妯娌四人行

我,浩仁,36歲,是竹科的電子新貴。164公分,雖然不高,卻對自己的外表充滿信心。我應該是屬於成熟穩重、談吐有深度的那一型,這是我的婆跟我說的。

晶鈴,我的老婆,29歲,是個英文老師。和我一樣164公分,長得清新秀麗、婉約動人、身材苗條。對不起,我只會用這些形容詞,剩下的大家就自己到【觀月軒】去看她吧(還是裸照哪)。(什麼?進不去,看不到!那我就沒辦法嚕,你們運用自己的想像力,或者努力貢獻四合院早日提升身份吧!)

她的嘴唇翹翹的很性感,奶頭也翹翹的。屁股就更別說了,當初,我就是被她的翹臀所吸引才追她的。晶鈴上班坐公車,不論是穿牛仔褲或是短裙洋裝,每次回到家,屁股一帶都有爆漿的痕跡。

我們辦事的時候,她如果發起情來,一雙細長的長腿盤上我的腰身,我就知道不妙了。她那臀部就想小綿羊機車的馬達一樣,慢慢轉、輕輕頂,配合著又會吸又會夾的陰道,我兩三下就要繳械嘍!所以長久以來,就養成了我花很長的時間在前戲的好習慣。

晶鈴她是東大外文系畢業。她從小家庭環境就不是很好,大學時半工半讀,在我們公司的生產線打工。常常為了上課,無法配合生產線加班或請不到假而哭哭啼啼的,我覺得她蠻可憐,人又如其名還蠻精靈的,就把她升為我的助理。經過一番調教,就把她騙上床了。沒多久奉兒女之命結婚,她也畢業了,取得教師資格以後,就去教書了。

話說去年夏天,我們剛從峇裡島渡假回來幾天,晶鈴就把她姐姐約到家裡,說是要讓她挑挑在峇裡島買的幾件沙龍。

她姐姐靜香,34歲,婚前是一間進口名牌化妝品的代言人。皮膚是白裡透紅,身材圓滾豐滿,尤其胸前兩顆挺立的豪乳,充滿成熟的魅力,也是我第一號的性幻想對象。

她老公輝雄,39歲,身材勇武健壯,家裡的環境不錯。年輕時是一個小混混,也是花花公子。現在開了一家小加工廠,成天想往大陸發展,也常來我家跟我問東問西的。

我跟晶鈴的姐夫在客廳泡著老人茶,聊聊大陸的近況。她們姐妹倆就和以往一樣,窩在我們臥室講她們的悄悄話。

我忽然想到有一份資料可以給輝雄參考,便走進臥房拿公事包。沒想到一推開虛掩的房門,就聽到一聲嬌嗔。循聲一望,看到她姐姐正好脫下衣服,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下一條丁字褲。她兩手遮著胸前兩顆挺立的豪乳,又怎麼遮得住呢!

我當場二話不說,立刻退出房間。沒多久,她們姐妹倆也出來了,每人身上都穿著沙龍裝。靜香的臉上紅暈猶存,我跟她道了歉。沒想到她竟敞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說:「都自己人了,有什麼關係,還道什麼歉?」他姐夫也搞不懂我們在說什麼。

接著就有人提議打打麻將。打牌的時候,我才有機會好整以暇看看她姐姐。仔細一看,姊妹兩人都沒穿內衣。她姐姐是把一對豪乳就直接擺到牌桌上,晶鈴的小尖筍奶則是不時在她摸牌時,可以從她寬鬆的袖口看到。我發現她姊夫的眼睛根本就不在牌上面,我也老實不客氣地盯著她姊姊激凸的乳頭看,免得吃虧。漸漸地,牌桌上籠罩著一片淫爢的氣氛。

打了一下午八圈麻將,也不知道在打什麼。晚飯時間到了,晶鈴說,天氣太熱,她懶得換衣服出去吃飯,要在家裡隨便弄弄吃吃。她姊夫連聲說好,誰不曉得他想動我剛拎回來的幾瓶洋酒的腦筋。反正酒買來就是要喝的,我也沒意見。

