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的服務範圍

工藤刑事科長正在準備辦理退休時,從桌子抽屜裡看到了一份材料。
工藤取出這份材料,使他感到非生氣,他皺著眉頭地想怎麼能發生這樣的事件呢。特別的使人感到煩惱。
那件是五年前的事。
(水島.馬尤米,已婚,年齡25歲)是從情書開始的。
被害人馬尤米是在一流的貿易公司任秘書。在那裡和比較了解的水島友彥部長經過熱戀,最後拮婚。友彥年30歲,婚後雙方都感到很幸福。
友彥前妻生了一個男孩就離開了人世,男孩名叫直也,是年老的父親一手帶大的。這佰男孩聰明活潑。很快就成長起來。
馬尤米新婚旅行回來的第二天夜裡,不愉快的事終於發生了。那天夜裡,風雨交加,使人感到非常恐懼。她穿上睡衣坐在鏡前面,馬尤米從鏡中看到自己豐滿的前胸,和這種睡衣縫製方法打出了滿意的笑容。丈夫友彥出差不在家。一個人在家感到不安,婚後還是第一次丈夫不在身邊。孩子直也是睡在二樓。
這時,寢室的窗戶巴達一聲被打了,下意識的叫了聲直也。
『媽,馬尤米小姐,我……我……』直也一直叫她是馬尤米小姐,他知道她不是他的親生母。一次也沒叫過她媽媽。馬尤米對此感到很傷心。
『直也君,怎麼啦……是大風不要怕。』馬尤米笑著哄著他說。
『……嗯,我不怕呀。』
直也,充滿著天真的孩子氣離開他寢室,向馬尤米的寢室走去。
馬尤米很想和直也較親近,兩手去抱著直也。馬尤米心想好容易才有這樣一個好機會。
『已經不怕啦。媽媽來抱抱。』馬尤米一邊去抱一邊說著。
『馬尤米,不知為什麼,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媽媽喘氣……』說著馬尤米張開隻臂抱住直也。
在那一瞬間,直也的手伸向她大腿裡面,是女人保護區的地方。她想這可能是無意碰上的吧。
『啊啊,呀,什麼東西,停下,快停下!』
馬尤米把直也的手推開,因為她想順便一推就可以辦到,也沒精神準備,這個期間,直也的手指粗暴的插入到裡面去。
『唉,有話說,啊,啊,啊,不要,不要呀!』
馬尤米極力抵抗,這時兩個人已經倒在地毯上。脫掉她的短褲,露出了非常有肉感的下身。直也始終不說話,把小指往裡插。
『啊,啊,呀,依呀……』
他繼續用力刺激她的排洩器官,和男人做愛沒有固定的地方,他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和女人幹這種事。
直也停下來,他的手從馬尤米身體的陰部拿出來。
『為什度做這種事……不行。再不要幹那種事了……』馬尤米非常難堪的說。
可是,直也像沒聽見馬尤米在說什麼。完全不以為然,此時他的視線一直瞧著爬在地上那棵體的馬尤米。視線一直瞧馬尤米的腰部和雙臀處。
他的視線看著馬尤米裸體,淫慾之火燃起來了,也不再是個幼稚的孩子了。是成熟男人的眼睛。
『直也君,我是你的媽媽呀,混蛋,你不能幹這種,知道嗎!』赤棵的馬尤米從直也的手中把褲襪拿過來,一邊穿一邊說著。
『夫人,你真好,玩玩屁股吧。』直也一邊說著,再一次看爬在地上的馬尤米。
馬尤米急燥不安。在這時直也像他父親一樣,也沒有一點孩子氣,用成人的態度來對待馬尤米。讓馬尤米進去化妝上耳環,把緊褲脫下來。
