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公司的美女任我騎

我叫阿慶,今年十五歲。父親在我九歲時因車禍去逝,身為獨子的我便從此和母親倆人相依為命。母親現今接管了父親遺留下來的地產租購生意。
放學後,由於他的公司離我學校不遠,我就常到那兒去,反正回到家也沒人。更況且媽媽工作處的那些姊姊和阿姨們,個個都穿得很時髦和曝露。我九常悄悄地以眼尾去瞄望她們白嫩的小腿,偷窺著她們的低胸衣領間露出的乳溝。還有一部份的前衛姐姐們,甚至連胸罩都沒穿呢!母親尤其喜歡顧用這些性感美麗的地產女經紀,說對公司的生意發展有好處,所以公司裡幾乎清一色都是女職員。
母親的辦公室還算大,裡面還隔有一間休息間,那是因為我年少的時候,媽媽不放心把我留在家裡,特地建作出來的,在她上班時就將我擱置在裡頭。我大半的童年就是在裡面度過的呢!
這間五平方公尺的小房間裡什麼都有,書桌、電腦、電視、光盤機、小冰箱,連單人床都有,甚至還有一間個人浴室呢!媽媽偶爾做夜班時,也會睡在這裡留宿。這兩、三年正是我的思春期,對於女性身體的幻想是在所難免的,常常從同學那兒借了黃色書刊及A片,就常鎖在這房間的浴室裡頭,偷偷的欣賞,亦是我自慰發的好地方。
這一天,放學後便又跑到他的公司裡。她不在,好像是說去會見從大陸來的大客戶。才不管她咧!今早又向同學借了一本四級的A書,已經等不及待的走入我那『別墅』的浴室裡,拿出那本黃色書刊,把褲子都脫下,坐在馬桶上,一面欣賞著、一面打起手槍。
正搞得起勁的時候,他的私人助理竟然把門打開。娘啊!我這才發現剛才竟然沒有將門鎖好,叫花阿姨給誤闖了進來!
花阿姨嚇了一跳『啊』叫了一聲!她上下瞟了我幾眼,然後把目光停留在我的小寶貝上。
我當場嚇得立即站起,閃到馬桶旁邊的浴缸前,猛拉著校服,企圖遮蓋那已經勃起的肉棒,但它卻杵在薄薄的衣布間,忽隱忽顯,讓我尷尬得想馬上自殺。但見花阿姨並沒大聲驚叫,反而轉身把門給關上。
我被她的舉動給嚇著了。花阿姨輕聲笑著說︰「嘻嘻,阿慶…怎地在這兒做這種傷身的事啊?嗯,是長大了羅!」
接著,她就走到馬桶前面,解著長裙上的鈕扣。「別緊張成這樣啦,不要怕,花阿姨尿急,一尿完就走,不會說出去的。安啦!」
看到花阿姨解著鈕扣,我真的快要停止呼吸了。兩隻眼睛睜大大的瞪著她看,快速的心跳響得似乎連自己都聽得到。
花阿姨笑望著我說︰「小鬼,幹嘛啦?沒見過女生尿尿喔!」她脫下了長裙,露出大腿上黑色的花邊小內褲。
我害羞的轉過身,將頭埋到牆角,避諱著不敢看。但少男的正常反應又促使我不時偷偷地轉過頭想瞄窺著。
「沒關係啦!花阿姨從小看著你長大,你還害什麼羞阿?來吧!過來啊…這可是難得的性教育啊!」花阿姨笑著說著。
我緩緩的轉過身,走了過去,面對著花阿姨。只見她將巧小的內褲緩緩地脫了下來,露出一大叢黑毛,然後笑著坐在馬桶上,開始尿尿。這雖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生的那邊,但卻是首次親眼看到女生在面前尿尿,而且還在這麼近。感覺上,似乎還有幾滴尿尿點在我身上呢!
