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師和我

辦完了銀行的事,只想鬆口氣休息一下。討厭理容院的氣味、厭倦了泰國浴點到為止的的按摩(當然泰國浴的作愛是很爽的,泰國浴女郎的叫床、舌功和陰戶幫浦的能力絕對是銷魂蝕骨),翻開報紙找了個家庭式的護膚指油壓電話。

『指油壓多少錢?』

『90分鐘2000元。』

『小姐年輕嗎? 』

『都很年輕,保證滿意。』

很奇怪,明知道這種問題的答案,可是仍然會問。

驅車前往,進了門,擺設還真是陽春。進到房間裡,空空蕩蕩只擺著一張美容床。

『先坐一下,小姐馬上來。』

門開後進來的小姐沒有什麼打扮,滿素的、略為豐滿。

『等一下麻煩你為我服務了。』

『互相啦。』

她要我換上紙褲,我說不用,衣服脫光便趴在美容床上。

『要先洗個澡嗎?』

我本想也好,不過隔壁浴室傳來使用的聲音便作罷。

『那我先幫你按摩好了。』

『好,謝謝你! 』

她的手法與穴位槓

其實我有一點點後悔的感覺,早知道應該去玫瑰園找昱 的。

昱 的個子小小,長的還算清新,第一次看到的時候,我以為是純指油壓,她穿著 素的T恤與窄裙,在油壓的時後居然跟我談上好久的免疫奶粉,但是指法真不錯,我還睡著了幾分鐘。然而在翻身平躺後,她語氣平和地問我要做半套還是全套,我詫異地差點兒沒從床上摔下來。

那一次因為很累,沒想做全套,她用手輕柔地幫我打了出來,爽得直上雲霄。我也曾撫摸著她的大腿和臀部,很結實、沒有下垂,想必做愛的時後一定很過癮。她的胸部不大,乳頭輕輕撫弄便挺了起來,乳房滿有彈性,顯出她的年紀不大,她說是64年次,我相信。本來想找機會去做個全套,人嘛,這種事想想也就算了。

指壓按摩後,她在我背上塗了乳液,油壓與指壓其實是有很大差別的,指壓在按摩經絡、去除肌肉緊繃,油壓可以鬆弛神經。

翻過身來躺著,或許是很輕鬆吧,老二立刻充血脹大著,我可以感受到老二隨著血液脈衝的節奏跳動,對一個32歲的男人,這種雄赳赳、氣昂昂的表現,頗感欣慰。

她按摩完我的腿部之後,在我的老二上淋上乳液便快速地用手套動起來。其實她頗瞭解要讓一個男人丟盔卸甲、三分鐘清潔溜溜並不太難,只要用手快速、用力地從龜頭套動到根部,不管這個男人的大、小、長、短、粗、細,馬上就會投降。

我看著她的側面,同時伸手摸著她的大腿、臀部、腰、與乳房,肥肥的、但不算太胖,做起愛來應該還可以,可是她並沒有欲拒還迎的動作,只是努力地套動著我勃起的命根子。奇怪,不會有人放棄這種多賺2000元的機會。

『你好年輕,應該才二十歲吧? 』

『沒那麼年輕啦,你真會說話。』

『你有做全套嗎? 』

『有啦,可是今天不行。』

『生理期? 』

她點頭。難怪,她只想趕快把我的老二打出來,交差了事。



『這樣好了,我想做全套,你幫我問問看有沒有其她小姐要做。』在理容院這種case滿常見。

她點頭離開,還不忘挑 地打了我的老二一下。房外一陣聒噪,一會兒,媽媽桑帶著一個小姐進來。我沒戴眼鏡,模糊中這個小姐頭髮很長、瘦瘦的、個子不高、穿著粉紅色連身短裙、很像專櫃美容師。

『先生,這位小姐為你服務好嗎? 』

『嗯,可以。』

『我去準備一下。』這位小姐說,她的聲音略為沙啞。

『先生,跟你收4000元』

我把錢給了媽媽桑。

『先生,還要跟你收2000元。』

『為什麼? 』我有點火大,簡直是敲詐嘛。

『不是,不是,先生,指油壓的規矩每一個小姐收每一個人自己的錢,每一個小姐基本是2000元,你要跟第二個做全套,所以第一個小姐收2000,第二個小姐收4000。』

『算了,算了,這樣子的話我不做了,你把錢還我,我要走了。』

『先生,你等一下。』她有點兒急,『不然,我問一下她願不願意做,願意的話就要她進來,你等一下。』

我躺在美容床上,說實話,已經沒什麼興致了。

門開了,進來的是小姐。她走近我身邊

『不好意思,要麻煩你了。』

『沒關係。』她輕輕撫摸著我的胸膛,

『我本來是想幫你多做一次油壓,因為每個人的手法都不太一樣。』

她有一點兒跟一般的酒店、理容院、甚至賓館的風塵女子不一樣,我說不上來。

『你長得好美』

『謝謝! 』

『你穿的衣服好像美容師,你是美容師嗎? 』

『不,我在醫院上班,這是我的制服,我是來兼差的。』

兼差!很像報紙上分類廣告常看到的:年輕貌美,學生、護士、美容師兼職、、、、

『噢,你好努力!』

『沒辦法,』她撥了一下頭髮,『我媽媽需要一個特別看護照顧他,一天要一千多塊,我的上班薪水,實在撐不過去。』

我的心凜然一下。

『你是本地人嗎? 』

她搖頭,『我住苗栗。』

『苗栗?你每天通車? 』

『嗯,對了,你等一下可不可以載我到火車站去坐火車? 』

『喔,』我遲疑了一下,『好。』

『謝謝。』

真是個奇特的遭遇,我靜靜地看著她。她站在床邊、轉過身、背對著我,不急不徐地鬆開她的髮夾、脫下鞋子、解下衣服的拉鏈,依序放在地上,她的胸罩和內褲是粉紫色的、很性感,她接著脫下胸罩、內褲,轉過身來,輕輕撫摸著我的身體。

