吃不消……』我感到大雞巴好像被一個熱乎乎又肉緊緊的溫水袋包住了一般,裡面又燙又滑,根本不像是中年婦女的陰戶,倒像是個二十出頭,新婚不久尚未生育的少婦哪我伏下身子去吸咬乾娘的大奶頭,又揉又摸,再吻住她的紅唇,兩條舌頭糾纏不清,漸漸地她的陰道較鬆動了。我猛力一插,大雞巴全根肏入,直搗著穴心,乾娘這時又痛又麻、又酥又甜、又酸又癢,五味雜陳地臉上的表情變化萬千,肥突突的小穴緊緊地套著我的大雞巴。我使勁插了個盡根,又抽了出來,再插進去,又抽出來,輕送重幹兼有,左右探底,上下逢源,使得乾娘的臉上淫態百出;又用力地揉著她那對柔軟、嬌嫩、酥滑兼有的大肥乳,使乾娘浪叫著道:『啊!……龍兒……媽媽的……親……兒子呀……哎喲……乾娘……美……死了……大雞巴……的親……丈夫喲……插……插進我……的……花心了……快……乖兒子……乾……乾娘……要你……要你……用力……幹我……啊……真好……乾……乾娘……爽……爽死了……啊……啊……』乾娘漸漸習慣了我大雞巴的頂抽乾送的韻律,她也用內勁夾緊我的肉棒,讓我按著她的豐滿嬌軀壓在床上肏乾著,只見乾娘緊咬著下唇,又開始浪叫著道:『噯唷!……乖兒……有你這樣……的……大雞巴……才能……幹得……乾娘……樂……樂死了……親親……乾兒子呀……你才是……乾娘……的……親丈夫……啊……乾娘的……小穴……第……第一次……這麽……痛快……搗得爽……幹……幹得妙… …乾娘……全身都……酥麻……了……乖兒子……親丈夫……你……真會幹……比你……乾爸爸……還要……要強上……萬倍……唔……呵……呀……你才是……乾娘……的情人……乾娘……的……丈夫……乾娘……愛死你了……啊……小穴……不行了……乾……乾娘……要洩……要洩了……啊……啊……』
我見她不要命地挺動屁股,淫蕩得媚人入骨,嬌靨含春,淫水大股大股地噴射著,洩了又洩,再洩,弄濕了好一大片床單,大雞巴肏在乾娘的小穴裡,緊密又溫暖,花心還會一吸一吮地夾得我的大雞巴直跳動著。這場床上大戰,直幹得天昏地暗,終於在我的大雞巴頂住了花心,發射了精液,泡在肉洞裡,享受著乾娘溫暖的騷穴,倆人互相擁抱著猛喘大氣,昏昏迷迷地躺在大床上休息著。
  乾娘足足喘了半個小時的氣,才算平息了下來,她溫柔地抱著我,讓我靠在她軟綿綿的懷裡吃著她的奶子。女人就是這樣,有了肉體關係之後,而且能在床上使她極端滿足,她就會一輩子死心塌地愛著你,不許你再離開她。 
 我在乾娘身上睡了一會兒,醒來後又在她全身一陣亂摸,揉得她嬌軀扭擺地浪聲笑道:『小心肝,乖兒子!別再揉了,乾娘癢死啦!』我的大雞巴又硬了起來,在她桃源洞口一陣跳躍,慌得她忙把我由她身上推下來,還歉聲柔柔地安慰著我道:『乖兒!弄不得了,乾娘的小穴還有點痛哪!第一次遇到你這樣的大雞巴有些吃不消。你乾姐和乾妹她們也差不多快要回來了,給她們看到你在我床上也不大好,以後有的是機會,讓你來插乾娘的小穴,現在就不要了,好嘛?』說著,還吻了吻我的臉頰和額頭,好像在哄著小孩子一樣,我見她也實在疲累了,暫且就饒了她這一遭。我們起身洗了澡,乾娘又換了新的床單,對著一大片淫水留下來的痕跡,她又是一陣臉紅。