開始,馬尤米是漂亮的年青母親,現在的直也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
直也那裡也不去。
『對不起……去作吧……』從他的眼睛裡,看出他淫慾之光。像他父親那樣。
『怎麼還不動,講啊!』直也又一次地向她說。
馬尤米玉是一動不動的躺在那,直也也不理她。
『直也君,等一下可以嗎!』說著,馬尤米接過來直也給她倒的一杯飲料。
馬尤米一邊喝一邊說『謝謝直也君』。
『照他說的作吧,不是什麼壞事情,依然是好孩子。』自己在心裡說。
實際上,這不是什麼不遵,直也把馬尤米只當是繼母。
看了她的陰部,看了她的奶子,也幹不了什麼。像似忘了剛才發生的事,馬尤米看著直也笑了。
『謝謝,非常有趣。』
馬尤米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
馬尤米一站起來覺得精神恍忽。
『啊呀,這是怎麼啦。』
『沒什麼,方才喝的藥。』直也的態度一下子改變了。
馬尤米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直也說這樣的話。
『直也君……』
繼母的服務範圍
在馬尤米的眼前,像死了魚的眼睛那樣,沒有神,兇狠目光射向馬尤米,直也淫慾之火燃燒起來,看著馬尤米的臉笑了。
『什麼安眠藥……你作什麼……』
『夫人,妳很漂亮,我看見漂亮美人就想玩玩,從我看見夫人時,就想玩妳。』直也突然起來撲向她。
『你說什麼,我是你的媽媽呀,混蛋,怎麼做這樣的事呢!』
『不管你是不是我媽媽,我想玩女人,我就玩你這年青女人,你非常漂亮,體型又好,讓人有性慾。』
馬尤米聽了直也的話,感到絕望和恐佈。他強烈淫慾臉色,馬尤米想到他要做什麼。說要用繩子把身體縛起來。
直也拿著繩走到馬尤米旁邊,把她的手背倒後縛起來在胸前也用繩子縛起來。
『真是好體型,用繩子一縛,兩個奶子特別大,又白又嫩,慢慢欣賞著。』
直也看著馬尤米的面孔說好,用手把它握住,看到此時的馬尤米,全身一絲不掛,自己感到非常難堪。
『直也君,你怎麼這樣混蛋呢,用繩子捆我呢?』
被縛起來,失去了自由,全身顫抖。
『不要吵,夫人,我今天晚上和你好好玩玩。』



女人白嫩的手,她那豐滿的乳房,實在好玩,於是他用手拍打著他兩個奶子。
『不要啊,直也君,不要打呀,呀,依呀。』
『這樣玩妳,有什麼感受呀?』
『不要呀,停,快停手,不要這樣,我會告訴你爸爸的。』馬尤米叫喊著。
『爸爸不會相信的,爸爸只信我。』
直也說的是合情理的。
馬尤米想直也在父親面前,是好學生,丈夫能不信嗎?她想著,越發感到害怕。直也的手還不停的玩弄著她的兩個奶子,太好玩了。
『很好夫人。我說什麼事,爸爸都會相信的。』
此時,奶媽時江來了。快八十歲的奶媽時江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用眼看著此情此景。馬尤米決心求時江來幫助自己。奶媽時江反對尤米這個女人的婚事。馬尤米對奶媽沒有好印像。直也也認為她不是個好女人。可是,現在說這樣的事已經過時了,已經無可挽回了。
『幹什麼呀,快點停下來……把繩鬆開……』馬尤米精神幌忽的哀求著。
可是,時江對她的哀求似乎沒聽見。
『大少爺更用力的玩弄,用手指玩她奶頭,對,對,大少爺。』
