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蜜拉的故事

這天晚上,我正埋首於成堆的書中。突然,一聲刺耳的門鈴聲響,轉移了我好不容易才培養出來的讀書氣氛。真是煩呀!我只得丟下手邊的書,站起來應門。是潘蜜拉。她的樣子就好像一隻落湯雞;穿在身上的衣服早已因著門外的大雨而浸透,頭上的捲髮,也因著潮濕而貼在臉上,但仍掩蓋不了她那雙深棕色的大眼睛。她獨一無二的棕色眼睛。
“馬克?"她跌坐在門檻上哭了起來。我急急忙忙地伸出手去扶她。從她的身上傳來異常的寒冷。她顫抖著讓我牽著她進入客廳。
等她在長椅上坐定,我拿起一條毛毯,披覆在她的肩上。我坐在她的身旁,而她往我偎了過來。我抱著她,讓她把頭依在我的胸膛。"想談談嗎?"我輕輕地問。她點點頭,然而,還是不出聲。
這個情景讓我想起了以往的一些故事。瑪麗很喜歡雨,而她總是喜歡和我手牽手走在夏日的濛濛細雨中。我們回到家中總會全身濕透,然後….我趕緊將剩餘的回憶拋在一旁,回過神來注視著潘。她自小就是我的青梅竹馬,永遠的好朋友。我從來沒見過她這個樣子。她總是快樂的,臉上永遠帶著明亮的笑容。不像現在,一臉的蒼白還有失落。她不像蕾伊,整天幻想著自己是個模特兒,而且,她也從不濃妝。但我從不厭倦那不施粉的笑容。很顯然的,一定發生了什麼事讓她變成這樣。
雖然身體仍在發抖,她已經漸漸地暖和起來。她做了一個深呼吸,平撫自己的情緒。"我為了讓格嵐有個驚喜,我今天特地提早下班。而且煮了晚餐。"就我所知,她是從不做家事的人。"他應該沒那麼早下班的,所以我很自然而然的就開門進去。房間內傳出奇怪的聲音。"她閉上眼抽噎著,回想那幕驚心動魄的情景。"格嵐….格嵐他居然….居然和一個女人在一起,他們….他們….。"她甚至不能講出完整的句子。我將她更緊緊地摟著,我以為她會流淚,結果沒有。可能是眼淚流光了吧,她從晚上到現在也已哭了好幾個小時了。
當我抱著她,我能感覺到她的心跳。她在我的懷抱中顯得有點笨拙。也許是身高不對吧?突然我覺得我的胸口有點濕,原來是她衣服浸的水滲出了毛毯。我推了推她,不敢正視她的目光。"妳已經濕透了,我還是拿些乾衣服給你換上吧!"說完,我站起了身,到臥房拿了件乾的T恤。"拿去,先換上吧!"
當她在浴室裡換衣服的時候,我來來回回的跺步。我真希望我能了解她的痛苦,但我自己的傷痕卻也被挑了起來。我閉上眼,好像仍能感受到瑪麗在我身旁。瑪麗對每個男人而言都是美麗的,她擁有一些特質能讓男人像蒼蠅般地黏著她。然而她總是說希望有頭金髮,這樣就是全天下最漂亮的皇后了。我覺得她能選中這麼平凡的我真是我的幸運。
我的思緒因潘蜜拉的出浴而中斷。她看起來仍有點蒼白,有點麻木,甚至當我撥弄她的髮梢時她也是渾渾厄厄的。"喂!",我指著我的臥房,"到我房裡歇一會兒吧,等晚點我們可以聊到天亮。"幾分鐘後我拿了新的毛毯進房去,我發現她已經睡著了,只得輕手輕腳地替她拉上被子,蓋上毛毯。
我回到客廳,拉開窗簾望著外頭的雨,繼續著我的暇思。我在想,是否瑪麗現在也跟我一樣,望著大雨,想著同樣的事….。不,絕不會!她早就把對我的心態說的一清二楚了!"唉!"我歎了口氣,回頭坐在長椅上,靠著剛剛潘用過的濕毯子。這件毯子曾經是瑪麗的最愛。我將它輕輕地摩挲我的臉頰,潘淡淡的香氣氾濫了我整個思緒。瑪麗呀….。
