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寡婦的性慾

這是一個盛夏剛退,秋天還沒趕來的故事。

  高中畢業久後,我考上了市區的一所中中等等的大學,入學到上課,都快半
年之久,我喜歡打籃球,但從沒想過要進校隊,技術可以說得上可以啦,大一生
的班制籃球賽,都必然會找我上場打就是,而我們學院也破天慌拿了季軍。

  自我吹捧就到此,言歸正傳,因為常在校打籃球的關係,結識了一些學長們,
他們都很熱情,打完球都帶我去玩樂吃東西。

  而某天的放學,跟我感情滿不錯的學長甲靜悄悄地拉著我走,我問他甚麼事,
他隻答我帶我去一個好地方。

  「甜味館」,我仰頭看著這間小小的糖水鋪,往裡面一看,客人算多,有客
人進來,也有客人離開,人氣滿旺的。

  裡面沒有座位,我跟學長就在外面等了幾分鐘後便有人離開了,學長有點興
奮地拉了我進去坐下,這是一個角落的位置。

  學長還沒等我看完餐版,就招來這兒唯一的服務員,看來是大學的工讀生吧。

  「兩碗芝麻胡!」學長把我手中的餐牌搶過來拿給工讀生收回去。

  由於這兒的廚房是在半開放式,一半是鋼一半玻璃窗那種,而學長的目光卻
不斷看著廚房裡的女人。

  我也好奇地探過去,一看之下,原來是一位樣子長得還不錯的年輕女人吧…
以我目測,她應該有二十八、九歲. 「學長,妳看甚麼,妳認識她嗎?」但,連
我也被感染,目光一直投在她身上去,同樣是男人,打量女人的身材是我們的天
性。

  「呵呵…學弟!我見跟妳滿好聊才帶妳來這裡!這兒出名的除了獨門的芝麻
胡之外…嘻嘻…」

  他向我投了一抹很猥褻的笑容。

  「還有就是這兒的老闆娘!」

  「啊…我了我了!美女老闆娘,是男人的遐想對象!」

  倒說真的,老闆娘看上去是很賢妻良母型,但身材真的很不錯,胸脯飽滿,
在有衣服的情況之下,都看出那兩顆凝乳的彈性,深入一點去幻想,簡直可以聞
到乳香的味道。

  「哈哈…我就說嘛!跟妳最搭嘴了!妳看看這兒,幾乎很多男人來光顧,我
還八卦到,老闆娘的老公在三年前交通意外去賣鹹鴨蛋,她可是名副其實的年輕
寡婦,有一個很可愛的小男孩的。」

  我更了了,原來是生過小孩的女人,怪不得上圍那麼吸引人了。

  「帶著小孩開店…真辛苦…」我在消化學長的說話,隻隨隨應和兩句,而目
光更加印在老闆娘身上去了…。

  兩碗的芝麻胡被我們等到放涼了才意識要吃進肚裡,小小的糖水店,我跟學
長竟然待了兩小時之久。

  那天晚上,我腦海全是老闆娘的各種風情,男人本能的性幻想就在躺在床上
那一刻起動,我拿出手機,打開「應用程式」的文件夾,裡面藏的,都是我在網
上收藏的「好片子」,有外國、有日本、也有動畫。



  我偏好動畫的,所以也挑了一部日本動畫,帶著耳塞,開始欣賞,我把片子
跳動重點部分,空出來的手也深到被子裡,輕輕撫著有點微燙的肉棒。

  細小畫面上演著激烈的運動,我慢慢已把老闆娘的樣子都套進女角身上,而
男角囉…嘻嘻…當然是我了!

  畫面裡的抽插動作越來越搖晃,巨大的過份的乳房上下晃動,我直接把手伸
進褲子裡,隨著片裡的速度加快,我閉上眼睛,強壯的腰下意識地往上頂著,引
起來床架的呯呯聲響,我聽著耳塞裡的叫床聲,腦裡則全是老闆娘的性感姿勢,
任由我從後抽動。

  不到一分鐘,我也忍到極限了,堅硬的老二射出熱燙的液體,我才輕輕放緩,
攤軟在床上喘氣。

  休息一會之後才抽了幾張紙巾擦拭,不久就滿足地睡到第二天早上。

  之後,我幾乎每天打完球,就會來糖水店報到,但沒課上的時候,中午也會
去那兒吃完糖水當午飯,又省錢、又大飽眼福。

  差不多轉入冬季,天氣開始感覺到寒冷,糖水店更加多了客人來吃熱呼呼的
芝麻胡,但這個時候,發生了一點意外。

  現在是上午十一點半,學生還沒放學,我倒隻是剛好沒有課才來坐一坐,就
見到那個工讀生向老闆娘說:「老闆娘…我今天之後就不做了,真的不好意!」

  老闆娘有點小意外,也有點為難,畢竟這麼急,在那兒找替工?

