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閣藏春

暑假到了,天氣也漸漸的熱了起來。

十六歲的阿蘭,剛念完高一,秋天便要上高二了。十四歲的弟弟阿成剛念完國二。

他們的家是一座獨棟小屋,屋周圍全是大樹。小屋整日都在大樹樹蔭的遮蓋下,室內雖幽暗些,但也較附近其他那些沒有樹蔭遮蓋的屋子,清涼多了。

二樓原只是個小小的閣樓,用來儲存不常用的雜物。去年秋天爸爸叫工匠將閣樓改闢為兩間小臥室,阿蘭和阿成姐弟各用一間。

改建後的閣樓,當中是一條狹長的通道,通道的兩側是臥室。臥室門是用兩扇可滑動旁推的框板做成,臥室靠外邊牆的最上方開了水平狹長的窗口,以流通空氣。通道的盡端是一間簡單的衛生間,裝有洗杖用的水池和抽水馬桶。通道的另一端則是樓梯,連通樓下。

已是夏天了,入夜後,閣樓裡仍是相當悶熱,為了幫助空氣對流,閣樓臥室的房門便都左右推了開來。臥房和通道原本很狹小,臥室門推開後,姐弟倆的臥床便成了咫尺相望,兩床間的距離不足三公尺。

*** *** *** ***

2000年六月。

「姐,你睡著了嗎?」阿成輕聲的問。

入夏後,阿成面臨了一個問題︰幾個月前阿成無師自通的開始手淫,以前臥房門關上時,他可自由自在的撫弄雞巴自慰;但現在房門大開,姐姐就在幾尺外的對面床上,他可不敢輕易暴露他的隱私秘密。

「姐,你睡著沒有?」阿成再次輕聲的問。

姐姐沒有回應。

阿成拉過一層薄床單蓋住下身,腦中想著前兩天在同學小徐那兒看到的成人雜誌上日本女學生的裸體,開始自瀆手淫。同時他也張大耳朵,保持警惕,聆聽著姐姐的呼吸動靜。

阿蘭身高162公分,體重45公斤,三圍是34B.23.34,皮膚白嫩,外貌清秀。阿蘭總覺得自己的乳房不夠大,事實上她的乳房雖不是什麼「波霸」,但小巧玲瓏,結實尖挺,十分美麗,而且仍在繼續長大。

阿成最近開始對姐姐起了性感,在姐姐不注意時,阿成老愛偷偷的盯著姐姐隆起的胸部看,或是從後面欣賞姐姐渾圓後突的屁股。

近來他的陽具根部冒出了一小叢烏黑髮亮的性毛,一年來他在迅快的發育長高,去年秋天入學時他身高才163公分,現在他已有169公分,是他班上的「高個子」了。體重快要60公斤,陽具在發情時足有14公分長,十分粗壯。他長得相當帥,看來很像時尚的歌星,如果他會唱歌,一定會吸引很多觀眾。

姐弟倆從來都很要好。阿蘭在校裡品學兼優,從小學至今,一直都是名列前茅。阿成沒有姐姐那麼出色優秀,但也過得去,學業成績也都在前十名以內。他很欽佩姐姐,從來對姐姐都是言聽計從,百依百順。

通常阿成都比姐姐晚一些才上樓就寢。他上來時,姐姐多已睡著。天熱了,臥室門大開,姐姐仰臥時,他可清晰的看到薄睡衣下隆起的小乳峰,性感便會油然而生,陽具開始脹硬。

現在阿成在薄被單下,正用手上下摩擦著自己脹大的肉棒,想像著自己的陽具插入了那雜誌圖片上的日本女學生的陰戶裡,時緩時急的抽送……姐姐似已熟睡。但不知為何,阿成總有一種感覺,姐姐並沒有真的睡著。

幾分鐘後,那快感來了,阿成便用枕下已藏好的小毛巾,包住龜頭射精。他最近已相當有經驗,用毛巾包住雞巴射精,不會弄髒床單。早上洗杖時,順便將射過精的小毛巾用肥皂洗淨,掛在衛生間的衣繩上涼乾,晚上便可再度使用。

連著幾天,他每晚上樓時,發覺姐姐的睡姿一天比一天更撩人。有時薄被單掀開一角,露出半條白嫩的大腿;有時睡衣上撩,露出腿叉間的三角小內褲,他可清楚的看到她大腿間、小腹下墳起的肉丘輪廓。

這晚阿成發現了更多,姐姐的被單掀開了一半,露出白嫩修長的右腿。睡衣右襟也敞開著,一隻尖尖的小乳房全部裸露在外。

「太美妙了,太性惑了!!」

阿成心在狂跳,他的生殖器立即發硬,他站在姐姐的臥房門口,眼光盯住姐姐的玲瓏小乳房。粉紅的乳頭翹立在白嫩的小乳房上,性感極了。雖然以前曾在圖片中見過女人的乳房,但這是阿成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真正乳房。

看了好一會,他感到強烈的需要,陽具越來越硬漲,他立刻回到自己床上,取出枕下的小毛巾,準備手淫,但還來不及摩擦,腫脹的龜頭便已一突一突的射了出來。

第二天,阿成回想起近一星期來的一連串的幸運發現。他也有些懷疑,這可能是姐姐裝睡,有意讓他看到她的美麗肉體。他決定來做一次試驗,回報姐姐的好意。

這晚他特意比姐姐早一些上床,脫去內褲,撫弄幾下陽具,雞巴就漲大挺立起來。他半蓋被單,讓左腿和半條漲硬的生殖器裸露在外。

一會他聽到阿蘭上樓,他便假裝已睡著。他眼簾微睜一線,看到姐姐站在房門口,注視著他的勃起。好半晌,她才回到她床上。

「阿成,你醒著嗎?」姐姐輕聲問,阿成當然繼續假裝睡著。

姐姐蓋上薄被單,他看到姐姐的手在被單下,伸入腿叉間蠕動,她的美目盯視著他的陽具……過了一會,他假裝在睡夢中自然的改變睡姿,稍移位置,讓他的全條生殖器彈跳出來,筆直豎立如擎天肉柱。



他聽到姐姐低喟了一聲,呼吸變得粗重,她的手加快的蠕動……幾分鐘後,她喉中發出「呃……呃……」聲。他猜姐姐定是到了高潮,她是在盡力抑制自己出聲。

接下來的幾天,姐弟倆有默契的,輪流半裸裝睡,讓對方看著手淫。她裸露得越來越多,兩隻乳房都露出來讓弟弟看到了。

更美妙的景色在等待著他。

這天阿成比姐姐晚上樓,他上得樓來,發覺姐姐閉眼仰臥,被單只蓋住上半身,睡衣下擺撩起,姐姐竟沒有穿內褲!下體裸露著,雙腿併攏,當中夾著一隻肥白玲瓏的肉蚌!

