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美

看屁股最佳場所是公共澡堂,放眼望去一覽無餘。院裡宏偉建築之一就是一座大澡堂,那是全院男女老少洗洗涮涮的地方。週五是女澡堂,週六是男澡堂,週四開放給保育院大班的孩子講衛生。至於中班以下的孩子,只能回家坐澡盆,公共澡堂沒他們的份兒。

洗澡的日子是孩子們的小狂歡節。可以玩水,游泳°°澡堂裡有一個注滿熱水的大池子,第一個看見的人會說這水清澈見底,最後一個爬上來的人回首四顧只能形容自己是「剛從肉湯裡撈出來」。那水蒸汽裊裊,沒有100度,也接近70度,人們成群結隊下去,說成「下餃子」極其貼切。如果一個外國人混雜其中,歇後語就叫做「涮羊肉」,太像一口準備煮什麼的鍋了。

我一直認為北京話的「泡澡」是個口誤,正確的說法應該是「煲澡」。每次站在這鍋老湯前我都覺得自己是塊生肉,要站在鍋邊一點點投入,煮熟一截兒再來一截兒,坐在開水裡禁不住呻吟,輕輕動手臂,蹲著在水裡走動°°如果你樂意把這稱為一種泳姿的話。

那是一種飽含痛苦的享受。每寸皮膚都經受著意志的考驗。痛才會輕鬆,麻木才能舒展,快感和痛楚都像針一樣尖銳,同時鼓點般刺激著你,每一個都難以忍受,哪一個都難以割捨。較之電擊、射精那等劈頭蓋臉辭不及防的震撼,這悲欣交加的感受更加客觀,更大面積,更便於細細體味。

這時你可以仔細丈量你的耐受力,它像物體一樣有形狀,一紙薄或一磚厚,隨便使用什麼計時方法都能方便地計算出它消失的速度。那樣你就瞭解自己是個什麼人了,不必在日後受刑時裝好漢,有些組織的機密能不打聽盡量別打聽,免得當叛徒組織受損失你自己也不好。我就是在這種熱鍋裡失去將來做一個革命烈士的理想的。當我被燙得幾乎失去知覺時,內心也不無悲痛地意識到,自己再不可能給黨做交通員或領導一個城市的地下工作了。

每次都是興沖沖、大義凜然地下水、悲觀失落地爬上,第一感覺︰涼;第二感覺︰爽;接著憂心仲仲向其他孩子打聽︰蘇軍、美軍哪家部隊軍紀好?我發現不單是我,幾乎所有男孩都對把自己脫得精光興高采烈。能看到自己的身體這對本人也是難得的機會。

這就像他自己的錢,大人們給我們一些零錢、又不許我們花,那錢只能藏在儲蓄罐裡以數字的形式存在,現在這錢拿出來了°°我們互相打量,看不出這身體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光溜榴的肉棍子,還沒一棵樹分叉多,也沒結著可愛的花朵和珍稀的果實,假如把頭砍了,沒人認得出哪截身屬於張三李四,還是王二麻子。

比較可疑、鬼鬼祟祟的就是那個屁股。平時我們不大見得到它,無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總是一閃即逝,匆匆面過,在最熱的天氣人家都亮出來了它也深藏不露,像下水道總蓋著蓋子。

它也很拿的出手嘛,胖乎乎長得很體面,比臉平整,比後背光溜,比肚子也只多道溝,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點不寒磅。那時方槍槍還小,沒開始發育,一些器官功能不明以為僅僅是個撒尿的出口,怎麼觀察也只發現屁股在人體上位置突出,把它當作核心機密,被它的表面襟懷坦白所迷惑,產生了一些錯誤的同情心理︰這麼動人的一段身體為什麼總用布起來罩,讓人家一年到頭見不到陽光。

又不是鑽石鑲的,人皆有之,大同小異,用物以稀為貴也解釋不通。瞧把它捂的,多麼蒼白。

他深為自己乃至大家的屁股打抱不平。這只說明了他和我的無知,現在想來很慚愧。很簡單,這不是屁股的問題,與它無關。單只一個屁股,我想就像馬一樣天天露著也無妨。關鍵是它還有個鄰居,這鄰居乃是天生罪犯,你必須從小就習慣將它單獨監禁,否則日後你將有大麻煩。

