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補到幹上3母女

記得在五年前,當時我仍是一個大專學生,就讀於香港一所高級學府,由於家庭經濟問題,我決定自食其力--(做補習老師)

我和同學在鄰近的一個屋村的補習社應徵上門補習,在安排介紹下我同學在為一個12歲就讀中一的男孩子補習,我同學說做補習真不容易,現代的孩子很難教。

而我就安排到一個14歲就讀於中學3年級的小女孩--小芬家中任教。初次補習當然小心/細心指導,而該小女孩亦很聰明,所以教得很輕鬆,另一方面,亦令我有時間注意到她媽媽--羅太,她丈夫是地盤工人,平時很少見到。

只是從小芬口中知道他爸爸是個體質強而有力的人。

一天我正在聚精會神的教書,突然感到肚子很不對勁,於是須借一個方便,只好對小芬說:「小芬,我現在去廁所,妳好好地在房裡溫習。」

「好的,你好好去,Paul哥」

當我出來後,原想回房繼續教,但羅太太就坐在大沙發的中央。

羅太見我出來就去冰箱倒杯果汁,端給我飲用。

「謝謝。」我用雙手取接,跟著見羅太一彎腰。

我一看,羅太玉手白嫩豐肥,十指尖尖,塗擦著鮮紅色的指甲油,因天氣炎熱,她穿一襲無袖,露胸T恤,裙子下擺長及膝蓋上三吋左右,短短的有點迷你裙之風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露胸T恤內雖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頸項及酥胸連豐滿的乳房,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我接過茶杯後放在茶幾上,見羅太抬起白嫩的粉臂,理理下垂的秀髮然後又看電視。

她雪白的腋窩下,叢生一片烏黑濃密的腋毛,我雖已玩過了幾個女同學和女友,她們每個都是少女味多一點成熟則欠了一點。

頭一次欣賞如此成熟的少婦,真是性感極了,看得我汗毛根根豎起,全身發熱,陽具突的亢奮起來,忙坐在對面沙發上,兩眼呆視看著羅太,雙手按在大腿中間的陽具,不發一言。

「Paul,小芬的功課如何。」羅太嬌聲問道。

「大概不會比其他同學低。」

「嗯,也好。你今年幾歲?在那裡唸書?」

「我今年二十歲了,在ㄨㄨ大學唸新聞系。」我口裡應著,但雙眼直視羅太迷你裙下擺,兩腿中間。

此時看到羅太的兩條粉腿,有意無意的,微微張開了六、七吋寬,粉紅色的三角褲,上面一層黑影,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陰戶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眼前,看得我是魂魄飄蕩,陽具堅挺。

「Paul,小芬的功課你要多多指導。」羅太此時尚未發現我異樣的眼色,又嬌聲道。

「這個……冇問題,為靚女服務是我的榮耀。」

「真的?你沒騙我吧!我都三十多了,還把我說得如此年輕、豔麗。」

「不,羅太一點都不老,看起來像二十剛出頭的少女一樣,和妳的女兒站在一起,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妳們是姐妹呢!」

羅太一聽芳心暗喜:「你真會討我的歡心,可惜我己嫁人!如果年輕幾年的話,我一定開心死!」

我一見,知道她動情了,心想機會來了:「羅太,要開心話都不成問題只要你肯嚐嚐看就水到渠成。」我邊說,邊站起來走到羅太身邊,一屁股就坐在她旁邊,不管她的反應如何,驟的抱著羅太,吻上她的櫻唇,右手在胸腹之間來回撫摸著。

「嗯……嗯……不要嘛……不可以……不……」羅太太搖頭晃腦的掙扎著,最先還有力的掙扎,閃避著我的嘴唇,慢慢的力量減弱而停止閃避,任由擁吻撫摸,張開櫻唇把香舌送入我口中,二人儘情吸吮著對方的舌尖。

於是得寸進尺的我,順著低胸領處直闖而入,摸著了真實的乳房,美極了,又嫩又滑的肥奶,奶頭大大的,被捏得尖挺而起,硬如石子,順手把乳罩的扣鉤也解開,再用雙手來拉T恤時──羅太如夢方醒,驟的挺身坐起,衣服及乳罩馬上滑落下來,一雙白嫩肥大的乳房顯露了出來,她趕忙拉上衣服來蓋住雙峰,粉臉羞紅、氣急心跳,喘喘而道。

