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個小姨子

當我和現在的老婆還沒結婚時,每當我看到她們三姐妹時就有一股很奇怪的念頭,將來如果和其中一人結婚(后來才發現老大已經結婚了),一定也要和其它二個姐妹一起做愛,因為她們三個真的都是上等的美女,如果可以好好的和她們干炮那一定很爽。

大姐叫小慧,老二叫玉玲,而我老婆叫玉珍。

婚前老婆很保守,堅持到新婚才要把第一次給我,新婚之夜讓我的老婆不停的做愛,讓老婆高潮好多次,但是我的腦海中一直浮現三姐妹的影像,就好像不停的操她們三姐妹一樣,那一夜我們倆都滿足的進入夢鄉。

婚后,我一直在觀察她們倆的生活方式,我發現假日時她們倆個總是在星期天下午一起整理家中的事務,做完以后在在客廳泡茶聊天。

而大姐夫假日常在朋友家打麻將,常常深夜才回去,所以大姐常在娘家過夜。

二姐因為未婚,我猜想她應該偶爾也會有自慰的習慣,聽我同學說:未婚而家中的姐妹如果都有家庭,通常她都會有性幻想,有可能在洗澡時,也可能在房間用手來滿足自己,尤其是外表看起來愈保守,可能性愈高。

為了求證同學的話,我利用嶽父一家人外出進香時,偷偷的在浴室中裝上針孔攝影機,準備好好欣賞她們倆姐妹的出浴圖。

每當她們洗澡時,我則在客房中欣賞美女出浴,果真如同學所說,二姐大約二天就自慰一次,每好像都很陶醉,看著她用手輕撥陰唇,在陰戶快速的來回搓揉,臉上充滿幸福的表情真想那時候進去和她快樂一番,這時的我常和二姐一起自慰,幻想著和她正在做愛。

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已婚的大姐竟也會自慰,而且常從口袋中那出人工的陽具,看她不停的抽插,臉上快樂無比的表情,我想她的老公一定無法滿足她,也可能有些性功能障礙吧。

所以我想:如果利用星期天下午或許有機會一箭雙鵰。

終于讓我等到一個機會了,傍晚時,大家一起用餐,飯后在客廳喝果汁,而我則趁機在三個人的杯子中加入藥粉端到客廳並且和她們談天說地。

不久以后,老婆覺得頭有些暈眩,于是就先上樓休息了。

五分鐘后大姐和二姐也說有些累,想要先休息一下,于是我好心的請二姐打電話回家,並說晚上在我們家過夜,因為是在妹婿家所以她們倆也不疑有他;而我則向大姐說調些檸檬汁給她們倆提神,並且帶她們到客房休息。

玉玲與小慧兩位頭暈腦脹的姐妹美女一入客房,就被眼前落地大玻璃外的美景迷住了,兩人牽著手站在大玻璃前如癡如醉,間或低語著,不知兩人在說著什麼。

我裝模作樣的到樓下廚房去調檸檬汁,並且到房間看我老婆並確認她是否熟睡,為了安全起見,我特別再喂了一粒FM2給她。

為了能日后好好的把她們當做性奴隸也預防她們對我不利,我特別打開攝影機,準備好好的拍下我們恩愛的過程。

等我端了兩杯檸檬汁過去的時候,兩位美女已經東倒西歪斜坐在地上,醉人的兩眼透著異樣的光采。

看著她們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窄裙,露出雪白的大腿,勻稱的小腿稱著腳上的高跟鞋顯得更加修長而迷人。

尤其是小慧,她的窄裙左邊開叉處完全撩了起來,隱約看到她臀部側邊像繩般粗細的三角褲邊,是白色透明的。

玉玲可能比小慧的自制力強些,看到我過來,她硬撐著坐在落地大玻璃前的沙發上,強睜著兩眼看著我。

「你…我頭好暈,是怎麼回事?」她滿臉通紅喘著氣說著,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事,但又說不上來。