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得很盡興。酒足飯飽之後,老婆暗示要我到廚房幫忙。

我說:「平常都不用幫了,今天有你姊姊幫,還要我幹嘛?」

晶鈴瞪了我一眼,說:「姊姊有事要跟姊夫講啦!叫你來你就來,哪那麼多廢話!」

不對,不對,今天氣氛不對。到了廚房,我唯一會做的事,就是從後面抱著老婆的腰,把我那已經挺立了一個下午的大雞巴頂著她的屁股。晶鈴扭了一下,回頭對我說:「你今天卯死了對不對?」

我以為她是說我看到靜香裸體的事,於是就假裝委屈的說:「我又不是故意的。」

晶鈴哼的一聲,說:「你在說什麼啊?你還在裝乖賣傻?你一個下午眼睛看哪裡?」

「我……我……」

「你是不是想上我姊姊啊?」

「我……我……」

「說話啊!」

「我……我就算想上,也不敢上。」

「如果我同意呢?」

「你同意有什麼用?靜香不會肯的。」

「如果靜香肯呢?」

嘿,這種事裝孬就要裝到底。我歎了一口氣:「嗨,我是怕輝雄。」

「如果輝雄也同意呢?」

嘿,這種事裝孬就要裝到底。我歎了一口氣:「嗨,我是怕輝雄。」



「如果輝雄也同意呢?」

不對,不對,這裡面有問題,肯定有問題。我想起來,當兵時在情報學校學到的第一課:絕對不要相信敵人。就堅決的說:「不要,不要就是不要。我有色無膽,想想可以,我是不會去做摹!

這下換晶鈴急了,她語氣一緩,改口說:「如果我拜託你呢?」

不對,不對,這裡面有問題,肯定有問題!我伸手往晶鈴的陰部一探,哇!桃花源口已經水聲淙淙了。我說:「是你想給姊夫幹吧?」她紅著臉低頭不語。

我說:「你跟我說清楚怎麼回事,我就同意。」

她說:「我姊姊很早以前就想和你睡覺了。」

我說:「那你呢,你想和姊夫睡嗎?」

她說:「嗯,因為靜香每次都跟我說,姊夫多厲害多厲害,我總覺得像天方夜譚,所以……」

事已至此,我樂得順水推舟,馬上答應。但是為了防止輝雄使壞,我要求要四個人一起做,靜香夫妻也同意了。

四個人覺得還是唱卡拉OK的和室最適合。輝雄和我就到和室調整燈光和音響,輝雄一直說:「歹勢,歹勢。」

我說:「唉,歡喜就好。」其實我心裡偷偷高興的是,終於可以玩到我的第一性幻想對象了。

我們調整好,靜香也扭著她的豐臀幫著抱著墊子進來了,老婆則是拿著她的玩具和紙巾跟在後面。

我們兩個連襟那時候還不是很熟絡,只坐在沙發互相對看,不曉得該怎麼開始。還是靜香和晶鈴有默契,兩個人同時把沙龍裝從肩膀滑下來,剎那之間,兩尊羊脂白玉的裸體就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一個是纖細又略帶豐滿,挺著一雙筍型嫩乳,尖翹的乳頭是粉紅色的,下面穿著這次出國剛買的最新型的粉紅色的丁字褲,羞赧地把雙手捂著乳尖。

一個是豐滿又不帶一絲贅肉,托著一雙球型巨乳,略為下垂的乳頭是艷紅色的,和下面艷紅色的丁字褲互相輝映成趣。她用發嗲的聲音挑逗的說:「來啊!來啊……」

輝雄當下就撲上去,把靜香按在地板,剝下她的丁字褲。靜香自動分開了雙腿向著我,我在她茂密的桃花源的盡頭,看到了晶瑩的淫液已經漫延開來了。

輝雄一面張開大口啃著靜香的豪乳,一面脫下自己的衣褲,一雙賊眼卻沒離開過晶鈴。晶鈴給她看得不知所措,我站起來摟著她輕顫的身軀,脫下了她最後的一道防線。在她稀疏的草地下,小溪早已決堤。