羅太顫聲地對我說:「不要,小芬在房溫習,你想把我怎樣啊!」

我嘻皮笑臉地說:「我已給她很多功課做,不會出來,何不好好享受?說真的,我的能力不錯,沒『偉哥』都可以維持1小時以上,包保令你死去活來。」

「放心啦,細聲些!你不想驚動小芬出來看的話,就一同開心!」

羅太「啊」的一聲,要去拉衣服時,我一見,哪能錯過良機,忙用雙臂摟緊羅太,躍身而起,張開大口將一顆豔紅色的大奶頭含入口中,又吮又咬,另一隻手則伸入裙底,插入三角褲內,摸到了高突的陰阜及濃密的陰毛上,中指插入陰道扣挖,食、姆二指再輕捏陰核。

羅太被上下夾攻得:「啊……Paul……停……停手……快……別這樣……你太過份了……啊……你……」她一邊掙扎,一邊喘叫,淫水被摳挖得流出來沾滿了我一手,奶頭也被吸吮得硬漲堅挺,全身酥麻,慾火快焚燒起來了。



我捉住她的手兒,牽到我的底下。讓她摸到我硬硬的陰莖,羅太的手兒縮了一縮,但終于隔著我的褲子握住了我的肉棍兒。

我又縮一縮腰部,羅太的一對手都伸入我的內褲裡頭。軟綿綿的手兒捉住我硬梆梆的陰莖套了一套,而我就伸手摸向她的酥胸,從她的衣領口伸進去捉住她的奶子,用手指撩撥著她的乳尖。羅太肉體顫抖著,想把手抽出來撐拒,可是我漲一漲肚子,就把她的雙手夾在我的腰帶間而動彈不得。跟著就捉著那兩團軟肉又搓又捏。羅狡雙手被困,唯有任我肆意輕薄。

跟著我又用手沿著羅太的褲腰伸進她的底褲裡頭。先是摸著濃密的陰毛,繼而觸及滋潤的大陰唇。我刻意地用手指在她的陰核上揉了揉,攪得她一口淫水從陰道裡直沖出來,把我的手掌都潤濕了。

我放開了羅太的雙手,將她抱上沙發床上,伸手就要去脫她的裙子。

羅太捉住我的手說道:「公眾地方,不要把我剝光豬,難看死了!」

我唯有把她的裙子掀起來,祇將她的底褲除下來。哇!祇見羅太兩條雪白的大腿盡處,烏油油的陰毛擁簇。那鮮紅的肉洞兒,已經玉蕊含津饞涎欲滴。看得我更加性慾衝動,我急忙拉開褲鏈,掏出硬起的陰莖,將龜頭抵在羅太惠玲的陰道口,屁股向著她的陰部一沉。祇聽到「漬」的一聲,我的陰莖已經整條插進羅太陰道裡頭。

羅太也「阿喲!」叫了一聲,激動的把我身體緊緊攬住。

我見她享受得意忘形,於是說:「小心些,不好太大聲!給女兒知道就大件事了。」

我持續讓陰莖在她的陰戶裡活動,羅太粉面通紅。微笑著用媚眼望著我,看來十分滿意我侵入她的肉體裡。我捉住羅太的玲瓏雙腳,將她粉白的大腿舉起,粗大的陰莖縱情地在她濕潤的陰道裡抽送研磨。羅太忽然肉緊地摟抱著我,肉身顫動著。我也感覺出她的陰道裡分泌出大量的液汁,浸淫著我的陰莖。我知道羅太到達了性交的極樂景界,便暫停對她下體的姦淫,俯下臉兒,貼著她的朱唇將舌頭度入小嘴裡攪弄。羅太冰冷的嘴唇無力地和我親吻著,底下的肉洞也一懾一懾地吮吸著我插在她肉體內的陰莖。