每次我們從雨中漫步回來,我們會一起淋浴,然後一起坐在這長椅上,用的就是這條毛毯,緊緊地包住我們兩人。那些時候,是我愛極瑪麗的日子。當雨水沖去了她的虛榮心,回到這裡,與繁華隔絕的地方,也是瑪麗最真的時候。也許這也是個巧合吧!當冬天過去,細雨不再,我們也就分手了。
我躺了下來,拉過毯子蓋著。為什麼我總是還忘不了她,還為她瘋狂?到最後,她總是無端地發脾氣,找藉口爭吵。或許我該慶幸她的離去吧?但,我卻到格嵐和潘那邊哭訴….。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嗯,格嵐。不是我愛說他,他第一眼見到潘就愛上她了。潘似乎懂得在任何場合的應對進退。這也是我們友誼能維持如此久的部份原因。我本來不知我自己對潘的心意,直到他的出現。一開始,我和他競爭。然而我退出了,我發現潘比較喜歡他。為了友誼,我也只有退出。等到潘和他都對這份情感彼此認同時,我們甚至還能坐下長談數小時哩!
當然,後來蕾伊進入我的生活,改變了這種情形。可是我和潘仍是彼此信賴的好朋友,有了問題,也會互相討論。只是蕾伊不信認我們這總純友誼,她總幻想著有什麼沒什麼的。她甚至以這個作為爭吵的開端。我開始猜想,這是不是也是使格嵐去找另一個女人的原因。不!我們都自己做了選擇的!他必須要為潘的痛苦負責。而且由他沒有四處尋找潘回家來看,他一點也不重視她。真是個可惡的傢伙!
我閉上我的眼,暴雨聲狂亂地呼嘯我的耳際。"唉!蕾伊。"我又歎了一口氣。她總是愛躺在我的身上,將頭枕在我的胸膛。她棕色的捲髮會….。喔!不!蕾伊的頭髮是黑色長髮,我居然搞糊塗了!如果讓她知道,她一定會殺了我!唉!反正她也離開了,甚至不告而別。沒有留一句話,什麼都沒有….
我搖搖頭,試著丟掉那些惱人的記憶….。看看時間,六點零三分,離我的鬧鐘調的時間還有一點。哎!昨晚的事真的讓我想了很多。
我站起身,輕輕地走進我的房間,我必須要在我的鬧鐘吵醒潘前把它關掉。我踗手踗腳地關了鬧鐘,正要轉身離開。
“馬克….。等等,"潘在我身後哭了出來,"別走,好嗎?"
我轉過身來看著她,由於天才剛亮,我只能隱隱約約看出她的眼睛紅紅的。
“嗯?"
“別走….。"
“好吧!",我走到床邊坐在她身旁。她坐了起來,將頭枕在我肩上。
“為什麼?“她哭了出來。
“為什麼這種事總是會發生,我不知道,不管我多麼地愛他….。"雖然這些話聽起來沒什麼意義,我也不知道這時候我該說什麼來安慰她。我抱著她,試著調整因身高造成的不諧和。但總是感覺怪怪的,我也不敢推開她。
在一段長時間的沉默後,她終於開了口。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早就該料到會有這種結果的….。"她抬起了頭,而我迷惘地望著她。"嗯?""最近這幾個月來他總是早出晚歸,我已經忘了上次我們坐在一起聊天是什麼時候了,還有,我們也很久都沒有……..。"她說著,一邊害羞地低頭把玩她的裙擺。
“我也真想不到,格嵐怎麼會這麼沒眼光,放著一個漂亮的老婆不要,還去…."
“喔!馬克,你總是這麼會說話。"
“沒什麼,我怎麼想的我就怎麼說呀!"
“謝謝你,"她無力地微笑著。"我….馬克,我想….我當初應該選擇你的。"
“什….什麼?"