我把她放到沙發上,也褪去自己的衣褲,現在換靜香睜大了她的媚眼,看著我青筋浮動的男根。

我開始慢慢舔過晶鈴的耳根,她輕喘了一下,淫蕩而飢渴的眼神卻不斷瞟向輝雄神偉的巨可惡。

「想讓姊夫肏你嗎?」我問她。

「嗯……」她輕聲地應著。

「大聲一點,我聽不到。」我故意逗著她。

「我想要姊夫……」晶鈴扭捏了一下,嬌羞地回應著。

「你要姊夫的什麼?」

輝雄和靜香都停下來,聽著我們的對話。

晶鈴終於鼓起勇氣,:「我想要姊夫的雞巴進去我裡面……」我那純潔善良老婆居然在我的胯下,淫蕩地說要別人肏她。真是斯可忍,孰不可忍。

我和輝雄交換一下眼神,他就馬上爬上沙發,粗魯地把纖柔而赤裸裸的晶鈴壓在他壯碩的身下。我的老婆平日為人師表,端莊賢淑,就這樣赤裸著全身,她的雙峰在我的眼前,被別人大力搓揉而變形。輝雄的巨可惡頂在晶鈴的穴口,就想進去,晶鈴一聲嬌嗔,說:「姊夫,慢一點……」

我也迎向我夢寐以求的大姨子,把我的男根送到她微張的杏口。靜香不愧是老薑,伸出舌頭對著我的馬眼就是一探,「哦……」一陣酸麻的感覺馬上穿過我的背脊。

我也不敢怠慢,馬上舔著她的嫩屄。她的陰核比較突出,輕輕一吸、一咬,一舔、一吮,她就叫起來了:「哦……晶鈴,原來妹夫這麼厲害,他雞巴還沒插進來就這麼爽。」

隨著叫床聲,靜香更賣勁地舔弄著我的男根,還不時把玩著我兩顆沉甸甸的睪丸。

輝雄大概是第一次看到靜香這麼興奮,也低頭下去吸起晶鈴的乳頭,晶鈴的乳頭雖然比花生米還小,被他吸得也翹得更高了。我常取笑晶鈴說,那是她的水龍頭,只要一吸,淫水就來,她就受不了。

我抬起頭,看到晶鈴第一次脫光了衣服,任別人玩著她的雙乳,我的腦部都充血了,男根更漲了。晶鈴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也不敢叫,咬著嘴唇,就把頭轉向椅背。輝雄也感覺到晶鈴的變化,更賣力地啃著晶鈴的小椒乳,接著把他的粗手摳著她的小騷屄。

「嗯,嗯,嗯………」晶鈴開始忍不住發出嬌喘,我幫著晶鈴把她的腿盤上輝雄的腰。晶鈴回頭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我向輝雄一點頭示意,他就把他的巨可惡放在晶鈴的洞口磨來磨去。

晶鈴不自覺地把兩條腿夾緊了她姊夫的腰,輕輕把臀部向上一頂,就把她姊夫的龜頭吸進去了一半;她姊夫的臀部順勢往下一沉,巨可惡馬上連根而沒,消失在萋萋嫩草之中。晶鈴的小嫩屄把他姊夫的肉棒包得緊緊的,兩個人不禁同時發出一聲長歎:「哦………好緊喲」、「嗯………好粗哦」