我放下手中的檸檬汁,看玉玲一眼,坐到了斜躺在地的小慧身邊。

小慧睜著眼看著我,冷艷媚人的眼神已經變得迷蒙。

微厚誘人犯罪的柔唇微啟輕喘。

我再也忍不住,低頭將我的唇貼上了小慧的柔唇,她唔了一聲,並沒有反抗。

我抱緊了小慧的上半身,讓四片嘴唇緊貼,舌尖探入了小慧那熱呼呼的口中,觸到她柔軟的舌尖,她口中充滿了醉人的香津,我大口大口的啜飲著她口內的玉液瓊漿。

小腹下經過熱流的激蕩,我那根粗壯的,身經百戰的大陽具這時已經一柱擎天了。

「你們…不可以……」玉玲睜大了眼,看著我與小慧在地毯上滾動,四腿交纏激情的熱吻,用一絲殘存的理智抗議著。

小慧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與我的舌頭糾纏不清,我將她壓在地毯上,胸前緊貼著她高聳的大約有34D以上的乳房。

我的手撫著小慧柔滑的大腿,探入她胯間的幽谷,隔著透明的薄紗三角褲,淫液已經滲透了出來,觸手一片濕潤,我的中指由褲縫間刺入她柔軟濕滑的花瓣,她的花瓣已經張了開來。



小慧這時已經意亂情迷,挺動著下體迎合著我中指在她陰核肉芽上的廝磨,陰道內流一股一股溫熱的淫液,將我的手沾得水淋淋的。

小慧的窄裙已經在與我激情滾動時掀到腰上,露出曲線玲瓏的纖細腰身及豊美的臀部。

我趁機脫下了小慧的透明絲襪,連帶著扯下了她的薄紗透明三角褲,她濃黑的陰毛已經被陰唇內滲出的淫水弄得濕淋淋的糾結成一團漿糊般。

我將長褲褪到小腿以下,強忍了一晚上的大陽具這時由內褲中彈跳出來。

我翻身將赤條條粗壯堅挺的大陽具壓在小慧完全赤裸,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賁起的黑漆漆的陰阜上,大腿貼上她柔滑細膩的大腿。

可能肉與肉慰貼的快感,使得小慧呻吟出聲,兩手大力的抱緊了我的腰部,將我們赤裸的下體緊貼,挺動著陰戶與我硬挺的大陽具用力的磨擦著,我倆的陰毛在廝磨中發出沙沙的聲音。

我的龜頭及陰莖被小慧柔滑的濕膩的陰唇磨動親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于是將她的粉嫩的大腿分開,用手扶著沾滿了小慧濕滑淫液的大龜頭,頂開她陰唇柔軟的花瓣,下身用力一挺,只聽到「滋!」的一聲,我整根粗壯的陽具已經沒有任何阻礙的插入小慧濕滑的陰道中,雖然我知道她不是處女,可是她這時卻大叫一聲。

「啊喔~痛!」她的指甲因痛苦而搯入了我的腰背肌肉,絲絲的刺痛,使得我生理更加的亢奮。

濕潤的陰道壁像蠕動的小嘴,不停的吸吮著我的陽具,雖然她已經結婚但是小穴卻很緊,似乎很少做愛。

小慧的子宮腔像有道肉箍,將我已深入她子宮內,馬眼已親吻到她花心的大龜頭肉冠緊緊的箍住,舒服得我全身毛細孔都張開了。

看著小慧迷人的鵝蛋臉,冷艷媚人的眼神透著情欲的魔光,嫩紅的臉頰,呻吟微開的誘人柔唇。

吐氣如蘭,絲絲口香噴口中,更增加我的欲念。

有如做夢般,這幾個月來,我日思夜想及只能在鏡頭上和她想會,平常予人那種令人不敢逼視的高貴的美女。

現在卻被我壓在身下,我的大陽具已經插入了她的陰道,肉體緊蜜相連的交合,生理上的快感與心理上的暢美,使我浸泡在她陰道淫液中的大陽具更加的壯大堅挺,我開始挺動抽插,藉性器官的廝磨,使肉體的結合更加的真切。

小慧在我身下被我抽插得搖著頭呻吟,一頭秀發四處披散,可能這時朋友給我的「女性威爾鋼」產生了效力,只見她燥熱的扯開了上衣,兩團雪白柔嫩超過34D的乳房彈了出來,我立即張口含住了她粉紅色的乳珠,舌尖舔繞著她已經硬如櫻桃的乳珠打轉。

