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醫生

我是一個兼職攝影師,平時總有人請我去拍攝婚禮,當然,每一次我都會盡心盡力。付出總有收穫每次帶回來不只有紅包,還有我想要的……

上個月,我又被邀請去拍攝婚禮。這是一個大戶人家,新郎家是個大幹部,新娘也是本地的絕色美女,這樣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到了新娘家後,我忙前忙後的跑,也順便把她家的情況偵察了一下。

這家的涼台是直通客廳的,而新娘的臥房正好在涼台的最盡頭,更妙的是居然有個門和涼台相通。為了穩妥行事,我首先藉故跑到了洗手間,準備先來個序幕。哇!天呀,在洗手間裡我居然發現了2 雙涼在那的女式絲襪,一雙是蕾絲花邊的肉色絲光襪,一雙是我最喜愛的白色絲襪,我連忙將她們小心的收好。

回到客廳,新娘、正同她的姐妹們說笑,她笑時,美麗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嫵媚。一雙柔軟的小腳襯在紅色的高跟鞋裡,在正午陽光的照射下,發出誘人的光芒。

受不了啦,我連忙又跑到洗手間,拿出已經快要爆炸的小弟弟,把那只肉色絲襪套在上面,嘴裡輕輕的含著白色的絲襪,想著新娘那誘人的玉足,很快一股濃濃的白精湧了出來……

我得到過無數絲襪,也嘗試過各種方法獲得絲襪,最喜歡的還是在婚禮後得到新娘的婚禮絲襪,因為它不光有新娘那醉人的氣息,而且一般來說這雙絲襪都是比較昂貴的,質地很好。

我心情激動得到了婚禮現場,太多的美女,太多的絲襪,我只覺得自己的頭都暈了,嘴也干了,只想脫下她們的每一雙絲襪,親吻那動人的絲襪美腳。

當然我把大量的目光都放在新娘的絲襪美腿上,啊!今天漂亮的新娘穿著一雙白色上面有點狀小花的絲襪,這可是獲得機會不多的長筒絲襪,我一定要得到她,我嘴裡默默地念著。

但一直沒得手,遺憾!

提起我的工作很多人會不以為然,但也會另很多人羨慕不已啊,你猜猜是什麼?--對了,我是一名婦產科醫生,而且是一名男醫生!

以前在醫學院實習的時候雖然也接觸到過婦產科,但那時侯是學生,很多病人不願意讓實習學生看,而自己底氣也不足,所以只是應付考試而已。而現在不同了,畢業了,正式工作了,掛起了著名醫院的胸牌,病人也突然變的信任我了!

一上班就被分配到了計劃生育門診工作,我們這是家大醫院,每天的門診量令我頭疼。你可能知道做計劃生育(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人流)手術之前是必須要做內診的。

男醫生做婦科檢查???對啊,那是我的工作嗎。當我穿著白大衣,戴好口罩和手套,站到檢查床前的時候,我並沒有其它一絲歪念,真的,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個週五的下午,馬上就要下班了,醫院裡的病人已經很少了,我一個人無聊的做在診室裡背我的GRE 單詞,對桌的張大夫孩子開家長會中午就走了,剩我一個人盯班。

這時候護士小李進來了,說有個病人要做人流,但快下班了,問我是否願意給她看看。我看了看表,離下班還有一刻鐘,「讓她進來吧!」我合上單詞書說到。

不一會,一個看上去二十幾歲人長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進來,身穿一件類似海軍服的白色緊身連身短裙。雪白的短襪,休閒鞋。她看見我先是一楞,然後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頭。

「坐吧,怎麼不好?」我打開病歷本,問到。「我想做人流,您看什麼時候可以啊?」我邊熟練的寫著病歷本,邊說「今天太晚了,要做手術得早點來。我給你開好手術單,你明天來做吧。」

她只是我看過的眾多病人中的一員,並沒有什麼特殊。「躺到床上,做一下檢查吧。」

「必須要做嗎?會不會疼?」

「當然要做,可能稍微會有一點不舒服。」

「哦。」她站起身走向檢查床。我繼續寫著她的病歷本,無意間我的眼光向她那邊掃了一眼,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到她不像是一個普通病人,她的每個動作似乎都與眾不同,那樣的優美。

她的款款美麗和青春又有幾個都市女孩能及得上呢?……是她?!----那個漂亮的新娘。我話到嘴邊,卻實在沒有膽量去說。我看著她張口結舌,不知所措。

她走到床邊,彎下腰,解開了鞋帶。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她露出了一對雪白的白襪足跟。她趿拉著鞋,踩著小凳,坐到了檢查床上。她的眼光不知什麼時候和我對到了一起,我居然有一絲不好意思了。