輝雄開始做起打樁的動作,隨著巨可惡的一進一出,晶鈴也逐漸呻吟起來了:「嗯………哦………嗯………哦……姊夫快肏死我了啦!哦………哦………嗯………」

光顧著看自己的老婆在別人胯下呻吟,我都忘了旁邊有一個怨女。靜香一把將我推到地板,跨坐在我的身上,撈起我的男根往她的洞口一放,就坐下去了。晃著一頭秀髮,她開始憐惜地用她的嫩屄一上一下地套弄著我的男根。我示意靜香弓下身來,她也很有默契的把乳頭塞到我的嘴裡。

我一面享受著下半身蝕人心骨的滋味,一面細細品嚐我期待已久的乳房。靜香的乳房在我的手裡變得更堅實,乳暈變大,乳頭更突出。我用我的舌頭仔細地探索她乳暈上的每個凸起,用我的舌尖頂著她的乳尖;一隻手托著我正在吃的乳房,一隻手輕輕的搓捻她的另一個乳頭。

「哦……哦……哦……妹夫肏死我了!哦……哦……哦……」她的陰道不斷滲出一股一股的熱流,澆在我的龜頭上。我翻身爬到她的身後,她立即像一條母狗般翹起豐臀,把她的淌著淫水的嫩屄迎向我的雞巴。

這下我的雞巴更能隨心所欲了,我輕輕提起、重重放下,有緩有急,有時提起而不放下,當她一顆心懸在空中的時候,我又給她意外的一擊。她被我挑逗得心癢難耐,終於開口求饒。

這時我奮起餘勇,開始大力衝刺,每一下都幹得她死去活來。

「哦……哦……哦……哦……浩仁你好會肏,快肏死我了啦!哦……哦……哦……」

回頭看看晶鈴那邊,他們已經戰完一個回合。老婆也擺脫了羞恥感,正吸吮著她姊夫已萎縮的雞巴。輝雄也學會品嚐淫水的滋味,依樣畫葫蘆地舔著晶鈴的小嫩屄。晶鈴的小嫩屄已經被他幹得又紅又腫,還有白花花的精液不斷地從陰道流出來。真是便宜輝雄這小子了,讓他幹到了大學畢業的美女教師,還內射,現在我老婆還在教他怎麼口交。

「嗯,舔深一點…上面一點…嗯,對,對…哦…就是那裡…哦…繼續…繼續…嗯…輕一點…嗯,用吸的……哦……哦……」

晶鈴脹紅著臉,閉著眼睛,享受著一個剛入門的學生青澀的服務。我也繼續抽插著別人的老婆,趴在靜香身上,雙手探到她的胸前,恣意地褻玩狎弄她的雙乳。

靜香的子宮口開始吮吸著我的龜頭,一陣陣的愛液噴到我的馬眼。

「噢……噢……哦……哦……出來了……」

「噢……哦……我也出來了……」

我們兩個同時達到了高潮。我靜靜地緊擁著我的大姨子,享受溫香柔玉滿懷抱的感覺,嘴裡繼續輕啜著她的乳頭,她溫柔地把我攬在她的懷裡。

看著一旁的晶鈴已經把她姊夫的雞巴吸大了,本來準備跨坐上去了,看見我們在看她,她不好意思地欲行又止。

我示意輝雄下來躺在地板上,把老婆抱到他身上。晶鈴又不好意思主動去抓她姊夫的巨可惡,放進去自己的小屄。靜香就幫她把輝雄的雞巴對準她的洞口,她才面帶羞赧地坐下去。

我把我的男根放進晶鈴的櫻桃小口,靜香把她的乳房塞進我的嘴裡。輝雄也沒閒著,一手揉著晶鈴的乳房,一手摳挖著靜香的嫩屄。

晶鈴便晃動她一頭亮麗的秀髮,她的小屄緊緊套著輝雄的大雞巴,上上下下地騎乘在輝雄的身上。

天亮一覺醒來,也記不清昨夜玩到什麼時候。我睡在靜香的懷裡,手裡還握著大姨子的乳房。晶鈴睡夢中還帶著微笑,她的乳暈變深色了,原本緊閉的小騷屄開了口,洞口還掛著我和她姊夫的精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