刺激得小慧?起兩條雪白柔滑的美腿緊纏住我結實的腰身,勻稱的小腿搭住我的小腿,死命的挺動著陰戶用力的迎合著我粗壯的陽具凶猛的抽插,剛才的叫痛聲再不復聞,只聽到她粗重的喘氣呻吟。

「哦~好舒服…用力…用力干我…哦…啊喔~好舒服!我老公都沒你那麼行!好妹婿,好好的操我!我真的好需要」小慧眼中透著迷惘的淚光叫著。

小慧的美穴貪婪的吞噬著我的陽具,我挺動下體將猛烈的將堅挺的陽具像活塞一樣在她柔滑濕潤的陰道中快速的進出。

抽動的陽具像唧筒般將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聲中一波一波的帶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溝間。

「啊哦~好美…我要飛起來了,我受不了了…我要來了…要抽筋了…要抽筋了…快!快!不要停…用力干我……啊~啊啊~」小慧甩動著長發,狂叫聲中,她動人的柔唇用力的吸住了我的嘴,舌尖像靈蛇般在我口中鑽動翻騰。

雪白的玉臂及渾圓柔美的大腿像八爪魚一樣緊緊的糾纏著我的身體,使我們的肉體結合得一點縫隙都沒有。

激情中的我不經意?眼看到沙發上清麗如仙的玉玲,張大了清澈迷人的大眼,柔嫩的檀口微啟,看著我與小慧像兩只野獸般在地毯上嘶咬翻滾。

這時小慧全身又是一震,我感受到她緊貼著我的大腿肌在顫動抽搐,冷艷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強烈的抖動著。

她緊箍著我大陽具的陰道肉壁開始強烈的收縮痙攣,子宮腔像嬰兒小嘴般緊咬著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龜頭肉冠,一股熱流由她花心噴出,澆在我龜頭的馬眼上,小慧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出現了。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來了…出來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用力的干我吧!啊哦…」看到小慧近乎全裸的與我在地毯上糾纏,四肢像鐵箍似的圈著我,玉玲清澈的大眼睜得好大,眼中情欲隱現,身子歪斜在沙發上,迷人的美腿軟棉棉的垂下沙發,光潤修長的小腿就在我眼前。

我底下干著騷媚入骨高潮不斷的小慧,嘴忍不住吻上了玉玲垂下沙發未著絲襪的小腿,我伸舌舔著她雪白柔嫩肌膚。

「你…你別這樣…不要這樣…走開~哦…好癢…不要……」玉玲的藥性已經發作,口中抗議,美腿卻無力閃躲我的親吻。

小慧在連續高潮后全身癱軟,昏昏欲睡,只是兩條美腿還糾纏著我的下身,我強忍精關不肯射出的堅硬大陽具還與她的陰道緊蜜的交合在一起,一時松不開來。

為了展現我的精力,我不斷的抽插,小慧的高潮一次又一次,哦啊!小慧一直的呻吟,我好久沒這麼多次高潮了,用力的插我!就在我們猛力的交合后,一股精液直衝小慧的子宮,小慧大叫一聲!喔哦…我好酸,再和我干一次!但我把她拉開。

因為我準備和我心愛的玉玲做愛!我用兩手撐著身子移向軟在沙發上的玉玲,將昏沈的小慧與我糾纏在一起的下體也拖到了沙發邊。

玉玲知道了我的企圖,可是卻無力阻止,只能強睜著清澈如水的大眼,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

「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哦哎……」玉玲話還沒說完,已經被我拖下了沙發,正要驚叫,張開的檀口已經被我的嘴堵住了。

可能這是她的初吻,一時她驚楞住,兩眼大睜,眼神透著慌亂,不知所措。

可能她的大腿肌膚特別柔滑,所以玉玲沒有穿絲襪的習慣,這正方便了我的行事。

我的嘴緊壓在她的柔唇上,舌頭伸入她口中胡亂絞動著,弄得她芳心大亂。

空出的手可不老實的拉開了她窄裙的拉煉,將她的窄裙全脫了下來。

哇~!她纖細雪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迷人的肚臍眼引人遐思,最令我血脈賁張的是她居然穿的是白色的丁字褲,將她的陰阜稱得鼓鼓的,由于丁字褲過于窄小,她濃黑的陰毛由邊縫中滲了出來,可能看到我與小慧的大戰,已經淫水潺潺,流濕了整個褲襠。