她帶了點罪惡感轉開了她的頭,然而,我緊緊注視著她。我想瞭解她剛剛所說的話。因著她的頭髮,T恤的上半部還有點濕,緊緊貼住她的上身,隱隱約約地可以看到乳溝。柔柔的日光射了進來,更能襯托出她的美。她突然轉過身來,上半身傾靠著我。當她輕輕地在我臉頰印上一吻時,我幾乎呆住了….。我沒有抗拒,她更用手環著我,將自己更貼向我。"我該選擇你的….。"她悄悄地說。
突然地,我發現我在回應她的擁抱,我輕輕地在她頸部吐出了一些字….。"其實我,我很久以前就….。"
她用食指在我嘴唇做了一個"噓“的動作。"我知道,我都知道。"她整個人偎了進來,輕輕地吻著我。她的雙唇是如此地柔軟而溫暖。我開始用手去撥弄她的秀髮,"喔!潘….。"我呻吟了出來。
忽然,她推開了我,掙脫了我的擁抱。我有點害怕….。但她卻引導我的手覆上她的雙峰,"跟我做愛吧!"她說。
手指尖端傳來的觸感比我以前所幻想的來得美妙。雙峰是結實而柔軟的,我開始輕輕地揉捏著。很明顯,那一對玉乳也是很敏感的,當我透過薄薄的T恤捏弄時,潘閉上了眼睛並低呼了出來。她仰起了頭往後躺,而我緊靠著她,輕輕地解開她胸前的釦子,開始品嘗那夢寐已久的甜瓜。我順著她左乳的曲線舔舐,一圈圈的往內游動,直到乳暈上頭。等我終於到達了中心點,我用我的牙齒輕輕的去囓咬,並配合舌尖的挑弄。等到她左邊的乳頭堅硬之後,我在她右乳也重覆同樣的步驟,而她也以弓起身來回應我的熱情。她用雙手環著我的頭,將我的臉深深埋在她的雙乳之間。雖然我從未對女人做過這樣的動作,但我很自然地用我的雙手,拇指與食指輕輕捏著她的雙乳,並用我靈活的舌舔舐她的乳溝。
我將身子漸漸地往下移。舌尖已經游到她平坦的腹部。我一邊逗弄著她的肚臍,一邊拉下她貼身的底褲。我凝望著她已然濕潤的蜜穴,而她用雙腿引導我的舌尖。但是,我突然有了另一個調皮的想法。我開始逗她,我的舌尖來來回回在她的大腿內側游移著,不時地吻著她的小腹。
潘蜜拉的故事
“喔!馬克!",她喘息著,開始用手壓擠自己的雙乳。同時,她也不停地頂起臀部,試著抓住我的舌尖。但我仍繼續逗著她,直到她瀕於崩潰。"啊….求求你….我需要你!"
