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操了這個令我日思夜想的人妻

Miki是我朋友Carl的太太,和他們已經認識2年了,初次見Miki
的時候,我驚為天人,也為她成為了朋友的太太而暗暗可惜。

  她大約28歲,瓜子面孔,一把長直頭髮,兩眼望著你的時候,就好像能把你
的魂魄勾出來似的,笑起來很甜,性格也很溫柔。

  絕對是一位清秀佳人,賢淑人妻,有時暗暗留意她,她也大方地跟我說話,非
常有善,可惜,他老公常常要到國內各地工作,沒時間陪她。

  我們住在同一個城市-青島市(山東省),她又與我住得近,故此常常與她談
電話,食晚飯等等。

  我們兩個人之間都十分規矩,她愛她老公,老公也愛她,兩夫妻相處也好。

  我完全沒有意思破壞他們的關係,只要他兩個快樂就好,她的一舉一動,都帶
著我以往沒有察覺的「女人味」,這讓我心中開始蔓延著一種未知的情緒。

  直到有一天夜晚,外面下著大雨,我家的門鈴突然大響:「鈴噹...鈴噹.
..鈴噹...」

  「來啦!」

  打開門,突見Miki哭腫了雙眼,不停流淚,身上的衣服濕透的樣子,我心
倏地揪緊了。

  「怎麼了?嫂子,誰欺負你了?快進來吧!」

  她突然衝過來抱著我,我關好門,帶著她坐在梳化,然後放聲大哭。

  「我老公...我老公...他不要我了!」

  「你說什麼?」我大驚。

  「他...他外面有另一個女人啊!」

  什麼?我一時間無法接受,我知道他老公是一個很疼太太的人,又怎會?。

  「我在他T恤袋找到一盒用過的避孕套,我跟他做的時候都不用套的,我質問
他為什麼,他卻沒有回答我,便自己回房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你告訴我好不
好,好不好,我求你了!」她哭道。

  「會不會是誤會了?」

  「誤會?他從沒騙過我的,他從沒騙過我的!」

  我摟著她,她伏在我的肩上大哭,慢慢的,哭聲漸漸停了,突然,她發現了我
和她正非常親密地擁抱在一起,她臉紅了,卻沒有放開我。

  「你身體濕透了,會冷病的。去淋個浴吧!」

  我牽著她的手到浴室,她也沒放開,我說:「我找一條浴巾給你,你把濕透的
衣服脫下來吧!」

  「脫衣服?」

  「我去把它弄乾呀!」

  她笑笑,然後進入浴室,我聽到她脫衣服的聲音,然後我找到一條大浴巾放在
浴室外面,剛才的笑容,好美...我想著。



  一會兒,水聲停了,美人摟著浴巾出來了,我又被她出浴後的美麗驚呆了,定
定地望著她!

  「抱歉!」她打破沈默,害羞地說。

  「沒事兒,不要緊,你今晚先睡我房,我在外面睡好了!」說著把她的濕衣服
放入洗衣機。

  「謝謝你!」她向我說。

  「沒什麼!」

  當完成洗衣機的操作後,正要轉身,她突然從後面抱著我。

  「老公他...不要我了!」說著淚水又流下來。

  「不會的,他人很好,是個好丈夫!」我安慰她道。

  「不是,你對我也很好!」

  我轉個頭來,看著她的臉,她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又有誰會忍心欺負她呢?

  「你是不是喜歡我?」她突然問了一句。

  我默然,然後說:「你已結婚了!」

  「我老公也是,但他沒有理會我的感受,在外面包二奶,那我為什麼不能在外
面找男人?」

  說著,她抱緊了我:「你嫌棄我嗎?因為我曾經跟人上過床?」

  「不會,絕不會!」

   我毅然答道:「我一直都很欣賞你!」

  她賊笑著:「我知道!」突然發現,我中計了,中了美人計。

  她媚眼如絲地看著我,然後抱緊我,再一次在我耳邊輕聲說:「我早就知道了
!」

  既然已經知道了,那我也不客氣了。

  我看著她的眼睛,然後慢慢的,我的唇跟她的唇接觸了:「唔...唔...

  很柔軟,很香,很性感的唇,我倆的慾火被點燃了。

  良久,唇分,我看著她,憐惜地撫摸著她的頭髮,最後我終於鼓起勇氣問:「
今晚,你能陪我嗎?」

  她帶點驚訝地看著我,然後給我一個甜絲絲的笑容,郤不做聲。

  我知道,今夜,沒有人能阻止將會發生的事情。

  我抱著她入房,輕輕地放在我的床上,一邊接吻,一邊用雙手按摩她的頸,肩
,和手臂。

  「唔...你好溫柔哦!」

  我沒理會她的讚美,我要做的,只是讓她放鬆,享受接下來的事情,我開始按
摩她的頭肩,然後是身體。

  她雙峰很有彈性,大概有32D吧,手感剛剛好,我一邊按壓她的胸部,一邊
撫摸並按摩著她的身體。

  「唔...好舒服,你真好,我老公不懂得做這些事的!」

  然後,我慢慢的向她的神秘花園探索,想不到,已經很快濕了。

  「嫂子,你很濕呀,真的很舒服嗎?」我摸了一把,手都濕了,再讓她看看。

  「你好壞...你欺負人家!」

  「那好吧!」我停了下來。

  「你怎麼停了,繼續呀...」

  她不依地說:「好哥哥,好情人,你就饒過小女子吧...」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對她說:「那,好妹妹,我來了...」