這是阿成第一次看到真的女人陰戶,心中一陣狂喜。

她的陰阜上有一小片稀短的柔毛,阜下的兩片大陰唇肥白鼓漲,光致無毛,當中緊夾一條粉紅裂縫,縫間似有閃亮的花露。她雙腿合攏,在一前一後輕微的互相磨擦,她的兩片大陰唇也隨著大腿的動作而緩緩的彼上此下的蠕動。

他站在姐姐的房門口,眼光盯注著姐姐大腿間肥漲的肉瓣,足足有二分鐘之久,然後他回到自己的臥室,全裸側躺在床上,面向姐姐,雙眼盯著她裸露的下體,手握十四公分的粗壯肉棒,飛快的上下磨擦……

第二天,阿成先上樓。他裸體仰臥,閉眼裝睡,但一手握著挺立的陽具,緩慢的上下撫摸。這回輪到阿蘭,她就站在阿成的房門口,盯望著弟弟的粗壯生殖器,她伸手在自己的陰戶肉縫間來回撥弄自慰,直到性高潮來臨,才回床就寢。

連下來的幾夜都一樣︰姐弟有默契的,輪流由一人閉目躺在床上,露出性器器官,緩緩的撥弄,讓另一人看著手淫自慰。

他倆白天都裝著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和平常一樣。這夜終於有了些改變,阿成上樓時,發現姐姐全裸的仰臥床上,好像已真的睡著。她的肉縫間顯得很潮濕,右手食指仍插在緊合的肉縫裡,右腿向床外伸出,右小腿懸蕩在床沿外。

這次阿成沒有立即回到自己臥房床上,他走進姐姐臥室,站在床邊,大腿緊挨著姐姐懸在床外的小腿和膝蓋,目注姐姐的肥白小 ,掏出鐵硬的雞巴,上下磨弄。

一會,姐姐動了,她睜開美目,注視正在她床邊手淫的弟弟的脹挺雞巴。她用膝蓋輕輕的上下磨擦他的大腿,插在 縫中的手指也開始蠕動,撥弄裂縫中的肉芽。他右手套弄雞巴,伸左手撫摸姐姐的膝蓋和小腿。半晌,他的手上移到姐姐膝蓋上的白嫩的大腿上,那感覺真好。

他忍不住了,開始射精,射得姐姐的大腿上全是精液。她發出輕微的歎息,肉縫中湧出一大股半透明的溫潤花蜜。

下一夜,阿成裸體斜躺床上,手撫雞巴上下摩弄,阿蘭全裸的站在弟弟的床邊,大腿緊貼弟弟伸出的左腿,玉臀不住的向捫蓋在陰戶上的小手聳挺……接下來的幾夜,姐弟兩人輪流去到對方的床邊,盯著對方的性器,同時手淫,直到兩人都到達高潮。

通常是弟弟先行發射,緊接著姐姐就會玉戶流津,到達高潮。在這些性的接觸過程中,姐弟從沒有交談過一語。他倆一直都默默無言,心照不宣的看著對方的裸體,一同手淫自慰,他們家的牆壁很薄,隔音不佳,爸媽的臥室就在樓下,他們不想弄出任何聲響,驚動爸媽起疑。
這天是星期六,爸媽有應酬,要深夜才會回家。和前幾天一樣,阿成站在姐姐床前,望著姐姐的裸 一邊手淫,一邊撫摸姐姐的小腿、膝蓋、和膝蓋上方的大腿。這次他大膽的,沿著大腿,漸漸的向上摸……姐姐發出呻吟,一任弟弟撫摸她的白嫩大腿。

得到姐姐的默許,阿成便更向上摸,手掌微微見汗,瞬間便摸到了緊鄰陰戶的白嫩大腿內側,隨即他便大膽的將手掌移蓋在姐姐的陰戶上。姐姐的反應是緩緩將身體向床內邊移動,讓出臥床外側的空間,讓弟弟登床。

他意識到這無聲的邀請,便在姐姐身邊側臥下來,將右腿伸進姐姐的白嫩大腿當中。他已不再能克制心中對姐姐的羨愛,一語不發的,他親吻了她。

這是他第一次吻女人,她也是第一次被男人親吻。不是濕吻,只是像初戀的情人,淺淺的四唇相貼,但這接觸已足夠撩起了這對處男處女的更濃熾的情慾。

他們彼此輕擁著,伸手摸弄對方的異性裸體。他開始溫柔的撫摸十六歲姐姐胸前挺立的一對小乳房,她伸手他胯間,小手捉住早熟弟弟的粗硬肉棍,上下套弄。

兩人都發出愉快的呻吟,四片嘴唇輕貼,一再溫柔蜜吻……阿蘭的乳房呈角錐形,柔嫩而富彈性,弟弟一手摸揉姐姐的嫩乳,另手伸進她的大腿間,手掌捧托著她的肥嫩肉戶,中指伸入兩片柔軟的大肉瓣當中,探弄滿是愛汁的肉縫。

姐姐一手摟住弟弟的頸項,輕撫他的頸背,另手探索他的整個陽具,鼓漲的龜頭、粗熱的棒身、和棒下漲鼓的球袋。他倆呻吟著,四唇一直輕輕的貼吻著。

從最近幾天來相對自慰時的觀察,弟弟已知道姐姐的喜愛,他模仿著她的動作,用手指來回輕擦花唇,又不時將食指指尖淺淺的捺入小 入口,用指尖蘸洩了 眼中愛液,在秘洞口輕柔的磨旋擦拭。