人的身體長得如此不科學,百獸之中沒一個這麼不自重的,即便是同樣用兩只腳走路的鵝也不像我們那麼無恥°°把生殖器懸掛在身體正面。假如我們不採取一些隔離措施,那麼,從開天闢地到如今,我們互相彼此連一句正經話也不會說。更談不上發明創造、修鐵路蓋工廠、改善人民生活。

你可以認為屁股只是一個受害者,它的全部過錯就是選錯了位置,要是它長在肩膀上,它的一生就不會總給人裝在褲襠裡那麼暗無天日。可憐的屁股,當它露出來時臉色多麼晴朗,樣子多麼放鬆。

僅僅是光著,就讓它感激,呈現出對環境相當適應,十分合拍的姿態,這就叫自在°°該下垂下垂,該收縮收縮,該發涼發涼,該著風著風,本來屬於你的形狀、感覺現在都歸於你,再也沒有什麼東西擋在你和溫度之間。

你會發現貌似無動於衷的它每一寸肌膚都是活的,都在呼吸,甚至°°有一點傲慢。

方槍槍以一種即便算不得淫邪也決稱不上光明正大的目光盯著為數眾多的屁股看,悶悶不樂地想︰什麼東西多了也沒意思。頂讓他不舒服的是居然大家的這些東西都跟自己的一樣,並沒有誰長著尾巴。當然,牆那邊的女孩子的情況也不清楚,下結論為時尚早。但是,單就表面的雷同,便足以令人還沒著手工作先洩了氣。我想,由於我的影響,他多少也覺得自己有點與眾不同,這不同起碼、也應該在身體打上一些記號。尿盆還有鑲金邊兒的呢,未必姓名只是臉的一個形容詞。如果大家都這麼的不分彼此,那還要我幹什麼?我來到這個世上又有什麼意義?哪天,猛一下看到那麼多互相眸仿的屁股,對方槍槍只是一個小小的觸動,日後他還將為自己無異於常人的身體陷入迷憫。

男孩子們來到更衣室,像將要下水的鴨群般奮不顧身,一片呱噪,隔著不封頂的木板牆也可以聽到的裡間更衣室女孩子們的朗朗喧聲。

汪若海第一個脫光衣服,像一匹摘了勒口、卸了鞍子的馬歡暢地活動著自己的身體,對大家宣佈︰「我可以變成一個女的。」

接著,他把小雞雞從後拉進兩腿之間,這就使他從前面看上去只剩下一道淺槽兒,的確像個女孩。

男孩們一片歡笑,十分驚訝這一改裝的顯著效果,似乎他們真的看到了女孩子的身體。很多孩子倣傚他,對把自己變成一個瘸腿女孩大為開心,這傳洩病一樣迅速蔓延的興奮也許已經有一點性意識在其中了。

高晉剛脫下褲子,感到尾巴骨被一隻手輕輕按了一下,驚回首,方槍槍別有用心地朝他一笑。

「摸我幹嘛?」

「摸你長沒長尾巴。」方槍槍公然說。扭著屁股走過去,又摸了把張寧生。張寧生大叫︰「有人耍流氓啦!」

高晉一溜小跑攆上正要對高洋下手的方槍槍,照他屁股蛋子就是一巴掌,這一脆響使得男孩們發現了身體的另一妙處,一時間,男更衣室裡像很多小口徑步槍在射擊,僻啪之聲不絕於耳。在這混亂的場合中,方槍槍的屁股上被打上很多手印子,像穿了一條紅褲衩。

李阿姨從裡間更衣室出來,大聲制止男孩們的胡鬧,命令他們都進浴室。她穿了一件大背心和一條沒膝大褲極,胸前那一對大奶子觸目驚心。她把男孩們都趕進位於第二間浴室的那口大湯鍋內,自己像只鍋蓋立在鍋沿兒上,手指大家喝道︰「都低下頭,誰也不許抬眼睛,互相監督°°你,你,還有你。」