  「真的不能多做幾天,待我找到人才離開?」老闆娘溫柔地問。

  「真的不好意思…因為爸爸突然被調職,我們要搬去第二區. 」

  「那好吧…妳就好好做完今天,老闆娘就發妳雙陪工資吧!」老闆娘理解久
後,更對工讀生溫柔甜笑,我那刻被震攝住。

  噢…太誘人的笑容…女人味盡顯,與現在的女友真得沒法比。

  然而我腦袋一轉,噫…我來替那工讀生那不行了!可以更有機會接解老闆娘!
我老早就想靠近一點,聞聞她身上的味道…呵呵,女人獨有的味道…想必一定很
正點. 我怕羞地走過去,可能臉有點紅了,抓著頭髮笑著跟老闆娘說:「呃…老
闆娘…若妳不介意…我來幫忙也可以啊…」

  由於我最近時常都來,她也認得我,偶然也會聊一兩句,說說學校裡的生活。

  近看之下,原來老闆娘的眸子很媚的,它在發亮地看著我「真的?那不會不
會麻煩妳,學校那邊的課程可以應付到嗎?」

  面對她越靠越近,我反而有點怕羞地退開一點兒,因為我已感覺到胯下的炙
熱與輕微的跳動…「哦!沒問題、沒問題,剛好我的課程都在早上,中午之後過
來都可以,不知道…老闆娘妳有沒有問題?」有問題我都要搞到沒問題,反正有
些課教授都不點名字,若真的點名…重金請學長替我一下就好了。

  「那太好了!真的謝謝妳啊!」

  老闆娘熱情地抓住了我的手,雙眸眯起向我露出一記恬笑,深深地把我溶化,
也讓我的小弟弟生龍活虎,若不是我正穿了一條輕身牛仔褲,鐵定丟臉死。

  就這樣,我開始在糖水店打工,跟老闆娘時常有說有笑,當要收鋪的時候,
她有時候還會留我下來,親手弄幾道小菜跟她與她的小兒子吃飯。

  她的小兒子的確很可愛,總是笑容滿臉,跑得臉也紅蔔蔔時就愛向她奔跑要
求一個擁抱…我在旁見著,一來覺得她們很幸福…而二來…我很想當那小朋友…
總能接觸到那看起來很甜美的胸部…這夜,她又留我下來吃飯,我當然答應了,
不過吃著吃著,她的兒子睡著了,她住的地方就在店鋪之上,所以便說先抱兒子
回去睡。

  不一會,她回來了。

  她帶點尷尬地說:「不好意思…小朋友愛在吃飯時睡覺. 」因為一整天的工
作,她紮起的頭髮有點散亂,一根根的髮絲掛在旁邊,卻更顯她的性感。

  雖然說話是冬天,她穿的衣服都露不到甚麼地方,但因為她總在廚房弄著糖
水,所以裡面的都隻穿薄薄的棉質衣服,現在她脫掉了外套,豐滿的乳房會因她
的呼吸而輕微搖動…我假意地吃著飯,可眼神已定在她的乳房之上,喉嚨不禁吞
嚥口水,但仍然十分乾涸,在十多度的情況下,我身體與額心冒著汗水,桌子下
的小弟弟已忍不住蘇醒過來,正在我胯間興奮地跳動,摩擦著今天穿在牛仔褲裡
的棉質內褲。