羅太說:「我在上面弄你好嗎?」

我說一聲好之後,羅太已經主動的趴到我身上,手持陰莖對準她的肉洞口,然後坐下來,將我的陰莖一寸不留地吞入她的陰戶裡,接著更有節奏地讓臀部上上落落,使我的陽具在她陰道裡出出入入。玩了一會兒,羅太停下來喘著氣說她不行了。我就把她貼著我的胸部摟抱著,然後讓陰莖從下面向上挺動著,繼續我們的交歡。羅太也知趣地配合著我的動作將她的私處頂向我的陰莖,務求使她的陰道盡量套進我的陰莖。玩了一陣子,她也把舌頭伸進我口裡讓我吮吸著。終于我也舒服到極點,腰脊一陣酥麻,陰莖一跳一跳的,把精液射入羅太的陰道裡。

我帶著倦意,翻身從羅太的肉體上滑下來。她拿過紙巾,體貼地為我抹乾淨陰莖上的愛液,然後才捂住被我攪得一塌糊塗的陰戶走進洗手間。一會兒之後,羅太走了出來,我也起身穿上衣服。

我摟著她打趣地問她,今晚還要不要和老公性交,羅太笑著打了我一下。

我抬起頭來問羅太:「插得你開心嗎!」

羅太睜開媚眼兒說:「不告訴你。」

我又問:「我勁些還是你老公勁些?」

羅太又合上眼皮說道:「都給你插得,怎麼還要問人家這樣的羞事。」

從這次之後,我和羅太就常常找機會偷情,有一次正當幽會時,小芬在房間有功課不明白就出來客廳想問……

上回提及:我和羅太在沙發偷情時又誰知百密一疏,當我們玩得正開心時,房門忽然打開,小芬從裡面走了出來。一眼看見我的陰莖還插在羅太的陰道中,不禁叫了一聲。先是楞了一下,接著就想奪門而出。

大件事!好彩數,我和羅太只是脫下短褲和迷你裙,幸好及時穿回。當真險象環生!於是羅太即問小芬有何事:「小芬,妳不要出來,等會兒Paul哥哥就會進來。快點回房。」

我道:「幸好這小姑娘當真聽話,只看到一點點!應該沒怎樣吧?」

羅太亦同意:「應該沒事的,待會好好教她就是。」

往後的日子,我和羅太需更加小心!不能再有差錯,否則果大件事!

但好景不常,幾日後羅太打電話給我。她很怕的說:「昨天小芬問我,補習的那天我們在沙發上做什麼?

你說怎麼辦?如果她對爸爸說!那我們完蛋了。」

「到了這關頭,我都無法可施。我只好搬到學校宿舍和同學住!等事情完結後再回來,但你就無論如何都要
留在家中!」我說。

羅太咽喉:「你就可以一走了之,那我怎好?我不給她爸爸打死才是。」

我想:「這也沒辦法。你說,怎才可令小芬不說出來?難道毒啞或是殺了她嗎?」

羅太想了想又說:「如果她和我們同流合污,那就OK!沒問題啦!這樣做益了你。我想小芬只有14歲。應該仍是處女!益你吧有處給你破處!」

我真的聞所未聞:「你跟我開玩笑,那是你的女兒。這樣不太好吧!」

羅太反而說:「女孩子早晚都要給人家插,有什麼不好。我自已15歲都已失身!那有什麼大不了!」

「妳說這話當真有意思,我多次看到小芬時,全身發熱,小Paul(陽具)就亢奮起來,如果可以插一插她都幾好。」

「小冤家,我本來是想你來教小芬功課,誰知我倆發生了肉體關係,你這條大寶貝來安慰我,你不是我命中的魔星嗎。」說完眼淚涔涔而下,楚楚可憐,真情流露。

跟隨這幾天,我和羅太商量了個引誘小芬這小豬(注:處女)入局的方法。

到了時機成熟的一天!那天早上羅太來我家報佳音:「己經準備好了,我已把你的四、五級淫穢書及CD都放在家裡。到她看得火紅火燒時你就可行動了!到時記得我這個媒人吧!」

我哪會不報答羅太的一番安排之理?好吧,今天早上先給一點好處羅太!