  坐在客廳,我和乾娘眉來眼去地以眉目傳情著,她臉上的紅暈一直沒退,看起來更是嬌豔動人。又過了二十分鐘,乾姐和乾妹終於回來了。甫一進門,她們的那兩雙眼睛就一直打量著我這個陌生人,我也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端詳著她們倆。站在左邊那個看起來較大而留著長發的女生,想必是乾姐秀雲,外表看來較為美麗而文靜;另一個較小而燙髮的一定就是乾妹筱雲了,個性看來就比較活潑開放。果然是她先開口道:『媽媽!這位客人是誰呢?』乾娘道:『秀雲、筱雲,他就是媽常提到的玉梅阿姨的兒子,媽下午已經認他做乾兒子了,算起來你應該叫他乾哥哥,而秀雲則叫他乾弟弟。』活潑的筱雲乾妹聽她媽媽這麽講,竟朝我飛了一個媚眼道:『呵!原來是乾哥哥,嗯!長得真是英俊瀟灑,一表人材,體格又蠻棒的,啊!乾哥哥,你好呀!』我一時被這位淘氣的乾妹妹弄得面紅耳赤,吶吶地說不出話來,差點兒下不了台。 
 乾娘在一旁見我受窘,心疼地笑叱著她沒禮貌,又叫一直靜靜地站在一旁的乾姐和我見過了禮,我倆正在握了握手時,乾妹竟貼近我身邊來,說了一番讓我不知所措的話,她道:『乾哥哥!你喜不喜歡我?』我只好道:『當然喜歡啦!』她接著道:『如果你喜歡我,那你為什麽不抱我,吻我?』我一時呆在那裡,就連乾娘和乾姐也都呆住了。乾妹用雙手摟著我,在我臉上一陣親吻,胸前那對雖小而堅挺異常的嫩乳在我心口直磨著,弄得我的臉更紅了。  我被她吻得興起,也在她臉上吻了吻,我抱過了乾妹,只好也抱抱乾姐,她也被這奇怪的氣氛弄得她滿面嬌紅,可是我手一環上她的纖腰時,她的反應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熱烈,她竟也用雙手摟著我的脖子,在我臉上又是一陣親吻,那種吻已不像是見面禮了,簡直就是情人間的熱吻。乾娘在一旁看得吃起了她兩個女兒的醋,嬌靨上一片撚酸嫉妒的表情,我見她如此,乾脆也抱住她,吻吻她的粉臉,乾娘在意亂情迷之下,一時也忘了乾姐和乾妹就在身邊,摟緊我的背膀,竟湊上小嘴和我口對口地吸吻起來,又伸出舌頭和我互攪,吻了良久,才和我分了開來。
  她這時才『啊…』的一聲,記起旁邊還有兩個女兒在場,羞得無地自容地嬌紅過耳,把她的頭直往我的懷裡鑽。  乾姐和乾妹在一旁愣愣地看著她們母親與我的舐吻,聰明的她們不難猜到我和乾娘之間的關係絕非 止於尋常的乾母子而已。 
 乾娘羞了好一陣子,才不得已地擡起頭來,對她的兩個女兒道:『媽……媽媽……情不自禁……你們……你們不要……胡思亂想啊……』乾妹滿臉狡黠地笑著道:『媽!我們不會怪您的,是不是?姐!媽您平常好寂寞,有乾哥哥來安慰您深閨的空虛,又不是什麽大事呀!』我聽了她這番大膽又露骨的一番話,實在有點兒坐不住了。乾姐也在一旁羞澀地點了點頭,默默含情地望著我。看來,乾媽這兩個女兒對她們母親還蠻體諒的哪!唉!最難消受美人恩,而且一下子就是三個,彼此之間又有母子和姐妹的關係,實在有些令我窮於應付,想不到母女一馬三鞍,大被同眠的夢想如此容易就達成了。 我們四人經過了短暫的開誠佈公之難堪後,不約而同地抱在一起,以我為中心,互相親吻著,衣服一件件地從我們身上飛走,一會兒,三隻白羊加上我這一身古銅色的皮膚在客廳的水銀燈下裸裎著。
  只見,三人之中,乾娘的胴體看起來最是高貴雅麗、風姿萬千;肌膚雪白嬌豔,柔細而光滑;乳房挺聳豐肥,奶頭略大而殷紅,乳暈粉紅誘人;平坦的小腹,微顯淡淡的妊娠紋;陰阜似饅頭般高凸,陰毛捲曲而濃密,倒三角形的尖端部位,艷紅而突起的陰核微微可見;玉腿肥嫩而不臃腫;屁股上翹,左右晃動著。 
 乾姐秀髮披肩,姿容妍麗,笑時兩頰旁邊現出兩個酒渦,嬌豔嫵媚,櫻唇微點,貝齒潔白,軟語嬌聲,悅耳動聽;肌膚則是光滑細緻,乳房盈握,彈性良好,乳尖紅艷;身材修長苗條;陰毛在小丘上烏黑光亮,濃密地蔓延在小腹下方及陰唇兩側;玉臀肥圓;粉腿硬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