我緊張的坐在浴缸的邊沿上面,雙掌遮掩著變得更堅硬的老二,凝神傻望著花阿姨在尿尿。
記憶中,花阿姨大概是三十一、二歲,曾是爸爸的手下,現在是他的私人助理,在公司是個紅人。人長的性感伶人,酷似葉玉卿。她一頭的長長黑髮燙的很卷,有著雪白析析並透著紅色的皮膚。花阿姨的腿很細、也長,很漂亮。屁股非常的翹,有著兩顆碩大的奶子。她可也我常常打手搶的性幻想之一啊!
花阿姨看著我表情羞澀,並緊張的雙手捂著寶貝,便開玩笑挑逗的說著︰「怎麼啦?是不是常偷偷的在這兒自慰啊?看你害羞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嘻嘻…想不想阿姨幫幫你啊?」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衝動且好奇的說︰「花…花…花阿姨,你真的可以幫我打手槍嗎?」
花阿姨反被我這句話給怔住了,她眼珠打了一轉才緩緩說︰「哇靠!你來真的啊?嘻嘻…瞧你這即認真又害羞的樣子,還真是好玩耶!嗯…好吧…就讓阿姨我為你解一下異性情慾。看你吃自己的樣子,還真有點兒可憐嘿,但你千萬別跟你媽講喔,不然我會被她罵死的啊!」
花阿姨這時早已尿完了。她拿了數張廁紙,往下體擦了擦,然後站了起來,拉了馬桶。她沒有拉起掉在腳踝上的內褲,就直接跪在浴缸前面,她叫我站起來,然後把我合在寶貝前面的雙手給撐開。我那蠢蠢欲動早已硬得發痛的大老二瞬間跳了出來,九十度的對著花阿姨不時的搖躍著。
「哇!現在的國中生發育得那麼好啊!你的小雞雞好大喔!阿姨好喜歡它…」花阿姨憐愛的揉弄著我的寶貝說道。
我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心中難以言喻的興奮自傲。
花阿姨此時已用手拍打著我的肉棒,我的腰部緊張的抖了一抖。花阿姨呵呵笑說︰「你好緊張喔…嘻嘻,別怕啦,阿姨又不會咬掉它!」
接著,花阿姨開始用她那纖細的手指套弄起我的老二,眼睛不停的盯著我看。她可能是想看我那尷尬的表情吧!她越抽越快,還不時的用舌尖舔我龜頭。沒想到還不到兩分鐘,屁股一抖動,我居然射了,還將精液射在花阿姨的臉部和胸前的衣服上。
花阿姨奸奸的笑了笑說︰「嘻嘻…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啊!嘿,一定是平時打得太多,弄壞身體了吧?」
沒想到那麼快就結束了,想必是太過緊張、興奮,加上恐懼感,初次在花阿姨幫我打手槍就丟了臉。我兩眼疑惑的望著花阿姨,並想解辨說些什麼的。
花阿姨笑著又說︰「沒關係啦!你第一次被女人摸得太爽了吧?嘻嘻嘻…那麼快就出來是很正常的啦!」
嘿,我才不是初哥咧!連學校的校花都被我干了呢!我可能因為花阿姨是長輩,且又是媽媽得力助手的關係,才會一時『失蹄』的!不過看著花阿姨體貼的笑臉,我也不好再說什麼。
