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姦淫台灣妹怡婷

上了公司極品美女阿慧,阿夢,Yvone,語菲後,豹仔終於收心養性。終日沉迷與她們的性愛,把年紀輕輕的美女操炮操得更成熟更性感,像幽谷驕傲盛放的玫瑰,令我更加愛錫她們,更加喜歡蹂躪她們,強暴她們。我們幾乎天天幾次激烈性愛,直至豹仔根疲力倦,才稍事休息。
這天下午,送了美國客人到機場後,回程途中我在盤算:今天,找那個女人好呢?
我泊了車在尖沙咀,隨便登上公車,嘻嘻!豹仔決定在放工時間,在公車獵食。我看見一個亮麗清秀的女子面向車門,約廿三四歲,長髮,雙手提著幾袋膠袋,我一閃身便站在她背後,雙手扶著支架,雙臂圍著她的身體,以我經驗,一煞車她便會倒在我懷抱。我打量她的身材,衣服,看看如何角度比較容易下手,她約5呎5吋,身材修長偏瘦,穿著一件頭的薄料短裙,短短的露出沒穿絲襪的潔白大腿,腿長而圓潤。
唔!心裡已有打算。車到站,她重心一失,整個人跌在我懷裡,我雙臂力壓,堅硬小豹頂在她股溝,先來個見面禮。這個站很多人擠上車,我和她屁股緊貼著,陽具輕輕磨壓,灼熱,堅挺的深深陷入薄料裙,她應該感覺到我的挑逗。手臂已因擠滿人而放下,車一開動,她再次站立不穩,我雙手扶著她腰枝,溫柔的在她耳邊說:小姐,小心要不要幫妳拿著?她轉頭說:謝謝,不要啦!噢,國語人?我豹仔以純正普通話壓著她耳邊說:國內來的,不,台灣,亦輕輕把熱風吹進她耳窿。
噢,台灣同胞,妳好,來香港購物嗎?不,做業務。….手沒放下,仍在腰上貼著,按著,將她的臀部儘量按向後,手心運勁的熱力透徹薄料裙滲入她肌膚,陽具越來越幟熱,越來越硬,似要穿過短裙插入她蜜穴裡。
女子開始時尚試圖移開屁股,但,人太擠而又被我按著,便沒辦法的被我擁著,狂頂。我豹仔見機會難得,手便沿腰間慢慢移上,熱力泌著她的肌膚,在胸圍邊用手指橑動她雙乳,胸圍很薄,指尖已在椒乳乳頭貼在,她乳房被我擠壓,乳頭在我手指靈活挑逗下已慢慢發硬。
我解開褲鏈,小豹昂首彈出,我伸手壓著短裙推上,陽具已直接在肌膚上貼,小小的T-Back抵抗不了我陽具的襲擊,我的手已移在她花心外,在感受她恥毛的濃密,蜜穴淫液流水淙淙的聲音。
她在我上下同時攻擊已開始迷失,我豹仔已打算將這台灣妹就地正法。小豹在覓食,女子在逃避,小豹在股溝抽插,尋找快樂桃園。
我輕輕在她耳珠吸吮,舔拭,她面紅,移開頭躲避。但她的淫液出買了她端莊的面孔。在小豹熱烈焰火薰陶的小穴已感到濕漉漉,我緊抱著女子腰臀之間,聰明有經驗的小豹己在T-Back邊一滑滑入女了陰道,女子想逃,奈何千舟已度玉門關!我站立,陽具完全深入,她倚靠在我身上喘氣,我隨車速震動把龜頭在花心亂磨,女子已完全放棄抵抗,反而默默地接受不可抗拒之公車姦淫。
我低頭吮吻她的唇,吞嚥她香舌和唾液,像熱戀情侶般在公車溫馨。我大力擒壓她的屁股,小穴淫水多而暖,抽插時滑潺潺的非常舒服,我壓她貼在玻璃門抽送,大龜頭緊迫地鑽磨她花心,她雙眼緊閉,承受著我窩心旋轉,眼角興奮得流下淚水,我的龜頭在子宮深處G點,研磨幾百下,把她的陰精和我的精液一同爆發出來。
我們擁著喘息,交換了電話,她叫怡婷,台北服裝店小東主,我們一同下車,原來已在荃灣終站。怡婷住在旺角雅蘭酒店,我邀約她一同晚飯,怡婷面紅紅的點頭答應。我們打的到尖沙咀取車,她什樣想也想不到;剛在公車姦淫她的男人會開保時捷休旅車CayenneTurbo。
我帶怡婷到山頂Cafeacute;Deco享受了一頓豐富晚餐,我點了2打Irish生蠔,龍蝦湯,三文魚烤餅,兩份美國肉眼,一支Latour,我豹仔最愛吃Irish生蠔及美國美國肉眼。嘻!增強性能力嘛!