不相信時江亡說這樣的話,水鳥家找了這樣的人教育和撫養他們的兒子。
『啊,啊,痛啊,停下,不要啊!』
一邊拍打她奶子,一邊用指頭捏她最敏感的奶頭,馬尤米痛哭叫喊。
『妳不說說他,啊,啊,快說說,時江夫人。』
『哈哈哈,夫人,大少爺玩玩你伯啥,妳是成年的漂亮女人,兩個男人玩有什麼呢……哈哈哈。』
馬尤米看著時江的臉色愕住了。
上中學男孩子和成年的女人玩玩,沒什麼吧。
『不行,這樣的事絕對不行,直也君,快停下,我是你的媽媽,混蛋!』
『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的女人,不能讓爸爸一個人玩妳。』直也一邊玩著馬尤米的奶子,一邊看著時江的臉色滿足的笑了。
繩與繩之間暴露出馬尤米的兩個大奶子,直也細嫩的手迅速的揉搓著。指尖一捏她的奶頭,馬尤米出現了敏感的表情。
『就這樣,大少爺。女人的奶頭最敏感,哈哈哈,感覺怎麼樣,夫人,這樣玩妳很喜歡嗎?』
『說實在的,還是這個女人好玩,夠味。』
直也一邊用指尖抓她的奶頭,一邊興致勃勃的笑著,他那像野獸一樣的眼睛閃閃有神,臉上顯露出兇狠的表情。
『呀,不要啊,啊啊,不要啊……』
馬尤米的叫喊,直也似乎沒聽見,手也不停,繼續玩弄她的奶頭。
『就這樣,大少爺不要老用手玩,用手玩她一個奶頭,再用舌頭舔她另一個奶頭,然後用牙齒輕輕的咬她的奶頭。』
直也聽他奶媽說讓他用另一個方法玩她的奶子,就用咀玩馬尤米又白又大的奶子,由於太白太大的刺激,直也此時似乎失魂似的。一邊吃著,而另一隻手用力的揉她的奶子。
『啊,啊啊,呀,不要……直也君,不要啊,快停下……』
馬尤米的奶子,全都像燒起來那樣熱。她的奶子被直也吸住不鬆口。直也充分感到她的奶子越玩越有趣味。確實有性感。
『你看她下身了嗎?』
直也用手撫摸著馬尤米那肥胖而結實的屁股。
『知道了嗎?大少爺,現在你馬上玩她吧。』時江用手拿繩子把馬尤米左腳捆上,捆了又捆。
『呀,作什麼呀?』馬尤米悲憤的動著身子。
時江怕她反抗,用手按著她屁股,直也兩手拉住她雙腿,不讓她動。時江把捆住的左腳,吊在天井的橫樑上,用力往上拉,馬尤米左腳開始吊起來。
『呀啊,停手,不要再昇了!﹄馬尤米這時無力反抗,又哭了起來。
『哈哈哈,夫人,怎麼樣,大少爺玩妳,還感到委屈嗎?』
『不要幹那樣的事,不要,不要啊。』
『妳沒想到我這麼大歲數的老婆子有這麼大力氣拉繩子吧。』
『咦,不要,把,快把腳放開。』馬尤米一邊哭著,一邊奮力反抗。
可是,馬尤米左腳已經升起來,而右腳也開始離地。把她的兩個大腿亮起來,看著那雪白大腿感到舒服極了。
『咦,依呀,不要,快停下來!』馬尤米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哭的這樣慘。
時江等馬尤米腰圍浮起來時,用繩子把屁股也勒起來。這樣一來,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不能不說是太殘忍的姿勢了。
『啊,大少爺,展覽一下,這樣女人的秘密他都可以看到了。』時江叫直也要他把馬尤米的右腳拉下來。直也一邊玩弄她的豐滿兩側屁股蛋,一邊看她有什麼反應。
『呀,不要看,不要看啊!』馬尤米哭著叫道。
直也不管馬尤米哭不哭。