「啊……天哪……好美……真舒服……不要停……比我自己摸更舒服……」姐姐舒氣如蘭,在弟弟耳邊輕說,同時玉手握住弟弟的翹硬雞巴,加快套弄。

在姐姐柔軟小手的撫摸下,沒多久阿成便感到龜頭一陣酸癢,熾熱的陽精狂噴而出,像高射炮似的,一次、兩次、三次、射上姐姐的乳房,然後便遍灑在姐姐平坦的小腹上。就在這時,他感到姐姐的 眼中滲出一股溫暖的液汁,沾潮了他的整只手掌,阿蘭也到了高潮。

半晌,阿成才恢復過來,「姐姐,真舒服,謝謝好姐姐!」阿成向姐姐輕聲說。

「弟,我也好舒服……前幾天我自己用手摸那裡時,一直在想,如果是你在摸我,不知會是甚麼感覺?可能會更舒服些吧!……現在我才知道,遠比我想像中的更好……」兩人都倦了,相擁睡去。

深夜爸媽回家,姐弟倆已熟睡,一無所知。幸喜爸媽也並沒有上樓察看。

*** *** *** ***

次晚,阿成上樓後便直接來到姐姐的臥房,脫去內褲(夏天天熱,他原本就不穿上衣睡覺),在一絲不掛的姐姐的身旁躺下。姐姐正在等待他,他們開始接吻,撫摸對方的全身……

弟弟的指尖點蘸了姐姐 眼中分泌出的花蜜,在小 入口周圍溫柔的撫弄磨旋……姐姐發出愉快的呻吟……

兩分鐘後,阿蘭輕聲說︰「再放進去一點。」

他小心翼翼的將指尖擠進姐姐的柔嫩 眼,指尖立即被又嫩又濕的 肉密密的裹住。阿蘭發出一聲輕呼︰「啊!……弟……就放在那兒不要動……哎……」
一會不到,阿成覺到姐姐的陰道中湧出溫潤的愛液,濕軟的 肉包住指尖,有節奏的一張一合。他感到無比的性感,被姐姐握住套弄的雞巴立即射了出來。

  下一晚,當他小心的將指尖放入緊湊滑潤的 眼入口處磨旋時,姐姐聳起臀部,小 便吞沒了手指前端的第一節。她發出哼聲,似是有些抱怨的說︰「用兩根手指!……粗一點……我想感受一下……那可能跟你的雞巴差不多……」

阿成將中、食指併攏,小心的插入姐姐的 眼內。太緊了,只能勉強插入手指前端的兩公分左右。她開始顫抖,不能自控的聳動陰戶,想讓小 吞入更多。

「哎……好舒服!」姐姐說。她的 肉緊夾著弟弟併攏的手指,她不住地聳扭臀部,同時配合她的聳扭節奏,玉手緊握弟弟的雞巴上下套弄,她喘息著問︰「弟,這像不像是小 在套弄你的雞巴?」

「姐……我不知道,我沒被 套弄過……噢,姐,你這樣弄,我好舒服。」
一會,姐弟倆都到了高潮。

她拿起他插入 中的手,將食中兩指併攏,仔細的看了一回,說︰「弟,它們還是沒有你的雞巴即麼粗。我真……好想……要你的雞巴插進我的 裡試試,不知那會是什麼味道……可惜你是我的親弟弟,我們不能那樣做……」

*** *** *** ***

2000七月。

  姐弟繼續著睡前的性撫愛。每夜弟弟都會爬到姐姐床上,溫柔的輕吻姐姐的軟熱櫻唇,姐弟互相用手撫摸對方,直到兩人都高潮滿足。

好奇的心理讓姐弟倆作了新的嘗試。這夜他倆面對面的側臥,姐姐的手緊握住弟弟的火熱鐵硬的雞巴,主動的將弟弟拉近。兩人四目相對,沒有言語,但彼此都默許對方將要做的進一級的新嘗試。

她移動臀部,他也相對的調整了他的身體位置。他的硬挺的雞巴現在已兵臨城下,正對著姐姐大腿間的肉縫。她握住弟弟的粗壯肉棒,小心的用龜頭擦弄她的濕透了的花唇內外,性器官的直接接觸,兩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

  阿成覺得陽具在暴漲,幾乎有要射出的感覺,姐姐也覺察到了,她迅即改成仰臥,分開大腿,將弟弟拉到她身上,他的龜頭正好頂在她的 眼上。兩人都有如同觸電的感覺,不禁同時發出愉悅的呻吟。

「啊……弟,真美,真棒!」姐姐喘息著說。

「姐,愛姐姐,你的 真是美妙得不可思議!」弟弟喃喃的說。

他開始向內頂,大龜頭的一半已頂進了姐姐的 眼阿蘭警覺的迅速的挪動臀部,他的龜頭便脫出陰道入口,挺硬的肉棒向上翹著,姐姐用手按住他的屁股,挺聳陰部,兩片肉唇夾住棒身,棒莖的下沿在滿是蜜汁的肉縫中,像拉鋸似的來回磨擦,他倆都感到美妙極了。

她在他耳邊輕語︰「我也好想你插進去……可是你知道我們不能那樣做,我們是親姐弟……這樣不是也很舒服,是不是?」

「是,姐姐……」阿成一向都同意姐姐的意見,「但我真希望我們不是姐弟……姐,我好想 你的嫩 ……」弟弟伏在姐姐身上,姐姐的乳峰被他壓成了兩只肉餅。

她喘息輕哼,臀部上下聳挺,感受著粗硬的男根磨弄花唇和碰觸裂縫內小肉芽的快感……

「姐,我要射了!」

她放開了緊按在他屁股上的手,他撐起上身,雞巴像一座藏在兩人腿叉間的的小鋼炮,彈發連珠,盡數射在姐姐的乳房和小腹上,還有幾滴遠落在姐姐的臉上。

仲夏夜的小閣樓上,每夜卻都充滿了濃濃的春意。

姐弟倆雖然並沒有真的插入性交,但他們已經發現了多種插入外的性愛的方式,撫摸、舐吮、口交、陽具在肉戶縫隙和口外磨擦……都能為他倆帶來舒暢和滿足。但他倆也多次向對方傾訴,他(她)是多麼的想和她(他)真槍實彈的肉戰一翻,只是他倆都知道那是極其嚴重的「禁忌」,是社會法律所不容的所謂「姐弟相奸」的亂倫罪行。他們一直都在盡力的自制,同時,他們也極端小心守秘,白天在外人前一切表現照常。