「嘩!」°°男孩們發自內心地呻吟叫喚,很多人的眼睛都不老實地瞟來瞟去。

女孩子們像驚弓之鳥或漏網之魚,一組組三五成群跑過去,鑽進最裡面的浴室。她們大都用窄窄的毛巾圍住自己的胯部,跑過去便露出屁股。這種遮擋在和她們朝夕相處、坐臥不避的男孩看來有點故作姿態,就像參加追悼會,平時可以面對的熟人現在都要低下頭,也使濕漉漉、到處充滿水響的澡堂忽然變得不同尋常,瀰漫著極其暖昧、針對性別的下流氣氛。

她們刻意掩飾的是什麼?一定有人教導她們有些東西不能給男孩看,這個教導者想必是個白癡,因為誰都知道,那前面什麼也沒有。或者那是她們的一個游戲,對男孩的一種模仿類似汪苦海對她們的模仿。

方槍槍坐在熱水裡,一眼一眼看著經過前方的女孩子的屁股,心想這些與男孩沒其它區別的屁股上也看不出什麼好和特別之處。總浸泡在熱水中使他十分不耐煩,真實的念頭是︰不要看了,我今天看的屁股夠多的了。但仍忍不住一次次抬頭,像是得了強迫症,連自己也感到沮喪和厭惡。

陳南燕從他眼前跑過去,這是他有所期待的一個目標。那只屁股瘦小結實,有兩個凹陷像一對酒窩,在跑動時也紋絲不顫,分得很開,像兩條大腿更渾圓粗壯的頂軸。



我沒發現他當時有什麼思想活動,滿池熱水已經把他的身體泡得十分麻 ,腦子也昏昏沉沉,即便有所感觸大概也被癱氣般捂臉斥鼻的熱浪沖淡了。我想他覺得這是個相當好看的屁股,非同一般,因為他記住了,像攝像機把這一畫面記錄在磁帶上,只要他願意就能將其一遍遍重放如同陳南燕剛跑過去。這是一個冷冷的印象,或者說是一個純潔的烙印,假使說日後這一印象在他心目中有了一些淫穢的味道,並引發了什麼,在當時至多也只算是被狂犬病狗咬了一日,猛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症狀。

一柱熱水滋到他臉上,方槍槍扭頭一看,張寧生高晉一干人擠在一起看著他嗤嗤笑。

「真無聊。」他懶懶地想。

方槍槍會寫自己名字了。一筆一劃歪歪扭扭,但寫出來心裡總是痛快,知道這三個字就是自己,一想起自己,不是那張圓臉而是這三個字。這種簡化有時還會產生錯覺,以為又出現了第三個人°°在自己筆下。

大一班的孩子明年就要上學了,阿姨提前給他們上一些小學一年級的課,教他們認漢字掌握1十1=2這種複雜的計算方式。有時下雨,不能出去玩,我們大二班的孩子也跟著蹭聽幾節大一班的課,趕上什麼是什麼,這就全憑各人造化了,有心的孩子可以由此早熟。

我照貓畫虎學會了很多平時常說的話怎麼寫︰桌子、椅子、吃飯、勞動什麼的。還有一些蠻抽像的字眼︰社會主義、共產黨、國家、革命,因為總聽,習以為常,也當作有實物形狀的名詞不假思索地認識了。寫的時候腦中一概浮現出一尊高大魁梧的男人身影,以為這都是關於這男人的不同稱呼。

知識的大門這就等於向我們開了條縫,新詞彙瀑布般傾瀉在我們這些孩子的頭上,從黑板、書、歌、阿姨和大孩子的嘴裡一進而出。那是一個神奇的過程,紛紛揚揚的世界被筆劃繁複的文字重組,每一件形象分明的物體都有一個單線條的縮寫,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念頭都有命名,一提便知。那時我才知自己有多渺小,在人類活動中所佔的份額之少,一些詞完全與我無關,寫出來望而生畏,每個字都認識,聯在一起不明就裡。有這個詞存在,必是有那麼一種行為。特別是一些動詞,所指一定在每個人的能力內,為什麼對我們來說那麼陌生,我們到底還能幹什麼?這激起了我們極大的好奇心。