『唉呀,女人真有趣。』直也說著又擺弄她裸體到處察看。
『呀,不要看,那個地方不能看啊!』
馬尤米注視著直也的視線,看他看那個地方,疼痛萬分,女人羞恥的怒火燒遍她全身。
『怎樣,夫人,生孩子也不能這樣啊,哈哈哈……』時江惡意的說著,而她的手在馬尤米的大腿裡面用力捏著。
『咦依,幹什麼,不要!』馬尤米哭的要昏過去似的。
『大少爺,好好參觀一下吧。像這樣的小穴,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嗯,知道啦,是這裡吧。』
直也開始用指尖往裡插,後來用力把指頭全插到裡邊去。
『依,不要,不要碰呀。』
馬尤米的身體顫抖,難以忍受,自己覺得自己是直也的母親,被這樣玩弄,感到是一個女人的恥辱。『這個女人已經濕了,是從她穴裡流出來的。』
『哈哈哈,沒關係,這是很正常的事,大少爺真是個好手。』
直也一邊看馬尤米的穴,用一隻手把手指插進去。時江說著露出了笑容。直也什麼也不管,一個勁的往裡插,覺得手指太短似的。
『啊、慢點,再慢一點。』馬尤米哭著向直也哀求。
『你被玩得高興嗎?流出來的浪水有什麼感受?』直也說,流出來好像果汁,但他指尖還繼續在陰道搖動。
『混、混蛋,什麼你都說,直也君,我是你的媽媽呀,不要呀。』馬尤米用全身氣力的叫著,拚命的把雙腿閉上,可是一隻腳被吊了起來,怎麼也閉不上。
『不必擔心。我要好好玩玩你。』
直也在馬尤米的肉體上用力的捏著,直到把肉體捏著為止,然後向時江那裡走去。
『直也看你那充血的眼睛,好像丟了什麼東西似的。』
『是的,哈哈哈,大少爺,這這樣玩女人還不高興嗎?』時江似笑非笑說著。
直也的手繼續玩她的肥大屁股。
『依,啊,啊,啊啊。』
馬尤米的屁股劇烈疼痛,覺得屁股上的肉像刀子割下似的。直也的手指又去玩弄她的屁股溝和小穴。
『唉,那個地方,不要,不要,不要呀。』
他看著這些地方,一巴巴打著那肥胖的屁股上的肉。
『這樣好的屁股眼還沒見過呢。』
馬尤米難堪的反抗也是無濟於事,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
『呀,住手,把手拿開!』
直也這時強烈性慾要求,一會兒把手插到她穴裡,一會又插肛門裡。
用力的抽出來,插進去,而馬尤米隨著插動而一收一縮。
『那裡不要,不要,不要碰……』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身體的一點上。感到氣憤、恥辱。
『哈哈哈,夫人的屁股眼很敏感,大少爺,這個女人的屁股眼不一樣吧,是不是別有風味?』
『為什那樣狂妄啊,啊,啊啊,不要,把手拿開。』
『夫人的屁股眼真好啊,它是供我玩樂的呀。』直也一邊用指尖插動著,一邊用興奮的口氣說著。
『啊,啊啊,不要碰啊。』馬尤米感到像肉棒的東西插進去似的,又哭起來了。直也的手指越插越深。
『可怕呀,把手指拿出來。』
『呀,手指,不要把指頭插進去。』手指插到穴裡,直在感到難以為情,馬尤米無意的收縮她的肉壁,一動一動的。
『啊,啊。』裡邊一動,馬尤米張開了咀開始呻吟起來。
直也,激功來日抽動他的手指。
『大概,現在要玩腸了吧。』
『直也!你說什麼我不明白。』
『夫人,大少爺要給你洗腸,把藥放入夫人的屁眼裡給你洗腸。』