花阿姨不去清理自己,反而把遺留在我小寶貝上的淫穢給慢條的舔得一乾二淨。還是成熟的女人夠體貼,我那校花就只顧自己爽。想著、想著,我的衝動又來了。
哼!好,這一次我就要讓花阿姨看看我的真本事。我『淫龍阿慶』的封號可不是用錢買會來的!我一話不說,突然的蹲了下去,主動的摸花阿姨小腹下的黑毛髮。我的手掌觸摸到一團嫩肉,濕濕的蚌肉中間好像有個深縫,我的中指一滑,就插入了那濕溜溜的穴裡。
花阿姨有點生氣的用手拍了我手背一下。「幹什麼你…阿慶?這麼沒禮貌,不可以亂摸弄阿姨耶…」她嘟著小嘴說道。
我嚇了一跳,馬上將手縮了回來,露出害怕愧疚的語氣︰「我…我…我好想摸摸看。我想感覺女…女生的那裡…是…是怎麼樣的。阿姨,真的是很對不起啊!」我假裝急得要哭了出來。
「哎喲,阿姨並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對你這平時憨直老實的小鬼的衝動給嚇了一跳。我說阿慶啊,你應該還是處男吧?我知道你現在對性感到非常的好奇及衝動。看你的樣子,真是使人又憐又疼,阿姨愛極你了!嘻嘻嘻…這樣好了,花阿姨答應你,一有機會就讓你想怎麼樣就麼樣好不好?阿姨待會兒還得去客戶那兒把文件交給你媽媽呢…」花阿姨細聲的安慰著我。
花阿姨清理了自己一陣,並穿好褲裙,也幫我穿起內褲和校褲,還親了我嘴唇一下,然後輕輕的打開浴室的門。看看房間裡沒人以後,便走向房門那兒,回頭送了我一個飛吻後,開門而出…
我一屁股坐在馬桶上,兩眼空洞無神的回想著剛剛所發生的每一個情節、每一個畫面,腦海裡儘是與花阿姨做愛的幻想,心中期盼這一天可以趕快來臨。
======================================================
媽媽公司的美女任我騎
第二話
已過了大約兩個星期了,花阿姨還是沒什麼表示。在公司碰了面,她也只是親切的向我打了聲招呼,似乎忘了那天的事,忘了曾對我的承諾。而我又不敢逼得她太緊,怕她會不高興。
那天傍晚,老媽下班回來,竟意外的看到花阿姨在她身旁。原來她們有公事要討論,但母親早已答應要回來跟我一起用餐。因為今天可是我十五歲的生日耶!老媽於是就乾脆叫花阿姨到家裡來。
母親特地為我烹煮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嘩,好久沒吃到媽媽美味的手藝了,自從她接手管理爸爸的事務後,我每天似乎都吃外賣,只有在特別的日子母親才會親自下廚。嗯,這一頓晚餐吃得真爽啊!
「媽,您煮的菜餚好好吃啊!害我差點兒撐破了肚皮!你這樣忙也特地回來親自下廚為我慶祝,答應人家的事從不反悔,不像一些人,說了又賴皮!」我有意無意的對媽說,其實是暗示著某人。
「這六道菜中,可有兩道是你花阿姨特地為你做的。還是你喜歡的清燜鮮鮑和烤鰻魚啊!你也得謝謝人家啊!」媽媽咪笑著臉說著。
『哼!我真要吃的是她的鮮鮑,盼的是她含吸我的長鰻。我才不要她做菜,是要她做愛…』我喃喃細語的自說著。