我們會唱的第一首長歌是《三大紀律八項注意》。那首歌,從第一句到最後一句通篇宣讀11條軍紀,一句廢話沒有,完了就完了。據說這是毛主席當年為改造紅軍戰士煞費苦心想出的高招︰譜成流行歌曲。

李阿姨最愛聽我們唱這首歌,一旦有人違反了紀律,她就讓我們全體唱這首歌,違者錐心,聞者足戒,一副藥治百家症。這首歌很好聽,曲調簡單,歌詞易懂,這不許那不許跟不論我們小孩幹的事區別不大。只有一條,我們都沒幹過,也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意思,所用動詞十分抽像,第七條。

每當我們唱到「第七不許調戲婦女們」時,都把重音落在「調戲」這詞上,邊唱邊用眼睛互相詢問,意味深長地點頭、微笑,都有點不好意思。很多女孩紅了臉低下頭,男孩也像自己真幹了什麼壞事似的,一種內疚油然而起。

唱完這歌,我們就懷著強烈的求知慾,坐在一起對這「第七條」東猜西猜。我認定這是個單一的明確行為,像摔一跤、打一嘴巴那麼只能用一個動作完成。這就很難猜了,打一下不對,罵一下也不對,這都有其它條規定了。「那抱一下呢?」°°我問大家。

「也不像。」高洋說︰「必須婦女還得不高興。你媽是婦女,你抱她一下,她挺高興。」

「那撞一下呢?」張燕生問︰「不打光撞。」

「大概吧。」高洋是我們大二班裡學問最大的,已經認識700多字了,都能看報了,什麼都懂,我們有問題問他,全都有答案。我們也都情他,既然他說是,那八九不離十就是。「走走,調戲婦女去。」我們很興奮地去找正在扔沙包的女孩,一個推一個往她們身上撞。

女孩們齊聲罵我們討厭。我仍很得意,果然她們不高興。對她們說︰「我們調戲你們呢!」

楊丹號召女孩們︰「他們調戲咱們,咱們也調戲他們。」於是女孩們也成群結伙地衝過來撞我們。我們男一行女一行的靠在牆上互相撞,彼此調戲、十分帶勁,樂成一團。

大一班的張寧生高晉看著我們冷笑,相當不屑地教訓我們︰「別無知了,你們那不叫調戲,還美吶。」

「怎麼才叫調戲呢?」我們這幫小孩走過去虛心向大一班的學長請教。

「那是看°°懂嗎?」張寧生倔傲地說。

「光看看就調戲了?」我們嘻嘻笑起來,互相看︰「我調戲你了。」

「要不說你們這些小屁孩什麼也不懂呢!」張寧生對我們嗤之以鼻︰「我讓你們瞎看了?得挑地方,看不讓看的地方。」

「看見那邊馬路牙子上坐著的那個小班阿姨了嗎?她裡邊什麼也沒穿,我們剛才已經去調戲過她了,現在你們可以去。」

我們假裝打打鬧鬧經過那個阿姨身邊,在她面前接二連三跌倒,往她白大褂底下迅速瞄了一眼,飛快爬起來跑了。除了她的兩條大腿,誰也沒看見更多的東西,但都欣喜若狂。那種緊張、略有些羞恥、極怕被人逮住的滋味,的確十分刺激,是違反軍紀應該產生的感覺。還要強一些,更令人惶恐、欲罷不能,像明知道饅頭燙手還要伸手拿,現在我知道那叫犯罪感。

犯罪感大概和冒險感差不多,都是一種能使人亢奮、有所創造的情緒,都有置常規公理於不顧,捨本逐末的特徵。成年人也許能區別這兩種東西的界限,而在兒童那裡,這兩樣往往是一回事,都給他們循規蹈矩的日常生活帶來意外的快樂。

學會了如何調戲婦女,男孩們樂此不疲,經常像離了拐的斷腿人猛地摔倒在女孩子的裙下。

女孩子們很快知道了男孩子在玩什麼把戲,也變得扭捏,躲躲閃閃。那時這還不太令她們反感,畢竟不疼不癢,沒什麼損失,誰也不認為目光是一種侵犯,只是男孩們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非得她們也顯出一副受襲擾的樣子。大家都認為這是一種新遊戲,誰多想誰才心理不健康,下次就不帶她玩了。