怡婷是台南人,家裡環境不錯,小服裝店是家人開給她打發時間的…..來香港通常是逛街購物,她說她不懂也不想做生意。差不多一年來兩次香港…購點貨,但主要都是玩玩吧。我們談得頗投緣,怡婷原來已26歲,不過家裡環境好,不通世務,樣子清純年幼吧!
飲飽食醉,我豹仔色心又起,我輕擁著她的腰肢,撫摸著…然後慢慢向下搓撈,滾燙的手,肆意地揉捏著短裙底下赤裸的臀峰。
有力的五指已經完全陷入嫩肉,或輕或重地擠壓,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彈性,端莊的短裙下,豐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灼熱的手在恣情地猥褻。
渾圓光滑的臀瓣被輕撫、被緩揉、被力捏、被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一下下來回揉搓。慢慢在膝蓋附近用指尖挑逗,偶然用熱燙的手揉搓大腿,而且,開玩笑談她的性經驗,小量酒精加上我恣情的玩弄,怡婷面紅氣喘的輕舔著我的耳朵,細細聲的告訴我,我是她第二個男人。
第一個是她高中同學,畢業後開始拍拖,第一次是男友服兵役前的一晚在他家中與他送別時,喝了點酒給男友強姦了,自此,每次見面都被男友強迫做愛,男友性慾很強,很粗暴,開始時她很抗拒,但漸漸地她又開始愛上了被姦淫的感覺,她們一起己五年並差不多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但怡婷爸爸並不喜歡她的男友,她們被硬生生的分開,她被押往美國三年,由哥嫂看管。
最近才回到台北,家裡並開了一間小服裝店讓她經營….那妳不想念妳男友嗎?
好想啊!都試過偷偷打電話給男友,但電話已取消,聽朋友說他已結婚了並去了國內工作。那妳豈不是沒有做愛幾年?怡婷羞澀地點點頭!噢,難怪妳那麼多水啊?呸!壞人,佔人便宜還要笑人。在怡婷沉醉往事的同時,我已把她的胸圍,內褲通通擠掉,雙手已剿勻她全身,在雙峰,小溪間傲遊數遍了。啊!你…壞啊…怡婷淫液己泊泊而流,呼吸也有點急促了。
我豹仔己慾火焚身,馬上結帳,擁壓著怡婷,邊行邊放蕩地揉搓著雙奶,堅硬的陽具頂壓著肌溝,到停車場取車。
我上車時己解開褲鏈,將小豹釋放出來,把怡婷的頭大力按下,不理會她是否願意,把痕癢灼熱的陽具桶入她小咀,一踏油門,飛車回家。