『那……不要啊,不要啊……』馬尤米氣的好像似瘋了似的。
時江看到直也的手把若里塞林液裝入腸乃器裡,馬尤米放聲的哭起來。
『起初,裝滿準兩百毫升。』
『看見這個女人的時候,總想給她洗腸,沒想到這麼快就得到了給她洗腸的機會。』直也一邊說著,一邊用顫抖的手拿著洗腸器。
『什麼是洗腸器,混、混蛋,畜牲!』
看見玻璃製的洗腸器上散出獨特氣味,馬尤米開始顫抖、感到恐懼,恐怕從洗腸器的尖瑞往裡推若里塞林液。
『怎麼樣,往裡放,大少爺,夫人的身體怎樣姿勢合適呢?夫人,給你洗腸,你很高興吧。』
『討厭,你說什麼呢,我給她洗腸,給她好好的洗洗。』直也慢慢地起洗腸器。
管子尖端給馬尤米插到她的屁眼裡。
『不要,不要啊,痛啊,痛啊。』
『第一次洗腸感受怎?樣』
管子的尖端,插入再插入馬尤米剛剛開苞的柔軟小穴裡。
『混、混蛋,什麼事你都能作出來,啊啊啊。』
『這是第一次吧,近可以吧。』
直也覺得很的刺激,沒想到這種事來自於孩子的手。他的這種行為,馬尤米看到一個性變態的人。
『不要,不要,不要洗腸,不要……』被洗腸的馬尤米大叫著。
什麼不要,你……回答著。馬尤米閉著眼,咬著牙。直也開始往裡推。
『啊,啊啊,啊唷……』馬尤米咬著咀唇,哭泣著。
屁股旁邊的肉,像似有什麼東西在那震動,現在只能在心裡反撞直也。
『如何,感受還好吧。像你這樣的女人洗一次腸多好啊。』
直也看著悶悶不樂、正在哭泣的馬尤米,一邊拿著洗腸器往裡推。
『下流,下流,啊啊,什麼,進去了,進去了……』
『唔唔,不要進去,不要進去呀。』馬尤米知道推進去的是若里塞林液,又開始哭了。她想到男和女一接觸就是幹這種事。
時江一邊看著直也用手往裡推,一邊看著馬尤米下腹剝得光光的小穴。
『是呀,夫人,我教給你是洗腸技能,還舒服吧。』
時江說著,直也一邊推一邊休息,只推進去一部份。
馬尤米張開嘴激怒的哭著。
『還往進啊,啊,啊唷。抉快停。』馬尤米低著頭請求著。
『快,快……只能這樣。我只能這樣作。』直也把管尖又往裡推了推,又推進一點。
『唔,唔唷,厲,太厲害了。』馬尤米像半瘋似的吼叫,全身都出汗了。被吊起的左腳,腳趾往裡抽。
『夫人,不管你怎樣哭,還得照樣的玩呢。』時江這樣說著。
推進去的若里塞林液開始咕嚕咕嚕進入了下腹。
『唔,唔唔,沒洗完腸嗎,啊,啊啊……』時江咪咪的笑著,還沒在生效力呢。到時從下腹到奶子那裡反應更加強烈,更有更高的快意。
劇烈的痛像似拉便,切切的要便。第二次循環完了事,將更加猛烈的要去拉便。『啊,啊,什麼呀,難,難受啊……』
想到害怕大便結果,從馬尤米豐滿的屁股流出來。
『不要,你是幹什麼呢,這裡都流出來了……』直也手推著那個管子,笑著。
『嗯……馬尤米,喜歡洗腸,洗完腸精神多好啊。』
『是啊,她願意讓君給她洗腸,像頭母豬。』直也一下子把若里塞林液都推進去了。
拔出了洗腸器的同時,時江用指尖給她堵上。又開始玩馬尤米的小穴。
『啊,啊,不要,不要碰啊。』
『不要碰,你還挺著吧。』
時江殘酷的用手指往裡插。
『唔唔,難受啊……不要啊。』
『不要,快把繩,把繩子拉開。』
馬尤米哭泣著喊叫,全身開始陣陣痙攣。
『大少爺,你的作法狼,不要太快了。』
時江用手弄著馬尤米的臉,她想趁此把腰彎下,吊在上面的左腳仍然是那麼放著。他的樣子,像狗把一隻腳拿起來一樣的姿勢。