當男孩像撬狗一樣從四面八方向她們悄悄靠近,她們背站背站成一圈,很多人臉上帶著微笑期待著,只要某個男孩一彎腰,她們立刻尖叫著大笑著像一群驚飛的麻雀一哄而散。

有的女孩向阿姨告狀︰「阿姨,男孩調戲我。」

阿姨也說︰「胡說,這個詞怎麼能瞎用!」

我們都在「調戲」中找到了樂趣。男孩眼中,女孩子突然變得神秘、富於吸引力,像身藏寶物的小精靈,逮到一個就發大財了。女孩子也在男孩子的追逐下感到自己金貴,像挑趐那麼嬌脆,削了皮的鴨嘴梨那麼水靈。很多女孩都變得自信,自以為是,差不多的都端起架子,嗓門練得倍兒高,倍兒嗲,怎麼也沒怎麼就朝你翻白眼,來一句︰「討厭。」見到玻璃、白鋁、哪怕是一泡尿,凡能照出影兒的都要瞟上一眼,就像誰沒瞧見似的。這都是我們捧起來接著給慣壞的。

最可憐的是誰也不去調戲白給都不要的。

陳北燕還屁顛屁顛往我跟前湊,跟我說誰長尾巴的事兒。我毫不客氣地對她說︰「一邊呆著去,以後少理我。」

陳北燕就拿哀怨的目光瞅我,走到哪兒一回頭,準有她一個照面。真讓人受不了。我很想去問問張寧生高洋這些專家,她這算不算調戲。

高洋宣佈他要當眾畫一幅畫,主題是陳南燕坐便盆。

我們嚷給陳南燕聽,她朝地上啐了一口咒道︰「畫不像。」

「像怎麼辦?」我們問她。

「像就是流氓。」陳南燕說。

於是高洋開始畫,我們都圍在旁邊看。他先畫陳南燕側臉︰鼻子、眼睛、嘴巴。幾筆下去我們就很驚歎,因為他畫得的確很傳神,一眼就能認出那正是陳南燕而不是別的什麼人。接著他畫她的頭髮,那一對抓著,正是陳南燕平時梳的樣子,我們都很佩服高洋,這傢伙真是樣樣精通。他往下畫陳南燕的肩膀、胳膊、腰,這都是穿著衣服的,一筆帶過。最後,當他畫出那道生動的圓弧時,我們都歇斯底里地笑了。

那個便盆也同樣畫得更加可信、有說服力並引人回味。張寧生舉起這張畫給陳南燕看,穿戴嚴實的陳南燕立刻哭了。

這一哭超出我們的經驗,使我們覺得調戲這件事果然不簡單,並非一個無傷大雅的遊戲,可以使一個驕傲的女孩子當眾哭泣。我很激動,曾經出現過的那種犯罪感再次襲上心頭。這才叫調戲呢。我隱隱感到觸到了一個巨大無名的物體的邊沿,它是什麼我不清楚,但它的味我已經聞見了。

雷鋒的故事本身很正經,但故事裡卻有一個詞令我大為震驚,那是他媽媽的事,她被地主「強姦」後上了吊。

「強姦」°°什麼意思?我被這個詞嚇壞了。這顯然也是一個針對婦女的行為,比「調戲」要嚴重得多,有動手的意思,一動你就活不成,挨上了就只能上吊。這兩個字寫出來比聽上去還要邪惡,那些充滿暴力線條和無恥撇撩的筆劃,僅僅看一眼就會後脊樑冒涼氣,像挨了一拳那麼難受。不用問,光這兩個字擱在一起就有「狠狠對待」和「又損又缺德」的印象,想必是一種酷刑,但又不許用傢伙,像釘竹籤、灌辣椒水、坐電椅都是犯規。

我看著身邊這些嬌滴滴的女孩,兩手攥拳牙咬得咯咯響,想著怎麼殘酷對待她們︰掐她們?咬?使勁掰手指?