「阿慶,怎那樣沒禮貌,自己在那咕嚕、咕嚕的不知說什麼。快謝謝人家啊!」媽媽開始板著臉了。
「別這樣說阿慶,小孩子都是這樣的啦!今天可是他的生日,他今天是皇帝,想做什麼都由他啦…」笑著打岔。
媽媽也笑了笑,氣氛又變好了,但我還是嘟著小嘴,喃喃自語。
晚餐後,我開著媽媽新買給我的SONY光諜遊戲機,花阿姨買的是遊戲光諜,她倆配合的還蠻好的嘛!在完著遊戲的同時,花阿姨和母親則在收拾好的飯桌上談論公事。
已近凌晨一點,她們倆才停止談論。由於夜已深,母親便留花阿姨在我們家的客房留宿一晚︰「小花,你住那麼遠,反正明天是星期天,而我也還有一些瑣碎的公事要交代你,就在這住一晚吧!」
花阿姨爽快的答應下來。不一會兒,她便進入客房休息。我和媽媽也各自回房上床去了。
『當…當…』靜寂的客廳傳來兩聲的老爺鐘的當響。
凌晨兩點了。此時我還未入睡,腦海裡滿是花阿姨的倩影,跟本就無法平息我心中的漣漪。靈機一動,忽然想起花阿姨對我說過的那一句話『一有機會就讓你想怎麼樣就麼樣』。
我頓時心臟興奮的好像要從嘴裡跳出來似的,忽然間覺得我好像中了兩百萬似的狂喜起來。我趕緊悄悄地走出房間,先到他的房外,把耳朵側貼在門上。嗯,只聽到媽媽沉睡的打呼聲。我心中一樂,立即奔到花阿姨住的客房外,輕輕敲著花阿姨房門。
「…嗯?…誰…誰啊?」敲了好一陣才聽到她無氣無力的回應聲。
花阿姨騷骨的聲音聽著我腿都快軟了,心理頭碰碰不停的跳著。我細聲說道︰「嘿…花阿姨…是我…我是阿慶啊…」
過了好一會兒,花阿姨才緩緩地開了門,疑惑說︰「喔?怎麼是你呢阿慶?這麼晚了還在這兒敲阿姨的門?」
我看著身穿媽媽睡衣的花阿姨,蕾絲邊襯著白皙的肌膚。只見她頭髮亂亂的,眼睛半閉半張,似乎是被我吵醒的。我腆的笑著說︰「我媽媽已經睡著了!」
「那你也該早一點去睡啦!」她沒好氣的苦笑說道。



「現在都沒有人了…花…花阿姨你…你還記…記得你說過的話嗎?」
「啊喲!你這個好色的小鬼…怎麼無端端又提起那間事啊!嘻嘻…花阿姨是跟你說著玩的!」她曖昧的看著我笑說著。
聽到花阿姨的這般話,我有點兒生氣了!莫名的憤怒感唆使我猛力地硬把她推進了客房裡面,把門關上鎖好。裡面只亮著一盞暗沉的窗頭燈,而花阿姨此時已被我推倒在床上。只見她坐躺在床上,眼睛直瞄著我,凌亂的頭髮令得她更呈現出一種哀愁的美感。第三話
「阿慶,你剛才怎麼啦?我第一次看到你如此的粗暴…」
「……」被花阿姨這麼一說,我臉上落寞的表情渾然而生,這麼的對待她,她一定是恨死我了!
「喂,你剛才好性感,好有男兒氣概啊!阿慶…過來!對阿姨粗暴些吧…阿姨覺得好興奮、好刺激啊…」花阿姨居然沒怪我,還露出淫亂的表情挑逗我。
「……」嗯?我有點被搞糊塗了。
「阿姨答應你,讓你瞭解異性的極樂,但是這一切千萬不可以跟你媽媽提起喔…嘻嘻嘻…我看你這小淫娃是不會說的啦!來…過來啊…」花阿姨平躺在床上緩緩的張大雙腿,淫蕩地說著。