我一時忘記了該說什麼:「把你的包給我吧,擱到裡面吧,小心別丟了」。這是我第一次這麼關心病人!我這是怎麼了啊!「謝謝。」她把包遞給了我,我轉身去放包,「啪啪」兩聲,回過頭,我眼前出現了一雙秀美的白襪腳。那優美的輪廓幾乎另我看傻,我竟然走過去,把她翻在地上的鞋子擺正。天啊,我都做了什麼,這是一個醫生應該做的嗎?幸虧沒有別人看到。

她伸展開兩條美麗的雙腿,那裸露的白皙的小腿讓我一陣目眩,她把兩隻腳放在了檢查床上,白色的短襪象天使飄起的裙據一樣純潔,我的心砰碰直跳。

她似乎也為我的所做而驚訝,就那樣呆坐在床邊。我很快鎮靜下來,準備好檢查器具,對她說:「把裙子脫一下,躺好了」。

「哦」她這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的解開裙子的拉鎖,慢慢褪了下來,我不得不承認她的腿很美,很白,令每個男人心動,但更吸引我的是那堪稱玲瓏剔透的白襪腳,沒有了裙子的修飾,她的腳顯的更美了。真想上去摸一摸,但我是醫生,我必須控制自己。

淡粉色的絲內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她藏到了什麼地方?這個小新娘還挺有心計嗎!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她居然不知道婦科的檢查床怎麼躺。「往下躺點,請把腳放好了」我叮囑到。她往下挪了挪,但腳似乎不知道放到踏板上面。

我心頭一熱,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白襪玉足,「放到這裡」,我把她的腳按在了踏板上。那一瞬間好美妙,我的手裡象抓了個燙手的小芋頭,軟軟的,雖然只有幾秒鐘,但是我從沒有過的感覺。就像踩在了心窩裡那樣舒服,領人心癢難耐。

她的腳在出汗,潮潮的。我轉過身去戴手套,順便聞了聞自己的雙手,似乎聞到了她玉足的芳香。…………



我戴好了手套,我走到檢查床邊,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我有些緊張,以前從沒有過。我小心翼翼的為她做著常規的檢查,我的技術是沒有問題的,尤其是現在,我就像在擦拭一件珍貴文物,格外的小心細緻,生怕弄疼她。

她靜靜的躺在床上,我知道以我的位置,她是不會看到我的表情的,再加上我戴著口罩,所以我的臉即使紅的象關公也是無所謂的。我悄悄的把臉向她的腳貼過去,鼻子幾乎碰到她的白襪尖,深深的吸氣。

可惜戴著口罩,就是這樣我仍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氣。哦,淡淡的少女的肉香,這是女人特有的分泌出來的吸引異性的體味,要是能摘掉口罩就好了,但是不行,違反操作規程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她穿的白襪薄薄的,五個腳趾很整齊,自然流暢地排列在白襪裡。足弓頑皮地向上拱起,圓滑的足跟下白襪依然平整潔淨,紋路一點也沒有變形,一看就知道是愛乾淨注意保養的女人。

我的手指在她的陰道裡小心向前探索,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來--她真美,細膩的皮膚光滑而潔白,她大腿間的神秘花園裡,緩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

檢查進行的很順利,她似乎沒有什麼不舒服,刮取了分泌物留做檢查用後,我告訴她可以起來了。我摘了手套回到桌邊寫檢查記錄,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到了我的旁邊。

「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嗎?」我邊寫邊問。

「沒有,挺舒服的。」

現在想起來,我問的這算是什麼問題啊?讓人怎麼回答啊!她可能是由於剛才過於緊張,回答的也讓人想笑,我也看到她說完後臉唰的紅了。不過診室裡的氣氛緩和多了。

「檢查都完了,手術單我也開好了,明天可以來手術了」我笑著對她說。她沒有接我遞過去的單子,而是紅著臉說:「聽人說做這個手術是很疼的,我很害怕,你們醫院不是有那個什麼無痛的手術嗎?我可以做那個嗎?」

「哦,你說的是無痛人流術吧,當然可以了,但是要貴不少啊。」

「沒關係的,我是不是就不會感覺疼了啊?」

「當然,我們首先要給你進行靜脈的全麻,然後在你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實施手術,等你醒過來手術已經結束了,就像睡著了,是不會感覺任何疼痛的。」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是怕疼。」

「下面不太舒服,有些漲痛,別的沒什麼。」

「那是正常的,回家休息幾天就好了,放心吧!」

「噫,我的襪子呢?我好像穿著進來的啊!」她突然問到。

我邊從抽屜裡挑出一雙嶄新的白色長絲襪,邊衝她說到:「剛才手術時你的襪子弄髒了,來穿這雙吧,這是我剛才專為你新買的,送給你了,不過可能大點啊!」她不好意思的接過襪子,臉紅的象蘋果。

「謝謝你」她輕聲說到,「你,你是不是……」她有話沒有說出來。

我不想場面太尷尬,連忙說到「別那麼客氣了,趕快穿好衣服吧,回家好好休息啊!記的按時吃消炎藥啊!」

臨走我們互留了電話,我永遠不會忘記她的。漂亮的新娘--秋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