每次和姐姐撫揉性愛之前,阿成都會先在姐姐臀股下墊上一條深顏色的大毛巾,次日早上將毛巾洗淨,掛在他倆專用的洗手間涼乾,這樣爸媽一直都沒有發覺他倆性愛的任何珠絲馬跡。

*** *** *** ***

造物者創造了生命。為了確保生命得以延續,生生不息,造物者在每個生命基因裡都作了巧妙的安排,那就是一定要和異性交媾的強烈慾望。任何人為的禁忌藩籬,都阻擋不了那沛然無敵的、要使生命得以延續的自然力量。

這夜,阿成手握翹漲的陽具,紫亮的龜頭在姐姐溜滑的蓮瓣間,溫柔的上下磨弄。「姐,如果插進去……只插進一點點,不知會多麼好受?!」弟弟細聲的說。

「我也一直在這麼想,那一定很美妙……可是我們不能那樣做,我們是親姐弟……而且我也怕會懷孕。」姐姐輕聲回答。

「可不可以試一次,就只一次,插進去一點兒,馬上就拔出來,那樣一定不會讓你懷孕。」

「噓……不要大聲……你磨得我好舒服……」姐姐聳動陰戶,配合弟弟的磨研︰「你一說到要插進去,我就感到來了……」他也感到十分性感,肉棒加快的在穴縫中拉鋸似的來回磨擦,一會兩人便都到達高潮。
這天已是七月的最後三天。

  七月廿九,星期六。

  下午爸媽有商務接洽去了台北,要星期日下午才回。

這晚姐弟兩人早早便上樓。姐姐剛上床,阿成便迫不及待的腿下姐姐的小三角內褲,肆意摸弄她的陰戶。前幾天是姐姐的經期,經期中阿蘭有些不舒服,不肯讓阿成撫愛,今天剛好乾淨了。

阿成已三天沒有發洩,生殖器一直昂脹著,很是難受,今天顯得十分急色。姐姐今天心情也很好,可能是月經已過,爸媽又不在家,感到可放心大膽的的和弟弟玩弄。

她脫去奶罩,將弟弟推在她床上仰臥,除下弟弟的內褲,伏在弟弟身上,將硬脹的雞巴捺入 縫中,扭動臀部,讓雞巴在肉唇間來回拉鋸磨擦。她熱烈地和他親吻,她將舌頭渡入弟弟口中,讓他吸吮。

她停止親吻,雙目注視弟弟︰「我一直在想插進去到底會是甚麼感覺。也許今天我們可以試試,稍微插一點進去。」

阿成自是百分百的樂於從命。姐姐騎在弟弟腿上,手握堅挺的肉棍,將龜頭蘸滿肉縫中的花蜜,塞在小 入口,對正角度,輕輕坐將了下來,大半隻龜頭擠進了淫水潺潺的小 眼裡。

「啊!」她輕叫起來︰「我可感覺到它進來了!」

她磨旋臀部,小幅上下聳動,龜頭已全部進入,兩人都感到消魂的美感。

「弟,好舒服!」

「姐,好棒!」

她的雪白圓渾的屁股繼續旋磨、下壓,雞巴前端的五公分進入了陰道,龜頭遇到了阻礙,不能再進。姐姐停止了下壓,她開始有節奏的收縮陰道肉壁,擠壓弟弟插入的肉棒。莫名的快感突襲阿成的腦海,他知道他即將發射,他趕緊拔出陽具,像唧筒似的,精液盡射在姐姐的胸乳和小腹上。

「真棒透了!」她用陰唇來回磨擦著弟弟發射後仍挺硬的雞巴︰「謝謝大雞巴好弟!現在我知道雞巴插進來是甚麼滋味!比在外面磨擦棒太多了!是嗎?可是我們最好不要再做,實在太危險了!」

「是,我幾乎在你體內射精。」阿成同意姐姐的意見。

第二天傍晚,爸媽回家了。接下來的幾天夜間,姐弟又回復到原先的「沒有真正性交」的性愛方式。
*** *** *** ***

2000八月。

八月五日,又是星期六。

這晚姐姐伏在弟弟身上,款扭肥白的臀部,沾濡的肉唇夾著阿成的硬翹翹的肉棒緩緩有節奏的研磨。姐姐微喘著在弟弟耳邊輕聲說︰「弟,上次你插進來一小段,那感覺真好。我們再做一次,好嗎?」

阿成興奮的同意︰「當然好!姐,我會特別小心的!」他握住昂漲筆挺的陽具,對正姐姐的陰戶,姐姐半坐半蹲,讓龜頭頂住陰戶入口,調整好插入角度,臀部慢慢坐下來,小肉洞吞沒了整個龜頭。

「啊呀!比上次更……好。」她輕聲向弟弟說。

  肉洞裹緊龜頭,幾秒鐘後,她開始磨旋陰戶,阿成覺得姐姐的興致在增高,陰戶也越來越滑膩。阿蘭喉中發出喃喃的聲音︰「上次只進去了一小段……我想……這次讓它全部進去,看看究竟是甚麼感覺。」

「那是最好!要射精以前我會告訴你,馬上拔出來!」弟弟興奮的說。

她將臀部慢慢下壓,雞巴一分分的深入,「我們慢慢來,班上有經驗的同學告訴過我,第一次會有點痛。」姐姐說。

「姐,不要急,我不要弄痛你!」弟弟關心的說。

他看著姐姐漲卜卜、紅艷艷的肉唇,半透明的乳白沾液自肉瓣中源源滲出,順著他的陽具莖身周緣流下,他倆的性毛都早已濡潮一片。

他感到龜頭遇到了阻礙,是姐姐的處女膜!