  「妳怎麼吃飯都發呆?」

  突然,我被她的聲音拉回她的臉上,發現她正一臉頑皮的笑著,不失少女的
味道…這…這真的是男人最愛的女人。

  「啊…沒甚麼…我隻是剛想起差不多快放假了…」

  「哦…對,快放年假了…放心放心,新年多數都沒甚麼客人,我這麼好的老
闆娘一定有假放的啦!還是有薪假期!」

  「哈哈…不是啦,我有沒有假期還是一樣的,以前都窩在家裡的,現在覺得
很充實啊…每天來幫忙也沒差啦!」

  「那好吧…新年期間來的話,就雙倍錢!」

  「喔…那先謝謝囉!」

  我們開始聊起來,不過倒辛苦了我的小弟弟,它整個吃飯過程裡面,都處在
堅硬狀態…吃完飯之後,我說送她回家,她也沒反對,這幢是舊樓,層與層之間
隻有一盞暗黃的燈,她先走在前面,而我,跟在她身後…她圓翹的屁股就在我面
前扭啊扭…我的眼神也像鐘擺似的跟著左右擺動,胯下的燙熱快要火山爆發…我
走快幾步,貼近她走著,把頭靠過去聞著她的香氣,我從後側方都仍然看到那雙
山峰的搖晃,我…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她猛然轉過頭來,我以為被她發現,害怕得退開幾步,卻原來隻是我作賊心
虛,她家到了…她掏出了鑰匙,打開了鐵閘與木門,又再轉身說:「小朋友,夜
囉…快回家吧…明天見…」

  但我雙腿沒有受我的控制離開,仍舊堅定地站在那兒,我知道我已動了邪唸,
是一個要不得的邪唸…我很想強姦她!

  她見我不知怎樣站在那兒,好奇地走近了我,她不靠過來我還可以忍住…但
她一靠過來…完美屬於女人獨有的味道就濃厚地撲進我鼻子裡,是成熟女人溫柔
的女人香…加上在這些日子裡,據我了解,她至從失去丈夫之後一直都沒其他男
人,而我也常常自衛時會幻想我每天都能幹她一會。

  「老闆娘…對不起…我忍不住了!」

  我用力地抱住她的柳腰,讓她鎖在我懷中難以動彈,她驚慌得還沒懂反抗,
我便乘勝追擊,低頭就含住那片渴望已久的香唇,比想像中更軟柔更香甜,我還
不敢把舌頭伸進去,怕她會咬下去,所以我仍然很用力地吸吮她的嘴巴。

  鉗住她纖腰的雙手快速往上推進,托抓式地握住的乳房揉搓起來,我自己也
很久沒跟女友幹過了,外加我現在的行為是犯罪行為,所以心情有點緊張,急於
求進地失去溫柔地用力搓弄那柔軟且敏感的雪峰…「啊…妳幹嘛…放開我…我要
叫囉!」她開始掙紮起來,雙手很用力地鎚下來,但她越掙紮,我的侵占慾就越
強,她軟軟的身子因為掙紮反而摩擦著我的下身,換來我小弟弟更激動的反應。

  「放心…老闆娘…我會讓妳很爽的…比妳老公更爽…來…就一次…就跟我幹
一次…」

  「啊…不要…別這樣…救妳…」她驚慌中已滑出淚水,但我告訴自己不能心
軟,若心軟了…後果可能是我被扣上警察局,或者被退學. 一想到有這樣的後果,
我心想,倒不如好好幹一幹她,即使被退學才有價值。

  我把心一橫把她壓在打開的木門之上,抓住了她的手,要她撫摸在我胯中凸
出的地方,另一隻空出來的,便直接解開她的褲頭,伸進去撫弄她雙腿的中間點,
內褲中間微微凸出的地方我來回撫弄輕捏,老闆娘似乎開始被我玩弄得有感覺,
掙紮開始減弱,而她撫摸在小弟弟之上的手也開始不再抗拒了…我微微一笑,看
來我成功了,一個沒有性生活幾年的女人,隻要被人觸碰一下下,必然會想得到
更多的…隔著內褲撫摸她的私處的兩指已感到一點濕潤,她的反抗全部被我成功
吞沒,我觀察她的臉蛋,發現有點不一樣了,雙眸變得更加嫵媚,緊緊地勾住了
我,我把她抱緊,讓她更貼近我。

  我把她的內褲扯開,兩指直接繼續玩弄她片花蒂,更惡意時輕時重,時而拉
扯、時而揉捏,我聽見她急速的呼吸聲,故意在她耳邊吹著熱氣「怎樣…我的技
巧不比妳老公差吧…汁都流到我滿手都是了…呵…真看不出老闆娘是位蕩婦,真
羨慕妳的老公…每天都能幹妳的淫穴…」

  我的惡意換來她的搖頭,可她臉上卻已出現陶醉的眼神,撫摸我小弟弟的手
已經開始自己來回遊走,看似很純熟「不是…我不是…別這樣說我…我隻是…我
隻是…」

  兩指在冷不防之下,撥開那兩片陰唇,她的汁水更源源不絕地流在我的手心
之上,我滿意這種濕度,直接把兩指插進去三年來都沒男人進入過的穴中,才剛
插進去。內壁馬上吸吮著兩指,淫穴比想像中更緊,不過不打緊,我今天就要用
肉棒把它撐大!