於是我與羅太相擁進房,上床去熱烈親吻、愛撫,終使已平息的慾火,再度爆發,隨之再度展開戰火。

我翻上羅太之嬌軀,提高兩條粉腿,手握陽具,先在陰核上揉擦一陣,只癢得羅太肥臀亂扭:

「Paul哥……大寶貝……別逗我了……小穴裡面……好癢……快…快…… 插進去吧……」

「哎呀……輕點……Paul哥……痛……痛死了……」

「羅太……才進去一個龜頭呢……真的這樣痛嗎?」

「你不知道,你的龜頭有多大……塞得滿滿的……」

我也知道羅太之陰道窄小,再看她粉臉蒼白、咬牙皺眉,現出滿臉痛苦的表情,於心不忍的道:

「可能太緊張……妳真的這麼痛,那我拔出來好了。」

「不…不要拔出來……讓它在裡面泡…泡一會兒……就像現在……這樣……

停住不要再動……就不會那麼痛了……等水多一點……再動……乖啊……」

羅太嘴裡雖然叫痛,但雙手像條蛇般的,死死的纏著我,用胸前一對肥奶,磨擦著我的胸膛,細腰肥臀也扭動起來了,小嘴含著我的舌頭吸吮,增加自己的快感,以備應接激戰,她只感覺到我的大鳩(大雞巴),像條燒紅的火棒一般,插在小穴裡面,雖然有點漲痛,但是又有點麻癢,由陰戶的神經樞鈕,直達全身百骸,舒暢極了,淫水緩緩而出。

「啊……好美……好舒服……你動吧……媽要你……再插……插深點……」

羅太粉臉嬌紅,媚眼含春,淫聲浪語,嗲勁十足,那淫蕩的模樣,真是勾魂蕩魄,使人心搖神馳,非大塊朵頤才得為快。

真想不到平時端莊的羅太,做起愛來,是如此騷浪、淫蕩、銷魂蝕骨,看的我禁不住慾火高漲、野性大發,再也無法憐香惜玉、溫柔體貼,於是挺動屁股,用力一頂,一插到底。

「噗滋」一聲,接著直聽羅太嬌叫:

「哎啊……心肝……這一下真……真要了……媽……的命了……」小穴裡,淫水都被大雞巴迫壓出陰道外,流得二人的陰毛及大腿兩側全濕了,不由得她嬌呼出聲:

「Paul哥……真美……要你肏……我的小穴……小穴好癢……動…… 吧…… 乖……」

眼見羅太之騷媚淫態,刺激得我慾火更熾,陽具硬得漲痛,也暴發了男人原始的野性,挺動腰臀拼命抽插,次次到底,下下著肉。羅太的小穴就像個肉圈圈一樣,把整條大雞巴緊緊包住,每當頂到底時,花心一閉一合,吸吮著大龜頭,再配合抽插時「噗滋、噗滋」的淫水聲,真是美妙絕頂。

我插得的全身汗如雨下,氣喘如牛,拼命苦幹,真是舒暢極了,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蠕動飛躍,連續不停抽插了兩百多下。

「哎呀……Paul哥……Paul仔,美死了……會插穴的……你真要姦死……我了……呀……我洩……洩了……」

美得羅太雙手雙腳死死纏繞著我,玉齒狠狠咬著我的肩肉,全身一陣痙攣,飄飄欲仙,進入暈迷狀態,樂得芳魄出竅、雲游太虛。

我自己也在一陣暢美暈眩中洩精了。

羅太被我強有力的熱精射入花心,燙得她又是一陣顫抖:「啊……Paul 哥…

Paul仔……好燙好有力的甘泉……射得我的花心……真舒服……真美……」

「親愛的羅太,妳舒不舒服、滿不滿足?」

「Paul哥,我好舒服,好滿足,親愛的小丈夫,我好愛你。」

「我也是好愛妳,妳的小穴好美,尤其是那一大片陰毛,真迷死人了。」邊說著邊伸手撫摸她的陰毛及陰戶。

「Paul哥…、…想不到這條陽具也好棒,剛才你的表現真驚人,時間又長,如果我是小芬,非被你肏死不可。」

「羅太,羅生跟妳玩得痛快嗎?」

「他呀!一點用都沒有,陽具才四吋多長,也不太粗,體力不濟,三、五分鐘就洩了,沒味得很,Paul哥……希望以後你多給我一點安慰,心肝,經你肏過一次後,使我以後不能沒有你,真想讓你這條大寶貝,能天天插在我的小穴裡,才心滿意足,愛人,能答應我嗎?」