「OK!弟,頂上來!」姐姐說著,同時將玉臀下壓。

弟弟挺起陽具,他覺得龜頭突破了姐姐陰道的瓶頸,再繼續推進,瞬間他的雞巴已全根插進姐姐的 裡!

「並沒有很痛,事實上我覺得很好。」姐姐說。

阿成感到一種說不出的舒快,可是他沒有忘記他向姐姐做的承諾︰「姐,快拿出來,我要射了!」

她趕緊抬高陰戶,雞巴一脫出緊緊裹住它的美妙肉隙,便像唧筒似的,射出了濃濃的白濁精液。棒身上盡是油亮的液汁,滲著幾絲殷紅的血跡。

「我們終於真的做到了,真的 !」

「唔,姐,我想這不能算是真的做愛……我的同學說,做愛是雞巴插在小裡,用各種角度進出抽送,真的做愛是要抽插好一會後,雞巴在穴裡射精,男女接合在一起都到達高潮。不只是插在裡面不動,或拔出來在外面射精……你知道我說的意思吧?」

姐姐若有所思的說︰「是的,你說的對,我懂你的意思。可是那樣的做愛是姐弟不能做的事。我們只是實驗一下雞巴插在 裡的感覺,那和真的做愛不同,我們這樣不能算是做愛……」然後膩聲輕笑︰「弟,姐姐的處女花心已讓你這只小蜜蜂給採了,你怎麼說?!」

「姐,我愛你!太美妙了,只是小蜜蜂還沒有採夠。」

下來的幾夜他們回復到以前的撫愛吮吻方式。姐姐不提要雞巴插入,阿成是絕不會勉強姐姐的,他決不會做任何她不想要做的事。事實上,阿成知道他已是萬分幸運,每夜他都可把玩舐吮美麗的姐姐的白嫩乳峰和肥美的小穴,撫摸姐姐的全身,陽具磨揉姐姐的可愛的陰戶……

她還讓他真的「插」了進去一次,她的處女第一次……他相信他的同學中沒有一人有他這樣的幸運。

*** *** *** ***

八月九日,星期三。

  入夜,小閣裡,阿成正伏在姐姐阿蘭的白嫩裸體上,溫柔的和她親吻。他現在已學會避免壓痛他心愛的姐姐,他用手肘和膝蓋支撐著自己絕大部份的體重,胸膛輕輕的貼壓著姐姐的玉乳,他們小腹緊貼,充血的粗硬雞巴在濕淋淋的肉縫中來回拉鋸似的磨弄。它一再碰觸縫中伸出頭來的小花蕾,她的喉中發出如怨如訴的呻吟。

「姐,你真美啊!我好愛你,姐!」弟弟由衷讚美。

「弟,你也好俊!……我的大雞巴好弟,我也好愛你!」她挺聳著陰戶,配合弟弟的臀部起伏,玉手撫摸弟弟的頭和背部︰「弟,我快要出來了,你可不可以像上次一樣,將雞巴全插進去,這次在裡多停留一會,讓我感受雞巴插在裡面的滋味。」

他一語不發,立即溫柔的照辦。姐姐分開美腿,提高膝蓋,弟弟的雞巴頭對正穴眼,聳動臀部。

十秒鐘後,十五公分長的肉棒(是的!暑假以來它又長了一公分!)全條進入了姐姐的緊湊小肉洞。他覺得軟濕的肉壁在顫抖,他讓它停留在裡面,靜止不動,那感覺真好!

「弟,可不可以進出動兩次?……我們動兩次就停,那樣……大概不能算是真的做愛。」姐有些心急的懇求的說。

「OK!」弟弟立即行動,將生殖器緩緩地全條拔出,然後迅快地又再插進去,一次插個盡根。

「啊……啊……好棒……我就快來了……」弟弟又再度緩緩全條拔出,然後緩緩的全根插入。

「啊……我出來了……穴裡有根大雞巴……出來了……」她喜悅的輕呼,聲音越來越弱,花心湧出了一股溫潤的蜜汁。

阿成覺得陣陣快感自插在肉穴中的雞巴上傳來,但他極力忍住,直到最後一瞬,他才迅快拔出射精。最先的兩滴遠射到姐姐的嘴角上,其餘的便噴灑在她的乳房和小腹上。她用手背擦去嘴角的精液,胸乳起伏,心跳加快,臉上露著開心的微笑。

稍停了片刻,她平靜的說︰「真是太棒了!……我們幾乎……像是在真的……」

「姐,似乎是一次比一次的感覺更好、更舒服。上次我幾乎立刻就要在你裡面射精,這次我已不那麼心慌敏感,比較可以控制,但我們還是得十分小心。」

近來阿成的持久力有明顯的進步,每次都是姐姐先到達高潮。在姐姐高潮一或兩次後,他才會洩出。

「我知道。我們只好夢想一下……我們是姐弟……千萬不能射在裡面……那樣我會懷孕……」
一星期後,天氣變得更熱了,姐弟的情慾也在增溫,阿蘭是越來越喜愛弟弟阿成了。俊美又強壯的弟弟,溫柔、挺俊、又永遠是那麼聽姐姐的話。

現在她已高潮過一次,她伏在弟弟身上,愛液淋漓的秘唇夾著仍是硬梆梆的大肉棍上下緩緩的磨弄。

她坐起身來,向弟弟微笑,弟弟用手扶住姐姐的白嫩臀部,雞巴像正待發射的火箭一樣的挺立著,棒身晶瑩油亮,盡是姐姐剛才高潮時泌出的沾滑花蜜。她聳動陰戶,讓龜頭在肉縫上下磨擦,碰觸縫中的小花蕾。

肉縫中盡是潺潺的沾液,這次她的陰戶抬得略微高了一點,紫亮的龜頭意外的滑溜到肉瓣下方微微下陷的小 眼上,龜頭剛好頂住了小 的入口。姐姐一坐下,鐵硬的肉柱便順利的頂進了她的緊滑陰道。