  我把自己的衣服脫了,然後把她壓下來,她來不及反應,唇就被我佔領了,我
吻著她,她也熱烈地回應我。

  然後,我把她的浴巾退下來,從上面俯看著她赤身露體的樣子。

  「別看...」她抱著雙手,想遮著自己的胸部,下面卻被我看光了。

  她紅著臉說:「壞人!」

  「讓我看看吧!」我笑笑,把她的雙手分開。

  在我眼前的,是一副完美的身體,白晳的皮膚,如白玉般光滑,雙峰堅挺,身
材很均勻,再加上下面流水潺潺,絕對的絕色美人,絕對的女神。

  「怎麼了,是不是很醜?」她羞怯著問道。

  「絕對不是!」

  我說:「有一個這麼好的太太,我真不知道你老公是怎麼想的?」

  她笑笑說:「你騙我的吧?」

  我立刻說:「不是,就讓我證明,你有多吸引我吧!」

  她唔了一聲,我立刻擁抱著她,吻著她,一邊用手按摩著她的身體,然後我把
她的雙腳分開,再用一個枕頭墊起她的腰,讓她的陰部稍為提高,把她那雙玉腿放
在我的肩上。

  「嫂子,我來了!」

  「別叫我嫂子,叫我Miki,今晚,我是你的人!」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已經硬得發痛的老二順著濕透的陰道一插到底。

  「啊...」她滿足地叫著。

  「吼...」 我低叫著沒有動。

  可能沒跟老公做愛太久的關係,她的陰道很緊,把我的老二夾得很爽,我能感
受到她的陰道內,像有很多小手,把我的老二撫摸著。

  她的陰道就像吸管般,想把我的精華一點一滴地吸走,但我最感動的是,我終
於幹了這個令我日思夜想的人妻了。

  Miki好像也感受到我的想法一樣,她看著我,一副隨你怎樣的神情,我怎
不心領神會,立刻開始了活塞運動。

  女人在做愛時是很敏感的,我以前的女朋友在床上跟我說:「要溫柔點對跟你
上床的女人!」

  這句話我仍記在心中,所以,我慢慢地,但堅定地抽插著她,抽出來,然後慢
慢地一桿到底。

  一下一下地抽插著我心愛的女人,後來,我不再摟著她,改為用雙手拖著她的
手。

  我曾經在書上看過,做愛時很多男人都只愛擁抱女人的身體,但如果你拖著她
雙手,她更能感受你的體貼。

  果如所料,她嬌笑了一聲,顯然非常受落,這下變成,她整個人被我壓著幹了

  她看著我,一邊用身體迎合著我,慢慢地,我感受到她的身體開始發熱了。

  「哦...哦...哦...唔...唔...唔...」

  我吻著她不讓她叫,但老二卻一下一下地在她的陰道處退出,然後深入,再退
出,再深入。

  她的嘴被我強吻著,但感覺仍然強烈,她用力抱緊我,雙腿也夾緊我,想我更
深入。

  我也不負她所望,溫柔但有力地深幹著她,後來我轉移陣地,改為吻頸,肩,
然後是胸部。

  我把她的乳頭輕輕地吸著,用舌輕輕地撥弄再放開,很快她的乳頭硬了,皮膚
也開始發紅了,這是她正在享受被幹的證明,而且,她也快高潮了。

  知道這件事,我立刻挺起老二加快了抽插,她抱緊我,大聲地叫著。

  「啊...啊...啊...老公...幹我...啊...啊...操我.
..啊...啊...我要你...啊...喜歡我嗎?」

  「嗯...喜...喜歡Miki,你很好美...正點...我喜歡你..
.給我...我要...」

  我被她的陰道夾著也很爽,很快,我知道我就要射了。

  「要來了...要來了...啊...啊...啊啊...好爽...」她失
神地叫著。

  「Miki,來吧,我要射了,一起高潮吧!」我在她耳邊輕聲說。

  很快的,我把我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入她的深處,同時,她也高潮了。

  她的體液和我的精液混在一起,在我們親密接合著的位置流出來,非常淫靡,
我倆也擁抱著,接吻著,慢慢享受高潮後的餘韻。

  「你好壞,你看,你把我弄成怎樣...」她嗔道。

  「沒辦法呀,你這麼性感,我自然就...不過你...舒服嗎?」

  她甜甜地笑著說:「怎麼這時候問人家這種問題...」

  「我想...我想令你幸褔,令你快樂,雖然我不能娶你,但至少我希望能令
你快樂...在我的床上...」

  她定定地看著我雙眼,良久,她在我耳邊溫柔地說:「你做到了...我..
.很幸褔,很舒服...我...很喜歡!」

  聽到這些話,我實在很高興,看著她含羞答答的樣子,我的老二又硬起來了。

  她旋即感覺到,臉上一紅:「怎麼這麼快?」

  我笑著說:「這是你的魅力...老婆!」

  她看著我,輕聲說:「老公,要了我...操我!」

  「遵命,我來幹你!」這夜,我倆再次享受溫柔的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