花阿姨睡躺在床上,眼睛半閉、懶懶地看著我。我緊張興奮的心臟簡直快要停了。花阿姨每抽笑了一次,我的肉棒更挺硬一下。花阿姨挺爬起身子,拉著我的手坐在床上,並主動的脫掉我身上的衣褲。
我這時就只剩下一件內褲。花阿姨曖昧的笑著說︰「嗯!你害什麼羞嘛…別怕啦…人家裡又不是沒看過!快…讓阿姨把你內褲給剝下!」
我眼睜睜地看著花阿姨緩慢地把我內褲拉下來,早就硬得發燙的老二翹的快貼到肚臍上,花阿姨驚訝的笑著,還用舌尖去舔弄了它幾下,害得我直打顫抖。
「哇!才幾個星期,怎麼你比上次在廁所的還大了許多喔?真是嚇死人了…嘻嘻…不過阿姨好喜歡…好喜歡啊!」聽到花阿姨這樣曖昧的笑聲,真是興奮得快要射出來。但是我決不會再像上一回那樣丟人,死也要插弄得她喊救命。
「來!阿姨幫你爽一爽?」花阿姨說著,立刻把我壓倒在床上。此時我的老二是對著天花板,怎麼也消不下來!花阿姨突然站了起來,開始脫起衣服;她退去肩上的兩條細小肩帶,一件睡袍便溜滑地掉落在地上。跟著,便彎下腰緩慢地脫掉內褲,在此同時,她一直仰著頭兩隻眼睛緊叮著我看,令我更加的緊張和狂熱,不禁將雙手移到肉棒上揉弄著!這動作竟讓花阿姨嘻嘻的覺得好笑。
脫光身上所有衣服的花阿姨,恰是性感、淫騷。她趴到我身旁下部,一直凝視著我那不停地抖著、抖著的大老二。跟著,她的兩腿盤跪在我的小腿旁邊,用手輕輕的撥弄一下我的肉棒,嫵媚的笑著︰「嗯…阿慶,我要開始羅!」
說著就緊握著我的老二,將龜頭貼在她的嘴唇上面,不停的狂妄的親吻起來。老天啊!這樣的刺激讓我又快要射出了。我趕緊清醒一下熱血充沛的腦袋瓜,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配合著花阿姨的啜吸動作緩緩地呼吸著。這一招果然見效,硬挺的肉棒已逐漸能順應這突而其來的快感,慢慢地在享受著花阿姨的服務。
「嗯!還不錯嘛!想令你出醜也難了,果然有了進步…」花阿姨得意的笑說著。
媽的!原來她專喜歡看別人出醜,又喜歡被以粗暴對待。看來花阿姨是有虐待傾向以及被虐待的病態…好!我就陪她玩到底!
花阿姨握住我的老二,將半截肉棍塞進她的嘴巴裡面,不停的讓它在嘴裡抽送著。花阿姨不斷的擺動著頭,上上下下來回移動著,眼睛卻直望著我,我也凝視著她,她那干死人的騷模樣好迷人、好爽啊!
她看著我、邊用舌頭舔著我的龜頭,還用舌尖在我尿尿出來的那個小洞縫裡翻舔著,天啊!我真的爽到連尿屎都幾乎流出來。我呼吸又急促了,跟牛一樣的在床上吸氣噴氣。花阿姨看到了,就以她那邪惡滿足的眼神看著我,得意洋洋的繼續舔弄著我的那根東西。
不行,我也得展開攻勢!我開始主動起來,開始用手去揉摸著花阿姨的奶子。她那如木瓜大的乳房,真的感覺到無比的柔軟。我不停的搓搾著那大奶子,手指頭還不停的撥動著奶頭。我感覺到花阿姨也有了反應,她的脖子越來越快的擺動著,整個頭搖晃得幾乎脫落在地上!
我可以看到我的大老二在花阿姨嘴唇中,不停地進進出出。但是,沒過一會兒,我便強行的以雙手握著她的頭,停止花阿姨的動作。花阿姨有些點生氣的側著臉瞄過來,似乎在責問著我!