阿蘭「噢」了一聲,感到又脹、又美,她注視著俊美的弟弟,俯下來和他濕吻,旋扭臂部,他也立即聳挺臀部,讓雞巴深入。他聳了幾聳,陽具便已全根插進,龜頭緊緊的頂住姐姐花心深處的軟肉團。

她中斷了親吻,在弟弟耳邊輕聲的說︰「我想要再洩一次,你可以像上次那樣抽動,這次可以多動幾次,讓我們嘗試一下真正做愛是什麼感覺。」

「好的,姐,這次我會待久一些,多做幾次!」

「只要不在我裡面射精,多做幾次沒關係!」

阿成簡直不能相信性感美麗的姐姐竟真的要和他做愛了,而不是像上兩次一樣,只是插進去不許動,或是插兩次便得拔出來。

伏在他身上的姐姐的臀部已開始搖擺蠕動,他也開始緩緩的聳動臀部,配合姐姐的動作,陽具開始在緊暖滑膩的小肉洞中作半進半出的活塞運動。

  「啊……啊……弟……好美……從來沒有這樣舒服過……」姐姐喘息著說︰「太棒了……啊……噢……」

從姐姐的表情和呻吟,阿成知道姐姐確是十分的暢美。姐姐像騎馬似的跨坐著,他伸手抱按在姐姐的白嫩結實的屁股上,幫助它上下起伏,配合他陽具的聳挺。他感到她的肉洞好緊,幸好裡面十分潤滑,才不礙雞巴的抽動。

兩人都閉著眼,享受每一次抽插的奇妙美感……他們遂漸增大了進出的幅度,加快了抽送的節奏……

  他睜開眼看看姐姐,只見她閉著眼,頭稍向後仰,小口微張,一對白嫩的乳房上下幌動,喉中不住發出低沉的「啊……噢……」的輕哼。

過了一會,突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拚命壓住嗓門,低聲的叫。她全身顫抖,陰道痙攣,肉壁一張一合的吸吮他的陽具,溫潤的愛液泉湧而出,小 發出「嘰咕嘰咕嘰咕」的性器磨擦而發出的春聲。阿成再聳頂了廿來次,龜頭突感到一陣前所未經的酸癢,他知道快要射精,「啵」的一聲,趕緊拔出了陽具。姐姐覺到他的拔起,發出一聲失望、不情願的歎息。陽具才拔出,便似噴泉般向上方射出。

她癱軟的伏在他身上,情致致的濕吻他,他索取姐姐的丁香小舌,她讓他含住吮吸。

半晌,姐姐說︰「如果剛才你射在我裡面,那我們就完全是真的做愛了,不知那會是怎樣的好感覺?我真希望我們可以試一次……但那樣太危險……絕對不行的……」說畢,很快的便沉沉睡去。

阿成從來沒有這樣舒暢的射過。那快感不是自瀆、或是姐姐替他撫摸、或甚至是在姐姐陰戶外磨擦出精的感覺所能比擬。雞巴在姐姐的肉 中盡情抽插後射精,感覺上是那麼的憩暢滿足,和自瀆後的那種空虛失落的感覺,完全不同。

他也倦了,就這樣摟住姐姐睡去。他完全忘了樓下的爸媽可能會上樓察看,會發現姐弟倆裸體的摟抱著同睡一床。很幸運的,爸媽沒有上樓檢視。

次日白天,姐弟兩人內心深處都有罪惡感,意識到他倆已「真的」觸犯了姐弟相奸的亂倫禁忌。但在荷爾蒙的驅使下,一到晚上,他倆又如膠似漆的裸體擁抱在一起。沒有「插入」交合,仍和以前一樣,他倆吻吮,撫愛、揉磨……雙雙洩身後,才相抱睡去。

*** *** *** ***

八月十九日,星期六。

這夜阿成輕伏在姐姐的裸體上,他倆情致致的蜜吻,互相含吮對方的舌尖。姐姐將他推下,伏在他身上,重新將弟弟的粗硬肉棒緊夾在濡濕的蓮瓣中,眼神中有著霧似的迷離,望著他微笑。

「我一直在想前幾天我們做愛的情景。」她輕輕的說︰「是那麼的美妙,那麼的舒暢,為甚麼那麼美好的事,卻偏偏要說是什麼『亂倫』,不可以做?我一直在想,要再和你那樣做愛,要暢暢快快的玩很多次!」她一面說,一面玉手握住漲硬的雞巴,將龜頭套她的小穴眼裡。

「姐,我也一直在想要和你盡情的 !」弟弟興奮的回答。

肉緊緊含住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她的小舌舐著弟弟的嘴唇,他輕緩的聳動臀部,雞巴的前半段在多汁的陰道中一進一出的滑動。她聳挺旋扭,配合他的聳動……一會兒,小肉洞吞沒了整條十五公分長的粗壯肉棒,他覺得她的肉穴熱呼呼、又緊又軟,龜頭頂住一團嫩肉,他的球囊緊貼姐姐的股彎。

他們暫停片刻,讓小 適應被粗大肉棒插入的脹塞。她的肉壁不自主的收緊又放鬆,收緊,放鬆……他覺得肉棒在被一隻又緊又熱的口袋壓搾,肉攀也相應的變得更硬更脹……

好一會後,姐姐適應了這侵入她花心的肉杵,她俯身吻他的嘴和面頰。她抬起玉臀,讓肉桿慢慢退出。「啵」!龜頭脫出緊緊吸住它的洞口穴肉,發出清脆的響聲。

弟弟的硬雞巴給姐姐帶來了難以言傳的爽感,她立刻捉住大棒棒,將它再塞回柔嫩的穴眼裡,聳動臀部,讓它全根盡入。

他們重複的這樣做了幾次,便加快了抽插的節奏。不再讓肉棒和陰戶完全分離,每次抽出時讓龜頭仍含在 裡,便再全根插入……

兩人都沉醉在性器交合磨擦的快感中,他聳挺陽具,一遍又一遍的,飛快的在姐姐緊暖潮潤的小肉洞中進出抽送……她的腿緊夾著弟弟的腰股,俯身下來,乳球貼在他的胸口,玉臂將弟弟緊緊摟住,玉臀飛快的上下挺送磨旋。

