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牲的男友 上我叛逆的妹妹 還逼我玩3P

我叫小花,就讀某大學三年級,雖然我說不上是甚麼美女,但該有的胸、腰、臀都有,當時我有個男友,他叫做阿虎,是個在外工作的人,阿虎是那種有點壞壞的男生,身上還有刺青,阿虎是個很獨特的人,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可以運用在我身上。由於阿虎家在南部,所以平常我跟阿虎同居,假日就陪我回家,爸媽認為我都20歲了,是個成年人,也就沒阻止什麼,講白一點,平常都在阿虎宿舍被他幹,假日又跑到我家幹我。

而我有個就讀國三的妹妹,她叫做小君,非常叛逆,常常翹家不學好,愛抽菸像個小太妹,思想超開放,完全沒有甚麼道德感,且上天真是不公平,妹妹身材比我還好,臉蛋也比我正,只是臉還帶有點稚氣就是了,由於阿虎的個性就是有點混混的感覺,因此,妹妹跟他非常投緣,只要是阿虎在,妹妹就不會往外面跑,跟他那些狐群狗黨再一起,我想這樣也好,與其跟那些朋友再一起,還不如在阿虎旁邊,我還有所照應,因此,假日我跟阿虎不管去哪,妹都是跟著。

有一次假日,爸媽出國10幾天旅遊,阿虎照樣睡在我家,晚上我們當然是激情過後才睡著,由於阿虎常常到我家住,已經把我家,當成他第二個家了,早上我穿著性感的睡衣,阿虎則是穿著四角褲,打著赤膊,阿虎平常是有練身體的,所以肌肉特別發達,而妹妹也穿著睡衣,我們三個人坐著吃早餐,吃完,我叫他們兩個先去休息,我收拾了飯桌上的東西,洗了餐盤,約10幾分鐘才用好。

我這時尋找阿虎在哪,客廳不在,於是我走回我房間,則是看到妹妹赤裸著躺在我床上,阿虎正在幹他,我氣到跑過去。

我:「你這個畜牲,連我妹妳都上」,我用力推了阿虎一把,阿虎倒在床上。

阿虎:「妳欠打是不是,老子在幹泡,妳吵什麼吵,」 阿虎走下床,對我吼著。

我:「她是我妹耶!你怎麼可以上,他還未滿18耶」

阿虎:「未滿18又怎樣,她都不知已經被我幹過多少次了」

妹妹這時也走下床。

妹妹:「對麻!老姐,妳思想不要那麼保守行不行!」

妹妹:「有這麼好的男友,也不跟妹分享一下」

妹蹲下來,開始吸著阿虎的雞巴,我氣到說不出話來,想說你們這對狗男女,不理你們了,我氣得往門口走去。

阿虎:「等一下」,阿虎拉住我的手背

阿虎:「你們姐妹都常常被我幹,這次一起好了」,我聽了快吐血,妹妹聽了到是很開心,我還真懷疑她到底有沒有嗑藥。

我:「你的髒手放開我」,阿虎不理我,硬是把我拉到床上去。

阿虎:「操,妳昨晚被我幹時,明明就是個騷貨,現在裝什麼經持」

阿虎用蠻力,把我為了跟他調情,而穿的丁字褲,用力給扯斷,雙手抓住我的雙手,絲毫不讓我能掙扎,嘴巴則是不斷舔我小穴。

我:「阿虎,放開我,你這個畜牲」,我腳不斷地踢他背部。

妹:「姐,妳很吵耶!你來幫我舔好了」

妹妹跨坐在我頭上,小穴放在我嘴巴上,她是我親妹妹,我總不能去咬她吧!在加上,我下面挺敏感的,就算我內心不爽,被阿虎一舔,淫水還是自然分泌出來。

阿虎:「明明淫水就那麼多,還裝什麼裝,看我怎麼幹妳」

阿虎左手抓住我還在亂踢的右腳,右腳壓住我左腳,右手把我胸罩往上拉,挑逗我的乳頭,雞巴這時往我身上插,妹妹這時也起身。

我:「啊」,該死的,我怎麼叫出來了,但阿虎的雞巴本來就不小,插下去超有感覺的。

阿虎:「你看,我就說妳姐姐是個騷貨,每天都會向我討幹」

我:「我哪是」

我當然打死都不承認,但每天跟阿虎做愛,都會大聲的淫叫,可是今天說甚麼都不能叫,但一直忍著好難過,我就抓起旁邊的棉包,咬著棉被,而妹這時站在阿虎面前,胸部讓阿虎吸允著。

阿虎:「還是小君的胸部比較大,吸得特別的爽」

妹:「虎哥吸大力一點,人家好爽好爽,啊!啊!啊!」 這時阿虎用力拍我大腿。

阿虎:「操,我看你能忍多久,小君你去幫你姐翻個身。」

阿虎抓住我的腳,把我翻身,小君真的聽阿虎的話,抓住我兩手,幫我翻身,就算我不想翻身,被他們一前一後這樣做,也很快就達到阿虎要的姿勢,阿虎繼續從後面桶我,我則是繼續咬著被子。



妹:「虎哥,人家先忍不住了啦!我也要被虎哥插」

於是妹趴在我身上,妹妹手居然抓住我胸部,似乎不准我離開,而阿虎的雞巴似乎也離開了我的小穴。

妹:「啊!啊!虎哥的雞巴好大,我每次都被插得好爽」

妹:「果真跟我那些同學沒得比,啊!啊!用力」

這時我似乎感覺到,妹雙手離開我的胸部,妹沒壓在我身上了,我趕緊爬起來,看到阿虎雙手抓著妹的胸部,妹身體已經被抬起來,兩個人熱烈熱吻著,我趕緊離開房間,坐在客廳沙發上開始哭泣,想著我怎麼交了一個畜牲的男友,而怎麼又會有一個那麼叛逆的妹妹,後來這一天我跟阿虎分手了,阿虎也沒甚麼腕留。

我叫妹妹遠離阿虎,妹妹則是不鳥我,過一個禮拜,我又看到妹妹帶阿虎來家裡,這次是在客廳裡,被他們兩個逼著玩3P,我覺得事態嚴重,告訴爸媽,爸媽就禁止虎哥再到家裡來,只是妹妹,至此連假日都開始翹家,偶爾才回來,直到有一天,妹妹跟我說阿虎回南部工作去了,這段事情才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