她很瘦,但是比例很好,乳房不大、有彈性、沒有小腹、臀部沒有下垂,年紀應該在30歲以下,我的手從她的膝關節背部沿著大腿往上悠遊,她雙腿夾得滿緊,似乎不讓我的手進入她的神秘花叢。

她倒了一些乳液在我身上,我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她的撫弄。

她把上身俯在我胸腹間,我能感受她的乳房及乳頭在我身上的刺激,這種刺激是大乳房女人所沒有辦法給予的,對於大乳房女人你常常只會感覺胸前兩團軟軟的肉球在滾動。她用嘴輕輕輕含著我的乳頭,一手挑弄我的老二。

我可以知道她下海的日子不算太長,說實話,他的舌頭功夫比不上老經驗的泰國浴女郎,可是她的平靜與輕柔卻是我從來不曾有過的感覺。我的老二在她的挑弄之下又漸漸充血脹大。

她幫我套上保險套,跨上美容床、騎乘在我身上,用手導引試著讓我的老二進入她的體內,有一點澀,她並不急躁,終於一點一點還是慢慢進去了,然後她趴下身來,臀部不急不徐、很有節奏地前後輕輕擺動著、、、、

我把手環抱住她的腰際與背部,她擺動的幅度慢慢變大,我把腰一挺,她略為上仰,我感覺老二已經整支深入她的體內、、、、

她並沒有像一般的小姐想要3分鐘就讓我俯首低頭、交差了事,她很溫柔地開始親吻我的胸膛、肩膀、脖子、耳際,當她吻至我的臉頰時,我突然有一種和她對口接吻的衝動。

在風塵中有這樣一個說法,上班小姐絕對不可以和客人接吻,因為身體已經給了客人,如果再接吻,會讓自己的感情都送了出去。我也曾試過多次,不管這個女的多會叫床、身體多會配合、屁股多會扭、抱你抱多緊,只要你靠近她的嘴,她絕對會馬上把頭轉過去。

我用手輕輕扶著她的頭,舔著她的髮鬢,慢慢地耳際、臉頰一路吻來,沒有發膠、化 品、香水的味道,素素的、有家人的感覺。我的鼻頭碰觸她相同的部位,沒有遭到拒絕,我親吻她的雙唇,二個人的舌頭糾纏著、、、、、

她的舌液很多,有甜甜的滋味。曾有人說過,女人做愛時的唾液好比是玉液瓊漿。

其實我有點兒驚訝,她居然沒有抗拒我的入侵,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孩?

她離開我的唇,在我耳邊輕輕地說:『等一下你把電話留給我好不好?』

我愣了一下,還是回答:『嗯!好。』

跟她做愛的感覺是很奇妙的,並沒有一般急促、暴力式的發 ,反而有一種疼惜的感覺。我扶她坐了起來,讓老二更深入她的體內。我抱著她、注視著她,她沒有直接和我眼光相對。我低頭親吻她的雙乳,這才發現,她的乳暈及乳頭呈現非常漂亮的粉紅。

我用舌尖挑弄著她粉紅色的乳頭,她閉上眼睛、腰部前挺、頭部微微後仰,雙手緊抱我的背,可是嘴裡沒有發出聲音、、、、

我移動位置坐在床沿,抱住她的臀上下擺動,根據經驗,這樣的的抽插常可以使龜頭觸碰花心,女的會很舒服。她雙手環繞我頸部,我看見她的長髮飛舞著、、、、

呼叫器響起,真煞風景,我抱起她,她不重,老二依然留在她體內,走到褲子旁關上呼叫器。

我站在美容床邊,讓她躺臥,分開並舉起她的雙腿快速抽插著,我看著她。她沒有特別的表情,眼光側向一旁,我心裡又產生一種憐憫的情愫、、、

突然她張開雙手伸向我,『抱著我,』她說。

我俯身緊緊抱住她,停止抽動,卻感覺她的陰戶一緊一縮地夾住我的命根、、、、

『你會 、會累嗎?』我問。

她搖頭,依然緊抱住我,我有點兒捨不得了,老二慢慢軟了下來。

『這樣吧!你用手幫我打好了。』

她點頭,我站在床邊,讓她平躺在床上,靜靜地撫觸她的身體。她的皮膚狀況很年輕,肩部有些粉刺,我想是日曬的關係。我的手在她身上游移、腰際、臀部、、當我的手想沿她雙腿之間深入,一股阻力又出現。

她轉身坐了起來,靠在我身上,把頭埋在我胸腹之間,一隻手抱住我的腰,另一隻手輕輕撫弄我最敏感、興奮的部位、、、、、、

她不像前一個小姐,只想把我打出來了事,她想讓我我在最舒服、最享受的狀態下達到高潮。啊!啊!、、、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她手的速度慢慢加快,我感覺愈來愈硬、愈來愈脹、、、從脊椎背部升起一陣緊繃,我達到高潮,所有有的精液噴在她的乳房,沿著腰、腹、流下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