他倆瘋狂的盡情的交合做愛,此刻,在他們的感覺中,這世界上的其他一切都已不再存在,只有他們這對沉浸在美妙肉慾中的、密合為一體的姐弟。

「我就要來了!」姐姐喘息著說。

弟弟加緊的衝撞,龜頭下下頂到最深處,撞擊花心的軟肉。

「噢……噢……啊……酸死我了……」姐姐叫出聲來,一大股溫潤的熱流自花心湧出,使得本已濕透的花徑更為油滑。

聽到姐姐的叫「酸」聲,阿成的龜頭也感到一陣莫名的酸癢,他知道他即將要射精,「姐,我要射了,快拔出……」阿成想撐開身上的姐姐,將雞巴拔出。

姐姐睜開美目,注視著阿成,興奮的說︰「射在裡面!射在姐姐的 裡!」
她的玉臂緊摟著他,大腿緊夾住他的腰身,挺起陰戶,將深插在肉戶裡的男根緊緊鎖住,她的丁香小舌伸入弟弟的口中,急迫的要他吸吮。

  他急迫的含住姐姐的舌頭,貪贓的吸吮,他的雞巴脹的更粗更長,感到它暴漲至前所未曾有過的長度和硬度,在姐姐的聳挺下,他覺得怒漲的龜頭擠進了花心軟肉中的縫隙,突破了軟肉的瓶頸。

「噢……喲……喲喲喲……」姐姐忘形的大叫,阿成趕緊用嘴唇封住姐姐的櫻桃小嘴,將叫聲壓至最低。

下面的龜頭感到極度的蘇癢,他忍不住了,馬眼一突、兩突、三突、四突、五突……火熱的精液狂噴而出,遍灑在姐姐的子宮裡。

射後一會兒,雞巴回復到原來的尺寸,軟了一些,但仍然半硬。姐弟仍互相緊摟著,兩人身上盡是汗珠。她向他含情微笑,兩人蜜蜜的濕吻,她的臀部仍在緩緩的磨旋微聳,肉壁一張一合,似要吸盡弟弟肉棒中的最後一滴精液。

良久,姐弟都不覺的掉入了甜蜜的夢鄉。她仍伏臥在他身上,他的生殖器已軟化,溜出了肉洞,仍很粗大的莖身躺在滑膩的肉瓣中,龜頭貼睡在姐姐濡潮稀淺的穴毛裡。

次日早晨八時,媽媽在樓下叫道︰「阿蘭、阿成,怎麼還沒有起來?早飯都涼哪!」

姐弟自濃睡中醒轉。兩人四目相對,心中都感到一陣矛盾︰他們昨夜得到了前所從未有過的滿足,但內心深處也充滿了犯罪的感覺。阿成想到他竟「真的」在姐姐的 花最深處射精,有些愧疚的不敢正視姐姐,阿蘭心中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忐忑不安的感覺。

「我們晚上再談,也許我們不該這樣做,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阿蘭有些懺悔的說。
三天前姐姐月經來了,阿成又已經三天沒有做愛洩慾。今天姐姐已「乾淨」了,他脫去自己的衣褲,也把姐姐的內衣褲除去,開始撫摸姐姐的乳峰和陰戶。

  漫畫第一冊的內容是三位高中女生和她們的男友一同去湖邊遊玩,卻被躲在湖邊林中的三個剛越獄的逃犯大漢看到。附近沒有別人,三個大漢用刀威脅,將三個男生捆綁在林間樹上,命令女生脫去內外衣褲,戲謔撫摸她們的乳房陰戶。先逼迫她們口交,吸弄陽具,然後一人抱住一個女生,就在她們的男友面前強姦女生的小穴,發洩獸慾。然後交換對象,用各種不同的姿式輪姦三位清純的女學生。她們每人都被輪姦了四、五次,還被雞姦一次,下體一片狼藉,陰戶腫漲不堪……圖片畫得很逼真生動,尤其是粗大的雞巴強行插入小穴時的誇大特寫,更是惟妙惟肖,勾人性奮。

第一冊還沒有看完,姐姐丟下畫冊,聲音有些沙啞,迫切的說︰「弟,快來奸姐姐!像這漫畫上男人強姦女生那樣……」

阿成模仿漫畫上的每一種姿態,激情的一再狂 姐姐的嫩 ……

  經過弟弟兩小時的「模擬強姦」,阿成四度在姐姐陰戶中射精,姐姐全身癱軟,美目緊閉,安詳的睡去。

阿成稍息後,穿上衣褲,趕去小徐家,歸還書藉。

阿成剛離家,媽媽便回來了。今天下午購物後,她沒有再回去店中,便直接回家,較平時返家時間提早了三小時。手中拿著剛為阿蘭買來的34C奶罩,上樓來要放在女兒床上。

眼前的景色令她大吃一驚。女兒全裸的仰躺在床上,雙腿大字張開,臀下墊了一方大毛巾,上面狼藉一片,全是液汁濕漬,女兒的肉穴上和腿股間,盡是濃稠的沾液,小穴口還在緩緩的繼續滲出半透明的濁汁。

「啊!阿蘭一人在家,被壞人侵入強暴了!」媽媽來到女兒身邊,輕搖她的頭︰「阿蘭,醒醒……發生了什麼事?」

阿蘭的反應令她更為震驚。昏睡中,阿蘭沒有聽清是媽媽的聲音,以為是弟弟回來了︰「弟,今天你好厲害,你越來越厲害……姐姐幾乎被你奸死了……」

媽媽簡宜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是阿成干的?聽口氣他倆可能已幹過好多次了,難怪前幾天床單上有那麼多的精液和淫水的痕跡。