『啊,這是什度樣子……』馬尤米十分狼狽了。
直也又去玩弄她下身流出來的東西。
『哈哈哈,夫人,大少爺,男人和女人玩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依,不要幹那種事,不要!』
直也明知道是玩弄她的肉體。馬尤米實在難以忍受。
『呀,不要啊,他是我的孩子呀,怎麼能那樣玩我呢?』
馬尤米激烈的擺動,拚命的活動自己的腰,又有急切的便意。
『不是親孩子,夫人和大少爺不是一個血統的人,哈哈哈……大少爺玩玩你,有什麼關係。』
『夫人的屁眼真好玩,知逍嗎,你那小穴爸爸專用。』
『你的屁眼是我的專用。』
『什,什麼……怎麼能那樣……』
『沒關係,大少爺非常喜歡夫人的屁股眼嗎?』
直也從後面抱著馬尤米的腰,又開始玩上了。
『依,不要,不要玩屁股……』馬尤米感到特別害怕。
馬尤米覺得像玉子一樣的東西,割著自己的肉,她絕望的想著。
『不要啊呵,畜牲,畜牲!』
『玩她的屁眼,我是最喜歡的,也很有信心。』
『呀,痛,太痛了,畜牲!』
直也像冒了火似的,用力往裡插,插的越深越好。
『快點,往裡進,往裡進,讓我盡情的享受,流出來呀,媽媽。』直也向媽媽說。
馬尤米悲哭叫著,好像外面大風呼呼叫著。
第二天,馬尤米很晚才起來。直也和時江也很晚才起來。時江到吃中午飯時,才起身。
『夫人,大少爺沒什麼事,他最喜歡給你洗腸,玩你幾次屁股眼。』時江說這樣的話,也不覺仍得臉紅。
『大少爺說你調戲他一個晚上。哈哈哈,你明白嗎?』時江威脅的說著。
時江的話是和直也商量好的。馬尤米的話,友彥是不會信他的。馬尤米聽時江這麼一說,就不知所措了,她不能不怕她丈夫,一這麼想只好無言以對。今天晚上她丈夫友彥出差後回來。馬尤米徘徊不走,心裡也沒有一個主意。還是看看她丈夫臉色再說,馬尤米這樣想著。她丈夫友彥進門了。首先向直也笑了笑,然後在馬尤米的面頰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直也好像在夢中似的,見了友彥什麼也沒說。友彥看著她的妻子總覺得精神有什麼不對。
『怎麼啦,馬尤米那裡不舒服嗎?』
馬尤米把臉轉過去說沒什麼。
『你……』馬尤米把臉轉過去說時,直也舐著咀笑了。
『怎麼啦,臉色這麼難看。』
『沒什麼,只是稍有疲勞。﹄
馬尤米像似心不定,說還不說,勉強的笑了。怎麼說那些事呢,直也洗腸,幾次玩弄小穴,讓馬尤米來給直也獻媚。
馬尤米想到直也在威士忌裡加藥,那怎麼可以呢,令人氣憤。
『友彥,身體有些不舒服,腰有些酸麻,開始痊癒了吧。』
馬尤米走進餐廳酒櫃,直也跟著進來。
『媽媽我弄些簡單的酒菜。』叫媽媽的聲音,便裝沒聽見。
直也咀裡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拿著盤子走了。他完全像個魔鬼。看到這個天真活潑的孩子,說誰也不能相信昨晚能作出那樣殘忍的事情來。直也手裡拿著一根香腸,往站在那裡的馬尤米屁股上插,馬尤米非常難堪。
『依,依呀,不要啊。』
『不要吵,會被爸爸聽見。』直也一邊說著,一邊撫摸著馬尤米的屁股。
『討厭,我告訴你爸爸啦。』
『嘿嘿,不要說。昨天的事不能讓爸爸知道。』