怡婷口腔溫暖濕潤,丁香吐舌細意品嘗著我龜頭…輕輕吸吮….舔拭,一吞一吐,靈巧溫暖滑溜的手包著我的陰囊褻玩,搓捏…我解開她的連身裙往下推,將傲立的雙峰裸露….啊粉紅色小小的乳頭好精緻,乳房堅挺豐姨,我大力揸揑,肆無忌憚的撫摸…怡婷久沒被人碰過的身體反應劇烈,淫穴分泌出大量淫水。我單手開車,將她整個人摟在懷裡蹂躪。
到了家停車場,急不及待把上身已裸露怡婷拉下車,把陽具直往往屁股一頂,,“滋……”的一聲,粗大的陽物撐開她兩片陰唇沒根插入她溫濕緊密的陰道裏,從後插入花心…痕癢的龜頭才舒一口氣。我插著怡婷,雙手緊緊抓住她一隻豐滿的乳房,像二人三足的一步一步往升降機走去。
豹仔住頂樓複式,有專用電梯,管理處的閉路電視我一搬進來己切斷。
公車姦淫台灣妹怡婷
(豹仔夜夜荒唐,當然不會給管理員監視我啦)
我把怡婷連推帶撞的進入電梯便大力抽插,怡婷雙腿的肉一緊,嬌軀劇烈地顫抖了幾下,她的頭猛地向後一仰露出細長白皙的脖子,口中則發出一聲悠長的慘叫。“真緊啊!真暖啊!”我出了一口氣,我興奮地來回攪動了幾下,只感覺陰莖被怡婷的陰道緊緊地裹住,(在地鐵上的姦淫對豹仔只是前奏,我現在要真正佔有這個清純美女的,我舒服地快叫一聲,陽具毫無憐惜地在她的陰道裏大力抽插攪拌起來。
我的大陽具在怡婷的陰道裏飛快地進出做著活塞運動,陰囊撞擊著她的下身發出“啪啪”的聲音,隨著陰莖向外一抽,粉紅的陰唇就被向外翻起,陽物摩擦著漸漸潤滑的陰道肉壁發出“咕唧、咕唧”的性交聲。
電梯門打開,我粗暴地將怡婷推壓在Lobby的波斯地毯上,(豹仔住的頂層,是一梯一伙的,近廿多平方米的大堂給豹仔裝飾得富麗堂煌,施洛維奇八十八頭水晶吊燈,路易十八古典裂紋漆金箔玄關櫃及書枱及沙發,昂貴的波斯真絲地毯。)豹仔火速脫光衣服,將怡婷裙子扯脫…酥胸坦露,乳峰高聳。我動情地抱住她的蠻腰,將臉埋到酥胸上,親吻著,並撫愛那硬挺的乳房。
怡婷顫巍巍地站起身,坐到我的腿上,身子偎在我的胸前,柔聲說:"豹,我好熱,抱緊我!"
怡婷看似纖秀,但脫光了身材玲瓏浮突,骨架細但豐滿….腰細盛臀皮膚白哲滑溜,豐姨無骨的身材幹起來很爽,我把她抱起來,走上我的房間,將她放在床上。她在床上呻吟著,伸手握住了我的硬挺的陰莖,兩手象寶貝般捧著,看著。我吃驚地看她一眼,只見她滿眼饑渴和興奮,竟沒有一點羞澀。"於是我的手伸到她的跨下,撫摸那三角地帶,那裡已是溪流潺潺。
我的手指伸了進去,她"噢"的一聲,腰肢劇烈地扭動著。我不假思索地撲到她的身上,她象一隻叫春的小貓,溫馴地分開雙腿,輕輕呼喊著"我要!豹,快給我!"