「阿蘭,快起來!」

睜開美目,阿蘭才看清是媽媽。她又羞又急,掩面哭泣起來。

「快起來,穿上衣服,告訴媽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媽媽很生氣、又很關心的說。

阿蘭抽泣著告訴媽媽她和阿成的事,她一再強調是她、而不弟弟阿成的錯。他沒有用強侵犯她,是她不由自主的和弟相愛,發生了性關係。

經過一番冷靜的思考,媽媽抱著自己疼愛的女兒,說︰「阿蘭,你們既已做了,後悔也沒有用,最重要的是不能被弟弟把肚子弄大,那就真的沒有救藥。也不能讓爸爸知道,他一生氣鬧了起來,我們這個幸福的小家庭便完了……」

「媽,女兒真是不孝,和弟幹出這樣的事,真對不起你……我也曾拚命試圖斷絕和弟弟性愛,可是不知為甚麼,到時就完全不能控制……」

「阿蘭,你至今沒有懷孕,而你和弟弟的事只有你、我,和阿成知道,總算沒有弄出什麼天大的禍事。我只問你,你和阿成的性愛,是要一刀兩段,還是仍會忍不住,藕斷絲連,今天說停,明天又做?我知道青春時期,性慾和感情都是最難控制的!媽也有過同樣的經驗。」

「媽,說實話,我是好愛阿成……總是想和他性愛……只怕斷不了啊!……媽,謝謝你這麼寬容瞭解……媽,你說你也有同樣經驗?!」

「那是一個秘密,只能你知我知……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阿成。」

「媽,我一定不和任何人說!」阿蘭說。

「媽的第一次就是和你的小舅舅做的……那時我也是你這年齡……我們的關系一直持續到現在。也許你有媽的遺傳,就是愛和弟弟做愛……」

阿蘭的媽媽現年卅四歲,白晢美麗,她只有一個弟弟,沒有其他兄長姐妹。
阿蘭的舅舅今年卅三歲,是個很英俊的男人,還沒有結婚,在北部經營連鎖店,擁有一家麥當勞。每月他都會來看望他們,或是媽媽去看他。

「啊!媽咪!你們真偉大!……你告訴我你們的秘密情史,好嗎?爸爸知不知道你和舅舅的事?」阿蘭興致勃勃的問。

「和你舅舅秘密性愛的事,以後再跟你細說。我和你爸婚前都各有經常性愛的對象,但都是不能與之正式結婚的情人……我們結婚時就有了個秘密協定︰他可以繼續保有那個不能和他結婚、但也決不會妨礙我們婚姻或感情的情人,我也是。但我們也同意,絕對不允許再有另外的人參入。」

「爸爸的秘密情人是誰?」阿蘭好奇的問。

「我不能說,這是我和你爸的信用承諾。」媽媽轉變話題︰「你想繼續和阿成要好,就千萬要守秘,要當心,決不能現在懷孕,你才是中學生,那會毀了你的前程。阿成有沒有戴安全套?明天起我給你買避孕丸,按時服用……你這樣喜歡阿成,他的床上功夫好嗎?要得多不多?」媽媽問。

阿蘭心中深深感謝媽媽的支持關愛,她當然可以和媽媽開誠佈公。

「阿成說他不要戴套,那會減少和我真正合體磨擦的感覺……他很強,要得很多,而且越來越強。初時他比我先洩出,現在我出來好幾次後他才會出一次,每次他都要干很久,我被他幹得幾乎死去活來……卻又有說不出的舒暢……」

「唔,『外甥多似舅』,這話一點也不錯!」媽媽看著女兒,露出神秘會心的微笑。

阿蘭心中幾乎可以肯定,爸爸的秘密情婦一定就是她那美麗又性感的姑姑,爸爸的惟一姐妹,她比爸爸小三歲。

這天晚上,阿成的肉柱深插在姐姐的嫩花心裡,姐姐旋扭著玉臀,喉中發出像生病似的呻吟。弟弟捧著姐姐兩隻鼓蓬蓬的尖挺乳峰,輪流品嚐。阿蘭沒有告訴弟弟她和媽媽下午的談話,這是她們母女間的秘密協定。但她已告訴弟弟,為了安全,她將會按時服避孕藥。

*** *** *** ***

開學了,姐弟倆都忙了起來,每天都有許多的作業功課要做。姐弟倆忙裡偷閒,每週平均春風兩度。

一學期過去了,姐姐仍是如常的名列前茅。出人意外的是,阿成的成績大大有了進步,從以往的第九、十名上升到第二名。老師們都說他是「心無旁婺」,從不和女生鬼混,是校中的品、學、體兼優的模範生。

爸爸對一雙兒女的成績表現十分滿意,他也注意到女兒愈來愈明艷動人,尤其是胸前的一對乳房,豐圓聳挺,特別引人注目。

『女兒真的像大人了,和她媽媽好像。唔……也有些像小妹……』爸爸心中暗想。

他想到女兒大了,也許應給她一間較大、較像樣的「閨房」。他想到要把家中樓下他的「辦公室」空出來改裝,作為大小姐女兒的香閨。

晚餐桌上,他提出這建議。意外的,女兒說,她現在的臥室很合用,沒有搬遷下樓的需要。

媽媽也說︰「阿蘭在樓上住,一向挺好的,我看照舊就行!」說完,在爸爸看不到的角度,向女兒眨眼微笑。

*** *** *** ***

2001年二月。

屋外雖仍春寒料峭,小閣樓上卻春意正濃。姐姐潔白修長的大腿左右分開,曲膝高抬;弟弟站在姐姐床前,上身俯壓著姐姐翹挺的乳峰,青筋畢露的十六公分長的粗壯雞巴,在愛液淋漓的緊狹穴洞中,有節奏的抽出插入。兩人的陰毛一片濡濕,小穴洞口的粉紅嫩肉隨著鐵硬肉棒的進出而捲入翻出,姐姐白嫩的腿股間汪洋一片,盡是油滑的沾液……姐姐的藕臂摟住弟弟,小手撫摸著他的背部,美目閉著,享受著弟弟給她的下面的剛勁力道,和上面的溫柔蜜吻。

閣樓裡飄蕩著姐姐如怨如訴的低聲呻吟,弟弟粗重的呼吸聲,和姐弟性器官磨擦的「嘰咕」聲。
        (全文完)