「嘻嘻…怎麼樣?爽嗎?」我奸滑的笑問道。跟著,粗暴的硬拉起她的頭,嘴貼嘴的,將我嘴巴裡頭的口液吐在她的嘴裡面,並用舌頭在裡邊扭轉著。她掙扎了一下,竟咬了我的舌頭一口,我痛的放開她!花阿姨則喘著氣,在那兒以舌尖,環繞著自己的紅唇上,舔吸著那絲絲的從我舌頭流沾到的血跡。
她凝聚眼神瞪著我的眼,像極了一隻花豹在對著吼著︰「對了!這樣才像一個真正的男人!來…過來…來!FUCK ME!」
我真的衝動了!聽到花阿姨這樣一說,硬挺的肉棒幾乎翹得變了型。花阿姨躺在床上,兩隻眼睛期待的瞪著我、微笑著。我蹲在花阿姨腳掌前笑說︰「阿姨,在FUCK你之前,讓我幫你清理一下陰道!」
花阿姨滿意的微笑著,將雙腿高高抬起,跨在我的肩膀上面,雙手拉著我移到她的屁股前面,緩緩張開大腿,顯露出那一搓黑色的毛髮!我赫然發現在黑毛的之間,就是我上次摸到的那兩片外陰唇,皺皺的包著裡邊兩片更小的香甜蚌肉。
我看著那兩片可口的皺嫩肉,在也忍不住了!就抱住花阿姨的大腿,把整個頭伸下去,埋在裡頭,用舌頭去舔抵她的嫩蚌肉。花阿姨似乎也被我的舉動給弄熱了,身軀稍微顫動了幾下。我幾乎是用整個的臉去洗花阿姨的陰部,舌頭不斷的舔洗花阿姨的陰戶。當我輕巧地咬弄著她蚌肉上的那一下粒珍珠時,花阿姨就像發了狂似的把雙腿緊夾著我的頭,發出『啊啊啊…』的巨大浪叫聲。
我幾乎無法呼吸了,急忙掙扎著,並警告她把聲量方低,不然把我媽媽驚醒就完蛋了!花阿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說會小心注意的,並要我繼續下去…
我把手指慢慢的鑽入花阿姨濕潤的洞穴內,進進出出地滑動抽送著。起是一隻、然後兩隻、跟著三隻、其後四隻,到了最後連整個手掌都幾乎插入了進去!這整間的客房裡,似乎環繞充滿著『啾啾…』的抽插聲。奇妙的是嫩肉穴裡似乎有流不完的黏黏蜜汁,把我整條手臂都弄濕透了,就連面部也被那淫穢液水噴得滿臉都是!
花阿姨的呻吟聲有開始擴大了︰「嗯嗯…阿慶…你…你…好過…過份啊!你…弄得我好痛、好疼…更好爽…爽啊!啊啊啊…痛…痛…不…別停…痛…不要停…插插…插裂它!」
嗯!我聽出來花阿姨已經有點兒語無倫次了!一定是過於興奮了…
我忽然感動起來,想不到自己居然可以讓女人如此的快樂!我的手抽動得更狠,還以舌尖把那珍珠粒舔得更為賣力,吸啜得它硬挺腫起!
花阿姨已經失去了方寸,喘著呻吟聲︰「好…了…阿慶,趕快…把…你的小雞…雞…插進來…喲!…啊啊啊……」
聽到花阿姨命令般的指令,我停止了抽插、舔食陰部的動作。我將頭抬了起來,看著眼前的花阿姨。那是我從未見過的疲倦模樣,連口水都不禁的從她嘴唇角邊流落…
這時,花阿姨竟然假裝害羞的說︰「嗯!你好壞喲!別這樣看著人家嘛!要呢…就把你的小雞雞…插到我那兩片嫩肉的中間去…我…我那兒…好癢…好空虛啊…嗯嗯嗯……」
一種莫名的佔有感自我心中湧起。我要讓她試試看我的大恐龍插進她那小縫裡面的感覺,看看她有什麼反應!我趕緊將她兩雙小腿重放回在我的肩膀上面,身體往前面移動了一下,手中握起自己發燙的大老二,瞄準花阿姨下面濕答答的小洞穴。
我將龜頭貼在花阿姨的陰唇邊,尋找般的不停央︻摩擦著!花阿姨已經給我弄得快昏了過去,身子像觸電般的顫抖著。她叟著低沉的聲音對我吼道︰「死小淫蟲,你幹嘛啦?…還…還不快點…插進來呦?」
看花阿姨那已經有點不耐煩的生氣樣子,我反而有點樂。算了吧!就別再折磨她了!我扭著腰,往前慢慢擺動,龜頭順利的鑽滑進花阿姨那兩片嫩肉中的縫間裡去。花阿姨一陣呻吟,下身抖動著!