「好,我答應妳!」

其實我的性知識,在這位都是有十餘年性經驗的少婦調教之下,心想下午要去插處女了,真是又驚又喜。

下午,小芬正在家裡觀賞一個影片的時候,我故意說考試快到要加緊補習。小芬已經滿十四歲了,所以她那原本平坦的小胸部正開始發育,我想她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牛仔褲上鼓脹的部份,我在房間裡一邊教書,而且不斷的用一些誘惑的言語來挑逗和取笑小芬。時常搞得她臉蛋兒飛紅,煞是可愛極了!我心裡當然想嚐嚐這位處女新鮮的禁果,但苦無良策可施。

心想來一個突擊突,便拉著小芬的手放到我的陰莖上,小芬像觸電似地將手縮回去。

我嘻笑地對小芬說:「你看了整天的四級電影!來一個實習吧了!Paul哥會令你快樂無比。」

剛才雖然在羅太的體內射了,但是我一點也沒有精力枯竭的現象,小芬火熱柔軟的嬌軀一貼上身,我的肉棒立刻硬挺得像根鐵棒,只想著尋找突破口。

我把轉過身子,大腿纏了上來,用苗條柔軟的大腿夾住我的肉棒,雙手勾住我的脖子,整個身子完全掛在我身上,兩條腿上下摩擦,胸前兩團肉不住地蹭著我的胸膛,弄得我熱血沸騰,按住她的屁股,就要把肉棒插進她窄小的肉洞裡。

小芬其實都已經心心知肚明,這幾天日日看四級電影。心理上亦想一發不可收拾!給我幾下的攪攪,已經春水不住的流出來。

現在不用說其他了,先插她一插才是。小芬雖有一點不願,但沒有反抗的動作。於是我那一條硬梆梆的大陰莖,已經整條不由自主地刺入小芬的陰道裡了。這時小芬赤裸裸坐在我懷裡,她那未經人道的私處緊緊包容著我的陰莖。我的手滑到了小芬尖尖的屁股蛋上,手掌擠進了兩腿之間,輕輕地摳著小芬的菊花眼,她屏住呼吸,全身的汗毛幾乎都立起了,但是她並沒有阻止我的行動。

我的另一隻手將她纏住我肉棒的大腿分開,提起屁股,使肉棒抵在小芬的小穴外,兩片柔軟溫熱的陰唇緊緊地貼住了我的龜頭。她那裡熱乎乎的好似火爐,看來妹妹已經準備好讓我進入了。

我一言不發,只是不停地揉搓小芬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頭上來回打轉。

小芬的呼吸又急促起來,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臉上。小芬的身體猶如火一般熱,大腿不斷地摩擦我的肉棒,挑動我的慾火。

由于興奮,她的身體已經有些緊張了,我可以感到她的小腹繃得很緊,緊貼著我的小腹,將火一般的熱情傳遞過來。

小芬的身材遠稱不上豐滿,但是很令人愛憐,令我只想溫柔地、小心地呵護她,不想令她受到傷害,只想和她痛快地接吻。

我覺得非常溫軟而舒適。搞了幾下,小芬說:「好痛喲!不行啦!」說著就停住了。我捏小芬的奶子,再摸我和小芬交合著的地方。搞得小芬渾身抖動,底下那祇小肉蚌也鬆一緊地懾吸著我的陰莖,這樣玩了一會兒,我終于忍不住說:「小芬的小肉洞好利害哦!我快要射出來了。

我的身體緊張到了極點,終于舒舒服服地把一股精液射進小芬剛剛開苞的鮮嫩陰戶裡頭了。當我看見雪白的面紙上血漬斑斑。證明小芬剛才在羅太她們的胡鬧之下已經由處女變成小婦人了。

後來經羅太引導下,小芬18歲的姊姊婉芬,未幾也被我破了瓜。

我這個調情之聖手,對於處女之風味與中年婦人之韻味,各有不同,少女好似青蘋果一樣,吃起來有點澀澀的,中年婦人就好像水蜜桃一樣,吃起來香甜可口。

雖然三母女都和我有一手,但各有各的味道。

34歲的羅太成熟,造愛合拍。有技巧!

18歲的婉芬和我年齡配合,可以做得盡情。

14歲的小芬幼稚無比,非常鮮嫩。

真是精盡亡都無所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