  因為我指間的抽動,她低聲呻吟起來,卻又意識到自己放蕩的叫聲,又閉嘴
忍著「啊…唔……唔…」

  「舒服就別忍著…女人最動聽的聲音莫過於是被插的時候的叫床聲了!」我
一隻手繼續在她穴中抽送,而另一隻則伸進她的衣服裡,把她的胸罩推高,手掌
包裹住那具彈性巨乳,手心用力地摩擦著頂尖的凸起,漸漸被我弄得崩緊且堅挺
了。

  我掀起她的衣服,有點被呆住了,一雙雪白粉嫩的巨乳就在眼前,綻放在頂
峰上的乳頭在冷空氣之中美麗地凸起,我急切用力地搓弄它,快速把它左右搖晃,
用兩指夾緊拉扯,使它更堅挺…「啊…別用力扯…很痛…啊…啊…」她連忙大聲
呻吟了幾聲,因為我在毫無預告之下把第三隻手指都插進她的穴中,更用力地狂
插了幾下,然後有規律地忽慢忽快…我見是時候了,低頭再次吻住那片軟唇,舌
尖旋風式地挑開她的牙白,舔吮著她的香舌,在我的挑逗之下,老闆娘很快也跟
著我的舌頭打轉起來,發出噗吱的聲音,而在我的三指抽插之下,她唔唔地響。

  舌頭放開她,滑落去由脖子舔下去,直接了當的含住她堅挺的粉嫩乳頭,牙
齒輕輕摩擦,舌尖高速地在上面打轉…。

  我猛然從她濕穴中抽出,顯然她有點不捨的樣子,我邪氣地跟她說:「哼…
怎麼啦…還想要嗎?沒人插,感覺不到爽吧!」

  「不是…不是這樣的…」她別開臉,怕我看到她已變得騷浪的樣子。

  我鉗著她的下巴,要她看著我「妳臉上的嘴巴還可以騙騙別人…但妳…下面
的淫嘴,早就出賣了妳…妳想要人插的…想爽吧…要不要爽?我就可以把妳弄爽
的…」

  我雙手仍然很不溫柔地捏揉她的酥胸「想爽的話…妳該知道怎樣做啊…應該
跟妳老公很常做了吧…」

  她猶豫了一會兒,避開的視線矇矓地看著我,她終於開口了「我…我…我想
妳幹我…」

  為表讚揚,我給她一個深吻表示獎勵,繼而想把她的衣服脫掉…但被她阻止
…「別…這在裡…我們到房間去…吧…」她看看四周,我也看看四周,門是打開
的,我們就在木門處對著外面走廊,夜已深,根本沒有人回來的。

  反正我沒試在這樣,我壞心地搖搖頭「不,就在這裡,比較刺激…」

  「但…這…」她慾言又止,看我決心已定,她也沒話可說…性慾驅使她拋開
了一切,更主動把上衣脫掉,慢慢地跪在我面前,解開我的皮帶,拉下拉鍊,連
內褲子一起拉下了一半,我那支已昂然挺立的肉棒很動感的彈跳而出,在空氣中
彈跳了幾下。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我粗長的分身,表情又再變了,她微微一笑,伸出小舌先
試舔在頂尖,被她才舔一下,我全身都酥麻起來,溫溫熱熱的感覺很有快感…她
的舌尖開始在我龜頭上用力打轉,就這樣,我卻爽翻天了,身不由已地仰天吐出
舒服的呻吟聲,目光卻又很愛看她努力舔肉棒的樣子…「啊…老闆娘…啊…很爽
…」

  她果然經驗十足,冷不防便把肉棒含在嘴巴裡,舌頭與肉壁緊緊地吸吮著肉
棒,她更靈巧地利用舌頭的卷動來摩擦著,她動用了滑嫩的小手,握住地上下套
弄,邊吸邊弄,是至高無上的享受!