我實在想像不出一個男的怎麼能赤手空拳活活逼死一個女的。

高洋對我們說︰「那就是調戲完再打她,或者打完她又調戲。」

那也不至於吧,我表示懷疑,我在廁所裡打過於倩倩,她也就是哭而已。

我們去問張寧生︰「你知道嗎°°怎麼強姦?」

張寧生眼望遠方,嘴叼草棍兒,一字一頓地說︰「那一是一要一生一小一孩一的。」

我們當場傻掉,大張著嘴呆在那裡,直到張寧生離去,才合攏嘴,立刻覺得嘴乾得不行,咽吐沫都沒有。

毫無疑問,他是對的。我們都看過電影《白毛女》,那裡那個胖胖的窮人閨女喜兒也是給人強姦的,後來大著肚子推磨,在山裡電閃雷鳴的黑夜生下個死孩子。

「那麼,」高洋思索著轉過臉問我︰「唐阿姨是給誰強姦的?」

是啊,久已沒來上班的唐阿姨也有個喜兒那樣的大肚子,我們都知道那裡裝著一個小孩。這孩子很深沉,不吃不喝像個神仙,唐阿姨有時和他說話,從沒聽見他答腔。

唐阿姨也像喜兒一樣滿面愁容,懶於行走,經常一個人坐在窗下,眼中充滿憂傷。

我和高洋分析了半天,張寧生不像,高晉也沒哪個膽兒,只能是老院長了,全保育院就他一個大男人,也就他有勁強姦唐阿姨,唐阿姨還不敢說。

我們分析的結果是,唐阿姨不一定是上吊自殺,而是像喜兒那樣跑進西山當白毛女去了。因為解放已經好些年了,唐阿姨的覺悟肯定比雷鋒他媽媽高,有反抗鬥爭的決心,不然,她不能呆在軍訓部保育院工作這麼長時間。

我和高洋遙望西山那一脈在夕陽下格外陰沉的起伏廓際線,眼前彷彿出現白發披肩的唐阿姨奔走跳躍在山澗溝壑打獵摘果的身影。儘管我們都不太喜歡她,但看到她落到這步田地,心中還是很同情的,都盼她早點下山。

老院長經過我們身邊,親切地向我們問好。我和高洋仇恨地看著他,情不自禁做出手裡有槍平端橫掃的架勢,弄得老院長莫名其妙。

他哪裡知道這一刻我倆正心潮澎湃。

我想的比高洋還多一點,唐阿姨、包括喜兒,肚子裡的孩子從哪兒生出來,如果不在肚子上拉一刀,顯見的出處就是屁眼了。這可太噁心了,這使我對強姦這一穢行進一步感到醜惡和極其骯髒。

那麼,我是不是從屁眼裡拉出來的?這一想使我頓覺渾身上下不乾淨。一定不是的,因為方槍槍他爸媽結了婚。

「結婚」°°結婚這就是說組織批准了,就是說你可以不自己生孩子,你可以到上級那兒去領個孩子。因為螞蟻也是這樣的,誰也不自己生,有個蟻後管生所有的小螞蟻。

沿著螞蟻洞一直挖下去,就能找著她,她的個兒比誰都大,白裡透黃,半透明。

他們無意發現了一些人生真相,都覺得受了惡性刺激。

現在所有小朋友都知道強姦是怎麼回事了,電影裡有演過,一個鏡頭︰陳強老地主恬著臉揚著下巴嘿嘿笑著伸手去摸……

摸什麼°°不知道。下一個鏡頭喜兒肚子已經大了,飄了雪花。張寧生也不知從哪本書或哪部電影挪來一句台詞︰「摸摸你是粗布細布的。」

我們在打鬧時也互相模仿一下,揚起臉呆笑,邊伸手扯人家褲子,邊唸唸叨叨說︰「摸摸你是粗布細布的。」這只是在男孩之間,投入真敢去強姦女孩。大家都小,不想要孩子。班裡這撥女孩都挺嬌的,進深山老林也活不到頭髮變白。我們是願意和她們玩,有幾個女孩也是大家都喜歡的,並不想把她們逼上絕路。

另外,這是犯罪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