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正妹自白

那年我17歲,還是高中二年級的女孩子,身高167公分的我除了有一雙勻稱的長腿,也擁有一張姣好的臉蛋,過肩的長髮,雖然胸部並不傲人,但是配上我瘦瘦的身材,倒是恰恰好。
雖然學校就在城市裡,周圍都是大樓,不過在冬天時,冷鋒仍然刺骨,我穿著冬季的長袖制服,下半身的西裝長褲則是以裙子代替,露出的雙腿自然就穿上黑色天鵝絨褲襪來保暖了。修長筆直的雙腿穿上黑色褲襪顯得格外的性感,上課時自己會也下意識的來回撫摸大腿,感受那細滑絲襪帶來的觸感。
下午放學後,跟同學到了附近商圈,吃過晚飯逛了一圈後,要搭車回去時,天色早已暗淡。當公車到站後,離家裡還有一段路要走,當我經過附近一條暗巷時,眼前出現一輛休旅車,突然開啟的大燈強光照得我睜不開眼,隱隱約約看見兩個高大的人影衝下車來,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已經被強行架上休旅車了。我驚恐的大叫,車上一共有3人。
「你們要幹嘛」我大力掙扎試圖想要爭多,努力裝作鎮定的樣子,眼角卻已經被逼出了淚來。
3人沒說一句話便撲上來,把我壓倒在地,壓倒性的力氣讓我沒有反抗的餘地,他們在我的嘴巴貼上後後的封箱膠帶,又把我的雙手個別反綁在兩側的腳踝上,使我的雙腳無法伸直,更不用說站起來反抗逃跑了,只能以一種羞恥的姿態跪趴在地,不對的扭動身體…
車子被駛向無人的荒郊野外,而另外兩人把我抱到他們之間。制服的鈕扣被解開,黑色半罩式胸罩也被扯下,32C雪白的乳房就這樣完全暴露在兩頭飢渴野獸的面前…兩人一人一邊,挑逗式的玩弄著、吸吮著,四隻手當然也沒閒著,在我的身體上下到處遊走。
「嗯…嗯嗯..不要..」乳頭被吸吮的瞬間酥麻的感覺散佈我的全身,而下腹部反應更是強烈,敏感的私處不斷的收縮發熱,不爭氣的越來越濕潤,下體開始騷癢難耐..。為什麼?明明是這麼的恐懼,明明性侵,我卻有這樣的生理反應!?為什麼?為什麼我的身體這麼敏感!!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現在的我腦筋一片空白與絕望,想要掙扎,全身早已癱軟無力,努力保持自己的理智,身體的反應卻是那麼的誠實…
「嗯..嗯..嗯嗯..」不能說話,我只能一直搖頭希望他們能夠放過我
車子開進了一棟辦公大樓的地下停車場,慘白的燈光,空蕩蕩的車位,這種時候,根本不會有人來。我的胸部上沾滿兩人的口水,他們的嘴從沒離開過我的胸部,不停的用舌尖旋轉、撥弄、吸吮著,噁心的唾液沿著乳頭留下,弄得整個乳房都是,身體有多敏感,老老實實的反映在我的內褲之下,從陰部流出的液體濡濕了內褲和褲襪,我羞恥的掙扎,他們卻看得很開心。
車子停在一處角落後,開車的那個人走過來,聯合其他兩人把我抬到最後坐的椅子上,兩人坐在我兩側抓住我把我扶正,讓手腳被綁在一起的我不會往前倒下,而他們的手則是在我的私處隔著絲襪撫弄,第三個人用他的膝蓋頂住我的股間來回磨蹭,身體彎下開始輕吻我的頸部,雙手搓弄著我的乳房。
「嗯…嗯嗯..嗯..嗚嗚..嗯..」累積在下體的搔癢因為陰部的撫弄,瞬間得到短暫的釋放,但是,還不夠,反而更加的挑逗著,很快那樣的搔癢感又再度燃起,糟糕,在這樣下去我就會失去理智啊!!我不由自主的呻吟出來…
「嗯..嗚嗚..嗯嗯嗯..嗯」對於我敏感的生理反應來說,這樣的刺激好舒服、好挑逗、好性感,但是對於心理,這無疑是恐懼的總和,噁心、以及羞恥。一股絕望的慾火正在衝擊的我的腦門,一步步的凌遲我的理智,我…就要崩潰了。
「好了,重頭戲來了吧!哈哈!插死這個穿黑絲襪的騷貨」一人帶著輕抹的微笑冷冷說道。
什麼重頭戲!?我當然知道,我的眼淚又再度潰堤,拼命的搖頭,扭動身體,卻擺脫不了野獸的力氣。
我被堆倒在地,屁股翹得高高的,他們在我的褲襪中間粗暴的撕破了一個洞,把濡濕的小內褲給扯到一邊,濕潤的陰唇就這樣毫無保聊的暴露在他們眼底下。
「沒想到這小妞是粉紅色的啊!!像妳這種艘貨應該是已經被人幹道變黑黑皺皺的才對!」
「唉唷~你這種騷貨配這樣的粉紅色不對喔,讓我們來幫妳弄成黑黑皺皺的吧!」
「不穿長褲穿黑絲襪去上課啊,果然妳是下面癢想被人插吧!?」「我好想射在妳的陰道裡跟妳的美乳上喔..嘿嘿!!」
下流的話不斷的在我耳邊環繞,我則是以一種羞恥的姿態跪趴在地上,下體毫無防備的等著他們處置..
就這樣,三個人輪流將他們骯髒堅挺的陰莖狠狠插入我的陰道…每次的抽送都讓我渾身無力,理智早就斷了線,下意識不自主的享受著被輪姦的快感..
「嗯嗯…啊啊…嗯嗯嗯…啊…」
才沒過多久,高潮已經有了好幾次,但是心裡卻是憎恨自己,好淫亂,好下賤,事實上…很難過。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情自己仍然會有性高潮….?又過了一會,不變的姿勢,三人依然狠狠的在我的背後抽送,最後則把精液射在我的小腿上,用他們的陰莖把射出來的精液抹在整雙腿上絲襪上都是,而第三人則是直接射在我的陰道裡,故意的….
「啊啊..要射了..好舒服…啊啊…啊..」
「好久沒上到這麼正典的騷貨了…」
「強姦這樣的妹妹超棒,下次我們會再找上妳的喔,到時候要有心理準備被我們很操喔!」
他們解開我身上的繩子與膠帶,連續高潮的後果早已讓我失去力氣,將我與我的書包、衣服、皮鞋丟棄在停車場。我躺在地上昏睡過去直到值班的警衛發現了我,替我報了警叫了救護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