直也知道他爸爸正端端正正在那坐著呢,馬尤米什麼事也沒和友彥說。馬尤米推開他的手,低聲的反抗著,開始有些膽大了。
友彥在酒櫃那地方看到鏡子裡的直也兩手正撫摸馬尤米的屁股。
『喂,唉……畜牲……』
馬尤米像似沒聽見丈夫的說話,動著身子走出來。
『媽媽,菜真好吃。』
直也的手從後捏她的屁股。
『啊,呀,不要啊。』馬尤米小聲的說著,把直也的手推開。
『給爸爸看看照片吧。』
『這是昨天玩弄的記錄,洗腸,玩穴時,時江用照像機拍的留作回憶。
丈夫看著電視裡的球賽。直也一邊低聲的說著,一邊撫摸著馬尤米光著的屁股。
『不要,不要碰。』
似乎她丈夫沒有看見似的。
『為什麼光光的不穿衣服。在爸爸面前就這個樣子?』
感謝你,嘿嘿,把你的屁眼讓我幹,腳還給你吊起來,媽媽。』
『不要,那是不行的,屁股不要……』
馬尤米把大腿緊緊閉著,檔著屁股想走,但又逃不出來。直也的兩隻手繼續玩著她又白又胖的屁股。馬尤米悲憤的想死。她昆得屁股上的肉好像用刀割下來似的。下半身的肉都在顫抖。大腿雖然用力閉上了,但從後面又把手插了進來。直也的手指用力往馬尤米的穴裡插。
『媽媽給我玩玩多好啊。』他的手指,開始一個手指,後來用兩個手指用力往她那小穴裡插,而且感覺得插的不夠深。
『媽媽這是食的香腸,用這根香腸給你插進去有多好啊。』
他小聲說:『媽媽把香腸給你插入屁眼裡怎麼樣。』
直也拿了一根香腸是從煎鍋裡取出來,還熱著呢。
於是把還熱的香腸往馬尤米的穴裡插。
『啊,啊,熱……』馬尤米被熱腸燙的又劇烈的疼痛雞以忍受,咬著牙呼叫著。
『怎麼啦,馬尤米?』正在看球賽的丈夫友彥,走過來問。
『沒什麼,是煎鍋裡的油燙了我一下。
此時,把菜和酒拿到桌上。和丈夫一起就餐,馬尤米心裡非常悲憤,但表面裝得很平靜。
友彥完全沒有懷疑的樣子,笑著喝威士忌的他怎麼也沒想到他的妻子會被直也玩弄。
『我很高興,我很感謝爸爸媽媽。』直也一邊用天真活潑的音調說著,一邊看馬尤米的反應,用手把腸推過去。
『哈哈哈,直也。媽媽說直也是個好孩子,爸爸也就放心的工作了。』
『嗯,爸爸出差時,我非常聽媽媽的話。』
到了晚上,友彥一上床就把馬尤米摟來,把她衣脫光,要玩馬尤米,和她親吻。他把他粗大的舌頭伸到她的咀裡,用力往裡伸,似乎要把她的咀咧開似的,馬尤米用兩只手緊緊地抱著友彥。
然後友彥開始撫摸她的兩個又白又大的奶子。他像孩子吃奶一樣,用咀輪流吸著,馬尤米不時的發出嬌滴淫慾之聲,越發刺激了友彥。
友彥為了滿足自己因出差而離開了心愛的妻子、不能與她親熱的損失,想好好過把癮。於是他把馬尤米的雙腿分開,兩只手的手指扒開她的穴,用舌頭上下舔,然後把舌頭伸進陰道裡。
馬尤米給丈夫這麼一玩,不時的發出了『啊呀,舒服啊,快,快進去呀,我要,我要你那肉棒啊。』
友彥這時也忍耐不住內心的激動,於是把馬尤米的兩條大腿給抬起來,把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肩上。兩隻手抱著她的屁股,然後友彥把自己像木棍似的肉棒往新婚妻子穴裡插,友彥的肉棒在亞洲人來說是一般的二十四公分半、十公分粗。當一插進時,馬尤米就叫喊起來,同時心想打後下去就得和友彥兩父子搞掉兩種不同的色情玩意,就不其然憂喜交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