手眼受到玉玲美好身段的強烈刺激,使我猶插在小慧的美穴中的大陽具更形粗壯堅挺,頂得陶醉在高潮余韻中的小慧又大聲的呻吟一聲。

玉玲這時只是無力的搖著頭想甩脫我的親吻,我卻如餓狼般扯破了她的絲綢上衣,拉脫了她的34D胸罩,她粉紅色的乳暈比小慧幾乎大了一倍,我的嘴移開了她的柔唇一口吸住了她堅挺的乳頭,從未有過的刺激便得玉玲大叫出聲。

「哎哦~好爽…求求你繼續這樣親我……哎哦!我好爽哦!……如果能好好的愛撫我,好好干我,我會更爽!」我這時近乎喪失理性的咬著啜著玉玲已經堅硬的大乳珠,伸手將玉玲全身剝得一絲不掛,只剩她腳上的黑色細質高跟鞋不及脫下,反而稱出她整體美好誘人的身段。

我挺起上身將上衣脫得精光,使力扳開小慧糾纏著我下體的美腿,將濕淋淋沾滿著慧桂的淫液的大陽具壓上了玉玲濕透粘糊般的陰阜。

我的胸部也緊壓著玉玲那充滿彈性的雪白乳房,小腹大腿與她緊蜜相貼,哦!感受到她柔滑細膩的肌膚熨貼著我赤裸的身軀,我亢奮的大龜頭脹得快要炸開來了。

當我將鐵硬的大龜頭撥弄著玉玲已經濕透滑潤無比的處女花瓣時,看看到玉玲清澈的大眼中流出了晶瑩的淚水。

玉玲流著眼淚懇求我:「不要這樣弄啦,趕快操我啊!不要一直挑逗我…我快受不了了啦!我常在浴室中幻想和你做愛,求求你快操我…」她哀求時,我又將龜頭推入她濕滑的陰道半寸,我感覺到龜頭頂到了一層薄薄的肉膜,我知道是她的處女膜。

玉玲這時無力的擁抱著,淚水流不停。

「哦!趕快進來…雖然你已經玩了我姐姐了,也請你趕快像干小慧這樣操我!……我好癢!好想要喔!」,我回答說:你常在浴室自慰嗎?我會好好的滿足你啊!順便也能滿足你常久以來的性幻想!把你操的飄飄欲仙。

看著玉玲如梨花帶雨,可憐兮兮的表情,我淫心更高漲,已經進入她處女陰道約一寸大龜頭勇敢再挺進,我能感受到她處女的陰道緊箍著我的龜頭,好像非常期待和我做愛。

雖然我從未強暴過處女。

但對玉玲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淚流滿面的玉玲和我對視著,她感受到我勇敢的挺進,知道我要開始做了。

「仁義,我的好妹婿!…雖然我想把我的處女在結婚那天才能給我的丈夫,但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希望你好好愛我和我做愛!滿足我長久以來的性欲,我以前就好想和你做愛了,好好的操我吧!」她求著我,這時我突然想到她在日記上寫過的話。

她說過:如果能和仁義做愛,就算是被他強暴也要把它當成享受!我兩眼直視著玉玲清澈的大眼說:「你就把我對你的強暴當成享受!」玉玲沒想到我突然冒出這句話,驚愕中一時還沒完全會意,我已經用力一挺下身,將大龜頭狠狠的刺入突破了她的處女膜。