我在欣賞赤裸裸的玉體仰躺在床上,我的目光在這美妙的胴體上盡情掃描:只見怡婷那凝脂般的玉體,晶瑩剔透,曲線玲瓏,猶如一尊粉雕玉琢的維納斯臥像;潔白如玉的皮膚,光滑細膩;豔若桃李的面容,嬌媚迷人;富有彈性的豪乳,圓潤挺拔;修長豐腴的大腿,肉色晶瑩;兩腿之間的陰戶高高隆起,像座小山丘,濃密的陰毛覆蓋著朱砂似的陰唇,非常悅目,那條屄罅微顯濡濕,如牡丹盛開,豔麗無匹。
「怡婷,你可真美呀!」看著怡這散發著迫人青春活力的美妙胴體,我不由得發出了由衷的贊歎。
我伏下身去,先輕輕地吻了吻她的櫻唇;然後是眼睛、鼻子、耳垂、脖子,接著又吻上了她那挺拔如峰的玉乳,又由峰頂一路吻下去,乳溝、小腹,直到那高高隆起的陰阜,我輕輕地吻上去……呀~」的一聲嬌呼,怡婷如遭電擊,顫慄著挺起了腰肢。我輕舔她的陰毛,然後是陰唇,接著分開陰唇,舌頭輕輕舔了舔她那粒飽滿紅潤的陰核,這下弄得她渾身劇烈地顫抖了一下,開始喘息起來。我用牙輕嗑著她的陰核,舌頭頂著陰核端盡情地蠕動;接著,我又用舌尖在她的整個屄罅中用力地來回刮動,刺激著她的小陰唇內壁和陰核及陰道口。她被我挑逗得嬌軀不住抖動扭曲,酥胸急劇起伏,滿臉紅霞,喘息不已。
我雙手分開她那嬌豔的花瓣,舌尖頂著她那狹小無比的桃源洞口就往裡伸,剛伸進一點,怡婷就氣若遊絲地輕聲哼道:「呀…豹…不要……不可以……哦……不要這樣……」口中雖然如此說,卻把粉臀上挺,以方便我的行動。我的舌頭在她的三角地帶不住地打轉;過了一會兒,她的淫水流的更多了,雙腿也不住地並緊又岔開,嬌軀也劇烈地扭曲著。我知道她已經被我將慾念高高挑起了,就開始更進一步的進攻了……
「怡婷,我親得好不好?你舒服不舒服?」「被你弄得渾身不知怎麼回事,既舒服又不舒服,好奇怪的感覺,難以言表。」怡婷已經慾火攻心,所以才會有這種感覺。
我挺著堅硬的陰莖,慢慢地靠近了玉門。那兩片豐隆的陰唇,掩蓋著紅嫩的陰蒂,玉戶中充滿津液。
我用龜頭在她的陰蒂上緩緩摩擦,弄得她全身顫抖,輕咬我的肩頭,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鮮花,讓人不忍摧殘。
我萬分憐惜、輕柔地將雞巴往裡徐徐挺送;她蛾眉緊蹙,銀牙緊咬,似痛苦萬狀:「喔~寶貝,好疼呀!」我那灼熱火燙的龜頭在茂盛的洞口蹭了幾下,一挺,便硬邦邦地進入到了那迷人的溫柔鄉中。怡婷慾火焚身,我一插入她就開始大聲呻吟和嘶叫,弓起腰與我配合。
我受到鼓舞,也瘋狂地衝擊著那柔嫩的嬌軀。我壓在白嫩性感的嬌軀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穴便開始姦淫她。
我的動作慢慢地放緩,一邊姦淫怡婷,一邊欣賞她的美貌!
大雞巴在嫩洞內只抽插了十多下,她便爽到極點,一邊聳著嫩白大屁股配合著我奸她,一邊嬌聲地叫床:“啊,豹….插我……奸死我吧……我好爽啊……豹……豹,我愛你……打我,打死我啊….漂亮的蕩人的叫床聲,使我的雞巴更加脹大,在滑嫩的陰道內進進出出地幹著,欲仙欲死,怡婷年輕美麗如少女,她的陰道也像少女一樣緊。她被我幹著,白嫩的身子不停地劇烈扭動,兩顆雪白高隆的柔嫩大乳房顫動著,誘人極了……我邊玩弄怡婷的美麗大乳房,用盡力氣揉搓她那一對彈性極佳的極品粉尖雙奶,邊大力奸她幹她,7吋巨炮每次直插到花心盡頭,淫液驏出,捲起千呎巨浪。
我們躲在家裡翻雲覆雨近一個星期,我把她胴體上每一個可以插入的洞都插遍,灌滿濃濃的熱燙精液;怡婷才依依不捨的回台灣,但她每個月總有幾天來香港給我淫慾,怡婷清秀純真的臉孔底下其實是極度淫賤的母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