  但這還沒完結,她另一隻手開始也加任戰團,像是懲罰我剛剛的惡行的抓住
我的蛋,她用陰力地輕搓起來,舌頭更滑下去用力起舔,嘴巴用力地吸,雙重的
夾擊使我受不了,我律動強壯的腰,抓住她的頭髮迫使她更深地把我的肉棒含著,
我狠勁地抽進去,速度快得我自己也控制不到,在還沒跟她交合之下,我低咒了
一聲後,腰子用力挺進去,釋放炙熱的精液。

  得到解脫之後,我的小弟弟意外的沒有軟下來,仍舊興奮地立起來,老闆娘
在細舔著流出來的精液,把它們都吞進肚子裡,看來她滿愛吃的。

  「怎樣…爽嗎?……現在該妳了…」她甜笑了一下站起來,小手留戀似的慢
慢地套弄著我的肉棒。

  「當然了!一定把妳插到爽!」

  我很快把我兩的衣物都脫光,我先蹲下身,托高她的一隻大腿,把頭靠在中
間,聞著蜜汁的味道,之後使伸出舌頭,像小狗似的舔起來,先是外面,再吸吮
中間的花蕾,我聽見她舒服的叫聲,男人最愛聽了,表示他們成功取悅這女人。

  我用另一隻手撥開兩則的陰唇,流出水來的淫穴盡在眼底,我先吸吮著汁液,
才把舌頭伸進去裡面大肆張狂,上下左右舔弄,還在裡面轉圈,挑弄得她淫聲大
起,呻吟還在梯間回蕩著,久久未散去。

  好,我也忍不住了,我站了起來,一手托住她的大腿,一手則握住我的肉棒,
對準她的穴,用力挺進去。

  「啊…我用手指插了這麼久…妳還是很緊…啊…。很舒服…」我這一挺,一
下就挺到最盡頭,然後退出一半,再用力挺進,一下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深
入。

  老闆娘已經答不了話,她靠在我懷中抓緊了我的肩,不讓自己掉下來,她隻
能單腳站著,加上被我抽插著,若不抓緊,一定站不住。

  「啊…嗯…啊…很大…妳的在裡面變大了…啊…我…我快受不了…」她忍著
尖叫,隻在我耳邊努力閉聲呻吟。

  「哈哈…放心…變多大…妳都包得住!」我還是一下一下地用力插進去,木
門被我們弄得啪啪聲響,可我不想管有沒有人會被吵醒,她裡面實在太爽,被我
的女友更緊更能吸。

  我把她另一條大腿托起來,分別放到我的肩上,我雙手得以空出,便抓搓她
的圓翹的臀,借力地開始加快速度。

  我的腰肢已不聽我的使喚,依著它自己的意識,不斷努力地往前挺,帶動那
根肉棒狠勁地抽送起來,她的汁不斷湧出,濕潤使抽送過程更加通暢,我拿了個
空擋,低頭含住晃動激烈的乳頭,再用力吻住她的唇。

  完全感覺不到累,腰力反而發揮潛力,奮力地向前衝,速度已失控的不斷加
速,我兩都跟著節奏的呻吟著…「啊…我要射了…」我很想射在她裡面。

  她聽見我這樣說,便把我抱住,先吻住我的唇,再在呻吟之中說:「啊…唔
…好…射吧…就射在裡面…沒﹛係的…」

  聽見允許,我更賣力地高速抽插,一股氣流就湧在肉棒之內,我的腰作最後
用力一挺,把濃濃的精液填滿她的穴裡. 我這次射了很多,肉棒抖了很久,還在
噴出,我這刻才覺得累,但我仍然在她裡面,不捨得脫離那燙熱的感覺. 「啊…
呵…哈…」我喘息得不能說話,而她也一樣。

  過了幾分鐘,我回了力氣,把她抱進屋裡,順便關上門,我把她放回沙發裡,
想說替她用紙巾擦一擦。

  可她卻又再抓住了我的手,然後把我壓到沙發中坐下,她則跪在我前面,上
半身壓在我的大腿上。

  「妳年紀小小…想不到滿有力的…妳把我插得太爽…所以…」她輕握住我的
軟了下來的肉棒。

  「所…以怎樣?」我還在喘著氣,但已意識她想幹甚麼了…她想再來一次!

  雖則我很累,可我完全不反對,更想舉腳讚成!

  「所以…妳今天要把我滿足夠了才能回去囉!」話落,她已低頭把軟掉的肉
棒含在嘴裡套弄,才半分鐘吧,我的小弟弟又再精醒起來。

  她竟然還有招數,她把已挺起來的肉棒塞在兩個山峰中間,雙手擠著兩邊,
開始上下套弄,這就是傳言中的乳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