只聽到她痛叫一聲,我整根壯實的大陽具已經盡根插入了她處女緊窄的陰道中。

「啊~~~」強烈的痛楚,使得玉玲抱緊了我,尖細的指甲把我的背部刺得破皮。

我不忍心看玉玲梨花帶雨哭叫的表情,只是埋頭用力的挺動我的下體,將大陽具在她剛開苞的處女穴中不停的抽插。

「啊啊啊~好痛!輕一點,我好痛…啊哦……」玉玲無力的扭動著纖細動人的腰肢掙扎著。

我伸出手腳將一絲不掛的玉玲整個人包入了我的懷中,一手抱緊了她豊美彈性的臀部,使她的陰阜與我的恥骨緊蜜的相抵得嚴絲合縫一點空隙都沒有。

我繼續挺動下體,大陽具用力的干,不停的戳她的處女穴。

又濕又粘的液體流了出來,玉玲在我狠心的衝刺下,處女的血大量的流出,沾濕了我名貴的毛毯。

我不停的干了玉玲約二十分鐘,她由痛苦的哭叫變成無力的呻吟,最后可能「女用威爾鋼」起了作用,她痛苦的呻吟似乎轉變成快美的哼聲。

她柔美的腰肢也開始輕輕的擺動,迎合著我的抽插。

因痛苦而推拒我的玉臂也開始抱住了我的背部,渾圓修長的美腿輕巧的纏上了我壯實的腰身,我們倆由強暴變成了合奸。

我挺動著下體,享受著她處女美穴緊蜜的夾磨著我的陽具。

上面我的嘴輕輕的印上了她柔軟的唇,她輕啟柔唇,將我的舌尖吸入她口中,她柔軟的舌有點澀縮著,緊張的輕碰我的舌頭。

我知道她動情了,我開始將大陽具在她的陰道中輕抽慢送,大龜頭的棱角刮著她柔嫩濕滑的陰道壁,引起她陰道輕微的痙攣。

由于下體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使得她上面與我親吻的柔唇也激烈起來,她開始伸舌與我的舌頭絞動玩弄,口中泌出陣陣甜美的玉液,我溫柔的品嘗著,吸啜著,突然她口中發熱,她的情欲高漲了,口內玉液狂湧,我大口的吞咽入腹。

她動人的美腿開始緊箍著我的腰部,陰阜緊抵住我的恥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膩的玉手緊壓住我的臀部,由開始的生疏挺動陰戶迎合我的抽插到最后瘋狂大叫著,狂猛的將陰阜與我的恥骨撞擊。

我的大陽具被她蠕動收縮的陰道壁夾得在無限快美中隱隱生疼。

「哦!快一點…我好癢…快點動…好癢…我癢嘛……」她激情的叫著。

「叫我哥哥,叫我親哥…我就快一點,我就幫你止癢…叫我!」我逗弄著她。

子宮花心處的搔癢,陰道壁的酸麻使得玉玲顧不得羞恥,急速的挺動著陰戶與我大力的相干,口中叫著:「哥!親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幫我止癢…干!快干!我真的好爽啊,沒想到和你做愛這樣的好!我好羨慕我妹妹能每天和你干!」看著我夢寐以求的玉玲在我身下浪叫著,沒想到清麗如仙的她被開了苞之后,比她的妹妹玉珍還經干,還愛干,我亢奮的抱緊了她猛干狂插,她則糾緊著我猛夾狂吸。

「我好酸…不要動…我受不了…不要動!」她突然兩手抱緊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纏死我的腰,賁起的陰阜與我的恥骨緊蜜的相抵,不讓我的陽具在她陰道中抽動。

我感覺到深入到她子宮腔內緊抵住她花心的龜頭,被花心中噴出的熱燙處女元陰澆得馬眼一陣酥麻,加上她陰道壁嫩肉強力的痙攣蠕動收縮,強忍的精關再也受不了,熱燙的陽精如火山爆發般噴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濃稠陽精全灌入了玉玲處女的花心。

她稚嫩的花蕊初嘗陽精的撫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顫抖著。

「好美~好舒服!」玉玲兩條美腿緊緊的糾纏著我享受著高潮余韻,我們就這樣四肢糾纏著,生殖器緊蜜結合著進入了夢鄉。

日后才知道大姐的老公從來沒滿足過她,總是一二分鐘就玩完了,經過我大陽:具的調教,她就很少和老公做愛,她常在午休時邀我出去滿足她的需求。

而二姐初嘗做愛美感,也常常找借口溜班和我云雨一番,想不到美麗清純如仙的二姐在開苞后如此的淫蕩。

我想如果老婆允許,真想一次和她們三姐妹玩4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