我的擺動開始加快速度。一不小心龜頭竟滑了出來,我趕快又握著肉棒,瞄準好又插了進去!這可不是我因為我老二小,而是花阿姨的洞口實在是太大了,要不然剛才那一整隻手也滑不進她穴裡去!
我狂扭著腰、時不時低下頭來勘查下面老二在花阿姨蜜穴中進進出出的樣子。我覺得肉棒在她濕濕黏黏的陰道裡面好舒服、好爽啊。花阿姨的洞口雖大,但是如今包含著我堅硬寶貝的陰穴,卻緊緊地瘋狂地收縮著。
貪心的我,一隻手抱著花阿姨的腿撫摸著、另一隻手則不停的搓揉壓按著花阿姨的大奶子。花阿姨發浪了,她的雙手也不停的在我的背部和屁股上,狠狠上下抓著,弄的我滿背傷痕,還參有絲絲血跡。
我的屁股不停的扭轉擺動著,眼睛一下子在看著花阿姨的陰部、一下子看著花阿姨變化多端的臉部。花阿姨也在用沉醉的表情,半閉著眼陶醉的看著我的眼。我真的覺得好爽、好幸福啊!
想著、想著,我的下體又開始抖動了,愈抖愈加厲害,來不及拔出來了,就他的乾脆射在花阿姨的陰道裡面吧!我將頭沉溺在花阿姨那兩顆肥乳之間的溝道裡,雙手抱著她的大腿,拼著小命,一陣一陣地抖著、抖著。我終於噴射出來了。
花阿姨也似乎非常滿足的對著我微笑,撫摸著我的後腦︰「…嗯嗯…阿慶,你真的好棒喔…嘿,別動!喔…就讓你的小雞雞停在我的陰道裡邊多一回,別立即拔出來…讓我們悠悠地享受著那溫暖的感覺!」
我不敢打斷花阿姨,就這樣抱著她,直到我的小弟弟消了為止。
======================================================
第四話
也不知抱著花阿姨沉睡了多久,突然莫名其妙的驚醒!啊…是被門外的馬桶拉水聲給吵醒的。是媽媽!我趕緊爬了起來,龜頭上面的精液也已經干固了。這個時候,花阿姨還在沉睡著,我也不管她了,急忙在地上撈起我所有的衣褲,開了門向外瞄了幾回。嗯!媽媽還呆在廁所裡頭,快溜吧!
我輕巧快速的把花阿姨客房的門反鎖,然後關上,其後便飛速的光裸著身軀,手提著衣褲跑回自己的房間裡去。我鎖上了門,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蠢蠢欲睡,呼呼的會周公去了…
再度醒來時,已經艷陽高照了!走出客廳時,媽媽和花阿姨正在準備午餐了。
「嘩!睡到太陽曬到屁股才起床,一定是昨晚又再搞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才會睡得那麼遲…」媽媽一邊譏瀝咕嚕的說著、一邊走進了廚房裡去。
這時,花阿姨回頭往廚房看了一眼,便快步走到我身旁,給了我一個性感的長吻,舌頭在我嘴裡打轉。我的舌尖立刻還以顏色,也溜滑進入花阿姨的口中。
「啊…啊!!!」我喊叫了幾聲。
「喂!阿慶,什麼事啊?」他的聲音從廚房內傳出來。
「嗯?沒…沒事!是我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頭…」我眼眶含著淚,忍著痛回應著。
我把頭轉向花阿姨,狠狠的瞪著她!這騷婊子竟站立在餐桌旁笑得那樣的開心!這已經是她第二次咬了我的舌頭。看我下一次插干她時,不狠狠地咬一下她的臭蚌肉,我就誓不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