當我的舌尖終於輕觸她的蜜穴時,她大叫了出來。我仍輕輕地,慢慢地舔著。"喔….別停….。"她用一隻手輕壓我著頭,讓我能更多地接觸她。這時候,我不再抗拒。我很快地找著她那微突的陰蒂,讓她在我雙唇之間喘息。我由我的喉嚨深處吐出微微地滿足聲,而她的反應更為激烈。她弓起了身,頂起了臀,釋放她有如火山一般的高潮。當她的高潮結束,我輕輕地靠上她柔軟的身軀,深怕一不小心就破壞了整個的氣氛。我親吻著她,而我早已被佻起的陰莖緊緊地壓著她的大腿。
她滿足地吟了一聲,回吻著我。"嗯….。現在….跟我作愛….。"我對她微笑,低下身去調整她的姿勢。我將她的雙腿彎曲,使她的膝靠著她柔軟的胸部。我用我上半身的重量去壓著她,防止她等下又頂起她的臀。然後我又開始逗她,我用龜頭在她的洞口磨梭著,但是就是不進去。她喘息著,閉上眼睛等待我的進入。但我偏讓她等,而好長一段時間過去了。"喔….你又….喔….。"她呻吟著。隨著一次次的磨梭,她的情欲也一秒秒的更為高漲。
慢慢地,我刺進了她,但我仍緊緊控制她的腿,不讓她往上頂來。我溫和的推進直到整根沒入。我俯下吻她的唇,並鬆開她的腿,現在她可以自由的動了。漸漸地,她配合我的節奏,我推入,她頂出。雖然我閉著眼,我仍可以感覺潘在回應我的吻。隨著節奏的延續,潘的唇漸漸的無力,到最後,她只能微開著喘氣….。"喔….。是的….就是這樣….喔…."她的恥骨用力地頂著我,溫暖的陰道壁傳來一陣陣的熱動,當她洩出的愛液滾燙地淋在我上,我再也忍不住而射了出來。我癱在她身上,就這樣趴了好一會兒,聽著她快速的心跳。"我好愛妳….。"我喃喃地說。
等到她終於回復了正常呼吸,她開始親吻我的耳垂。"那真是美妙呀!馬克,但我好希望你還沒….。"她把我推下她的身體,反過來壓在我身上。她凝視著我的雙眼,並深深的吻我,我幾乎迷失了。"嗯,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格嵐他也從不肯親吻我的私處。"我正要回答,她用手指封住我的唇。"所以我也不願意為他….嗯…."她邊說,開始親吻我的胸部,我的小腹,然後是我的….陰莖。她溫熱的唇很快地回復我的精力,我的小弟弟再度地挺起來。她將我的球兒吞入口中做為獎賞。就像含著兩粒糖果一般。"喔….喔…."我呻吟出聲。我真想把陰莖整個的插入她的嘴裡。"不….不….慢慢來,還沒….。"她像看穿了我的心事般。"來,坐在床邊。"我像個被催眠的小孩一樣,慢慢地坐了起來,由她的頭引導我的動作。她用她的唇和舌,輕輕地觸著我的龜頭,直到我再也無法忍受。"喔!潘…."我呻吟,我伸出雙手,十指插入她的髮絲之中。當她漸漸地含入我的陰莖,我看見她臉上一抹微笑。當我的龜頭觸碰到她的嘴巴後壁,我差點尖叫出聲,但她又慢慢地將我退出來。慢慢地,她用嘴為我做愛;一次一次地用力,一次一次地加深,直到深深地吞入喉嚨。我緊抱著她的頭,想要加快她的速度,然而潘有別的做法。她推開我的手,仍然維持緩緩的速度。
突然地,她停下了她的動作,微笑地望著我疑問的臉。"我早想試試這樣子….。"她跪坐起身,胸部正好到達我陰莖的高度。由於陰莖上還留有她的口水,她能很輕易地用雙乳包著我做愛。"喔….我的天…."我再度迷失在這種新奇的感覺。她的雙乳嘗起來是那麼的美好,而她現在正用她們為我做愛。"喔….。"當她持續地動作,一陣陣的快感游移在我的背脊。我閉上眼,深深地陶醉在其中。但她熱情的表現喚醒我的白日夢。我張了開眼,潘還是維持同樣的姿式。她的頭向後仰起,雙唇微開著呻吟,很顯然的,她也能由這種姿式獲得快感。她開始瘋狂地擺動身體,激情地吟叫出聲,直到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她的雙乳緊緊地夾住我,而我的精液噴灑在她的頭頸及胸部。

從那天到現在大概也已經兩年了,雖然我和潘的相處上仍有些困難,但她已經答應在今年秋天嫁給我。回想起來,這個婚姻應該是無可避免的。我是那麼地照顧她,而且在這麼多年的相處之後,我相信我們應該是彼此需要的對相。
……..
全文完
其實是沒完啦!但是我覺得那些已不再是文章的主題了,為了使文意通順,我曾經偷偷修改文章的某些部份。而最後一些些跟文章被我修改的地方有關,所以我就不再加以翻譯了。
快要畢業了,我想這說不定是最後的翻譯….哇!我也捨不得哩!
阿悲您的支持是我成長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